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姐控眠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姐控眠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7-20   编辑:萌果果

《于北京、萧墙之内、姨甥乱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于北京、萧墙之内、姨甥乱情》,是作者姐控眠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篇是之前写的短篇《于东京、内衣小偷、淫臭淫行》的番外,也就是小姨的内容。

《于北京、萧墙之内、姨甥乱情》 番外:余香 免费试读

乐序礼现在还能清楚记得初中的夏。

那时候他迷上了网络小说,也不能说是迷上了,那些网文设定天马行空,情结又简单直接,是课业之余再好不过的消遣,他学期时得空就会看,放假更是撒开了看,捋着分类和排榜单一个个看,有的看了几章就弃之如履,有的从白看到黑,从黑看到白,就这样,那些无忧无虑又腐烂的暑假,他没怎么和朋友家人出去,却整日吹着空调看着小说,在筛选小说和看书工具的研究上颇有建树,开始对着手机看,研究wap网站、文件管理软件,后来破解积灰的PSP,发现用其看书,屏幕大不少,翻页简单,处理速度也快,在那张8G存储卡里他不知存了多少爽文色书。

不过就算这样,他那时的生活规律也比今日健康很多,起码知道吃饭睡觉,也会蹬着自行车在父母家和外祖母家中往返,现在想想,也是无奈之举,父母忙到天荒地老,他从小便生活在老人家中,幼儿园上学都离老人那里更近,中学以后才回到自己家中,但就算这样,放学回家,他还经常选择回姥姥那里吃饭,后来放了假,家里中午一定没人管饭,晚上也一般没人回来做饭,他更是在老人那里蹭吃蹭喝,每日往返骑个十几公里,出一身汗,浑身爽利。

骑车这本身只是个出行需要,可那些天,他总是盼着这一活动的到来,因为在上午九十点的骑行之路上,他总会看到一抹倩影,这就像上学时候会偶遇顺路的同学一样,每当他看到那个穿着西裤无袖女士衫的高挑骑士,他总会用力踏踏板,追寻她的轨迹,炎热的马路上充斥着柏油挥发的味道,而那扭动的屁股却给他带来了芬芳,她有时候会甩动马尾,露出湿润白皙的后颈,有时候她散开秀发重整发型,则让她光洁的腋窝展露无遗……和那些路上的小女孩与大妈不同,她的味道让他着迷,那不是什么劣质香水的扑鼻味,也不只是汗水的粘腥味,那味道似冰镇的柠檬沁心,似蒸热的橄榄撩人,那灵动的身躯所过之地,必有异香残余,然那香味不久留,让他在追逐中常常体会不及,那位女士在半途就会和序礼分歧,他只能望着她转向殊途,甚至他都没有看过她的正脸,从侧脸看去似乎脸庞不算玲珑,似乎鼻子有些健硕,他从来都看不真切,不过那些也都无关紧要,只是那浑圆的白皙臂膀,扭动的腰跨大腿就让他魂牵梦绕,经常在被窝里想着那丰满的香躯撸出白浆,是的,初二时他就是一位擦枪老手了。

他记不清第一次梦遗是什么时候了,但他还能记得第一次自己的性冲动,那是他小学的一位女老师,教数学的,人挺白个子也高,但年龄不小了,有些腔调的南方口音让她有时显得刻薄强势,但对数学很好的他关照有加,那时好像他才二三年级,那位女老师在批改他的作业,小学生是最怕老师在面前的批改自己的东西的,教室开着门窗,其他同学享受着初夏的凉风,可他紧张得不得了,但在他最不安的时候,眼前出现了那交叠的白皙长腿。那天似乎是有什么活动,又似乎是什么会议,总之那女人换了套装,还没裹上丝袜,斜坐在桌前,那对于小孩过于修长丰满的大腿全部暴露在他眼前,根部的丰腴滑嫩,交叠之处互相挤压的柔软肉感,似橄榄似山药的成熟女人味道铺面而来,仔细看去血管褶皱一清二楚,而那女人脸上还没有丝毫察觉,冷着脸点着头,对他的作业还算满意,甚至还交换了丰满双腿的上下,七八岁的他根本不懂男女之事,只是脸红耳赤,汗流浃背。也从那时,女教师成了他注意的对象,成了他幻想的对象。

他总是注意女老师,注意那些年长的、漂亮又不失威严的女性,待他稍稍长大真的谈得上冲动的一次,也是和老师有关,说来也巧,那同样在夏日,他在有空调的公交里放松享受着,一位穿着米色套装的女性上了车,那位女性与他的音乐老师十分相像,同样的高个子好身材,同样的厚嘴唇,盘头发,脸上有些雀斑,她挺着胸脯在没什么人的车里张望,最后直直走到序礼身边落座,那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低胸装,今日回忆那位丰乳肥臀的女性西装外套里应是吊带背心,他不是没见过母亲和其他阿姨的背心,可身旁的女性露出了乳沟,他意识到那是什么后便撇过了头去,但他心中莫名的躁动驱使着他去看她,看那个露着胸口和大腿的女人,她的腿也是那么漂亮,比他之前见过的女人包括那个数学老师都更加有型,丰满而肌肉有力。

「你好。」那个女人的声音很轻很柔,她笑了笑,其实她不算漂亮,但他的心咚咚地跳着,女人似乎问了他在哪里上学,去哪里,具体的内容他早就忘了,只记得他先于女人下车,他从女人的腿前走过,碰到了光洁的膝盖,那种胜于绸缎的细腻震惊了他,他回家时一路雀跃。

如此想来,他确实是想着那些丰韵的女体勃起的,他意识到自己会勃起应该是五六年级了吧,也学更早,但是把勃起和女人联系起来,应该是那时了,那时的他生活更规律更健康,不用人催促,十点就会睡觉,只有为了作业查资料做幻灯片,才会拖到十一点十二点……又似乎不是如此,他还记得那时候床头的台灯,那时候的小学生没有手机,但在床上也会看书,迷得不是网文了,许是《哈利波特》——定是《哈利波特》了,他记起来他还和小姨经常睡前讨论剧情,他那时候最喜欢第三册《阿兹卡班的囚徒》,他喜欢主人公的占卜课,喜欢主人公那些玄妙的命运,也喜欢主人公对那故作玄奥的占卜课老师的不逊,他最喜欢的可能还是赫敏,不过这么喜欢也许只是电影刚出到第三部吧。

他对小姨说,「最后还是靠赫敏。」

他们都洗完了澡,又看了一遍原着改编的电影,当他看到拨弄时间转换器的赫敏打掉哈利的手时不自觉地一笑,他小姨却只喜欢那只叫克鲁克山的肥猫,论起赫敏她只觉得她打了马尔福很爽。

「赫敏是最聪明的!」

「还不是她长得漂亮!」

「书里她不漂亮,头发乱糟糟还有大板牙!」

「还不是电影里她漂亮!」

小姨一直反驳着他,他不懂为什么小姨一样头发乱糟糟一样戴着眼镜只顾学习却不喜欢赫敏。

「第四本你看了吗?」

「我……大概知道,火焰杯吧……」

「三强争霸赛,还有舞会。」

「舞会!」他惊到,「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肯定又是那种没人请她,最后和哈利。」

「没和哈利,和别的参赛的人了。」

小姨打击了他,解救小天狼星赶走摄魂怪的剧情他都食之无味,不过他还是试探地让小姨讲第四部的剧情,她只是让他自己看就去给他铺床,他拿着第三部的原着跟着她屁股后面和那女人争论,赫敏怎么可能和别人跳舞,一定有什么缘由,小姨也没搭理他,他嚷嚷一会儿也没了声,他看到了小姨短裙内的风光,他清楚记得那时淡蓝色的短裙淡蓝色带着褶边的内裤,光洁柔软的腿根,小巧饱满的屁股,他脸红了,却没有冲动,只是躺在床上后没有研读多久赫敏的肥猫克鲁克山,脑子里就都是些女人的身体,轻薄的睡裤压着他撒尿的小鸡鸡生疼,大概是从那之后,就开始遗精了吧。

别误会,他不是什么恋熟变态,只不过没有对那些乳臭未干的同学有过想法,也不是全然没有,他小学再分班后有一个女生很白,衣着时尚,他经常惹她生气,同桌似乎也有个大胸女,上了中学有个翘臀辣妹似乎也不错,只是确实没有实质的性冲动,唯一一次也是前一段时间和父母受邀去西安做客时遇到过一个日本姑娘。他们那时和父母的朋友去碑林参观,叔叔阿姨找了个讲解向导,他们刚进去他就看到了明显不是国人的一行,那个穿着红色露肩T恤的姑娘和几个有着茂盛头发的男生有说有笑,之后随大人一起参观也没多想,碑刻十分好看,比碑帖震撼许多,但景点讲解实在稀烂,他一个中学生都能挑出数个刺儿来,在后面叔叔带着他挑选纪念品时,那个留着披肩发的红衣姑娘找了上来,她揪着他T恤,待他转过头来嘻嘻笑着,她应该比他大几岁,应该在读高中,确实十分漂亮,没有普通日本女人面容的硬朗夸张,她说了几句话,都很短,他并没有听懂,没多久那女人摆摆手,蹦蹦跳跳地又去找寻同伴了……也许她的确爱汉学爱书法,觉得他之前反驳讲解说得对?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记得那藕臂和嫩白的手腕手掌,记得那香甜的年轻女人味儿。

在路上想着想着,裤裆鼓了起来,他又远远看到了那个女骑手,他开始加速,奋力追过去,可已经快到了该分开的路段,他只嗅到一缕余香,就在红绿灯前目送女人离去,也注意到她换了牛仔裤,屁股更翘了。他失望地骑到了姥姥姥爷的旧房,把自行车立到了外面,进了屋里,老人在和保姆摘菜备饭,他招呼一声便进了自己屋里打开空调。

「别进来就吹空调!把汗先给擦了!」

老太太例行的喊声并没有让他动作,只是期待着冷气袭来,冲掉周身腥臭的汗味,可半天那老式空调都没吹出冷风,竟没氟了。

他的记忆中这空调可从没缺过氟。

「给汗先擦擦,先去你小姨那屋吧,打电话也得明天后天来加氟了。」

他拿凉毛巾前后抹了两把,「我小姨还睡觉呢?」

「可不是!懒丫头……」

在老太太的嘟嘟囔囔里他进了那女的的房间,本来还想她怕不怕冷,可最近和这女的关系并不好,小时候常在一起玩,前些年叫她出去她根本不应,母亲也说他小他小姨大,年龄不一样玩不到一起,现在她都大学了,老太婆谁稀罕?她和序礼说话,他都爱答不理。他的同学多得是,反正还有看不完的小说,有那游戏动画,想起那碑林的日本女孩,有时候他也怀疑自己狂看日本漫画动画,玩日本游戏是不是和她有关。

「滴……滴滴滴!」

「唔——嗯——!别开空调……别开那么低!」

小姨床上被子形成的鼓包翻腾涌动起来,伸出来一条白腿,纤细的脚丫在床边到处踢着,他明明不在床边,可那脚似乎还不罢休,他突然心生暗鬼,过去用手握住那叫抓绕,果不其然,那女的惨叫出声。

「你干嘛!……放开我,痒,啊~ ,痒痒,放开~ 」

哼——

他鼻孔出去放开了哪只脚,不想看她蓬头垢面的模样,坐在床脚就开启了PSP看小说,可那女人似有不甘,用脚东踹一下西挠一下,让他腰间好不安生,今天没闻够女人香没看够女人身的他本就不满,加上空调和这女人,怒气爆发让他扑到床上,压着还没完全清醒的小姨,让她体会自己浓厚的汗臭,他压着她的纤细的双臂,看她在床上扑腾,看女人年轻慵懒的脸庞被披散乱动的发丝遮掩,没拉开窗帘的昏暗屋内摩擦响动不绝于耳。

「呜呜,你干嘛,起来!」

「臭不臭!让你踢!」

「你起来。」

女人的声势弱了下来,窗帘缝隙露出的光打在她脸上,显露出愤怒的红晕,她稍带着眼垢细长眼睛明亮又委屈,抿着嘴唇狠狠盯着他,这让他心中萌生了罪恶感,可还是放不下身段,继续压着她,女人这时已经把被子踹得一般掉下了床,这让他看到了台阶,「冷了吧。」

说着他把被子给盖了回去,磨蹭了一会彻底翻身下了床,继续坐在床脚看书,可那女的还不打算完,「冷~ ——」

她拉长了声音似乎是撒娇,「关小点,」她抱着被子坐了起来,两条长腿从短裤下露了出来,那是他常见到的白腿,修长苗条,没那么丰满有力。

「已经最低档了,」他说,「真是的,就开一会儿,你才是还不起床。」

「哼……那,那我抱着你睡。」

说着那女的居然反扑到他身边,用被子裹着他和自己磨蹭着。

「干……干嘛?」

他想推开她,可她嘴里只是说着【真暖和】,还要看他看的小说,这可急坏了他,他看的那些爽文可从不敢和别人说,他羞于提起自己也喜欢这些低级趣味,她见他不答,就去抢他的机器,他们互相推搡着,不免手脚相碰,发丝交缠,弄出了不小的响动。

「干嘛呢!」这响动也让外面人听到,「苏沫你起了就快刷牙洗脸!」

「嗯……」

在他耳边的那个声音弱了下来,他转过头想嘲讽被姥姥压制住的小姨,嘴边脸颊却传来一种湿润温柔的触感。

「么——!」

他愣在那里,他知道自己被亲上了,亲得口水声满屋子响,明明只有一声响,却回音绕梁,绵绵不绝。

他转过头,那女的也被闹了个大红脸,「呸,真臭!」

她的胳膊从他手中抽出,那小臂嫩肉上的绒毛他都感受得清清楚楚,她整了整头帘,细长的眉眼不敢直视她,「你,你,你就吹空调吧!哼!」随后就下了床踢着拖鞋快走出了屋。

他坐在那,回忆着唇的触感,大脑好像处理不了那么多信息宕了机一般,突然,他闻到了小姨的香味,那是她留下来的体香,并没有路上女人那么浓烈香甜,甚至带着晨垢带着汗酸,但是他确确实实捕捉到了,他感觉之前从来没闻过小姨的香味,甚至没闻过那么确凿的女人体香,至今那香气还游荡在自己鼻尖,在自己脸颊。【那个吻……】那个吻那么温柔,他甚至觉得她刚才的表现是羞涩。

她是他小姨,亲一下又有什么的?小时候不是经常亲……突然,他脑袋里闪过了一束光,一切都亮了起来,他想起来那个女老师,她在喜欢的学生面前随意展露身姿;他想起了那个公交上的丽人,和可爱的小学生搭话;他又想到了那个日本姑娘,想起来了当时对着碑刻显摆自己的知识,想起当时穿着篮球背心露出胳膊上的肌肉——一切似乎都能解释通了。

他望着女人离开的床,有些敬畏地看着那上面凌乱的床单被褥,他看到了边上有一些邋遢的小姨的衣物短袜,他拿起了其中一间自己常见的吊带背心,上面还带着温暖,他的鼻抚了上去,深吸了一口气。

「嗯——」

他又闻到了那种让人眷恋的余香,就像那女的不讨厌自己的汗臭,刚刚还主动抱上他一样,他也明白了自己是多么喜欢这似橄榄似乳汁的味道。

「啊!」

他又勃起了。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