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风从云免费 风从云小说全文阅读

2020-06-20   编辑:庄子墨
  • 仙子下地狱 仙子下地狱

    相传百年之前,曾有一位神女来自于最东方的三大仙山之一,蓬莱,帮助秦国成为皇朝,而那位神女嫁给了秦皇,凤仪天下。  关于那件古事所记载的并不多。  但唯一让人记忆深刻的便是神女宫。

    风从云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仙子下地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仙子下地狱》,是作者风从云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相传百年之前,曾有一位神女来自于最东方的三大仙山之一,蓬莱,帮助秦国成为皇朝,而那位神女嫁给了秦皇,凤仪天下。  关于那件古事所记载的并不多。  但唯一让人记忆深刻的便是神女宫。

《仙子下地狱》 第105章 免费试读

没错,眼前的这个驼背老头不是别人,正是幽冥老祖。

只是今日不同往昔,幽冥老祖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那种霸气,就是修为也大降了,原本他是十境的修为,但是现在,也只有七境左右,整整下降了三个境界。

不仅如此,幽冥老祖原本不是驼背的,现在却成了驼背,可见他也受了伤,这令沈融月都是有些好奇,到底是谁把幽冥老祖伤的这么惨。

幽冥老祖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苦涩起来,说道:“不瞒大宫主,小的被人袭击了。”

“是谁?”

“大天魔宗,巫穹。”

“是他?!”

沈融月的绝美的容颜上也不禁有震惊之色。

大天魔宗,乃是三大魔宗之一,而巫弯身为宗主,实力之强,亦是十一境,不在沈融月之下。

当日沈融月便与他在古松城结了仇,此时听到这个名字,也不免为之惊讶。

而眼前的幽冥老祖可是有幽冥血河,十境修为,少有人去找他的麻烦。

但是现在,幽冥老祖却落得这般下场,让沈融月都不禁有点同情他了。

“是不是你惹了巫弯,不然他怎会伤你?”沈融月问道。

“还不是因为大宫主您?。”幽冥老祖的表情有点委屈了。

“因为本宫?”沈融月有点疑惑。

“是啊,就因为您。”幽冥老祖很是有些幽怨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您将那幽冥血莲给取走了,那巫穹也不至于把气撒在小的身上啊。”

沈融月面色一啸:“到底是怎么回事?”

幽冥老祖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将事情的由来告诉了沈融月。原来是巫穹到了幽灵血河去,找幽冥老祖直接索要幽冥血莲,但是幽冥血莲百年才长成一次,被沈融月取走了,就是幽冥老祖也没有。巫穹震怒,直接对幽冥老祖下杀手,如果不是幽灵老祖逃得快,早就死了。而幽冥老祖因为重伤,修为下降,连带着身体也跟着驼背了,如今苍老了许多。

不过就算如此,比之普通人,幽冥老祖作为修行者,却也算好的了。幽冥老祖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表情也甚是幽怨,看样子好像是怪罪到了沈融月的头上。

“你是在怪本宫?”沈融月道。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

“你若不敢,怎的跑这儿来了?”

“小……”幽冥老祖犹豫片刻,最后鼓足勇气似的,说道:“小的是来投靠大宫主的。”

沈融月略有惊讶:“投靠本言么,那要是本言不答应呢?”

幽冥老祖先是僵了一下,随后便是谄媚的笑了起来,说道:“大宫主您这是哪里话呀,肯定是在跟小的开玩笑,您心思善良,凤仪天下,心胸宽广,一定会收留小的,对嘛。”

沈融月冷冰冰的脸上浮现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可是本宫真的不想收留你啊,你还是另寻他处吧。”

幽冥老祖脸上的笑容僵住。时间寂静。幽买老祖脸上满是失落之色,却也没说什么,转身走向窗口,看样子要打算离去。

“站住!”沈融月忽然出声。

来到窗口边的幽冥老祖已经推开了窗户,听得这话顿时止步,飞快转身,望向沈融月,眼里满是哀求之色。

“你将窗户关上,别乱跑,不然被周潜龙发现了,本宫可保不了你。”沈融月道。

幽冥老祖极其听话,连忙将那窗户关上了,随后快步小跑到沈融月的面前。

幽冥老祖不再是失落了,脸上浮现出兴奋谄媚的笑容,一双眼睛放着光,彷佛在期待着什么,沈融月又如何看不出来?

“嘿嘿,不瞒宫主您说,其实早年我遭到过周院长的追杀,但好在那时小的机灵,这才保留了一命。”幽冥老祖道。

“那你可知,他就住在隔壁?”

“知道啊。”

“不怕他来杀你?”

“为了大宫主,就算是死,小的也是无憾。”

“不会只是嘴上说说的吧,男人的嘴,信了有鬼,你觉得本言那么好骗?”沈融月讥讽道。

幽冥老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眼前的神女宫大宫主可不是什么纯情少女,要想骗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罢了,不想这些,时候不早了,歇息吧。”

沈融月起了身来,走到床榻边上。

沈融月脱了鞋子,一双玉足精美无比,白生生的,玲珑晶莹。

她坐在床杨上,双足抬起,一个转身,好似蝴蝶般翩然的侧躺在了床上,背对着幽冥老祖,就此便没了声息,彷佛真的睡了过去一般。

幽冥老祖弓腰驼背的站在不远处,目光落在侧躺着的沈融月身上,喉咙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薄纱盖体,轻掩娇躯,那美臀在薄薄的白纱之中曲线浑圆,高隆做人,两条美腿轻压着纱裙,相互折迭,交织出绝美诱人的画面。

幽冥老祖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

烛光突然熄灭了。

“本宫累了。”沈融月轻轻的道了一句。

幽冥老祖不敢再向前一步了。

只是幽冥老祖忍不住伸手抓了一把胯下涨硬高大的帐篷,那根活儿热气腾腾的,生龙活虎,一时半会儿想要疲软下来,真的不是一件平易事啊。

第二日的红尘书院如往常一般。

幽冥老祖天还没亮就去到了厨房里,跟着火夫一起为学生们准备早餐。

幽冥老祖混进了书院来,靠的就是他火夫的身份,有谁能够想到,曾经的幽冥老祖堕落到如此境地,还成了一个驼背老头,就算是周潜龙也是想不到,就在昨晚的时候,幽冥老祖就住在他的隔壁,与沈融月同住一个屋。

幽冥老祖干活极为卖力,唯有如此,才能减缓一些精力,每每想到高贵圣洁的沈融月,幽冥老祖心中便是有无法自抑的澎湃,小腹处火焰高涨,无处发泄。

于是到了晚上,幽冥老祖用冷水冲刷身子,这才能稍稍轻松一点。

但是连续几日过去,幽冥老祖却是终于按捺不住。

这夜夏雨了,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焦老汉快步急切的的去往沈融月的厢房,可是刚到床边,猛然发现屋内不止沈融月一人,还多了一人,正是周潜龙。

两人手里各拿了一本书籍,似乎在探讨学问。

周潜龙目不斜视,神色严肃,圣贤正人。

但是屋中烛火如豆,美人在旁,氛围暖昧,惹人遐想。

大雨急切,焦老汉全身都湿了,不敢使用灵力,而且几日过去,幽买老祖的修为又下降了一截,已经退到了六境。

幽冥老祖蹲在墙角,抱着身子,瑟瑟发抖。

第106-109章

屋内温暖如春。

沈融月放下书本。

周潜龙起了身来,柔声道:“时候不早,我先回屋去了。”

“本宫突然想起一件事。”

“何事?”

“你可是认识幽冥老祖?”

“那个老东西?”

周潜龙无端生怒道:“那个老东西就是个邪魔外道,为人不齿,听闻他最近遭到巫穹追杀,也不知死没死!死了最好!”

沈融月道:“据本宫所知,他虽是邪魔外道,却是从没杀过什么人,一直都待在幽冥血河,很少出来。”

周潜龙道:“不管他是否杀人,总之,他走的是邪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该杀!”

沈融月微微摇头,看向周潜龙的目光流露出清丝失望之色,稍纵即逝。

“不用太过生气,本宫也就是随口一问,不早了,去歇息吧。”沈融月道。

周潜龙收起肃然,似是欲言又止,但又难入启齿,终究还是抹不开脸上的面子,甩袖离去,将门给带上了。

沈融月起身,莲步款款,缓缓地来到床边,低头看到了蹲在墙角的驼背老头:“人走了,称进来吧,免得着凉感冒了。”

幽冥老祖撞起头来,嘿嘿一笑,旋即站起身子来,一脚踩在窗沿上。

只是鞋底沾了雨水,幽冥老祖刚一踩上,脚下一滑,便是向前跌落而去。

而沈融月仅仅退了两步,焦老汉这一跌落,便是朝着她栽倒过去。

身为修行者,就算是被撞了个结奋,也无伤大雅,依照平常,沈融月自是轻而易举的闪躲开,但她并没有,而是任由幽冥老祖撞了过来。

幽冥老祖摸在了沈融月的身上,那长了皱纹的张老脸恰好撞到了沈融月的鲍满朐之上,并且也迈入了其中。

刹那间一股奶香之气便是顺着鼻子钻入,幽冥老祖精神大振,忍不住的双手伸出,一把搂住了沈融月的纤细蜂腰。

虽然刚在外面淋过雨,但是此刻幽冥老祖却只觉得全身被火焰点燃,脸庞不愿从那两座傲人的圣女峰中拔出来,只想永久的停留在真面,感受那细腻的柔软与弹性。

幽冥老祖全身被火焰点燃,胸下的那根活儿在此时亦是高举大旗,顶天立地,撑起了一顶巨大的帐篷,摩挲神子,臊瘠难耐。

屋中那如豆的烛火被外面灌谁来的风儿吹拂着,摇摇欲坠,但始络没有坠下。

幽冥老祖终于还是撞起了头,从那温柔乡更艰难的退了出来,弓腰驼背的他撞起头来看向沈融月那张绝美倾城的脸庞,心神荡漾,老脸上禁不住的露出得意笑容来。

幽冥老祖小心置翼的从领口真拿出了一小包东西来。

“这是什么?”

“这是炒栗子。”

幽冥老祖此刻哪真像是什么邪魔外道,如是一个慈祥的老人,“这是小的在厨房真偷来的,想着拿来绐宫主您尝尝鲜,您尝尝?”

沈融月低头看着幽冥老祖手真捧着的炒栗子,眼神略有复杂。

“你来这儿,就是为了给本宫送这个来的?”

“嘿嘿……”幽冥老祖讪仙一笑道:“本来小的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一新芳泽,能亲最好,亲不了就忍着,这些个栗子要是宫主您不喜欢吃,那小的把它丢掉就是了。”

“栗子留在这儿吧,本宫会吃的。”

“哦。”

“除此……”

“除此之外?”

幽冥老祖脸上疑惑,下一刻,表情陡变,似是被抓住了命脉,眼神里无比震惊。

“本宫今晚有些许寂静。”沈融月声音妩媚,落在幽冥老祖耳中犹如天籁。

寂静?刹那间幽冥老祖只觉得全身血液沸腾,彷佛被默点燃了一般,胯下那根顶起帐篷的活儿在此时更加精神大振。

幽冥老祖将那炒栗子丢到了桌上,再次一把将沈融月丰腴动人的身躯给抱住了,张开嘴便是一口咬住了沈融月胸前的一座饱满雪峰,虽是隔着蒲纱,但是幽冥老祖却倍觉欢喜。

“嗯……”沈融月双手放于幽冥老祖肩_上,臻首仰起,绝美的脸上露出几分畅爽之色。

“唔唔……”幽冥老祖将沈融月的丰腴娇躯抱着,猛地一用肋,就将她给抱了起来,然后快步向着桌边走了去,最后将沈融月放到了桌上。

沈融月坐在了桌上,驼背的幽冥老祖只能踮着脚尖去亲吻沈融月的鲍满酥胸,只是这样太过费力,没多久幽冥老祖便蹲了下来,脱下沈融月足上的一只绣花小鞋。

一只完美玉足彻底暴露于幽冥老祖的眼前,美轮美奂。

幽冥老祖双手捧着,好似捧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生怕打破了似的,鼻子凑了过去,轻轻一嗅,老脸上就露出了迷醉愉悦的表情。

沈融月见了这一幕,不由轻笑,“老东西,本宫的脚香吗?”

“香的很!太香啦!小的忍不住亲上几口呢。”幽冥老祖兴奋的道。

“那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亲?”

“得令!”幽冥老祖得了沈融月的激励,顿时斡到十足,捧着沈融月那只完美雪白的香足,便是亲了起来,没有一点生分似的,极为讨好。

不仅是沈融月的雪白玉足,幽冥老祖的手也沿着那羊脂白玉似的滚冒小腿缓缓地向上,亲吻着,无比卖力。

随着幽冥老祖这般卖力的杂吻,沈融月双手撑在桌上,臻首仰面而起,那成熟绝美的脸庞上妩媚之意甚浓,颊畔有红晕浮上,媚眼如丝,檀口微张,迷离诱人。

“破,啵,……”幽冥老祖越是亲吻越是卖力,沿薯那滚圆白腻的小腿缓缓向上。

外面狂风大雨,于这屋中一盏烛火中,一个驼背老头卖力的亲吻着高贵圣洁的绝色丽人的玉腿,这个画面香艳制激,引人血脉喷张。

渐渐地驼背老头直起身子来,脱下裤子,胆部的那根活儿便是砰的一下弹跳了出来,狰狞粗大,龟头猩红,很难想象一个老头儿会有这般大的物事。

沈融月发丝垂落,媚眼如练,成熟动人的她此时模样无比勾人。

幽冥老祖早已热血沸腾,禁不住双手伸出,落到了那湖纱裙子之中。

幽冥老祖的手掌上长了老啊,在那滚圆紧致的大腿上慢慢的抚摸而过,感受细腻柔滑,而沈融月的眼瞳亦是愈发迷离,奇妙的感觉难言。

“宫主,小的……可否插进去?”幽冥老祖征询一般的问道。

他那根粗大狰狞的活儿就那般放在桌上,好似一修巨蟒,煞气腾腾。

沈融月婉约妩媚道:“你这老东西,明知故间,还不快给本宫送进来?”

幽冥老祖再也按掠不住,连忙踮起脚尖,将放在桌上的那根粗大活儿送到了薄纱裙底之中,当真是如一条巨蟒在找寻洞穴。

不大一会儿,似是碰触到了什么,沈融月的香红檀口中发出一声轻轻的娇吟。

……幽冥老祖屁股一噘,收了回来,随后又向前戳了去。

这一戳,幽冥老祖胯下的那巨蟒蟒头碰触到了温润柔滑的唇瓣,时隔许久,只是这么轻轻的一碰,幽冥老祖的全身犹如电流淌过,骨头酥麻,美丽无比。

幽冥老祖急不可耐,想要立刻冲刺进去,但却发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

幽冥老祖有点急了。

沈融月忽的身子一动,徵微撞起侧臀,玉手伸到了裙底里,扯下了什么。

“你这老东西,那么大力,是想将本宫的亵裤给戳穿么。”沈融月嗔怪道。

“嘿……”幽冥老祖嘿嘿一笑,“这下可没阻碍了吧。”

“你来试试?”

“那小的就来了。”

说罢,幽冥老祖一挺腰,猛地将自己硕大狰狞的粗物送进了那温涧泞泥的玉壶之中。

“喔……”

始一刺入,幽冥老祖就发出了舒服愉悦的声音来,颤颤的,显然是爽到了极致。

他只觉得自己的活儿被一股温暖以及鲜嫩的肉璧给紧紧地包裹住了,一种难言的精致彷佛娇媚的唇儿完全包里,肿大的蟒头之上酥痒痒的,马眼之中舒爽到了极致,似是有一泻千里飙射出来的冲动。

紧!太紧了!幽冥老祖的老脸涨红,呼吸也是急促,还驼着背,看起来非常难受似的,彷佛随时都会倒下。

但幽冥老祖并不这么觉得,他只觉得自己此刻是在天堂。

上次幽冥老祖是借助了元神入体,用了风从云的身体,与这位高贵圣洁的大宫主颠鸾倒凤了一番,但是怎么都有一点隔阂。

此刻真身上阵,幽冥老祖只觉得全身的细胞都在欢愉,每一条血管,每一寸经络,包括自己胯下的这条命根子,如是到了仙境,羽化登仙。

幽冥老祖情不自禁的双手抓住纱裙真那滚圆紧实的玉腿,用力一抓,胯下一个猛冲。

“……”沈融月臻首轻仰。

“太紧……宫主,您的这下面,太热太紧,小的……小的差点射了啊……”

“不许射!”沈融月婉约动人,风情万种:“本宫现在命令你,动起来,若是本宫不满意,以后就免谈了。”

以后?幽冥老祖心中一喜,除了这次,还有以后?刹那间幽冥老祖浑身更是充满干劲。

“那小……来了?”

“来……”沈融月话语还未落下,幽冥老祖便是急不可耐,一下就冲刺了起来。蛟龙翻涌,冲撞花户,疯狂揽动,沈融月的丰盈娇躯不禁随之摇动起来。

“嗯嗯嗯嗯……”沈融月香润诱红的檀口微张,轻吟出声。

幽冥老祖一发入魂,便是急不可耐的疯狂耸动起来。

狰狞粗大的肉棍在沈融月高贵无暇的玉壶真不断抽送。

“啊啊……小的干您……”幽冥老祖驼着背,用力的耸干,致使沈融月的娇躯不由后退,那桌布也随之乱起来。

幽冥老祖的那根活儿不小,撑入其中,一下就满了,浪遏灼烧起了沈融月,令得沈融月此刻更显熟媚风情,红彤诱人。

‘噗啮’,‘噗嗤’,‘噗啮’……过了许久,有水泡扎破似的声音响起,沈融月那娇嫩玉悫之中已然泥泞不堪。

而幽冥老祖满脸涨红,此时已经来了劲,突然一把将沈融月的纱裙扯下,随着他粗暴用力的一扯,刺啦一声,齐腰而断,沈融月那完美浑圆的蜜桃香臀暴露于了空气之中。

沈融月的香臀如是蜜桃般的形状,两瓣臀肉丰厚滚圆,翘挺,白腻雪嫩,肌雷晶莹,也无一点瑕疵,端的是堪称完美。

沈融月身上的那层薄纱被幽冥老祖扯下,恍若无物。

随着幽冥老祖猛烈的冲击抽插,沈融月的丰盈娇躯随之而动,她朐前那雨座雪白饱满的圣女峰峦在此时亦是随之晃荡涌动,乳浪阵阵,花白刺眼。

“啊……来了……主……小的要来了……”突然间,幽冥老祖一声大叫。

原来是沈融月那两条莹白雪王般的美腿好似蛇儿般缠上了幽冥老祖的腰肢,而沈融月的花壶名穴在此刻也变得紧致,彷佛有一阵吸力,吸的幽冥老祖抑制不住,马眼中酥痒更是难以自持。

“来吧来吧。”沈融月也不阻止,娇声诱引。

“哦……”幽冥老祖忽然又一阵连续勇猛的快速抽插之后,最后啪的一声,猛地撞击过去,两人的下体毫无缝隙的铁合在一起,如胶似漆。

而幽冥老祖的身子也是急速的抖动了起来,将他的子子孙孙灌诖到沈融月的玉体之中。

长吟声响起,经久不息。

沈融月仰着臻首,发丝渎乱,香汗瀑润,更是妩媚诱人,那雍容的风情彷佛又增添了少许。

啵!幽冥老祖把狰狞肉棒抽了出来,那棒身还是坚硬高举的模样,沾着水汁。

“宫主,您也湿了啊。”幽冥老祖不禁笑道。

“本宫瀑了便湿了,只可惜,你的能耐好像不怎么样。”

沈融月嘴角如弯月般一笑。

幽冥老祖胸膛剧烈起伏,听得这话,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不甘之色。

“小的……小的能行!”幽冥老祖叫道。

“能行?”沈融月的笑容似乎带着嘲弄揶揄。

“能行!”幽冥老祖不服的吼了一声,下一刻他一只手抓住沈融月的一条修长美腿,将其撞了起来,朝着侧边一掰,便见沈融月的身子一侧,沈融月那两修滚圆修长的美腿相互交迭在了一起。与此同时,沈融月那完美的蜜桃香臀曲线高高的隆起,看得人口水直流,这一刻幽冥老祖又觉得精神振奋了,胯下的那根铁棒倏然又是活力满满。幽冥老祖没有片刻猫豫,一手放在沈融月的腰胯之上,另一只手则是扶着粗大的肉棒凑进了玉穴之口,抵在了入口处。

正在幽冥老祖要驶入进去之时,门口却是响起了一道声音。“宫主,在吗?”

这声音带着儒雅,把幽冥老祖吓了一跳,沈融月也是娇躯微微一颤。

幽冥老祖脸色垮塌,露出惊惧之色,那声音的主人他太熟悉了,可不正是红尘书院的院长周潜龙么?他可就在侧房啊!不对,他不是已经走了么,怎的现在又回来了?这把幽冥老祖吓得够呛,不敢动弹,那抵在花壼入口处的肉棒也不禁有点软化的迹象了。

可就在这时,却见沈融月将高隆的玉臀向后微微一翘,只听得细若蚊声的叹嗤轻响,幽冥老祖的那根硕大肉棒就被沈融月下面那无暇玉历给包纳了进去。

刹那间,有点疲软迹象的铁棍在这时瞬间充满活力。

“老东西,怎的,称怕了么?”沈融月传音而来。

“怕了?”幽冥老祖顿时仰头不服,传音道:“小的绝不会怕,小的要干的蜘叫!”

“好啊,那你来呀,在你的仇人面前,把本宫干的叫呀。”

“来就来!”这一刻幽冥老祖胯下的那根肉棒彷佛诖入了无上神力,更加坚硬,他双手抓着沈融月的腰胯处,将肉棒猛地向花户里狠狠一送。

啪!幽冥老祖与沈融月那高隆紧实的香臂狠狠一撞,发出这样清脆的声响。

“宫主?”外面周潜龙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丝疑惑。

“本宫要歇息了,周院长,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面颊红润欲滴的沈融月终于开口。

周潜龙透过门纸看到里面的阴影,心中疑惑,一个是躺着的,另一则是站着的,那站着的依稀看起来像是个小孩儿。

“……”周潜龙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想将自己的心事说出来,临了到头却又不敢。

“那……先前之事,我向你道歉。”

“……什么事?”

“关于那幽冥老祖是什么样的人,可能是我太武断了。”

“……哦……知道了。”

“宫主,好房中有人?”

“本宫在试验傀儡,让这傀儡给本宫按摩呢,……你别打扰本宫了。”沈融月的声音里带着喘息,彷佛一团火,熟媚诱人。

周潜龙有心想要进去,但是又怕引得沈融月不悦,终于还是告辞离去了。

嗯,有什么明日再说吧。

屋外静悄悄的了。

屋内。

桌上沈融月侧着身子,蜂腰柔弱无骨般,而那白嫩丰盈的美臂傲然高翘,白生生的诱人。

两片丰盈闫瓣挤出来的股沟深达白腻,里面一条黑乎乎的肉棒正在进出不断,除却第一次时候发出的声响,往后都寂静了下来,幽冥老祖生怕周潜龙进来,如是做贼一般。

直到此刻,幽冥老祖不敢确定周潜龙是否真的走了,还是慢慢的,不敢发出太大声响,但是每一次深深地刺入到底,令得沈融月不仅是额头上,就连那白皙的玉颈上也是汗珠淋漓。

“人走了。”沈融月冷不丁的说道。

“真走了?”

“嗯,走了。”

幽冥老祖嘿嘿一笑,双眼放光。

下一刻他猛地把沈融月抱起,背对自己。

原本沈融月一般都会拒绝的,但是不知为何,心中却有一抹难以言喻的兴奋,任由这个驼背老头摆弄自己。

此刻沈融月也知道幽冥老祖是什么意思了,她双手撑在桌面上,微微俯下腰身,那蜜桃形状的香臀在这一刻完美无瑕的翘了起来,正好顶在了幽冥老祖的腹部之上。

幽冥老祖诧异。

沈融月回过头来,妩媚的勾人一笑,道:“你想驾驭本宫?”

“嘿嘿,谁敢驾驭您啊,只……只是小的想试一试,过过干瘾,就是不知道宫主您能否满足小的这个愿望。”幽冥老祖不好意思的说道。

沈融月只字未语了,扭过头去,什么也没说,令得幽冥老祖当场愣在了那儿,低头看着身前这完美无瑕的雪白美臀,不知进退。

“你这老东西,愣着干什么?”好一会儿之后沈融月突然出声。

“小的……小的……”

“再不来,本宫可就睡了。”

幽冥老祖眼睛一亮,瞬间大喜:“来啦来啦。”

幽冥老祖急不可耐,忙不迭的把自己粗大的肉棒再一次的送进了这位神女宫大宫主的湿润蜜穴之中。

“噢……”沈融月仰头轻吟。

而幽冥老祖站在沈融月的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翘着浑圆美臀的沈融月,这位神女宫的大宫主是何等的冰清玉洁,高高在上,万人敬仰,如今却如马儿一般的翘着屁股在自己面前。

幽冥老祖心绪澎湃,再也忍耐不住了,双手五指抓住那白腻肥嫩的臀肉,忙不迭的就开始抽送了起来。

不大一会儿……啪抑拍咐啪!肉体撞击之声抑制不住,在这屋里回荡了起来。

“喔喔……”幽冥老祖发出舒服的大叫。

“嗯嗯嗯嗯……哦哦哦哦哦……”高贵圣洁的神女宫大宫主也逐渐发出呻吟之声。

在外人面前她孤高冷傲。

有谁能够想象得到,她会让一个驼背老头,还只是六境修为的幽冥老祖站在身后狂肏. 如此香艳美丽,春色浓意,美不胜收。

“啊啊啊……来了来……宫主,小的要射……”

“射吧射吧,快些射吧……本……本宫也要来……”

“噢噢噢噢……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暴雨倾盆,狂风大作。

周潜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盏灯火如豆。

周潜龙发现自己的道心有些不宁静,彷佛一潭湖水有了涟漪。

心绪不宁,那便看书。

周潜龙立即享了一本圣智书出来,挑灯夜读。

外面大雨倾盆,哗啦啦的落个不停,以周潜龙的修为,就算是整个书院的动静都能听到,但是却听不到旁边屋子惠的重力静。

周潜龙想要听到,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是读书人,岂能去窃听别人的墙角。

再者便是沈融月的修为如何,他也清楚明白,想要探听到她的屋真有什么动静,除非她愿意,否则还真没什么人能做到。

因此周潜龙全然不知在生日歌纽约的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就在那个房间里,有一个佝傻腰背的驼背老头正在与他暗恋而不得的高贵大宫主翻云覆雨。

……屋子里,一盏青灯还在幽幽的燃烧着。

烛火让屋子专并不是太过明亮,毕竟只是一盏烛火而已。

可就算如此,也无法掩盖那绝代的风华。

那绝代的风华化作了浓暖的春色,铺洒了整个房间。

高贵圣洁的沈融月站在桌前,一双玉手撑在桌面上。

她的身体高挑,丰腴而又玲珑有致,前凸后翘,在那一层薄薄的雪白纱衣覆盖下,肌广盈泽靓丽,伴着淡淡的汗珠儿,平添熟媚的骄人风情。

而沈融月体态修长曼妙,丰腴不失紧致,站在她身后的幽冥老祖身材矮小,几乎是只能踮着脚尖,才能把自己的硕大命根勉强送到沈融月的后闫处。

而沈融月双手撑在桌上,她的娇躯本就是修长高挑的,上身不需前仰,那在衣襟中若隐若现的酥胸饱满至极,如是要爆炸一般,喷薄欲出,傲人的曲线完美至极。

从她的香背到后腰,形成的曲线完全彷佛是一位画师极尽一辈子心血勾勒出来的线条,那后腰上雪白一片,肌质生光,有淡淡的小漩涡,那是腰窝。

这还不止。

从那缄柔玲玲的后腰再到下面一点,便是高翘浑圆的室桃臀了,那腰臀的曲线才是最为完美的,世间难有,也是世间男人最想征服的堡垒。

两片饱满丰盈的臀肉如是圣光般雪白,没有一点舒软,而是那种极致的挺翘,好似结軎,光是看一眼便能让人血脉啧张。

薄薄的纱衣衣角隐约的盖在上面,彷若琵琶半遮面,使人想一看其中美丽风景。

幽冥老祖两只粗糙的手掌情不自禁的放了上去,各自抓住了左右丰会的臀瓣,微微一捏,那种手感无法言喻。

幽冥老祖已经射了两发,虽然他受了伤,实力也下降了,但怎么说都是修行者,因此在这个时候他还能支持得住。

当然了,就算支持不住那也得支持,幽冥老祖不想就这样放弃这次机会。

幽冥老祖看了一眼自己胯下的活儿,青筋环绕,虽有一点疲惫了,但也只是稍有疲软而已,雄风依旧,至少还能来个一两次呢。

而且已经射过两回,比之先前的坚韧度也多了几分。

幽冥老祖的身上也出了汗水,他的视线很快落到了大宫主那高贵无暇的浑眉蜜臀之上,挺翘着,玉门关似在烛火光芒中隐隐明显。

幽冥老祖一只手收回,握着粗大的肉棒准备再次前进,继续去揽乱那玉门关。

他踮着脚尖,戳了两次,但是因为身高的缘故,这次却是怎么也戳不进去了。

幽冥老祖有些疑惑,刚才都进去了,为何现在进不去?似有所感。

幽冥老祖撞头看向了沈融月,发现地臻首不知何时转了过来,那绝美倾城的睑上有着一抹笑容,似乎有几分嘲弄揶揄之色。

“大宫主。”幽冥老祖谄媚的笑道:“让小的进去吧。”

“都进去过两次了,还想再进来?”

“不瞒大宫主您说,小的想一辈子都放在您这里面呢。”

“呵呵。”沈融月轻笑了一声,微微的俯下身来,那形状妩媚的蜜桃臀在这时更加的高翘起来,但是却足够幽冥老祖把东西放进去了。

看着高贵圣洁的大宫主如此俯下身,就这么翘臀在自己面前,幽冥老祖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满足感和自豪感来。

本来有点疲软的粗大肉棒在这时瞬间变得活力十足。

“大宫主,那小的就来略?”

“来吧。”

“好勒!”幽冥老祖应了一声,一手扶着那粗大狰狞的活儿便向着玉门赐开凑了过去。

猩红的龟头稍一碰触到那鲜嫩无比的唇瓣之时,感觉如初,沈融月的表情也微微的产生了变化,似乎有几分惬意。

初入蓬门挤开那肉瓣,紧致感再一次的袭来,还有一股温热的吸力传来,幽冥老祖心神摇曳,全身的血液再一次的沸腾起来。

“噗!……”再一次的将硕大肉棍送入到大宫主高贵肉嫩的玉壶之中,幽冥老祖不禁闭眼发出一声舒爽愉悦的呻吟之声,那种被细嫩肉璧包里的感觉令他彷佛要得道成仙飞起来一般,两条腿不禁都有些发软。

幽冥老祖双手捧着沈融月那雪白丰盈的臀部,踮着脚尖,一时间没有忙着动,而是细细的感受。

只可惜幽冥老祖不急着动,沈融月却是动了。

倒不是沈融月扭腰摆臀那般的动,而是在沈融月那妙妙水润的玉壶之中,一股吸力传来,那玉壶居然开始变得紧致起来。

幽冥老祖一惊:“大宫主!”

“你不动,本宫来帮你动。”沈融月头也不回的说道。

她脸颊上的晕红未退,风情成熟,极致的诱人。

幽冥老祖感觉到自己的命根子被那玉壶吸住,极致的快感袭来,让他整个人都难以自制的发出声音来,再也忍耐不住的抽插起来。

起初之时幽冥老祖也没有太过快速,较为缓慢,但是渐渐地幽冥老祖便有些忍耐不住了,终于是加快了速度。

“啪拍啪抑拍……”不大一会儿幽冥老祖便是卖力的抽送起来,好似一只勤劳的蜜蜂。

“嗯嗯……”沈融月的香醇檀口微微的张开,呼吸有点急促起来。

幽冥老祖的胯部与沈融月那雪白丰盈的蜜桃四撞击在一起,那紧致的臀肉不受控制的翻涌起来,化作雪白的浪花似的。

臀浪阵阵!幽冥老祖虽然实力大降,就连身体也跟着佝傻了,但在这时候的他却勇猛无敌,将胯下那根硕大的肉棒不断地冲刺在沈融月的身体之中。

壼开始连绵不断的抽送,极其有力,幽冥老祖看起来就好似是吃了某种丹药一般,兴奋无比。

沈融月脸颊微红,此刻的她风韵有人,檀口张着,醉眼如丝。

一点,又一点……那巨物的冲刺以及摩擦,还有那阵阵的滚荡,都让沈融月的身体起了细微变化,道心在这一刻也跟着摇曳晃动。

沈融月嘴中发出无意识的呻吟之声来,逐渐有点沉迷其中。

身为十一境的她,杀敌无数,斩妖除魔也不在少数,风姿翩翩,此刻却是有些恍然,彷若忘记一切,尽情的在这情欲的海洋中颠簸。

“啊啊啊啊……”幽冥老祖忽然一阵急促的冲刺。

倒不是他想泄了,必竟先前已经泄过两次了,也有了耐久力,而是到了某种境界之中,又或是忽然提起了兴趣。

一阵猛烈的冲刺。沈融月那浑圆挺翘的蜜桃尻的屄肉在这时也晃荡的更加利害了。

啪!一阵急促的冲刺之后,幽冥老祖猛地趴在了沈融月的香背之上,他的胯部几乎是与沈融月雪白的浑圆美臀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不留丝毫的缝隙。甚至恨不得把蛋给挤进去了。

“呼……”沈融月仰起臻首,吐了一口浊气。

美妙蜜臀上的雪白臀肉已经有些泛红了,娇丰色欲滴。

幽冥老祖胸膛剧烈起伏。

“累了?”沈融月开口,声音里有一丝颤抖。

幽冥老祖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他嘿嘿一笑道:“怎么能说累呢,小的还有的是劲呢,绝对能让大宫主您欲仙欲死。”

“好猖狂的口气,就凭你?”

“就凭小的!”

“呵,既然你如此自信,那就别停下,本当绐你一次机会,只要不是太过分,本宫随你指使。”沈融月道。

幽冥老祖那张老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了,也让他的眉眼变得更加的猥琐起来。

此时幽冥老祖还未将那根坚硬滚烫的活儿抽出去,稍作歇息,幽冥老祖又再次征战起来。

幽冥老祖想要完全的征服这位冰山美妇。

因此幽冥老祖极其的卖力,几乎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沈融月亦是没有再说话了,只是双手撑着桌面,仰着上身,随着幽冥老祖的冲撞,不仅是她的雪白臀肉在晃动,她胸前那两座圣洁的雪峰在此时亦是跟着晃动,好似要冲脱胸襟,飞了出来。

当然,即使没有飞出来,那两座晃荡的雪峰也依然是乳浪阵阵,摇晃出来的弧度优美无比。

幽冥老祖开始了再一轮的冲击。

沈融月逐渐迷离。

忽然间,幽冥老祖脸上闪过一抹窃笑,似乎是有什么酝酿。

就见幽冥老祖的一只手落到了沈融月的大腿根上,用力抚摸,细腻感受。

但只过得片刻,幽冥老祖的手忽然抄起了那条浑圆白皙的大腿,就将那修长美丽翩然的大腿给撞了起来。

“……!”沈融月不由回头,神色有些惊异。

不过,惊异是惊异,她却也没有阻止,脸上红潮愈发上涌,任由幽冥老祖施为了。

幽冥老祖见大宫主没有阻止,心中惊讶了一下,接着心真便是一喜。

没有阻止,那就是任由自己施为了。

如此良机,岂能错过?幽冥老祖干的更为欢快了。

啪拍拍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再一次的响了起来,连绵不绝。

幽冥老祖势大力沉,不断抽送。

那玉壶真泥泞不堪,温熟而又充满了紧致。

一个冲,一个咬,相互较劲。

屋外的大雨还在下着,幽冥老祖卖力的肏干着,也不担心是否会被周潜能给听到了。

不仅如此,他的心中此时还生出了一股兴奋刺激的感觉来。

他与周潘龙之间有怨,曾经还被周潜龙追杀过,对他是惧怕不已。

可是现在,自己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与这位高贵冰洁的大宫主颠鸾倒凤,翻云覆雨,这种上天了的感觉爽飞了。

他周潜龙得不到,却被自己给得到了,这让幽冥老祖心中不免生出了一股极端的满足感来。

随着这股满足感的生出,幽冥老祖的身体力气也彷佛跟着生了出来,他愈发的卖力,几乎是将浑身所有的力气都灌注到了胯下的那根东西之上。

嗡!幽冥老祖的那根东西在此时居然又变大了几分。

这是幽冥老祖将灵力注入到了其上,强行增大的。

始一变化,沈融月便是察觉到了,忽的回过头来:“老东西,你这是作弊啊。”

“不得不作弊啊,宫主您这般厉害,小的就只有略施手段才能跟上啊。”幽冥老祖笑着道:“不知宫主您现在可否满意?”

“是否满意,本宫自己心更清楚,你还不再快些?”

“那小的可就却之不恭了。”幽冥老祖嘿嘿一笑。

“啪拍拍啪……”幽冥老祖嘴里连番叫着,胯下动作更快,好似打桩机一般,勇猛有力,经久不沈融月那玉壶边缘的鲜嫩唇瓣一次次的被挤开,里面已有晶莹的水汁弥漫溢出,味道香甜。

屋子寓春色愈发浓郁,两具黑白分明的身躯前后交合在一起,形成一副难以言喻的美妙画面。幽冥老祖一个驼背老头,不论是到了哪儿,都会引得那些名门正派的女好厌恶,谁都会觉得恶心,也不曾有人觉得他会有什么艳福。可是谁又能想到,如此德性的幽冥老祖能够趴在高贵优雅的神女宫大宫主的身上征伐鞭挞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