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离离草免费 离离草小说全文阅读

2020-07-20   编辑:庄子墨
  • 绿!不仅仅是种颜色 绿!不仅仅是种颜色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其实是我的一个死党的亲身经历。当他和我诉说的时候,听得我心情澎湃,勾出了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所以我才觉得应该把它写下来,保存好,慢慢回味。由于是死党的经历,不好描述,所以我把《他》换成了《我》,用第一人称的形式来写,这其实也是我的一点YY心思,幻想的这事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离离草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绿!不仅仅是种颜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绿!不仅仅是种颜色》,是作者离离草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其实是我的一个死党的亲身经历。当他和我诉说的时候,听得我心情澎湃,勾出了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所以我才觉得应该把它写下来,保存好,慢慢回味。由于是死党的经历,不好描述,所以我把《他》换成了《我》,用第一人称的形式来写,这其实也是我的一点YY心思,幻想的这事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绿!不仅仅是种颜色》 第四十二章:什么是感情 免费试读

这条路是开往自己家的方向,两批跟踪的人此时还在继续跟随,而我也掉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

其实,在购物中心的时候,我很想知道那个跟姐姐汇合的人长什么样,但还是没有选择留在那里观察,因为自己清楚,姐姐一旦离开,她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汇合的人,而那个人也会小心翼翼的借机离去,我如果继续等待,只会是徒劳无功而且。

到家了,我已经看到了自家的灯亮起,只是,这两批跟踪的人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打算,他们一直都在车里一动不动。

我此时也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同样坐车里静静的等着,倒是想看看,你们这是要干嘛?

有点奇怪的是,半个小时都过去了,姐姐还没有出来,而且,按逻辑分析,这么久了我还没到家,她或者妻子,都应该给我打电话询问才对呀!

还有就是,前面这两批人也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蹲守,这种氛围很平静,但是却又很紧张,加上我在内,三方都没有谁愿意主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半夜12点了,平静的局面一直都没有被打破,可不知怎么的,心有点慌。

这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姐姐和这些人从表面上看,属于跟踪和被跟踪人的关系,他(她)们也都很好的扮演了各自的角色。

姐姐嘛,姐夫不在,她一个人住,知道自己被跟踪后,害怕,所以选择躲我家里跟妻子一起,这个表现符合一个女人的正常心里。

而那些跟踪的人就不用多说了,隐藏自己本就是一种很高的跟踪技巧,现在他们一动不动,这很正常,

按照这样的逻辑分析,所有的事情都能够解释,但是,如果前前后后把整件事情从头再来一遍,就会发现,只有我才是那个最不正常的人。

为什么?从姐姐和妻子的角度分析,我一个本来应该在上班的人,竟然发现了她们自己都没有察觉的跟踪,这很不正常吧。

再从猎人的角度分析,跟踪这两个女人,是为了侦查泄密这件事与她们是否有关,然而,两个女人出去逛了一圈后,就躲家里不动了,她的男人却一直到半夜都不见踪影。

这么细想一下,我的问题就大了,两个女人有把自己当做诱饵,吸引跟踪的嫌疑,而我则是有去帮忙传递消息的嫌疑。

最主要的是,我一旦有了嫌疑,自己的所有优势就没有了,我所依赖的本就是自己能一直隐藏在暗处,但现在被盯上之后,还怎么隐藏?

不行,不能犹豫了,先回家,再不回去嫌疑更大。

我悄悄退了出来,车灯都不敢开,然后绕过一条街,从另一个方向回了小区,而且,故意把车窗摇下,没到小区门口就开始减速,好让跟踪的人能看到是我回来了。

这是一步险棋,下下之策,但又不得不做。

回到家,开门的瞬间,两道目光就射了过来,姐姐的还算自然,妻子的就显得弱弱的,就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躲躲闪闪。

她们就这么看着我,也没说话,很明显就是在等我先问,这是一种心理战术,妻子可不会这些诡计,应该都是姐姐教的,

我甚至都想到了,姐姐此刻怕是在心理已经有了几套方案,只等我问出问题,她就对号入座,按照设想的内容答出来。

哼,这鬼女人,玩我是吧,偏就要你自己说出来。我缓缓走过去,然后开口问道:“今晚怎么回事?”

语言的魅力就在于此,我没有问,’怎么会被跟踪?‘也没有问’是谁跟踪?‘而且,问话的时候谁都不看,就只是随口这么一问。

呵呵!不是在心理有应对的答案了吗?我就偏不问内容,只起个头,让你们自己说,自己去解释,把自己从一个追问者的位置硬生生的变成了倾听者,看你们还怎么应对。

在听到我的问题后,两个女人明显的一愣,尤其是妻子,一脸茫然的看了姐姐一眼,姐姐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表情没妻子那么夸张,但我已经隐约看到了,她压在双腿下的手紧握着拳头。

我装作不在意,缓缓坐到妻子的身边,往沙发上一靠,一脸平静的等待,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这波B装的,很有上位者的气势。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姐姐淡淡的说到。

操,我一听这话,就知道她想干嘛,这逼想引开话题,找回主动权。不过,姐姐这话确实有水平,答,那肯定会被她带进这个话题里,跟着她的设想聊下去。

我选择了不答,因为这样,我刚才的问话才会继续有效,主动权依旧在自己手里,只是,我把目光转向了妻子,意思就是对姐姐说,我的问题都没回答,凭什么又问我?

妻子一见到我盯着她看,显得有些害怕,抱着自己的膝盖,头都快埋到里面去了,姐姐这时候估计是担心妻子顶不住我的气势,说漏嘴。

只见她一把拉过妻子坐到自己身边,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嘴里还一副长辈的口吻训斥道:“干什么?有这么欺负自己老婆的吗?你能耐了是不?”

我知道,姐姐不是真的想骂我,她这是在继续引开话题,等我去辩解,一旦我真的辩解了,就真被她牵着鼻子走。

好精的女人,我沉默了,想不出任何的对策。

其实,从姐姐的态度就可以猜到结果了,仗着我不敢和她翻脸,姐姐根本就不打算和我解释什么,就如监控里她对妻子说的那样,现在还不能让你老公知道,如果他硬来,我就以死相逼。

我现在只想骂人,冲动之下,真想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看她们什么反应。但是,理智不允许自己这么做,因为,我不敢赌。

太多的原因了,造成自己现在变得这么优柔寡断,唉,真不知道,究竟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两个女人,径直洗澡去了。

姐姐和妻子的秘密在当下也不是重点,我也不会去过多的逼问,她们也说过,时间到了自会让我明白,既然自己都没胆量和她们硬刚,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自己去挖掘了。

现在最重点、最让自己担心的就是,他妈的,老子是不是也被猎人关注了?真是这样,又该怎么去应对?妈的烦躁…

随手打开水阀,清凉的水丝流过全身,也暂时带走了烦恼,这时候,一双小手滑过腰间,接着一具柔软的身体就贴到了后背。

转身一看,妻子正笑吟吟的看着我,当看到她甜甜笑容的时候,心又软了,不管怎么样,至少已经知道,妻子不是自愿去和那些男人打交道的。

但是我也不能就这么放任她不管,于是,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没有说话。

“老公,对不起嘛,姐姐是不想再麻烦你,所以才不告诉你原因的。”

我没有说话,正面抱住妻子,狠狠的在她肥臀上掐了一把。

“呀…”妻子惊讶一声,迅速捂住嘴,看了眼卫生间的门,然后又笑嘻嘻和我抱在一起,

“是上次威胁姐姐的那些人又有动作了,姐姐打算找班叔帮忙,把他们压下去,所以才被跟踪的。”

呵呵,编,我没有去点破她的谎话,这些应该都是姐姐教妻子说的,不过,这也让我认识到了一点,这两个女人真不知道,我最近都干了什么。

现在没兴趣听妻子胡扯,她说她的,我只对她柔软的身子感兴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没看到妻子全裸的身体了,今晚突然觉得很新鲜。

光滑的皮肤,手掌抚摸过去的时候,光滑水嫩,多少遍都摸不够的感觉。

再一看妻子,此时也不说话了,眯着眼睛,享受我的爱抚,她把头微微仰起,靠在我胸前,若有若无的笑意,兴许是被抚摸着很舒服,脸颊还有些红润。

好娇,有可爱,这样的妻子让我怎么狠得下心去对她发脾气?心疼还来不及。

低下头,对着她的红唇就印上去。

嗯…嗯………

没有过多的暗示,也不用暗示,就像是那条小舌头早就做好准备一样,我的舌头一进入,就被它紧紧抓牢,不停的卷扬,同时,嘴唇还不停的吸吮,仿佛就不想让我的舌头再离开一样。

这是爱的味道,只有夫妻之间才能体会到的。

我和姐姐,婉儿都有过深吻,却没有这样的感受,她们带来的感觉是荷尔蒙的味道,是兴奋,是欲望,而在妻子这里,感受到的、是甜蜜。

而现在,我们两人也正尽情享受着这份甜蜜,久久都不愿分开。

“嗯…老公,丹丹帮你。”

许久之后,妻子糯糯的说到,说话的声音很甜,听得我都有种立刻把她摁倒,好好蹂躏一番的冲动。

妻子抓住我的肉棒,带着我走到马桶前,示意我坐下,然后,跪到我双腿中间,自己的手肘平搭在我的大腿上,握住我的肉棒就开始上下舔。

一边舔,还一边看着我的眼睛,她那眼神,很是诱惑,淫荡,挑逗你的每一根神经,似乎就是在告诉你,来吧,来吧!

这就是所谓的淫妻吗,这就是调教的结果吗?试问这样的尤物怎么有男人能够拒绝?难怪都想着法子艹她。

双手轻轻的拖着妻子的脸颊,跟随她的动作,肉棒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特别当妻子的小舌头钻进马眼的时候,那种刺激,仿佛是在做过山车,有冲上云霄的感觉,自己的臀部肌肉都被带动起来,跟着一颤一颤。

我向外看了一眼,妻子猜到了我的意思,微微一笑,直起身,在我耳边轻轻说道:“老公,姐姐在阳台和姐夫打电话。”

听到妻子这么说后,我不再犹豫,抱住妻子的肥臀,示意她坐上来。

“嘻嘻!坏蛋老公。”妻子娇笑一声,分开双脚,慢慢坐到了我腿上,但是并没有直接让我插进去,她把我的肉棒压到自己的裂缝中,然后开始缓慢的上下摩擦。

光滑,柔软,温暖,这是肉棒瞬间传来的感觉,呼…我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感叹、

“老公,舒服吗?”

“嗯,老婆,好舒服,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本来只是一句心里话,有感而发而已,但是听到妻子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我看到妻子听了后,她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愧疚和歉意。

“老公,让丹丹来,丹丹要让老公好好享受。”妻子说着就伏到我身上,和我热吻,同时下身没有停止,继续用自己的嫩逼摩擦肉棒。

两张嘴,两种不同的享受,很满足,也让我更加的兴奋,每次龟头在感觉到那个小洞口经过的时候,我都不受控制的想挺起腰部,好让龟头能够进到里面去。

妻子也感觉到了,在我几次重复的动作后,她微微抬起一点自己的身子,一只手摸索的抓住我的肉棒竖起,让龟头刚好抵住自己的小洞口,但是并没有直接让它进去,而是扭动自己的臀部,用穴口薄薄唇壁旋转摩擦龟头。

嘶…又是一种不一样的快感体验,和小晴用逼吸我龟头那次的感觉很像,但又不一样,那次龟头已经完全进入,带来的阵阵的刺激,而现在,舒爽的同时,更多的是一种欲望,一种冲动。

就像是在起跑线上等待发令枪响的那种状态,有点小紧张,跃跃欲试。

几次舒麻过后,突然感觉龟头被一张嘴整个含住,接着就被一吸,肉棒紧跟着就自动进入,一层柔软光滑,还带着温度褶皱迅速包裹整根肉棒表面。

妻子臀部再次下压,最后龟头仿佛来到了一片真空地带,空旷而温暖,舒服极了,简直无法形容,而且,它已经脱离了我的控制,在里面不停的颤抖,享受这种快感,似乎是在欢呼雀跃。

“嗯哼哼…嗯哼哼…老公…老公…嗯…你不要…乱跳…嗯哼哼…酸…好酸…嗯哼…嗯…”

在龟头到达位置后,妻子就已经开始呻吟,虽然表面上我们都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是无奈自己的小弟根本不受控制,借题发挥,在妻子阴道的最深处肆意遨游。

“老婆,它不听话,怎么办。”

“嗯哼哼…老公…嗯…你坏蛋…你故意的…恩哼哼…嗯…打它…打它…嗯哼哼…”

太过于刺激,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它就像助燃剂,点燃我和妻子的热火,妻子一脸的媚态,嘴里不停的…哼哼哈哈…而我的双目有点血红,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兽性。

抱起妻子的双腿,直接把她摁到墙壁上,全进全出,大开大合的开始抽插,妻子立刻很配合的挺起自己的小腹,好让自己的骚逼能够安全打开,迎接肉棒的进入。

“呃嗬…呃嗬…呃嗬…”欢快的呻吟声响起,这是女人最有魅力的声音。

“啪…啪…啪…啪…啪…啪…”两人下体不断的撞击,再加上已经湿身,有水的加持,让这拍打的声音更加的清脆明亮。

“呃嗬…老公…好硬…呃嗬…舒服…舒服死了…呃嗬…呃嗬…快…用力…用力艹…丹丹…老公…嗬…嗬…嗬…你怎么…不用力…啊啊啊…用力…啊…啊哼…啊哼哼…”

随着我的力道越来越大,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妻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已经到了喊叫的地步,我们似乎都忘记了门外有还姐姐的事实。

欲望,刺激,已经占据了我和妻子的头脑,控制着我们的行为,只知道不停的做爱,享受这时的激情。

妻子的阴道收缩的很厉害,让我每次拔出的时候都变得异常的艰难,但也就因为这样,摩擦带来的快感就更加的强烈,促使自己更快速的抽插,我越快,妻子的反应就越兴奋,又使得她的阴道再收缩,形成了一种循环。

“啊哈…啊哈…啊老公…你好狠…啊呃…你要…艹死我吗…啊…呃…啊…啊…啊…艹死我了…老公…你好狠…啊呃…呃…”

“艹你,我艹死你个骚货…”

“啊…啊…啊…来啊…艹啊…你来啊…嗯嗯呃…呃…呃…艹我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用尽最后的力气,一阵急速的抽插,狠狠冲刺着妻子骚逼。

“呃呃呃呃呃呃……………呃……………”

妻子一连串沉沉的闷哼后突然一声长吟,像是憋着气一般,满脸通红,接着就见她浑身一松,目光变得呆泄,只是臀部不停的颤抖。

我同时也感觉到了她阴道深处喷出的那股热流,对着我的龟头不断冲刷,这种快感刺激得自己再也没有冲刺的能力,只想狠狠顶进去,顶到最深处。

哦…不由得自己控制,一股精液射出,舒爽的感觉立刻传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紧接着又不由自主的一抖,再射进去一股,这次出来后全身也随之一松,软绵绵的压在妻子身上,剩下的只有龟头还在阴道里不停的颤抖。

“嘻嘻嘻!老公,你个坏蛋,快出去,快出去,我们要被姐姐笑话了。”

我和妻子相拥许久,刚恢复体力,妻子给我简单清洗后就快速把我敢出了卫生间。

我才不去理会姐姐什么想法,这里本来就是自己的家,再说了,心里多少带点怨气,谁让她老是带自己的老婆去给别人艹,搞得自己这个正牌的老公都没机会享受。

穿着个大裤衩就从卫生间出来,这时看到姐姐还在阳台打电话,双手搭在栏杆上,撅起自己的大屁股在那儿摇晃,她也看到我出来了,狠狠的瞪我一眼。

我注意到她的表情,脸色很红,嘿嘿,刚才我和妻子这么大的动静,姐姐肯定也听到了,房子就这么大,就算她现在是在阳台的位置,也肯定听得很清楚。

这时候才发现了一个细节,姐姐穿的是短裙,她两腿紧紧交叉着,臀部一翘一翘,那黑色的地带若隐若现,她这个姿势有点不正常,我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哼,骚货。

邪念不自觉的就燃起,看了一眼卫生间,见妻子还在洗漱后,壮着胆就走到姐姐身后,什么都不说,伸手就往她的骚逼摸去,入手就一片水渍。

“呀!”姐姐一声惊叫,第一反应就是想要转过身给我一巴掌,我迅速从后面抱住她,同时,手指找到她的小穴,毫不犹豫的插进去就开始抠逼。

“嗬嗯…”这一下来的太突然,姐姐也被刺激得发出了一声呻吟,然后才反应过来,迅速捂住了手机,一脸嗔怒的盯着我。

对这些,我完全不理会,继续抠逼,心里有气,就是要报复她,捉弄她。

“嗬…你想死…嗬嗯…你…嗯…嗯…”

就在这时候,电话里传来了姐夫的声音,’老婆,怎么啦,怎么听不到声音了?‘

“哦…嗯哼…没…嗯…没什么…刚刚碰了一下…嗯…”

听到这句话后,我精神一震,多么熟悉的场景啊,让我瞬间就想起了妻子被张东明艹时给我打电话的那次。

哼,还不都是因为你事多,我老婆才被艹的?我也要你经历这样的场景。

想到这我就直接上手,压低姐姐的腰,让她的臀变得更翘,内裤都不脱,往旁边一扒,抓住自己还没完全软化的肉棒就往里面塞,虽然不在状态,但是进去搓搓有余。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毫无停顿,让我非常意外的是,过程非常顺利,没有丝毫的抵抗,姐姐只是瞪着我,但并没有阻止,甚至还能从她脸上看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我去,这骚货,看来早就想要了吧。

“嗬嗯…”一声,我就感觉到了自己的龟头一扭,差点自己也跟着发出声音,深吸一口气后才稳定下来。

“老婆,又怎么了?”

“啊?没有…没有…嗯…我…嗯…吃东西太饱了…嗯…打嗝呢…没事…没事…”姐姐说完后迅速捂住手机,回头又瞪了我一眼。

“杨庆,你死…嗬嗬嗬嗬嗬…嗯………嗯嗯………”

我才不理她说什么,开始快速的抽送起来,越粗鲁越刺激,最好姐姐能对着电话呻吟,姐夫听到后,指不定在电话的那头兴奋得都要自撸。

“嗯…弟…嗯…姐姐…错了…停一下…嗯…嗯…嗯…停一下…要被…你姐夫发现了…嗯哼哼…”

“哐当”开门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赶快拔枪弹开,姐姐更夸张,直接盘腿就坐地板上,假装打电话。

“老公,你们在聊什么呢?”

妻子这时候用毛巾擦着头,缓缓走过来,只是,在走到阳台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小鼻子微微嗅了两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