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父亲永远是父亲》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wangzhuan258(Wz258)|loverbaby(天堂圣客)小说阅读

2020-06-04   编辑:素流年

《父亲永远是父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父亲永远是父亲》,是作者倾心创作的一本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父亲永远是父亲》 原作(稍修改) 免费试读

从小就知道我有个姑姑,是我爸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嫁到下沟的农村去了,日子过的很紧张,就没听说怎么好过。正因为这样,我爸就老发动他的姐姐妹妹帮助姑姑,寄钱,捎东西,还亲自跑去帮忙盖房子。

就在我结婚的那一年九月初,那个小姑姑家传来消息,她的儿子结婚,邀请我爸和另几个姑姑去吃喜酒。本来以前我爸去那里都没带过我,因为那里苦,住不习惯,我也没想过要去。但就在我爸要走前一天,我和老公吵架了,他在单位受了点气,回来给我撒,我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回家后,才知道我的弟弟早就计划好了要约朋友来家住几天,哄着让我回去,要不随我爸去玩。回家实在没面子,就决定跟我爸走。

刚结婚就和我吵架,我要给他去去病,这是电话里和单位姐妹们诉苦时她们教我的。当然,那些热心的姐妹既然怂恿我,就会帮我请假并打理工作事情,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姑姑家虽说远,但现在交通发达,我们乘火车从早上6点钟到下午四点就到姑姑家所在的那个管辖市,在那里我的大姑姑带着孙子,二姑姑家的代表——我的一个表哥都已经等在那里。于是踏上了去县城的汽车,然后在那个县城包了个面包车,直接到我姑姑家的乡上。她家离哪个乡镇只有两三公里路,还不算多偏僻。

虽然是农村,但乡土气息还是很吸引人,特别是我和我的表哥。父亲和姑姑们商量着计划着忙碌着,我们两则结伴到处闲逛,希奇的人希奇的事情,我们总是津津乐道。

刚去的那晚,姑姑家亲戚还就只有我们,所以睡觉的地方有。但第二天,姑夫家的亲戚来了一帮,家里住就有问题了。农村里本来就有这个习惯,一有丧事喜事就会全家出动。本来周围都是姑夫家的同姓堂兄弟家,他们也都热情的邀请我们去住,但姑姑和姑夫觉得安排农村的亲戚没问题,我们是城里人,睡不好,硬要去镇上住旅馆。话说回来,他家的那些远亲就一堆,都是拖家带口的,分给周围人家已经够抢了。于是我们去镇上,可去了才发现那里发现石油,勘探队的把房子登完了,只有一间。房里两张比单人床稍大点的床,睡我们大小五人,哈!为难。

表哥一看情况就乘黑跑回去了,我爸想让大姑姑和她孙子住,我们也回去,但大姑姑非说要和小孩回去好挤。姑夫弄的也难看,因为家里那头都安排好了,表哥是男的,回去挤下没问题,但我们两个回去都不好再安排了。最后,我也困,就提议我和我爸挤一床,大姑姑和孙子睡,就两三晚。

只能这样了。父女亲情,说的时候毫无顾忌,但真正睡的时候还是别扭。因为是九月初,天还热,本来穿的就少,脱了就光了。于是我爸只脱了外衣,我们就这样连衣睡了。大姑姑可不,脱的只穿背心和裤头,还把孙子也脱光才睡。睡下还嘀咕说我们是亲人怕什么,不脱衣服能睡好吗,诸如次类的唠叨。

晚上确实没睡好,热,还有蚊子。

第三天就是喜日,人太多了,酒席摆到院子里吃,小孩跑,狗跟着跑,唢呐叫,鼓跟着敲。我和表哥也找着帮忙,瞎忙了一天,晚上看闹洞房,11点了,我爸晃着身子找来,说再不走大姑姑的孙子就睡醒闹后半夜了(小孩睡觉颠倒了,晚上睡不着)。于是,找姑夫家的小辈们用三轮农用车把我们送到镇上。

我爸喝的有点偏多,我拉扯让他脱了睡,他迷迷瞪瞪地躺下,就打起了呼噜。我也脱牛仔裤,昨晚睡的太难受,半袖没脱,到底还是太难看。

太困了,躺下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梦里怎么和老公好了,他死皮赖脸地给我道歉,纠缠着要做爱,我还假装生气,但心理高兴的很,就任他摸我亲我。梦很模糊,光记得很兴奋,想让他插进来,他刚一插,我就醒了。坏了,真的有人插我。灯黑着,我当时还不能反应过来是在哪儿,我家吗?我老公抱着我吗?

房间里似乎有微弱的灯光,四壁简单而又光洁,这根本不是在家里,直觉告诉我,我们是来姑姑家看亲。稍微一清楚,我的头就大了,因为能听到姑姑的呼噜声,模糊还能看见她穿大花裤头的屁股在外面。我一下子紧张的不知道怎么办,就一下子清醒过来,明知道背后是老爸,也只能任由他搂着我,动都不敢动。

周围静悄悄的,热的难受,我不敢把我爸的胳膊挪开,因为他下面硬硬的插在我里面,我怕一挪他醒了,怎么面对啊?

后来我多次回想当时情况,我猜我爸当时是醒的,最多只是意识和别人,要不怎么会硬,怎么会那么清楚的把我裤头拉到侧面插进来?你说如果我没穿裤头,还有情可原,可以解释他醉着转过来就当别的女人插进来(我妈妈去世早了,但我爸爸有别的女人,我知道一点的)。

人什么都不知道做的时候,就只有保持原位不动,我理解了这话,当时我就保持那个姿势一直到我彻底清醒并安静下来。但安静下来我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当时我就认为我爸就那样睡着呢。但继续这样保持姿势,却换来爸爸的动作,他似乎嘴里呢喃什么,身子动了动,当然动的时候下面也动,带动的结果,好象是他感觉到动的舒服还是怎么的,他开始慢慢用力动下面(当时是那样给自己解释的)。他动作慢,但顶的有力,好象他的比我老公的要粗壮些,能感觉顶到最里面,顶的涨疼。

我的屁股那里都是水,可能醒来前流了好多,也可能是汗,反正我身上都是汗。

他这样动作,我都麻木着,但脑子里马上担心另一件事情,怕他在睡梦里以为和女的做爱,兴奋了喊出来,或者说什么,让姑姑听到。

果然,他胳膊开始用力把我搂紧,喘着重重的酒味,在我脖子那里哈气。手也不老实了,摸着我的肚子想从衣服下进来。下意识地动了一下手,突然又明白不能动,不能惊动他。忍着让他摸到胸上,连着胸罩抓在手里。他的手很大,抓住就像搬住了用力的地方一样,下面更加地用力了,虽然很慢,但每一下都进的更加深入。连续这么几下子,我就受不了了,有点涨,有点疼,但快感很快被激发出来,像游丝一样朝浑身散开。

紧张在转化为兴奋之后,依然存在,但促使兴奋更加来的快,来的多。老公的短些,所以我从没有感受过涨疼能带来这么多快感。所以人在兴奋中不知道思维怎么这样容易没有理智,当我爸突然停下不动的时候,我却忘记惯性是从他那里获取动力的,自己的屁股倒突然变成动力,去向他推动。只一两下,我就明白这是错误的,便也停顿住,继续保持位置。

他一动不动,我刚要进入状态的快感只能停止在这里。

过了很久,似乎他的呼吸都很轻。突然他就一个翻身,平躺过去,手臂和下面同时离我而去,那么快,只是瞬间就离开了。我浑身离开包裹,凉了一截,但充实的下身一下子空洞的像失去了什么,好象无所依靠了一样。

我浑身都是汗,忍了一会,感觉没有动静,也平躺过来,这才感觉到,下身床上都有湿的。

夜很静,耳朵里都是姑姑的呼噜声。女人的呼噜声音如此难听,就好象得了哮喘,呼吸困难,每一下不弄出这么大声音就要憋死一般。我爸的呼吸均匀,好象比刚才长了点。我估计他睡的很沉了,就开始慢慢动胳膊,把枕巾拉出来擦汗,慢慢把脖子和头都擦了,又摸索着用被子把身体周围有汗的地方也试了一下。

浑身舒服多了,但却睡不着,瞪着眼睛,看暗光中的屋顶、窗帘之类物事。盲目地躺着,控制自己不去想,但到底是刚才的事情,杂乱的脑袋里只闪烁下体满满的感觉,夹杂着乱伦的不可能性,自己都觉得不相信。脑子里似乎还残留着刚才的感觉,但又不能确定。看看临床的姑姑她们,一时间自己不知道真的发生了什么,难道自己真个和老爸有了那种关系?他真的就那样从侧面插进我的?我的脸红红的,浑身燥热。这是现实里多么不可能发生的,可就在这个夜里竟然发生了。

这期间,我爸一直没有动过姿势,我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是想看他的裤头穿上没,还是什么意思,反正我下意识的用屁股挪了一下,马上挨上他的胯,腿的感觉是挨到肉,但没发现想要的,紧张再次袭来。

现在这个事情已经过去快10年了,也接触了很多有关性的想法和知识,才明白性是和紧张刺激联系在一起的,要不怎么有人喜欢三P,交换,还有SM,更有露阴等等,都是在紧张中体会刺激、享受快感。

当时我紧张起来后,就更加好奇,并且更加兴奋。我记得手都有点抖,却伸向了我爸的下体。我先把手挪到我肚子上,慢慢慢慢地往过移动,哪个过程非常刺激,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但当手刚接触到他的皮肤,就像比蛰一样缩了回来,我没有哪个胆量。没有胆量,但紧张带来的刺激依然存在,它使我在努力想办法。脑子在急速转动下很灵光,我马上想好一个办法,可以假装睡着了,突然翻身,把他当成老公,手顺势去摸他那里。

计划有了,就开始酝酿行动。我要先做好已经睡熟的样子,很可笑,半夜里,也许我爸早睡熟,做这个样子谁知道呢,但当时就是那样想的,也那样做的。用了很久,思量了好多遍动作要领,并享受计划过程带来的快感,快感使我下身不停流着水水,呵呵,有点笑话人了。

实际上想来想去,做的时候就那么简单,我翻身发挥的非常好,还把腿都半搭在他身上,手自然就摸到那里。他的那湿糊糊,软搭搭地,裤头是褪到胯间的,我腿搭在那能感觉到。既然到这个份上了,我只能抓着,紧张使我感觉自己手在发抖。

我爸没有动一下,我也不敢动,抓着这个,我就后悔的了不得,想着要怎么才能恢复到不抓的状态,又要计划思谋,累不呀。

事情是变化的,装着睡觉却不知道如何计划离开的时候,哪个东西在我手里慢慢硬了起来,我一下警觉地连呼吸都屏住了,想听听我爸是不是醒了。半响,什么变化都没有,只是哪个东西竖立着在我手中。放下心,才感觉我爸的的确很粗壮,比老公的粗些,也长很多。研究只是凭握着的感觉,手又不敢动。

在这当口,我爸好象突然醒了,手一下擦着我伸过来,我吓的一下就缩回了手,不敢动。却听到重重的挠腿声,挠了几下,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就翻身像我压来。他的身体魁梧,正好把我又包裹起来,搂在怀里。

这下完了,他到底醒着没,反正他手就那么伸进我裤头里,直接摸到地方了,同时,他的头也过来了,偎着我的头发喘气。

因为那里有水,他指头滑着就进来了,手很大,巴掌基本整个握着我的阴部,似乎是无意识地伸进去,只指头出进蠕动。我紧张的全身绷紧,连气息都不敢喘。我爸这时好象用头在找我的嘴,就那样在亲吻我的头发。酒气很大,迎面过来。

我很快又进入状态,明显感觉他的下身戳着我肚皮在一下一下动作。那一刻,我真的希望他能直接进入我那里,可是我不敢动,只觉得紧张的汗水从身体里渗出来,我渴望感觉越来越厉害。

我爸大概被这种动作疲乏了,刚翻过来的动作在几下之后减速了,指头也慢下来,下身也慢下来。我的欲火正是刚点着。等他所有动作就要停止的时候,我顾不了许多的硬是向外翻过身去,在那翻身的瞬间,我没忘记把裤头拉下,翻过来,感觉他也要翻身的样子,赶紧把屁股向他顶过去。果然,他没翻,而是又搂住我,下身也贴上来了。

我的动作惊动了他,他好象又记起刚才是在做爱,下身又开始动作,我用屁股慢慢移动着寻找,我爸好像一下子停止了,跟着气息忽然没有了,但紧接着就喘出一口长气,下身慢慢地在迎合我,他意识里肯定也是在找合适的角度,终于,他透过我脱下的内裤,掘在我的屁股缝里,我紧张的等待着,两腿不自觉地松了松。我爸搭在我身上的胳膊又动了动,似乎在试探我,然后又搭在我的胸前,身子鼓涌一下,很自然地进入了那个地方。一种硕大、粗砺胀满着,只觉得他撑开了我的前端,我们两人这时都没有动,都在观察试探对方。只一会儿,我不由自主地错开了腿,他肯定意识到了,就在我不知开到多大的时候,他突然往前一用力,我感觉到他浓密的阴毛刺漫着我的屁股,就那么让他又进入了。

这次很短暂,我思维里记不得细节了,因为要享受高潮。只感觉他还是慢,也许还不如前次那么顶的有力,但很快我就高潮了。

我高潮的时候会夹紧腿,浑身剧烈抖动,这是我老公详细地给我描述过的。这次我高潮是如此多,因为不能叫出声,所以憋的久,散的慢,可能当时就把我爸弄清醒了(当时是那样认为的)。当我快感开始消退的时候,我感觉他在慢慢往外抽。那时候女人还是需要哪个插里面的,我当然不允许,屁股就跟着他,不让它出去。他没再动,一直等我消退完毕。

欲望一满足,现实马上回来。又有些感觉自己龌龊,想离开他身体,但他还搂着我,而且下面还硬着。我又想他可能需要解决,等等再说。

半天,看他没有动的意思,也没放开我的意思,我就试探着用屁股提醒他。果然,他开始动作。当时我认为他是醒的,到这步,也不顾忌,把头靠着床边上,屁股厥着给他弄。

因为有姑姑的呼噜声提示,前面她声音小过一两回,我和我爸(他要是醒着)都可以判断。所以伴随着她的呼噜,他可以放心运作。但他仍然那样慢慢地抽插,有时候感觉稍微快点,但有慢下来。当我渐渐要进入第二次状态的时候,他可不动了,停止了。我只好用屁股怼他,越憝似乎他越想抽出去,直到我意识到他要射,才一下伸手扳住他的胯骨,于是他射了,射的我里面热乎乎的。

他一离开我屁股,我马上拉上裤头,怕流到床单上。等我整理好,他似乎并没有整理他的裤头,只是平躺着睡。我把小被子干脆掀掉,凉快着,不再去想这个事情。

脑子里没想头,很快就入睡了。

早上我感觉我爸从我身上跨过去,起床走了,我又迷迷糊糊地挨到姑姑和她孙子起来叫我,我说今天要多睡,让他们先走。估计她们走远了,才爬起来,裤头是湿的,已经让精液流的湿透了,床上也有。

我接了点水,尝试洗一下,但怎么搭起来凉啊,正发愁,看见扫院子的旅馆老板老婆,就叫她过来,告诉她我晚上来月经了,流了点,洗了一下,她说没关系,血已经看不到了,她拿去给我换一个床单就是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今天怎么面对我爸呢。越想越愁,就这么想着愁着往村里走,连有人把农用车开过来喊我都没听到。坐车回去,表哥已经在院落门口等我了,他拉我去新房,说有人正闹呢。我跟过去,原来一帮年轻人非要他们的床单看有没有红,我马上想起旅馆的床单,脸就烧,觉得周围人都在看我,好象他们已经知道了一样,我头又大了。

出来,表哥叫我去姑夫那个房间问个好,我知道我爸在那里,怎么进去呢?可表哥拉着我不放。进去后,姑姑正大声说昨晚的事情,说我爸喝多了,我爸好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只是眼睛红着,好象没睡好的样子。只是一直不看我。他承认自己喝多了,跟姑夫姑姑们说晚上把我闹腾的也没睡好,看脸色差的。这些谈论让我扎心的害怕,但听完了,心情到放松了。我知道父亲肯定心里也有,只是不敢对我表露。我觉得这样站在那里,心里很尴尬,于是应付了一下,就出来进厨房找吃的,真饿,原来饿和心情心思有关系。

我们还要住一晚才走,睡觉前我就发愁,故意迟迟地不进房间,免得父女碰面无法面对,父亲也好像有这个心理,看看我一直磨磨蹭蹭地在外面,就先进去,他一直没有催我,自己和姑姑说了一会儿话,就躺下了。姑姑服侍孙子睡下,就轻轻地喊了我一声,我才装作收拾完了,进了房间,但睡下后我发觉父亲背对着我,也许有过一次经历的缘故,也许父亲自己心里也内疚,我么彼此都没看过对方就躺下了。

半夜里,姑姑的孙子不知什么原因,肚子疼,也许吃坏了肚子,我们不得不忙着找医生,食物中毒的症相很明显,折腾了半夜,好歹安静下来,医生说住院观察一下吧,姑姑便催促我们回去,她一个人留下也就行了,护士也说基本没问题了,人在多了,也碍事,我和父亲就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去。

两个人面对的时候,父亲和我都不自然,现在空出一张床,我想去姑姑那张睡,本来已脱了衣服的父亲,一下子抱住我。

我木然地不知道挣扎,任由他搂抱了。父亲喘息着,头搁在我的颈项上。

“还是在这里睡吧。”不知怎么的,父亲说这话时,松开了手。

不知怎么的,我没有违逆他的意思,背对着他,脱了衣服。

隐隐地我在等着昨晚的那个结果,心里出现莫名的害怕,我不知道当有着别人在一起,我们父女可以偷偷地做,真正无人的时候,父亲会是什么样子?我怕,怕父亲在灯光下看着我,更怕开着灯我们父女做夫妻才能做的事。就在我不知怎么做时,父亲却伸手关了灯。

那一刻很紧张,我已做好了父亲伸过手来的准备,甚至我都想像出父亲会抱着我,然后摸我的胸部,跟着会想昨夜那样伸到我那里。屋子里静静的,听得见父亲粗重的气息,我象新婚之夜那样蜷在那里期待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很长时间,我都保持那个姿势,等待着父亲扳过我的身子,可父亲均匀的呼吸告诉我,他已进入了梦乡。失望和怨恨一下子袭来,我没有睡着,期待同样煎熬着我,父亲既然不让我去那张床,为什么又不理我。我反过来覆过去,就在天将明的时候,随着父亲的呼噜声,我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隐约地听到父亲起床,去了趟卫生间。昨夜的紧张和今夜的不安令我很疲惫,就在我迷糊着的时候,父亲将手搭在了我的身上。

我知道隐约地会发生什么事,可父亲就保持那个姿势不动,这令我紧张的心情又松弛下来。我睡不着,但躺在那里又不知怎么是好。

精神的紧张和姿势的僵硬感觉到浑身不好受,我动了动,企图缓和一下身体的不适,就在这时,父亲将一腿搭在我的身上,抱住了我。

“小明,爸受不了。”他已经很硬的东西又像昨天一样顶在我的屁股上。

我没动,那个时刻来临了,这次分明都是清醒的时候。说不出是什么心情,父女两人就那样静了一会,仿佛是在探视着对方。

“转过来吧。”父亲的大手在探向我的胸脯的时候,轻声地说了一句。

我乖顺地转过身,但不敢看他。谁知父亲要我转过来,可等和我面对的时候,他竟然缩回了手,也许真正的面对这个场面,他不敢了。

我蜷在他的怀里,鼻息轻轻地喷着,当我想扬脸看看他时,他的短而浓密的胡须扎进了我嫩嫩的脸部。

“爸——”我伸手摸着他的下巴,“好硬!”

父女之间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过来。父亲只享受了一会儿,就紧紧地搂抱了我,贴在他身上。

“小明,别怪我,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我受不了。”他低低地诉说。

我不说话,感觉到父亲的紧张和他下面的坚硬。

已经顶在我的鼓鼓的地方了,就是隔着一层布不敢深入。

以前姑姑在这里我们父女不敢这样放肆,父亲趁着酒意做了那事,可今天却不同了,心里虽然天人交战,但偷吃了一回的我们都在试探着对方的态度。

天已经放亮了,一缕微明已经从窗外射进我们的床上,让我们能看清彼此的轮廓。门外似乎有人在走动,还有早起的人们的开门声。

我们的心更加忐忑着,期待着黎明的推迟。

父亲的手下移了一点,也许想触摸我的臀部。

不知什么心理作怪,我突然伸出手握住了父亲的那里。父亲的身子一阵哆嗦,跟着哼了一声。

他不自觉地前后抽拉着屁股,以使增加那里的摩擦。

父亲的嘴也低下来,寻找我的,我向后仰了仰,父亲惊喜地含住了,这时我们都有了动作,父亲吞裹着我,我的手代替了父亲前后抽动的屁股。

“小明,你要是愿意,我——”父亲看着我的眼神,眼里布满着兴奋和一丝难为情,也许面对的是女儿,让他难以抉择。

“我就——肏你了。”最后三个字飞快地说出口。跟着把我压到了身下。

内裤只是一撕就掉,当两个都光裸着时,最先接触的是那布满浓密的阴毛的性器。我们几乎成了大“X”型,父亲坚硬的东西迅速穿透了我的身体,这次是面对面的正式接触,再没说一句话,只是彼此渴求的肉体交接。

“爸——”当那难抑地时刻到来的时候,首先是我发出了叫喊,跟着父亲深深地插进去,喊出了我的名字。

“小明——小明——”

子宫的膨胀和阴茎的脉动让我们好无意识地全身酥软,当父亲喷出最后一滴时,他沉重的压在我的身上。

一夜的无眠加上刚才的疲累使我只一会儿就睡着了。父亲什么时候从我身上下去我一点不知,只是再次醒来时,却是天已大亮,张开眼,意识中又感觉到自己的行为,脸红了一红,才觉得父亲似乎离开了,起身拿衣服的时候,才觉出身下有人。

“爸——”一种难言的羞涩让我比最初被父亲插入更加难以接受。谁知父亲竟然趴在我的腿间,也许他是过于劳累,趴伏在那里休息。

“我看看。”父亲抬头的时候更是掩不住的尴尬。

他在,在我的那里裸视我的性器。

看到我醒来,半仰起身和他照了一个面,他竟然两手撑开了我的。

我下意识地曲起腿想合上,却被父亲压住了。

猛然地他两根手指伸进去,挑弄了一会,看着我的表情在里面掘动,那种动作让我很难看,却更加刺激着我。

我不自觉地往上挺动着屁股,也许那里淫猥的形状让父亲更加刺激,他看我的眼神除了兴奋更多的是欣赏和鼓励。

我在床上扭动着身体,他却越来越深地插进去,最后竟然,天哪!一只手全捅进去了。

“爸——”我最大限度地抬高身体,迎合他的掘洞。

父亲这时突然含住了我的,我的裂开的程度让他再也受不了,舌尖深深地插进去。

“要,要我——”鼻息里呼出那种声音。

父亲迅速地抱起我,拖到床边,他不再要那种刻板的姿势,而是跪趴着从背后直接插入。

那种姿势新鲜而富有摩擦感,插入的深度让人感觉是贯穿了身体,父亲的骑乘粗野又蛮横,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的性交,尽管门外有着来来回回地脚步声,但室内的我们却已忘却了这个世界的存在。

也许这两天经历了太多的性事,尽管年龄已大,父亲仍然坚持了很长时间,就在我几乎难以支撑的时候,他才加大了抽插的幅度,然后抱住我的臀,啊啊地叫了出来。

做了两次的我们,都很疲累,想起今天就要回家,我们起身的时候,都没看对方,父亲穿好衣服,留下我独自一人,其实那个时候我更需要的是安慰和抚摸,哪怕是一两句问候,可我就这样被冷落地撂在房间里,心理上感觉像一个妓女。听到门啪哒地响了一声,我跑到浴室里慌忙清理了一下,就回了家。

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只是留在脑子里不停琢磨,有时候非常兴奋,自慰一番,当然过后也会自责一番。和丈夫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回味那个时候,特别是丈夫插入后,心理上总是残留着父亲的感觉,父亲的粗大让我不自觉地怀念。

直到两年后,我爸做胃切除手术,后来伤口有点感染,住了一个多月医院。我和我弟弟轮流照顾,开始接尿接屎他都让我弟弟来,有时候宁可让护士也不叫我。后来我就说了,我们是父女,亲的,怕什么,那么你老的动不了,我还不管了?他没再反对,我就再次看到他的那个东西,我给他接屎尿,给他擦洗,连性器也给擦洗过,当我再次攥住他的那个时,我看到父亲眼睛闪过一丝扭捏和兴奋,看来在他的心中也记得那个夜晚,我红着脸不敢看他,谁知这时他却突然硬了,我就低着头给他清洗,连冠沟都洗得干干净净。

“闺女——”我听到他喉咙动了动,嘴嗫嚅着想说什么。

“爸——穿上裤子吧。”我哄着他,象哄一个小孩子。

爸却低声地说,“对不起,闺女。”我听了一惊,爸爸这些年还一直惦记着这事。

“爸,没什么,就权当女儿孝顺。”“那就好。”爸尴尬地伸手拉上,别过脸。就在他还没束上腰带的时候,我不知哪来的勇气,迅速地插进他的内裤里,握住了。

“爸,还想……要我吗?”我仰起头追问着,没想到爸轻轻地摇了摇头。爸的那东西在我手里已经没有当年的雄风了,看着爸那一幅老态龙钟,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忍不住地低下头亲吻了一口。爸就那样站在那里,任凭我用嘴碰触他的并不很硬的黑黑的龟头,我不知道父亲那一刻是什么心情,但那时候,我才发现,我还有那么一点杂念,没有想到那么多年一直想着这个东西曾进入过我,到底是怎么进入的等等问题,但在爸年老体衰的时候,心底里真的还希望再有那么个时刻,和爸缠绵一次。

“小明,爸不中用了。”听了那话,我的心同样酸酸的,爸这时把手插进我的头发里抚摸着,脸上布满着一生唯一的遗憾。

“爸,你是不是还想?”我握着那个不争气的东西。

“不提吧,这些年,我老是期待着,期待着你回家。小明,我老了,真的老了。”

“爸,我不知道,你还——还想着我。”我看着爸爸苍老的模样,哭了。

“能不想吗?虽说你是我女儿,可那一晚——”他老泪纵横。

“天明的时候,我仓促地走了,可我在门口站了好一会,那时候你只要叫一句,也许我们——”

想起那个早上,我一直心里有点怨恨,一直想父亲激情的时候把自己也当作了亲密的女人,可一离开就什么也不是了,他是不是对我没那种感情,只是一时心理的发泄?可现在看来,还是那种关系阻碍了我们。

“爸——女儿也是,可就是怕回来看到你,怕你不理我。”我脸贴在他的胯间,碰触着他的勃起。

这时父亲把手深深地插进我的头发里,半晌才说,“傻丫头,我们都那样了,虽说只那么一两次,可你毕竟已做了回我的女人。”

听到这里,我抬头看着父亲,没想到这么多年来,父亲的心底里一直为我留有那么个位置。感触之余,还是回想着那个时刻,“爸——你康复的时候,我想,想再给你一次。”

爸听了,慢慢地闭上眼睛,“就怕爸不能给你了。”

“傻爸,女儿会想办法的。”

爸似乎睡着了,但我感觉到他那里明显地有了硬度。

“小明,爸想睡觉了。”我扶起他,让他慢慢躺下,看着爸幸福安详的神态,我不知道爸是否能睡着,是否在他心里会做那样一个梦,可不管他是睡着的还是清醒的,亲情最重要,父亲毕竟是父亲。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