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父亲永远是父亲》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wangzhuan258(Wz258)|loverbaby(天堂圣客)小说阅读

2020-06-03   编辑:冷残影

《父亲永远是父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父亲永远是父亲》,是作者倾心创作的一本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父亲永远是父亲》 续(九) 免费试读

日近中午,建军打来电话,说下午和我一起回婆家,顺便把钱取出来,姑父原本计划回去,听到建军回来,就提出留下来一起聚聚。

姑姑也没表示反对。

家明就攒掇着和姑父一起到外面走走,他这两天倒是和姑父聊得很投机,姑父也不愿憋在家里,幸好我们这里建了一个风景区,父亲要陪他们一起去看看。

看着他们一前一后走出去,心里忽然就有了失落感,想起中午还要去银行取款,又没有个陪同的,就拉住父亲说," 爸,你要家明陪姑父去,有个照应,待会你和我去取款吧。" 姑姑听了马上附和着," 是呀,那么多的钱,没有个伴哪行?你没看电视上尽出那些坏东西,万一被人盯上了,钱不说,人安全是第一。

" 姑父也马上担心起来,回头果断地说," 小明,要不我们一起陪你去。" " 用不着兴师动众,还是我去吧。" 父亲到底还是担心," 家明,你陪姑父去转转,回头过来吃饭。" " 好啊," 家明兴冲冲地说," 就让老爸做姐姐的保镖吧,姑父,我做你的。" " 呵呵,这个分工好。" 姑姑也笑着说。

我们家附近就有个建设银行,父亲和我一前一后地走出去。这个时候,外面的车辆很多,为了安全,我们拣小路绕过去。

" 爸――" 没人的时候,我抱着父亲的胳膊,亲昵地叫着。

父亲怕被人看见,四下看了看," 这么大了,还这样。" " 人家哪样了?"我撒着娇,掘起嘴反驳着。" 就兴别人那样,人家抱抱都不行。" " 你?" 父亲怕伤了我的心,轻轻地捏着我的鼻子," 小东西。" " 哼,见色轻女。" 我骂了一句,倒骂得父亲心里不是滋味。

" 小明,爸不是把她当成你才那样的嘛。" 他一脸懊丧地说。

" 那你老实说,那是真的?" " 那还有假吗?" 父亲追忆着,一脸的幸福," 当时我就觉得你在我身边,我的心象飞起来一样,搂着、亲着,你只是轻微地抗拒着,小明,当我进入你,你剧烈地颤抖着,我知道你那是接纳我的反应。"他悄悄地和我说着情话。

" 坏爸爸,我每次都这样吗?" 我不知道自己那时候的反应,父亲从没有和我提起过。

" 都那样。" 父亲果敢地说," 每次我触及你的时候,你的身子都发抖,尤其是我的龟头没入你里面,你就像通电似的,小明,爸就喜欢这种感觉,你那里就像小嘴一样紧紧地裹着。" 他无限神往地说," 只是这一次反应剧烈一点,我当时就按住你的身子,使劲搞你。小明。你不知道我当时是怎样一种心情,我就觉得和新婚一样。" " 哼!" 我不屑地哼了一声," 那是姑呗。" 父亲乞求的目光," 爸那时――就觉得是你。" " 还说对我好,那么多次了,你都感觉不出来。

" 熟悉的人,熟悉的气味,连长短粗细都会了记于心,何况还有身体的感觉。

" 倒是有一点,小明,说实在的,爸虽然不清醒,但总觉得你的那里宽大了,又不像以前那么――那么浪。" " 坏爸爸,在你的眼里女儿就那么浪?" 父亲动情地," 早年,你妈每到这时就拼命忍住,爸心里象着了火似的,希望你妈表示出来或者喊两声,可无论我怎样弄,她都不吭声。哪像你,没经爸挑弄,你就――" " 坏!" 我知道爸下面肯定没有好话,就转移话题," 那其他的呢?" 我故意引逗他,想让他说出心中的秘密。

" 其他的―――" 父亲说到这,猛然打住了。

我一下子看出有戏,就赶忙追问," 其他的都怎样?" 父亲停下来,看着我," 小明,我不怕你笑话,你妈死后,我偷偷地去嫖过一次娼。" " 你――你说什么?" 我大睁着眼,怀疑地看着他。

" 你――你别生气,爸那时还没敢望你身上想,实在想女人了,就去了趟洗浴城。" 他羞愧地说," 那时爸也不懂,稀里糊涂地来了一个小姐,和你年龄差不多,紧张的不行,好长时间都不能勃起,好在那小姐会挑逗,她爬着用口给我,只是那叫床声都是假的。" " 那我就是真的?" 我生气地不理他。

他看看四下无人,拽住了我的胳膊," 你和爸是真心实意地,小明,你那声音做不了假。" " 哼,那你就说我浪就是了。" " 浪有什么不好,女人浪,男人才喜欢。" " 那姑姑浪不浪?" 我挑战似的看着他。

父亲被问得哑口无言," 你要是那么在乎,爸――" 他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一脸的歉意。

看着父亲不知怎么向我表达,又不忍心过分谴责他,其实我的内心就是想要父亲和姑姑,若不是我的撮合,父亲哪敢有那样的举动。

" 坏爸爸――" 我亲昵地骂着他," 你知道姑姑象尿裤子一样,嘻嘻。" 仰起脸看着父亲英俊的面庞。父亲虽说年龄有点大,但却表现得更成熟、更稳健。

" 尿裤子?" 父亲一下子没听明白,他至今还为他的行为感到愧意。

" 你自己做下的,还不知道。" 我以为他装模做样。

" 小明,你姑姑尿裤子――" 我看着他的下面,羞怯地剜了一眼。" 还不是你那个坏东西作的孽,爸,姑姑她可遭罪了,伺候你上吐,还得接纳你下泄。"说着,偷偷用手捏了一把。

" 你是说?" 父亲惊讶地问。

" 你那个大东西让姑姑――再说," 我看了他以眼," 你干的时间又长,反正姑说姑父从没这样一回。" 父女两人卿卿我我地说着悄悄话,冷不防被人抗了一下,吓得我一个激棱,登时冒出了冷汗。

冷不丁一个半大孩子从身边跑了过去,跟着又是一个孩子一边骂着一边追着。

" 跑什么跑?没长眼啊。" 我倒不是因为他抗了我一下,而是打搅了我们父女的温情。

父亲也觉得扫兴,抬头看见银行的招牌,便和我快步走了过去。

回到家里,才十点半,看看天色还早,下午又要到婆婆家,就想洗个澡。

" 爸,你把家里收拾一下,我去洗澡了。" 我说着找出拖鞋。

" 姑,你也来吧。" 我知道姑家的条件,农村里难得洗一洗。

姑迟疑着,露出那种想洗又不好意思的神情。

我走过去拉住她," 来吧。" 跟着看了父亲一眼,我看到父亲眼里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轻轻地带上门,扭开龙头。

" 姑,你先喷一喷,我洗洗头。" 姑好奇地把开关拧来拧去,又往身上喷着,一束激流打得身上痒痒的,她惊悚着身体,两个奶子颤颤着,虽说已将近50岁的人,但仍有着少妇的风韵,这也许是我们家族的遗传吧,蜂腰挺臀,乳房硕大,就连性器官都显得肥实。

" 姑,你身材真好。" 我两手揉搓着头发,偏着头看着羡慕地说。

" 姑哪比的上你,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 姑的嘴里发出嘘溜嘘溜的声音,开关开得有点大,水的温度有点高。

我拿过来,拧小了开关,调好了温度,递过去," 还不是你的遗传?" 洗发膏流到眼里,赶紧用水冲洗着," 姑,给我拿条手巾。" 姑递过毛巾的时候,竟然呆呆地站在那里,我用眼瞄了一下," 怎么了?" 姑一下子回过神来," 小明,你这个姿势真好看。" 她悄悄地说,伸手摸着我的奶子,吓得我一下子跳起来," 怎么,你们姊妹都好这个?" " 我们姊妹?" 姑没明白我的意思," 你是说你爸吧。" " 坏姑姑,我就说你。" " 哼,我不听。" 姑喜爱地轻轻地捏着," 肯定你爸都这样捏你。" " 嘻嘻――" 我被她捏的痒痒的," 爸没这样捏你?" 侧头看着她问。

姑姑一时没有搭理我," 他是不是特喜欢这样?" 俏皮地看着她," 你不知道呀?" 问得姑姑脸一红," 小东西,我知道什么?" " 那昨晚爸不是和你这样?

我可看见他骑在你的屁股上。" " 坏小明,没大没小。" 她胳肢着我。

我笑得差点岔了气,求饶道," 姑姑,不敢了,不敢了。" 我们娘俩疯了似的彼此取笑着对方。

" 小明,你那个姿势真的很好看,怪不得你爸那么喜欢。" 姑姑象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 多么好看?还不一样?又没多了什么。" " 多是没多,就是把女人的奶子和屁股都暴露出来。" 她比划着,象是发现了新大陆。

" 呵呵,怪不得爸说你的大,姑,你是不是就是用这个勾引得他。" " 坏小明,我是和你说真的。女人跪爬着,奶子充分地耷拉着,显得丰满肥腴。" " 那是不是屄也更肥实、更性感?" " 啊呀――" 姑大概被我粗鲁的语言羞得有点语结," 你是不是和他在一起也这样说?" " 才不呢。" 我否认着," 人家可是――可是正儿八经地。" " 哼,我不听,你爸那样,你还不学坏了。" 姑的神情有点儿暧昧,也许她这时想起父亲怎么对他。

" 小明,刚才我从背后看你,你的那个――那个――" 她吞吞吐吐地说不出来," 那个屄从上倒下看得清清楚楚,特别是阴唇,就像人家说的,像缸沿。"" 坏姑姑,你们还真是一母同胞,和我爸一个样。我爸就最会欣赏女人,还一套一套的,姑,我爸没跟你说,你是什么屄?" " 嚼舌头根子,他怎么会说这个。

" 姑姑以为我取笑她。

" 人家说真的,他说我妈是蝴蝶屄。" 欲言又止地察看着姑姑的脸色。

姑姑显然听出了意味," 那你呢?" " 我――" 和姑谈起这个,我的脸有点烧," 我是――" 毕竟把自己和父亲的事亲口告诉姑姑,心理上就觉得别扭,但又有一种说出来的畅快和刺激," 爸说我是――馒头屄。" " 真的?" 姑姑惊讶地," 女人的那个,不都是――还真的分那么多?" " 谁知道,反正老爸这样说。

" 我装作一副不知的神情。

姑姑沉思了一会,也许在搜寻着自己的记忆,然后一本正经地," 不过,小明,你跪起来,那里还真像个馒头。" " 可不是,听了他说,有一次就照着镜子细看了看,就是那个模样。他也不知道从那里来的怪理论。" " 还不是看多了,玩多了。" 姑姑说这话有点酸酸的,也许父亲的举止让她感觉到他的花心。

" 你不说,我爸还真就没玩几个,他可能除了我妈和我之外,就是你了。"我当然隐瞒了父亲嫖娼一事。

姑看着我,眼里布满了疑惑的神色。" 那他见过的还不就是我们三人?" "应该是,姑,其实我爸还是挺专一的。" 我一边说着,一边擦着身子,絮絮叨叨地," 他一直爱着我妈,直到我妈过世了,才向我表达。" 姑这时小声地问我," 小明,你和你爸那么早就有那种事?" 抬起眼看着她," 爸没跟你说?就是那次表哥结婚,家里房子紧张,我们住在宾馆里,他就在那张床上。" " 什么?你是说我们在一起的那个晚上?" 她惊讶的表情,不亚于看到外星人。

" 爸那晚也是喝醉了。" 我很平静地说。

" 那怎么可能," 她念念叨叨,回忆着那晚的情景," 你爸象头死猪一样,醉得一塌糊涂。" 我嬉笑着," 姑,他昨晚不也是醉得一塌糊涂?可他干起来还不是风起云涌?" 姑一下子红了脸," 小明,你说你爸是不是早就存了心?" "你觉出来了?" 姑想了想," 开始还觉得你爸是因为喝醉了,他要是喝醉了,那第二回――" 姑说到这里扭扭捏捏的," 小明,我就觉得你爸其实什么都清楚。

" " 姑,爸其实早就想和你好,可就是怕你不接受他,再说,他也怕乱伦。" "我就说他为什么那么大胆。" 姑悄悄地,象发现了新大陆," 那晚,我吓得要死,不敢动,不敢说,可他一个劲地硬是搂着我,小明,你知道姑那时心里多么紧张,生怕你知道,我和他都下不来台,可你爸到后来突然拉开我的裤子――还没容我――他就从一边刺进来,我当时就懵了,不知道该如何办,他却趁着这个时候――小明,姑到现在还觉得心惊肉跳,你说这要是宣扬出去,姑还能怎么活?" "傻姑,床上的事,谁知道,除非你自己说。" 我想象当时也是这个情景。

" 我也看出你爸就仗着这一点,所以尽管我反对,他却――小明,说出来,真丢人,那个时候,我想推他,可怎么推,也推不开。" " 呵呵,姑――" 我看着她,笑眯眯地," 其实那个时候,你也不想推。" " 去――" 姑的神态有点扭捏," 你不知道,他的力气有多大,又是压在人身上," 姑羞羞地嘀咕着," 就在我快要躲开他时,他却腾地骑上去,一下子插到底,小明,就是那一下,我才觉得你爸精力旺盛。你知道,你姑父从没有插得这么深过。" " 那爸爸是不是比我姑父强?" 我嬉笑地看着她。

姑姑不说,却用眼角睄着我。

" 你不说,我也知道,反正――反正建军抵不上他。" 姑姑认真地听着。

" 我爸凌厉、粗暴,就像千军万马、排山倒海一样,让你舒服的全身毛细孔都活跃起来。" 我说到这里,悄悄地问," 姑,你不觉得我爸的大?" " 嗯――" 姑点了点头," 反正你姑父让人感觉不出来。小明,他是不是借着酒意才――" " 我想也是――" 我赞同她的观点。

" 那你们那时―――" 姑好奇地看着我。

" 那时―――" 其实那时我更愿意父亲主动,可以说那个晚上如果父亲不有所行动,我也会向他表示,只是碍于姑姑和我临床,又出于一个姑娘的身份,我才坚忍着。

说到这里,忽然听到父亲的咳嗽声,我和姑同时看了看门外。

" 姑,时候不早了。" 姑也知道,我们洗的时间过长,就说," 你姑父他们也好回来了。" 我赶忙又擦了几把,擦干净了,直起腰高声喊道," 爸,把浴巾给我们拿来。" 就听父亲答应着," 好――好――" " 在我的床头柜里有两件"我嘱咐着他,为的是给姑姑拿一件。

姑姑很不自然地看着我指使父亲拿那些女人东西,她心里肯定觉得我和父亲已经亲密无间了。

" 还有,你把我的内裤多拿一条给姑姑。" 姑姑羡慕地看着我,她的眼睛里透露出些许的忌妒。

" 小明,我给你放在门口。" 父亲敲了敲门,小声地说。

" 爸,你就不能拿进来。" 我带着近乎命令的语气说,我知道姑姑在这里,他觉得不好意思,毕竟和姑姑还是第一次接触。

" 小明,别让他进来。" 姑姑皱着眉看着我," 这样多不好。" " 怕什么,又没有外人。" 我很随便地说。

" 我就觉得――" 姑姑小声地嘀咕着。

" 你觉得什么,他还没见过你呀。" 我说着,高声说道," 爸,你快送进来呀。" 其实父亲站在门外听着我们说话,这时推开一条门缝," 你们自己拿吧。

" 我伸手拉过他," 坏爸爸,没看我们腾不出手来。" 父亲被我一拉,一个趔趄。

姑姑噗嗤一笑,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两个赤裸的女人站在父亲面前,让父亲有了一层顾忌,想看又不敢看,只得低下头。

" 你把姑姑的浴巾递过去吧。" 我选择好了自己的,披在身上。

" 不――不――我自己来。" 姑姑有点腼腆地说,她捂住自己的下身,一手遮挡着胸前。

父亲拿着浴巾欲进不能,就在父亲递给姑姑的时候,我看到姑姑飞快地接过去,跟着推着父亲," 你先出去吧。" " 姑,你这样,父亲多没有面子。" 看着父亲的背影,我瞥了一眼看着她。

姑姑披上浴巾,穿好内裤," 小明,你爸在这,多难堪。" 我笑着说," 多难堪,你们昨晚都―――" " 傻丫头,那是另一回事,何况他在我们两人面前。

" " 姑,我就是想看看父亲在我们两人面前会怎么样。" 我恶作剧地做了个鬼脸。

姑姑吃惊地瞪大了眼," 你变态呀!" " 老保守。" 我反击道。

" 你不保守,那你天天在他面前光着,怪不得你爸说你――浪。" 她说最后一个字,声音低下去。

" 姑――" 我笑着凑近她," 告诉你,我爸最喜欢浪,待会我浪给你看。""你――"我们放肆地打情骂俏,看得出姑姑其实只是一层伪装,她听了我的话,内心里受到强烈的震撼。

父亲看我们先后出来,赶紧倒好水,先看了我一眼,又殷勤地给姑姑端了一杯," 她姑,渴了吧。" 姑姑用浴巾撮着头发,说实在的,刚从浴室里出来,口里有点焦渴,肚子里又有点上火,赶忙端过来,咕咚咕咚喝了一口。

" 姑,看,爸对你多好。" " 我是他姐,他能对我不好?" 姑姑笑吟吟地说,一手揿着浴巾,遮掩着胸前。

" 我看不象。" 我对着父亲俏皮地眨了一下眼," 倒像一对奸妇淫夫。" "啊呀,小明。" 姑姑气得追着我,我笑着躲闪着,还是被她拧了一把。

" 爸,你知道刚才姑说你什么?" 我突然想捉弄姑姑一下,就坏坏地看着她笑。

姑果然怕我把那些话说出来,眼睛里满是乞求。

我贴着父亲的耳边,用姑听得见得声音说," 姑说你最浪了,从小就知道看女人。" " 你――" 姑眉头拧成一个结,没想到我会编排她,嗔怒地看着我。

" 她说你从小就喜欢看她,还说小时候洗澡的时候,你就躲在一边偷看女生。

" " 小明,你什么时候学会嚼舌头根子?" 姑姑气得不行,显然也不想解释。

父亲倒是一脸微笑地看着我胡闹。

" 那你可说我爸的那个大了吧?" 我笑着证实。

姑听了这次没有反驳,只是羞了个大红脸。

回头看见父亲正在看她,心里惶惶地,赶忙掩饰着自己。

" 爸,别光顾着看,给我挠挠痒。" 我知道父亲不会相信,就赶忙招呼他。

爸就伸进我的浴巾,在我的脊背上到处抓,抓得我浑身舒服,偷眼斜看了姑姑,却见姑姑在那里瞥着眼看我们。

" 坏爸,就知道占人便宜。" 我媚笑着,故意说给姑姑听。

" 姑――爸他老是摸人家那里。" 我格格地扭着身子,其实父亲根本没有做什么出格的动作,他只是在我的脊背上来回地搔着。

" 你们父女俩的事,我才不管呢。" " 那我也摸摸他。" 我给父亲使了个眼色,父亲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一下子挺起来,跟着我的小手就摸过去,我们父女嬉笑着,逗引得姑姑一阵心痒难耐。

" 爸,你的到底多么大,让姑姑可惦记着了。" 我轻轻地捏着,试着父亲的越来越大。

姑姑站在那里恨恨地看着我,又不敢过来。

父亲到底经不住我的挑逗,眼睛慢慢地移向我的腿间,看着我雪白的内裤上影现出的那一条细缝。

细细地气息喷过去,故意让那里更凸现出来。

" 爸,再往下。" 我故意做出痒痒的不行。爸被我撩激的恨不能搂抱了,可他毕竟还是顾忌姑姑在面前,手艰难地一点一点往下。

" 坏爸,你就不能快一点。" 父亲终于从浴巾里摸进我的内裤,在屁股沟上滑动着。

他的眼和我的眼对视着,两人彼此传递着爱意。

" 小明。" 父亲那种脉脉含情让人心动,我知道他急切地想进一步行动,就移动了一下腿,展示出我肉鼓鼓的形状。

父亲飞快地看了一眼姑姑,跟着就把手滑向前面,一下子摸了过来。

" 馋猫。" 我娇俏地瞪着他,眼里露出那股情人间特有的风情。

父亲放肆地在我那里摸着,从我毛丛丛的阴阜直到屁股沟。

我被摸得浑身发软,脸上一阵阵潮红,洗浴后浑身乏力再加上情欲的侵袭让我几乎不能站稳,可我更知道姑姑还站在那里。

" 姑,你看我爸," 我撒着娇,回头向姑姑求助。" 他――他看人家那里。

" 姑看着父亲和我贴得很近,我又是这个样子,就明白了境况。" 你们父女真要命,他舅,你就不能避讳点。" 她说着,眼神里就有股嗔怪的意思。

父亲这是巴不得姑姑过来,他已经从我的眼神里得到了鼓励。手更放肆地侵进去,触摸着我这亲生女儿的阴户。

" 爸――爸――" 我放肆地叫着,急促的声音昭示着父亲触摸的频率,娇喘的声音分明告诉姑姑父亲已经在指奸他的亲生女儿。

" 姑,你看爸爸嘛。" 我一声高一声的娇呼着。

姑姑开始还在生气,后来实在看不下去," 小明,你自己不会――" " 姑――你不知道,我爸――他――他攥住人家的内裤。" " 作死!" 姑姑气得骂了一声,跟着走过来," 他舅,你要,就到床上去。" " 姑――我才不跟他――啊呀――啊呀――" 我故作拼命地忍受着父亲的玩弄。

" 你们――?" 姑姑站在面前吃惊地瞪大了眼,没想到就在这时,父亲一下子脱掉了我的内裤,他竟然当着姑姑的面,亲手扒掉了我的内裤。

" 啊呀!" 她羞得捂住脸,想扭过身子。

我却飞快地解开父亲的纽扣,将那硬挺的鸡巴解放出来。紫涨的龟头竟然一柱冲天,成60度角向上翘着,喜滋滋地握住了,玩弄着。

" 他舅。" 姑半晌没听到动静,转过身的时候,猛然看见我们父女彼此玩弄着,挑逗着。

" 姑,你小时候有没有看过?" 我刁钻地问着这个话题,我知道像父亲那个年龄,他们兄妹肯定在一起玩过游戏,也肯定彼此看过对方的。

" 小明,你怎么这样?" 姑姑看着我的行为惊讶地问,她似乎觉得我太无耻。

我一边玩着父亲那硕大的鸡巴头子,一边任由父亲扣扯我的,他的大手放肆地在里面掘动着,这个时候,他根本不顾姑姑的感受,也许他是在做给姑姑看。

" 爸――你轻点。" 我娇嗔地看着他,将父亲的攥在手里。

" 她姑,你过来。" 父亲这时突然招呼着姑。

姑看得两眼直勾勾的,听到父亲说话,脑子里一片混乱。

" 你们――羞死了,还不快到屋里去。" 姑姑还是不敢接受我们父女当着她。

" 姑,我爸就是个色鬼,他老是说人家是个馒头屄。" " 那你没骂爸是个大头黄呀。" 父亲玩得兴致起来,一把掀起的我的一条腿,从下面看着我长长的肉户。

" 你就是个大头黄,姑,你看看,爸他这里奇大。" 我攥住了,让父亲的龟头露出来,慢慢地挤着往下掳。

姑想看又不敢看,想走又离不开," 你们,真要命,他舅,你怎么就没有个父亲的样子。" 她责备着,一时不知怎么办好。

" 坏爸," 我不管姑姑怎么唠叨,一把从父亲下面捞上来,那鸡巴摇晃着从两个卵子中间高高地挺起。

父亲却看着我鼓鼓的裂缝里那条肉舌,他竟然分开了,用手指拨弄着我的豆豆。那个姿势经不住父亲的刺激,我腿打着哆嗦,几乎站立不住。

" 姑――姑――" 我身子侧歪着,眼看就要倒下去。

姑姑再也顾不得父亲赤裸着,抢前一步扶住了我。

就在我感激地看着姑姑,父亲却竟然环腰搂过了她。

" 你――" 姑姑一下子接受不了,强挣着脱身。我赶紧双手抱住了她。

"姑――姑――"" 小明,我到院子里去吧。" 她轻轻地扒开我的手,却被父亲死死的抱住了。

" 刚才洪义打来电话,他要晚一点回来。" 父亲显然看出姑姑的担心,她怕万一被姑父发现了,那一切将是另一番样子了。

" 姑,你让爸看看吧。" 我说服着她," 爸他一直喜欢着你。" " 不――不――" 姑有点难为情地," 还是你们――" 父亲乞求地拉着她,一脸的无助。

" 姑,你是不是嫌我在这里," 我使出最后一招," 那我先――" 还没等我说完,姑突然紧紧地拉住我," 小明,别走。" 我知道其实姑内心里也是天人交战,只是不敢表露罢了。

看着父亲仍然紧紧地抱住姑姑,我趁机抓住了姑姑的内裤,一下子拉下来。

" 小明,你?" 姑姑有点恼怒地看着我,两手紧紧地把住了,不至于掉下来。

父亲瞪大了眼睛看着姑,姑羞得低下头恨不能有条地缝钻进去,两手捂住了遮不住的黑黑的阴毛。

" 姑,你又不是小姑娘,还怕爸看呀。" 我嬉笑着逗她,没想到他们兄妹那么好,一旦谈到男女之事竟然――竟然就有点―― "她姑,你就别――" 父亲在一旁终于说话了," 其实,早些年,你就――" " 她爸,你――" 姑在这时突然改了称呼。

我惊讶地看着父亲," 爸,姑她是不是和你有过――?" 我好奇地问,不知道他们兄妹有过什么样的经历。

" 小明,你别听他的,那都是他招惹得。" 姑姑拼命地护住自己那里。

" 怎么是我招惹的?都是那帮子野娘们。" " 哼,你要不招蜂惹蝶,人家会对你那样。" 姑抢白着他,更弄得我莫名其妙地,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什么故事。

" 爸――爸――你快说,我姑到底和你怎么了?" 父亲看着一边扭捏的姑姑,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时用强,姑姑肯定不会说什么,只是他不愿对自己的亲人凭着力气征服。

" 爸,你快说呀。" 我急于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父亲放开了姑,一手揽住我," 其实也没有什么,那年还是生产队,男女在一起扒玉米,干累了休息的时候,男人女人就瞎起哄,当时我记得你姑姑因为家里有点事,跟队长请了假。那帮野娘们不知怎么商量好了,把我抬起来打桩。"" 还不是你招惹的?" 姑姑这时嘟起嘴插话道," 小明,那时候你爸就有个相好的。" " 那只是他们嚼舌头根子,我根本没看上她。" 父亲一脸幸福的样子。

" 爸――原来你早就花心,还说你专一。" 我上前扭住他的耳朵," 快说,你到底有过多少女人?" 父亲呲着牙,求饶着," 爸说,爸说,爸就两个半。"" 还说没有!" 我听了气愤地说,恨不能给他扭下来。" 花心大萝卜,刚才――刚才还和人家――" 我气得想要哭起来,原来父亲根本不是真心的,怪不得他每每趁着酒意玩弄自己的亲人。

" 小明,你听我说。" 父亲看我急了,赶紧表白着。" 爸除了你妈和你,那半个――" 他说着看了看姑姑," 爸还不知道她的心。" " 你――" 姑显然听出了他的意思,气得一扭身," 不知道人家的心,你连人家都占了。" 我破哭为笑," 坏爸,姑早已都是你的了,你还这样说。是不是?姑。" 姑姑随口答道," 还不是没良心。" 父亲听了眉眼里都是笑," 姐,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 " 谁稀罕你!" 姑羞怒地还了一句。

" 呵呵,姑,其实我爸说的对,光心理有是不中用的,还得身上有。" " 死小明,不要脸,那你身上有你爸吧。" 说的我爸色咪咪地看着姑姑,一时间气氛变得非常暧昧。姑这时已经有点放松了,她原本捂住下身的手挪开了,硬硬的阴毛从手指缝里钻出来。

" 我不要脸,我也没在生产对里就和爸――好。" " 谁和他好了?我回来看见那些女的嘻嘻哈哈地在树上打桩――" 她说到这里,猛然刹住了车。

我知道姑不会说下去,就问父亲," 爸,她们怎么给你打桩?" " 怎么打桩?

你问他,羞死了,一帮女人把她裤子脱下来,四肢抬起来,往树上撞。" " 你说什么?" 我吃惊地睁大了眼,没想到那个年代,人们竟然如此疯狂,女人竟然扒掉男人的裤子游戏。

" 真够疯狂!" 我惊奇地说。

" 那你也不能――不能抓把粪――" 父亲质问着姑姑,看来这些年他一直耿耿于怀。

" 我――我哪里知道是你。" 姑姑理屈地低下头。

原来姑姑请假回来,正遇上他们戏闹,原本好热闹的她凑近了,只看见男人黑乎乎的一摊东西,就在女人们的起哄下,抓了一把粪土一下子放进父亲那地方,引逗得人们哄堂大笑。父亲恼怒地奋力挣开去,看着一哄而散的女人,气得提着裤子跺着脚骂。姑姑却羞得转身跑开,这件事情在村里一直悄悄地传着,弄得姑姑抬不起头。

" 姑,原来你那时就看过爸爸。" " 去――去――胡说什么,那时心慌慌的,哪有那心思。" 姑表白着,脸红的象鸡冠。

" 怪不得爸要看你。" 我说着一把拿开姑姑的手," 爸就应该看你。" " 你?

" 姑气得随手打了我一把,就是她这一抬手,那里的风光暴露无遗。

" 她姑。" 父亲轻轻地叫了一声,嬉笑着看着姑姑那地方。

" 啊呀,真坏!" 姑姑羞得不由自主地扭过身子。

" 姐,你也该让我看看你了。" 父亲不失时机地说。

" 不!" 姑背着他,语气里就带着松动。

父亲轻轻地揽过她," 小明都让我看了,你还――" 姑听了,也没有再说什么,就势把头靠在父亲的肩上," 你那时也没有说要――" 她低低的声音,带着娇羞。

" 就是,姑其实早就等着你了。" 我打着趣说。

" 哪像你,刚结婚就跑到父亲的床上。" 姑姑不依不饶,就见父亲的手轻轻地放在姑姑的大腿上,跟着慢慢滑到腿间。

" 我愿意。" 我笑着回了姑姑一句," 他是我爸,我怕什么。不象有人想要爸爸看,又不敢说。" " 小铁嘴。" 父亲怕姑姑受不了我的奚落,赶紧替姑姑说话。

" 姐。" 他温驯的语气令人忌妒," 你那时是不是很窘迫?" 他想知道姑当时看到是父亲的心境。

姑扭捏着," 人家――人家当时吓得心慌慌的,羞都羞死了。" 姑扭了一下身子,仿佛出现了当时的情景。

" 呵呵,后来我知道是你,我就想你肯定看到了我的。" 父亲重温着那次荒唐事件。

" 还说呢,你那次被她们来回撞着,头上盖着你的衣服,可那里――那里掘的老高,要不她们也不会――" " 姐――我就是觉得刺激。" 他说着,手迅速插进姑姑的内裤里。

" 坏,小明。" 姑姑提醒着父亲。

" 又不是小明,是我爸。" 我不满地看着父亲的大手在姑姑里面撑的老高。

" 呵――小明,吃醋了?" 父亲看看我。

" 才不呢!" 我靠过去,仰起头," 爸,待会,你看看姑姑是什么――" 父亲在里面拽下姑姑的内裤,露出浓密的阴毛,迅速地低下头。浓密的阴毛下,一条长长的饱满肉唇。

姑疑惑地低下头,不知道父亲干什么。

我扶住姑姑的身子," 爸想看看你是什么屄。" " 这样看不清。" 父亲抬起头,女人站着都一个姿势,大部分性器都掩盖了。

" 那――那怎么样?" 姑姑紧张地问,在自己两个亲人面前,她始终放不开。

" 躺下吧。" 我知道父亲最喜欢分开来欣赏女人的东西,就说。

" 那――那――" 姑姑喃喃地说,那个姿势太羞人了,让自己的亲弟弟分开自己的大腿,就是丈夫她也很少这样让他看。

" 姐,其实我早就想看回来了。" 他不容分说,就把姑姑抱坐在沙发上。"那年你把粪土塞到我的裤裆里,你知道那粘粘的湿湿的糊的上下都是,当时我就恨恨地想,有一天,我要把那东西赛进你的,把你那里抹平。" 他说这话羞得姑脸一阵红一阵白,低头看着父亲从上倒下看着她那里,又用手拽着分开来,姑姑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就像在医院里被检查一样。

突然父亲惊喜地," 怪不得,我们家光出珍品。" " 什么珍品?" 我不解地问。

父亲一双大手触摸着,象见到了喜爱的艺术珍品一样," 多少个女人中才出一个馒头屄,小明,你姑姑竟然是极品,难得一见的莲花屄。" 他细细分开来,欣赏着," 红而细嫩,其状如莲,进而箍之,出而吸之。" 我和姑姑都被他的情态感染了,看着他念念有词。

" 难得,难得。" " 你是说?" 姑姑听到他赞叹,不觉脸生娇靥。" 妈就说男人得之,必幸福一辈子。" 她沾沾自喜地," 可妈的和我一模一样。" " 什么?

" 父亲惊讶地," 你是说妈也是莲花屄?" " 嗯。" 姑姑听见父亲说出这个词,心里觉着别扭。

" 怪不得,莲花生莲花,遗传。" " 可我怎么不是?" 我遗憾地问。

" 傻丫头,你可不是你奶奶所生。" 姑姑俏骂了我一句,想想也是,我只是母亲的延续,和奶奶却是隔了一层。

" 小明,你也就不错了。" 他说着,看了我的一眼,爱惜地伸过手," 我这一辈子,只觉得有个馒头屄就享福了,没想到家里还有一朵莲花。" " 只可惜奶奶死了。" 我口无遮拦地说," 要不你就有两朵莲花。" " 要死!" 姑姑生气地骂着,嫌我亵渎了奶奶的英名。

" 怕什么?父亲有了我,又有了你,他是奶奶生出来的,还不该再回去。"我为父亲辩白着。

" 越说越不像话,都是你生的好女儿。" 姑姑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任由父亲玩弄着。父亲贪婪地拨弄着那一朵所谓的莲花,仿佛要看到底似的。

" 爸――你女儿――" 父亲的冷落,让我觉得他是另有新欢。

就在父亲感到歉意的时候,我听到院子里一阵响动," 爸,有人来了。" 扭头看向院子,隐约地觉着是建军,这个时候他应该是才下了车。

" 谁?" 姑惶惶地翻身起来,脸色变得蜡黄。父亲一边拉上裤子,一边往外走,他显然也听到了声音。

" 可能是建军。" 我小声地说,匆忙掖着浴巾,姑姑赶紧蹬上内裤,跑向卧室。

" 建军回来了?" 父亲拉开门,回头喊了一声," 小明,是建军回来了。"" 爸――" 建军兴冲冲地叫了一声,将肩上的大包提在手上。

" 你姑她们在洗澡。" 父亲说这话,回头瞅了屋内一眼,一来提醒建军不要贸然进去,二来也为我们留点时间。

" 姑也来了?" 建军急促的脚步就停下来,站着和父亲说话。

" 你姑父他们昨天晚上来的,今天听到你回来非要和你聚一聚,回头你们喝几盅。" 父亲递给建军一支烟,替他点上。建军受宠若惊地赶紧把头凑过去。

" 我正好请了几天假,我们可以好好聚聚。" 我听到父亲在打着掩护,连忙穿好衣服,姑在一边急急地整理着散乱的头发,一边嘀咕着," 都是你,让人弄得这么狼狈。" " 谁知道他来的那么早?" 我嘻嘻笑着宽慰她," 姑,我先出去了。" 看着建军瞥过来的一丝惊喜的眼神,我怕父亲看出来,赶忙说," 你先把包放下,洗把脸,去找找姑父和家明。" " 小明――" 父亲责备的眼神,怪我不该这个时候再要建军出去。" 大老远的,还是先休息休息。" " 哪那么娇惯,找回来,赶紧开饭。" 我说这话是在告诉建军,只有姑父他们回来了,才能吃饭。

建军果然理解了我,就说," 爸,我不累,洗把脸,我就去。" 父亲看着建军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父亲这时是一种什么心情,是对建军的歉意,抑或是对他的可怜。

天色已近中午,父亲看着惊魂未定的姑姑,倒觉得一丝惬意,因为他从没看到自己一向尊敬的姐姐竟然也有了偷情。悄悄地带上门,去了趟卫生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