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wangzhuan258(Wz258)|loverbaby(天堂圣客)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wangzhuan258(Wz258)|loverbaby(天堂圣客)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6-02   编辑:素流年

《父亲永远是父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父亲永远是父亲》,是作者倾心创作的一本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父亲永远是父亲》 续(八) 免费试读

晚饭弟弟也过来了,三个男人喝得酩酊大醉,看着他们喝的连舌头都有点发硬了,又有点心疼。

弟媳妇在一边气得一句话都不说,倒是姑姑还是笑脸相迎,也许她在家里已是习惯了,“好了,好了,别喝了。”

说着夺下姑父的酒杯。

“好,全家福。”

父亲有点生硬地说,看到我阴沉的脸,一下子止住了,“来,吃饭,吃饭。”

弟媳妇赶忙到厨房里端饭去了,姑姑笑盈盈地,“难得他们聚在一起。”

她宽厚地解释着,知道我也有点生气。

“姑,你总是―――”“呵呵――”姑姑还是笑着,“男人就那个德性,凑在一起,就逞能杠兴。”

弟弟不失时机地插上一句,“就是吗。还是姑说的对。”

看来他是怕自己的老婆生气,自己找台阶下。可正巧弟媳妇端着一萝馒头进来,“怎么了?还能了不是?要不是姑父过来,有你的好看。”

弟弟撇了撇嘴,“怎么了?我这不是来陪姑父嘛。”

这种场合,男人总是不会饶人。

气得弟媳妇瞪着眼看他,我看到弟弟虽然嘴硬,但内心里还是有一点胆怯,刚想说几句,就听姑姑劝过来,“好了,好了,少说几句吧,吃饭。”

饭自然吃不了多少,男人只要有酒就够了。

看着弟媳妇气嘟嘟地,倒是担心他们两口子回家别扭。

姑姑显然也看出来,就说,“家明,今晚你姑父跟你们去睡。”

“好,好。”

弟弟高兴地站起来,“姑父,咱们爷俩今晚一床。”

姑父醉眼乜斜着,踉跄着步伐,同他们一起走出家门。

这个安排正好解决了两个难题,一是避免了弟弟两人发生口角,二是解决了我们家没有床的问题。

父亲歪歪斜斜地站起来,姑姑赶紧扶着他,“小明,要你爸先睡吧。”

“嗯,好。”

我答应着,一边收拾着杯盘狼藉。

我们家住房一直拥挤,大小两个房间,由于建军一直在外,那间房一直堆放着家里不用的东西,明知道不用,却又舍不得扔。

正间房里放着两张床,一大一小,是我们一家三口平时卧榻,父亲自然在对面的客厅里搭了一张简易床。由于姑姑一家的到来,处于招待方便,暂时先撤掉了。

姑姑扶着父亲进了睡房,喝的烂醉的父亲强撑着来到床边,倒头便睡。

姑姑心疼地看着,替父亲脱掉了鞋,勉强地为他正了正身子,伸手拿起被子,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看我,就替父亲解下腰带。

“老大不小了,还是小孩子一样。”

她疼爱地骂着,盖上了被子。

忙碌了一天,心里感觉到累,姑姑倒是兴致勃勃,我们娘俩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家常里短地说话。

忽然就听到睡房里父亲发出呕吐的声音,和姑姑对视了一下,两人赶紧站起来,慌慌地往里跑。

房间里发出浓烈的酒臭味,父亲歪在床边,地上和被子上都被吐得到处都是。

姑姑赶紧走过去,一边絮絮叨叨地骂着,一边扶起他。“小明,赶紧弄盆水来。”

那个场面虽说经历过,但像父亲这一次的确吐的令人反胃,我赶紧跑到厨房,倒了点热水,弄了条湿毛巾。

“看看,满身都是。”

姑姑已揭开被子,父亲胸前和腰部都沾满了胃里的残液。我小心地递过毛巾。

“该死!就是缺个人管着。”

她唠叨着,一边沾着水慢慢地擦拭。

“就是没数,喝这么多。”

看到父亲半眯着眼,还打着酒嗝,又生气又心疼。

“脱了吧。”

那身衣服已经脏的没办法看。

姑姑只是迟疑了一下,就麻利地解着父亲身上的纽扣,临到脱掉父亲的裤子,姑姑小声地说了一句,“小明,你要是――”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也没有什么,还不是你父亲。”

我体会到她怕我见了父亲的裸体难看,故意说给我听。

父亲的脚缠在脚踝上,姑姑扯了几把都没扯出来,生气地白了我一眼,“帮把手。”

我赶紧弓下腰,拿着父亲的脚脖子。

“真要命!”

父亲已经全裸着了,猛然见父亲那东西萎缩着,象极了一个蚕茧,脸红了一红,偷眼去看姑姑,却见她也已是红晕飞起,原来姑姑的内心也是波澜迭起。

“快翻过身去。”

姑姑说着,娇羞地一用力将父亲的身体侧翻过去,赶紧盖上被子。

“呵呵,小明。”

一脸红霞的姑姑转过身,“亏你不是姑娘。”

“姑――”说得我心里一阵麻酥,刚才父亲的萎缩样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雄威。

“你爸多大了?”

冷不丁地姑姑问了一句。

“55了。”

内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的镜头。

“哦。”

姑姑轻轻地应了一声。

“怎么了?”

这个时候,姑姑怎么突然问起父亲的年龄。

“没什么。”

她若有所思的,脸上更加的红了起来。

“姑,今晚你同他睡吧。”

看到父亲在我的床上,又怕他喝醉了,需要人服侍。

“你?”

没想到姑姑误解了我的意思,一丝媚意现于脸上,“要死。”

低低地说了一句。

“姑――我是说爸他喝醉了,晚上需要人照顾。”

我力图说清楚刚才的话题。

姑姑想了一想,显然也明白我的意思,就问,“没有别的房间了吗?”

“还有一间,里面都是没用的东西,腾不出来,姑,将就点吧,又没有外人。”

那间房确实堆满了杂物,以前从没有人住过,自己又懒得收拾。

姑姑沉吟了一下,就说,“那你和诗敏睡那张小床吧。”

“嗯,姑,我就怕他晚上不老实。”

“你胡说什么?”

姑姑显然又理解歪了,急得我一下子想辩白。

“我是说,他喝醉了,怕掉床。”

又好笑又好气,姑姑竟然这么介意和父亲在一起。

“他多么大人了,都是你惯的。”

姑姑嘀咕着,说着竟用眉眼瞥了我一下。

“坏姑姑,他是你弟弟。”

我抱着她的胳膊,晃了一下,“没有好心眼。”

说着咯咯地笑了。

“谁没有好心眼了?”

姑姑看着我,“你听听你那些话。”

细细品味起来,竟然真的有着暧昧的寓意,可他毕竟是我的父亲。

“姑,你真的害怕――他――”说着用眼睛盯着她,期待她的回答。

姑姑这次真的理解了,脸上经少有地出现了少女般的羞怯,“胡说什么呢,他是我弟弟,还能怎么样。”

看着姑姑莫名其妙地躲闪着目光,竟然想捉弄他一下。“可他也是男人。”

“去――去――别没大没小的。”

姑姑拐了我一下。

看得出姑姑嘴里说不在意,其实她内心里也怕弄出那事。“小明,要不给你爸穿上裤子吧。”

笑盈盈地看着她,噗嗤一声笑了,“姑――”姑姑静静地看着我。

“是不是怕了?”

捂住嘴偷偷地笑。

“怕什么。”

姑姑笑着打了我一下,“一个大男人光着睡,多不好。”

“呵呵,那你给他穿吧。”

我故意地把嘴朝父亲那里努了一下。

“坏东西!”

姑姑大概也想起刚才看到父亲的情景,戏骂着我,“要你爸知道了,不打死你才怪。”

我亲昵地依偎着她,轻声地说,“我爸才舍不得打我呢。”

忽然就想起姑姑刚才的话,“姑――我爸才55,他不会就那样吧。”

“哪样?”

姑姑显然一时没有领会。

“你刚才没看到呀。”

“你――你是说―――”姑姑猛然想起,裂开嘴笑着,“刚才――刚才你也看到了?”

“你那样给他脱,谁人看不到。”

说着就自顾自地低下头。

姑姑想了一会,以过来人的语气说,“这个年龄按说不会那样,只不过他今晚喝了酒,兴许是因为这。”

“你说男人喝酒会―――?”

我大惑不解地看着他。

“死丫头,问这么多干什么?建军是不是没这样过?”

她反过来嘲笑我。

“姑――人家问你正经事。”

“嘻嘻。”

姑姑轻声地笑着,“还象小姑娘一样,”

姑姑戳了我一指头,“男人喝醉了还不都这样?以前你姑父就经常这样,蔫儿巴即的。”

她说着不好意思地看着我。

我在想象着父亲中午的雄风,那勃起、那硬度简直就像棍子一样,和刚才所见根本就是天壤之别,想到这里令人不禁脸红耳赤。

“死丫头,就会捉弄人。”

虽说姑姑是农村妇女,但也有一种女人的娇媚,看起来不免心动。

“姑――”我拽着她的胳膊撒着娇,“人家不懂才问你的嘛。”

“好了,好了,快给诗敏洗洗睡觉吧。”

“嗯,那你也早点睡。”

和父亲一床之隔,听着如雷般地呼噜声,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老是出现父亲刚才的镜头,就那样搂着女儿渐渐地进入梦乡。

迷迷糊糊中听到隔床吱吱嘎嘎地响,侧耳听着。

父亲粗重的气息和姑姑挪动身体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莫不是父亲又趁醉行动?可面前的姑姑怎么不反抗?

支起身子,在黑暗中努力地看着对面,却见躺在外面的姑姑把头扭向一边,身子不断地往外扯。

床有节奏地响着,黑暗中似乎看到父亲凸起的身子在有节律地动,我的心狂跳起来,难道父亲真的在和姑姑?

窗子是那种半透明的纸封起来的,隐约地有一丝光亮,就是借着这微弱的光,全神贯注地捕捉着那张床上的一举一动。姑姑似乎伸出手,她的皮肤在那缕光的照耀下,显出胳膊的轮廓,我大气不敢出,姑姑的手已经抓住了床头上的栏杆,从胳膊的形状估摸着她在拼命用力。

父亲的身子猛然地弓起,就听到姑姑捂住了嘴似的“啊”了一声,模模糊糊地看到姑姑的头猛地撞到了床沿上。

父亲的呼吸更加粗重,甚至都能感觉出他的热热的气息,忽然我听到那声熟悉的叫声:小明,小明。

就在这一刻,我看到父亲弓起的身子猛然倒塌下去,一切归于平静。

一股莫名的失意袭击着我,伴随着阵阵遗憾。感觉半侧起的身子有点麻木,轻轻地躺下,忽然听到有人坐起,随即拉开了灯。

明亮的灯光晃的人眼睁不开,父亲踢踏着鞋,竟然光着屁股下了地,看到对面床上的我,愣了一下,旋即回头看了看,张着大大的嘴说不出话来。

“别受了凉。”

姑姑赶紧找了一件上衣递过去,父亲拿起来披在身上,慌慌张张地走出去。

从刚掀起的被子里,露出姑姑雪白的身子和那腿间的一缕黑毛。

不知什么时候,姑姑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显然刚才自己的猜测都是正确的。

“羞死了,也不知道避一避。”

也许姑姑意识到什么,她半爬起来,看了我一眼,明晃晃的灯光下,姑姑的头发有点散乱。

“姑――刚才爸是不是在叫我?”

不知为什么,看到姑姑若无其事的表情,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姑姑一愣,本就红晕的脸上显出一抹娇羞,愣愣地半晌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做梦了,还‘啊’了一声?”

看到姑姑不知所措的神态,在她的心里上又逼近了一步。

“啊――啊――”姑姑张口结舌,想从我的目光里得知我了解多少。

“那――是不是我爸使坏了?”

嘿嘿地笑着,果然看到姑姑一丝慌乱。

“瞎说八道。”

姑姑有点羞愧,又有点强词夺理。

“那――那怎么连衣服都脱了?”

我干脆把看到的都说了。

姑姑窘迫得一时无以辩解,脸红的像鸡冠。

“姑,其实你和爸刚开始的时候,我就醒了。”

“小明,姑――”她求救似的看着我,“你爸他――”这次轮到我调侃她了,“我爸到底怎么了?”

姑姑气得叹了一口气,“死丫头,当初我就说不过来,你非要我跟他――”“姑,就我们娘儿俩,有什么事你就说呗。”

我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怂恿着。

姑姑低下头,象做错了事的小媳妇,完全没有了过来人的自豪感。“半夜里,我就感到有人摸过来,小明,稀里糊涂地,我的心猛烈地跳着。”

她说着,看了看我,似乎在察探我的表情。

“你爸――你爸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把手伸进我的胸前,小明,你说你爸是不是故意的?”

我摇了摇头,“不可能!”

姑姑疑惑地看着我,喃喃地说,“那怎么,他会那样――”“醉了呗。”

我为父亲辩解着,其实我更知道父亲的心理。

“我怕,怕他弄大了声音,被你看见了不好,就拿开他的手,他倒也象是睡梦中似的,倒过头就睡了,可就在我刚刚睡着时,他竟然――竟然――”姑姑羞羞地说不下去。

“姑,我爸他是不是把你当作了我妈?”

我趁她停顿下来插了一句。

“也许是――小明,你爸他从来没有过女人?”

“没有啊。”

“这就是了,他也难啊。”

姑姑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些年,一个人也够苦的。”

“姑,你是不是说,我爸应该有个女人?”

“哎,应该给他找个,要不他也不会对我――”她说到这,赶紧打住了。

“我就感觉你爸好像很激动,小明,他扒下我的裤子像是很自然、很熟练。”

“你说我爸给你脱了?”

我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羞得姑姑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脱倒没脱,就是――就是把我那里拉下来。”

同一个动作,难道父亲知道是姑姑,还是把姑姑当作了我?才这么大胆?

就在这时,父亲摇摇晃晃地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我和姑姑说着话,竟然有一丝不自然。

“小明,我和你换过来吧。”

姑姑突然提出这个要求。

“怎么了?你和爸睡得好好的。”

我笑着看了她一眼,却见她尴尬地一笑。

“怎么?洪义昨晚没过来?”

父亲一手拉过被子,遮住了自己赤裸的下面。

“你们昨晚喝醉了,姑父被家明拉走了,你又喝的一塌糊涂,还不是姑姑伺候的你。”

“噢,”

父亲象是明白了什么,偷偷地看了我一眼。也许他在回忆昨晚自己的行为。

姑姑碍于自己几乎裸着身子,就没有再坚持。

我搂过诗敏,起身拉息了灯。

房间里一下子暗起来,我知道父亲和姑姑肯定都在守护着什么,要不也不会那么寂静。我躺在那里,脑子里清晰的象水一样,一点睡意也没有。

心底下还是希望那边发生点什么,只是知道父亲已经清醒了,姑姑又怕我发现,肯定不会再有什么事发生,半夜里诗敏叫着要小解,我只得拉开灯,姑姑睁着一双惺忪的眼,帮我拿过来便盆。

“你睡吧,姑。”

给诗敏把完了尿,听着父亲均匀的呼吸,心里好像失去了什么,本想发生的事情竟然没有继续。迷迷糊糊地就进入了梦想。

天黎明的时候,我被一阵吱嘎声惊醒了,隐约地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她姑,睡不着了?”

“一直都这样,要不我给你烧水去。”

农村里就有这个习惯,稍上了年纪的人,早晨睡不着,就泡上一壶水,一直喝到天亮。

“再躺会吧。”

父亲的声音有点异样。

两个人就不再说话,我悄悄地仰起头看着那边,父亲和姑姑好像都是仰躺着。

“小明还在睡吧。”

父亲悄悄地说。

“折腾了一晚上,她大概有点累了。”

两个人似乎在倾听着我的鼻息。我悄悄地放下头,故意均匀地打着呼吸。

“昨晚――”父亲小心地试探着,“我没做什么事吧?”

姑姑羞羞地声音,“你――还老实得了?”

“那都是――你伺候的?”

父亲想证实,期待着姑姑的回答。

“他舅,你真要命。”

姑姑的声音有点发颤,“你们男人喝点酒就死作。”

“你是说――”也许昨晚的记忆不太清晰,父亲努力想从姑姑那里得到证实。

“谁知道你怎么想的?小明――”姑姑说到这里,没说下去。

“我记得好像作了一个梦,梦见你弟妹――”父亲似乎意识到下面发生的事,“你是说――”他充满疑惑地声音。

“哎――你们男人――他舅,你是不是把我当作了弟媳妇?”

她声音里微带着娇羞和惊喜。

“姐――”父亲忽然改变了称呼,“你是说,那都是真的?”

“还能有假?你把人家的――”听起来姑姑竟有点撒娇的意味,说着就听到被子悉索着,可能是姑姑挪动了下身子。

“她姑,我把――”父亲结结巴巴地,“把你的裤子――”“喝醉了,就没人形。”

姑姑竟然没有一点生气,完全是嗔怪的语气。

“姐――”父亲翻过身来,手从被子里伸出来,一下子楼住了姑姑的肩膀。

“小明!”

姑姑发出娇腻的鼻音。

我僵硬着身子侧耳细听,一点都不敢发出声音。

黑暗中,姑姑的头靠在父亲的怀里,两个人亲热的搂在一起。

“她姑,小明有没有――?”

父亲担心地问,手似乎在姑姑的脊背上摸着。

“还说,你那么折腾,她还能不知道?”

父亲轻轻地推开她,看着她的脸,“你是说,小明看到了?”

“你醉了,还知道避讳呀,象个驴似的。”

黑暗中姑姑和他对视着,“把人往死里整。”

父亲搜刮着记忆,努力地回忆着一切。

“我真混蛋!”

他低低地暗骂了一句,“我就觉得是你弟妹,又觉得是你。”

“那你还脱人家的―――”姑姑似乎对那个问题特有兴趣,头慢慢地靠过去。

“她姑,你是不是生气了?”

姑姑半晌没说话,“我就怕小明笑话。”

一句话道破了姑姑的心机。

“姐――姐――”父亲听了姑姑的话,兴奋地一下子搂进怀里。

“轻点,小明。”

姑姑娇嗔地,我看到她一头散发覆盖在父亲的头上,一阵醋意从心底泛起,又被一阵兴奋代替了,毕竟他们是血亲的兄妹。

父亲显然不会局限于对姑姑的搂抱,我看到宽大的被子下面起伏着,姑姑娇腻的鼻息变得急促。

“那我脱的时候,你怎么不反抗?”

父亲显然已经握住了什么。

姑姑嬉笑着,显出一丝娇媚,“我敢吗?你那么用力,再说小明――”“呵呵――”父亲已经激狂了,“好姐姐,那个时候,我就听到是你的声音。”

他一激动,竟然说出了心里话。

“知道是我,你还――”姑姑语气里带着怨恨。

“姐,不好嘛。”

他喜颠颠地在被子里面鼓涌着,似乎手在下面掏着。

“又没人样!”

姑姑娇媚地说,宽松的被子起伏着。

“在你面前还要什么样,姐――”他满怀喜悦地叫了一声,“你的真大。”

“傻话!女人的还不都一样?”

“姐!”

父亲的嘴在姑姑的脸上拱着。

“他舅,别让小明看到。”

姑姑害怕地回头看着我的方向,却被父亲的大手扳转回去。

“呜――”一声低吟的呜咽让我听得出两张嘴堵在了一起。

“他舅――他舅――”姑姑急促地叫着,显然父亲已在下面发起进攻。

“别――刚才――小明已经――已经听到了。”

两个身子已经贴在一起,模模糊糊地我看到父亲将姑姑窝在身下。

“她听到了什么?”

已经侧趴在姑姑的身上,几乎成了骑乘之姿。

“你射进去的时候,怎么会叫小明的名字?”

父亲一下子停下来,“你是说,她听到了?”

就在这时,诗敏突然爬起来,“妈――妈――”我听到对面床上两个翻动的声音,跟着一下子沉寂。

“怎么了?”

摸着诗敏爬坐起的身子,顺手拉开了灯。

“妈――妈――我要爸爸。”

她一手遮着眼睛,看着我说。

这时姑姑赶紧问,“怎么了?怎么了?”

“不要紧,做了个梦。”

我一手拍着女儿,心里一阵失落,偏在这时候,怎么就不懂人心呢?

“睡吧,宝贝,是不是想爸爸了?”

将诗敏搂进怀里,轻轻地哄着。

“妈,爸爸什么时候来呀?”

她甜甜的声音充满了童稚。

“明天,明天爸爸就会来看你。”

想起昨天上午和建军通过话,就安慰着女儿。

女儿抱着我,渐渐地进入梦乡。我爬起来看看天色还早,望望床上受了惊吓的一对男女,心里又好笑又激动。

干脆爬到他们的床上,偎着姑姑躺在一起,没想到姑姑紧张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敢说。“都是诗敏。”

我笑着低声嘀咕着。

父亲背过身去,不敢接触我的目光。

“爸――”我推着他的脊背,“天快亮了,姑父他们快回来了。”

“哦,那该起来烧水了。”

父亲动了一下。

好笑地看着他们僵硬的身子,想起他们刚才的激情对话,就说,“不是该烧水了,是该流水了。”

我干脆扳过他。

“爸――你要是再不行动,可要后悔了。”

“小明!”

父亲难为情地又要转过去,被我一下子按住了。

“你难道要始乱终弃?”

“你――?”

父亲突然红了脸,姑姑也扭捏着,怕我再说下去。

和父亲有了那种关系,又亲眼目睹了他们兄妹的行为,我干脆和他们挑明了。

“姑姑都那样了,你就忍心把她赶出去?”

“小明――”姑姑羞得用手捂住了脸,嫌我说得太露骨。

父亲闷着头半晌不说话。

我噗嗤一笑,“看你们俩,倒像被人捉奸了似地。”

说完了又后悔,怕他们接受不了。

转脸对着父亲,“哪象个男子汉,敢做不敢当?”

父亲象做错了事一样觑了我一眼,却碰到我鼓励的眼神。

“老爸――姑父不在,你还怕什么?”

姑姑怕我说出更难听的,掀开被子想挪出来,我赶紧拖住她。

“傻姑,今晚你不伺候我爸还要谁伺候呀。”

姑姑乞求的目光,“小明,要我过去吧。”

我向父亲使了一个颜色,没想到父亲竟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恨铁不成钢地,“你真的不想看看我姑的有多大?”

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没想到姑姑羞得一下子捂住了脸。

父亲张大了口看着我,羞愧的目光里明白了我知道事情的一切。

“姑,我知道,要不是诗敏,你们这会―――”“小明,别说了。”

姑姑乞求地看着我。

捧着姑姑的面庞,亲昵地,“傻姑,你不喜欢我爸?”

“这――?”

姑姑看看我,又偷偷地看看父亲,尴尬地不知怎么说好。

“反正我喜欢我爸。”

说到这里,我感觉到父亲的身子一震,“你知道,我爸和你的时候为什么叫我的名字?”

姑姑疑惑地看着我。

凑近她的脸,亲了一口,亲的姑姑一哆嗦,“我爸也喜欢我。”

“他舅,真的?”

姑姑看着父亲,试图得到回答。

笑盈盈地看着他们兄妹,拉住了姑姑的手,“我爸其实不是想我妈,他是想我和你。”

“小明,快别说了,羞死了。”

“爸,你说呢?”

娇笑地看着拘谨的父亲,却听到父亲嗫嚅着,“她姑,她姑,小明说得不差。”

“啊呀,他舅!”

姑姑不知是因为父亲说喜欢她还是说喜欢我,毕竟对谁说都是伦理的错误,况且还是当着另一个女人表白自己。

“爸,我烧水去了。”

姑姑突然抱住了我,一脸的求助,“小明,留下来吧,啊――”我看了看父亲,却看见他眼里一丝留恋,一丝期盼。

“姑――姑――你听我说,待会姑父还要来喝水,”

她听了我提到姑父,脸上一丝不自然,“不过,侄女在那边,不会有事的。”

转眼俏皮地看着父亲,“待会告诉我,姑姑和我谁的大?”

姑姑听了这些,反倒轻松了,这时转而打了我一下,“没正形。”

我在姑姑的笑骂中带上门。

天其实已经有点亮了,每天这个时候都是父亲自己起床、泡茶,然后才喊我起来。我打开门,启明星已经挂在东天,院子里微弱的星光,看得清角角落落的大体轮廓。

戈壁邻家的鸡棚里母鸡呱呱地叫着,偶尔听得到有人走动的声音,我知道姑父会很快到来。麻利地点燃炉火,烧上水,悄悄地来到卧室门前。

“他舅,小明说的那些――”她倚在床头上,不敢看父亲。

“哦――”父亲似乎愣怔了一下,不知道他这时在想什么。

“你和小明―――”姑姑提起这些,脸上就讪讪的。

“她姑――”父亲欲言又止,伸手拉住了她。姑姑就顺势倒在他怀里。

“你和小明是不是真的?”

父亲把手伸进姑姑的胸前。“昨晚你射进去的时候,我听到你喊小明,就难受。”

“她姑――我想看看你的。”

父亲没有回答,却突然提出这个要求。

“你?”

姑姑有点怨恨,“是不是想和小明比比?”

“我就是――就是想看看你的。”

父亲涨红了脸,却坚持着。

“开着灯,乖羞人的。”

父亲见姑姑没有反对,就掀开了被子。

灯光下,姑姑赤裸着,两腿夹在一起,黑亮的一撮阴毛蓬松着。

父亲挪移到下面,从密实的阴毛间看到鼓鼓的肉户。他赤红着脸,贪婪地盯着姑姑雪白的大腿间。

“她姑。”

寂静的卧室内,我听得到他喉咙里发出的咕噜声。

姑姑就保持那个姿势,她不知道这时如何面对自己的弟弟。当然父亲更愿意她分开腿,果然他乞求地看着她。姑姑扭捏着,终于不满地扭过脸,或许她觉得父亲更应该自己行动。

“你――”父亲终于也提出要求。

姑姑长叹了一声,微曲了曲腿,却让父亲看到更多的空间,饱满的肉户从浓密的阴毛中向下延伸着一条细缝,缝隙里乍煞着一条鸡冠样的肉舌。

父亲的眼瞪得大大的,突然他伸出手,用力地把姑姑的两腿分开来。

“他舅!”

姑姑惊乍地叫了一声。

父亲却捏着姑姑暴露出的阴唇一直探索下去。他细细地摸着,分开来,在姑姑暴露出的硕大阴蒂上猛地一挫。

“啊――”姑姑忍受不住地叫了一声。

却让父亲猛烈地颤动了一下,跟着他俯下身子。

“他舅。”

姑姑微微仰起头,看着父亲在那里姿势,身子竟然扭动起来。

父亲抚摸了一会,抬起目光的时候,正好碰到姑姑的眼光。两人爱怜地互相对视了一会,姑姑竟然娇羞地,“还没看够呀。”

“她姑,你的那么肥实。”

说的姑姑一阵麻痒,跟着就问,“小明的――”“呵呵――”父亲这时反倒高兴起来,也许在得到了姑姑之后的满足。“小明,小明其实也蛮肥实的。”

听到这里,就看到姑姑惊讶地看着父亲,她没想到我和父亲竟然真的有了暧昧。“你是说,你和小明真的上过床?”

父亲没有正面回答,却用手把姑姑那里扒得大大的,我看得到姑姑鲜红的肉唇已经完全分开。

“他舅,快告诉我,你昨晚――是不是把我想象成小明?”

姑姑仰起头看着父亲的专注。

“她姑,我是想把你和小明重叠起来。”

没想到父亲是这样的想法,这个坏爸爸,竟然――竟然想把我和姑姑一同――我站在那里恨恨地想。

就听到姑姑娇羞地骂了一声,“坏东西,我们娘俩――你都――都要。”

跟着就按住父亲的头,一下子按进她的腿间。

“她姑!”

父亲刚叫了半句,就被按进了姑姑的身体里。灯一下子拉灭了。

黑暗中,只看见两个起伏的身影。

姑姑的声音,“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父亲吭吭嗤嗤地,“我就是想知道你和小明――”我刺激地想看父亲如何玩弄姑姑,却意外地被打断了,站在那里,失落地听着他们阵阵的喘息声和姑姑不堪忍受的呻吟声,我知道父亲肯定已经进入了姑姑的身体,想起刚才父亲的话,心里不免又起了一阵遐思,这个坏爸爸竟然要把我和姑姑一起,那个情景,岂不是太让人难堪?

隔壁炉子上的水已经咕咕地开了,我赶紧走过去,心灰意懒地冲好水。从厨房里找出那壶老茶泡上,又弄了盘点心盛好。做完了这一切,就听到姑姑高一声低一声的叫床声,心烦意乱地想象着父亲和她的场面。

父亲竟然直接把嘴对上她的,天哪!这张嘴还天天和我接吻。忍不住地又悄悄地走过,就听到父亲急促的叫着,“姐――姐――给我!”

“他舅――他舅――”姑姑象是被按下去,又冒出来,气息断断续续地,床吱吱嘎嘎地响,偶到节奏处,都听得见撞到床头的咚咚声。

透过房门的缝隙间,隐约地看到两个黑影一上一下地趴在一起。

“你轻点。”

声音从两个人影的下面发出来,显然是姑姑被父亲骑跨在身下。

姑姑似乎受不了父亲的剧烈进攻,也许她从没经历过这样欢爱。

“姐――”父亲从喉咙里发出不清不楚的声音,跟着我看到在上面的他大幅度地驰骋着,又猛然坠落下去。

“啊――他舅,捣透了。”

姑姑经不住父亲的折腾,她一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回过头去企图让父亲放慢速度,谁知父亲却趁机扳住她的头,和她嘴对嘴地接吻。

“你又不是没弄过。”

父亲放开她,挪动了一下脚步。

姑姑得以放松了一下,“他哪像你,象个驴似的。”

听得出姑姑说这句话,满含着娇羞。

“姐――你是说,他从没和你这样过?”

父亲追问着,在寻找着新的角度。

“别这样,这样羞死了。”

影影绰绰地看见父亲把姑姑的屁股抬起来,朝向后面掘着。

父亲两脚跨在她的臀上,黑暗中摸索着,轻轻地对上。

“都这么把年纪了,还是没够。”

姑姑其实内心里还是期望着,但嘴里却奚落着。

“这事上,就图个新鲜。姐――”我看到父亲的身体徐徐地下落。

“不行!”

姑姑回身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

静立在上面的父亲问。

“这哪行?”

乍然这个姿势,让姑姑不得要领。

“怎么就不行?以前都这样。”

父亲嘀咕着,不愿强逼姑姑。

“以前――”姑姑说到这里,忽然换了一种口气,“你是说和小明?”

她说着就有一种惊讶的语气,显然她明白父亲的所指。

父亲抱过她,“反正她乐意。”

姑姑一愣,反而停下来,“你和她每次都这样?”

她的话里充满着酸酸的气味。

“差不多吧。”

父亲重新对上了。

“羞死了,他舅,你和她什么时候?”

姑姑其实满想知道我们父女的事情。

“姐――”父亲专注地研磨着,慢慢送入。

“柱子结婚那夜。”

“什么?你是说――”姑姑刚说到这里,就听到“啊”地叫了一声,我看到父亲猛地往前送了一下,跟着两个黑影重叠到一起。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狗叫声,紧接着就听到家明的声音,“姐,你们还没起来呀。”

我赶紧走出去。

“姑父,您来了。”

拉开门,看见家明和姑父一起。

“小明,你爸呢?”

姑父不好意思的,或许因了昨夜醉酒的原因。

“他,他昨晚喝得一塌糊涂,到现在还迷糊着呢。姑父,您先进来坐,我给您泡茶。”

“那是不是还没烧水呀?”

家明埋怨着,急步走进里屋。

“早烧好了呢。”

我怕他冒失,就随手拉开厨房的门。“爸昨晚吐了一地,姑正在忙着收拾。”

摆好了碗,轻轻地斟上,“家明,陪姑父说会儿话,我到那边去看看。”

姑父羡慕我的细言细语,他一直夸赞我的孝顺。

从那屋里出来,不敢大声说话,怕惊吓了父亲,我知道男人做这事最受不得惊吓,否则会一辈子阳痿,我这下半生,还指望父亲滋润,于是就悄悄地拿了把钥匙。

“爸――姑父他们来了。”

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两团黑影剧烈地抖动着。

“啊――啊――”父亲听到我进来大口地喘着气,猛烈地插进姑姑的深处。

“该死!别弄进来。”

感觉到父亲的喷射,姑姑顾不及我在身边,急急地喊道。

箭在弦上的父亲哪顾得这些,抱住了姑姑肥肥的屁股,“呀呀”地叫着,激射而出。

真的惊心动魄,若不是亲眼所见,我还从没见过男女交媾的瞬间激情,讶异地看着父亲抖动着身子,做着一波一波的射出。

承受了父亲的雨露,姑姑才意识到自己的狼狈,她拼命地撤出来,羞羞地骂道,“要死,要死。”

我嬉笑着捂住嘴,拉开灯。“快起来吧,姑父他们来了。”

姑姑吓得身子一缩,明亮的灯光下,那撮黑黑的毛发湿漉漉地沾满了白白的液体。“小明,快关上门。”

她说着,跪爬着找到自己的衣服,惶惶地穿上。

“姑,你先去趟卫生间吧。”

我提醒着,姑姑凌乱的头发和留有残迹的面容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看着姑姑一路小跑着走出房间,回头对着父亲一笑。

“老流氓!”

父亲嘿嘿一笑,有点疲倦地脸上露出一丝满足。

“还不快收拾一下。”

我警告他,看到晃悠悠的腿间,心里不免一动。

“小明,给我找条内裤。”

“昨晚不是刚给你换上?”

我责怪地看着他,弄得他用手擓着头。

“刚才――刚才给你姑姑擦了。”

“坏蛋!”

随即瞥了一眼他那里,竟然涂抹了一层粘粘的东西。“看看你自己。”

我拿起身边的卫生纸。

“刚才那威风呢,恨不能连――”想起父亲临近喷射的称呼,总是动情不已。

就那样攥住了,轻轻地擦拭着,却看到父亲异样的眼神,“老色鬼,还行呀。”

话还没落下,就见父亲一路跃跃欲试地爬起来。

“爸――”惊喜地看着那个东西,伸手撸住了,“坏爸,是不是连闺女也想要了?”

亲昵地放到脸上。

“小明――爸就想那个时候是你。”

父亲动情地看着我。

“哼!”

喜怒参半地白了他一眼,“还不想谁呢,看你恨不能连下面都进去。”

狠狠地捏着他悠荡在下面的卵子,捏的父亲嘘溜一下。

“还算有良心。”

娇俏地看着他,算是那个时候想起我的奖励。

“小明。”

父亲看到我的神态,竟然冲动地抱住了我的头,“给爸爸――”我知道他想要什么,可这个时候,弄不巧姑父或弟弟就会闯进来,心里虽然千般不愿,但也不愿去冒那个险。

“爸,多了会伤身的。”

使劲捏着滑滑的卵子,看着父亲皱眉的神态,一股甜蜜涌上来。

就在我们父女彼此享受着旖旎的情意时,就听到家明亮亮的嗓子。

“姐,还磨蹭什么?”

“坏爸,他们在叫呢。”

随手拿起一条内裤,“爸,别让它到处窜。”

父亲听了哈哈大笑,“小心爸爸钻进去。”

“坏蛋!”

恨恨地骂了一句,却听到家明敲着窗子,“怎么,还说不完悄悄话了?”

“来了。”

赶紧应了一句,就见父亲麻利地穿上裤子。

“他舅,没什么事吧?”

姑父为父亲倒了一杯茶,递过去。

“还没有事?吐得满地都是。”

姑姑在一边生气地说。

“呵呵――”家明笑着看了姑父一眼,“我就说我爸不胜酒力嘛,肯定摸不着北。”

“去――去――你爸还没有那么孬。”

父亲逞强道。

看到父亲那么要强,心里实在不愿说破,就说,“爸虽然喝了不少,但头脑还是清楚的,是吧?姑。”

“是――是――”姑姑不得不应付着,私底下却狠狠地捏了我一把。

“姑父,我爸就是要人一遍一遍的伺候,大呼小叫地叫着我和姑姑的名字。”

说到这里,故意看着父亲,“姑父,你喝醉了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姑姑为了掩饰,赶忙插话道,“他呀,象头死猪一样。”

姑父听了,显然不高兴,反驳道,“人家那是心里有数。”

“哼,还心里有数。”

姑姑顶了他一句,跟着捏了我一把,朝我使了个眼色。

“人醉百态,千人千面。”

家明和事佬似的端起点心,“来,姑父,先吃点,垫垫饥。”

我跟着姑姑悄悄地走到卧室,“小明,有没有――”她眼巴巴地看着我。

“什么?”

我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你爸昨晚――”她娇羞地,“我怕――”吞吞吐吐地欲言又止。

“姑,我爸到底怎么了?”

我焦急地看着她扭捏的神态。

“你有避孕药吗?”

她艰难地说出来。

“嘻嘻――傻姑姑,你明说不就行了,有。”

我心领神会地爬到床头上,从盒子里拿出已用过的孕亭,“这是事后的。”

姑姑赶紧接过来,“不会有事吧?”

“吃了就没事了。”

“哎,你爸――你爸也不知道戴套子,我怕――”她说着按在口里。

“我给你弄点水吧。”

我转身想走出去。

“不用!”

姑姑仰起脖子吞咽着,“他是不是都这样?”

“男人都不喜欢。”

我看着她脸一瓦鼓,脖子一伸。“要不,我备着那个干什么?”

“他就不知道心疼女人,只顾自己享受。”

姑姑委屈地说,“你说这要是怀上了,可怎么办?”

我看着她的模样,心里觉得好笑。“姑,其实我也不喜欢。”

“那你不怕怀上?”

姑姑吃惊地看着我。

“怀上怕什么,我倒希望他弄上。”

我脱口而出,到了现在,我也不避讳了。

“你是说,怀上你爸的?”

“姑,爸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不想隔着一层。”

“可你们――作孽。”

姑姑显然不接受我的想法。

我转身捏着她的鼻子,“你不也是他的姐姐,可你觉的和姑父有什么两样?”

“这――”“我觉得比他们更舒服。”

我干脆说出她不敢说的,“姑,我爸他――更懂得女人的心。”

“要死!”

姑姑只是不敢接受这一份爱。

“建军以前和我,总觉得少了一份激情,可和父亲后,我就觉得那才是我想要得。姑,爸的,是不是很大?”

“小明!”

她说这话想要制止我,可说出来就变成,“我就觉得他――他要插透了你。”

“嗯,姑,他越是要插透了你,你越是想要。”

“死相,没脸没皮。”

姑姑骂了我一句。

我俏皮地捧起她的脸,“谁没脸没皮了?骑着的时候还不是傻叫唤。”

“你――”姑姑瞪了我一眼,显出无限的娇羞。

“姑――要不是他们来,爸这会还不会放过你。”

“羞死了。”

姑姑无限神往地说,“小明,你说你爸怎么那么厉害?”

“多么厉害?”

姑姑略有沉思,“你姑父只一小会儿就――况且,你爸,你爸的那个――”姑肯定指父亲坚持的时间久,那个又大,心里就悄悄地暗自惊喜“他呀,那是见了你,兄妹相见,格外爱恋。”

“瞎胡说,以前你姑父从没这样过。”

她似乎在搜寻着记忆,然后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你是说――?”

我不知道姑姑指哪方面。

“他一晚上不住,你说哪那么多的精力?”

“男人见了心爱的女人才会那么多的激情。”

“那他和你也――”“傻姑姑,爸和我――他呀,他会整夜插进去。”

“真的?你们一夜都――都干?”

“当然了,你没听说良宵苦短吗?”

“那――那他也射那么多?”

“姑,男人那方面强不强,一是靠激情,再就是得需要补,特别父亲这个年龄。”

我神秘地对她说,“我爸每周都吃一条牛鞭。”

“牛鞭?”

姑姑夸张的眼神里流露出些许的疑问。

“你没听人说,吃什么补什么。尤其是牛,平常就那么厉害,人吃了,当然更――”姑姑小声地,“怪不得你们――一夜都――”“傻姑姑,爸要不是害怕,他还能饶了你?”

我故意刺激着她。

“小明,其实――其实女人也不见得就怕――”她说这话眼里就有股情意荡漾,从她的表情看得出她对于父亲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情。

“姐――”忽听得家明在那边喊道,“家里有没有吃的?姑父昨晚没吃饭。”

“有。”

我赶紧应了一声,“姑,给他下点面条吧。”

姑姑有点意犹未尽,刚想站起来,忽然蹲下身子。

“怎么了?姑。”

看到她脸上不适的表情,我有点担心的问。

“小明,快拿点卫生纸。”

伸手摸过床边的一沓,递过去。

姑姑折叠了一下,解开腰带,弯腰送进去,“真要命,”

她一边擦着,一边看着我,“怎么这么多。”

口气里带着些许惊喜。

心里一下子明白了,“是不是父亲――”姑姑娇媚地瞪了我一眼,“都是你!”

“管我什么事,又不是我弄得?”

姑姑擦完了,“你看,要不是你给他吃牛鞭,哪有这么多?”

厚厚的一叠纸湿得沉甸甸的,手纸的表面上还满布着粘粘的液体,确实够多的。

吃惊地瞪大眼睛,没想到父亲这一次喷射得如此之多。“姑,爸他是不是都弄进去了?”

“他那样,还能――”姑姑说到这里,原本白白的脸一片潮红。想起父亲骑到姑姑的屁股上,高高地掘起她的屁股,从上往下喷射。

“姑,他是怕你旱着。”

姑姑听了,噗嗤一声笑了,“死小明,没大没小,姑姑再怎么旱,也轮不到他浇灌。倒是你这小丫头天天盼着呢。”

“是呀,姑。”

我凑近她的耳边,悄悄地,“建军不在家,侄女就指望爸爸浇灌。”

“啊呀――”姑姑被我大胆的话惊得差点跳起来,“死妮子,不要脸。”

她追着我,笑骂着。

“姐,到底有没有?”

家明在那边等得急了,起身走过来,看到我们俩追着打骂,就笑着说,“姑,你们真是――”“呵呵――家明,快让姑姑去下面条。”

姑姑看到家明站在旁边,尴尬地咧嘴一笑,“除了喝就知道吃,真没出息。”

骂得家明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