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绿夫自白-因爱我而出轨的妻子》小说全集阅读 linjcrm4x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6-20   编辑:庄子墨
  • 绿夫自白-因爱我而出轨的妻子 绿夫自白-因爱我而出轨的妻子

    大家好,我现在要说的故事是我的亲身经历,我调适了很久,才让自己走出来。  这段故事有点长、有点难堪,正好这3天老婆去南部「出差」,小孩也去爷爷奶奶家住,让我有时间记录这一段历程。  希望藉由我的故事,让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夫们能有所警惕。

    linjcrm4x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绿夫自白-因爱我而出轨的妻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绿夫自白-因爱我而出轨的妻子》,是作者linjcrm4x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家好,我现在要说的故事是我的亲身经历,我调适了很久,才让自己走出来。  这段故事有点长、有点难堪,正好这3天老婆去南部「出差」,小孩也去爷爷奶奶家住,让我有时间记录这一段历程。  希望藉由我的故事,让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夫们能有所警惕。

《绿夫自白-因爱我而出轨的妻子》 (60) 免费试读

很快地又过了2了礼拜,我还是想不到任何办法可以说服小彤,不!与其说说服,不如说这件事情绝对不能主动向她开口,她自尊心很强,如果我先提,只会有2种结果。

1.因为强烈的内疚,反而激发她的防卫行为,不但不会认错,反而会开始拿我和小茉的事情来讲。

2.觉得我们联合设计她,暴怒翻脸,严重的话还可能选择离开。

「乾脆让她还完这3次就算了!」我开始萌生这种想法,尤其最近我总觉得小彤愈来愈怪,她的笑容愈来愈少,心不在焉的状况也愈来愈多,而且脾气也不是很稳定,似乎想和我说些什麽,却总是在最后关头停下,夫妻之间的交流和沟通也急遽减少,甚至我觉得她对我的样子开始有点澹,就像之前和阿徐那样,差别只是不会在做爱之后立刻把我推下去而已,毕竟我还是她老公,当然在这种气氛下,做爱次数也少很多,这2周以来我们才做了2次,也都是草草结束。

夫妻这麽多年,我知道她一定为了某件事情在烦心,而且真的让她很烦,甚至让她烦到睡不好,有时候她翻了一整晚也没能睡熟。我检查过她的手机,这段时间她除了跟我发讯息,看看团购群以外,和其他人没有任何交流,甚至也没有再去问过阿徐的状况。

这才是最烦的。

因为我完全猜不到她到底怎麽了,我只能每天胡思乱想,并擅自猜测是那一晚的事情对她造成了重创,只能用时间疗伤,可是这个答案也有瑕疵,因为在去医院探望阿徐之前,她都很正常呀!

有几次我鼓起勇气关心一下,要嘛被她四两拨千金地转移话题,要嘛略带不悦的强调自己没事,但是都老夫老妻了,也不是眼瞎,说没事到底是要骗谁?

先不论到底之后要不要继续,但目前的状况不但影响我和小彤之间的相处,她的神情也有日益憔悴的迹象。

烦!真的很烦!

「滋滋!」我的手机此时震动了起来,我瞄了一眼,发现是小彤发来的讯息。

小彤:[老公,在忙吗?]

我:[还好,怎麽了吗?]

小彤:[我礼拜五要去高雄参加一个医学研讨会,礼拜天回来。]

我:[是喔?这麽突然。]

我会这麽说是因为此刻已经是礼拜三下午,研讨会在高雄的话代表她明天晚上就要出发,现在才通知真的有点晚。

小彤:[这原本是Dr.徐要去的,但他受伤不方便呀。]

我:[这样啊……]

小彤:[等等唷!]

过了一会儿,我的LINE跳出了几张照片,是小彤传过来的会议议程和举办地点,我看了一下,确实是内科医学会的年度研讨会。

我:[那你怎麽去?有同事载吗?]

小彤:[没,自己搭高铁罗!]

我:[嗯,知道罗!]

小彤:[先这样,我去忙罗!]

阿徐还在养伤中,加上刚刚小彤照以往那般传了会议资料给我,看来这次真的是要代替阿徐去参加研讨会了,不过也好,利用这个机会让我跟小彤分开几天,从这沉闷气氛中脱离出去,看看回来以后能不能有所好转。

第二天晚上我把小朋友送去爸妈家(我也想好好静静),然后载小彤去高铁站搭车,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到了下客区,我帮她从后车厢拿了行李,轻轻地抱了她一下说:「注意安全。」

「嗯,掰掰。」小彤轻轻地推开我,也没看我一眼就进了车站。

「她到底怎麽了?」我开始闷了起来,以前不管是谁要出差,离别前我们总是依依不舍,但这次我总觉得她好像一直在回避我的眼神,不知道是急着要走,还是心里有什麽疙瘩。

我恍然若失地开车回到家,把包包丢在一边,独自瘫坐在黑暗的客厅里开始胡思乱想,先是检讨自己到底做错了什麽,再来是对小彤感到生气,夫妻这麽多年了,有什麽事不能说开吗?但随即又想到这些事情岂是能和我提的呢?换成是我,我也不敢跟小彤说啊!

结论,就是没有结论,而我也陷入深深的泥淖里。

我垂头丧气地起身走进房间,开了台灯,拿出笔电坐在书桌前开始打着字,我想把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写下来放到匿名论坛上,看看网友们能不能给我一些意见,如果运气不错其中有从事心理谘商或是什麽两性专家的,搞不好可以指出我做错的地方,告诉我一些专业的意见,至于比较超自然的部分我就先略过,以免网友们模煳了焦点。

这样一写就写了1个多小时,我正感觉有点疲劳想站起来走走的时候,我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手机的震动声,我起身从包包里捞出我的手机,没有任何讯息通知。

「嗯?奇怪?没讯息啊?啊!难道是……?」我连忙掏出我的监控手机,居然是“小芊”传来的。

“小芊”:[在吗?]

我:[嗯,在家。]

“小芊”:[筱彤呢?]

我:[她出差去了耶!礼拜天才回来。]

“小芊”:[好,我去你那里一下,方便吗?]

我:[好的,你知道地址吗?]

“小芊”:[嗯。]

我:[到了按电铃就好。]

“小芊”:[OK!]

奇怪,小芊……不!应该说“冬梅”怎麽突然要过来我这里?而且知道小彤不在家还是要来?

我回到房间把刚刚打好的文稿存档关机,然后坐在客厅无聊地等着,「对了!小彤现在在哪呢?」我瞄了一眼手上的监控手机,突然想到。

点开小彤的定位,此刻的她确实正在高雄的一间平价饭店,「奇怪,她们医院怎麽会订这间啊?」我在心里想着,因为这饭店距离会场真的有点距离,大概15公里远,「算了!可能是因为便宜吧。」

收起了手机,我继续看着电视等小芊,大概10分钟后门铃就响了,我连忙去开了门,果然是她。

小芊穿着一件灰色绒毛长版风衣,脚上踩着一双细跟凉鞋,手里还拖着一个行李箱,虽然看起来风尘仆仆,但无损她那典雅端庄的高挑身段。

「Hi!」我轻轻招呼道,「请进。」

「谢谢。」

「地板冰,穿拖鞋吧。」我帮她拿了一双拖鞋,泡了一杯热茶给她。

她道了声谢,脱去了风衣,风衣里面穿着的是露肩白色针织上衣和牛仔短裙,一双美丽修长的腿微微交叠着往前伸,举手投足都彷佛像个模特儿一般,这姿态不是特意装出来的,而是自然散发出的修养和气质。

「能和这样的女人做爱该有多好,真羡慕逸昇啊!」我突然涌起这样的想法,但我随即在心里捏掉了这个念头,告诉自己冷静点。

「好久不见。」我说。

「是啊,好久不见了,你们最近都好吗?」

「还不错,但是……抱歉,你……你是小芊吗?」我嗫嚅地问着。

「嘻嘻!我是冬梅啦!怎样?我刚刚学得很像吧?瞧你这麽害怕,放心吧!我已经没有那种怪力,不会把你丢出去了!」她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破功。

「呃……你……你在说什麽?」

「哈哈哈!我的事情你应该都从小彤的手机听到了吧?别装了!」“小芊”笑着说,虽然我知道现在的她是另一个人,但我还是没办法适应这个画风丕变的小芊。

「嗯……没啦!只是……还有点不习惯,抱歉。」

「嘻嘻!以后你就会慢慢适应了,逸昇也花了一阵子才习惯呢!」她笑着说。

「对了,你上次是不是受伤了?还好吗?」我担心的问。

「嗯,经过调养已经没事了。」她的声音听起来其实还是有点虚弱,「看来你听过录音了?」

「嗯……」

「那现在你相信了?」

「呃……是……」我其实我在那天之前都觉得小芊应该是人格分裂。

我鼓起勇气探问那天的事情,她才告诉我,因为阿德和他收的那两个小徒弟不一样,他经过多年修为,可以控制体内阳气收放,简单的说,他可以用阳气保护自己不被冬梅吸收,还可以用阳气来攻击附身的灵体,所以她才要假装自己已经消失,让小芊去放松他的戒心,抓住他精关不固的瞬间对他下手。

「不过,我的魂魄已经扎根在小芊的身体里,算是半个活人,基本上他的攻击已经无法消灭我,只是元气依然会受到重伤。」

我虽然已经亲眼看到,但这种事还是唬得我一愣一愣的。

等等!她刚刚说利用小芊来放松阿德的戒心?也就是说那天阿德真的是插了……此时我突然有点羡慕……又或者是忌妒?

「俊凯?俊凯?在想什麽呢?」冬梅的呼唤让我回过神来。

「没事!没事!」

「嗯,这种事确实很匪夷所思,你会吓到也是正常的。」冬梅安慰着我,虽然我刚刚发呆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此刻我也只能承认自己是被惊吓了。

「对了!你今天来是……?」

「没事,就想关心一下小彤好不好,还有她跟那个男的后来怎麽了?」

「呃……」

「怎麽?不方便说吗?」

「不是,我是在想如果我们聊这个,小芊如果知道……」

「哦!你放心,她这两天太累,已经睡着了。」

「嗯……那就好,她如果知道这些事,我怕她会无法接受,更怕她对小彤有不好的观感……」

「嘻嘻!你不用操心,我和小芊见过的世面和经历过的比你们要多得多,就算她醒来听到了也没什麽的!说吧!」

在冬梅的保证下,我把事情从找完她的那天开始说起,在说到订契约那段的时候,号称见过大世面的冬梅也睁大眼睛摀住嘴巴:「我的天哪!你也太有创意了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继续往下说,一路说到神坛事件之后,她态度的改变,还有进来日益严重的失眠,以及我和阿徐跟小茉的计画。

「你这个确实有点难处理……」冬梅听完后开始沉吟着,「但能肯定的是,她在心中一定有个疙瘩。」

「是因为她遭遇那种事而心灵受创吗?毕竟我老婆等于是被阿德给性侵2次……」我叹了口气,「但我明明知道,却不能问她、安慰她。」

「应该不是。」冬梅摇摇头,「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反应会更明显、也更激烈,而且小芊跟我说过,小彤性格很坚强,这种事情以她的个性,只会默默地埋藏在心里,不会表露出来。」

「那到底是什麽原因呢?」

「我想神坛那件事之后应该是某个点触发了她的内疚,而最近嘛……以我的第六感,说不定她已经猜到你对一切都知情了。」

「不会吧?」虽然“第六感”这3个字从冬梅口中说出来特别有说服力,但我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有露出破绽。

「不过你有一件事做得没错,不管你们怎麽计画,决不能主动向她开口。」

「嗯,我懂,所以我才这麽苦恼。」

「如果真的不行就放弃吧!」冬梅说,「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种关系的,尤其小彤这样的女人。」

连冬梅都这样说了,此刻我确实萌生放弃的念头。

「好啦!你保重,我要走了。」冬梅喝完了桌上的半杯水,起身就要离开。

「要回家了吗?有点晚了,我送你回家好了。」

「没,今晚回不了家,只能找间旅馆住下了。」冬梅说。

「啊?为什麽?」

「你应该知道我这段时间都在国外工作吧?」冬梅问道。

「嗯。」

「因为常常要到处跑,很少回来,我就没把家里钥匙带身上了,难得我今天可以回家住,结果我们家逸昇居然去南部出差了!」冬梅苦笑道,「进不了家门只能住外面啦!」

「这样啊……要不然你就住这里好了。」我说,「反正老婆跟小孩都不在,小孩房给你睡,这麽晚了,外面又冷,你就别再跑了,好好休息。」

「这麽好?那我就不客气罗!其实搭了这麽久的飞机,我也有点累了。」

「没什麽啦!你和小芊帮我这麽多,我都不知道怎麽感谢你们。」我真心地道谢着。

「嘻嘻!小彤和我们都是好姐妹嘛!」

我们又简单的聊了一下,我就带着“小芊”进了房间,帮她拿了一套枕头被子,安置好后,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