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画纯爱的JIN 画纯爱的JIN小说

2020-07-20   编辑:冷无情
  • 情妖 情妖

    本文会有传承报仇,辱仇人妻女的剧情,这点放心。毕竟我虽说不怎么喜欢黑暗系男主,可也不打算写个白左圣母。在仇人妻女身上,还会加入轻口味的调教、催眠控制、角色扮演等PLAY。  绿,肯定是不会绿的。我之所以写这文,就是因为如今色文里绿色过于旺盛。但是对于绿这个概念,很多人理解都不同。有的人认为收了的后宫,无论是别人的女友,还是人妻,都不允许和她们的男友老公再发生关系。有的人认为如果收了美母,就连父亲不许上。关于这点,我还是要征求诸位的意见的,因为接下来肯定会写到上别人的女友人妻,以及男主父母的剧情。

    画纯爱的JIN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情妖》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情妖》,是作者画纯爱的JIN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文会有传承报仇,辱仇人妻女的剧情,这点放心。毕竟我虽说不怎么喜欢黑暗系男主,可也不打算写个白左圣母。在仇人妻女身上,还会加入轻口味的调教、催眠控制、角色扮演等PLAY。  绿,肯定是不会绿的。我之所以写这文,就是因为如今色文里绿色过于旺盛。但是对于绿这个概念,很多人理解都不同。有的人认为收了的后宫,无论是别人的女友,还是人妻,都不允许和她们的男友老公再发生关系。有的人认为如果收了美母,就连父亲不许上。关于这点,我还是要征求诸位的意见的,因为接下来肯定会写到上别人的女友人妻,以及男主父母的剧情。

《情妖》 第五章:儿媳团出场 免费试读

烟波浩渺的大海之上,一艘豪华游轮正在破浪前行,船头有一名身材妙曼,容貌娇俏的少女正屹立于此,任由带着咸湿气息的海风吹拂在自己的俏丽容颜之上。

「娇儿,船头风浪大,咱们还是回船舱去吧!」一道柔情似水,带着三分甜腻的女声在她身后响起,紧接着一名身材丰腴,带着成熟风韵的美妇人便自她身后走出,将一件外套披在她的肩头。

钟玲娇轻笑道:「我们终于摆脱那个束缚我们的牢笼了,妈,我嫁给了太虚圣主的儿子,你以后都可以跟着享福了!」

柳玉韵则是没有女儿那么乐观,可她也不愿意现在打破女儿的幻想。柳玉韵黛眉微蹙,早在这件事情宣布时,她便下定了某个决心,现在她必须要为了女儿和自己的将来,做出一些牺牲了。

而这时圣使的身形忽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两人身后,笑道:「两位多虑了!」

钟玲娇和柳玉韵皆是一惊,待看清来人后,连忙向他行礼。圣使坦然受礼,然后躬身还礼道:「既然钟小姐嫁入我家圣地少主之门,那就代表是太虚圣地的人了。从此以后,便无人敢欺负于你们母女,否则便是和我们太虚圣地对抗!」

讲到这里,圣使忽然忍俊不禁,钟玲娇不解,问道:「圣使何故发笑?」

圣使收敛笑意,淡淡地回道:「说起来,这回圣主替幼子觅妻,比起当年给周贵妃的独子操办选妻之事还要上心!连带着亲家母,圣主都特地嘱托在下,要好生招待,务必一同前往。为了这事,周贵妃还和圣主发了好几回脾气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柳玉韵听到这话,忽然心里一动,美目看向了圣使。后者却似乎没有察觉。

钟玲娇刚想说些什么,却觉得游轮一阵颠簸,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却见远处一阵风起云涌,波浪滔天,一个巨大的蛇形身形便出现在了游轮面前。

「是海妖?我的天,这东西起码三千年的道行,准备迎敌!」钟家一名长老在船舷正好看到那蛇形独角怪物的出现,顿时面色大变,惊慌地大吼起来。

不得不说,钟家弟子还是训练有素的,在长老的带领下。很快结成法阵,准备迎击那海妖。谁料圣使却冷笑一声,袍袖一挥,说道:「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这是太虚圣地专门用来接引人前往太虚岛的蛟龙破海舟!」

果然仿佛是在呼应他的话一般,又有几条庞大的蛟龙自海底破浪而出,浮现在海面,在它们身后则拉着一条古代战舰模样,宛若一座海上城堡的巨型船只。

「我的天,那是传说中的机关船,这种船只的制作手法早就失传了,没想到太虚圣地居然有如此气魄,以四条蛟龙为引,将这座巨型机关船为花轿!」一名钟家长老感叹道。而其他钟家高手也是抚须感叹起来。

这时巨型机关船的侧弦忽然放下十余条快艇,朝着游轮驶来,那便是接引钟家母女的。钟玲娇和柳玉韵在侍女的搀扶下,上了快艇,然后朝着巨型机关船而去。可是载着钟家其他人员的快艇却偏离了巨型机关船,朝着其他方向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难道不和她们一起走吗?」一名钟家长老有些不满地问道。

开着快艇的太虚岛船员冷笑道:「那是自然,太虚岛除了特殊的几个人物,其他皆是女子,即使是少主,长到六岁时,也必须要送至附近的岛屿独处,你们认为你们亲得过少主?」

且不提钟家众人只能乖乖跟船员前往其他岛屿,单说钟玲娇和柳玉韵两人在太虚岛侍女的簇拥下,朝着巨型机关船上层走去。这机关船仿佛一座大型城堡,两人在里面行走了很久方才来到了最上层的甲板。

此时甲板上正在进行着自助餐形式的酒会,来来往往很多侍者,不过她们都是女子,似乎和太虚圣地船员说的一样,这里只有女子。钟玲娇一踏上甲板,立刻迎面走来位长相英俊帅气,高雅阳光,可是眉宇间却洋溢着一股邪魅气息,衣着华丽的年轻男子,他不等钟玲娇询问便开口道:「请问是少主母钟小姐吗?我是负责接引您到太虚岛的内务总管,名字……名字是程庭木!」

钟玲娇倒没有在意什么,她本能地认为没有人敢于冒充太虚圣地的人。而柳玉韵却留了个心眼,对着身旁面色微变的圣地使者问道:「圣使大人,我听闻太虚圣地除了极少数几位成员是男子,其他均为女性。即使是圣地少主,在六岁之后也会被送到附近岛屿,非奉诏不得入岛。这位程庭木大人,似乎不在那几位例外之中啊?」

程庭木出现以后,这位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圣使,却有些面色微变,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被柳玉韵连续呼唤几回,方才回过神来,面色古怪地回道:「这位程庭木是……确实是我们圣地的大人,而且……嗯,他的身份特殊,能够直面圣主,你们要小心应答,最好不要冲撞了他。」

「能够直面圣主?而且连圣使谈及他都有些敬畏,看来此人在太虚圣地必然地位卓然,甚至有可能是某位圣子。我听闻就连圣主最得宠,与周贵妃生下的圣子程恋洁,都没能留在太虚岛,这个程庭木恐怕得好好巴结巴结……说不定我和女儿的出路,就在此人身上了……」

想到这里,柳玉韵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那个只顾四下观望着酒会的懵懂女儿,兀自在心里叹息一声,然后忽的微微一笑,弯腰躬身对着程庭木说道:「小女有幸得蒙圣主垂恩,嫁与太虚圣地少主,乃是我们钟家之福,还请程大人多多提携相助,妾身感激不尽。」

柳玉韵为了不丢女儿的面子,特地浓妆艳抹,原本就七八分美艳的容颜此时更是平添了三分妖娆妩媚,而且她穿着紫色的一字领低胸礼服,胸前双峰本就硕大丰满,如今再一弯腰,加之柳玉韵有意献媚,其胸前的两团粉腻白皙如雪丘的硕大乳球,顿时挤出了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

柳玉韵虽说弯腰,可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关注着程庭木,她坚信自己如此露骨的献媚,对方肯定不会无动于衷。果然,程庭木看到自己的胸脯,顿时两眼射出一丝贪婪的欲光,虽说掩藏得很好,可是却逃不过柳玉韵的时刻注意。尤其是她注意到对方有意侧过身体,恐怕是为了掩饰下体产生生理反应带来的尴尬。

「有戏!」柳玉韵心里一喜,可是随即又涌上一股悲凉,自己为了女儿的未来,终究还是要走上出卖自己肉体,来讨好权贵的道路了么?若是有个可靠的男人,或许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吧。

而程庭木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柳玉韵的异样,他保持着阳光的笑容,礼节周到地接引着钟玲娇和柳玉韵。程庭木口才极好,为人风趣幽默,经常惹得钟玲娇哈哈大笑,连柳玉韵都忍不住抿嘴轻笑。

至于那位带她们来的圣使,早就告辞退下了。

钟玲娇一边和程庭木愉悦地聊天,一边却在观察着这甲板上的一众人群。很快她便发现至少五个小团体,按照程庭木所说,这回圣主最小的儿子迎娶自己,自己丈夫的其他哥哥都会携妇回太虚圣地观礼。不过现在看来,那几位大叔子并未看到,至于那几个小团体,恐怕便是自己的妯娌了。

钟玲娇最先看到的,却是一对金发碧眼的西洋美女。在甲板上的基本都是华夏面容,再加上这对西洋美女身材高挑,显得极为瞩目。左边的西洋美女约摸三十余岁,留着一头金色的披肩发,面容高冷绝美,尤其是她的双眼竟是金碧两色异瞳,配合上她慵懒清冷的气息,给人一种不染尘埃的独特冷艳观感。

异瞳美女个头高挑,身材丰腴,远远望去,前凸后翘,大腿修长,再加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更显示出他超模的黄金比例。此时的异瞳美女一身紫色的低胸晚礼服,将其傲人的身材凸显得淋漓尽致。

而异瞳美女右侧则是一名个头略矮,可是身材之丰腴超过前者的肉弹型大洋马。那右侧美女一头狂野的酒红色大波浪,涂着魅惑的紫色眼影和口红,眉毛和眼睫毛经过精心的修剪,虽说论起高冷脱尘的气质不如前者,可是那种骨子里的妩媚性感却胜过三分。

右侧美女身材极度丰满,胸前的双峰将粉色的运动背心撑得高高隆起,而且有两个极为明显的凸起,暴露在背心的表面,也就是说此时她里面竟是真空的。运动背心和运动短裤之间,原本应该平坦的小腹,此时却微微隆起,她显然是有了身孕,看上去应该是刚过了安稳期。怀孕的西洋美女却不像是华夏孕妇那般谨慎,此时正挺着极为丰腴的蜜桃美臀,笑嘻嘻地和身旁的冷艳美女说笑。只是全程大多是她在讲,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而那冷艳美女却只偶尔回应一两句。

程庭木见状介绍道:「那两位是一对姐妹,姐姐名为索菲亚,妹妹名为布兰琪,他们都是西洋白旗国的贵族后裔。索菲亚更是圣主和贝蒂修女所生圣子的妻子。」

钟玲娇忽然想起,这索菲亚乃是时尚界的着名超模,她有段时间痴迷于时尚杂志,所以经常看到索菲亚的身影。而她的妹妹布兰琪则似乎是外网很出名的一名健身教练,以性感开放的教学方式而闻名。至于那贝蒂修女,她倒没有在意,反倒是在旁边的柳玉韵微微一惊。贝蒂修女在术道之中,可谓是个传奇人物。

贝蒂修女原本是某个西洋没落贵族的后裔,原本一心想要侍奉教廷,可是却被教廷某位红衣大主教垂涎,强娶为妻。后来那位红衣大主教早亡,贝蒂修女以自身不洁为由,拒绝了返回修道院的邀请,她散尽家产,建立了孤儿院,学校等慈善义举,又经常参与义务劳动,被称为「人间行走的圣母玛利亚」。

后来种种因缘际会之下,贝蒂修女更是成为了西洋教廷和黑暗议会和解的奠基人,作为诚意,贝蒂修女更是嫁给当时黑暗议会的客卿和实际掌控者的圣主。后来程庭树成为双圣后,贝蒂修女更是成为第一批封一等妃的后宫。

「我说怎么会有西洋女子,原来她是贝蒂修女的儿媳。」钟玲娇喃喃念道。圣主和贝蒂修女生下的孩子自然华洋混血,所以娶一位西洋美女也在情理之中。而这时钟玲娇忽然看到在热闹的酒会之中,唯有一位穿着黑色礼服的身材妙曼的女子,正端着一杯红酒,痴痴看着杯中的红色液体,眉宇间带着一丝愁苦之色。

那黑礼服女子面容娇媚,一头如黑色丝绸般柔顺光滑的长发斜披在肩头,她虽未施粉黛,可光是那对暗含秋波,风情无限的桃花眼,便足以迷倒一众男子。更不用说她身材修长妙曼,虽比不得索菲亚、布兰琪姐妹身材丰腴,可是却也别有一番滋味。

「那位是我们圣主和大橘夫人所生第四子的妻子,名为冷絮。她可是华夏着名的国际级别大律师哟!很厉害的!」程庭木看着那恍然若失,顾影自怜的黑衣女人,嘿嘿笑道。

钟玲娇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只是带着好奇的神色频频点头。而柳玉韵则是微微一愣,她对于那所谓的大橘夫人反而更感兴趣。

「敢问尊使,您口中的大橘夫人可是当年东瀛术道艳绝一时的东瀛法皇的后裔,橘氏家族的嫡长女橘京香?」柳玉韵试探性地问道。

程庭木看向这位丰腴美艳的熟女妇人,温柔地说道:「夫人不必叫得如此生分,直接叫我小程就好了!你说的没错,那位大橘夫人便是东瀛上代法皇的嫡长女橘京香。当年我……我家圣主为了好友怒战东瀛术道,却意外迎娶了东瀛上代法皇的嫡女,当然啦,那可一对姐妹花。姐姐橘京香被称为大橘夫人,妹妹橘结花被称为小橘夫人。四少主便是圣主和大橘夫人所生。」

柳玉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退回一旁。而程庭木看了她一眼,又斜睨了远处船舷郁郁寡欢的黑衣美妇冷絮,方才将视线转回到钟玲娇身上。

而钟玲娇则是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杯琥珀色的酒水,然后便踏入了酒会的核心圈。酒会的核心圈倒是颇为热闹,钟玲娇再不识人情世故,也察觉到酒会的焦点在两处。一处位于甲板中心,熙熙攘攘,极为热闹,而另一处则是人数稍少,可是占据了船头,各位相谈甚欢。

钟玲娇看向那甲板核心地带,那处聚会的主角是一名长相清新脱俗的女子,此女气质娇柔纯真却又带着一丝妩媚,仿佛诱人坠入地狱的魅魔和劝人至善的天使结合体。此刻的她穿着一身青色的晚礼服,在人群之中便是众人的焦点。她声音轻灵如凤鸣,举止优雅,与诸多客人交流却不失礼节,处理人际关系可谓游刃有余。

「程先生,那位姐姐是?」钟玲娇问道。

程庭木看了她一眼,笑道:「哦,那位可了不得,她乃是岭南许氏的嫡女许秋韵,嫁给了我……我们圣主的次子程恋洁为妻!如今可谓是炙手可热……」

「程恋洁……可是如今术道盟盟主的那位?」柳玉韵显然比女儿更加敏感,更加能抓住重点。

「唉,就那小兔崽子……咳咳,就是那位大人!」程庭木先是大大咧咧地说道,然后见柳玉韵面色微变,方才立刻改口。好在柳玉韵只道他和程恋洁是类似政敌的关系,故而出言不逊,并未多想。

程庭木心有余悸地说道:「程恋洁大人乃是我圣主与周贵妃所生的嫡子,所以自圣主驾临太虚岛之后,他便负责掌控华夏术道,整合了当年伐天大战之后,兼并了护天卫和伐天盟降兵。」

柳玉韵听得连连点头,怪不得这么多人都聚集在那个许秋韵身边,极尽谄媚之态。毕竟她的丈夫是如今华夏术道明面的掌舵人,可是柳玉韵却知道,真正的天下术道第一人,却是那位隐居在太虚岛深处的圣主程庭树。

想到这里,柳玉韵忽然下意识地看向了程庭木,心道:「程庭木,这个名字和圣主的名字如此相似,难道……不可能,堂堂圣主会如此无聊到假扮下人?我估计此人应该是圣主的某个私生子,不管怎么说,能够在太虚岛的男人,还是和圣主关系亲密的人,万万不可轻易得罪,必要的时候……」

程庭木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柳玉韵这位成熟美妇盯上了,他现在正给钟玲娇介绍着另一处聚会焦点所在。

那处聚会焦点却似乎是一家母女姐妹,却见占据主位的乃是一名身材高挑,曲线修长的美貌少妇,那少妇约莫二十五六的年纪,虽说称不上绝色美貌,可长相端庄秀丽,眉宇间还有一丝成熟的风韵。美貌少妇一身水蓝色的晚礼服,正衬托出她那股如水般的柔情和极为均匀的身体线条。

美貌少妇的身侧站着一名身材丰腴的熟女,那熟女和少妇的容貌有六七分相似,虽说眼角唇边因为年岁的缘故,不得不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可是眉宇间那种成熟的风韵,却远远胜于后者。那美熟女一身青花瓷色的无袖修身旗袍,裁剪得体的旗袍将她前凸后翘的妙曼身材完美体现出来,胸前双峰和腰后的蜜桃美臀,都将旗袍撑得高高隆起,两条白皙丰腴的大腿更是在下摆中显露出来,无形之中吸引着附近人的注意。

在少妇身后,还娇羞地站着的一位青涩少女,少女虽说年纪不过十七八岁,可已经初步展露出了她惊为天人的美貌。柳叶弯眉丹凤眼,高挺鼻梁樱桃嘴,两腮若鹅脂,一头乌黑的长发编成的双马尾斜披在身体两侧,更是衬托出少女皮肤的白皙粉嫩和光滑。双马尾少女穿着粉色的连衣裙,露出一截白皙圆润的小腿,而她的双足之上则是踏着一双红色的细足高跟鞋。

「那位是华夏某某航空的金牌空乘,名为黄莎莎。她可是我圣主和王贵妃所生第三子的妻子。而她身旁的分别是她的母亲,原楚云医院某科室的护士长楚心媚,以及她的幼妹黄清芸。」程庭木连忙解释道。

而钟玲娇却有些好奇地问道:「为什么除了那些小妹妹,黄姐姐和楚阿姨怎么有些病恹恹的?」

程庭木神色一动,意有所指地说道:「黄家母女天生有特殊的遗传病,她们是来圣地求圣主治病的!」

「哦……」钟玲娇微微顿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她忽然指着正在和黄莎莎说话的另一对母女,问道:「和她们说话的是谁?」

程庭木抬头望去,却见在黄莎莎对面,正站着一名身材高挑,画着淡妆的女子,那女子只是展露出半边侧颜,却已经让人觉得美艳无比。那女子盘着职业女性常见的发髻,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职业套装,显得极为精干。她上半身是黑色女式西装,里面穿着的是白色冰丝衬衫,下半身则是黑色的直筒套裙,圆润的大腿上包裹着双透肤型的黑色蕾丝裤袜。虽说略有古板之意,但穿在这位美艳女子身上却有些意外的妩媚。

而在那职业女性身旁,则是站着一位气质儒雅,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美妇,那中年美妇一看便是高级知识分子。那股常年熏陶出来的儒雅气质,可不是附庸风雅之人能够伪装得出来的。和常人印象里那种古板的老太婆不同,这位中年美妇虽说眼角略有些鱼尾纹,可容貌依然俏丽可人,儒雅之中夹杂着一股难以言明的妩媚,仿佛可以上一刻还在给你讲着人生哲理,下一刻已经在床上发出诱人的连连娇喘。

程庭木微微一愣,然后笑道:「那位是圣主请来给你和少主主持婚礼的主持人哟,她可是某某卫视的当家花旦刘钰茹!至于她身旁的那位,是她的母亲贺紫烟,人家可是某某大学的着名教授,和她的老师宋雅竹,并称为那座大学的双璧美女哟!」

钟玲娇听到那人原来是自己婚礼的主持人,顿时面色羞红如血,却又忍不住好奇地看向对方。正巧刘钰茹似乎无意中注意到了这个方向,只见她先是一愣,然后面露笑意地朝着这边挥手。钟玲娇见对方居然认识自己,也是一愣,不过她仔细一想,对方既然是婚礼的主持人,肯定是知道新郎新娘的资料的,于是她也伸手朝着对方挥舞起来。

刘钰茹先是一愣,她的眼睛挪向了钟玲娇的身旁,在得到确认的反馈后,方才摆出职业性的微笑,一边向黄莎莎告罪离开,一边迈着两条大长腿,朝着钟玲娇走来。

「这位便是新娘子么,好生漂亮啊!」刘钰茹走到钟玲娇面前,先是看了一眼她身旁的程庭木,然后轻笑着恭维道。

钟玲娇哪见过这种架势,她连忙娇羞着说道:「哪里哪里,人家可没有刘姐姐漂亮,你主持的新闻和娱乐节目,我可是每期不落……」

女人们似乎一旦聊得投缘,关系便会很快升温,钟玲娇和刘钰茹便是如此。两人甚至之前不认识,可是不到片刻,便已经做到相谈甚欢的地步了,这让程庭木也感受到了一丝无奈。

而这时柳玉韵忽然凑了过来,娇声问道:「程小弟,你有没有婚配啊?」

程庭木一愣,看着满脸关切看向自己的柳玉韵,他眼睛眨巴了几下,然后笑道:「柳阿姨,你说笑了,我连女朋友都没有,更别说结婚了。」

柳玉韵顿时露出了一丝喜色,她刚想往下说下去,却听得远处的侍女忽然高声喊道:「太虚圣地敬事司总管陈莹驾到!」

仿佛是有人按下了静音键,原本还人声喧闹的甲板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远处的船舱入口。

未见其人,却先听得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响动。片刻后,却见一名容貌俏丽,端庄典雅的职业女性,穿着一身女式西装,踏着莲步,走出了船舱,缓缓来到众人面前。众人连忙自行分为两列,给陈莹腾出空间。陈莹站到众人身前,看了一圈周围美貌的女子,只不过见惯了美貌女子的她,并没有什么感叹,她只是淡淡地说道:「新娘子在哪里?」

钟玲娇连忙挥动着手掌,高声喊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由于附近过于安静,钟玲娇的这一嗓子反而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她。从小就没见过大场面的她,反而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缩到母亲的身后。相比之下,柳玉韵便有些成稳多了,她淡淡地回道:「这位便是新娘钟玲娇,我是她的母亲柳玉韵。」

陈莹多看了她几眼,然后盯着程庭木又看了几眼,最终目光留在了钟玲娇的身上,片刻之后,方才赞叹道:「果然是一副好模样!嗯,不愧是圣主亲自挑中的!」

陈莹最后几个字可谓一字一顿,同时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了程庭木,后者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不知道陈总管有何指教?」柳玉韵淡定地问道。

陈莹回道:「我是来通知你们的,等到了太虚岛,不要随处走动。太虚岛的环境与外界大不相同,而且有诸多侍卫守护,若是随意走动,很可能引起不必要的争端,到时候大家面子都不好看。同时我要告诉你接下来的行程,达到太虚岛后,我会带着你们母女去见少主程求恕。」

想到自己即将见到自己从未谋面的丈夫,钟玲娇顿时有些羞涩。而柳玉韵则是很现实地问道:「那婚礼定在了什么时候?」

陈莹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见到少主之后,我会带着你们前往中转的欢乐镇。然后通过欢乐镇,前往真正的太虚岛核心区。再去觐见圣主后宫的诸位,圣后要亲自给你赐礼证婚。说起来你也是有福的,除了周贵妃的儿子娶妻,其他少主的妻子可没有这个待遇。」

此话一说出口,除了许秋韵之外,其他的几个程庭树的儿媳,包括她们的亲属都皆是面色一变。她们面色各异,不过碍于对方乃是圣主身边的红人,不好说些什么。只是她们看向钟玲娇的眼神却有些变了。

钟玲娇还没有什么反应,柳玉韵却觉得有些不妙,陈莹的这番话等于是把其他儿媳都推到了自己女儿的对立面,虽说她不知道自己母女是在哪里得罪了这位总管,可是现在的情况,恐怕……

而这时程庭木忽然站出来,说道:「陈总管此言大谬!」

在场众人皆是一惊,谁都没有想到,会有人敢直接反驳陈莹这位圣主身边的大红人,除了某位知情人,其他人皆是以惊骇的目光看向这个长相俊美的青年。有的人甚至还朝后撤退了几步。

陈莹却不生气,盯着程庭木的眼神里似乎闪烁着其他什么东西,反问道:「哦,什么大谬?」

程庭木理直气壮地说道:「虽说其他少主娶妻时,圣后未曾证礼赐物,可事后都曾经遣人补送过礼物,也曾接见过新妇。陈总管那句话岂不是大谬?」

钟玲娇看着正面顶撞陈莹的程庭木,眼里露出了一丝星星,而久经人情世故的柳玉韵,更是感受到了其中的温暖,看向程庭木的眼神也有些感动。

陈莹若有所指地看向了程庭木,然后说道:「好吧,就算是我说错了。」

众人皆是一愣,看向程庭木的眼神也变了。

就在这时,机关船忽然发出了一丝晃动,陈莹眼神一变,然后说道:「机关船已经快到太虚岛了,大家都回到各自的船舱里,没有必要,就别外出了,尤其是不可到甲板上来,否则小心触发太虚岛的护岛结界!」

人群很快便随着太虚岛的侍女的指引,返回了船舱各个舱室。唯有程庭木被陈莹给留了下来,众美女看向程庭木的眼神各异,有嘲讽的,有同情,有幸灾乐祸的。唯有钟玲娇和柳玉韵觉得对方是为了帮助自己,才得罪了陈莹,想要留下来,谁料却被太虚岛的侍女给劝回去了。

钟玲娇担心程庭木遭到陈莹的报复,不愿意离去,可是却被母亲柳玉韵和侍女们劝回去。毕竟谁也不敢招惹圣主面前的红人,负责圣主宠幸后宫选择的贴身秘书。钟玲娇只得眼含雾气地被母亲拉着,随着大众走回了舱室。而等到甲板上空无一人时,陈莹忽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两指,朝着程庭木点去,然后猛地抓住后者腰间的软肉,逆时针地掐动。

「为了让你在儿媳面前赚足好感,让我当黑脸,你来充好人当红脸,嗯?」陈莹羞恼的声音很快便传到了程庭木的耳中。

程庭木或者说程庭树顿时轻笑一声,顺势揽住了陈莹的纤腰,感受着对方因为年纪渐长而逐渐丰腴的腰肢,说道:「唉,还不是依依那个丫头出的主意,委屈老婆你呐!」

「少来这套!」陈莹没好气地挣开程庭树的双手,朝着他翻了个白眼,「从你特意挑选钟玲娇为儿媳,我就觉得不对劲,怎么你连儿子都要绿?还真是鬼畜啊!」

程庭树刚想反驳自己连亲生母亲都肏干得怀孕了两次,更不用说区区儿子,对于他这个天道承认的双重圣贤,堪比陆地仙人的存在,子嗣根本没什么意义。当然这种事情是不能摆到明面上来说。他还得摆出一副为儿着想的好父亲形象,义正辞严地说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要看看我选的儿媳品行如何罢了!」

陈莹却懒得理他,直接翻了白眼,对着程庭树说道:「那个布兰琪怀孕了,也是你的种吧?」

「噗!」程庭树刚拿起桌面的一杯鸡尾酒,还喝几口,便猛地喷了出来,有些吃惊地反问道:「布兰琪怀孕了?」

陈莹也是一愣,她没想到程庭树居然一脸吃惊的模样,似乎对此并不知晓,她不由得狐疑道:「你不知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虽说是术圣和武圣,可也不是时刻能够关注天下诸事的。你以为我是三清祖师还是鸿钧老祖?」程庭树没好气地回道,不过布兰琪居然怀孕了,还是自己的种,这倒是一件大事。倒不是把自己儿媳的妹妹肚子搞大,而是自从他当年情妖封圣功修炼到高阶时,就很难让女子怀孕了,从后来得到的完整情妖秘典得知,情妖封圣功练到高阶甚至最后大圆满时,术士便无限接近于陆地仙人了,并不能算个「人」。

尤其是近几年来,哪怕太虚岛有无数资质优秀的美女,程庭树也每天辛勤耕耘,几乎次次都是开宫内射,可是却收获接近于无。反而这个算是外放情妇的布兰琪,居然会直接怀孕了。程庭树自然知道那是自己的种,对于那些情妇都有专人看护。这个消息成功地让他产生了兴趣。

「这样吧,待会儿你找个机会去接触下布兰琪,不过暂时别提品阶的事情。我已经决定改革后宫品阶的制度了。」程庭树略一思索,然后笑着说道。

陈莹点点头,将圣主说的要点全部记下,然后转身便朝布兰琪的船舱而去。至于程庭树,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向了另一侧船舱。他忽然想到了在那群女人里,唯一知晓自己身份的女人,或许自己可以和她再续前缘,嘿嘿嘿……

而钟玲娇在自己的舱室里,却极为焦躁,她本就是纯真良善之人,现在一想到程庭木会遭到陈莹的折磨打压,她的内心就像是遭到了棘鞭的抽打。钟玲娇数次想要冲出去给程庭木求情,可是却被柳玉韵给强行压制住,柳玉韵只得以自己的猜测,来告解女儿。

钟玲娇其实并不笨,其中的关节也能想通,被母亲一通告解之后,她也才勉强放下心来。这时她忽然觉得腹中一阵不适,钟玲娇连忙向身旁的侍女询问厕所所在。不知为何,如此先进的机关船,却并没有给每个舱室配备厕所,而是在统一设置了公厕。

在侍女的带领下,钟玲娇在厕所解决了生理问题,然后等她擦着手,准备回去时,却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自另一处方向传来。

钟玲娇努力地分辨着呻吟的来源,然后对着声源方向问道:「这位姐姐,那里是谁的舱室?」

侍女如实回答道:「是您婚礼的司仪刘钰茹和其母亲贺紫烟的舱室。」

「哦,那你先回去吧,我自己认得路。我是刘钰茹的粉丝,正好请她给我签个名。」

侍女也不阻止,只是淡淡地点头,然后转头离开,离开前也只是嘱咐她不要前往甲板而已。而钟玲娇则是顺着呻吟的来源,朝着船舱走廊的尽头而去。直到这条走廊的最后一间舱室,钟玲娇才找到了呻吟的来源所在。

最神奇的是,钟玲娇发现那最后一间舱室的大门,似乎还没有关严,所以才会有断断续续地从舱室里传出。钟玲娇略一思索,最终好奇心还是压制住理智,然而当她趴在门边,看到舱室里的场景,却面色一红,眼里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