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金融娼乡趣(欲望风景线)》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vogue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金融娼乡趣(欲望风景线) 金融娼乡趣(欲望风景线)

    文泉从科大毕业回家待分配。叶阿姨告诉他省分行正需要他这样的电脑专业人才;分行人教处高峰处长上个月来他们县支行时曾答应帮忙把他弄进省分行;大概这几天会有结果。文娇也一个劲地说高叔叔不错,一定会把他弄进省分行的。  当时他笑笑没说话,电脑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在九十年代初可不愁没个好工作,何况他还有张党票。

    vogue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金融娼乡趣(欲望风景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金融娼乡趣(欲望风景线)》,是作者vogue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文泉从科大毕业回家待分配。叶阿姨告诉他省分行正需要他这样的电脑专业人才;分行人教处高峰处长上个月来他们县支行时曾答应帮忙把他弄进省分行;大概这几天会有结果。文娇也一个劲地说高叔叔不错,一定会把他弄进省分行的。  当时他笑笑没说话,电脑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在九十年代初可不愁没个好工作,何况他还有张党票。

《金融娼乡趣(欲望风景线)》 第一章 免费试读

文泉从科大毕业回家待分配。叶阿姨告诉他省分行正需要他这样的电脑专业人才;分行人教处高峰处长上个月来他们县支行时曾答应帮忙把他弄进省分行;大概这几天会有结果。文娇也一个劲地说高叔叔不错,一定会把他弄进省分行的。

当时他笑笑没说话,电脑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在九十年代初可不愁没个好工作,何况他还有张党票。

没几天那个高处长又到他们县来验收人事整顿工作,乘便告诉叶红已把文泉弄到省分行了,并写了封信让文泉带着马上到省人事厅去拿派遣单。

本来文泉还想在家多玩几天,但高处长建议他早点去落实一下,宁可在省城多等几天也不要错失良机。

结果文泉在人事厅干了一个星期的临时工才拿到派遣单。

他不知道这一个星期的临时工是高处长有意让他去干的。

其实他进省分行已成定局,那天晚上叶红送高处长回宾馆时就已在高处长怀中知道了结果。

他那天早上去省城,高处长晚上就去了他们家。

上次高峰到她们县支行见到小巧玲珑却蜂腰肥臀的叶红便暗自惊为天人,早就听说有这麽个漂亮寡妇的高峰被那娇小丰韵深深地吸引住;当得知她正为大学毕业的儿子的工作分配担心,而她儿子又正好是他们分行准备要一个的电脑专业本科毕业生时,高峰顿生天助我也的感觉;乘便向叶红暗示自己可以帮忙,让她晚上到他住宿的宾馆细谈。

晚餐後高峰以整理材料为名谢绝了县支行安排的活动,独自在房间等待佳人到来;只要答应将她儿子弄进省分行,不愁她不让他予取予求,而对於他来说,安排一个大学毕业生的工作简直连举手之劳都谈不上。

叶红如约走进高处长的房间,满怀希望地看着年轻有为的人事处长:「您看我儿子的事咋办才好?」

「别急。你说说他的情况;事情应该不难,凑巧的话我一句话就行了。」高峰贪婪地欣赏着佳人的娇躯,从头到脚,细嚼慢咽,不放过每一处玲珑有致的凸凹,对她说的话倒是一句也没听进去。直到叶红问他咋样时才从她丰腴的小腹下收回目光:「好办,好办。一句话的事。」

「您看我们该咋做?」

「啥都不用做,等着就行。」

「真的?那您把他安排到啥地方?」

「省分行咋样?我想办法把他弄到省分行来。」

「那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了。我可就指望您了。」叶红喜出望外地掏出八百元钱走向高处长:「这钱您先拿着去通关节,不够我再补。」她也听同事们讲过高处长的来头,既然他说可以把儿子弄进省分行,那应该是没问题的。

「收起来,收起来,别和我提钱的话。」高峰一把推向伸过来的小手:「不然我生气了。」

叶红没注意到只穿着汗衫短裤的高处长下面已支起帐篷,仍然将钱塞过来:「那咋行,现在办事哪儿不得花钱,总不能让您为我们用钱吧。」

高峰一手抓住她拿钱的小手,一手搭在她肩头把她半拥入怀将钱往她的小包里塞:「我办事不花钱,谁敢收我的钱?」

推让间高峰已将她完全拥入怀中,将小手塞入小包後威严地说:「听话,把钱放下!」

叶红被这一声怒喝惊骇得放下钱??处长自有处长的威风,她怯怯地抬头嚅嚅道:「那让我咋谢您?」

高峰没有答话,双手兜住她的屁股将她抱起来走进里间。

「别,别,高处长,不要这样;一会儿人来了。」措手不及地被抱起来,那支滚烫的坚挺正好杵在自己大腿间,屁股上的两只大手还在用力揉捏;叶红心慌意乱之际她只希冀有人来找处长让自己脱身。

「不会有人来。」高峰抱着她倒在床上,左手抓住一团盈盈的丰乳,右手钻进薄裙里顺着大腿摸向裆部:「我保证把你儿子安排好,以後还会继续照顾他。」

叶红竭力挣扎:「你找啥样的女人找不到?咋偏要跟我这比你大的寡妇过不去。告诉你,白虎可是克男人的。」

高峰无言地压住因竭力扭动而更加令人垂涎的肉体,放开乳房解她的衬衣钮扣,抽出钻进裙子里已摸捏到大腿根部的手解开她裙腰上的钮扣和拉链。

叶红使劲推着高处长的肩头,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住手,住手!我要喊人了。」

「你喊嘛。」高峰一手将胸罩推上去握住正如豆腐般颤动的白嫩奶子,一手伸进三角裤试图插入夹紧的双腿间。

羞愤无助的叶红奶子被捏得胀疼不已,下面的手指已经挤进大腿根部在阴唇上撩逗。怒骂一声「畜牲」,她紧夹大腿拼命掀开高峰站起来;不料裙子却随着她急促的动作顺腿滑落地上,急得她赶紧弯腰去提,慌乱之下将半裸的屁股挺向高峰。

高峰扑上前把那小巧的三角裤从她屁股上顺着丰腴白嫩的双腿一把扯到小腿间,顺手将她又掀翻在床上,扯掉三角裤和裙子一起扔在地下。

半裸的叶红翻身躲向床里,双臂环抱在胸口掩住双乳,紧缩双腿试图护住因惊恐而颤栗不已的阴部,绝望地看着高峰。

高峰赤身俯向叶红,硬梆梆的鸡巴翘动着指向叶红用双脚遮挡着的下阴:「想想你儿子吧。」

用力拉过她的双臂,扯下她仅剩的衬衫和胸罩後将她仰面摁在床上,右手压在她的双乳上,左手插入紧夹的裆部抓捏着:「我本不想对你动粗,即便是强奸我也肯定能日了你;你强不过去的,何不大方些?做我的情人,我还会亏待你吗?你也能享受享受嘛。」

见叶红没有妥协的迹象,高峰左手食指猛地抠进阴道里,在滑腻的肉洞里用力搅动,右手强行摆平她的身子後凶猛地压向她仍在挣扎的身体,双腿挤进她仍然试图夹紧的腿间;挺腹压住她坚持扭动的身子,一手将她的一双小手捉住固定在她头顶,一手拿着鸡巴用龟头在阴唇间擦拭。

叶红拼命扭动下身,力图躲开男人的攻击。

欲火中烧的高峰恼怒地使劲压住她的扭动,进一步挤开她的大腿将龟头顶在阴道口,抽手抱住她一直在不断扭动的屁股使劲将鸡巴戳进去。

叶红痛苦地哀叫一声「不要」後闭上双眼,鸡巴毫无预警的戳入所带来的羞辱和疼痛使她急剧地摆动头部,眼泪汹涌而出;?里被强行捅进一根鸡巴的无奈何使她无力地张着双腿瘫软在高峰身下,任凭他在她身上肆虐;奇怪的是她的身心居然都隐约感到一阵充实。

高峰挺着屁股将鸡巴死死地杵在因突遭外物入侵而不住痉挛的肉洞里,双手落在那对丰满的奶子上搓捏:「顺从我,你一家人都会受到照应,後福无穷;不从,我已经日进去了,以後的事你会连喊冤的地方都找不到。」

叶红真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守寡十年,也不是没遇到过骚扰,但自己送上门让人强奸这还是第一次,没想到今天为了儿子送来给人强奸了;想到儿子,她灵机一动:听说他只有一个女儿,让文泉想办法也去日他老婆和女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自己原本也不是啥贞洁烈妇,也不是没被人强奸过,无奈之下何妨就作个荡妇享受享受呢,被他日的感觉好象还不错嘛。

叶红睁开眼望向高峰:「你可要对我孩子好。」

「放心,你不就一儿一女吗。我保证都给你安置好。」高峰突然想到她还有个小女儿,一阵莫名的惊喜在心头泛起。

「温柔点好吗?我整十年没……」

「怪不得你还这麽紧,慢慢享受吧,其实我很温柔的。」

「还温柔呢,刚才那一下都快把我整死了。」叶红双手放在高峰背上开始撒娇。

高峰低头含住一团丰乳,摆动胯部让鸡巴在肥腻的肉洞里搅动起来。

叶红闭上眼睛细细品味着男人所带来的快感,渐渐被撩逗得不由自主地扭动腰身,抬起屁股使劲配合高峰的搅动;嘴里也吐出一声声春情难耐的娇吟,刺激得高峰放开双乳将手撑在床上猛做伏卧撑,抽出捅入地展开猛烈攻击。

不知不觉地,叶红被日得下阴泛起一阵骚痒,不禁兴奋地双脚撑床,反弓身体竭力挺起屁股迎向男人;随着阴精一阵阵地涌出,她突然箍紧双臂张嘴发出一阵细细的尖叫,性高潮铺天盖地地淹没了她,使她一下子又瘫软下来。

高峰强忍住射精的冲动顶住淫水泛滥的?不动,静静享受肉洞里的颤栗和腹部的痉挛;这麽容易就把她搞定了,看来要日她女儿也不会是什麽难事。暗自高兴中高峰翻身坐起,在叶红发出惊叫的同时将她抱进怀里,让她跨坐在自己大腿上,将鸡巴重新送入屄里。

屄里重新感到充实的叶红睁开眼睛,无力的双手搭上高峰的肩头:「你日死我了。」

「还没完呢,就把你日死了?」高峰笑着含住一只奶子,舌头撩逗着依旧硬挺的乳头,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挺动鸡巴日她。

高潮过後的叶红被这奇异的感觉刺激得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肩膀,摆动屁股积极配合他的动作。她何时尝过这种滋味!

高峰暗笑着摸向她的肛门,用她流出的骚水涂满肛门四周後沾满骚水的中指奋力抠进肛门,在叶红「啊」地尖叫声中抱紧她的屁股挺起鸡巴将一股热流射向屄底。

叶红在肛门一阵裂疼之後阴道里又受到一阵令人欲仙欲死的强烈刺激;不但有男人硬挺但不失温柔的搅动,还伴有精液温暖而又有力的冲击;不由得紧贴着他竭力紧缩下身让双方一起享受最後的消魂。

高峰抠着叶红的肛门将最後一滴精液射出後仰倒下去,让她压在自己身上,抱住屁股的手依然在肛门里抽动,另一手抱住她丰腴的後背:「咋样,不错吧?」

「还说呢,咋抠人家屁眼?疼死人了。」

「日得你不舒服吗?」高峰在她的肛门里抽动着手指。

「你可一定要把文泉安排好。」

「嗨,这时候你提那事儿做什麽;别说文泉,连你女儿到时候我都会给你安置好。」高峰直指小姑娘。

「谢谢你。」叶红故作娇羞地一头埋在高峰胸膛,两手伸进他腋下抱住他,轻扭屁股夹动下阴揉搓那逐渐萎缩的鸡巴。

「不用谢我,你方便时陪我玩玩就行。你女儿多大了?」

「快十四啦,初中都要毕业了。哎呀,我该回去了,她九点下晚自习。」提起女儿,叶红赶紧摆脱屁眼里的手指爬起来,抓过胸罩和衬衣匆忙穿戴起来。

「今天不留你过夜,哟!你还真没长毛呃。」高峰躺着没动,直盯着那光洁阴埠下的孱孱溪流。

「都怪你,那麽凶。」叶红丢过一个媚眼捂住三角洲下床,捡起地上的三角裤跑进浴室。

高峰静静回味着叶红的娇媚,一边算计着那个十四岁的处女。

叶红出来时手上拿着湿毛巾:「我得快点,文娇回去不见我会着急的。」

「我陪你回去,也让她见见我这後爹。」高峰看着叶红轻柔地擦拭着自己的小弟弟,公开发出试探。

「不行,你整得我下面还火辣辣地疼。你是谁的後爹?她要知道你欺负我,非恨死你不可。你这个小祸根。」叶红说到最後轻轻打了手中的鸡巴一下,还没意识到高处长已把念头动到她女儿身上了。

高峰「哎」地一声坐起来,一手抠进三角裤底:「她不是从这儿跑出来的吗?我睡了她妈就是她後爹了,我保证比她亲爹待她都好。」

叶红一把打掉他的毛手:「别闹,我该走了。等我先和她说说再让你到家里去吧。」

高峰翻身下床抱住她:「亲一下就让你走。」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