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老婆洁茹》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老婆洁茹》最新章节目录

2020-06-04   编辑:庄子墨
  • 老婆洁茹 老婆洁茹

    我老婆姓陈,名洁茹,现年26岁,美丽而文静大方,眉清目秀的她虽个子不高,约155公分的高度,但拥有34D、22、34的不错三围数字,在女孩子来说,算是非常娇人。她现今在一间贸易公司里当会计主任,工作约一年。

    LTH126(李志明)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老婆洁茹》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老婆洁茹》,是作者LTH126(李志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老婆姓陈,名洁茹,现年26岁,美丽而文静大方,眉清目秀的她虽个子不高,约155公分的高度,但拥有34D、22、34的不错三围数字,在女孩子来说,算是非常娇人。她现今在一间贸易公司里当会计主任,工作约一年。

《老婆洁茹》 (十八)医院\" 补充篇\" 免费试读

沉寂了一阵,又再次听到禾叔道:「放心吧!反正已插进去了,你又不是处女,你合作点、乖乖地给我干一炮,包你爽!你放心,你不说、我不说,你老公不会知!」

只听到洁茹仍不断发出「呜~~呜~~」的叫声,突然听到「啪」、「啪」的两声,跟着听到禾叔道:「他妈的!给面唔要面呀!还反抗呀!」

接着又再听到「啪」、「啪」、「啪」、「啪」的几声。

过了一阵,除了洁茹发出「呜~~呜~~」的叫声外,便开始听到「唧~~噗~~唧~~噗~~」有规律的声音,躲在帘后的我这时亦忍不住,想看看帘后的禾叔和洁茹在干什么,于是我便小心翼翼地移到刚才窥看的位置。

干!只见禾叔双手扶着洁茹曲着脚的膝盖,一前一后地抽插着洁茹的肉穴,而洁茹双手则软弱无力地抵在禾叔的小腹上,脸庞满是手痕,眼角满是泪水断断续续地摇头,但与刚才拼命挣扎的举动,感觉上有明显的分别。

想起刚才「啪~~啪~ 」的声音和现在看到洁茹脸上的手痕及表现,他妈的!

干禾叔十八代的祖宗!洁茹脸上的手痕,很明显是洁茹听了禾叔的说话后,依然反抗,无计可施下,禾叔唯有用暴力对待洁茹,而现在洁茹胁于禾叔的淫威下只能作—些无意义、无威胁的抵抗动作。

禾叔不停地抽插着洁茹肉穴,一时快,一时慢,洁茹那两个浑圆的乳房,亦跟随着禾叔抽插的节奏,不停地晃来晃去。

当然禾叔的双手和咀巴,亦没有闲着一时搓揉着洁茹的乳房,一时吸吮着乳房上的乳头,由于洁茹的皮肤实在太过细嫩和白晢,再加上禾叔完全没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挤揉洁茹乳房的手实在太用力了,在乳房上留下一划一划红色的手痕!

直至现在,洁茹仍不停「呜~~呜~~」地叫着,双手紧抓着床单,双目紧闭,眼角仍流出泪水,似在强忍着禾叔不停地冲刺所带来身体和心灵上的痛苦!

这时禾叔停止了抽插,拔出自己的肉棒,将全身乏力、喘息着的洁茹反转,使洁茹趴在床上,然后再拉高洁茹的屁股,分开洁茹跪在床上的双脚,在这一连串的动作中,洁茹没有特别反抗,任由禾叔摆布,可能洁茹受到刚才的教训,怕再反抗换来的又是另一次皮肉之苦,况且自己肉穴和身体已给禾叔侵占了,再反抗下去也不会改变的。

禾叔握住肉棒对准洁茹的肉穴,从洁茹后面狠狠地向前一挺,发出「唧~~噗~~」的声音,洁茹亦「呜」的大叫一声,脸露痛苦的表情,整根肉棒又再次插进洁茹的肉穴里。

接着禾叔便扶住洁茹的屁股,开始拼命地一前一后地抽插着洁茹的肉穴,一边抽插,一边还拍打洁茹的屁股,可能禾叔实在插得太大力,洁茹忍受不了,反手想抵在禾叔的大腿,希望能减轻禾叔插进自己肉穴的力度。

可惜洁茹的手刚抵在禾叔大腿上,未及发力己给禾叔捉住,禾叔握住洁茹手腕顺势再用力地拉起洁茹贴在床上的上身,变成洁茹像狗仔一样用一只手撑在床上,这时从洁茹的叫声和脸部痛苦表情,可想而知现在洁茹肉穴所承受的痛苦,比刚才更厉害,洁茹垂下的乳房仍因应两人动作不停地晃来晃去。

不知过了多久,禾叔停止了身体的动作,放开洁茹的手,这时洁茹不停地喘着气,全身像虚脱一样,跌倒在床上,禾叔的肉棒自然地便滑出了洁茹肉穴外。

这时禾叔用手指撩弄着洁茹湿淋淋的肉穴,发出「唧~~唧~~」的声音,接着禾叔将洁茹身体反转,变成仰卧在床上,再次抬高及分开洁茹双脚。

他妈的!禾叔真是干女高手!这次他完全不需要用手握住肉棒,只靠自己屁股摆动和双手控制洁茹双脚,以至屁股方向,就可以将整根肉棒插进洁茹的肉穴里。

这时禾叔就像一部人肉打桩机一样,狠狠一下插进洁茹的肉穴里,再慢慢地抽出来,而当肉棒全根插进洁茹肉穴时,洁茹则「啊」的大叫,就这样禾叔不断重覆这些动作,而洁茹亦不断重覆地叫着!

过了一阵,禾叔这部人肉打桩机速度开始加快,双手一时扶住洁茹纤腰,一时狂揸、狂搓洁茹晃来晃去的奶子,咀巴仍被塞住的洁茹,亦不停地「呜~~啊~~喔~~」的叫着,再看着洁茹脸上那种既痛苦、又像舒服的表情,连我也猜不到洁茹这时是感觉痛苦,还是给禾叔弄到兴奋!

这时,禾叔大叫「噢!射啦!」双手狂揸住洁茹的奶子,迅速地抽插着洁茹的肉穴,洁茹可能听到禾叔的话,不断摇头,好像告诉禾叔不要将精液射进自己体内。

这刻,洁茹不知那里来的气力,弯起上身想用手推开禾叔,腰肢不停摆动似想挣脱禾叔的鸡巴,可惜!洁茹的努力完全没有回报!

突然,禾叔狠狠地挺进洁茹的肉穴,他妈的!这一下实在太狠劲了!洁茹完本弯起的上身亦给这一撞,「喔」的大叫一声,便跌回床上,只见禾叔下体抖动了几下,而洁茹身体亦颤抖着,双手出尽力地抓着枕头,接着两人像泄了气的皮球,禾叔瘫软在洁茹身上,而洁茹则全身乏力地躺在床上。

看到鸡巴发涨的我亦已肯定禾叔已达高潮,将他那些热辣辣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全射进洁茹的肉穴里!

禾叔休息了一阵便爬起身,而我亦怕给他看到,立刻移回床上装作睡觉,但却用耳朵留意出面的情形,只听到有人下床的声音,洁茹「唔~~唔~~」的叫了几声,我心道「接着应是禾叔离开关门的声音了!」

哦!接着竟听到洗手间内传出花洒的声音,和洁茹「不要啊~~不要啊~~」的哀求声!

干他娘!听声音看来这个禾叔还未过足瘾,想来过鸳鸯戏水,然后再干多洁茹一次!真他妈的!真~~!噢!真不知该说什么了!人就是这样的,喜欢看老婆被凌辱的我虽然不停地骂着,但却又想看!真他妈的!这句是对我说的!

我再次爬起身用拐杖移到刚才窥看的位置,想弄清出面的情形,再步向洗手间,一看下!真的吓了我一跳,我心道「噢!好在我小心,否则真是糟糕了!」

干!我竟见到对面病床的光头男人站在洗手间门口旁边,从门隙窥看着洗手间内的情形,看来他和我一样也没有吃那碗「加料」糖水,这个不要紧,最要紧是他强占了我的位置,使我看不到洁茹被人凌辱的情形!他妈的!

这时,听到洁茹说「呜~~求你呀!不要这样呀!放过我啦!呜~~」

禾叔道:「不要触怒我呀!反正你已给我干过啦!和我鸳鸯戏水又怎么大不了呀!来!用你对奶子帮我擦背!」

只听到洁茹「呜~~呜~~」的哭着!

禾叔道:「乖啦!就是这样啦!再搽多点肥皂啦!系啦!」

他妈的!连我也没有享受过洁茹这样的人体按摩服务啊!想起也羡慕啊!

咦!发生什么事啊!这个光头男人竟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接着光脱脱地走进洗手间里。

之后便听到禾叔道:「你~~想点呀!」

然后便听到洁茹道:「先生!救我呀!」

接着便听到一把沙哑的男人声,应是光头男人的,他说:「兄弟!不要误会啊!这样正的骚货!我实在忍不住啦!可不可以同兄弟你分享啊!」

禾叔笑道:「当然无问题啦!来!随便!」

接着便听到洁茹惊道:「喔~~~ 你~~不要啊~~不要啊~~走开呀~~」

禾叔笑道:「叫啦!大声点叫啦!叫醒你老公还好呀!到时四个人一齐玩!叫啦!」

他妈的!禾叔的激将法真的有用,原本不停叫「不要啊」的洁茹,竟停止叫喊,只发出「唔~~呜~~」的微细泣涕声。

这时,我真的忍不住了,冒着被禾叔和光头男人发现的可能,撑住拐杖移动至洗手间门边,好在洗手间的门是大半掩住,而且外面灯光较里面暗,可以从门隙窥看里面情形,而不易被里面的人见到我在门隙。

噢!我的天啊!只见洁茹坐在地上,禾叔和光头男人分别站在洁茹的两旁,禾叔捉住洁茹的左手,强迫洁茹用手套弄着他的肉棒,最舒服是光头男人,洁茹口含着他的肉棒,而他双手则放在洁茹的后脑,强迫洁茹用口套弄着他的肉棒,由于不是出于自愿,洁茹喉头不停地发出「唔~~唔~~」的声音。

接着,光头男人抽出自己的肉棒,捉住洁茹的右手,强迫洁茹用手套弄着他的肉棒,禾叔捉住洁茹的头,强迫洁茹含住他的肉棒,手按在洁茹的后脑迫洁茹用口套弄着他的肉棒,就这样,禾叔和光头男人轮流强迫洁茹用口服侍他们的肉。

这时,光头男人示意禾叔,两人合力使洁茹趴在地上,洁茹可能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本能反应驱使下开始挣扎,想摆脱逃走,不停叫着「呜~~不要~~啊~~呜~~不要~~啊」无耐四肢均被两个大男人捉住,又怎能成功呀!

果然,洁茹痛苦地叫着「呜~~不要~~喔~~~~」,踎在她屁股后的光头男人,已成功地将肉棒插进洁茹的肉穴里,并开始出尽气力、不留余地抽插着洁茹的肉穴。

禾叔亦不今示弱,蹲在洁茹的脸前,示意洁茹含住他的肉棒,洁茹当然不肯啦!即刻将头拎侧,禾叔即刻扯住洁茹的头发,再在她的脸蛋儿掴了两巴。

洁茹「呜~~~ 喔~~~ 呜~~~ 喔~ 」痛苦地哭着,禾叔握住肉棒不停在洁茹紧闭的双唇磨擦着,可能洁茹又怕受到皮肉之苦,肉棒只磨擦了一阵,竟慢慢张开咀巴让禾叔肉棒塞进口里,可怜的洁茹就这样被两根陌生男人的肉棒前后地抽插着。

不久后,光头男人停止了抽插,但肉棒仍留在洁茹的肉穴里,再捉住洁茹的纤腰,慢慢向后躺在地上,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禾叔见状,亦抽出肉棒,捉住洁茹双手配合着光头男人的动作。

就位后,光头男人又开始摆动腰部,上下上下地抽插着洁茹的肉穴,同时禾叔亦站在摇晃着的洁茹的脸前,握住肉棒不断地在洁茹的脸和唇磨擦着。

起初洁茹还将头拎侧避开禾叔的肉棒,但当禾叔一手扯住她后脑的头发后,再将肉棒放在她的咀巴前,受过之前教训,洁茹极不愿意地张开咀巴,任由禾叔的肉棒塞入自己口里,不停前后前后地活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光头男人停止了抽插,弯起上身,从后抱住洁茹,一边吻住洁茹的背部,双手不停地搓揉着洁茹的乳房,接着两人对望了一眼,很有密契地捉住洁茹移动。

最后,洁茹被迫躺在地上,光头男人在洁茹双脚之间,捉住洁茹双脚,将肉棒再一次插进洁茹的肉穴里,并开始前后前后地干着洁茹的肉穴,同时,禾叔亦强迫洁茹再次含住自己的肉棒,用手扶着洁茹的头,使洁茹的咀巴套弄着他的肉棒。

直至现在,由于洁茹的咀巴永都是含住禾叔的肉棒,只能听见洁茹不断地「啊~~~ 呜~~」的叫着。

两人合力玩了洁茹接近二十分钟,照我估计差不多了!果然,光头男人的屁股好像装了电动摩打一样,肉棒迅速地在洁茹的肉穴出出入入。

不久,光头男人「喔」的大叫一声,狂揸住洁茹的乳房,洁茹亦「喔」的大叫一声,两人全身像抽筋一样,接着光头男人下体再抖动几下,肉棒仍插在洁茹的肉穴里,噢!连傻瓜也知道,可况是我呢!光头男人又将精液射出洁茹的肉穴里。

过了一阵,光头男人拔出肉棒,让出位置给禾叔,然后走到花洒下冲身,只见禾叔踎下,已第一时间将肉棒插进洁茹的肉穴里,拼命地抽插着,可怜洁茹还在喘息着,仍未回气,又被禾叔硬邦邦的肉棒狠狠地插着,又开始不停地「喔~~啊~~喔~~啊~~」狂呼着,似用叫声来减轻自己肉穴的痛楚,照估计禾叔这轮抽插不会维持太久,不竟他的肉棒已被洁茹的咀巴套弄了很久。

和我估计一样,很快地,禾叔狂插了几下大叫一声「噢」,然后拔出肉棒,迅速地移到洁茹咀巴的旁边,刚好这时洁茹闭上眼睛张开口地叫着,干!禾叔第一时间将肉棒塞进洁茹的口里,双手抓住洁茹的头,使洁茹不能摆脱他的肉棒,正当洁茹察觉到发生怎么事情时,拼命挣扎想吐出禾叔的肉棒时,噢!可惜太迟了!

只见禾叔的身体颤抖了几下,脸部露出一副舒畅的表情,他妈的!禾叔真贱格!竟将精液射进洁茹的口里,干他娘!禾叔并没有立刻拔出肉棒,用手强按住洁茹的头,维持了这个姿态一阵,期间洁茹不停的用手拍打禾叔,又摆动身体,始终无法吐出禾叔的肉棒。

接着禾叔便慢条斯理地拔出肉棒,这时洁茹喉咙像啃了东西一样,辛苦的不停地咳嗽着,但并没有呕吐出禾叔的精液,噢!我的天啊!原来刚才禾叔的做法是想迫洁茹吞下他的精液!想想这应是我心爱的洁茹第一次吞下男人的精液!

我看得很兴奋差点忘了自己是在窥看,只见光头男人已洗完操,并用毛巾抹干自己的身体,这时我不敢再看下去,迅速地返回病床,再躺下假装睡觉。

不久便听到有人在对面病发出声音,应是光头男人,又过了一阵,便隐约听到病房门开启和关上的声,他妈的!应是那个贱格禾叔了!

不知过了多久,洗手间的水声停了,接着便听到隔离有人穿衣服的声音,看来应是洁茹了!

突然旁边的床帘给人拉开了,吓得我连忙闭上眼睛,之后便感觉到有人帮我盖被,接着床帘又给人拉上了,再听到隔离有人上床的声音,应是洁茹上床睡觉了!

之后房间便沉寂下来了,不知不觉间我也入睡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