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夺妻suiyuan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夺妻 夺妻

    尤海至今都忘不了两年前在婚宴上第一次见到王芸时那一刹那的惊艳。穿着大红旗袍的王芸是当之无愧的焦点,成熟的丰韵,娇嫩欲滴的肌肤,在无袖紧身旗袍下柔顺的曲线,耸立的隆胸,圆滚滚的屁股,走动间那若隐若现的裹着透明丝袜的丰润玉腿,让在场的男宾毫无保留的奉献出炽热的眼神。而尤海更是第一次仅仅看着一个女人就能让自己下腹一团火热,激动不已。

    suiyuan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夺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夺妻》,是作者suiyuan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尤海至今都忘不了两年前在婚宴上第一次见到王芸时那一刹那的惊艳。穿着大红旗袍的王芸是当之无愧的焦点,成熟的丰韵,娇嫩欲滴的肌肤,在无袖紧身旗袍下柔顺的曲线,耸立的隆胸,圆滚滚的屁股,走动间那若隐若现的裹着透明丝袜的丰润玉腿,让在场的男宾毫无保留的奉献出炽热的眼神。而尤海更是第一次仅仅看着一个女人就能让自己下腹一团火热,激动不已。

《夺妻》 第01章 免费试读

奉阳市是一座以新兴产业为经济主导的北方城市,这里的软件业全国知名,仅次于国内的软件中心北平。软件业作为新兴产业最大的魅力在于其财富的积累速度,若说一夜暴富可能夸张了些,但在几年之内积累出传统产业几十年都无法企及的财富却是完全有可能的。

尤海是奉阳市成功的软件商人之一,几年的时间打出了自己一片天地,但他始终相信,更广阔的天空在等待自己。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休息也是很重要的。

在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后,尤海全身放松的坐进了价值万多元的按摩椅,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想些事情。

尤海上午接到王槐的电话,请他晚上去家里吃饭,说什么好久不见了。见鬼了吧,这家伙,抠门得紧,若不是从小邻居一起长大,早就不甩他了,居然会请我吃饭,得好好想想。尤海又开始了习惯性的谨慎思维。

王槐和尤海同岁,从小一起长大,对他,尤海算是知根知底,混身上下缺点无数,只有一个优点,如果长得帅可以算优点的话。

王槐叁十岁了,一事无成,曾经要尤海帮他找工作,其实就是想到尤海的公司混口饭吃。尤海虽不是守财奴,却最看不上这种好吃懒做的家伙:正值壮年,手脚齐全,却不思进取,靠着一张骗死女人不偿命的脸蛋四处风流快活,却笑当时正艰苦奋斗的尤海不懂生活,整天炫耀自己的风流战绩。于是,几年过后,尤海已经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软件公司,而王槐则开始为自己的生计发愁。

当然,他也做了一件也是唯一的一件让尤海认同、羡慕、甚至嫉妒的事:娶了一个温柔贤惠而且很漂亮的老婆,这也是尤海不愿意帮他的很重要的原因,当然,尤海是不会承认的。

尤海至今都忘不了两年前在婚宴上第一次见到王芸时那一刹那的惊艳。穿着大红旗袍的王芸是当之无愧的焦点,成熟的丰韵,娇嫩欲滴的肌肤,在无袖紧身旗袍下柔顺的曲线,耸立的隆胸,圆滚滚的屁股,走动间那若隐若现的裹着透明丝袜的丰润玉腿,让在场的男宾毫无保留的奉献出炽热的眼神。而尤海更是第一次仅仅看着一个女人就能让自己下腹一团火热,激动不已。

当从新娘手中接过敬酒时,尤海尽量装着若无其事的以两手去接,这样,不可避免的盖上了新娘子的半个手背,那瞬间柔嫩的触觉,以及新娘羞涩的神态,让尤海险些失控。

王芸今年也已叁十岁了,两年前二十八岁的她在父母的“帮助”下嫁给了父亲老战友的孩子,对于那个和她同岁的男人她一无所知,而王槐俊俏的脸蛋无疑为他争取了印象分,于是,孝顺父母的王芸听从了家里的安排。婚后性格温和柔顺的王芸对如此一无是处的丈夫并无太多的怨言,仍一心一意为了家而操劳,只要丈夫对她好就够了。

心思缜密,行动果断,是尤海在商业上成功的诀要。片刻的思索过后,尤海的嘴角荡起了自信的微笑,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为了王芸的事吧。

半年前王芸为了生小孩辞了工作,而现在,以他们家的状况,王芸是该要出来工作了吧。孩子刚刚两个月,还真是辛苦呢,呵呵,苦命的女人啊,你最大的优点也是你最大的缺点,温柔贤惠是好的,可用在了王槐身上,唉……王槐找自己,大概就是为了王芸的工作吧,想到这里,不禁喉咙有些发干。

对于王芸,从看见她的第一眼他的感觉就很确定,他想要她,他想要彻底的占有她。

他有过很多女人,但从未对任何一个着迷过,对他来说,女人不过是生活的调味剂,既然不是主菜,所以他从不会为女人费神,愿意当然好,不愿意也无所谓,用他的话说,为女人去伤脑筋的人成不了大事。所以对于王芸他也尽量做到顺其自然,两年里见过四次面,控制力却变得越来越差,欲望在直线上升,那不仅是生理上的,也有精神上的。

婚后的王芸在成熟中更添了些许的妩媚,一米六五的身材越加的丰熟圆润,尤其吸引尤海的是她那从挺翘变得越来越浑圆的臀部,如果可以把她抱在怀里,肆意的揉搓,最好可以把整张脸都埋进去,天哪,真怀疑自己的身体会不会棒到只需要想象就可以射出来的地步。

现在,似乎机会已经摆在眼前了,是否该为这个女人破一次例呢,呵呵,连自己都觉得好笑,这个问题实在多余,每当想到王芸那丰满娇嫩的身躯在王槐那个混蛋的身下“倍受委屈”……呼,呼,深呼吸,平静一下,否则会炸掉的。

那个混蛋的父母也是混蛋,自己的儿子有多么王八蛋自己不知道吗,居然给他找个这么好的女人,想起王芸那温婉淡然的性格,无论对谁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妈的,王芸的爸妈也是混蛋。在把所有该骂的人都骂了一遍之后,尤海开始冷静下来考虑自己的计划了。

啊,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啊,一切都确定之后,心情彻底的轻松,兴奋。

此时的王芸正轻轻的叹息,待会该怎么办呢,自己真的不太会求人啊,又不是很熟,怎么开口呢。可是想想现在家里面临的窘境,已经半年的时间只出不进了,再这样下去恐怕连水电费都要成问题了。

丈夫又是个没有担当的人,连求人的事也要自己开口,偏偏自己的口才差得离谱,脸皮又薄,恐怕话还没说完,脸就会红了吧,真是的,为什么自己不是个厚脸皮的女人呢。呵呵,除了苦笑,还真是笑不出来了,有时想想,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错了呢,唉……

尤海看了看表,终于到点了。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但一想到王芸,还是止不住的兴奋。

开门的是王芸,虽然一身家居服,但看得出女主人明显是经过一番打扮的。

乌黑的秀发盘了起来,娇嫩,饱满的鹅蛋脸上了淡妆。上身是宽松的半袖淡粉色丝织体恤,由于胸部的隆起,使得胸部往下形成轻微的悬空,仔细一点似乎可以看到印花胸罩的纹络,在身高一米八零的尤海看来,这件体恤显然没达成女主人的目的。下身是蓝底白花的布制长裙,着白袜的玉足踏着粉红色的拖鞋。

王芸没有了以往的温婉淡然,仅是跟尤海打了个招呼,就低下了头,试图掩盖脸色微红。看来自己猜对了,不过以王芸的性格还真有些难为她了呢,呵呵。

王芸转身去拿拖鞋,弯下的腰稍稍带起了长裙,露出一小段白皙粉嫩的小腿肚,浑圆的臀部更得到了有效的强调,细腰圆臀就是这个吧,尤海瞪直了眼睛想要找到内裤的线条,妈的,以后绝不让她穿这么厚的裙子。

走进屋里,两个人的脸都有些红,王芸是因为自己的目的而有些紧张,尤海则是瞪眼睛时忘记呼吸憋的。

王槐终于故作亲热的迎了出来,之所以把重任交给老婆,是因为太清楚自己在尤海眼中的分量了,而老婆毕竟还不太熟,又是第一次开口,尤海应该会给点面子,而自己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继续待业。

“呵呵,最近有点忙,正想找时间过来看看你们呢,怎么样,还不错吧?”

不错就不找你了,王槐虽然心里嘀咕,但仍然过分热情的笑着,“还不错,就是挺长时间不见了,怪想你的,大家聚聚。”

连王芸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却又不得不附和着说:“是啊,聚聚,吃个便饭。”王芸的脸已经要深红了,“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菜。”赶紧转身逃掉,还是吃完饭再说吧。

看着王芸慌张的样子,尤海眼中的笑意更浓了,还真可爱呢,也很诱人啊,真想把她抱过来,狠狠的…哦,不过也差不多了,要是等她说出来效果就要打折了。和王槐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便起身,“我去方便一下,对了,听说王芸手艺不错,你小子还真有福啊。”

“还说得过去吧。”

“我看看,顺便学两手,唉,一个人的日子还真苦啊,你小子,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转身来到厨房。

忙碌着的王芸看到尤海过来,忙道:“这里烟大,快进屋吧。”

“看你做菜,就当学点手艺,你忙你的,不用管我。”说着就来到王芸的身后,不等王芸说话便接着道:“对了,怎么没看见孩子啊?”

被转移了注意力的王芸叹息了一声,“他奶奶带着呢。”

“这么说,你又要工作了?”

意想不到尤海会主动提到工作上,王芸连忙道:“是啊,可是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脸一定又红了。

“这样啊,不如来帮我吧,反正现在公司正缺人,你应该可以的。”

“真的?”意外的惊喜使王芸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距离有些过于亲密了,尤海此时整个人已经贴上了王芸的背部,轻轻的感受着王芸浑圆的臀部,柔软中略带弹性。

不好!克制!现在还不是时候,对这样的女人可不能性急,尤海深深的吸了口气,近距离闻着王芸诱人的体香,简直就是催情剂啊,把头伸向王芸的颈项,好香啊,禁不住身体又往前靠了靠,道:“什么菜这么香啊?”

“啊!”明显感觉到王芸的身体颤了一下,她实在不太适应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如此亲近,紧张得有些喘气的道:“是、是炒竹笋。”不好表现得太明显,王芸借着拿盘子向一旁闪开身。

尤海在这瞬间又向前压了一下,虽然很轻但也足以使两人间产生摩擦力了,爽啊,尤海在心中高喊着。

由于紧张,王芸并未感到和她的臀部摩擦而过的部位似乎有些坚硬。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