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奴性》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四、贱夫淫妇

2020-06-20   编辑:红人館
  • 奴性 奴性

    (口味超重!洁癖人士不要进。)  二十年后,我这个穷孩子竟会成为一个政府机构里的工作人员,这的确很让人难以想像。我得感谢一些在学习上帮助过我的老师。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上高三补习班时的班主任候玉梅老师,可以说没有郭老师的特殊关照,我是不可能考上大学的。

    尘埃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奴性》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奴性》,是作者尘埃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口味超重!洁癖人士不要进。)  二十年后,我这个穷孩子竟会成为一个政府机构里的工作人员,这的确很让人难以想像。我得感谢一些在学习上帮助过我的老师。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上高三补习班时的班主任候玉梅老师,可以说没有郭老师的特殊关照,我是不可能考上大学的。

《奴性》 四、贱夫淫妇 免费试读

干完所有家务后,我走到沙发前等候娟指令,她跷着脚轻蔑地看着我说道:「刚才我给你们处长打了个电话,我就是好奇,想知道你这样的人平时在单位怎么样,哈哈,没想到呀,你竟然拍马屁拍到这种地步,哼哼,你们处长也真会享受,不知道我的脚有没有这个福份呀?」

我扑通一下跪在她脚下,激动地捧起她高高跷在我脸前的贵脚,颤抖着为这只柔若无骨的贵脚除下拖鞋,一股高贵少妇特有的脚香味扑鼻而来,这和我老婆魏敏的脚完全是两种风格,不但看着无比高贵性感,而且闻着也有一种高贵的香味,而我老婆魏敏的脚虽然同样性感漂亮,却一点高贵的意思都没有,而且还带着一种略带骚气的脚臭味。

面对这只高贵的美脚我激动的无以复加,边舔边抽空说道:「谢谢姑奶奶,您的脚真是太高贵了!谢谢姑奶奶让我舔您的贵脚。」

我下贱的奴性在这只高贵的脚下完全释放出来,舔的无比尽心无比温柔,我想只要能让这只高贵的脚舒服,就算让我马上去死我都情愿,同时我心里又在感激处长给了我这个机会,以后一定要对处长的脚更加恭敬。

我时而用舌头快速舔侍候娟的高贵的脚底,时而将她的脚后跟、脚趾含在嘴里吸吮,彷佛我的口舌永不疲倦,舔的候娟无比舒服。

「真舒服,你在单位也是这样舔你们处长的脚吗?」

「是的,姑奶奶!」

「以后别叫我姑奶奶,听着别扭!」

「是,那我就喊您妈妈吧,要不我就当您乾儿子吧?」

「什么,喊我妈,当我乾儿子,不太好吧?」候娟收回了脚问道:「你多大?」

「三十!」我跪直身子,仰视着她高贵的眼睛恭敬地回答。

「哈哈,比我还大两岁,居然要给我当乾儿子,你可真是个马屁精,哈哈,不过倒挺有意思,那这样一来你不是要喊你们处长爸爸了,是不是?」

「是,那当然,处长对我恩重如山,其实在儿子心里早就把处长当自己的亲爸爸了,谢谢妈妈认我做你们的乾儿子!谢谢妈妈……」说着我开始恭敬地朝候娟的贵脚叩头,刚叩了两下她就用脚顶着我的下巴阻止了我:「等等,这事儿我得给你们处长打个电话,看看他什么意思!」

接着她给处长拔通电话讲了此事,电话那头传来处长的声音:「哈哈,当干儿子,这孙子倒想的挺美,我在单位可一直叫他孙子呀,不行,让他爹当我干儿子还行,让他当有点委屈我,你问他愿不愿意当咱们的乾孙子!」说完处长就把电话挂了。

处长电话挂的很急,最后我还隐约听到有女人大笑的声音,而且笑声有点熟悉,但我由於心里一直急於想给处长及夫人当孙子的事没顾上多想。

「你都听到了,你们处长想让你给我们当孙子,你乐意吗?」

「奶奶!从今天起您就是我的亲奶奶,处长就是我的亲爷爷,谢谢奶奶,谢谢奶奶大恩大德。」我感激地向候娟高贵的脚一连磕了十几个头。

「好了,亲孙子,该舔这只脚了,把奶奶这只贵脚舔舒服了,奶奶有赏!」

我激动的捧起她的脚卖力的舔起来,半个小时后,候娟才舒服地收回了脚,临出门时她从抽屉里掏出一千块钱说是赏给孙子的见面礼,我激动的再次跪下亲吻了她两只高贵的凉拖。

这时已是下班四个小时了,虽然此事已经过老婆批准,但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是很怕老婆生气,急匆匆赶到家门口,却见处长的黑色奥迪停在楼下,我心头一紧,赶紧冲到家门口,想掏钥匙开门时却又不敢如此贸然闯进去。我收起钥匙轻轻敲了敲门,轻轻喊了声:「老婆,我回来了!」

「等会儿,你先别进来,马上就好!」

我气的满脸通红,浑身发抖,一下反应过来刚才电话里的笑声,天哪,当我恭敬地跪在处长家里舔他老婆的脚努力想给他当孙子的时候,他竟然在我家里忙着给我戴绿帽子。

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何等的屈辱,但这种巨大的屈辱感竟使我的鸡巴再次坚硬起来。我再次认清我是个变态,我天生就是这么下贱,活该老婆给我戴绿帽子,而且处长又是那么有势力的大贵人,像我这样每天跪在他脚下的舔脚奴就算不愿意又有什么办法呢?魏敏连在我给她口交时都会喊处长的名字,我这个可怜的老婆奴又有什么能力又有什么资格拒绝她们给我送的绿帽子呢?想到此处,我竟再一次懦弱地跪在门口流下了眼泪。

这时,门突然开了。

「咦,怎么好端端地突然跪门口了,快进来,处长马上要走了!」

我忙进屋,看见处长正衣冠整齐地坐在沙发上从容地喝茶,魏敏却只随便地穿了件睡衣。

「小赵回来了,听我老婆说你要当我的乾孙子是不是?」处长傲慢地问道。

「是,处长!」

「那你还不赶快跪下给你爷爷磕头?还站着干什么?」

我此时那里还有什么反抗意识,扑通一下当着老婆的面跪在处长脚下磕起了响头,嘴里还一个劲喊着谢谢爷爷。

魏敏此时已笑的前仰后合,后来竟捂着肚子倒在沙发上,并紧紧依偎着处长宽厚的身体,处长大笑着搂着魏敏说道:「好了好了,再磕下去别把我孙子的头磕破了,正好刚才脚上出了些汗不舒服,快给爷爷舔舔!」

我这才停止磕头,将处长的脚捧在手里恭敬的舔,当着老婆的面舔处长的脚,这让我的下体更硬了,而我越兴奋舔的就越用心,处长的大脚舒服的享受着我的舌头,得意紧紧把魏敏搂在了怀里,并将一只手塞进魏敏裙底玩弄起她的淫荡但对我来说却无比尊贵的下体。

「哈哈,又流水了,哎呀,小美人,你说你老公当了我孙子,你不就成我孙媳妇了吗?爷爷当着孙子的面这样玩弄自己的孙媳妇,是不是不太好呀?算了,我看以后还是不玩了吧,好吗?我的小美人。」处长嘴上说着,手底下却一刻不停。

「嗯…不嘛,人家要嘛…」魏敏娇喘着,把处长的手按着往下体贴的更紧:「有什么不好的,他又不是你亲孙子,而且你瞧他那个贱样子,平日里给我口交时我大声喊你的名字喊着让你操我,他还舔的更卖力,我想他一定也喜欢这样,你说他多贱,还像个男人吗?我不给他戴绿帽子给谁戴?活该,他这样的男人只配跪在王哥你这样的男人脚下舔脚,而且我告诉你吧,看见你这样玩弄我,他居然还能老老实实在跪在您脚下舔您的臭脚,这让我更兴奋了,我好喜欢看他这样,嗯嗯…王哥用力呀,深点,深点……啊,小赵,好好舔你爷爷的脚,用心舔!啊…好舒服!」

听到魏敏这样淫叫,再加上我深深的奴性,我的鸡巴硬的都快爆了,舌头更加快了速度大力地舔,在王处长脚底板上不断发出沙沙的响声。

王处长舒服的哼哼着,魏敏淫性大发,叫声更大了:「啊,王哥,我的心肝宝贝,奴家快受不了了,求求您快点插我吧,用您的大鸡巴插死奴家吧!」

突然,魏敏翻身从王处长身上下来,跪在他胯下,迅速扒下他裤子,掏出了他的大鸡巴并将它含进嘴里,开始温柔的舔弄,王处长舒服的收回了双脚,踩在魏敏的背上,将胯挺的高高的,魏敏乖巧地将性感的嘴唇移到王处长的蛋蛋处,伸出柔软的舌头快速的舔弄。

我此时也早已兴奋到极点,跪趴到老婆的脚后,眼看着她给王处长口交,疯狂地舔起她的脚后跟,她竟然肯为王处长口交,跟我结婚几个月她连我的嘴都懒的亲,更别说给我口交了,但现在她竟然肯如此淫贱地跪着舔弄王处长的大鸡巴!

「魏敏你太淫荡了,你太侮辱我了,噢,不,老婆,我的主人,你继续淫贱吧,我爱你老婆,我只是您脚下的一粒尘埃,我只是您拉出的一坨屎,我是您下贱的屎,不管怎么样您都是我至高无上的主人,您想怎么淫贱想怎么被人玩弄都行,您踩死我吧老婆,带给我更大的屈辱吧老婆,求您了,作贱我吧,踩死我吧!」

就这样狂想着,我疯狂地舔着魏敏的脚,渴望着能从她的脚上得到更大的屈辱。

很快我如愿以偿,王处长开始得寸进尺,将胯擡的更高,竟将长满黑毛的屁眼擡了起来,一只大脚也实实在在地踩在了我老婆的头上,而魏敏竟淫叫着,将秀美的嘴凑近他的屁眼疯狂地舔起来,嘴里还抽空喊道:「嗯…小赵,快舔我的逼,我受不了了!唔唔……」

我忙跪在魏敏高高撅起的淫水直流的下体前迅速舔起来,淫水涂得我满脸都是。

刚舔了几下,魏敏一下站起来,一下坐在了王处长的大鸡巴上,王处长坚硬的大鸡巴深深没入魏敏的淫洞,魏敏舒服的大叫一声,性感的美脚舒服的绷的直直的,我又赶紧跪过去,脸贴着地疯狂舔着她脏脏的出了很多汗的脚底板。

王处长得意极了,大展男性雄风,痛快地日着我老婆,老婆的淫叫声越来越大,我的鸡巴越来越涨。

十几分钟后,王处长终於射了,老婆满意地抱着王处长要亲他的嘴,但王处长却躲开自己的嘴只让她亲脸,看来王处长是嫌脏,不想让老婆刚舔过他屁眼的舌头碰他的嘴巴。

又在王处长的鸡巴上坐了一分钟后,老婆命令正将脸贴在地上舔她脚后跟的我将头擡起来,然后一把揪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嘴按在她和王处长的接合口处。

「张嘴!」她命令道,接着慢慢擡起了高贵而淫荡的肮脏下体,迅速坐在我大张的下贱的嘴上,一大股浓浓的东西迅速涌进我嘴里。

「喝下去!」老婆命令道。

我此时已对老婆的命令没有丝毫反抗意识,明知嘴里的是精液,还咕咚一声咽了进去。刚咽下去,魏敏又把我的头按向王处长的鸡巴,命令我把王处长的下体也清理乾净,我当然明白魏敏是想让我用嘴清理,於是温顺地用嘴舔着王处长下体上的残留精液,王处长得意的哈哈大笑。

「怎么样,既方便又卫生对嘛,瞧你孙子对你多好,是吗?哈哈……」魏敏坏笑道。

我木然地舔乾净了王处长的鸡巴,刚想离开时,王处长却按住我的头让我等等。魏敏看着他奇怪的问道:「都舔这么干净了,你还想让他干什么?」

「我想尿尿了!哈哈。」王处长笑道。

「啊?哈哈,王哥你还真会欺负人,我都没往他嘴里尿过,你倒是抢先了,真会享受,好吧,你尿吧,快点,我也想尿了!喂,你爷爷赏你的尿你可别浪费呀,敢漏出一滴我把你嘴抽烂!」

一股热热的骚尿冲进了我嘴里,我大口地吞咽着,王处长笑道:「你看吧,这只能说明你笨,家里放着这么个宝不知道怎么用,还要我教你,你说他的嘴闲着也是闲着,让他当马桶还能委屈他了?以后多动动脑子!」

「是,奴家多谢王哥教诲!」魏敏甜甜答道。

王哥尿完后,魏敏迫不及待让我躺在地下,坐在我脸上,将一大泡热尿撒进我嘴里。我很听话地喝着,没让这宝贵的尿从我的嘴里漏出一滴。

「哈哈,真好,以后你就当我们的马桶吧,哈哈,反正你这么都这么下贱了,不当马桶太浪费了!」

王哥走后,我满嘴尿骚的跪在魏敏脚下,这时我才想起处长夫人候娟赏给我的一千块钱,忙悉数掏出上交给魏敏,她收钱后笑了笑,很快恢复了冰冷的脸色,命令我把脸贴在地板上,接着她穿着拖鞋踩在我头上,给我定了几条新规矩。

她说既然我已经这么下贱,就完全没有资格当她丈夫:「你只配给我当奴隶知道吗?我让你干什么你都得无条件服从,以后不能喊我老婆,喊我主人!」这几个月来魏敏已深深掌握了我的奴性,知道不管她说什么我都会服从。

「是,主人!」

「记住要无条件服从,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去干,别把自己当人,你就是一个工具知道吗?」

「是,主人!」

「以后在家里没什么特殊需要你就得跪在我脚下,哈,当然了,我想让你跪在谁的脚下你就得跪在谁的脚下,想让你舔谁的脚你就得舔谁的脚,你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是最下贱的!你要服从我的一切命令!」

「是,主人!」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舔我的屁眼吗?」

「喜欢,主人。」

「每次给我舔屁眼时喜欢吃我屁眼里的屎吗?」

「喜欢,主人。」

「哈哈,那好呀,看来你喜欢吃我的屎,好吧,看来你已经完全有资格代替家里的马桶了,你贱到连屎都喜欢吃,今后你就是家里的全职马桶了,我的大小便都会在你嘴里解决,知道吗?当然还有王哥的,我想让谁用你就得让谁用!」

我愣住了,这个要求简直太让人无法接受了,吃魏敏的屎我还能接受,但吃别人的屎那太可怕了。

稍一停顿,魏敏便擡脚朝我脸上狠狠跺了几脚,骂道:「记住你只是个奴隶,是我的私人工具,我想让你干什么你都要无条件服从,只要是我说出来的,你已经不是人了,你只是个没有思想没有尊严没有灵魂的工具!记住了吗?」

「是的,主人,记住了,我会完全服从您的任何命令,会当您的马桶吃您的屎,您让我吃谁的屎都行。」我哭着说道。

「好吧,我很满意,现在把我的鞋底舔乾净吧!」

我恭顺的舔起了她的鞋底,舔完后,她让我跪爬到卫生间:「知道吗?刚才在你回来之前王哥就操了我两回,真舒服,还有一次射进我的屁眼里,我现在想拉屎了,哈哈,你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的屎上还会有王哥的优质精液呢!现在该做什么你知道了吧?」

我立即躺在地板上张大了嘴,魏敏美丽而淫秽的屁眼从容的坐在了我嘴上,刚坐下来,一条热热的恶臭大便就捅进我嘴里,我大口的咀嚼着,明显地尝到她的大便上的确有男人的精液。

屈辱和与生俱来的奴性使我在咀嚼着她热臭的大便时浮想联翩:啊,魏敏,尊敬的主人,我不是人,我是您下贱的奴隶,是您下贱的马桶,不,我比您的马桶更下贱,您拉出的大便都比我高贵一百倍,能吃上您的大便我万分荣幸,用您的大便把我撑死吧,用您高贵的屎噎死我吧,我是您的贱奴,服从您的任何命令,即使您让我当任何人的马桶吃任何人的屎我都愿意!

就这样狂想着,嘴里的屎也彷佛无比美味,我坚硬的鸡巴很快狂泄而出,看到我下贱的吃屎时竟会射精,魏敏得意的哈哈大笑,说我天生就是个当马桶的料。

吃完她的屎,当我给她舔乾净屁眼时,魏敏又给我定了几条规矩,让我以后不但对她本人尊敬,还要尊敬她的鞋袜,每天都要把她的鞋子用舌头舔一遍,包括鞋底也要舔。后来她又为他的情人王处长补充了几点,说王处长是她心爱的人,要让我对王处长更尊敬,不但要舔王处长的脚,还要舔王处长的鞋。

我本以为今晚的痛苦经历已经该完了,但没想到魏敏又想出更毒的一招,吃完她的屎后,过了一会儿,我就肚子疼想拉屎,刚拉完,还没来得及冲时,魏敏进了卫生间,她让我别冲,接着恶毒地狞笑着命令我把自己拉出的大便吃进去:「快吃吧,这可是为你好,只要你吃了自己的大便,以后还怕吃别人的大便吗?只要你过了这一关,你就天下无敌了,哈哈,快吃,奴隶,我希望你今后一见到屎就流口水!」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必须完全服从魏敏主人的命令,於是我跪在马桶前,在魏敏主人的监视下,捞出马桶里自己的大便全部吃了下去。

「好了,你过关了,现在你可以把它们再拉出去,这次你不用吃了,当然如果你自己想吃我不会拦你,哈哈!」

我的生活彻底变了,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办公室,在家里除了有必要我得一直跪着,跪着擦地,跪着捡菜,洗主人的内衣裤臭袜子,跪着舔她所有的鞋子包括脏鞋底,跪着求她允许我用嘴当她的马桶,然后她把屎尿拉进我嘴里让我吃下去。

在办公室里,除了有必要我也是一直跪着,跪着舔主人的情人王处长的脚,鞋底,还要在王处长小便时跪在他胯下含着他的鸡巴喝他的尿。

除此之外,王处长经常到我家去和主人交欢,而我得不停地舔她们的脚、下体侍候得她们舒舒服服,比如在王处长操我的主人淫洞时舔主人的屁眼,操主人屁眼的时候舔她的淫洞,而主人舔弄王处长的大鸡巴时我要同时舔主人淫水四溢的淫洞,还要轮番被她们骑在背上当马玩,主人还喜欢让我跪在地下,她坐在我头上让王处长操等等,花样繁多,数不胜数。

但我从来也没有抗拒过,反而从中找到了快乐,每次王处长一进门我就高兴的跪在门口舔他的鞋底表示欢迎,他们做完爱后我每次都会跪着磕头求他们在我嘴里大小便。而他们也很乐意这样使用我,我渐渐习惯了大便的味道,是呀,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大便都吃的下,还有什么吃不下的,我已经完全变成了魏敏主人脚下一个没有灵魂没有思想只知道服从命令的奴隶、家畜,甚至是工具。

一个多月后,我果然当上了科长,但这个科长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好处,我只是挂了个名,没有任何实权,这时我才明白,所谓的科长只是妻子和处长设计让我成为处长脚下一条下贱的舔脚狗的香饵和藉口。

然而贪婪的处长并不满足,在我妻子的配合下完全奴役了我之后,他又开始利用我妻子对他的爱慕和痴迷一步步将她踩在脚下。

对於处长这种大富大贵的公子哥,魏敏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不但要求她懦弱的丈夫完全跪伏在她情人的大脚下,她自己表现的也随着处长的意愿越来越下贱。

王处长对我的妻子越来越不尊敬,在两人的性游戏中渐渐完全占据了主导地位,越来越多的让魏敏跪在他胯下为他口交,而且每次口交,魏敏舔他多毛的屁眼时他都会把大脚故意踩在妻子的头上作贱她,而每次他这样做时我妻子都会很兴奋,会叫的很大声,她胯下的我也会吃到更多的淫水。

一天他们做爱时,我妻子跪爬在地上,脸贴着地被他从背后干屁眼,干了一会儿后,他一只脚渐渐移到离我妻子的头只有两寸的地方,按妻子的要求,头顶拖鞋跪在旁边看的我这时发现妻子迷乱的眼神突然被这只大脚吸引了,盯着看了几秒钟后,她突然将嘴努力凑到这只脚跟前,伸出舌头舔了几下。

处长此时更得意了,操的更加用力,同时竟将大脚趾擡了起来,妻子忙将这只大脚趾含进了嘴里边淫叫边吮吸,眼神和叫声更加下贱,刺激的处长很快将大股精液射进了妻子的屁眼。

很快,处长离开了妻子的身子,坐在沙发上,我忙躺在地下用嘴给妻子清理屁眼,舔乾净屁眼中流出的精液后,妻子没有像往常一样起身坐在王处长腿上,而是稍擡贵臀坐在了我的胸脯上,这时我发现王处长王冷笑着跷着一只赤脚在我妻子面前晃荡,而妻子竟极其淫荡地边用手指插自己的阴部边伸出舌头舔着饥渴的嘴唇,迷乱地看着眼前的大脚,一会儿就忍不住将嘴凑到这只脚前舔了起来。

王处长哈哈大笑道:「好呀小敏,就这样舔,真舒服,女人的舌头就是不一样,比你老公的舌头可舔的舒服多了,孙子你也别闲着,快舔这只脚,我还没享受过两只脚同时被舔的福呢,哈哈。」

妻子听到这话,忙高擡贵臀,我忙爬起来,跪在处长脚下舔处长另一只脚,这时妻子竟也学着我的样子彻底放下尊严改蹲为跪,捧着处长的大脚温柔地舔了起来,样子下贱无比。

但这一切却丝毫不影响妻子在我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我认为不管她是王处长的情人也罢,性奴隶也罢,她都我心目中至高无上的主人,我是直接服从於她的脚的,而舔王处长的脚只是因为她的命令。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处长对我妻子奴役的意思渐渐明确了,每次进我家都先让我们夫妻俩同时舔他的双脚,舔的他舒服了他才让我妻子为他口交,干我妻子时他总是尽可能地将脚踩在我妻子头上或身上作贱她,而这也是我妻子的希望,总是尽最大可能用自己细皮嫩肉的身体迎接他的践踏,好像这样能使她得到更多的快感,看来她非常喜欢这种被奴役的感受。

当然了,我的地位永远是最低下的,处长在她身上得到性方面的满足后,她就会重新坐到处长怀里撒娇发嗔,恢复和他平起平坐的关系,而我则要永远跪在她们脚下。

如此又过了一个多月,我本以为我的生活已经沦落到底了,没想到又发生了质的变化。

一天,处长和我妻子玩完之后提了个建议,说自己家的保姆因为结婚辞职了,那么大的房子夫妻两人住着太空了没意思,要让我和魏敏搬到他家去住。一来我可以帮他们干家务,二来魏敏没事可以陪她老婆消愁解闷。

我当然是没意见,而魏敏却担心处长夫人知道她和处长的淫乱关系后会发难於她。处长却笑着说没事,说候娟是个非常开放的现代女性,这一点小事不会在乎,说不定还会参与到他们的性游戏中来,只要魏敏平时多顺着她的大小姐脾气就行。而且候娟非常乐意她的乾孙子搬到她家去侍候她,当然也不会拒绝自己的孙媳妇进门了。

魏敏这时还在犹豫,处长立时不高兴了,说答不答应随我们,反正他以后不会再进我们家门了,魏敏这才同意搬到他家去住。

第二天,我们就搬进了处长家,进门后,高贵的候娟并没有从沙发上起身,只是冷冰冰地看着我和魏敏,我刚进门就激动地跪到候娟脚下,嘴里喊着奶奶,冲她高贵的脚磕头请安。

候娟却没有答腔,跷着脚看着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的魏敏,对王处长阴阳怪气地说道:「看来这个小美人就是你常给我说的咱们家的孙媳妇吧。的确挺标致的呀,不过怎么好像不太懂礼貌呀,你看咱家的孙子都给奶奶请安了,孙媳妇进门怎么还傻愣愣地站着呀,怎么一点长幼尊卑都不懂呀!」

这时处长忙给魏敏使眼色说道:「小敏!快呀。」

我妻子本来心里就略有不安,一进门又被处长家的富贵景象震慑,再见到候娟这样的贵气十足的美女,早已两腿发软,再听候娟和处长这么一说,忙和我一样跪在候娟脚下磕起头来,并喊奶奶好。

候娟这才面露笑容,让魏敏擡起头来,魏敏擡头献媚地看着候娟,候娟满意地笑着,用趿着拖鞋的脚擡着魏敏的下巴拔来拔去看。

我本想平时在我头上作威作福的魏敏受不了这般屈辱,没想到她却出奇地顺从,而且眼神里竟闪现出一些快感,雪白的脸也泛起一阵红晕,候娟笑道:「哈哈,果然是个极品,够骚情,够淫贱的啊!怪不得把你勾的都不想回来了。」说着,候娟忽然踢掉了拖鞋,把雪白的脚趾抵在魏敏唇边道:「来,张嘴让奶奶看看牙口好不好!」

听到候娟这话,魏敏竟如受了刺激般,娇喘了一声,擡头陶醉地闭上眼睛,小嘴微张,任候娟性感高贵的大脚趾在自己唇齿间游走,几秒钟后,竟忍不住双手捧着候娟的脚伸出舌头乱舔起来,淫荡下贱样子无法言述。

看来我妻子身上也潜在着一种深深的奴性,才几分钟时间,就顺从地跪在自己爱人的妻子前,恭敬的舔起了她的脚,候娟对我妻子的表现非常满意,这正是她和处长想要的结果,让我和妻子变成她们夫妻二人脚下的玩物和奴仆。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目的竟会这么轻易达到,本来她想最起码要过几天,我妻子才能对她如此顺从,但没想到才进门几分钟,我妻子就顺从地像她豢养了多年的狗一样跪在她脚下,恭敬地舔着她的脚底。

处长对妻子的表现也很满意,不断夸她懂事乖巧,善解人意。还鼓励她以后努力做的更好,听处长这样说,魏敏舔的更卖力了。

就这样,我和我的妻子主人魏敏开始了在处长家的屈辱生活,我们四个人的关系是这样的,处长和候娟地位最高,平起平坐,魏敏次之,是处长和候娟的性玩物,我是最低级的性奴隶,性工具和马桶。

每天我和妻子在处长家都是一丝不挂,上班的时候我在单位侍候处长,而妻子则在家中侍候候娟,候娟也是个性欲很旺的女人,很多时候我回家都会看到魏敏下贱地跪在候娟脚下,淫叫着舔她的脚或高贵的阴部,而且下体还插着一只黄瓜或是胡萝卜什么的。

候娟说当魏敏下体插着东西时舔她时才会特别投入,这是真的,因为每次魏敏命我吃下她下体插过的东西时上面都沾满淫水。

回家后我得马上干家务,做好饭后处长夫妻二人坐着吃饭,魏敏站在桌边侍候,我在桌下舔处长和候娟的脚,处长和候娟吃完后,魏敏接着吃她们的剩饭,我继续舔魏敏的脚或给她口交,魏敏往往吃完后就剩不了多少饭菜了,不过我也不能吃饱,因为我的肚子还要留些位置让她们三个人使用。

晚饭过后,通常会有一场疯狂的性派对,在性派对中,为处长口交和舔屁眼的事全落在魏敏头上,因为候娟嫌脏从来不肯干这个,处长很喜欢在干候娟高贵的阴部时让魏敏舔他的屁股,而我此时往往跪着舔魏敏的下体,刺激她的性欲。

当她们三个人狂欢完之后,我要负责用舌头清理她们三个人的下体,我舔的最多的是魏敏的屁眼,因为处长最喜欢将自己的精液射进魏敏的屁眼。

清理完她们的下体后,我要躺到卧室的地下等待她们在我嘴里大小便,当然吃到最多的仍然是魏敏带着少许精液的屎,因为魏敏的肠道不好,总是拉肚子。

等做完这一切,她们三个人躺在大床上入睡后,我要去做清洁工作,比如跪在卫生间里洗她们的内衣裤袜子,跪在鞋柜前舔她们的鞋子等等。干完这一切之后,我才可以躺在卧室地板上睡觉,以便她们三个人半夜起来解手时使用我。

这就是我当上科长以后的生活,虽然受尽了百般屈辱,但我却从来没有后悔,反而乐在其中,因为我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天性,我就是这么一个需要被人踩在脚下践踏蹂躏的贱奴,只有在这种生活中我才能找到生活的乐趣。

然而好景不长,这种生活过了半年后就结束了。

因为王处长的老子王省长因贪污受贿数额巨大被双规了,而这个老家夥被双规前半个月已经查觉情况不妙,因此王处长在老家夥被双规前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移民去了美国,而且这一切都是瞒着我的,等我知道时,他已经带着夫人候娟和我妻子魏敏远走高飞。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