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jinglebellchang免费 jinglebellchang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未婚妻和乡下表弟 未婚妻和乡下表弟

    可可比我小五岁,正是青春烂漫的年纪。原本校园里的她还残留着一丝农村姑娘的气息而并不那麽惹人注意,因而经人介绍也就和我这样的大龄学术男成为了绝配。  话说女大十八变,迈上工作岗位後的可哥如同绽放开来的花儿一样,越发有了职场女性的靓丽,工作时原本高挑纤瘦的身材在一身制服和丝袜的包裹下,衬着小麦般的健康肤色越发显得前凸後翘,玲珑有致,虽算不得惊艳,但浑身散发出的青春气息却足以吸引了绝大多数男性病人的眼球。但心智上,可哥还如同她那套洁白的护士服一般,单纯的像个小孩子,挨了上级的训斥会马上红了眼眶,但只要一件淘宝款

    jinglebellchang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未婚妻和乡下表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未婚妻和乡下表弟》,是作者jinglebellchang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可可比我小五岁,正是青春烂漫的年纪。原本校园里的她还残留着一丝农村姑娘的气息而并不那麽惹人注意,因而经人介绍也就和我这样的大龄学术男成为了绝配。  话说女大十八变,迈上工作岗位後的可哥如同绽放开来的花儿一样,越发有了职场女性的靓丽,工作时原本高挑纤瘦的身材在一身制服和丝袜的包裹下,衬着小麦般的健康肤色越发显得前凸後翘,玲珑有致,虽算不得惊艳,但浑身散发出的青春气息却足以吸引了绝大多数男性病人的眼球。但心智上,可哥还如同她那套洁白的护士服一般,单纯的像个小孩子,挨了上级的训斥会马上红了眼眶,但只要一件淘宝款

《未婚妻和乡下表弟》 十、极恶的预谋 免费试读

「那就……先露个奶子叫俺瞅瞅呗!」

小皮光着身子命令道。

另一边可可坐在床沿,看得出她很犹豫,但这没什麽卵用,在小皮的命令下,她还是缓缓解开衣扣,接着扯掉胸罩的一边吊带。

明明是这个孩子在淫辱我的未婚妻,隔着手机屏看到这一切的我却不知怎的内心深处也一个劲喊着——「脱,脱,脱!」

「磨叽个啥,都是老子的女人了,身上哪儿没叫老子瞧过!」

小皮不耐烦地一把扯掉可可另一侧肩膀上的吊带,两只又挺又翘的奶子便一览无余,同我往常所见的一样玲珑有致,但或许今天我所处的观看角度和扮演角色不同,又或许是她确实感受到了男人的爱抚,那两只平时在我眼里并不算傲人的乳房今天却又大了几分,我贪婪地抱着手机仿佛再看一段小黄片,而其中的女主角竟是我的未婚妻。

「啊……疼!」

我看到可可嘴上叫了一声疼,却低下头去,脸上浮起一朵红云,那似乎是我俩第一次在校园里亲人时她才有过的表情,莫非……她的心里也在期待什麽?

那死孩子一看见女人的奶子顿时来了劲,装模作样伸出手来在那红艳艳的乳头上逗弄了一回,又立马缩回手放到嘴边呵了呵气。

「怎……怎麽了?」

「怪烫咧!姐的奶子!」

「什麽……烫不烫的!胡说个啥!」

「嘿嘿,俺爹说过,好看的女人,奶子就像刚出笼的白面馒头,香喷喷热乎乎的,弄在手里再烫也舍不得放手!」

小皮一面调笑着,一面坐到可可身後,一手一个兜住两边的乳房把玩起来,玩着玩着便开始狠劲地揉捏起来,看那架势还真把我未婚妻的奶子当成白面馒头一般玩弄。

「瞧你说的,那还能吃不成?」

「嘿嘿,当然,俺猜俺哥肯定没吃过你奶头!」

小皮嘴上调着情,舌头也没闲着,在可可的脸颊、耳後、脖子的敏感部位上逗弄起来。

「哪,哪有……那你说,你怎知道这些?」

可可这个傻姑娘原本还是受胁迫的一脸委屈样,现在也不知是被弄得痒痒起来还是被激发了女人的淫贱本性,竟然还被逗得露出了欲拒还迎的表情。

「姐奶头还是粉嫩的,而且奶子这样小,一看就没叫男人吃过。」

「你……你说谁小!你好好看看,明明不小好不好!」

可可被激地把胸挺到他面前,那孩子顺势一口叼住,就把那奶头含在嘴里逗弄起来,用他那在无数女人身上练出来的灵巧舌头划过乳晕,再或轻或重地点在那奶头尖上,当然这些细节我是看不到的,却不影响我去脑补这样的画面。

「啊……啊……啊,小皮不要……不要……要,要……」

这一招果然让可可难以招架,几个回合下来便见她两眼微闭,一脸的沈醉整个人瘫倒在小皮身上。

小皮见时机成熟,一只手顺着她的腰线缓缓下移,另一只手不知从哪摸出个亮闪闪的短棒来,我看着挺眼熟,想了半天才记起来那是可可以前买来化妆用的眼线喷笔,那玩意儿一头是个金属的小圆珠,一开开关那圆珠就会随着电流一面震动一面喷出眼线液。

我开始预感到小皮要拿它来做什麽了……天哪!这个年纪的孩子想象力果然是无穷的,这玩意儿竟被他开发出这样的玩法来。

我这个硕士研究生竟然不曾想到?

正想着,手机里的画面竟不争气地卡住了,定格在了可可一脸不知是痛苦还是享受的表情上……

我狠狠地甩了几下手机,也不知是担心,还是满心期待画面里的俩人接下来的动作。

隔了大约几分钟,信号才恢复正常,这时的画面中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我未婚妻的两瓣小翘臀,和那一根陷在臀沟里的白色小内裤——此时她正扑倒在床上,脸埋在两只胳膊间,唯独耸起腰身臀部,那死孩子则半压在她的身上,手里拿着那只眼前喷笔,用顶端那震动的小圆珠顺着可可臀沟里内裤的印迹滑动着。

「哎哟,姐,这是啥地方?咋这麽软乎乎的?」

「别……别,你真的……真的好坏……」

只见小皮手中的笔从两瓣翘臀夹着的阴蒂部位缓缓走到阴门,再走到会阴,再走到菊花位置……可可肩膀微微耸动,整个腰身和屁股也随着节奏扭动着。

「啊,求求你不要弄那里好不好,好脏的……」

「哪里?哪里?俺又不知道这是哪里。」

小皮说着手上加了几分力气,把那笔头儿隔着内裤的薄布又往里顶了一截。

「哎哟!好疼……好痒……那里真的不行……」

「哈哈,该不会是姐的腚眼子吧,俺扒开来看看!」

那孩子兴奋地像发现了新大陆,用一根手指挑起陷在臀沟里的内裤,竟然直接把那笔头儿顶在我未婚妻身上最羞耻的部位。

「真是贱屄!屁眼都让他弄了也不知道反抗!」

这香艳的画面真是看得我又气又爽,嘴上骂着,心里却情知那也是我期待的,仿佛正在尝试小皮那些新鲜玩法的人正是我。

「呜呜,你不要看,不要看啊……」

「俺不光要看,还要亲,亲了姐的腚眼子再跟姐亲嘴,再用鸡吧操个够!」

小皮说着竟真的俩手扒开那两瓣小翘臀,把脸凑上去亲了一下,然後猛地扑过来勾住可可的脖子就要亲嘴,另一只还不忘继续在可可的下面玩弄着。

「唔……你真的好恶心!不要!」

只见可可无用地躲闪了几下很快四片嘴唇便吻在了一起,起先似乎是可可咬紧牙关紧守着最後的防线,但那死孩子竟然一把捏住我娇妻的鼻子,就这样没两下可可便缴了械,似乎还主动用嘴唇温润地包裹住对方,我甚至清楚地看到俩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拉出长长的丝线。她似乎忘了那可是刚刚亲过她排泄器官的地方……

「噢!噢!姐,姐,香不?你腚眼子的味道?」

「唔唔……嗯嗯……」

这样从背後激吻的姿势任谁也无法抗拒,我甚至没注意到小皮那根已经翘上了天的黑鸡吧什麽时候从後面又一次进入了我娇妻的身体,又开始有节奏地耸动起腰身来……

小皮插女人有他特有的节奏,也不知是他跟谁学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插女人最爽的法子,就是把鸡吧不顾一切地狠狠插到底,然後再慢慢地往外拔,直到把屌头拔到洞儿口,享受女人的骚屄恋恋不舍地裹着你的屌头,再狠狠插到底……几次下来,便能插的女人哭爹喊娘,管你叫爹。

当然前提是你得有那个宝贝家夥,而这恰恰是我所不能满足自己女人的。

手机里的画面再一次卡住了,这一次冲着我定格住的是那死孩子的小黑屁股,那两瓣黑屁股上的肌肉轮廓显然说明他正一个劲地前往前面塞东西,只是值班室里这该死的网速让我又错过了精彩的画面。

这一次卡的可够久,我干脆起身锁上门,躺下回味着刚才的画面解开裤带开始自我安慰,这自我安慰除了身体上,还有心理上的,我不断告诉自己虽然我的未婚妻被一个小屁孩上了,可既然她被别人上了,那也就不是我的女人了,这心态就好比为自己开过的车寻了一个不错的买家,看着下一个买家享受自己曾经的爱车,似乎心里还挺美的?

正当我上上下下,快快慢慢享受了几回,差不多半小时过去我也即将达到顶点之时,我发现手机里的视频画面又同步上了。

房间里一大一小似乎已经狂风暴雨完了,正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相拥着,小皮一只手不安分地在她胸前逗弄着,她竟然也握着小皮两腿间半软的阳具把玩着,那场面既像热恋中的情侣,又像是大姐姐在抚慰怀里小弟弟。俩人平静了没一会儿,小皮忽然凑到她耳边说了什麽,可可听了面露难色,继而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只见小皮「腾」地坐起身来,说道,

「姐不肯陪俺耍,那就甭说啥做俺的女人,俺找小琪玩去,你还上俺哥那去就是!」

那死孩子又是一脸的委屈,似乎是他受了莫大的委屈,我当时便想现在的00後果然都是戏精出身,这小子要是被娱乐圈看中了,那估计也就没那个三小只什麽事儿了。

「只要他还肯要你。」

末了,那孩子竟然丢下一句,看似小孩撒娇般的话,其实句句戳中一个女人心中最致命的地方。

「别,姐依你就是,来,躺好。」

「哼!」

小皮依旧是老大个不满,但却听话地一骨碌仰面躺了下来,岔开着两条黑腿,挺起两腿间那东西,那粗黑的东西竟然又直挺挺地立了起来,直到和小腹呈45度角,还一下一下跃动着。

操!这小屁孩下面长得是金刚钻吗,怎麽一天24小时想硬就硬?刚刚爽完两次还要?

正好奇这孩子又想出什麽鬼点子,只听他说,

「叫姐给俺吃鸡吧都不肯,亏俺亲姐的腚眼子都不嫌埋汰!」

「行了行了,不要说,姐给你就是……」

他竟然叫我的未婚妻给他口交!她竟然也不拒绝,只是握住那根挺立的黑棍儿犹豫片刻便送进了嘴里。

我心里与其说是气愤,不如说是羡慕嫉妒恨,记得我当初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哄她开心,好不容易才说服这贱屄给我口,结果第一下就叫她让一根阴毛给噎了半天,当时便没了兴致,从此往後只要我提出来便被她捶着骂我恶心。

「哎哟!姐,别用牙咬撒,好痛!」

毕竟她嘴上的功夫还没解锁,没两下便疼得那孩子龇牙咧嘴,一个劲儿地不要,

「贱屄!给男人吃鸡吧都不会,俺哥没教过你吗?」

可可吐出嘴里的棍儿,羞得满脸通红,抿嘴止住差点流出来的口水。

「贱屄,你要先舔撒尿的眼儿,哎……对!再舔两边的蛋蛋,然後蛋蛋下边也要舔,哦哦……就这儿,舒坦!……还有,还有下边……对对,腚眼儿旁边也要舔!」

我看到那死孩子竟摁着她的脑袋,手把手地知道她给自己口交,一面引导着她的舌头一点点游走在自己两腿间的三角区,当舔到小皮的肛门时,看得出她有些抗拒,那孩子却径直用两腿勾住她的脖子,努力挺身将自己的下边凑到她的脸上,继而一面直哼哼地对着屏幕作出种种享受的表情,似乎在嘲弄地对屏幕前的我说。

「嘿,哥,看嫂子在给俺舔鸡吧呢!」

「哎哟,停!俺爽的要射了……下面,含住俺的鸡吧裹!快!」

那死孩子不禁舒坦地叫出了声,随之将两脚架在她的肩膀上,把高高昂起的生殖器凑了上去,可可随即十分默契地一口含住,小心翼翼地吞吐起来。

「噢噢,这次爽多哩……姐,你可得多练练,不然可连小琪都比不上!」

我知道,相对於我那根茅草堆里的胡萝卜,小皮那根青春期男孩光秃秃,没有碍事的阴毛的大棒儿让她含在嘴里更加受用,散发出的男人味更让她着迷,也让她学得更快,尽管她看起来那麽卖力也只能让那根大棒儿半截没进嘴里。

「哦哦哦哦……姐,快!把你的屁股凑上来!」

「什麽?」

可可没会意,茫然地擡起头,却被那孩子一把摁下去,

「贱屄!谁让你停的,叫你把屁股坐俺脸上来!」

「噢噢……好!」

她似乎是懂了,将身子挪了180度,缓缓地将屁股冲着小皮的脸,那根粗壮的生殖器仍旧塞在她的嘴里。

这孩子竟然要我的未婚妻以这种羞耻的姿势将自己的私密部位完全暴露在自己的面前,这样的姿势意味着这孩子可以近乎零距离地观察她的下体,甚至可以闻得到那里的气味。

「姐,你下边咋啥味儿都没?」

小皮扯了个枕头将脑袋垫高,并不急於做什麽,只是拍打着她的屁股蛋儿,他每次拍打的力气丝毫不心疼,仿佛是用得都是他拍打篮球的劲儿,每一次都拍的那臀峰随着可可整个人一个颤儿。

「讨厌!你,你说能有啥味儿?」

「女人的骚味儿呗!」

「才……才没有,我每天都洗的!」

「洗过了屄眼子咋还黑乎乎的呢?是不是叫人操多了?」

「哪有!除了你还有谁!」

我去!女人被操爽了竟然连他的第一个男人都忘了,真是个骚屄!——我心中暗骂,尽管我知道那个部位的色素沈积只是这个年纪女生的正常现象,并不代表她真的经验丰富。

「哈哈,姐都湿了一屁股沟儿了,还敢说不骚,不信俺尝尝!」

小皮伸出舌头,在那小蒂儿上轻轻划过,舌尖拉起几丝半透明的黏液,她立马如触电一般,浑身哆嗦起来,胳膊几乎支撑不住身子。

「啊……啊啊……」

「嘿嘿,姐的屄好骚,你说可是?」

那孩子撩地她花心一颤,却就此打住,继续言语挑逗着,

「是是……你说啥都是!快……快……」

如果说第一次的失身是不知情,第二次是被强迫,到了这里她下体传来的巨大快意让她丢掉了最後一丝廉耻和对未婚夫的忠贞,终於抵挡不住诱惑的她一屁股坐在那孩子的脸上,奋力扭动着腰身将自己的下体——无论是阴蒂、阴门还是肛门,贴合在那孩子的脸上磨蹭着,这边则爱不释手地捧住他的阳具,颤抖地将它送进自己的嘴里,一大一小,黑白分明地两具身体似乎天衣无缝般贴合在一起有节奏地前後摇动,我仿佛听见了那张床不住发出的「吱吱呀呀」声……

今天的网速似乎有意膈应,画面又一次停在了让我欲罢不能的地方。尽管我迫不及待想看到小皮将自己的巨器顶在我娇妻的喉管里里喷薄而出,抑或是像A片里那样逼着她吞下自己黏稠的童精……只是这次我实在等不到他们结束战斗,自己便用手草草满足了自己。

当我脑子里空空,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才看到房间里的「战斗」已经结束,可可正往一只腿上套着内裤,脸上挂满了憔悴,这副往日最让我心疼的模样如今对於刚刚发泄完的我来说只有着说不出的厌恶。

「姐,俺那麽对小琪只是因为心里在乎你,看你不理俺才做给你看……」

再看那孩子,依旧死皮赖脸地环抱着她的胸部撒娇耍乖,至於对方信不信其实我想他心里也不在乎,他要的只是满足他下半身的目的。

「姐不管你说的真假,就三点,第一,不准让外人知道,尤其你哥;第二,姐当你的女人,你就要一心一意对姐,不准再碰小琪;第三,姐只当你这一阵的女人,我们还是不可能在一起。」

那死孩子自然满口称是,反正他自小许下的诺就跟放过的屁一般,多说一句也不会让他那根引以为豪的东西缩短半公分。

再说那小贱屄嘴上说了多少次不要,身体不还是一次次出卖了自己,和对爱情的忠贞?我不禁「呸!」了一口。

突然发现不知什麽时候起,我已经习惯用「小贱屄」来称呼我的未婚妻, 正如很多外国男人喜欢用「My bitch」来羞辱自己的女友一样,这个称呼似乎能让所有有绿帽情节的男人感到刺激,或许感到刺激的原因还是因为对方是自己最心爱的人。

正当我纠结时,屏幕上小皮又开始拿起手机来跟他那群混混朋友炫耀起战果来,

「真的,骗你干啥?俺全都拍下来了,要看不?……那小屄现在特乖,啥都听俺的,刚刚还撅着屁股给俺弄屁眼,舔鸡吧哩!……被俺弄在屄里一次,嘴里一次!弄完还给俺洗裤衩儿,你说女人贱不?小屄还以为做了俺的女人,她不知道女人对俺来说就跟穿过的臭袜子一样…」

说到这里,这死孩子还当真扯过自己训练时穿的臭袜子放到鼻子边夸张地嗅了嗅,继而嫌弃地丢到一边。

「放心,俺有的是办法骗她出来卖,你哥前一阵不是骗了好几个妞儿借那个啥校园贷吗?那小屄最近好像挺缺钱的……她不行咱从她侄女儿身上下手,那个小屄更蠢,哈哈!……实在不行,把你哥上次用的那「神仙粉」给我点儿……」

什麽?可可缺钱?!

本来瘫痪在床的我猛地坐起身来,缺钱这事儿她可从没对我提过,还有「校园贷」和「神仙粉」是什麽东西我可再清楚不过,这可是犯罪性质的东西,然而对於小皮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他们的字典里就没有犯罪的字眼。

我预感到事情的发展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