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逍遥游磕磕绊绊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逍遥游 逍遥游

    被围殴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整个淩云宗都鼎鼎有名的天才王战。半年之前,这个王战还是淩云宗高高在上的外门弟子第一人,可半年之後,这个第一人就沦为了众多杂役可以随意殴打的发泄工具。  原因无他,这个所谓的外门弟子第一人,竟然不能吸收灵力!或者说,压根不能修炼!  之前淩云宗长老发现他的时候,他浑身上下灵气充沛,根骨奇佳,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天生就有着一般人一辈子都无法超越的根骨。正是这副根骨,让长老将他招入了淩云宗,并且给了所有的优待,极力培养他。可谁知一年过後,这个天才弟子,竟是连灵气都不能吸收!

    磕磕绊绊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逍遥游》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逍遥游》,是作者磕磕绊绊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被围殴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整个淩云宗都鼎鼎有名的天才王战。半年之前,这个王战还是淩云宗高高在上的外门弟子第一人,可半年之後,这个第一人就沦为了众多杂役可以随意殴打的发泄工具。  原因无他,这个所谓的外门弟子第一人,竟然不能吸收灵力!或者说,压根不能修炼!  之前淩云宗长老发现他的时候,他浑身上下灵气充沛,根骨奇佳,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天生就有着一般人一辈子都无法超越的根骨。正是这副根骨,让长老将他招入了淩云宗,并且给了所有的优待,极力培养他。可谁知一年过後,这个天才弟子,竟是连灵气都不能吸收!

《逍遥游》 第二十六章 心狠手辣 免费试读

淩云宗执法堂地牢里,被囚禁在地牢中的外门弟子程青擡头看着从窗户外面照射进来的月光,一边脸上浮现着古怪的笑容,一边目露阴狠地呢喃着。

从王战打伤自己弟弟开始,自己已经和对方是不死不休了。程青虽然修炼天赋不及王战,但当时的王战只是一个杂役,或者说是淩云宗的第一废材。自己呢?自己可是淩云宗外门弟子中数一数二的强者,同时也是让很多外门包括内门男弟子都心驰神往的天之娇女,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可以让那些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男弟子魂不守舍,自己凭借着自己的美貌,可以得到内门弟子的垂青,甚至连长老都刻意宽恕自己,一个卖萌,一个撒娇,就可以换来普通女弟子几个月都换不来的资源。这样的自己,本可以在淩云宗里面展翅高飞的。但就是因为一个王战,因为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自己沦落到了这般田地。程青恨,打从心底的恨之入骨。尤其是王战战胜方缺的那个消息传来,更是让程青恍然唏嘘,满心的不可置信。

那个废物,那个被打入万劫不复深渊的废物,竟然真的有出人头地的一天!老天究竟是怎麽了,为什麽会对那个废物开眼。程青想不通,也想不明白,自己付出了那麽多,自己承受了那麽多,可王战,却是在淩云宗大展风头,成为了很多人口口相传的神话。

一个六重天打败了九重天,这种事情怎麽可能发生!而且王战身上最诡异的那绿色灵力,竟然能够让他的伤口复苏,这又是怎麽做到的?

时至今日,王战一个人面对内门弟子包括刘墨的包围还能够逃之夭夭的场面始终在程青心头萦绕,尤其是他那悍不畏死的冲杀,始终像是梦魇一般让程青害怕,但越是害怕,程青越是想要毁掉他。

这一点,从王战设计让刘墨伤了丹峰弟子就可以看出,同时也正是因为当初的这一件事,让程青不得不走上绝路。这条绝路,既是对王战的害怕,也是对王战的怨恨。

时至今日,程青都不後悔自己那一日所做的决定。

犹然记得,在那一日,王战设计伤了丹峰弟子逃离之後,诺大的战场之上,只剩下了楞在原地的程青等人。

「玄风师弟,挺住啊!」

修为最高的刘墨最先反应过来,面对逃离的王战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来到了那名胸腔被刺穿的丹峰弟子身边,一边给他喂丹药,一边不要命的往他的身体里输灵力。

丹峰弟子的身份非同小可,如果死亡,对刘墨等人来说,打击绝对是很大的,尤其是回到淩云宗之後,他们很有可能会受到极大的处罚。

想到这里,其余的两个内门弟子也是一脸後怕,而那个名叫玄风的丹峰弟子,却是满脸煞白,嘴里不停往外咳着血,双眼中的神色也是一点点的变得暗淡,即便刘墨不要命的往嘴里塞丹药,始终是阻挡不了这名丹峰弟子越来越脆弱的生命,最终,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名身份高贵的丹峰弟子,在刘墨的怀里,遗憾去世。

「师……师兄!丹……丹峰弟子死了!」

旁边的一位内门弟子一脸惧怕,看着刘墨怀中的丹峰弟子话都说不利索了。

虽然说淩云宗的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都有玄兽山脉历练的任务,但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携带丹峰弟子,而且就算携带,也绝对不允许丹峰弟子出现任何问题。因为丹峰弟子实在是太尊贵了,尊贵到了随便死上一个淩云宗都会肉疼的地步,而且丹峰弟子在淩云宗的数量也并不多,可以说是每一个都是宝贝。在内门弟子的保护下死了一个,而且还是死在了内门弟子的手中,不论怎麽说,哪怕把王战扯出来,回去淩云宗之後,刘墨这几个内门弟子都要受到处罚。

而且按照以往的思路,就算是把王战扯出来了,恐怕也无济於事,相反他们这些内门弟子还会受到更重的处罚?四个内门弟子保护的丹峰弟子,竟然被一个杂役给杀了?而且这个杂役还是淩云宗出了名的废物?这不是开玩笑了嘛!即便说出去了,相信也没有几个人相信。而且就算和王战有关,四个内门弟子竟然连凶手都没捉住,这种话说出口脸不脸红啊!

相信但凡把这句话说出口,迎接的更是无情凶猛的怒火。

想到这里,其余的两名内门弟子都是一脸後怕。至於旁边的程青,则是短短时间内眼神变化了数下,随即来到了其中一名内门弟子身前。

「师兄,我看……不如这样……」

话未说完,就见一旁的程青突然淩厉出手,手中出现的飞刀没有丝毫征兆的就朝着面前的这名内门弟子脖子抹去。一来是因为距离近,二来是因为内门弟子没有防范,所以在修为较低的程青出手的刹那,这名内门弟子竟然没有躲过去,整个人被淩厉的飞刀削开了脖子的大动脉,滚烫的鲜血像是喷泉一般洒开,伴随着还有这名内门弟子难以置信的眼神以及渐渐消失的神采。

「你……」

旁边的另一名内门弟子大惊,骇然失色的看着程青。

显然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在他的想象当中,谁能够知道刚刚还携手同敌的夥伴,下一秒间竟然就会对自己人下手。

不过一旁的程青却不给他过多思考的时间,冲着还在发楞的刘墨喊道:「刘墨师兄,快动手,你也不想自己失手杀了丹峰弟子的事情传出去吧!」

如果说之前刘墨是因为王战的缘故伤了丹峰弟子,那现在随着丹峰弟子的死亡失手杀了对方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杀了和伤了这可是两个概念,如果被人得知,说不定他的前途可就真的毁了!

也是程青心细,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同时也点醒了刘墨。

刘墨猛地擡头,盯紧猎物一般的眼神已经盯紧了一旁的剩余内门弟子。

後者反应也快,想都不想的转身便逃,不过就在其转身逃跑的瞬间,刘墨也动了!

迅猛的身形如同猛虎下山,快速的来到这名内门弟子的身後,饱含灵力的强大一掌照着这名弟子打开的後心按下。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这名内门弟子身体在半空中跌落,在地上滑行了数米後方才停止。

停下来之後,这名弟子双手艰难的撑着地面,似乎是还想要站起。但就在其双手撑地的同时,三柄飞刀从刺斜里飞出,全都精准无误的紮在了这名内门弟子的後背。

「噗!」

鲜血喷出,血中还掺杂着内脏碎片,这名弟子,早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一旁的程青,眼中没有丝毫悲悯和愧疚,相反又拿出了几柄飞刀,将地上的三具屍体脖子全都划开,确保万无一失。

至此,原本埋伏王战的内门弟子队伍,除了程青和刘墨外,无一人生还!

「刘墨师兄……」

程青来到了刘墨身边,冲着刘墨开口道:「现在没有人知道是你误杀了丹峰弟子了,咱们只要暂缓上几日,挑个合适的时机回到宗门里,然後说是王战杀得,把罪名嫁祸到他的头上就可以了!有刘墨师兄你的身份做保障,相信淩云宗里的长老们是相信你而不是相信王战这个杂役的!」

程青一边说,一边面对面环住了刘墨的腰身,丰满挺拔的椒乳紧紧地顶着刘墨的胸膛。

「刘墨师兄,你可是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啊,而且还是咱们淩云宗排名前五的天之骄子,王战只是个杂役,蝼蚁一样的人物,却设计陷害你,你难道不恨他吗?」

轻佻妩媚的话语说出,虽不含一丝灵力,却远胜於千军万马。刘墨略有些呆滞的神色也是猛地一变,内心深处气愤难平的怒火轰轰然燃烧了起来,双目一片猩红,当中杀气逼人。

是啊!自己可是淩云宗的天之骄子啊!不论修为地位都远胜於他王战千分万分,一个蝼蚁一般的杂碎,竟然还设计陷害自己,这样的渣滓,该杀!

察觉到刘墨浑身上下散发的剧烈杀气,程青不置可否的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即双手板住了刘墨的脸颊。

「师兄,吻我!」

粉嫩的脖颈,娇艳的红唇,再配合上那半个身子的血污,这一刻间,竟有一种妖娆到骨子里的媚态。

看着这近在咫尺的玉唇,闻者这刺激五官的血腥,没来由的,刘墨一股无名邪火从脚底心窜出,二话不说,刘墨对着近在咫尺的程青激烈的吻了下去。

双方的柔软嘴唇触碰的刹那,刺啦一声子,程青的大半个衣裳被刘墨暴力的扯烂。微微挺拔的娇嫩玉乳没有丝毫遮掩的暴露在了空气当中。程青一边吻,一边伸手来到了刘墨的後背处,也是刺啦一声响,刘墨的半个後背光滑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在这刚刚结束的战场上,在这屍横遍野的修罗地,在这血还没有变冷的屠宰场,刘墨和程青两个人,就好像是纵身欲望的魔鬼,疯狂的挤压着对方,想要将对方融入到肉体里,挤压到灵魂中。

剧烈的湿吻过後,程青的衣裳已经被撕扯成片,光滑洁白的肉体裸露在山林当中,刘墨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将程青重重的推倒在地上。

在他们的旁边,刚刚惨死的内门弟子还瞪大双目、满脸不甘的望着他们,鲜红滚烫的血液还没有冷却,顺着草皮流了满地。程青玉背的重重落下,正巧落在了这鲜红的血泊当中,不冷,也不热,温度刚好。

不论是程青还是刘墨,双方都没有因此而停下,甚至在这名弟子的「注视」之下,双方更加觉得刺激,更加的有欲望。

随着身体的光溜,刘墨没有一丝迟疑,照着程青泛滥成灾的肉穴,重重刺入。

「呜……」

一声娇哼,程青身子拱起,两只手抓着刘墨的两只胳膊,划出道道血痕。

进入的瞬间,温暖肉壁的包裹让刘墨同样爽哼一声,红唇侧身落下,在程青的耳垂边舔食。

舔进去的不单单是程青的体香,还有那搅和在耳边垂的鲜血,刘墨师弟的鲜血。

这一刻间,刘墨仿佛化身成了一头野兽,一头只知道疯狂冲刺的野兽,粗长的阴茎整根进入,又整根抽出,阴茎根部的卵蛋与程青的肉唇剧烈碰撞,传出一阵阵声动山林的啪啪声。

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就好像是两条肉虫,在彼此纠缠淫绕着彼此。

此情此景,不论是程青还是刘墨,都有一种近乎变态的快感,两个人毫无顾忌的释放着彼此内心深处的欲望,在这血海当中,在这屍山之地,尽情变换着姿势,尽情享受着肉欲,抱在一起不停地来回翻滚,仅仅数下,两人已经成了两个血人,或者说和这玄兽山脉的玄兽没什麽区别……

整整数天,刘墨和程青都躲藏在玄兽山脉内围,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彼此享受着那只属於他们的肉欲,最原始、最狂野的肉欲。

现在时机成熟,只要扳倒王战,让这个不死不休的仇敌从自己眼前消失,那麽自己依靠着刘墨这棵大树,在这淩云宗当中,绝对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想到这里,程青也是收回了过往的记忆,目光顺着地牢窗户,看向了那璀璨无比的星空。

自己在这淩云宗快六年了,这麽多年,似乎只有这一次的星空,格外的美丽,格外的缤纷。

王战……你……死定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