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枕上余温》帮姐洗袜子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枕上余温 枕上余温

    浴室里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我低头在客厅简单的收拾PS4游戏机。  今天向妈妈推销我喜欢的游戏的计划又失败了,妈妈对难度高的游戏实在是不擅长。刚开始我们练了一会 NBA2K,玩了会使命召唤。最後还是转到三国无双和生或死 5上面,妈妈才玩得高兴起来。

    帮姐洗袜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枕上余温》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枕上余温》,是作者帮姐洗袜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浴室里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我低头在客厅简单的收拾PS4游戏机。  今天向妈妈推销我喜欢的游戏的计划又失败了,妈妈对难度高的游戏实在是不擅长。刚开始我们练了一会 NBA2K,玩了会使命召唤。最後还是转到三国无双和生或死 5上面,妈妈才玩得高兴起来。

《枕上余温》 第十七章 免费试读

从回忆上来说本来我想略过那天不想的,因爲感觉上并没有发生什麽大事。始终重复着学习 45分锺--休息10分锺--学习45分锺--休息10分锺的套路。

但是每当我有闲工夫,我都很乐意回忆一下这天的几个休息场次。

不知道是不是爲了奖励我艰苦卓绝的打赢了升班考这个硬仗,妈妈对这天的课间休息准备得十分充分。

怎麽说呢?每次课间休息都有新衣服穿给我看。

除开第一次的912针连身袜福利大放送,接下来8点场的休息期是美少女战士的COSPLAY打扮,9点场是兔女郎打扮,10点场是维密风格的法式豪华内衣打扮。

要不是我们制定的计划是早睡,我都想要继续来11点场了。

这晚我印象那麽深刻,一方面是庆祝,一方面是如此频繁的多种风格刺激让我极其敏感。无论哪套情趣内衣,都是第一次见到时比较震撼对吧?

美少女战士那个 COSPLAY严格来说也就是连衣短裙,算不得多色情。但是妈妈的黑色长发 COS火月的服装,是氨纶紧身衣版本的。而且爲了增加看点,妈妈当然是没有穿任何内衣。

所以白色的紧身水手服胸前很自然的凸点了,甚至能透过白色紧身衣看到一些乳头的顔色。

相比起来,兔女郎其实色气度反而最低,因爲关键部位基本上没有什麽可看的。好在妈妈穿它的时候比较放得开,教我挑了一小段交谊舞。让我闻她的发香好几分锺,也算让我满足了。

最後那套维密黑绿色绸缎内衣套装,最是让我喜欢。

因爲这种成熟打扮,最最贴合妈妈的身材和气质。当她穿着法国风格的蕾丝绸缎胸罩,黑色爲主色调的吊袜带配合布料稀少的丁字裤,让我这个裤袜控也承认了内衣有自己独特的美感。

也许这就是我和妈妈之前开摄影会时,争论过裤袜和内衣哪种好看的後续讨论吧?妈妈用现实表演,再次强调了她的观点。

当晚我撸爆了,整整三发。

除了最後一发比较勉强,前面两发的高潮质量居然不低。

多发的後果,就是费时很长,就是第二天没精神。

这让我有点後悔,影响了第二天我的学习状态。所以之後我并不敢如此放纵了,妈妈也收敛了不少。

期末考来临的那一天,我和妈妈其实反而放松下来。

因爲该做的准备都做了,而且期末考名次并不影响我去参加衡水中学培训。

我早上趴起来浑浑噩噩来到对面单元,一进门就看到妈妈穿着那套维密风格的暗绿色内衣在阳台嗮衣服。

清晨的阳光从妈妈身体的缝隙间利剑般射向屋内,强烈的逆光让妈妈的大腿内侧、手臂内侧都仿佛透明一般显露出琥珀色。

健康白皙的女性肉体在晨光中的美,是难以形容的,对一切雄性同类都具备极大的吸引力。仿佛在昭示着,这个肉体健康而年轻,还具备理想的生育能力,可以爲你延续後代。

而我,显然不属于会想和她延续後代的那一类人。

我对妈妈那透光般纯净绝美的肉体,仅仅是禁忌的欣赏。

仿佛在做一件天下人都做不得的事,仅仅是欣赏就足以让我欢呼雀跃、优越感爆棚。

如果妈妈打扮严实,我就不能获得这种优越感和满足感。因爲我会觉得,妈妈对待我,和天底下大部分妈妈对待儿子,是一样的待遇。

如果妈妈超出了母子常理给我特殊待遇,我就会获得巨大的优越感、安全感、满足感。

这种古怪的心理活动,是我追逐和妈妈进一步暧昧关系的主要动力。

终究来说,我并没有和妈妈乱伦生孩子的念头,因爲我知道那样做结果并不好。对妈妈来说是种伤害,对我来说也是。

我更想要的,就是妈妈无止境的溺爱。想要比妈妈对待爸爸更深、更浓的爱。妈妈和最爱的人做的事,出于嫉妒我都想体验一下。

虽然嘴上不承认,也许我是天字第一号恋母狂?

比起其他普通恋母者那些癫狂而丢人的行爲,我也许某个意义上比他们还要过分。

我认爲「妈宝」这种长不大的男人很丢人,但是又理解他们想向妈妈投降的M 心态。

也许长大後,妈妈和妻子冲突起来,偏袒任何一方都是不正确的选择。因爲那时的妈妈和那时的我,肯定不会是现在的我们。

人总会大、总会老,没有人会一直正确。等到妈妈不再正确的时候,妈宝们怎麽办呢?是甯可毁灭自己家庭去讨好妈妈,还是舍弃妈妈保住自己家庭呢?

我可是见过亲戚里面这些婆媳冲突的,大部分都没有好结果。

所以我始终想着,要娶个妈妈喜欢的、也喜欢妈妈的老婆。这种完美结局一样的妄想白日梦,也就是我这个还没女朋友的人可以做了。

虽然说我年纪还小,提和谁结婚的事没有必要,但是要想找到理论上合适的对象,总是要有长期准备的。

目前我视野里,符合「和妈妈关系好」的女人,似乎只有……桃芽一个?

桃芽因爲父母早亡,跟着对她们姐妹不太好的舅妈长大。所以对时常照顾她的妈妈非常非常喜欢,喜欢到什麽程度呢?大概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妈妈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比和我在一起时间都多。

她们是真的情同母女了,小的时候桃芽几乎每天都在我家吃饭,同时承担保姆工作负责照顾我。我家的卫生很多年都是她在搞,後来妈妈工作忙了,连饭都是桃芽在给我们做。当然妈妈对桃芽帮助也很大,因爲桃芽的舅妈很小气,所以桃芽上学的杂费生活费都是妈妈缴的,大学的学费也是妈妈垫付。她今年才大三,妈妈已经迫不及待的给她联系好了实习地点,等她一毕业就有大国企直接邀请。

记得好多次我们家亲戚打趣说我妈给我找了个童养媳,其实我们知道没那麽回事,桃芽大我 7岁呢。我妈再傻也不会找桃芽啊,倒是桃芽的妹妹烟澜比我小两岁,被我妈经常开玩笑说做我童养媳。

我嘛……和桃芽结婚倒是不介意,烟澜就算了,暴躁易怒神经质死要钱嘴臭人黑有脚气,小时侯舅妈不怎麽管她,结果长了好多次头虱,小朋友都怕和她玩。这家夥没人玩就拿头供我,害得我也得了头虱被班上小朋友孤立。

自从我妈开玩笑说要烟澜做童养媳,她就抖了起来,经常拿走我的东西说我的东西都是她的……还故意在学校里大家面前臭我说:「哥,我们什麽时候结婚啊」。搞得我很没有面子,因爲她倒不是长得不好,而是形象和名声在学校都不太好。经常坑蒙拐骗占别人便宜就不说了,还因爲参加游泳队嗮得头皮都黑的,加上游泳传染了脚气烂脚丫子。如果不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习惯了她一贯和捡破烂的一样不讲卫生,我绝对嫌弃死她。

就在昨天,放学时在路边摊上遇到她,居然说她们小学部都流传了我的大名,要把我介绍给她姐妹认识。

她那些狐朋狗友,估计都是小太妹,天天穿高帮靴,脱下来估计臭味相投。

不过我最近在学校出名了的事可能是真的。

就在我转到高级班的几天里,我收到了四封情书。

是的你没听错,在我们这种升学高校,如此严苛残酷的竞争机制下,其实一点也不缺早恋的男女。

这四人都没有属名,只是用我们能听明白的话暗示了自己是谁。

当然有一个我实在没印象,拿着信纸猜了几个人也没敢确认到底是哪位女生。要是写信的人知道这个结果,估计会气坏吧?自信满满的瞎吹一通,结果我连她是谁都不记得。

这四封信的主人都是我之前普通班时,稍有过来往的女生。有一个信的主人甚至流传出和某个同学不少绯闻,但是在这封信里,仿佛我和她有过多了不起的约定一样……

四封信里通篇都是恭维的话,对我的学习成绩能够如此短时间超凡入圣,进入年级排行榜,表示了最大程度的羡慕。都希望能够和我一起学习,一起进步 此她们绞尽脑汁,把我这一年来干过的每一件事都写进了信里,搞得好像她们一开学就在关注我一样。

要不是我尝过了一整年差生待遇,一整年人情冷暖,还真会被她们骗了。

而且,除开她们势利的表现,就这几个人的身材和脸,说句不客气的话,老子女装都可以秒杀你们。

本来我们学校美女就少,身材和脸蛋同时具备的就更少了。一个年级近两千人能叫得上校花的也就几个人,剩下的水平还不如普通学校。

都说女生成绩和容貌成反比,是有点道理的。我们这种升学学校,丑女多是正常的。

我这几个月拼命学习,没有参加朋友们的活动了。但是和几个死党私下还是有来往的,有一个最近向我透露,这些女生突然向我靠拢,很多是听说我家势力不小才突然开始行动的。能拿到衡水中学培训机会,代表在学校里挺有能量了。然後班里有人开始说我穿的鞋好几千,衣服都是名牌什麽的,瞬间引爆了舆论。

我之前也是这样打扮,并没人注意到啊。

这些女生刚刚上初中一年,就已经开始学习到了势利眼的技能。从刚开始大家以学习爲尊,到慢慢的家里有钱也成了男生加分项。

而我这种学习突然厉害起来,家里看起来又有钱有势的,立刻成了香饽饽。

这个告诉我原委的死党叫周行文,一直暗恋着一个叫郭皎的女生,这个女生正是给我写情书的四人之一……所以我收到情书没有和任何人说,他也立刻知道了。

这货死皮赖脸到我家来看了这张情书信纸,当场哭了。

我当他的面,把四张情书,包括郭皎那张一起都烧了。

以前死党来我家,我妈一般都会热情出面接待。但是这一次,我刻意事先和妈妈说了,让她假装不在家,别从单元房里过来我这边。

并不是怕妈妈穿着暴露被同学看到,我可不会搞出忘记提醒妈妈,而被死党看到她春光外泄的 NTR故事场面。

而是单纯就不想让别人看到现在的妈妈。

现在的妈妈和以前不一样,表情丰富而亲切可人。只要她在我身边,都会不由自主流露出亲密姿态。这种眼神和表情、甚至这种甜腻的声音,我都不想让其他人看到。

尤其是妈妈这种状态,只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展现。我就更不想我和妈妈相处时,有第三个熟人在场。

死党周行文也只是问了一句我妈怎麽没在,就没多在意,这时的他还沉浸在巨大打击中。

而我妈也没太在意,她其实也不喜欢我和以前的死党多来往。今天是事出有因,我全盘告知了情书的故事,她才没对我招待死党多说什麽。

周行文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打量我们家後说:「好久没来了,突然觉得我们两家庭条件差距挺大。」

我听到这话,不知道说什麽好,他这样讲,搞得和郭皎似的。

周行文继续说:「以前大家嘻嘻哈哈不懂事,我还揍过你几次。结果几天前我爸说起你,说他在单位都听说你进步神速,让我多和你走近点学着点。还跟我妈说你家挺有势力,身家几千万……让我跟你多凑近乎。我妈也一改以前的态度,说多去找你,你说多好笑?以前我每次来你家,回去晚了都挨揍。」

我心中难过,说:「那也没关系,咱们什麽交情?没你那次河边我就淹死几回了都」

周行文点头说:「我知道,我哭的原因是郭皎跟我一起长大,对我那麽好,我生病的时候疼得厉害,她还让我摸她屁股来止痛。结果现在……」

我排解他说:「你俩这半年来疏远挺多了,我听说郭皎和高年纪的走得挺近。你背了个处分後,她就不太理你了。」

周行文辩解说:「不会的!她後来不是也送了我生日礼物吗?比你们送的都好。」

我叹气说:「她家条件也不好,会喜欢上进的男生很正常。你看看你……」说着我突然没词了,一想到周行文身上背的处分,其实是替我和另外个死党背的,我就觉得没办法责怪他。

周行文蹲在地上抱头,被我说得又有想哭的冲动。

我看他这副样子,心里也不好受。这个爲了救水性不好的我,被岸边礁石割得一肚子血,还能嘻嘻哈哈安慰我的好汉,现在痛苦得缩成一团。

仅仅因爲一个我觉得没哪有优点的女生。

想到他肚子上缝的十几针,我下定决心的说:「跟我一块学吧,我把我全部的笔记和学习计划都复印给你。等你也上了高级班,不怕郭皎不理你。」

周行文犹豫的说:「有用吗?她看中你的可不只是学习」。

我随口说:「那你总得有让人家看上的地方吧?」我们两关系铁,所以习惯了互相损人的说话方式。这话刚出口我就有点後悔,他该不会有什麽想法吧?

周行文低头想了想,果断的说:「对!没错啊,我长得不如你,家里没你有钱,要是学习还差,人家凭什麽看得起我?就因爲我会打架?」

在几个死党当中,我其实挺喜欢这个愣头青。所以我立刻从抽屉里随便抽出个信封,倒出来八百块钱准备都递给他。突然想到现在炫富说不定让兄弟更加见外,就装出仔细数数的样子,拿出四百给他说:「兄弟我现在手头紧,之前攒的点零花钱都拿去给带鱼哥(另外一个发小)做生意了。这钱是我妈奖励我考上高级班的,咱们哥俩一人一半。你也别推辞,拿上赶紧把小吃店老李的钱还了,他经常背後对你唠唠叨叨的。别不以爲然,他可是郭皎二大爷,保不住在郭皎面前埋汰过你。」

周行文没想到其貌不扬的烧烤老李,居然和自己心上人还有亲戚关系。而且我还比他知道得多,所以他颇有点挫败感的愣住了。

我拍拍他肩膀说:「既然你想追人家,就得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黑网吧别去了、偷铜的老刁也别来往了,我听说他经常带人去山上偷矿,迟早跟他的人要被打惨。极速网吧那个太妹网管也别去招惹,你以爲郭皎不知道你好几回就睡那网吧里?」

周行文被我戳穿了隐私,嘿嘿的不好意思尬笑起来说:「我们没那个,真的……」。

我瞟了他一眼说:「行,我信。但是人要想别人帮助你,首先要自助。你想搞好学习,我帮你。但是你要是自己松懈了,别人帮你也没用。如果我知道你以後还去外面乱来瞎混,那今天我们俩说的就当没发生过,当然我也不会瞧不起你,我们还可以继续做兄弟。但是你要是想好好学习,走上另外一条路……」

周行文点头说:「我会和老金、撬棍他们俩说的,他们谁想学我会给他们资料,不想的我也不勉强。」

我点头说:「我也是这个意思,自己兄弟我没什麽舍不得的,就怕给了他们也是糟蹋。搞得好像我就是靠这些学习资料才考得好一样,老子背後付出的何止是这些破纸。」

周行文走後,我翻箱倒柜的找这几个月的笔记和参考资料,打了个大包,连同没用上的参考习题集都准备明天给他送去。

妈妈走了进来,看我忙忙碌碌的收拾东西,说:「没想到你们还挺讲义气,周行文要是被你带好了,他父母不得高兴死?」

我头也不回的说:「妈,你在门外偷听了?」

妈妈沉默了一下,笑嘻嘻的说:「是啊,有点好奇。」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差点没能挪动眼睛,用了极大的克制力才不着痕迹的继续回头收拾资料。

妈妈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盖着吸水毛巾,她上身却穿上了新买的竖条纹灰色紧身薄毛衣,两个乳房被紧身毛衣勾勒出完美的半球形状,上面的凸点骄傲的顶在乳球的最高峰。下身只穿了条天蓝色绸缎内裤,薄薄的绸缎裹在丰满的阴阜上,仿佛细密的毛发都能够凸出痕迹来。

配合两侧丰满浑圆的大腿,纤细修长的小腿,完全是一副高挑性感肉弹少妇的模样。

是的,本来这种浴後打扮,应该配织物平底拖鞋的。谁知道妈妈居然直接穿了室内用的透明水晶高跟鞋……显得姿态婀娜,前挺後翘的。

这身打扮其实问题不大,但是穿着平时不会在家里穿的高跟鞋,就显得色情起来,仿佛是故意在挑逗别人一样。

首先一般浴後头发还湿,会穿前开扣的衣服,避免套头穿的衣服被头发沾湿。

妈妈不但穿套头毛衣,还选的是高领紧身毛衣,这可是最不容易套进去穿的啊。

因此整个打扮,流露出一股「我故意就是爲了性感才这样穿」的气氛。再加上洗澡洗头後听了那麽久墙角,也不去吹干头发这个事实,她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充满了色气和暧昧。

果然妈妈递给我吹风机,然後坐在我床上说:「给我吹头发」。

我让妈妈坐到我平时的转椅上,然後温柔的用手指叉起头发帮她吹干。

妈妈倒是一副舒服的样子,闭目享受。时不时睁和我互动,挺起胸脯故意逗我。

花了好长时间吹干,妈妈甩着头发站了起来说:「老板,过来付账。」

我凑过去嘻嘻哈哈的平视了她胸前凸点一下,暗示希望妈妈用这个付账。

妈妈轻轻扇了我头一把,然後抓着我的头在我脸颊上重重亲了我一口。

我抱着脸用卫生纸擦妈妈口水的时候,她躺在我床上说:「这可太便宜周行文他爸妈了?什麽代价没付就得偿所愿,儿子不去打混了,认真学习了。对比一下你妈我可不容易……」

我连忙解释说:「这还得看他自己有没有这个毅力,据我所知周行文和几个女的走得挺近的,一口一个 X姐叫得很亲热。要是他忍不住再去找这些人,我估计够呛。」

妈妈突然兴奋起来,说:「哎,你说他有没有和这些人……那个过」。

我索然无味的说:「多新鲜纳,他都有几个干姐姐了,我估计小学时他就破处了。」

妈妈突然露出嫌恶的表情说:「他也太不检点了,万一有病怎麽办?」

我摇头说:「他们早先时候可顾不上这些,没人懂什麽卫生不卫生吧?」

妈妈突然警惕的说:「那你呢?和他们走得那麽近,有没有也在外面……?」

我没劲的回答说:「我要是破了处,在外面和他们一样有炮友,还巴巴的紧张着你干什麽?」

妈妈蒙着被子,整个脸只露出眼睛以上。她笑得全身在抖,过了好一会才说:「紧张我有什麽用?有本事外面把到妹子,生个小的出来我给你带孩子。不过,可得是知根知底的妹子,别搞出什麽病来。」

我看她越说越具体,无奈的说:「你还在想那个啊?想要女儿直接收养烟澜和桃芽不就成了?」

妈妈笑得累了,一抽一抽的说:「你现在天天围着我转,原来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因爲你外战不利,所以被妹子嫌弃了就天天来讨好我?」

我轻蔑的说:「我要是被妹子嫌弃,周行文用的着来我这里哭哭啼啼的麽?」

妈妈想了想,还真是这样,她用狐疑的眼神打量我说:「你个子又矮,又没点肌肉,脸蛋随我长得秀气是秀气,但是秀气过头太女子气了。而且你这脑头发也是不男不女的,要是我是你们班的女生,估计都把你当闺蜜了。」

我反驳她说:「我们这年代可不这样看,我这是最流行的中性打扮,你看看那个什麽少年偶像组合,是不是这样?这才是现在女孩子喜欢的形象。长得五大三粗、一身肌肉满身臭汗,女孩子才不喜欢呢」

妈妈想了想,反驳不了我,只好说:「那怎麽没见你把到妹子带回来?」

我笑着盯着妈妈胸部说:「我这不是在努力吗?」

妈妈瞪我一眼说:「说正经的呢!你别嘻嘻哈哈。」

我老老实实的说:「我真的没什麽兴趣,你看我们年级的女生,能下得去手吗?隔壁班那个李巧,号称校花,也就是白点,要论五官相貌,还不如烟澜呢。还不是她爸妈都是大学教授,时不时给她发表什麽散文什麽旅行日记,得这个奖那个奖,把自己打扮成才女的样子。实际上是不是她自己写的都难说,反正我看她说话挺没水平的,在全校面前打官腔都打得磕磕绊绊的。其他的就更惨了,我们班唯一身材好的体育委员刘薪茹,这脸长得跟鞋拔子一样长。李润荷眼睛大皮肤好人说话甜,但是身材真的就跟个小学生一样是个火柴棍……」

我数落了原来班上的女同学一番,这些人妈妈多半也是见过的,所以她没反驳我的话。

我继续说:「现在我来到高级 7班了,全班女同学仅有14个,真是学习一个赛一个厉害,但是脸也是一个赛一个的丑。唯一五官还过得去的肖贞,是个差不多 200斤的大肥婆……」

我们没营养的说了一通,最终回到夸奖妈妈绝美容顔和绝世身材上,把妈妈说得喜笑顔开。要是妈妈相貌平凡,这样夸奖其实她也是一般开心。现实是妈妈的脸够得上漂亮两字,夸起来就更是让她爽到心里去了。

其实她也知道,顶级升学学校,哪来什麽美女?你当是拍电视剧呢?才华横溢、品学兼优、性格温婉、专一忠贞、还貌美如花、身材婀娜的女同学被你追到手?醒醒吧!

比较起来,找小学五年级的烟澜做女朋友倒是还现实点。只要我捏着鼻子忍一忍,最起码亲她下得去口,而她多半也不会拒绝我。

但是我又不是饿死鬼,干啥要吊死在烟澜这颗歪树上?

如大家所见,如今我也是年少多金、才华和实力兼备、容貌和气质俱佳的少年了好不?别这麽看贱自己。

而且如今追烟澜,哪有追妈妈来得刺激好玩?

妈妈饶有兴致的和我讨论这个话题:「那你不准备找个女朋友解决一下那个的好奇心问题?」

我老神在在的说:「第一,我们能追到的人都还对这个事懵懵懂懂,祸害人家家姑娘挺没品的。第二,她们如今还没发育,你要我对她们硬起来……我还真做不到」。这可不是吹牛,小学的时候烟澜还经常和我一起洗澡,老子多看她身体一眼的兴致都没有。只记得她两个小腿不知道多少长痦子的痕迹,手臂还有开水烫出来的疤,丑得触目惊心。

妈妈歪歪头说:「那你老指望我,就不会觉得没品啊?」

我挺认真的回答:「我不喜欢她们,爲发泄自己好奇心就去招惹人家,挺那个的。但是我知道自己喜欢妈妈啊,再说了妈妈又不像她们一样将来要嫁人……」

说着我被妈妈坐起来撕了嘴,虽然嘴有点痛,但是我不反感她手指抠入我嘴里的感觉。

妈妈乱拧我一通,发泄了怒气,眼神一转又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挺懂得怜香惜玉的,周行文他们有没有祸害小姑娘?」

我想了想说:「老周有关系的几个都是太妹,没祸害良家。但是老金和撬棍就不一样了,老金祸害了一个外地学校的,据说闹大了他想把人家甩了,搞得人家小姑娘差点上吊割腕,被他爸一顿好揍。撬棍这个人专门搞乡下的,杀熟。他老家村里据说被他得手好几个……」

妈妈鄙视了这两个人一番,命令我不得和这两人来往。我装做遵命的样子服从了,妈妈就眉开眼笑的说:「还好我们家卿卿家教好,你妈没白教。」

我连忙凑过去笑嘻嘻的说:「但是我毛病也不少,比起他们来更加那个。」

妈妈鄙视我一眼说:「你毛病是大,但是好过像他们那样,这麽小年纪就废掉了。」

我看气氛不错,试探着说:「人各有志,我是比他们本分,但是我有个野心。」

妈妈上套了,问:「什麽野心?」

我说:「我希望和妈妈这样快乐的生活一辈子,要是找老婆,也要找对妈妈孝顺,不反感咱俩天天腻一起的。」

妈妈轻轻推我脑门一下说:「谁要和你天天腻一起,你不腻我还腻呢!」

我笑嘻嘻的说:「反正我是这样想的,要不我把桃芽姐娶了,这样你女儿儿子都齐全了?」

妈妈皱眉说:「桃芽就能由着你天天看我……看我光着的样子?」

我尽量露出开玩笑的表情说:「难说,你觉得呢?」

妈妈打了我一下说:「你就是瞎想,你乐意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你这个小豆丁呢!而且我和她说好了,等她一毕业就来我这里上班,正式认她做干女儿。要是你把她娶了,还不得让我们家擡不起头来啊。你外公非气死不可,他可是给你看好几个好人家了。」

我开玩笑的说:「那不行我就娶烟澜,她的话咱们三个大被同眠说不定都没意见。」

说完这个,我挨了顿不算太重的揍。

试探也没试探出什麽来,妈妈倒是没有对我提出大被同眠这种暧昧词汇有太大反感,这让我悬着的心放下来点。

今天晚上的8点场节目,妈妈穿里外两层的半透明睡袍给我做了推拿。9点场妈妈穿赛车女郎那种印了大字母的连体泳装给我按摩背,比较新奇的是第一次见她穿同色的胶条大腿袜,这应该是和赛车女郎泳装配套的大腿袜。

10点场快到时,我还在想妈妈又有什麽新打扮,结果微信收到妈妈一张照片和一条短信。

照片是自拍,妈妈躺在大型按摩浴缸里,周围的泡泡将她胸前遮住,露出两条玉臂和细长的脖子。短信是一条信息,写着:「穿好你的泳裤一起来洗澡。」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