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大明天下(修改版)》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hui329小说阅读

2020-06-04   编辑:庄子墨
  • 大明天下(修改版) 大明天下(修改版)

    轻歌曼舞,四海升平。阳明先生龙场悟道,文坛七子崇文复古,吴中四才子诗酒风流,大明天下鲜花似锦。  权阉当道,厂卫横行。白莲教徒矢志造反,朝堂内外各怀机心,正德小皇帝玩心不减,九州万方暗潮汹涌。  庙堂江湖,尔虞我诈;正派魔门,血雨腥风。一只遭雷劈的小蝴蝶魂穿大明,又该怎样面对这场风波呢?

    hui329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大明天下(修改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大明天下(修改版)》,是作者hui329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轻歌曼舞,四海升平。阳明先生龙场悟道,文坛七子崇文复古,吴中四才子诗酒风流,大明天下鲜花似锦。  权阉当道,厂卫横行。白莲教徒矢志造反,朝堂内外各怀机心,正德小皇帝玩心不减,九州万方暗潮汹涌。  庙堂江湖,尔虞我诈;正派魔门,血雨腥风。一只遭雷劈的小蝴蝶魂穿大明,又该怎样面对这场风波呢?

《大明天下(修改版)》 第三百八十一章 明察秋毫丁青天 免费试读

「不要!!」

睡梦中惊醒的玉堂春浑身香汗淋淋,美目惊恐地望向四周。

「姐姐醒了。」一个倚桌打盹的锦衣卫被苏三吵醒,惊喜地看着她。

「你是谁?」又换了一个男人,苏三羞怒交加,若是昨夜治伤情非得已,那轮流安排陌生男子同处一室则是居心叵测,真以为我是人尽可夫,不计名节的残花败柳么。

「姐姐忘了,昨夜是我随同沈大人将您接过来的。」这个锦衣卫长相清秀,声音也透着几分柔弱。

「是你?」想起此人昨夜对自己举止轻浮,玉堂春又添了几分怒气,这锦衣卫上下果然是一丘之貉。

「丁大人叮嘱,清晨还要再换一次药,随后便为姐姐准备早饭。」从桌上拾起一个瓷瓶,那名锦衣卫便向帷帐走来。

「别过来!」苏三突然觉察自己手脚已可行动自如,急忙两手遮掩私处,缩到了床角。

那名瘦弱的锦衣卫微愕之后,便明其意,不觉莞尔,摘下头上巾帽,任由一头青丝垂下,「姐姐勿慌,小妹宋巧姣,亦是女儿身。」

************

玉堂春分腿翘臀地趴在柔软的衾褥上,任由宋巧姣为她涂抹伤药,对方虽是女子,可自家隐秘私处毫无遮拦地暴露人前,还是让她面红耳赤,难堪非常。

「伤情比昨日好了许多,这药果真是奇效,姐姐觉得如何?」

感受到臀尖传来的丝丝凉意,玉堂春已无多大痛楚,莺声道:「感觉大好,辛苦妹子了。」

「不过是举手之劳,谈什么辛苦。」

宋巧姣涂抹得非常认真,细细端详下,只见苏三半截裸着的大腿白皙柔嫩,两瓣隆丘浑圆饱满,臀肉上泛着伤后的片片红晕,香嫩雪肌红白交映,熠熠生辉,两股尽头芳草萋萋,阵阵体香幽幽传来,肥厚蛤唇光洁如新,若隐若现,蕴含无限风情。

果然是天生尤物,纵是女子,宋巧姣也为这具粉雕玉琢般的香艳娇躯所倾倒。

似乎察觉到身后的灼灼目光,玉堂春不安地扭动了下身子,「妹妹,你在做什么?」

「啊?哦,小妹的这件里衣小了些,姐姐怕是穿着不便吧。」宋巧姣玉颊火烧,还好不虑被人看见。

向下微瞥,见自己大半奶肉都因伏卧溢出了胸衣,玉堂春不觉羞涩,「还好,这衣服是妹妹的?」

「是啊,这一行人里只有妹妹一个女子,昨夜为姐姐换药后,便只好用自己的衣物替换了。」

「你为我换的药?那丁寿……哦不,丁大人他……不是他换的?」苏三忍不住急声询问。

「当然不是了,大人特意嘱咐除了小妹,不让旁人靠近这间屋子,他也只在昨夜换药间隙,在这里探视片刻。」宋巧姣替她拉上底衣,又扯过锦被盖住身子。

「他而今在哪里?」苏三既觉惭愧,又带几分怨气,明明做了好事,却偏给人一个浮浪无行的表象,便那么不愿做个好人样。

「丁大人昨夜在客房安歇,听锦衣卫的差爷说今日一早便出去了。」

************

「云松螺髻,香温鸳被,掩春闺一觉伤春睡。柳花飞,小琼姬,一声」雪下呈祥瑞「,团圆梦儿生唤起。谁,不做美?呸,却是你!」

县城西门大街角落里,盲老儿抱着胡琴,自拉自唱,一首山坡羊在他嘶哑的嗓音里,婉转低回,竟也有几分少妇闺怨的味道。

「好好好,扭捏捏,俏兮兮,入木三分,老丈唱得好,这琴更是拉得妙。」

一个清朗的声音赞美不绝,随即盲老儿便听到膝前的破陶碗里叮当几声脆响,急忙伸手去摸,不是铜钱,竟是几颗银豆子。

「谢官人赏。」难得遇见豪客,盲老儿感恩不尽。

丁寿穿着一件宝蓝缎子的直身,矮身蹲了下来,客气地询问道:「老丈这营生如何啊?」

「饿不死,对付活呗。」盲老头随口答道。

「看着前面宅院雄伟阔气,想来也是大户人家,随意唤老丈进去唱几个曲儿,也能混得几日吃食,怎会如此困顿?」

「官人是外乡人吧?这宅邸是方争方大官人的,他可是有名的大财主,从口外贩马回来,一本万利的营生,据说在大同还有专门的马场,可他一年到头在外奔波,宅里只有女眷,岂会唤我这老瞎子进去唱曲!」盲老头儿撇着嘴道。

「有道是商人重利轻别离,春闺寂寞,难为方家的女眷能守得住。」

「守个屁!莫说方家那大娘子蒋氏,便是那通房的丫头春锦,每日里常倚着门边卖呆,没少给街上的年轻后生们抛媚眼!」盲老头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道。

「老丈知道的倒是清楚。」老家伙说的信誓旦旦,丁寿心中生疑,举手在盲者眼前晃了晃。

「官人不必试探,小老儿确是个瞎子。」

倏地收手,被一语道破的丁寿尴尬地笑笑,「老丈好生敏锐。」

「眼瞎心又不瞎,正因小老儿是个残废,有些人做事便没个避讳。」老者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干巴巴地说道。

「如此说来和方家女人明铺暗盖的这个人,老丈知道是谁咯?」

捋捋下颌的几根山羊胡子,老头摇着脑袋,「不好说,不好说哟。」

不说「不知道」,而是「不好说」,丁寿瞬间明了其中意思,暗道声报应来得还真快,竟有人敲到二爷头上了。

「我一个外乡客,最爱听这些风流韵事消磨时间,请老丈给讲解讲解。」

老头儿手中一沉,一大块碎银子入了手,顿时老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花,「官人放心,只要您不嫌小老儿话多,一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施展轻身功夫,丁寿不引人注目地回到县衙住处,郝凯早已等候在此。

「禀卫帅,王贵一早来过。」郝凯躬身道。

「没让他进来吧?」丁寿坐下自斟一杯茶,饮了一口问道。

「没有,只说大人宿醉未醒,让他在前堂随时听候传唤。」郝凯道。

「他没说旁的?」丁寿问。

「区区一个露水前程的芝麻官,敢说什么旁的话,只是送来一个匣子,让属下转呈卫帅。」郝凯指着桌上的一个木匣子说道。

丁寿也不避人,随手挑开匣盖,见里面盛放了许多珠玉宝器,微微颔首,「瞧不出,这洪洞县油水不小,这一匣子怎么也值个三五千两。」

「大人放了话,他就是当裤子也得凑出银子来。」郝凯弓腰陪笑,「否则属下第一个饶不了他。」

对手下没事表忠心的话丁寿已经自然免疫,只问道:「苏三伤势如何了?」

「听宋姑娘说已大有好转,随时可以上堂。」郝凯道。

「好,你下去歇着吧。」摆手打发走了郝凯,丁寿摩挲着那匣珠宝皱起了眉头。

「纵使知道了奸夫,最多不过打他们一通板子,还是无他们杀人嫁祸的证据,苏三如何能洗脱杀人之嫌?」丁寿捂着发痛的脑袋自言自语。

「既然要申雪冤枉,又何必收人钱财,作茧自缚?」笑语如珠,圆润悦耳。

「谁?!」

丁寿循声望去,只见房梁上盘坐着一个绿衫少女,笑靥如花,手中还把玩着一支翠玉长笛。

「姑娘几时到的?」丁寿面色无恙,心头却是大骇,凭他如今的耳力,竟然一个大活人坐在头顶毫无发觉,简直匪夷所思。

少女拧眉做沉思状,「这可久了,从你这小淫贼昨夜掀帐子要看人家姑娘屁股开始,我便跟在你身后了。」

丁寿指了指一旁寝帐,又抬眼看了一下房梁上,迟疑道:「你看了我一晚上?」

「是啊,」少女手托香腮,颔首称是,随即黛眉轻敛,「你这小淫贼睡相不雅,磨牙放屁打呼噜,吵得本姑娘一夜未眠。」

丁寿老脸一红,无奈地挠挠鼻子,「委屈姑娘您啦。」

少女在梁上伸了伸修长腰肢,「没关系,趁你今早出去,我还补了一觉,不与你计较了。」

「谢姑娘雅量宽宏……诶,你谁呀?在我房梁上干嘛呢?给我下来!」二爷突然反应过来这女子是一个不速之客。

一物突从梁上射下,丁寿举手抄住,定睛一看,是一只轻巧的竹蜻蜓。

「是你!」虽不知女子来路,好歹是友非敌,丁寿整襟向女子施礼道:「南京援手之德,未及报偿,不想今日再会,在下先此谢过,请问姑娘芳名上下,可否见告。」

绿裳翻飞,少女如彩蝶般轻盈落下,不理丁寿问话,从桌上匣内拣出一只卧凤金钏,翻看一番,便随手丢了回去。

「不止是个小淫贼,还是个贪赃枉法的小财迷。」俏鼻微皱,少女语态不屑。

「姑娘既然跟了我大半夜,咱这事就得好好说道说道,」遭女人轻视的丁寿当即不干了,摆开阵势道:「什么叫贪赃枉法,拿人钱财替人办事那才是贪赃枉法呢,我不是收了王贵的银子,却琢磨着怎么给苏三脱罪么!」

「那你这叫什么?」少女歪着头问道。

「我这是……」丁寿眼珠一转,大义凛然道:「贪赃而不枉法,肥私而不忘公。」

「小小年纪口出大言,也不怕风闪了舌头。」少女可不吃这一套,樱唇一扁,嗤笑道:「你真有本事,便让人犯自个儿招认啊。」

「他们又不是傻子,自承其罪不是活腻歪……」丁寿脑中突然灵光乍现,「对啊,让他们自己认啊。」

************

再度升堂,地点选在了花厅,两边衙役俱都换成了锦衣卫站班。

「苦主与被告都是女子,为全其颜面,选在二堂问案,二位没什么意见吧?」有皇命在身的丁大人终于捞了个主审的位置,笑眯眯地对身边二人说道。

「只要公正廉明,哪里审案俱可,本院无异议。」王廷相冷着脸道。

「大人说哪里就哪里,下官惟大人之命是从。」王贵可称得上奴颜婢膝。

「得嘞,将苦主蒋氏与证人春锦带至堂下听传,带人犯苏三。」丁大人一拍醒木,官威十足,压根就没搭理腆着老脸又来听审的韩文。

觉察自己受了轻视,韩文花白的眉毛微微轻挑,「老夫提醒缇帅,若是办案不公,有失偏颇,老夫自当上书都察院,将详情……」

「你让屠朝宗站在本官面前,问他敢不敢上递参奏本官的手本。」丁寿斜楞着眼睛瞅着韩文道。

有些事纵然是真的也不能轻易说出来,屠滽即便真不敢招惹你,这话传出去他老脸还要不要了,这小子到底懂不懂规矩,韩文闷头生气,不想再理会这官场二愣子。

「禀卫帅,人犯带到。」

换了一身布裙的苏三被带到堂上,盈盈下拜。

丁二爷脸如翻书一样,收了怒怼韩文的横眉立目,和颜悦色地问道:「苏三,本案实情如何,你且从头说上一遍。」

苏三便又将那夜情由细述了一番,丁寿连连点头,听得津津有味,那神情抓上一把瓜子就和戏园听戏一般。

待玉堂春叙述已毕,王廷相那日审案时念念不忘,今又老生常谈,「你那相好之人究是哪个,从实招来。」

玉堂春面露难色,支吾不言,丁寿却道:「子衡兄,你也是圣人门徒,对这家长里短,风月男女之事何以如此上心,呶,那个谁,你下去吧。」

遭抢白的王廷相怒哼一声,将头扭向一边。

「大人,这犯妇一面之词,不可偏信,况且她拒不说出奸夫名姓,定有内情。」王贵添油加醋地说道。

「说得有理。」冲那匣珠宝的面子,丁寿很给王县令面子。

「缇帅若是执法有偏,休怪老夫难以缄默,纵然无人递本,韩某也并非见不得君上。」老韩文不甘寂寞地刷存在感。

「谢韩公提醒,来人,带原告蒋氏。」丁寿从善如流。

蒋氏上得堂来,屈膝跪倒,口呼青天老爷做主,便哭哭啼啼个没完。

「别哭了!抬起头来。」

丁寿大喝一声,吓得蒋氏悲声顿止,抽抽噎噎地扬起螓首。

只见孝裙之下酥胸高耸,体态风流,粉面桃腮,朱唇微启,一双水汪汪的杏眼自透出几分狐媚,颊骨略高,充满了不安于室的欲念。

不想这蒋氏还有几分姿色,丁寿将上身在公案前探了探,乜眼问道:「你便是蒋氏?」

「奴家正是。」蒋氏用香帕轻拭腮边泪痕,羞答答地回道。

「你夫方争是如何死的?」

闻言蒋氏又是一声悲啼,「我夫命苦,被那毒妇苏三用药面毒死,求大老爷开恩做主。」

「一派胡言!」丁寿大喝一声,「方争分明是被你所害。」

语出惊人,二王对他侧目以视,韩文不留神揪断了两根胡子,蒋氏更是失魂落魄,以头抢地,大呼冤枉。

「南山,你可是有了证据?」王廷相希冀问道。

「还用证据么,看这女子颧郏白里透红,面带桃花,显然性格淫荡,骨凸阳显,命门凹陷,主克夫之相,她丈夫分明是纵欲过度,被她克死的。」二爷理所当然,振振有词。

堂上的几位顿时懵了,世上还有这样的断案之法,蒋氏大张檀口,眼神呆滞;韩文捻须冷笑,齿冷不已;王廷相怒目相向,横眉立目;王贵哭笑不得,不知如何是好。

「缇帅,方争经仵作勘验,确为毒杀。」王贵低声道。

「啊,是么?」丁寿挠挠后脑,「有这事?」

「以麻衣相术断狱问案,闻所未闻,锦衣卫果有过人之处。」韩文坐在堂下怡然自得道。

丁寿对韩文冷嘲热讽充耳不闻,「那这篇儿揭过,将蒋氏带下,传婢女春锦上堂。」

春锦本站在院子里等候,远远只见主审老爷又是拍案又是大喝,主母跪地连连磕头似在求饶,她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待上了公堂便心虚地瑟瑟发抖。

「堂下所跪之人可是方家婢女春锦?」丁寿一改方才嬉笑,威严问道。

「正……正是奴家。」偷觑两边高大雄壮杀气腾腾的锦衣卫,春锦心中打鼓,话也难以说全。

「大胆奴才,你可知罪!」丁寿拍案大喝。

两边锦衣卫绣春刀突然出鞘半尺,寒光凛凛,吓得春锦心惊胆战,匍匐于地,磕头如捣蒜,强壮着胆子道:「奴家不知所犯何罪!」

「可要本官传那杨宏图上堂?」丁寿阴森森地说道。

突然闻听杨宏图的名字,王贵与韩文皆忍不住眼皮一跳。

「杨相公他……」自感失言的春锦连忙摇头,「奴家不知他与此案有何关联。」

「你那主母蒋氏适才已经认罪,你主仆二人与监生杨宏图勾搭成奸,为免方争知晓,遂受你挑唆,毒杀亲夫,此案你是元凶祸首。」

春锦被丁寿的话吓得体似筛糠,急欲出言辩解,丁寿却不给她开言的机会,抢声道:「按大明律法,奴婢谋杀家主,罪同谋杀父母尊长,该当凌迟处死;蒋氏并非主谋,且供出凶犯,本官法外开恩,免其一死……」

「不,大老爷,奴家冤枉,奴家只是随大娘子与杨相公有了奸情,杀我家大官人的是……」

「丁大人此举似有诈供之嫌!」韩文突然出言打断。

「不错,那蒋氏何尝招认通奸杀夫之事,缇帅适才所说似乎并无实据啊。」王贵立即接口道,他在此案中牵扯非小,由不得再做缩头乌龟。

「韩公,王知县,你们……」眼见春锦就要透露实情,却被二人中途惊扰,王廷相心有不甘。

春锦听了这几人的争辩,眼珠一转,已晓得利害,顺着刚才的话头道:「杀我家大官人的是二娘子苏三,奴家不敢扯谎欺瞒老爷。」

小丫头临时反口,前功尽弃,丁寿气得干瞪眼,却也无可奈何,命人将春锦带下单独看押,发出一支火签,传杨宏图上堂。

杨宏图二十余岁,白净面皮,眉目清新,斯文有礼,上堂打躬,「学生杨宏图见过几位大人。」

「你有功名在身?」丁寿适才置了一肚子气,此时语气不善。

「学生曾纳马国子监,蒙恩为例监。」杨宏图答道。

对这位和自己同样出身的杨同学,丁二可没啥认同感,「区区例监,见本官也敢不跪?」

「回大人话,在下一无官司缠身,二无公事上禀,按例可以……」

丁寿懒得听他废话,直接摆摆手,便有一个锦衣卫来到杨宏图身后,脚尖在他膝弯处一点,扑通一声,将他摁跪到了地上。

杨宏图跪地以后也不挣扎,仍旧平心静气地道:「不知大人召学生上堂,究为何事?」

「会让你知道的。」丁寿向堂角的沈彬打个眼色,「传蒋氏。」

蒋氏上得堂来,见杨宏图跪在地上,心中也是惊惧不已,怕露了行藏不敢多看,直接向堂上跪拜施礼。

「蒋氏,你可识得此人?」

「妾身不识。」蒋氏垂首道。

「方才春锦已招认此子为你闺中常客,你竟然不识?」丁寿冷笑。

「大老爷休听那小蹄子信口胡说,妾身素来谨守妇道,从无逾礼之事。」蒋氏急声道。

「事到临头还不知悔改,速将你二人如何谋害方争之事从实招来,本官还可从轻发落,否则休怪大明律法无情。」

从适才上堂便未再见春锦,蒋氏也不知那丫头到底交待了多少,心中犹疑不决,踌躇不言。

「缇帅,二人犯奸与否皆是春锦一面之词,只依此供便强行入罪是否过于武断?」韩文又插了一句嘴。

堂下跪着的杨宏图眼中精光一闪,朗声道:「大人明鉴,有道是捉奸拿双,学生与方家娘子素味平生,大人仅凭一奴婢口状便强诬奸情,学生虽出身微末,也不堪受此奇辱,情愿至孔庙前以死明志,雪此冤屈,求大人恩允。」

「好,宁折不弯,杨生真性情也。」韩文击节赞叹。

「缇帅,此子虽出身异途,可也并非寻常黔首,若是弄出人命,有辱斯文,怕是不好收场啊。」王贵适时提醒道。

扶着发痛的脑袋,丁寿斜瞅老神在在的韩文,有气无力道:「久仰韩老大人博学多闻,丁某近来对一前朝诗词多有不解,可否请老大人解惑一二。」

黄口小儿,离了刘瑾你又能翻起多大浪来,韩文只当丁寿借机服软,温言道:「缇帅过誉,老朽愧不敢当,诗文之道互相请益,也是平常,但不知是哪首晦涩古言,且容老夫一闻。」

「倒也不算晦涩。」丁寿清嗓后,便朗声诵道:「夏竦何曾耸?韩琦未足奇。满川龙虎辈,犹自说兵机。」

丁寿眼带嘲弄,笑道:「老大人可知此诗文含义?」

「竖子尔敢!」老韩的胡子都气翘起来了。

没法不怒,宋康定二年,那位被文官们吹嘘三代以来和明孝宗并称贤主的大宋仁宗皇帝,被党项小族狠狠地教了一回做人,好水川之战,宋军几乎全军覆没,阵亡将校数百人,当时负责经略陕西的便是夏竦、韩琦、范仲淹等一干名臣,战后西夏将这首诗投至宋境,以为讥讽。

韩文素来以这位「韩魏王」的先祖自傲,丁寿这样上门骂祖宗的行径算是把他老脸抽得啪啪作响,老头差点没一口气厥过去,指着丁寿气得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不敢的,韩老头你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么,让你在公堂上坐着是给你面子,在这里大放厥词,坏二爷的好事,信不信我将你乱棍打出去!」

「缇帅息怒,部堂毕竟是官场前辈,还请留些口德。」

「南山,审案要紧,休要横生枝节。」

「审什么案?还审得下去么?」丁寿直接砸翻了签筒。

王贵心中顿松了口气,「改日再审也好,且将人犯收……」

「崩收了,就让他们跪着吧,咱们后面议议再接着审。」丁寿扭身就进了后堂。

吹胡子瞪眼的韩文在二王劝说下,也不情不愿地绕过影壁转入后堂。

「老部堂,今日怕是难以善了啊。」瞧四下无人,王贵低声向韩文说道。

韩文气哄哄地哼了一声,「大明律以供入罪,只要无人招认,他又能如何,你我只要防着他屈打成招就是。」

「部堂高见。」王贵刚恭维了一句,便被后堂的布置惊呆了。

数个由前厅延伸而出的铜管立在墙后,两名锦衣卫耳朵紧贴喇叭形的管口,提笔速记。

王贵积年刑名,瞬间便明白这些人在做些什么,「听壁……」

一把冰冷的钢刀横亘在王贵脖颈上,锐利的刀锋激起皮肤上一层细细颗粒。

「你……你们要做什么?」这鸿门宴般的场景同样将韩文吓得不轻。

丁寿没了花厅内气急败坏的模样,云淡风轻地笑道:「请二位一同听听做个见证,只是千万别弄出什么动静来,否则——刀剑无眼。」

在郝凯和沈彬两把绣春刀的逼迫下,韩文与王贵只得乖乖地坐到了为他们预备的椅子上。

「听听吧老二位,锦衣卫坐记听壁的本领可不在东厂之下。」丁寿嘴角噙笑,神色阴冷。

韩文与王贵对视一眼,无奈地将耳朵贴在了喇叭管口。

************

花厅上众人散去,只留下心惊肉跳的蒋氏与神色不安的杨宏图二人。

「都是你,说给这姓丁的使了银子便万事大吉,将老娘的体己首饰都贴了出去,结果呢,这姓丁的摆明要替苏三那小娘皮翻案。」蒋氏既心疼钱财打了水漂,又担心东窗事发,埋怨个不停。

「消停些吧姑奶奶,只要你我一口咬定,他无凭无据的,能把我们怎样。」杨宏图尽管心中烦躁,还是低语安慰。

「可是春锦那丫头……」蒋氏春山含愁,忧心说道。

「春锦也不是傻子,断不会说出投毒的事来。」杨宏图道。

「纵然脱了牢狱之灾,这钱财也散了大半,王贵这瘟官连同县衙上下打点了多少银子,将来日子还如何过得下去。」说到伤心处,蒋氏真哭了起来。

「身外之物,再说咱大同还有马场在,待将那些马出了手,还愁没银子度日。」杨宏图开解道。

蒋氏低啐一声,恼道:「说得好听,前几次你说将银子拿去生息,三五月便可回本,后来可见回过一两银子。」

「此时说这些做什么?」说话不挑个时候,杨宏图只觉此女不可理喻。

「你将家中的银子都挪走了,还不许老娘说啦,方争那死鬼回来要银库钥匙,又是你出主意将他毒死,为了平这案子今日王贵一千,明日师爷三百,最后将老娘的棺材本都搭了进去,老娘也是瞎了眼,当初选了你这么个害人精!」蒋氏不依不饶。

「人都死了还说这些作甚,若后悔便去找那死鬼去!」杨宏图也是被逼出了痰气,口无遮拦。

「好你个没良心的,老娘与你拼了。」蒋氏一怒,便冲上去扭打奸夫。

二人正在撕扯,突闻步声跫然,一队锦衣卫重新排列两边,王廷相与丁寿二人泰然踱出,身后跟着的是脸色惨白的韩文与王贵。

「我二人适才偶生口角,以至堂上纠缠,请大人治学生失仪之罪。」蒋氏慌里慌张地跪回原处,杨宏图还算镇静,避重就轻地自承其过。

「罪是一定要治的,可不是这个失仪之罪,来啊,将口供给他看看,让他签供画押。」

按照丁寿吩咐,两名锦衣卫将后堂记录的口供放到了二人面前,杨宏图看后脸色大变,冷汗顺着脸颊淌下。

「缇帅,此案你也牵扯其中,理应避嫌。」此时王贵也不顾得罪丁寿,准备反咬一口。

「按院,下官有内情禀报,犯妇苏三这两日并不在监中,而是……」

丁寿接过话茬,「而是在后衙养伤,日夜有人看护,那人一非锦衣卫,二非本官亲朋故友,恰好陛下与太后也晓得此人,可为本官作证,就不劳王县令费心了。」

「本院也可为缇帅作证,你所贿珠宝,皆已封存造册,未动分毫。」王廷相接口道。

「子衡兄,谢了。」丁寿含笑拱手。

王廷相道声惭愧,「南山自污官声,引蛇出洞,奇思妙想非愚兄所及,当日堂上传音,小兄还心存疑惑,如今思来真是愧煞。」

「子衡兄过谦了,你的戏恰如其分,足可乱真。」二人一番恭维,哈哈大笑。

王贵算是明白自己被人算计个底儿掉,到底是京官啊,自己在州县蹉跎了半辈子,心眼儿还玩不过他们。

「洪洞县知县王贵,身为一县父母,本该宣扬教化,保境安民,你却贪赃枉法,出入人罪,行贿上官,知法犯法,罪行昭昭,尔可知晓: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丁寿拍案厉斥。

「下官……下官……」王贵期期艾艾,再无往日舌灿莲花的模样。

「别」下官「」下官「的了,你没这个福分咯。」丁寿冲下面摆摆手,「给王大人凉快凉快。」

两名如狼似虎的锦衣卫一拥而上,摘了王贵头顶乌纱,剥下身上官服,瞬间将洪洞县正堂打回原形,委顿于地。

「杨宏图,你身为监生,不晓圣人之言,不行仁义之事,和奸有夫之妇在前,毒杀其夫于后,罪行浮天,人神共愤,褫夺出身文字,当判斩首之刑。」

「不,大人开恩,恩师救命啊。」杨宏图膝行数步,紧拽韩文衣袍下角哀声恸哭。

「哟,韩老大人,在下还不知您与人犯有这层关系呢。」丁寿幸灾乐祸。

「恶徒攀附之词,如何能信。」韩文正气凛然,皓首高昂,「左右快将人犯拿下,按律处置。」

锦衣卫自不会听他使唤,待看见丁寿眼神示意,这才一人上前按住杨宏图肩膀,准备将他钉枷上锁,打入监牢。

那锦衣卫的手掌方一挨杨宏图肩膀,便看杨宏图眼中凶芒大盛,沉肩扼腕,咔嚓一声,扭断了那锦衣卫的手腕,反手抽出了他腰间佩刀。

锦衣卫叫痛声未落,杨宏图起身旋步,一柄利刃已架在韩文喉头,转目堂上众人,狞笑道:「放我走,不然立即宰了这老东西。」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