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殊穴同根yinfaqiang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殊穴同根 殊穴同根

    浴室里的少妇揉动着成熟的肉体,坚挺的胸部,肥硕却又微翘的屁股,微微泛红的皮肤,浸在沐浴液搓起的泡沫里,就好像被翻腾的浪花裹挟着的带血的鳕鱼,韩军这头鲨鱼早就闻腥而来,恨不得马上冲过去一口吃下,想像着过一会这个性感的教师少妇就要在自己胯下承欢淫叫,韩军小腹一热,阳物再度暴涨,正当他兴奋着,手机突然响了,低头一看是媳妇慕芸打来的,这两天媳妇在外地出差,这会儿打来不知有什麽事,韩军马上回了回神,走到窗口把电话接了起来:

    yinfaqiang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殊穴同根》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殊穴同根》,是作者yinfaqiang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浴室里的少妇揉动着成熟的肉体,坚挺的胸部,肥硕却又微翘的屁股,微微泛红的皮肤,浸在沐浴液搓起的泡沫里,就好像被翻腾的浪花裹挟着的带血的鳕鱼,韩军这头鲨鱼早就闻腥而来,恨不得马上冲过去一口吃下,想像着过一会这个性感的教师少妇就要在自己胯下承欢淫叫,韩军小腹一热,阳物再度暴涨,正当他兴奋着,手机突然响了,低头一看是媳妇慕芸打来的,这两天媳妇在外地出差,这会儿打来不知有什麽事,韩军马上回了回神,走到窗口把电话接了起来:

《殊穴同根》 第六章 幸福的“四口之家” 免费试读

“三个月前那次全省房地产行业交流学大会上,刘哥是当时的主讲老师之一,当天晚上公司的赵总带着我和另外三个同事陪刘哥吃饭。因为业务关系,我和刘哥早先就认识,他还帮我卖出去过一套房子。当晚吃过饭,我们又去KTV唱歌,刘哥喝的有点多,最後我和另一个男同事搀扶着刘哥回到他的房间,刘哥躺下後一直在吐,这时男同事接到电话,说赵总也多了送不回去,他就先走去帮忙了,留下我照看一会刘哥。”

“刘哥吐了一会,稍微安静些了,我给他倒了半杯水,让他翻过去躺好,我准备收拾刚才吐到床边的污秽,怕他晚上翻过来再蹭衣服上。结果我刚转过身去把窗帘拉上,刘哥不知怎麽突然又醒过来,一把把我按在窗台上,双手反剪过来,我吓得连声大叫,可是他住的是套房,又在最顶楼,根本不会有人听到。刘哥左手死死地掐住我的双手,右手把我裙子上的绑带一把扯掉,绑住了我的双手,然後把我狠狠地推到床上,他骑在我腰上,几下就把我的丝袜扯掉,绑住我的双脚。我就上身趴在床上,腿跪在地毯上,屁股高高翘起对着刘哥。”

“因为我也喝了一些就酒,折腾这一阵也就没了力气,便不喊了,心里也没那麽害怕了,经历过那次差点被强奸,反而有点自暴自弃了,更何况这会就算有人进来了,看到自己这麽淫荡的模样,我也不打算活了。这麽想着,我闭上眼,认命了。刘哥这时并没有强奸的意思,而是抽出了皮带,毫无预兆的抽了过来,连着打了十多下,边打边骂‘骚货’、‘臭婊子’,还问我‘做不做他的性奴母狗’,我被打的差点疼晕过去,只好求饶着答应他,结果他笑着又‘啪啪’抽了几下,仿佛是累了,转身平躺在床上,两脚岔开搭在地毯上,把我一把抱起来,嘴里骂着‘骚母狗,伺候主人,给我好好动,不然打死你!’我这时候又害怕起来了,因为我知道自己下体一直乾涩,必须用大量润滑剂才能勉强性生活,刘哥这会又讲不了道理,要是被强行插入,阴道还不给操烂了。”

“刘哥看我迟疑着,皮带抡起来又是两下,结果就是这两下,让我突然小腹下面燥热起来,感觉所有的神经都聚集到了子宫口,一股暖流从心脏直窜到阴道里面,阴道内壁越来越热,像是有火把在下面烤,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好久没有打开的小阴唇像初春的花朵,慢慢向外绽放着,阴蒂好像被无数根针紮着,刚才被皮带抽的疼痛感慢慢消失了,换来的是阴道一阵阵的抽搐和舒爽,两条腿激烈的抖动着,小腹内的热量越来越高,过了两秒,终於决堤似的,一股淫水竟然飞速的冲开阴唇,喷溅出来,足足喷了一分钟。”

“我还沉浸在高潮後的余韵中,刘哥双手捧起我的屁股,没等我反抗者呢,挺起粗粗的鸡巴一下子刺进了我的阴道,直插到底,我好想被电机似的一下子直起身子,好久了,没有体验到插入的快感了。之前和老公你,每一次都乾涩的只剩下痛苦,可是那晚,我竟然被刘哥羞辱的高潮出淫水了,享受着刘哥粗暴的抽插,我越来越兴奋,久旱逢甘霖的爽快,让我放弃了最後一丝抵抗,操到後来,我竟然主动求刘哥用皮带抽我,狠狠地抓我乳房,他打的越厉害,嘴里骂的越狠,我的淫水越多,枯竭了半年多的阴道就越滋润。”

“我没想到,自己竟然是这样一个受虐狂,自己的身体用普通的性爱交流是永远也无法湿润和高潮的,我知道老公你爱我疼我,为了让我湿润每次都为我口交,但是我心里无论怎麽开心幸福,阴道就是没反应。肯定是那次强奸未遂给下体造成了应激性伤害,只有刘哥这样粗暴甚至变态的手段,才能激发出我的性欲。刘哥抽插了好一阵,最後直接内射了,刚射完刘哥翻过身就睡着了,我的手脚都还绑着呢,没办法,我就躺在床边上,迷迷糊糊的也睡着了。第二天,刘哥吓得差点去自首了,反而是我安慰他说没事,还把自己的秘密感受说了出来,後来刘哥也像我坦白说他有强烈的施虐倾向,痴迷於SM性爱游戏,我俩还真是孽缘啊……从那以後,我和他越陷越深,他经常出差时间充足,而我这几个月也找机会就出差,昨天是我和刘哥在一起的100天,想着庆祝一下,结果就……老公,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那一晚我真的…真的太舒服了,这三个月我又体会到了性高潮的舒爽,我想着对你坦白,可是我羞於开口,我不敢说自己是个受虐狂,我怕你看不起我……对不起,老公,我对不起你,你骂我吧!”

说到这里,慕芸的情绪有点激动,竟然哭了起来,韩军赶忙递过去纸巾,让她恢复下心情。

韩军听完慕芸的讲述,突然明白好多事:那次和陈妍私会接到了她的电话,最後“老公晚安”的“安”字没说完就挂了,当时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其实一定也是和刘家元私会呢,说不定正说话的时候就被刘家元一皮鞭打断了。还有慕芸第一次被操完回来那天,韩军发现她屁股上两道红印子,还不让碰,说是下楼不小心摔得,现在想想,哎……

刘家元一边挠着头,一边也安慰着慕芸,陈妍瞥了刘家元一眼,又低下头拉着慕芸的手,语气哀怨的说道:“慕芸妹子,我理解你当时的感受,前几天他喝完酒也是这麽对我的……”

陈妍刚说完,另外三个人都吃惊的看着她,慕芸也不哭了,露出吃惊的表情。於是,陈妍就把那天刘家元喝醉後的情形讲了一遍,并且把刚结婚刘家元想和她玩SM的事情也都说了,因为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没必要保密了,反而说的越多越清楚,每个人心中的疑惑就越少了。

刘家元听完自己媳妇的讲述,愈发的感到尴尬羞愧,对着陈妍叹气着到:“对不起,媳妇,我…不该那样,我从上高中开始接触到男女之事开始,慢慢的就对SM感兴趣,总感觉普通的性爱不能很好地满足自己,所以刚结婚那会就忍不住对你说了,我…我也知道这有点变态,你很难接受,可是我忍不住……被你拒绝之後,我的情绪就总是受影响,经常压抑躁动,所以咱俩一起的时候老师忍不住对你凶,只能平时偷偷的看这一类的电影聊以自慰了,直到遇到慕芸……我时常的觉得对不起你,可是越来越不能自拔了,我……”

陈妍打断了刘家元的话,苦笑着道:“家元,你…你不要道歉了,你也没有对不起我,夫妻之间本来就是相互理解的,再说了,我不是也…也和韩军…和韩军好了麽……”

四个人就这麽聊着,每个人都没想到,当他们当初决定出轨的时候,深深的陷入了短暂的幸福和放纵,逃避着将来有可能被发现後的狼狈和羞耻,但是今天,当两对人同时彼此发现揭露了对方的那一刻,竟然产生负负得正的数学效果,既然大家都堕入了“罪恶之境”,反而取得了彼此的包容和谅解,无需再去追究责任,所以,彼此越来越敞开心扉,讲述着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种种心路历程,慢慢的放下了疑惑、愤怒、自责和震惊,就像四个好久没见的老朋友,越聊越有兴致。

当韩军绘声绘色的讲到那次接慕芸的电话时候正好被陈妍口交捉弄的时候,陈妍羞的钻进了刘家元的怀里,慕芸娇嗔着说道:“不行,下次我要你给妍姐打电话,我给你口交,看你能忍得住不!”说完四个人都笑的不行。

这一刻,四个人彼此望着,每个人心中都突然有了一个大胆而淫乱的想法,但是谁都没有说,他们还是不敢相信,本来该是两个家庭的破裂分离,却换来了四个人的和谐相处,命运是公平的,却未必是残酷的,因为他们发现,在今天这个极端特殊的情境下,每个人依然可以继续爱着自己的老公或老婆,还可以继续爱着别人的老公或老婆……

四个人正聊天呢,陈妍抿着嘴偷笑,悄悄地碰了一下刘家元,努着嘴示意他看韩军,此时韩军不停地咽着口水,喉结上下有节奏的蠕动着,眼睛直直的盯着一处,微伸着舌头,一动不动,有好一阵没搭茬说话了,慕芸看着偷笑的陈妍,顺着韩军的眼睛看过来,一下子羞红了脸,立马加紧了双腿,顺势踢了韩军一下,笑骂着:“喂,看够了没!”

韩军这才回过神来,满脸的尴尬,原来,慕芸那会把假阳具拿出来之後,也没穿内裤,就穿着短裙,下体是不是还会渗出淫水,所以就岔开腿坐着,聊天的起劲也就忘了遮掩。

刘家元搂着陈妍,调笑着到:“看自己的老婆怕啥呀,韩兄,你媳妇的小骚穴我已经给调教的湿润了,剩下的轮到你了,有半年没碰了吧?还不赶紧滋润下!”

听他说完,慕芸更加羞涩,小手打了刘家元一下,依旧紧闭着双腿,慕芸属於高挑型身材,没有陈妍的丰满成熟,反而带着少女的白嫩,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私处的毛毛若隐若现,长长的马尾辫子垂在胸前,也没有遮住性感的乳沟,韩军这时再也忍耐不住,望着眼前娇嫩欲滴的妻子,自己竟然半年多没有好好享用,反而给了别人爆操、征服,突然升起一股欲火,他一把抓住慕芸的胳膊把她调转身子,按在桌子上,乳房都给压扁了,又把短裙扯到腰上,左手死死地按着慕芸,右手两下就把裤子脱了,早已忍耐多时的大鸡巴如蛟龙出海,找到慕芸的蜜穴,这段短短的阴道,自己盼了大半年,此时终如常所愿,韩军猛地把腰一挺,直刺进去。

韩军的鸡巴虽然细了些,但是比刘家元的长了得有三公分,慕芸也好久没品尝过老公的大鸡吧了,骚穴瞬间被塞满,忍不住疯狂的浪叫起来:

“老公、老公…啊啊啊啊…操死我吧…太爽了…我是你的骚老婆…啊…好大,操我,啊啊 啊慢…慢点……”

这一次韩军没有任何温柔怜香惜玉的意思,他压抑了太久,虽然有陈妍这半年来的陪伴,但是对自己的妻子始终留有心结,这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每一次操弄都在解开这个心结,操的越狠,解的越快,韩军抖擞精神,搬起慕芸的身子狠狠地往地下一推,顺势向前死死地把慕芸的头按在地毯上,嘴里叫骂着:“骚货,把屁股翘高,老公要冲刺了,给我大声叫!”

韩军知道慕芸的受虐倾向後,明白她被骂的越狠越兴奋,骚水流的越多。

慕芸听话的翘高了屁股,还挑逗性的左右晃着,她知道韩军要射精了,极尽淫荡的诱惑着,韩军半蹲着身体,双手把住慕芸的腰,深吸一口气,打桩机一般的操干起来,威风凛凛,抖擞神威,疯狂的又操了一百多下,慕芸从来没被这麽强烈的操过,嘴里只剩下呜呜,口水淫水把地毯打湿了一大片,骚穴里淫水越来越多,洗刷着韩军的龟头,韩军精门渐松,又操了几下,大吼一声,猛地向前紧紧地顶住慕芸的翘臀,一大股精液倒灌进子宫,足足射了一分钟,才拔出依旧坚挺的大鸡吧,拔出的一瞬间,慕芸再也只撑不住,一下子整个身体趴到了地毯上,嘴里呼着粗气,小声哼哼着……

韩军看着瘫软在地的慕芸,心里无比的畅快,他终於能再次享受夫妻性爱的美妙了,他轻轻把还在回味高潮中的慕芸抱了起来,搂在怀里,像安慰孩子一样轻抚着她的头发,慕芸紧靠着韩军肩头,嘴角挂着幸福的微笑。

陈妍斜靠着刘家元的胳膊,全程欣赏着韩军对慕芸的爆操,她完全理解慕芸此时的幸福,因为昨晚,她同样被这个男人操的浑身瘫软却内心舒畅,她真心为他们两口子开心,为韩军了结了一桩心事而快乐,因为她深爱着韩军,却从没想过独自占有,她明白做人要知足的道理。可是,作为内心小女人的一面也慢慢被挑逗了出来,看着韩军越抱越紧,陈妍的表情慢慢的酸楚起来,一股醋意也同时涌了上来。

韩军一擡头发现了陈妍眼里的醋意,微笑着对着刘家元说道:“刘哥,我们两口子表演完了,你和我的宝贝嫂子,该亮相了呀!而且,我有个很好的创意。”

说完向刘家元使了个眼色,嘴角指着他手边的两条黑色的情趣捆绑绳子,刘家元心领神会,一把搂住陈妍的腰,对着她的耳朵小声道:“老婆,你看他们得意的,咱们也不能落後。”边说边拿绳子在陈妍眼前晃动着。

陈妍刚才就看到他们两个男的使眼色,心想韩军鬼心思最多了,不知道他出什麽坏主意,结果一看刘家元手中的绳子,瞬间变了脸色,慌忙摆手道:“不行,不行,家元,我…我从没试过,我害怕…我们直接做…好不好?”

听着陈妍求饶的声音,更激发了两个人的兽欲,韩军把慕芸放到沙发上,让她休息,然後一下子窜过来把陈妍脸朝下按着,双手反剪过来压着,陈妍不停地扭着屁股,两个小脚扑腾着反抗,刘家元顺手拿起床头的皮鞭,狠狠地对着陈妍的屁股抽了下去,臀肉疯狂抖动,陈妍嚎叫着继续求饶着:“老公,不要打、不要打呢,我听话,我听话呢!”

刘家元淫笑着故作凶狠的说道:“贱货,是这麽求饶麽?我是谁?你又是谁!”说完作势又要打。

陈妍吓得赶忙改口道:“主人,小母狗错了,再也不反抗了,我是骚母狗,求主人不要打啦!”

说完这句话陈妍满脸通红,特别是看到那边慕芸捂着嘴笑得不行,自己也羞愧难当,但是她知道刘家元一定喜欢这麽说,因为那天酒後被调教後就这麽说的。

其实,慢慢的陈妍更深的理解了慕芸所说的受虐快感,上次酒後被刘家元“强暴”,包括刚才的鞭打羞辱,虽然刚开始身体有点疼不适应,可是心里却异常的兴奋,刚才那一鞭子抽的自己淫水偷偷的又渗出来好些。陈妍也越来越明白男人们喜欢什麽了,男人就喜欢乖巧可人奴性十足但是偶尔会故意调皮不听话的样子,恰当的去挑逗他们的权威,然後再楚楚可怜的求饶,性爱的奥秘就是这样,陈妍看着此时韩军和刘家元眼里冒出的激烈欲火,她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让自己生命中最特殊的两个男人如饥似渴、如痴如醉,她为自己的魅力而自豪……

刘家元满意的点点头,示意韩军松开手,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小骚货,把衣服全脱掉,然後把这个丁字裤穿上,快点!”

说着把一条蓝色的丁字裤扔给了陈妍,是和刚才慕芸穿的同一款式的。

陈妍娇羞着背过身去,刚准备把连衣裙的肩带脱下,刘家元朝着她的屁股抡起又是一鞭子,大喊着:“贱货,装什麽清纯!给我站到屋子中间,面对着我们三个脱!”

陈妍看着三个人调笑着瞅着自己,脸更红了,低着头站在了屋子中间,第一次当着这麽多人脱衣服,既羞愧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期待,她一边脱着一边享受着当众裸露的兴奋感,当她缓缓地把丁字裤穿上的时候,不小心刮了一下阴蒂,结果积攒了半天的淫欲再也控制不住,“啊”的一声娇呼,淫水喷溅而出。

见此情景,慕芸早已笑的直不起腰,刘家元走过去用手狠狠地抓了几下陈妍的肥臀,又“啪啪”拍了两巴掌,像是品鉴文物一样说着:“操,真是小贱货,这麽敏感,换个衣服都能高潮,以前还给我装清高,看我怎麽收拾你,双手放头上!”

陈妍听话的把手放头上,心里不知怎麽回事,刘家元骂的越厉害,羞辱的越凶,她就越舒爽,以前吵架都寸步不让的,可此刻,她只想接受更大的“侮辱”,她明白,这是一种躲过一劫後的身心狂喜,她保住了家庭和名声,她愿意从此纵欲“堕落”,人生何其短,何不放纵一回?

刘家元“赏玩”了一回自己妻子的身体,感叹自己真是暴殄天物,这次竟然意外的俘获了妻子的心,满心欢喜的拿起一根绳子开始在陈妍身上“创作,他这次绑了一个龟甲缚,两股绳子和丁字裤平行着绕过阴唇,本来就硕大的乳房因为四周绳子的紧勒又涨了一圈,坚硬的乳头泛着处女般的粉红色,小腹和後背上绕着眼花缭乱的纹路,把陈妍妖娆肥硕的身材紧紧地包裹起来,整个房间瞬间散发着罪恶淫靡的气息,刘家元和韩军望着这一件“绝世珍品”,狂咽口水,胯下的鸡巴直直的对着陈妍,随时准备着操穿这具肉体。

慕芸也忍不住喊了声”哇哦“,自己也被刘家元无数次捆绑过,如果说自己是美艳靓丽的苗条蛇精的话,陈妍就是摄人心魄的肉欲女神,让自己都忍不住去抚摸亲吻,慕芸缓缓地伸出食指顺着绳子内侧的肌肤滑动着,从乳房到小腹,最後轻轻地沿着小阴唇来回拨弄,陈妍娇哼着扭动身体,一股股热流侵袭子宫,微张着小嘴告饶道:“慕…芸…好妹子,你也欺负…姐…姐,不要摸…求你啦…”

慕芸淫笑一声,停止了动作,回身做到沙发上说道:“哎呦,这小撒娇,妹妹听了都心软了,不知两位老公能忍得住麽?”

陈妍听着她明着饶了自己,其实是暗地里故意刺激着两个男人,轻轻白了慕芸一眼。

刘家元过来把背後绑着陈妍双手的绳子又加固了一下,然後把另一条绳子从陈妍的左腿腿弯处缠绕了几圈,然後站到窗台上,把绳子系在了窗帘的滑竿处,最後把陈妍身後绑着手的绳子高高的绑在了吊灯杆上。

刘家元绑完了,和韩军一起坐到床上,观赏着最终完工的“作品”:陈妍右腿将将支撑着地面,左腿大大的张开、斜斜的高吊着,绑在吊灯上的绳子把她的上身拉的笔直笔直的,两个大奶子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晃动,丁字裤深深地陷在了阴唇里面,陈妍每动一下,就感觉阴道里像有几百只蚂蚁在爬,异常的瘙痒却又无抓无挠的,嘴里低低的呻吟着。

刘家元和韩军夫妇喝着水,悠闲地聊着天,看似不管陈妍了,可是每当陈妍强忍着刺激想把身体稍微固定住让自己缓口气的时候,刘家元就一鞭子抽过去,陈妍屁股一扭,丁字裤就陷得更深了……韩军无意中瞥见电脑桌边上放着的假鸡巴,就是早上慕芸用过的那个,韩军计上心来,拿起来走到陈妍旁边,把丁字裤扯到一边,然後把假鸡巴缓缓地插进陈妍的骚穴,陈妍感受着粗大的假鸡巴逐渐深入的安慰,脸上露出了久违的舒畅,结果韩军插到一半便停住了,後面的肛塞也是只进入三分之一,然後把丁字裤拉回来兜住假鸡巴的边缘,陈妍渴求的望着韩军,但是韩军不为所动,他顺手把开关交到了慕芸的手上,坏笑着说道:“俗话讲‘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但是俗话又说了‘最毒妇人心’,那麽,媳妇呀,让我们瞧瞧,到底那种说法是对的呢?”

慕芸调皮的伸了伸舌头,故作为难的说道:“老公,你这不是为难我麽,你明知道人家从小就温柔听话,从不欺负人,陈妍姐姐这麽好的人,我哪里舍得呀!”

说音刚落,就狠狠地把快关开到了最大,韩军和刘家元被逗得前仰後合,这下可苦了陈妍,嘴里的“死丫头”还没骂出来,就到被电的浑身一麻,阴道里的蚂蚁从几百只变成了几万只,酥酥麻麻的又异常空虚,假鸡巴的龟头总是就差那麽两公分就到G点了,但是却永远触碰不到,陈妍深吸一口气,小腹猛地收紧,她听韩军说有的女人可以收缩自己的阴道去吸住男人的龟头,这会没办法了,打算试试,可是刚吸紧小腹,准备回收阴道呢,被慕芸一眼瞧出来了,因为刘家元专门培训过她这个收缩阴道技巧,慕芸一下子就按住了正在来回转动的假鸡巴,嘴里调笑着:“哎呦,姐姐,别乱动呀,差点掉出来,妹妹帮你扶正。”

陈妍心里叫苦不叠,碰到这麽个调皮聪明的妹子,只能认栽了。

刘家元看着陈妍娇喘连连,娇躯晃动,肥硕的的屁股浑圆柔软,乳房因为充血显得愈发的饱满,展现着完全不同於慕芸的淫荡躯体,这竟然是自己第一次对老婆的身体产生了着迷,想想过去几年的疏远,简直虚度光阴。他正准备过去好好地操一操自己的媳妇,却被慕芸拦住了,慕芸说道:“刘哥,别急呀,我看嫂子的忍耐力好的很呢,再说了,第一次调教就要彻底的摧毁嫂子的心理防线,让她对你百依百顺!小妹有个小游戏,想和嫂子还有两位老公玩一玩!”

说完便把衣服脱光了,只是脚上还穿着高跟鞋,慕芸侧面对着陈妍弯下腰,大大的岔开双腿把屁股撅的老高,回过头来媚眼如丝,娇声说道:“来呀两位大爷,奴家等着伺候呢,韩军老公,你到我後面操我,刘哥老公,你到我前面,奴家为你口交!”

两个男人不知她什麽用意,但还是按照她说的做了,韩军再次插入慕芸的阴道,刘家元也脱光了衣服,听着粗壮的鸡巴来到了慕芸的嘴前,慕芸细嫩的小手一把握住,来回撸动着,继续说道:“两位老公都被过手去,一会谁都不许动,让奴家前後动着伺候,我一边用骚穴套弄着韩军老公的鸡巴,一边用嘴服侍着家元老公。”

两个男人听着挺有意义,都照着做了,然後慕芸转过头对陈妍挑逗着说道:“好嫂子,忍得难受吧,想被大鸡巴狠狠地操吧?那就要看你的运气喽,你现在猜猜看:一会在我的伺候下,是谁先射精啊?猜对了,就让没射精的那个老公满足嫂子,要是猜错了,那就对不住啦嫂子,这俩男人今天就都是我的了,只能让假鸡巴陪着嫂子啦了!好啦,给嫂子十五的秒时间来猜,倒计时开始!”

慕芸说完挑衅似的看了陈妍一眼,微笑着一口含住刘家元的鸡巴,扭动腰肢,开始了前前後後的抽送,湿滑的骚穴裹着韩军的大肉棒,性感的小嘴死死地吸住刘家元的大鸡吧,这一幕看在陈妍眼里本来就淫靡之极,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小少妇,一边套弄着自己的情夫,一边给自己的老公口交,她既害羞又羡慕,好希望撅起屁股的是自己,可是现在自己不仅麻痒难当,还要猜这样一个羞人的问题,她俏脸滚烫,注视着慕芸风骚的肉体在扭动,心想选谁呢,自己老公的鸡巴粗壮异常,韩军的鸡巴长度吓人,每一个都让自己心向往之。

慕芸瞥了一眼手表的时间,暂时吐出鸡巴,提示着陈妍:“呀,嫂子还有五秒啦,要是超时不选也算输哦!”

陈妍见说马上收回思绪,心里又气又急,这麽羞愧的事,真是难以启齿,她咬了咬呀,脱口而出:“是…是韩军先射精!”

陈妍说完就觉得身体更虚弱了,羞红着脸低下头,默默忍受着假鸡巴带来的空虚的痛苦,她潜意识里是渴望老公刘家元的鸡巴操的,因为经历了这麽久的失望婚姻,竟然出现了转机,她本质上是一个顾家保守的女人,和韩军的关系让她既享受了神仙般的幸福,也让她时不时体会着地狱般的道德折磨,今天都结束了,她想和老公好好地操一回,开启下一段生活。但是陈妍心里没底,她知道韩军的性能力,每次都大发神威的能干上一个小时,看着慕芸娴熟的口交技巧,她好担心丈夫忍不住。

其实,这一次陈妍想错了,韩军由於半年多没好好地操慕芸了,感受着慕芸浑圆的臀部每次一有力的撞击,还有紧致骚穴的吮吸,他早就没了控制力,龟头每刮碰一次阴道壁就酥麻瘙痒,就感觉大腿和肛门一松,慕芸也感受到老公的龟头疯狂的抖动着,知道他快要射了,她有意让刘家元赢,好成全他们一对夫妻,於是就故意放松了对刘家元鸡巴的刺激,只是舌头绕着龟头舔舐,但是屁股却加快了伸缩,不时的还左右上下蠕动,挑逗着韩军早已脆弱的神经,韩军头发一麻,眼前一花,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按住慕芸抖动的屁股,大龟头死死地抵住子宫口,一股精液冲射而出,热热的精液贱到慕芸的G点,刺激的慕芸吐出刘家元的鸡巴,哀嚎一声,也跟着高潮了,尿液混合着淫液,喷涌而出,慕芸搂着刘家元的大腿,颓然倒地……

看到这一幕,陈妍开心的松了一口气,偷偷看着刘家元,却发现刘家元也正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陈妍害羞的低了头,这风情万种的一瞥,彻底的点燃了刘家元的欲火,刚才被慕芸高潮的口交技巧折磨的五脏麻痒,这回终於彻底释放啦,他跑过去把陈妍的左腿放了下来,後背绑着绳子的手也给放开了,重获“自由”的陈妍娇躯一软倒在了刘家元坏了,媚眼如春,嘴唇微张,虚弱的冲着刘家元说道:“老…老公,操操我,小母狗…要…大肉棒……”

说完一翻身就跪趴在了地毯上,一把脱下了丁字裤,还在抖动的假鸡巴掉了出来,她学着刚才慕芸的样子,疯狂摇动屁股,粉红色的阴唇外翻着,水淋淋的阴道裸露着,肥硕的屁股就像一个吸盘,把刘家元吸的五迷三道,欲火焚身,刘家元直接冲过来骑在陈妍的肥臀上,肆无忌惮的操弄着,边操边骂:“贱母狗,骚母狗,给我大声叫,以後天天都要让主人操!”

陈妍也情绪激荡,淫心大起,嚎叫着回应:“好好…好…主人…草死你的骚母狗…以後天天都要…操我…啊啊啊…爽…啊…”

躺在床上休息的韩军和慕芸,看着这疯狂的一幕,都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们真诚的为刘家元和陈妍开心,因为现在,他们四个人成为了一体,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四口之家”,这个“家”冲破了道德和法律,一旦被别人知道,那可是万劫不复的,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了一个默认的共识,那就是:永远不会让外人知晓,四个人从此相互依托帮助,相互亲热淫乱,你的妻子也是我的媳妇,我的老公也是你的丈夫,同一个老婆承受着不同的鸡巴,同一个鸡巴操着不同的骚穴,这个便可以叫做:殊根同穴、殊穴同根。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