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操你妈》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我操你妈》最新章节目录

2020-06-20   编辑:冷残影
  • 我操你妈 我操你妈

    「哇,她就是你的妈妈啊!」  「是啊,我妈很漂亮吧,别人看到我妈都说她长得像章小蕙。」  在电脑里面,看完我妈一段优美的跳舞视频,吕辩眼中放出了异样光芒,随即恍然说一句:「你妈叫王曼丽,着名的舞蹈家。」

    乱来童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操你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操你妈》,是作者乱来童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哇,她就是你的妈妈啊!」  「是啊,我妈很漂亮吧,别人看到我妈都说她长得像章小蕙。」  在电脑里面,看完我妈一段优美的跳舞视频,吕辩眼中放出了异样光芒,随即恍然说一句:「你妈叫王曼丽,着名的舞蹈家。」

《我操你妈》 第十三章 免费试读

「小同学,别害怕,校长只是跟你玩个游戏,一个让你爽翻天的小游戏喔。」

美妇人很温柔扶住我的腰,轻声安慰一句,双手开始在我裤子上一阵摸索,浑浑噩噩当中,我的下体一凉,才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被脱下,内裤也被脱下来了。

胯下一根只有十公分左右,早已经硬的不行的肉棒在她面前直挺挺晃悠出来。

十公分的肉棒不算长,其实也不短了。但对比艾迪蒙多的巨型肉棒,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旁边有人笑起来:「看啊,小处男的鸡巴太小了,待会在咱们校长的淫逼包裹下,那就是牙签搅水缸啊。」

「哈哈哈……」

「嗨,笑什么笑,你们这帮人以前还不是跟他一样,一个个小处男,鸡巴跟他大不了多少,最后还不是咱们的校长大人帮你们破处了,帮你们把鸡巴养大起来了。」

艾迪蒙多一阵呵斥,将这帮耻笑我的同学训得低下高贵的头颅。

「鸡巴小没关系,有力气就行。」

这边,美妇人伸手轻轻握住我的肉棒,温柔的套弄起来。

「啊啊」

第一次得到一个女人的帮忙撸动鸡巴,确定比自己撸爽多了。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心里既紧张害羞又兴奋。

不过,我一想到胯下这位美丽性感的女校长就是吕辩的亲生母亲,罗美凤本人,三届舞蹈大赛冠军,心里压抑很久的报复终于爆发出来了。

想想那个天杀的家伙,已经不止一次操我妈的逼,一次又一次操我妈的喉咙,今天我终于如愿以偿,可以报复他妈一次。

机会难得,我当然不想错过了。

于是,报复与肉棒上的快感令我失去了理智,下意识挺着自己的肉棒,从她温柔的手掌中脱离,粗暴地顶到她艳红的唇边:「想要我童子精吗?」

「哟,你这小子,学得挺快嘛,唔唔……」

没等她调笑完了,我就急不可耐地挺起自己的肉棒狠狠的捅进她的嘴里……

谁知道,等待我的不到不是那销魂刺骨的舒爽感觉,反而是龟头触碰到对方牙齿的疼痛感,吓得到我急忙把鸡巴抽离出来。

「哈哈,小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这下吃到苦头了吧。」

围观的同学们看出了我的窘态,纷纷嘲笑起来。

艾迪蒙多摇摇头,估计是没脸看了,转过身去找那几个富婆一起操逼。

「小同学,你别动喔,让校长我帮你……」说完,罗美凤再次用手掌给我的鸡巴撸动一番。

等我的鸡巴硬到极点,几乎顶不住那份刺激了罗美凤才张开性感红唇,一口含住我的肉棒,一下子吞没。

她灵巧的舌头开始快速舔弄我的龟头,左手掌肉撵我的阴囊,另一只手摸到我的后臀,用力揉捏一把。

双重刺激下,我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很快就有射精的感觉。

罗美凤见多识广,看出我即将高潮的样子,随即吐出我的肉棒,柔声细语说道:「小同学,准备射了吗,别着急啊,校长我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高潮,真正的高潮!」

「哇,咱们美丽的校长要使出她拿手绝活,吸精大法,吸干小处男的童子精了!」

「吸精大法?」

听到旁边几个同学的惊呼声,我本能的一荒神,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吸精大法的意思,自己的肉棒就被一个温暖潮湿的肉洞紧紧包裹住,一股强有力的吸允同时刺激我的脑神经……

「吸吸吸……」

伴随着围观同学们的欢呼,我惊讶地发现罗美凤双手抱住我的腰,正用自己的嘴巴一鼓一缩,就像吸奶茶一样,把我的阴茎当成吸管,一口一气的吸允。

「啊啊啊……」

不到一分钟,在美妇人的强力吸允下,加上她一根手指居然捅进我的肛门里面搅和,我腹背受敌,根本没有任何招架余地,也没有任何的想法,精关不由自主打开,阴囊收紧,一股浓密的精液噗噗噗射进她的嘴里。

换句话说,我的精液并不是自己射出来的,而是罗美凤用嘴巴吸出来。

这个异样的射精方式,令我感到回味无穷,销魂灼骨。

果然是吸精大法,这个淫妇伺候男人的手段确实不一般,射出来的精液全部被她吞进肚子,一点都不剩。

「小处男,你爽完了,该轮到我们了!」

射精过后,本来我四肢乏力,想休息一会再干她一炮,但现场的狼群可不只我一个,没等我感受一下射精过后的余温,旁边几个已经等不及的色坯子突然把我推到一边,一个个一拥而上,围上罗美凤,挺着自己的大肉棒,轮番上阵,对罗美凤身上每一个可以操的部位发起强有力的冲击。

而罗美凤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还很开心的配合他们对自己的轮奸行为。

她直躺在沙发上,双手各抓紧一根鸡巴,双脚夹紧一根,嘴巴轮流含着三四根肉棒,洁白丰满的乳房上还夹了一个,淫穴以及后庭花更是他们重点关照的风水宝地,一个个年轻坚硬的肉棒往里面怼。

罗美凤美艳无双,性感风骚,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抵触她的诱惑。

她是全场的焦点,他们的女王!

全场所有的男生几乎都围在她身边打转,只要有人射精了立马有人跟上,大鸡巴用力怼就是对美艳校长的崇高敬意。

或许,正常的性交已经无法让她满足了,只有无缝连接的轮奸方式才能让她迷失了自我,强烈的快感让她失魂削骨,动情的叫起来:「啊啊啊,同学们,操我,快操我!」

所有男生极致回应她的号召,都在等着排队操他们的美艳女校长,忙得热火朝天。

而艾迪蒙多到可以一个人应付那四个富婆,一杆肉黑的巨型肉棒轮流在四个淫穴里面翻江倒海,干得她们哇哇大叫,高潮连连。

对比他们热火朝天的操逼干炮,一个个忙得不亦乐乎,我仿佛成了一个局外人。

一个人傻站原地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不太真实的淫乱场面,仿佛是在做梦,不过我胯下坚硬的肉棒却告诉我,这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它刚刚射精了。

我突然想加入他们,却发现自己不够变态。

更哀伤想到了自己的母亲,那位在我心里一直是高贵圣洁的女人。只是那天晚上,她被薛怀玉和吕辩三p的经历,一次次被吕辩操穴的画面。

这样淫乱的画面虽然很刺激,我的鸡巴一直硬的不行,但我终究是接受不了,默默发呆几分钟后,我穿上裤子,转身离开这个嘈杂的酒吧。

刚走出门外,迎面就遇上一个人——这个学校的招生办主任林志农。

这个看不出年龄大小的男人定定地看我几秒钟后,随口问一句:「不玩了?」

我不确定他指的是什么,只能茫然回他:「不喜欢!」

「哦……」林志农顿了顿,然后沉默了。

我反问:「你呢,怎么不进去……玩?」

「腻了!」

本以为他是个特别的人,听到他这个回答,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聊下去了。

林志农举起手里的一瓶啤酒,示意道:「要不要一起喝两杯?」

「好啊……」我不会喝酒,只知道心里很烦闷,又不知道要干什么,只好答应他的提议。

于是,我跟着他一起走进隔壁一间包厢,包厢里面布局跟外面的ktv差不多,有点歌屏幕,喝酒的玻璃台,可以躺下的沙发。

此时桌面上已经摆放了几分点心,一打瓶酒,其中还有两个空瓶子随地丢在桌子底下。

隔壁的酒吧正炮火连天,他刚才却是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真的是玩腻了?

每次遇上这个人,我总有许多的疑问,许多的困惑。特别是关于我妈的事,关于罗美凤的事情,他好像知道一些内情。

等他连喝下几杯酒后,我试探的问他:「罗校长……她为什么这样……做贱自己呢?」

「做贱自己?」林志农摇了摇头,又倒下一杯啤酒,仰头喝完,顿时打了一个响嗝:「不,她不是在做贱自己,她是在享受,享受那飘飘欲仙的快感。」

我问:「你怎么知道,你跟她很熟吗?」

林志农却道:「女人跟咱们男人的生理需求不一样,咱们男人的高潮就射精那一两秒,高潮过去,对女人再也没有任何兴趣。至少要休息十分钟,一个小时甚至一天,一个月,半辈子……」

「而女人的高潮呢,如同长河一样,源源不断,持续不断的高潮。只要你有本事,有本事让她持续不断的高潮,她就会死心塌地的爱上你,甘愿为你做任何事。」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的男人。」

我听得一知半解,疑惑的问:「可是,那么多男人一起玩她,她不会有什么事吧?」

林志农苦笑道:「小子,这男女之间的性爱就跟毒品一样,它是有瘾的。像她这样的女人,已经没有任何的顾虑,没有任何的包袱,只想放纵自己,享受那原始的刺激。」

「一个男人已经满足不了她了,三个男人满足不了那就十个,十个还是满足不了那就一百个,她已经……无可救药了。」

我好奇问:「你这么了解她,那你是什么人?」

「我是她什么人,嘿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林志农似乎是喝多了,对我提出的问题没有任何的保留,脱口而出道:「我就是她的老公,合法的丈夫。」

「噗!」我刚想尝试一下啤酒的味道,听到他后半句话,一下子把口里的啤酒喷出来。

林志农茫然问:「怎么,你不信?」

我笑道:「不是不信,而是不敢相信……」

林志农苦笑道:「是的,自己的老婆就在隔壁和那么多男人鬼混,作为她的丈夫,却一个人喝闷酒,说出来谁信啊。」

每个男人都有自己的难处,罗美凤如此放纵自己,真是他的妻子,那肯定有他自暴自弃的理由。

既然他是罗美凤的丈夫,那吕辩岂不是他的儿子?

但仔细一想,罗美凤跟吕辩他爸早就离婚了,而他姓林不姓吕。

虽然看不出他的年纪,至少不超过三十五岁。

这时,林志农仿佛是看出了我心里的困惑,主动开口问道:「小子,你能看出来我有多大吗?」

我老实的摇摇头。

林志农道:「我今年才25岁,旁人看我都以为我有三四岁了。」

我忍俊不禁的回他:「你确实有点嫌老……」

林志农又喝下一杯啤酒,接着说道:「五年前,我二十岁,跟你一样还是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但只从认识那个女人开始,我的身体开始日渐消瘦,一点一点的衰老。」

「哦,那你为什么不离开她?」我突然想到了罗美凤的吸精大法,加上他刚才的陈述,可以确认这个女人确实是欲求不满,几十个男人才能满足她,气血方刚的林志农哪里顶得住?

「她对我很好,甚至为了我跟她丈夫离婚,选择跟我结婚。」林志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什么都好,对我很专情,就是……性欲太强了,刚结婚那段时间,我尽可能的满足她,一天七次,八次,甚至十次。」

「你这么厉害啊。」我感慨一叹。

林志农苦笑:「刚开始还行,后面没多久只能用药才能维持,直到两年后……」

「两年后,你怎么了……」

「两年后……我硬不起来了!」

「啊!」我被吓懵住了。

林志农摇头晃脑的叹道:「唉,少年不知精子贵,老来望逼空流泪。她性欲太强,而我已经不能满足她,只好任由她越馅越深,越走越远。小子,如果你不想跟我一样,最好离她远一点,离开这个学校……」

没说完,林志农往后一倒,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

听他一席话,我如梦惊醒,摸摸已经软下去的鸡巴,一刻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之后连续两天,一直到今天周六,我都没有去凤凰艺术学院上课,每天早早的回到家中。

「颜颜,你那个兴趣班结束了,这两天回来这么早?」我妈好奇了。

我无聊按着手里的遥控器:「不想去了。」

「额。」我妈轻轻回应一声,然后不想多说了,转身回卧室,换了一套红色丝质面料的连衣裙出来。

我看到她的穿着打扮,高跟丝袜,红裙艳抹,长发高挽,很明显是经过一番细心的打扮,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魅力四射。

「妈妈,您这是要出去啊?」我看呆的同时,也知道她要准备出门了。

我妈点点头:「嗯,半个月后,市里要搞一个招商引资活动,当天晚上还举办一场联欢晚会,妈妈是今年的舞蹈大赛冠军,有幸邀请参加这个晚会。」

「妈妈,您是受邀去跳舞,一个跳还是两个跳啊?」我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了。

「当然是双人舞了……」我妈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随即改口说道:「放心吧,这个晚会不是舞蹈大赛,随便跳完一支舞就可以。」

「妈妈,那您的舞伴是谁啊!」其实,我已经猜到了答案。不过,我还是希望听到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可惜,我妈却让我失望了。

犹豫了几秒后,可能她以为与吕辩偷情我还不知道,也不想欺骗我,选择委婉解释道:「颜颜,那晚会主办方要请妈妈去跳舞,还需要舞蹈大赛上的原班人马,所以……我只能让小吕再帮我一个忙。」

我已经有心里准备,平静回道:「知道了妈妈。」

我妈愣了一下才问:「颜颜,你不生妈妈的气吗?」

我违心的回道:「怎么会生气呢,妈妈您这是工作需要,我很理解。」

我妈欣慰一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哦,我家颜颜懂事多了,妈妈现在要出去了,可能晚点才回来,饭菜在冰箱里,你拿出来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知道了,妈妈您快点走吧,我要玩游戏了。」

看着我妈打扮性感出门的背影,高跟鞋击地的声响刺激我的脑门。

我不由得想到她与吕辩在一起做爱的画面,心里不是个滋味。

或许,在她眼里,儿子已经不如去约会小情郎重要了。

跳舞只是一个借口,打扮这么美艳出去,还不是为了取悦那个小屁孩的欢心?

毕竟,她的小情郎有一根粗硬的大肉棒满足她的性欲。

我越想越烦躁,心里越不平衡,脑子一热,不想呆在家里了。

不料,当我匆忙打一辆的士来到凤凰艺术学院门口时,却意外的看见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我的好同学,好朋友,好哥们,目前又可以加上一个新的身份——好野爹。

看到他一脸阴云的走出来,我又想到自己母亲穿着花枝招展出门的画面,心里憋着一股火气,当即冲过去拽住他的衣领,沉声质问:「小混蛋,你来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吕辩也认出我来了,一把推开我的拉拽:「这是我妈创办的学校,我为什么来这里,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蠢蛋,玩女人都不会,还要我亲自出手……」

我硬着头皮反激道:「不用你帮忙,我已经……」

吕辩不耐烦道:「得了吧,看你这个熊样,我妈就算是个公交车也不会看上你。不过你放心吧,我答应过你就一定帮你。」

说完,吕辩推开我的双手,准备骑上摩托车要走。

我追过去两步叫道:「喂,你现在要去见我妈?」

吕辩大方承认道:「是啊,我要和她练习舞蹈,准备后面一个什么舞蹈晚会,嘿嘿,只要我哄她开心,呵呵,你懂的……」

「我操你妈逼的!」我勃然大怒了。

吕辩摊手一笑:「怎么,你心里又不平衡了,我妈就在上面,一切都帮你安排好,心里不平衡话,你就上去操她啊!」

「你说什么?」

「笨蛋,都帮你安排好了,还用我教你怎么操她吗?」吕辩冲我鄙视一眼,不耐烦地扭动摩托车油门,突突的飞驰而而去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