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爱的幸福》小说全集阅读 c_xiaom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6-03   编辑:庄子墨
  • 爱的幸福 爱的幸福

    暗红色凤凰图案的苏绣旗袍。  丰硕高耸的酥胸在旗袍里鼓鼓囊囊。  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的玉腿包裹着肉色透明丝袜,脚底同样是红色的高根鞋。  丰腴肥美的臀瓣在暗红色凤凰图案的苏绣旗袍里面,包裹得紧绷绷的,更加浑圆翘挺。令到身形高大的姚淑凤丰满、成熟而又有风情,走动间酮体在旗袍下摇曳韵味十足。  稍近一点,只觉其人手如柔荑,肌如凝脂,气若雅容,浑身散着一种雍容,华贵的气息,似是从墙壁上中世纪的欧洲油画里走出来的贵夫人。

    c_xiaom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爱的幸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爱的幸福》,是作者c_xiaom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暗红色凤凰图案的苏绣旗袍。  丰硕高耸的酥胸在旗袍里鼓鼓囊囊。  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的玉腿包裹着肉色透明丝袜,脚底同样是红色的高根鞋。  丰腴肥美的臀瓣在暗红色凤凰图案的苏绣旗袍里面,包裹得紧绷绷的,更加浑圆翘挺。令到身形高大的姚淑凤丰满、成熟而又有风情,走动间酮体在旗袍下摇曳韵味十足。  稍近一点,只觉其人手如柔荑,肌如凝脂,气若雅容,浑身散着一种雍容,华贵的气息,似是从墙壁上中世纪的欧洲油画里走出来的贵夫人。

《爱的幸福》 第一章 京城,黄昏 免费试读

「妈妈,外婆她们还没上来呀?」男孩回过头望着夏韶涵。

「她们还要一会儿。」夏韶涵走到男孩身边,望着拉起窗帘的窗外,很多个晚上都是一家人在屋顶的阳台上,既乘凉又观赏一些城市的夜景。

早在入夏后不久,梁婉卿就麻利的说服对门邻居将套房卖给自己,一则关系素来就好,二来多出一些钱,又帮助邻居在银行里优惠借贷,基本没费什么气力就赶在暑假前请设计公司来重新设计一番,当然是要把套房打通,要隔出婴儿房,外带还要几间大大的卧室。

又特别用心叮嘱要将屋顶彻底捣腾一下,除了布置出南方小城里绿草红花小园林,还兼顾了一家子特别私密和一部分功能用途。

安排妥当后梁婉卿才和放暑假的男孩一道回了南方小城,毕竟,50多岁怀孕的女人还需要远离大都市去完成「遮人耳目」的大「工程」。

陈丽梅自然做了「监工」角色。

男孩开学后就往返在学校宿舍和陈丽梅姑姑屋子间。

梁婉卿是做足了月子才和夏韶涵、江雪母女一起离开的南方小城,也正好可以搬进「新家」。

「妈咪在看什么呀?」窗外已经是夕阳西下了,街上开始看到长长的路灯,和着城市汽车的车灯,倒也一点不显得特别嘈杂,这个屋顶的阳台,既因为小区大大的和街道隔着绿莹莹的树木,又装修过,窗户和拉链一起拉上的话,便是一个很好的个人世界。

「龙儿,你也来看看,看看这黄昏的景色。」稚气的声音撩拔了夏韶涵心里的琴弦,想起了在南方小城自己也会有闲暇时沐浴在黄昏里的时候。

就像现在,一股股风从窗外吹拂过,脸庞和肌肤感到惬意,乱了的发丝,任风轻轻的撩拨,渐渐舒缓的情绪袭上心尖,仿佛写意着眼前的景物。

没有了白日里的热,夕阳西下的阳光泻在盆景的叶子上,叶子在橙色光晕中洗涤,那样的柔美、那样的轻盈,籁籁的微响,无节奏的嗑着心灵。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在那座小城里,以前有些时候,自己也是这样依着窗台,在黄昏里,时不时的咏叹人生,特别是在那些追忆亲人的时候,或者遇上不如意的时候。

但这些年,自己就少了黄昏里的那种意境,相反风轻云淡衬着红彤彤的天空纯纯涤荡过心绪的时候倒是多了起来。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夏韶涵轻声念道,这是一天中成熟的时点,成熟的黄昏,视觉里温妙的暖阳,悦目的树杈,时时送来的清风,像是禅意串起的经文,点拨着忙碌时无暇的领悟。

夏韶涵有些醉了,京城,忙碌了大白天后,又可以醉意于这番黄昏里,和自己心爱的人儿。

还有映红了半边天的晚霞。

「妈咪,这黄昏的景色可真漂亮!」男孩由衷的赞叹道。

「是啊,妈咪都好久没有这样子欣赏黄昏了。」夏韶涵轻轻的将男孩一如从前的纤细身子搂进怀中,这两年发生的事情很多,也改变了自己和家庭里的很多,自然有了不吐不快的感觉,「人们都说,黎明是一天中最美丽的时刻,那是破晓,是希望。妈咪却也觉得,黄昏同样是美丽的时刻,那金红色的夕阳不正诠释着一份轻松与快乐么?」潜意识里「爱的幸福」念想,夏韶涵斜眼看着怀里,男孩那被涂抹上的淡淡光影竟让稚嫩脸颊别样迷人,忽地被撩拨到什么,呢喃道:「龙儿,古人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妈咪从龙儿身上可真切体会到了,‘夕阳无限好,只因近黄昏’,这‘夕阳’好不好,还并不是凡夫俗子能欣赏到的哦!」

男孩有些纳闷了,黄昏就是黄昏,有什么是「凡夫」和「高雅」人的区别,「妈咪,如果单轮闲情来欣赏夕阳的话,看到壮阔看到温柔,哪有什么区别的啊?」

果真是个稚儿,还不完全是「解风情」的主!夏韶涵不说话,但「扑哧」做笑了。

男孩正沉湎于母亲夏韶涵的话意中,被轻笑声敲醒过来,昂着小脸儿看到母亲有些好笑又有些得意的模样,只回味一下下便发现自己是被母亲夏韶涵调笑了一把,有些脸红红不甘道:「妈咪你就笑话龙儿……刚才龙儿是想起……好些咏叹黄昏的诗词……」想想实在是难以抵挡得住母亲夏韶涵调笑的意味便索性「甩锅」道:「喜欢‘骄阳’也好,喜欢‘夕阳’也罢,还不都是妈咪你培养得好啊!」

「‘骄阳’你所欲也,‘夕阳’你所欲也,‘骄阳’、‘夕阳’都是龙儿你所欲也,妈咪这样说好不好?」夏韶涵的心里倒是没有什么纠结的,怀里的儿确如刚才说的脱不开自己的「培养」,这般想着,柔情万种的亲了亲光彩里异常娇嫩的脸。

既然还是肯定了「夕阳」之欲,男孩依旧无比享受着被母亲夏韶涵拥住的欢快,也不忘此时此景的美,呢喃念道:「好看落日斜衔处,一片春岚映半环。」

「是白居易的《和元八侍御升平新居四绝句?高亭》」一下子撩起的兴趣,这些诗词自然难不倒号称过「才女」的夏韶涵了。

「两竿落日溪桥上,半缕轻烟柳影中。」

「是杜牧的《齐安郡中偶题二首》」夏韶涵兴趣慢慢浓起来,反正这个大家子里也回不去时光回到不了南方小城的,便一时就忘了要出口的调侃,「妈咪也来一首,‘落日在帘钩,溪边春事幽。芳菲缘岸圃,樵爨倚滩舟。啅雀争枝坠,飞虫满院游。浊醪谁造汝,一酌散千忧'.」

「妈咪,是杜甫《落日》 .」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斜阳」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夏韶涵和男孩你一句我一句,古往今来一句又一句的美妙诗词相继蹦出,映衬着黄昏、天边的晚霞,母子俩竟觉得沉浸在了来京城后第一次看到的夕阳美景中。

夏韶涵一时间有些恍惚,黄昏更加的深了,眼前的景色已经有些朦胧,越发觉得心神旷怡,低下头看到依偎在自己胸前男孩的侧脸,内心又涌出一股骄傲和爱恋之情,骄傲的是男孩依旧熟读了那么多的文学作品及诗歌,刚刚信手拈来的词句竟然也跟上了在读书时代便号称为「才女」的自己了,也难怪有那么多的老师当着自己的面夸奖男孩,是啊,又有哪一个家长、老师会不喜欢聪明、伶俐的小孩呢?

真不枉自己这么多年的「教诲」!

夏韶涵想到「教诲」二字,心里不由荡漾起来,没错,除了男孩成长的知识,自己不是也在其它方面「教诲」着吗?!

这「夕阳无限好,只因近黄昏」里的真实意思里,不也是自己去揭破去捅破「窗户纸」的么?!

所以就有了……一家子!所以就更有了「爱恋」……羞意下夏韶涵不由得把男孩搂得更紧了。

男孩后脑紧贴住背后柔柔、鼓鼓的两团,甚是舒服,脸颊若隐若现的接触着柔若无骨、温香腻人的暖暖,鼻子中不断飘来似檀似麝的香味,心醉了。

阳台上都静了下来,只听到夏韶涵和男孩悠长的呼吸声。

************

「龙儿,这国庆假日马上就要结束了,是不是在想着去学校的事呀?」夏韶涵想到刚才上来时男孩一副思考的模样,用脸颊摩挲着男孩的头爱恋问道。

「妈妈还记得龙儿前些时候说过的读研究生的事吗?」

夏韶涵自然记得,男孩已经和家里人讨论过要继续读研究生的事,自然都没有意见,只是还说起想要争取提前一年就读研究生,一家子都是大学生的家里人都不清楚能不能实现,毕竟小学中学跳级那是会发生的,「是有什么新的想法?」

「暑假里我都自学了一部分3 年级的功课,开学后林杰琼老师就说过这学年帮我去申请、争取,龙儿想自己还是要把握好的。」男孩表决心一般的话道。

夏韶涵知道话里的林杰琼老师是男孩的辅导员,平日里可喜欢男孩呢,自己心里倒相信这样的争取真的会去做的,看样子要抽个时间去认识一下男孩的这个老师,毕竟人家是对自己的儿子好,「龙儿你这么优秀,妈妈可真的高兴。」夏韶涵的手掌摩挲在男孩滑腻的脸颊上,心里骄傲着。

「那是自然的,谁叫我是你的儿子!」男孩红着小脸蛋细声道。

「有些优秀可不是妈妈教的咯!」夏韶涵也不由骄傲道:「听你奶奶说,咱们这个新家的房款都是龙儿你从股市上挣来的,就2 年时间,一大笔钱呀!」夏韶涵想到那个对儿子同龄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数目,越发觉着一种特别自豪,将怀里的男孩拢得更紧。

「龙儿就觉得……能够出点力……何况龙儿也大了……」男孩既骄傲又被夏韶涵夸得不好意思,「再说……妈咪……你们不是一样很优秀吗?!对了,妈咪,你哪个女子学校的事办得怎么样呀?」男孩昂起头望向夏韶涵。

「总算有些眉目了,批文也下了,马上就可以谈投资建设的事了。」夏韶涵松口气似的发布好消息,自己创业的着力点,优异的教育背景以及信心以及合作方都给了这个项目以保证,也许不久自己规划的城市首个高端女子学校就要诞生了!

「以后龙儿就要称妈咪为亲爱的夏校长了,嘻嘻!」男孩也被夏韶涵容光焕发的样子感染到了开心道,「嗯,好像外婆最近也挺忙的,是不是项目也进展得顺利?」

「你没看到你外婆这段时间忙前忙后的,’江雪工作室‘也开张了,两款的妇女保健品也完成了专利和申请,接下来就是安装生产线大批量上市的事了!」

「江雪工作室」,作为享有国务院补贴的专家级医师,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不奇怪,倒是这么风风火火这么大受欢迎的架势让夏韶涵和男孩有些吃惊。

还有那些个保健品的开发,夏韶涵相信如果真的上到市场,绝对会引起轰动,因为背后的研究有着江雪、夏韶涵和男孩身体的实践,换句话说,那可是江雪自己容光焕发根因在产品上的体验!

「外婆会不会太辛苦呀?」男孩想到江雪那副雍容华贵面容,初到京城便既要东奔西走的去忙筹建的事,还贴心的照顾着自己和玮儿,心里又暖烘烘又担心道。

「放心吧,你外婆自己都说现在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还不是拜托你小坏蛋的浇灌呀!」夏韶涵的脸微微热了起来,「浇灌」!自己不是一样的享受吗?!就是这种「浇灌」,让上了50岁的妈妈们活脱脱的「逆生长」了!还有谁会认为江雪和梁婉卿即将「风华已逝」呢?!

「姑姑好像也忙起来了。」男孩话道。

「嗯,你姑姑调表演系做领导了,自然是要’新官上任三把火‘!」夏韶涵一副笑意的样子,自己的这个小姑现在还钻研起摄影来了,不但在家里指挥着一般人做各种幸福亲密样留下一张张优美的画像,而且还开辟了一间冲洗房,就不用担心什么形象外泄的事了,现在又开始研究录像,「如果可以录像……是不是就留下……」夏韶涵下意识望了一下顶上,虽然没有摄像头,但心里还是涟漪起来。

「嗯,奶奶倒是好一点。」已经官升总行领导的梁婉卿自然就没有夏韶涵、江雪这样的忙碌身影,自然在后勤的地方就多了许多的事情,比如照看孩子,比如准备一家人的饭菜,比如多了陪男孩的时候,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丝不苟从产后做恢复。

「你奶奶可也不是你看到的那么清闲。」夏韶涵略有所思道:「妈咪的项目,你外婆的项目都需要你奶奶在幕后的牵线,光有一些项目而没有投资的人,那也很难成气候的,幸亏你奶奶是银行高官,是不折不扣的’财神爷‘.」

「哦!原来奶奶是’财神爷‘啊!」男孩赞叹道,「我们这家人现在都忙起来了,幸亏我们还是能够每天都在一起,妈咪,咱们一家人终于可以相聚在一起了!」

「终于可以」!男孩无意道出的词语怎么不让夏韶涵瞬间情绪高涨起来!

不说要从生活、工作了几十年的南方小城下决心迁居是怎样不易,那里熟悉的人、事、景到目前还留着恋恋不舍……

不说京城是大都市是这个国度的首都是真正的政治、经济中心是千万人打破头也想挤进来但依旧只冠名为「北漂」……

不说一家人落地生根需要房屋而这一处既宽敞、周边环境优美又能很好的隔绝掉关注保护好隐私……

不说母亲、外婆、奶奶、姑姑都成为怀中有血缘关系人儿的女人需要克服多大的心里挑战……

不说即使有血缘的亲情有「孽」的爱情但终究也是要一点点尝试一点点放开然后便可以大家一起了……

不说……

但一切就是真切在这个月实现了!

都源于「爱的幸福」!都源于唯一的中心——龙儿!

「龙儿,咱们一家人可以相聚在一起,你功劳大大啊!你虽然年纪还小,可也不是尚无法人道的男人,都知道……都能做好多好多的事啊!」夏韶涵把男孩纤细的身子转过来面对自己,红着脸羞羞的由着自己心声说给爱的人儿听。

心里难掩的欣喜,涨鼓鼓胸脯挺得高高,高耸柔软的双峰已经展现出诱人之极的夸张轮廓,而龙儿昂起来的目光一直在自己面容、酥胸和翘臀上转来转去,应该很诱人吧,看,小坏蛋的眼都变得灼热起来!小坏蛋一定在想对自己这位端庄美丽的成熟女人而生亲热的冲动吧!

这小家伙还真是对自己痴迷,这算不了什么奇怪,还没进入青春期的小男孩就是在自己的牵引下喜欢上成熟的女人,这就是所谓的恋母情怀吧!

夏韶涵挺高丰满酥胸,顺势把男孩揽进怀里,抚摸着小脑袋不住摩挲那张可爱的嫩脸,柔声道:「龙儿不但会做事,而且很快就是一个优秀的大男人咯!」

虽然这些年男孩的个头长了一些,象这样夏韶涵蹬着4 寸高跟鞋,也还只是如以往几年的一样到了夏韶涵的胸脯处,这样被抱着,头脸便如以往一样深陷在那两团涨鼓鼓的高耸肥乳之间,不但如以往觉得夏韶涵单薄的睡衣里那两只缺乏支撑的颤颤巍巍硕乳随着动作晃来荡去不断磨蹭着自己的双颊,而且隔着薄薄的布料都能明显感到硕大柔软,还有摩挲间小脸与肥乳之间的触碰感愈发明显。

「嗯……这样妈咪也很……享受吧……」男孩胡思乱想着,脑袋被夏韶涵的如玉藕臂搂得紧紧,头脸在硕乳上拱来拱去,能感觉到嘴边的胸襟上渐渐凸翘出一个比拇指头还大的硬硬凸点、以及明显的乳晕坟起轮廓。

口鼻深陷一团柔软腴肉之中呼吸困难,男孩本能地张嘴,涨硬大凸点弹进自己嘴里,男孩痴迷般吮吸轻咬起来。

虽然隔着薄薄的睡衣,乳头感受到男孩呼出的一股股灼热气流,夏韶涵感觉到被撩拨着乳房发涨,下面痒痒的滑出一大股热流,粉腮潮红阵阵、星眸迷离,一时间娇喘吁吁道:「龙儿,你又调皮了!这样含住……」夏韶涵按下窗帘的开关,窗外的风景被遮在窗帘外。

解开腰间的绑带,沉甸甸涨鼓鼓的肥白硕乳如获得释放一般弹跳着,在男孩眼前晃荡不休,看上去自己这对多少显得有些累赘的涨鼓鼓肥硕大白乳对怀里的男孩有着巨大的诱惑力,看那愈发火热饥渴的目光,看那呼吸会陡然急促的模样,夏韶涵心里欢喜着,学着母亲江雪一样用双手托了一下自己胸前的两坨乳肉,羞羞问道:「龙儿你说妈咪的胸脯大不大呀?」

男孩眼中火花隐现一般的喃喃道:「大,真是好大啊!」

「喜欢吗?」

「喜欢!龙儿好喜欢哦!」

夏韶涵下意识的双肩款摆动作,那两大坨乳肉缺乏支撑而垂吊在自己胸前颤巍巍如荡秋千一般在男孩眼前晃来晃去的模样,肯定让男孩看得双眼发直,「龙儿你摸摸……摸摸妈咪的……」

男孩痴痴的伸出了小手,在夏韶涵高耸柔软的胸脯上揉弄起来。

夏韶涵羞笑着摆摆腰,怒耸柔软的双乳在胸前汹涌起来,下意识丰腴柔软性感的大腿也在磨蹭着薄滑的运动裤,那已经有意识并且在变大变硬的「旗杆」愈发撩人欲念!

男孩的双手托举住肥白柔软的乳肉又揉又捏,挤得肥乳在小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将粉色的乳晕和乳头挤得高高凸起、更形硕大,小手指一下接着一下的拨弄着乳头。

乳房还有乳头,是夏韶涵敏感的部位,除了被揉捏涨得隐隐生疼外,乳头更是膨大涨硬得像两个爆开的玉米花,夏韶涵可以感觉到自己已是脸颊泛着阵阵红潮的炙热,阵阵低低的娇吟也在阳台上漂浮起来。

望着怀里男孩闭眼左右摇晃脑袋小嘴似本能一般寻着乳头的样子,不就像自己和男孩「爱情结晶」的轩儿般可爱吗?!想到自己喂养着的两代人,夏韶涵心里不禁一荡,托起涨硕的右乳,把粉色坟起乳晕和揉捏得愈发凸挺的涨硬乳头,塞入男孩的嘴里,呢喃道:「两个人………妈咪就喜欢你这样………好象轩儿一般……最喜欢吃妈咪的奶……」

男孩馋涎欲滴地含住膨大涨硬的乳头吸吮起来,那「兹兹兹」喷射出特别乳汁的乳头在嘴里愈发膨大涨硬,还有那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渐渐变硬变大的小肉粒,还有舌尖舔舐下轻声呻唤的模样!

母爱升腾,肿涨生疼,喷射乳汁的麻酥酥,连带着下身的涨痒,夏韶涵丰腴柔软的腰肢开始扭动着,呻吟道:「小坏蛋……吮着还要……咬……嗯……有点痛……」一时间夏韶涵感觉到脸颊如炙,如玉左臂紧紧愈加用力勾住男孩的脖子,让男孩的头脸紧贴自己高耸酥胸,换着手臂托着乳肉让男孩吸吮着,媚眼如丝地低头看着头枕在自己那对柔软肥硕乳肉上拱来拱去的可爱的小脸蛋,胸中母爱和情欲升腾而起、越来越高涨。

自己怎么一直对龙儿充满着情与欲呢?!哦,是源自于自己那本能的强烈母爱天性,现在此般为孩子哺乳的感觉更令自己对男孩的母爱得以充分渲泄,还有那与男孩情人夫君一般的经历更激发起强烈的欲念!

自己尚且如此,那和自己一样成为龙儿女人为龙儿生育下一代的母亲江雪、梁婉卿不也是如此!

夏韶涵捧起男孩的小脸,捧住那白里透红仰视着自己的稚气俊脸,情感汹涌的低头在额头、脸蛋和鼻子上密密亲吻一阵,最后落到了那红润的唇上。

和男孩亲吻,总能带给自己一阵阵禁忌刺激的强烈冲击,蕴含着浓浓母爱天性的情欲总是如此亢奋、令人颤栗!夏韶涵亲吻得愈发热烈,娇喘呢喃着:「妈咪的……好龙儿……好夫君……」

************

「龙儿你躺下……」夏韶涵羞红了脸,自己马上就要蹲着在男孩起起伏伏了,都这么多年了,这个姿势是最常见的,可自己总是难抑那种羞意,就像现在自己还在下意识的躲开男孩痴迷望着自己的目光。

夏韶涵将双腿跨在男孩的肉棒上,伸手握住了男孩的肉棒,「那么粗!那么热!」手掌中满把的巨根让夏韶涵怦然心动着,视线里柔软濡湿的穴口,火热坚挺的庞然大物,「龙儿……快……快和妈咪一起……看着……看着……」夏韶涵强忍住心中的娇羞。

「妈咪的……羞处……要吃进去了……」男孩的心激昂起来,自己光亮的蘑菇头沾满了黏液,膨胀得有些吓人,一股股湿黏的液体正从夏韶涵的身体里挤出来溢着。

对准那肉棒,缓缓的坐下,刚刚被男孩舔吮过高潮过因此湿漉漉的小穴,看上去是那么的湿润,于是非常的顺利的吞进了那硕大的蘑菇头,那被充实饱满的感觉,让夏韶涵忍不住发出了动人的娇吟。

「嗯……嗯………龙儿……好粗………哦……」闪着异样光泽的蘑菇头慢慢被小穴吞进去,感受着小穴里的炎热和嫩滑的感觉,那种被湿漉漉紧紧包裹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

下体有些胀痛的感觉,夏韶涵慢慢满足般的吐着气,舒展着自己紧锁的眉头,慢慢的如同骑士一样,开始轻轻挺动着臀部。

「啊!又将……妈咪……的嫩穴撑开了!」一直在昂起上半身看着和夏韶涵性器官的结合处的男孩,被画面中又粗又长的肉棒挤开丰腴肥美腿间的穴口冲击着,觉到一种没法用言语形容的兴奋。

「嗯……龙儿……好大……好粗……」夏韶涵呻吟道,脸上羞羞得更加炙热,「今天……龙儿……的肉棒更太粗了么……怎么遇到阻力一般……而且更肿肿的……更胀胀的……」仿佛是要印证一般,夏韶涵也和男孩一般低头去看自己和男孩的结合处,只看到自己原本穴口肥肥的软肉,随着蘑菇头的吞入而向内陷了进去,还有穴里的湿湿嫩肉紧紧包裹着男孩蘑菇头的奇妙感觉,好胀好麻,丝丝痛感中混杂着舒服的感觉,「啊……龙儿……好大……好涨喔……涨死妈咪了……喔……」夏韶涵弓起腰,猛的用力向下一蹲。

「呲!」的声音,却是灼热巨大的肉棒推开柔软的蜜唇花瓣,滑过颤动的珍珠花蒂,撑进紧缩的美穴甬道,插在充满春水的神圣肥沃土地的声音!

「嗯!」的声音,却是庞然大物被深深的紧紧的包裹住,那种湿漉漉热乎乎让坚硬的巨根更加湿粘滑溜的舒服后,男孩呻吟的声音。

「啊!」的声音,是庞然大物像钢焊凿进泥缝里突如其来的肿胀痛感引得夏韶涵咬紧牙关闷闷哼出的声音!

唇片挟住了男孩的唇,磨挲着,轻软柔滑的舌溜进男孩的嘴里,在男孩的檀口中轻扫慢搅起来,一时间香津泛滥,竟忘记了那下身的肿胀,只觉得吻是那般炽烈,那般火辣辣的,呼吸是那么急促。

「呼!」快要窒息一般,夏韶涵立起了上身。

双腿放松,腰部用力!

「呲!」,是滑腻腻的梨开水汪汪沃土的声音!

「啪!」,是肥硕臀瓣撞击到纤细大腿的声音!

「啊!」,是肿胀到头隐隐作痛的呼声!

「吁!」,是身体最里面被唤醒的欢欣声音!

「妈咪……好舒服……好紧呀……动起来……妈咪……」夏韶涵飘飘欲仙浑身上下每一寸仙肌玉骨都渴求着欢快,小心翼翼的蹲坐着,更清晰的觉到被冲激穴内庞然大物带来的痛楚慢慢减弱,更多的是肿胀下的舒服欢愉。

「龙儿……你的……怎么更粗更长了……妈咪好舒服呀……」不消说,从自己穴里由生出的被撑得更大感觉,这一根妙物真的更大了更长了更粗了,这是前几天自己和母亲江雪、梁婉卿的一致结论,好想告诉小男人,不过,穴内湿湿滑滑的,让蹲坐在既粗且长庞然大物的自己,胀得畅快至极了,巨龙头处似有若无地揩弄着自己娇嫩敏感花心,更加荡漾了,更加情热难抑了,更加娇痴扭摆了,更加时发软语了,浑身更似充斥着火热了,也罢,留待以后做「情话」说给小坏蛋听!

好一会儿后,夏韶涵感觉自己逐渐适应了穴内的粗长,弓腰挺臀的慢慢加力,不但将整根庞然大物尽根插入,还开始蹲坐起来。

庞然大物和穴肉紧密的相互磨擦挤压着,释放着如巨浪般的快感。

「妈咪……你夹得真好……」夏韶涵的蜜唇花瓣紧紧的咬住男孩的庞然大物,轻轻的抽动,一股股说不出的酥、麻、酸、痒,沿着男孩的庞然大物从美穴甬道里传了出来,灼热昂挺的庞然大物在自己的蹲坐中反覆抽戳着,不知不觉中,美穴甬道已经渐渐熟悉的适应了男孩硕大的庞然大物,疼痛已悄然褪去,顿觉得一进一出、一迎一送,都那么丝丝入扣,妙不可言。

「难怪母亲她们……也经常是这个姿势……」夏韶涵恍惚间更清晰感到自己脆嫩的花心被尽情蹂躏,「更容易感觉到……龙儿的……庞然大物……那么粗壮……还有那冲击的劲道……」夏韶涵越发感觉到死去活来中的渴望、舒服畅快,彷佛每个毛孔都在欢唱、每寸都在沉醉。

「龙儿……你亲妈咪的……」蹲坐间一直晃荡在男孩面容上的乳肉,是那么沉甸,而男孩眼中的炙热,更让夏韶涵恍惚到自己和男孩就象是一对相濡多年的恩爱夫妻,那么亲近,那么自然。

「啪!啪!」肥硕臀瓣敲拍在男孩纤细的大腿上,那声音竟有如此的诱人,夏韶涵的挺腰蹲下,不断感觉到男孩那硕大的蘑菇头从自己穴里头勾出来的盈盈珠泪,顺着粗粗的棒身四处飞溅,鼻腔里充满了异香,享受愈发热烈了,娇吟起来。

「太美了!」那感觉实在太过美妙,夏韶涵有些艰难地挺动着,喘息,一声接一声地将快乐吹送出来,仿佛甘霖遍洒,屋内馨香满溢、娇语不休。

天啦!庞然大物还在膨胀!

越来越粗!

越来越硬!

越来越长!

越来越大!

似乎每一下都要直穿自己的宫颈!

似乎每一下都让自己的甬道急剧收缩!

每一次插入,更深,响如重拳猛捣!

每一次抽出,「唧唧」的叫声就像玉米拔节!

天啦!自己的全身怎么不停的抽搐!不停的抖动!

天啦!自己的美穴甬道里怎么一阵阵的,一阵阵的收缩!

天啦!自己的股股滚烫粘滑春水怎么就涌了出来!

天啦!龙儿的庞然大物怎么脉动的向上抽动起来!

「哟!涵儿龙儿你们在……」

「梅儿,快来呀!好景色呀!」

「轰」的脑门一热,夏韶涵朝楼梯处望去,前面是江雪,跟着梁婉卿,后面还有肩扛着长长镜头的陈丽梅,皆是红晕着脸荡漾的眼神望着自己和躺着的男孩,「糟糕!又要被围观了……梅儿还背着照相机……难道要……」脑海里闪现的诸多旖旎,让夏韶涵更加绷紧了身子,耳畔「扑哧扑哧」的声响越发响亮,「龙儿……小夫君……快……快……和妈咪一起……」

「妈咪……龙儿要……要射了……」

「啊!」

************

「龙儿」

早就等在大厅里的男孩正有些不耐烦时,身后传来柔柔的唤声,回过身来,男孩的眼不由直了起来。

乌黑长发已经高高盘起,紫色的连衣丝裙,把莹润粉白的优雅颈部和细滑圆润的双臂完全暴露出来,而那高高耸起的胸部更让人浮想联翩,裙紧紧地裹着欣长丰盈的胴体,将动人的曲线完美地展现出来,整个人看起来既青春娴雅,又成熟大方。

「琼姐姐,你太美了,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啊!」男孩忍不住赞美起来。

「净瞎说!」林杰琼嗔怪的横了男孩一眼,自然是喜不自胜,「哪有象姐姐这么老的仙女呀?」

「My GOD!」男孩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道:「琼姐姐你怎么看也不过20出头,这样的美丽仙女怎么不是NO1 哟!」

「找打,哄姐姐开心吧。」林杰琼脸上一红,忙掩饰道:「龙儿你帮姐姐看一下,这身裙好看吗?」

「好看,嗯,琼姐姐穿裙特别显得漂亮,嗯,很有女人味!」男孩有些痴迷的赞道,这样说丝毫没有觉着什么不妥。

你小小年纪也懂什么女人味啊!林杰琼心里先撇撇的感觉,可也不能顺着男孩的话说下去,负责就太……那个了吧?

不过终究是轻松和喜欢的情绪多起来了,只觉得刚才在屋子里转过来转过去的心血花得值了,现在看男孩的表情心里倒踏实了许多,自然,还是不自觉的有些羞意,终究这般转悠的心思到底是咋回事呢,这个男儿可是自己的学生哟,自己是不是太关注……

「嗯,姐姐哪有龙儿你说得那么好,姐姐已经好久没有穿连衣裙了。」林杰琼掩饰自己的内心想法和羞意随口道。

「真的好看,还很贴身,把琼姐姐的曲线都显了出来。」男孩边说边比划着曲线,直觉得林杰琼这样的身材这样的气质配上这身贴身柔柔衣裙别有一种风韵。

就象母亲和姑姑一样!嗯,琼姐姐比母亲和姑姑还要年轻一些……

林杰琼看了看男孩一副欣赏比划的样子,高兴得「扑哧」笑出声来,「好了,好了!龙儿说好看就好看,还不快点走,也不怕饿坏。」催促着牵起男孩的小手,往大厅外走去。

男孩其实很少在外边用餐,尤其这一处餐厅显得高档,而端坐对面的女人又是非一般的貌美,好在男孩早已经不是稚儿心了,家里的女人无一不是或端庄或美丽或雍容或华贵的,自然没有一点的拘谨。

林杰琼的眼珠子时不时在男孩脸上转悠,一开始还担心着会让男孩觉着生分,但现在放下心了,依旧是那个俊俊显得稚嫩的表情,连用餐的动作和说话都和以往没有什么差别。

多少的好奇都先埋在心里,林杰琼轻声轻语的跟男孩说他那些事了。

原来都一段时间了,林杰琼一直在学校、教育厅奔波,关于男孩大学跳级的事。

很少有这样的先例,因此林杰琼不是次次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和指点,好在这些年都历练了林杰琼持之以恒做事的特点,一次接着一次的找人咨询和上门拜访。

就像是念多了「芝麻开门」一般,事情竟然有了希望。

当然还因为男孩的学业实在过硬, 1年半的学校时间就在《科学》期刊上发表了5 篇实验室论文,学校2 个学期的学生科技创新一等奖,特等奖学金……一大堆奖励证书让学校学籍管理委员会的老教授们都「啧啧」赞叹不已,后来都成为主动推进林杰琼要办的事。

到今天终于有了眉目,好的消息!

林杰琼娓娓道来,语气几乎是和平常一样,虽然操了这一段时间的心,也因此隔了好几个礼拜没有约着男孩见面,可矜持着不想让男孩看出自己压抑的内心。

「铛」的脆响,算是一种庆贺!

「那龙儿你就得在寒假准备准备,年后学校一定会特别为你组织一次考核,如果通过就可以直接升入大三大四的学业。」

「不辱使命,搞定!」男孩抿抿嘴,为了让林杰琼放心甚至还在胸前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气一般。

林杰琼都险些要笑出声来。

这一个怎么看都还像是稚嫩的初中生,连握拳的胳膊都那么细细的,真如是唤自己做姐姐的小弟弟哟!

可又有那么一种难以按捺的情愫,自己这段时间做的事怎么感觉都不像是为一个学生而做,是给亲密的人儿……

收住收住!林杰琼掩饰的将杯中啤酒一饮而尽。

************

已经入夜的公园里寂静而安逸,圆形路灯发出柔和的光芒,男孩与林杰琼手挽着手一路走来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一般。

用鹅卵石砌成的路面被散步的人们踩得光滑如玉,在黯淡的路灯下反射出温润的光泽。

「龙儿暑假回家里是不是也经常和妈妈、外婆散步呀?」

「嗯,在这里就好象回到小城一样,在河边也有鹅卵石道。」男孩想到什么道:「我外婆说在鹅卵石道上走一走可以按摩足底的穴位,琼姐姐你试试吧。」

林杰琼有些紧张道:「会不会疼呀?」

男孩自告奋勇道:「琼姐姐尽管走,龙儿在边上保护你。」

暗暗的灯光下,男孩那张稚气俊美的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让林杰琼怦然心动,仿佛回到了从前,和另一个年轻男子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催促自己去尝试一些好玩有趣的事情,刹那间另一张有些陌生的脸庞和男孩的样子重合了一下,但慢慢清晰下来的却是男孩的俊脸,不知不觉中,林杰琼已经有些心酥酥起来。

林杰琼被自己的心神吓了一跳,连忙道:「那……龙儿扶着琼姐姐好不好……」急切之下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一副嗲声嗲气的神情,不由得吓了一跳,待看到男孩犹自痴痴的望着自己才稍稍放下心来,幸亏龙儿没有注意到。一只手提着高跟鞋,赤着脚步林杰琼小心地踩在鹅卵石上。

在长裙素裹下,饱满丰硕的胸部凸显出来,一阵温柔的晚风自远处袭来撩起鬓边的一缕发丝,在这夜色中尽显成熟风韵。女人走在鹅卵石上,身子微微晃动着,男孩扶着林杰琼的手臂,柔软滑腻的触感从指尖传来,「琼姐姐,感觉怎么样呀?」

林杰琼低着头专心地看着路面答道:「开始有些疼,不过现在还有些舒服了,龙儿你也脱鞋一起走吧。」路上依旧是安静的,丝丝灯光照在相互扶着的两个人身上,影子长长的拉在鹅卵石上,林杰琼心里丝丝的「好久没有人这样陪着自己了」涟漪,这一刻真的希望时间可以停止,恨不得就这样一直牵着男孩的手走下去。

「啊」的一声娇呼,却是脚下一块有些突出的石头硌了一下,林杰琼身子向男孩倾过去,男孩急忙用力环抱住林杰琼的绵腰。

「嘤咛!」却是玲珑浮凸的身体紧紧与男孩贴在一起,急切之下被双臂紧紧搂住让林杰琼身子酥麻着,「吓姐姐一跳,差一点就要摔跤了。」林杰琼边说边心有余悸的轻拍了胸一下。

「嗯!」男孩险些停住了呼吸,本来这样紧贴住的身子就让自己的手掌和手臂感触到柔软和滑腻,就在眼前鼻尖几乎碰上的地方,慌张和轻拍带来的跌宕起伏让男孩瞬间就涌动着股股热流,更有一股淡淡的芳香随着炽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脸上。

「琼姐姐你还好吗?」男孩昂起了头,望着犹在跌宕着的乳波,心神向往般的注视着,更加惊讶于那种柔软那种饱满,真想能意乱情迷般将脸颊埋进高耸处轻轻摩挲起来就好了。

「没事,龙儿,嗯,可能是姐姐刚才饮了些酒……有些晕!」林杰琼低着头掩饰道,一闪而过瞟到男孩眼中的光亮让自己心跳加速了,弯下些腰贴住男孩的耳朵道:「龙儿,我们接着往前好不好。」

「嗯。」男孩恋恋不舍的移开目光。

************

树风湖韵,一轮新月,一遍澄清,一片静寂,林杰琼和男孩坐在湖边栏杆处,看着那湖中央月亮的倒影。

有种美景如画的感觉,许是身子里还残留的酒意熏熏,又或是已经好久没有和心爱的喜欢的人儿这般拥着一起看水看景看月亮,林杰琼不由得在心里念想起诗词。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不过再脑海里幻过的「情人」、「相思」字眼,突如其来了些许悲戚。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谁为含愁凭独观,更散明月照流黄。」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体香,柔腻,男孩正感受着身子依偎带来的舒适,一颗水滴落在脸颊上。

「嗯,琼姐姐你怎么啦?」待发现是林杰琼落下的眼泪时,男孩慌张起来。

「没……没什么,姐姐刚才就是想到了一些诗词……不免有些感伤而已……没事的……」林杰琼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怎么在男孩面前表露出这些软弱来,尤其千盼万盼的有了今夜相约。

「哦!」男孩昂起头望着林杰琼,月光下第一次看到女人梨花带雨的样子,不觉中心里涌出一种象待母亲、外婆、奶奶的情愫来,「琼姐姐,龙儿猜是因为想到你父亲和母亲吧?」前几次听女人说过家里的事,父亲早逝,母亲因为操劳身体一直不太好。

「嗯,好龙儿。」林杰琼忍不住低下头在男孩的脸颊上轻轻一吻,「是的,这里这么安静,姐姐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龙儿没有见过你父亲,但可以感觉到姐姐你对他的思念,虽然天有不测,好在姐姐你还有龙儿在,龙儿一定会照顾好姐姐你照顾好你妈咪,这样,姐姐你的父亲在天之灵也大可放心了!」

「扑哧」林杰琼含涕笑了起来,原本些许凝重的心情被龙儿要照顾自己的想法逗笑了,「龙儿来照顾姐姐?哈哈,姐姐先心领了!」心里却是一阵阵的暖,怎么都能听得出那稚声里有种真情实意,似乎还有一种承诺与担当,越想越多了感动!

男孩痴痴的望着,刚才的梨花带雨固然好看甚至让自己怦然心动的想要亲吻上林杰琼表达自己的心愿,现在花般绽放的笑容,让白皙的脸庞闪闪发光着,一种由内而生的快乐洋溢着,更何况还有那跌宕起伏的胸,直让男孩直勾勾的舍不得移开眼光。

小坏蛋怎么这样看!林杰琼心里暗「啧」男孩那有些色色的眼光,偏偏又有些喜欢男孩望着自己的眼神,那唤起自己是个女人的记忆,羞羞之下不由得将男孩的脸更用力的埋进自己怀里,「龙儿的好心琼姐姐知道了。」

「呼!」男孩艰难的呼出气来,如母亲、外婆、奶奶、姑姑一样深遽的乳沟将自己脸颊深埋着,既享受又有些憋气,若隐若现的体香更让自己舍不得推开。

「琼姐姐……龙儿想……龙儿想……」男孩羞羞得不好意思起来。

「龙儿有什么就告诉姐姐。」看到男孩那副娇羞羞的样子林杰琼忽然觉得有趣起来。

「龙儿想……想问琼姐姐……琼姐姐想不想找男朋友……」男孩鼓起勇气般昂着脸道。

「找男朋友?」林杰琼随口道:「姐姐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还找什么男朋友?琼姐姐有龙儿就可以了,龙儿做琼姐姐的男朋友,好吗?」林杰琼的心忽然活泼起来似的打趣男孩道。

「好啊!好啊!」男孩直起身子,举起手,欢叫道:「琼姐姐,我们拉钩钩,龙儿要做琼姐姐的男朋友!」

怎么?还自己挖坑自己跳了?!林杰琼又好笑又好气的,却也伸出手指和男孩的手指钩在一起,望着男孩。

「拉钩拉钩一百年不许变。」稚气的声音在湖边回荡。

林杰琼欢喜着,是被男孩那副真挚的神情所感染了,不由得心里有些涟漪起来,那么小的小家伙……就知道……就知道要做自己的男朋友……哎……男朋友可是这么好做的吗……还要……要象个男人一样……

想到男孩还这么一点大,怎么可以象个男人一般呢?

可是前些时候也感觉到一点,男孩……说不定离男人……

「哦,琼姐姐同意做龙儿的男朋友咯!男朋友咯!」男孩手舞足蹈般兴奋着,也感染到林杰琼,「那就不妨做做,看小坏蛋还有什么坏心思的……」心里莫名有些期盼着。

「琼姐姐,我们既然是男女朋友了,现在就是花前月下了,对吗?」男孩亮晶晶的眼望着林杰琼。

「哦!」林杰琼玩心大起的做了一个吐的样子,「算花前月下又怎样呀?」

「那总应该做做男女朋友之间的事吧,要不,先亲个嘴。」

「呸!」林杰琼大羞道:「哪有这样的规定!」

「琼姐姐说话不算数!耍赖!琼姐姐好坏哦!」男孩不依的在林杰琼怀里转动几下身子,央求道:「琼姐姐,龙儿就想做你的男朋友,就想要照顾你一辈子,琼姐姐你就和龙儿亲个嘴吗。」

林杰琼的心酥起来了,就是想做自己的男朋友,就是要照顾自己一辈子,那么朴实的话,却那么动听,好象这辈子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情话,「难道真的要和……龙儿做……男女朋友……」交织着的念头,要的……要的……

自己这段时间的奔波难道还真是为学生做的呀?!

自己好长一段时间不是总埋怨见不着小坏蛋什么的啊?!……

林杰琼低下头望着怀里昂起小脸望着自己的男孩,稚气的俊脸,一副央求期盼的眼神,忍不住更紧的环抱住,慢慢垂下唇,俯上男孩的嘴唇,舌头轻轻进入。

小小的嘴,小小的舌,湿润而又有一种清香。

用力的吸吮,用力的纠缠,林杰琼有些控制不住的撩拨起那湿润的小舌!

男孩的手臂拥抱住林杰琼绵软的腰,随着香舌的你来我往,心中涌动着的膨胀欲念,手更是控制不住地在林杰琼身上游移着,好滑腻!好绵软!好丰盈!像母亲,像自己家里的……

「噢!」林杰琼浑身一颤,隔着布料酥胸被小小的手掌握住了,是种被抓痛的感觉,但更多的是一股股久违的欲念汹涌而来,身体也变得灼热起来,心如鹿撞一般地狂跳着,娇躯在颤抖着,扭动着!

「唔……龙儿……」林杰琼禁不住的嘤咛失声,吐出嘴里的小舌,霞飞玉颊,娇喘中内心竟是如此享受,尤其是男孩拉扯中的痛疼带出某种异样的刺激与快美,「天啦……真的给……小坏蛋摸了……不好吧……」林杰琼却已经不舍得离开这样的拥抱这样的亲吻这样的亲密接触了!

我不是在和男朋友亲热吗?这可是男朋友在摸我的胸!

可是!男朋友却是龙儿!自己的学生!

难道自己真的要把学生当自己的男朋友?!

心里涌动着这些念头,甚至有一丝丝想终止的想法,可是那张蕴含着清香的小舌贴近自己的嘴,那双小手抚摸上自己的胸时,林杰琼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吐出舌,吸吮住男孩嘴里的汁液和润湿的舌,双手更紧的抱住了男孩的身子,让那双小手更容易的揉搓着自己的乳,欢欣着两人的热烈中。

「龙儿……这样不好……」林杰琼坚难的将唇从男孩脸上移开,看着怀里的小男孩,两颊泛起红晕的小俊脸,在月光照射下,竟是那样的让自己动心。

「琼姐姐的舌好香呀!琼姐姐的胸好滑腻好绵软呀!」男孩不舍的抱住林杰琼丰腴的娇躯,脸颊挤在浑圆的双峰上,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好了……龙儿……姐姐的宝贝……我们该走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