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乡村美色》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野战草地小说阅读

2020-07-20   编辑:素流年
  • 乡村美色 乡村美色

    大王村,最出名的应该就是王二狗了。  面庞清秀,个头不低,才十六岁已经有一米八了,在十里八乡都算是高汉子,如果不是生来皮肤就黑不溜秋的,兴许他还能更加帅气一些。

    野战草地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乡村美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乡村美色》,是作者野战草地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王村,最出名的应该就是王二狗了。  面庞清秀,个头不低,才十六岁已经有一米八了,在十里八乡都算是高汉子,如果不是生来皮肤就黑不溜秋的,兴许他还能更加帅气一些。

《乡村美色》 第一百五十四章 最完美的结局 免费试读

病房外。

“二狗,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求我爹能原谅我,这么多年了,我都不在他身边,我就想能够在他身边多陪他一会,好吗。”陈建国看着二狗哀求的说道。

二狗摇摇头,说道:“爹的话你应该听明白了,如果你真的悔过了,那就回村里去吧,给妈烧柱香,磕个头,带上你的日本媳妇,你放心,黑龙会的人绝对不敢再威胁你。”

陈建国一愣,点了点头,咬咬牙,带着自己妻子和儿女们往医院外走去。

因为陈耕的身体变得更差了,婚礼提前了一天举行。

正月二十九,这一天,天空下着毛毛小雪,不过却在地上留不下雪堆,一大早,武警和地方部队的官兵就已经把整个九曲县给围了起来,所有的进出口要道全部封锁。

天空上,不时有战斗机飞来飞去的巡逻,还有直升机在天空上不断的盘旋。

显然,这个小县城现在已经被保护成了铁桶一样。

一大早起来,二狗就把陈耕给推了出来,按照他们的习俗,本来要有很多的复杂程序,要到中午才能迎娶新娘拜天地,但是一大早起来,二狗就看出来陈耕脑门上的黑气越来越浓重,甚至有种无法控制的情况。

不由的,他就决定,把婚礼再次提前。

早上就拜天地。

早上九点多,宾客们几乎大部分都已经接到信息来到了举办婚礼的酒店,紫林大酒店。

这里现在已经按照二狗的要求给临时装修成了国际酒店的样子。

这个点正好也是好多人上班的点,因为车队太过豪华,而且还有武警护卫,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看。

二狗的伴郎是吴六和刘大宝,但是背后却还跟了一脸紧张的陆一夫还有几个海豹。

伴娘那边,则是小木,小梦,田心,孟倩,还有欧阳晓晓跟着,后面一样跟了几个海豹。

这几乎是二狗所有的几个能带到人前的女人了。

在宴会厅,主持人正准备宣布婚礼开始的时候,忽然陈耕的脑袋往一边偏了过去,二狗眼疾手快,急忙扑上去把他给扶住。

“爹,爹,你醒醒,你怎么了。”他焦急的喊道。

蒋玉生也是嘉宾,急忙也跑了上来,抓着陈耕的脉门捏了一下,然后又在他脖子上探了一下,这才无奈的冲二狗摇了摇头。

二狗此刻也看到,陈耕的脑袋上已经空空如也了。

没有黑气,也没有金色的气息,没有任何光芒。

这说明,他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不,不,爹,我还没结婚呢,我还没结婚呢,你不能走啊。”二狗撕心裂肺的喊道,跪在地上。

宾客们此刻也有些慌乱,看到有人死了,而且还是老人,顿时就有人有些慌张,一些胆小的已经开始离开了,不一会,原本拥挤的宴会厅竟然走了多半的人。

留下的,恰恰最多的是国外的那些前来祝贺的人。

良久,二狗的眼神变得凌厉了起来。

“罗成,去找人,把给我爹准备的棺木抬进来。”他冲着罗成喊道。

罗成没有说话,顿时冲身边的雪七打了个招呼。

紫林大酒店的经理本来想说点什么,却被洪木头给阻止了。

“这是我的酒店,我就算是想拆了它都可以,而他,是我兄弟,为了他,这个酒店可以不存在。”他说道。

经理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婚礼被迫停止。

两个多小时后,陈耕被入殓,放进了棺木。

二狗宣布,婚礼再次开始。

这让很多人有些不能理解。

就算是国外来的很多人都不能理解。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拿到了一张通知单。

上面明确的写明了原因。

“各位,抬棺结婚,这在古今中外几乎都从未发生过,但是,今天我必须要这么做,我不能停止我的婚礼,因为,我爹他最后的梦想就是能看着我结婚,我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他一个长辈,他在我的婚礼上离开人世,我必须要给他一个交代,原谅我的任性,所有的朋友们,你们可以在现在选择离开,我依旧还会是你们的朋友。”

这份通知单被印成了很多种语言,是小木亲自带人做的,不到十几分钟就已经发到了所有人的手上。

看了这份通知单,原本都莫名其妙的众人顿时都明白了。

甚至还有好多来参加二狗婚礼的嘉宾都自愿的找到婚礼的主持人,要求发放小白花。

二狗当然不能拒绝这个要求。

于是乎,一场原本喜庆的婚礼变成了一场沉默的婚礼。

最前头,是一口棺材,看上去瘆人的慌,除了二狗,没有人笑,一个个的表情都很沉重。

三狗的眼睛也都是通红通红的。

二狗的表情很开心,只是,没有人反驳他一句。

因为,他的笑,太过压抑。

压抑的那些记者,都喘不上气,摄影师却好像是苍蝇看到了肉一样急忙拍着他的表情。

最难过的喜悦。

二狗在婚礼中的笑容被署上了这样的名字。

婚礼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完成。

婚礼完了,直接就是丧礼。

九曲县县城大街小巷原本挂的大红灯笼几乎是一瞬间就被撤的干干净净,全部换成了白灯笼。

各个原本发了贺电的国家元首再次发出悼词。

只是,对二狗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他还要忙着给陈耕守丧。

三天,他水米未进,一言不发,就愣愣的站在陈耕的棺木前。

一动不动,就那么站着。

没人打扰他,也没人敢打扰他。

不管谁,只要靠近他,都会有人伸出指头做出噤声的动作。

三天后,陈耕要下葬了。

当灵车把棺木拉到村里,众人准备往下抬的时候,二狗过来了,挥手让人们散开,他一个人,把棺木举了起来,高高举在头顶,往坟地里走去。

有人想要帮他,都被小木给阻止了。

“让他一个人来吧,他心里难受。”她说道。

于是,众人再次沉默。

填土,二狗一个人,填土后,他忽然大笑了起来。

众人都以为他是疯了,看着他的目光都充满了关切。

“你们是不是都以为我疯了,不,你们都错了,我之所以笑,是因为,我爹他想看到我笑,我笑,他就开心,我笑,他即便是在另一个世界也会开心。”

他说道,然后哈哈的大笑。

三狗忽然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眼泪哗啦哗啦的乱流,抱着赛江南的脑袋。

“妈咪,爷爷也喜欢我笑,可是,我现在只想哭,二狗好可怜,我想陪他笑。”他红着眼睛说道。

赛江南沉默,小木也沉默,所有的人都沉默。

只有懂得二狗的人才知道,现在他的心里有多么难受。

陈耕走了,二狗在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长辈了。

良久,二狗不笑了,赛江南这才抱着三狗走到他身边,小木则是靠在另一边。

“爹走了,还有我和三狗。”她温柔的说道。

“还有我。”小木说道,拿出一张纸巾轻轻的帮二狗擦着眼角的泪水。

二狗苦笑,没有说话,只是瘫坐在坟前。

他心里难过,因为他感觉,陈耕的愿望没有满足了是因为他的缘故。

如果他不是那么喜欢装,那么喜欢虚荣的话,婚礼早就已经举办了,也不会有这种事情了。

“傻瓜,不要责备自己了,你这样,爹在下面也不会开心的,你都知道,他喜欢看你笑,即便只是为了让爹舒心,你也应该原谅自己。”小木在他耳边说道。

她猜到了他的心思。

二狗一愣,看着她问道:“你知道我在难过什么?”

“废话,你当我是白痴啊,这世界,最懂你的人,绝对是我。”小木笑着说道:“而我,永远只属于你。”

二狗心里一暖,看着她,又看了一眼赛江南和三狗,还有背后一长排不知道排队排到了哪里的人,心里忽然豁然开朗了起来,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对,该走的迟早要走,日子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有三狗,有你们,我就不孤单,我终于明白我爹的想法了,他是想让我有个完整的家,也想让三狗有个完整的家。”

“你才知道啊,白痴。”小木翻了他一个白眼说道。

“你难道早就知道?”二狗奇怪的问道。

“废话。”小木说道,看着陈耕的墓碑,表情凝重。

“或许,这就是最完美的结局吧。”她在心里想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