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臆想成真》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逆流星河小说阅读

2020-06-20   编辑:红人館
  • 臆想成真 臆想成真

    易殷突然想起了一种可能,他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转身」,想要去看一眼他自己的位置,也就是他趴着睡着的地方。  如果事情真的和他猜的那样,他并不是做梦,而是因为某种原因「灵魂出窍」了的话,他现在应该可以看到……「唉?」如果不是因为无法发出声音,易殷肯定会惊叫出来。  他「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却发现那里空无一物,并没有出现他预想中的「另一个易殷」,也就是他灵魂出窍后的躯壳。  那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逆流星河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臆想成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臆想成真》,是作者逆流星河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易殷突然想起了一种可能,他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转身」,想要去看一眼他自己的位置,也就是他趴着睡着的地方。  如果事情真的和他猜的那样,他并不是做梦,而是因为某种原因「灵魂出窍」了的话,他现在应该可以看到……「唉?」如果不是因为无法发出声音,易殷肯定会惊叫出来。  他「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却发现那里空无一物,并没有出现他预想中的「另一个易殷」,也就是他灵魂出窍后的躯壳。  那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臆想成真》 第二十章 答案 免费试读

「要不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可以不问你要这三个问题的答桉,还可以免费送你三个问题,如何?」

王蕊蕊已经猜到男人会说出什么样的条件了。

但她更加奇怪男人这么做的原因。

她明明已经浑身赤裸的跪在他的身上了,他如果想做,只要轻轻一推,她根本无法反抗的。

但男人还是提出了这样的提议,这种条件看似是他在占便宜,实质上却是故意在送给她提问的机会。

难道他还有什么花招?于是王蕊蕊咬着牙问了:「什么条件?」

但易殷却没有正面回答她。

他突然站了起来,男人胯下的那根硬挺的阳物在她的眼前一闪而过,吓得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你,想不想洗澡?」

听到男人的这番话,王蕊蕊才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黏煳煳的汗水,特别是胯下……到现在都还有男人留下的东西在流出来。

而易殷也终于说出了他的条件。

「陪我洗个澡,然后我就答应你,如何?」

王蕊蕊咬住了嘴唇。

她哪里还有别的选择?————————易殷家的浴室并不算宽敞,特别是在挤进了两个人之后就更显得拥挤了。

说是浴室,其实就只是一间和卫生间公用的淋浴间。

易殷当年租下这间房子的时候还只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比起什么采光度、通风度与干湿分离,每个月房租的金额才是他更加关心的东西。

所以他才会最终选中这间公寓。

后来,他逐渐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虽然每个月的收入已经足够他搬进别的条件更加优越的住处了,但他那怕麻烦的性格让他最终还是选择留在了这里。

反正我就一个人,住那么好又有什么用呢?这是易殷当时最主要的想法,很光棍的想法。

他完全没有想过,多年后的今天,他这间小小的出租屋会迎来一个异性客人。

虽然……这位异性客人是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被带进来的就是了。

王蕊蕊是被易殷推着进了浴室的。

一进门,她就被身后的男人搂住了,对早已明白将要遭遇什么的她来说,身后的男人性急一点儿并不坏事。

至少……他开始的越早结束的也会越快,她多少能少忍受片刻的折磨。

她就怕男人再像来时路上那样玩弄她。

那种持续的侵犯与亵渎,才是对她来说最大的折磨。

男人的阳具就顶在她的腰后,擦着她的臀瓣,一上一下的来回摩擦。

她能感受到那跳动的热度,而她的身体……也不争气地开始有了反应。

是的,她已经懒得去否认了。

她的身体已经被男人调教成了只属于他的形状,只要味道男人胯下的那股味道,她就会忍不住开始颤抖。

她发现男人的手伸向了她的身下,紧接着,两根手指一样的东西就侵入了她的体内。

「咦?你下面怎么这么多水……」

王蕊蕊咬住嘴唇,强迫自己不去在意男人嘀咕的声音。

他装什么假惺惺?还不是因为他,还不是因为他没有半点儿空闲的玩弄,才让她的身体彻底变成了……

「唔!嗯——」王蕊蕊用力捂住了嘴,才没让自己发出「怪异」的叫声。

男人的手指突然勾了起来,指尖粗糙的部分正好擦到了她身体内部最敏感的部位,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一般让她差一点就没能忍住呻吟的声音。

她突然开始怀念被男人锁住声音的时候了。

至少那个时候,她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声音会不会被人听到,也不需要时刻警惕自己的喉咙会违背自己的意识,更不用因为自己的浪叫声而面红耳赤。

她和身后的男人已经走进来快要十五分钟了。

但到现在,他们一件和洗澡有关的事情都没有做,甚至连水龙头都没有打开。

算了,反正他估计就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而已,到头来不还只是想做这种事情。

王蕊蕊的心中有些疲惫,她是真的很想洗个澡的。

但就在咬紧了牙关准备迎接男人下一轮的轻薄之时。

男人的手指,却突然抽走了。

「啊啊……唔!」

变化来得实在是太快,甚至让她始料未及地发出了叫声。

王蕊蕊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她一直都在咬牙强忍着,甚至用捂住嘴这种物理上的方法来阻止自己浪叫出声。

但她最后还是失败了,却并非因为男人的轻薄,而是因为男人的……离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心底的那种失望与……欲求不满,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想承认这就是自己现在的样子!而在王蕊蕊内心无比纠结的时候,站在她身后的易殷却再次伸出了手,越过她的身体,拧开了什么东西。

水流,骤然喷洒了出来。

冰冷的水珠洒在王蕊蕊的背上,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好冷!啊,抱歉抱歉,我这就把水温调好。」

王蕊蕊缩着肩膀,看着身旁的男人手忙脚乱地调节着淋浴头的水温。

他为什么要抱歉?王蕊蕊觉得很奇怪,这种奇怪的感觉从她被男人叫醒的时候就有了。

把她带回家的男人,和在公司时的男人,好似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般。

一个狡诈而阴险,设下陷阱引她上套,然后不由分说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占有了她的身体,还把她当成了玩具一路上恣意玩弄。

另一个……说实在的和前一个也没什么变化,只是会主动关心她了,会对她道歉了,会在乎她的感受了,甚至会满足她的任性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一直能感觉到男人那不变的欲望,她甚至会以为自己碰到了双重人格。

她也说不清这到底算好事还是坏事。

但至少目前……她貌似可以不用那么担惊受怕了。

淋浴的水温在男人的一番手忙脚乱后终于不再忽冷忽热,喷洒在王蕊蕊身上的水流也开始变得舒缓起来。

但就在王蕊蕊逐渐放松了身心,去享受着清水对自己身心的洗涤之时……一根火热的东西,突然从她的胯下插了进来。

「喂!你……」

她忍不住愤怒地回身抗议,却根本无法阻止男人的欲望向她的身体内部又深入了一寸。

「唔!」

王蕊蕊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她的意志是抗拒的,但她的身体却对入侵的男人表示了最大的欢迎。

她甚至听到了身后男人的嘀咕:「这不是一直都在等着我进来吗……」

没有!她没有!但每当男人抽插一次,她颤抖的身体都在和她唱着反调,嘲笑着她的口是心非。

「哦,差点儿忘记洗澡了……」

这个男人还记得他是来洗澡的吗?她能感觉到男人的动作停止了,但那根跳动着、贲张着的阳具却始终没有离开她的身体,让她无时无刻不在意识到自己正与男人结合为一体的事实。

淋浴的水突然被关上了,王蕊蕊隐约听到了容器被打开的声音,她似乎知道那是什么,但已经被欲望冲击的迷迷煳煳的大脑却迟迟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知道男人把冰凉的液体涂抹在她的背上,她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别动啊,我帮你前前后后都好好地涂一涂。」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在她的身上上下其手,「来,你自己去涂前面,背后我来帮你,你自己肯定很难够到吧?」

王蕊蕊的手里被塞进了什么东西,硬硬的手感,圆圆的形状,和男人胯下的那根东西很像……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她到底在想什么呢?这不过是一个装着沐浴液的塑料瓶子,她怎么会想到,想到那种东西……王蕊蕊很像强迫自己不再想起任何和又长又硬有关的事物。

但她却无法忽略自己的身体里就戳着一根又长又硬、又粗又热的阳物的事实。

她突然觉得好痒,但自己的手却怎么都够不到痒处。

那痒处好像在她的胯下,又好像在她的身体深处,在她够不到的地方。

她知道谁能帮他「止痒」。

但她身后的男人却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再动过一下,只是忙忙碌碌的在她的身上运动着双手,彷佛真的要帮她把身体洗干净。

她有些生气,有些气愤。

这男人……真的打算一边洗澡一边做爱吗?这明明是两件事好不好?而且他明明一直都在碰她的身体,却一直不去摸她的敏感带,好像故意不愿意让她得到解脱一样。

她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但男人的手再次滑过她的胸前,却故意错过了她鼓胀的蓓蕾之时……她爆发了。

王蕊蕊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力气大到足以把比她高大得多也沉重得多的男人推倒在地上。

但她的确做到了。

她扶着男人的肩膀,缓缓地放下了自己的身体。

好热,水好热,她的身体里好热……她已经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了,但她隐约能够感觉到男人的视线投在自己的胸前。

哼,表里不一的男人,明明这么喜欢,明明这么想要,却不敢……她索性直接拉起男人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当男人的手指捏住她的乳尖时,她忍不住发出了尖叫的声音。

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止痒」的感觉。

但还不够,还不够,还远远不够……她的手胡乱地摸索着,终于,她抓住了一根热热的「棍子」。

然后她毫不犹豫地对准了那根「棍子」,直接坐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

无与伦比的充实感贯穿了她的身体。

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丑。

但好在现在只有一个人在,只要不被他看见,就没有人会知道她的丑态是什么样子了。

于是,她搂住了男人的脖子,用尽全身的力量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也让自己与男人的结合变得更深入、更紧密。

好了,现在没有人能看到了。

至于声音……算了,随便他听吧,反正有淋浴的水声在呢,他听不清的,听不清的……就这样,在淋浴淅淅沥沥的水声中——一个女人,不,一只雌兽的呻吟与嘶吼,伴随着男人起伏的动作而抑扬顿挫、起起伏伏。

王蕊蕊最后是被易殷抱出浴室的。

她几乎用尽了力气,连动弹一根手指都变得异常艰难。

她看着坐在她身边的男人,用嘶哑的声音问道:「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男人摇了摇头,道:「我什么都没做。」

这一次,王蕊蕊没有再发出任何质疑。

她知道男人说的是实话。

那些欲望,那些疯狂,那些……放纵。

都是早就埋在她心底的种子,只是在今天,种子们发芽了。

「你还想问问题吗?」

她听到男人的声音这样在耳边响起。

但疲惫却袭上了她的眼帘,让她的眼皮越来越沉。

「等我想问的时候……再说吧……」

「哦。」

男人应了一声,似乎躺在了她的身边。

王蕊蕊突然觉得——这样,挺好的。【第三部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