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东风瘦免费 东风瘦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新婚 新婚

    今天是孟宇第一次来阳城,是来参加大学同学孙伟的婚礼的。在坐了三个小时的车从省城到阳城,到达阳城的时候天色已晚。  在通知孙伟自己已经到达阳城车站之後,孙伟说自己在忙,会让朋友开车来接他。  他也能理解,毕竟结婚前的琐事确实比较多。  可这一等就等了半个多小时,不知道他是忙忘了自己这个老友还是怎样。好在最後又终於来了。

    东风瘦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新婚》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新婚》,是作者东风瘦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天是孟宇第一次来阳城,是来参加大学同学孙伟的婚礼的。在坐了三个小时的车从省城到阳城,到达阳城的时候天色已晚。  在通知孙伟自己已经到达阳城车站之後,孙伟说自己在忙,会让朋友开车来接他。  他也能理解,毕竟结婚前的琐事确实比较多。  可这一等就等了半个多小时,不知道他是忙忘了自己这个老友还是怎样。好在最後又终於来了。

《新婚》 第二十九章 免费试读

因为赵茹这边事发突然,所以陈欣然也就无暇纠结孙伟的去向了。

在她想来,孙伟最多就是去关心关心虚弱的罗馨呗,但有孟宇这个眼线在,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就是了。

所以她在路过罗馨房门口时,就看了两眼,连敲门的意思都没有。

她哪里会想到,这间房刚刚才经历过一场恶战,此时只剩下孟宇一个人留守,孙伟和罗馨早从另一个门出去了。

……

刚才罗馨开门的时候,房里的孟宇衣服才刚穿上,正忙不迭地整理着被自己弄的一团糟的床铺。

可时间紧迫,凌乱的床单,和东一块西一块的水迹怎么都遮掩不掉,就在他紧张糟心的时候,却发现门口的罗馨竟然将孙伟稳住了,不仅没让他进来,反而还找借口支开他,一块去了海边。

罗馨走后,孟宇跪在床上,停下了整理被单的手,然后呆呆地看着关上的房门。

这就完了?

孟宇没想到危机这么轻松的就被解决了,他还以为这次肯定事发呢。

短暂的轻松没让孟宇快乐,他很快又开始紧张起来。

罗馨孙伟两个人独处,她会不会将刚才的一切透露给孙伟?

退一步讲,罗馨会不会识破自己刚才的谎言,待会回来算账?

有了这方面的顾虑,孟宇突然就觉得刚才还十分香艳房间,变得如同刑场,而自己则是那个等待受刑的犯人。

应该不会说的吧?

不然刚才把孙伟支出去干嘛?

可她是罗馨啊!

一个人的独处,给了孟宇更多思考的时间,他的脑子虽然还乱糟糟的,但远比刚才精虫上脑时清醒的多,考虑的也更全面。

正因为如此,他也变得越来越心虚,越来越害怕,不仅害怕孙伟跟自己翻脸,也害怕被赵茹陈欣然知道自己做下的丑事。

此时的他万分焦虑,哪还有刚开始时破罐子破摔的死志。

终于,他还是没能克服自己内心的慌乱恐惧,很没种地夺门而出,想着今晚就先去赵茹那边避避风头。

……

“欣然?”

房门被打开之后,孟宇第一眼看到的竟然不是赵茹,而是陈欣然。

此时陈欣然只穿着白色的浴袍,但是却没把身子裹严实,腰间的浴带松松垮垮的,也就随便打了个扣,这样一来领口到腰间就开了道长缝,露出里面亮白色的肌肤,甚至在胸口处还能隐约看到部分球体。

孟宇没有问她怎么在这里,而是直接问道:“你们喝酒了?”

虽然站在门口,还没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况,但此时陈欣然小脸蛋红彤彤的,连脖子上都遍布酡红,加上她水嫩双唇间吐出的甜甜酒味,孟宇哪里猜不出她喝了酒。

陈欣然没有回答,而是倚靠在门上,反问道:“你干嘛?罗馨他们呢?”

孟宇此时自然是不想提罗馨的,所以他故意岔开话题道:“你喝了多少?”

陈欣然没有追问,而是一改常态,有些娇憨地伸出食指,然后想了想又弯了半截,才回答道:“没多少,就半杯。”

“半杯你能喝成这样?”

看着陈欣然摇摇晃晃有些站不稳的身子,孟宇是不信她的话的,所以他二话没说,推了一下陈欣然,就跟她一块进了房间。

这一是为了核实房间里的情况,二也是害怕罗馨突然回来,看到自己在走廊,找自己麻烦。

哪想到他推着陈欣然进房的动作,却激怒了对方,只见她红彤彤的脸上怒目圆瞪,一巴掌拍开孟宇的手,然后一推,嘴里更是叫着:“你干嘛推我!”

没想到喝醉的陈欣然这么易怒,孟宇一个措手不及就被她推到了墙上。

“你干嘛?”

被推后,孟宇先是有些莫名其妙地反问道,但一看陈欣然的状态,就知道对方这是在发酒疯呢,也就没有计较。

“谁啊?”

听到门口动静,赵茹也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

她和陈欣然一样,都只穿了个浴袍,而且同样松松垮垮,只是身材更加丰腴的她,露出的春光却是比陈欣然多上不少,且说她胸襟出露出的肉球便比陈欣然大上许多。

虽然早已探索过赵茹胸前一对肉弹,但每次看到还是让孟宇欲望高涨。

“你来干什么?”

赵茹晃晃悠悠来到陈欣然边上,同样对孟宇的到来有些意外。

孟宇自然不可能直接说明来意,而是故作好奇地转移话题,问道:“你们怎么喝这么多酒啊?”

陈欣然推了孟宇一把,气是消了许多,赵茹反而满肚子怨气:“要你管!”

“也带我喝一杯吧?”

虽说开局遭遇了两次冷脸,但孟宇并没有因此就打道回府,而是厚着脸皮,装作如无其事地往室内走去。

“你出去!”

赵茹在后面叫着,可孟宇却不理不睬,这个时候出去了,他还能往哪走。

而且房间里有两位如花似玉,春光隐现的大美人,他才不愿意轻易离开呢!

孟宇没有理会赵茹的命令,而是径直坐到沙发上,并自觉地拿起酒杯倒了两口酒,一饮而尽。

全程看着孟宇的赵茹,终于在对方喝完酒长舒一口气的时候,将积蓄了许久的情绪爆发了出来。

只见赵茹慢慢地蹲在地上,然后痛哭出声:“为什么你们都要欺负我!”

赵茹突然地爆发,让孟宇吓了一跳,他现在神经比较敏感,一听到赵茹说欺负,就想到了自己之前几次的霸王硬上弓。

心虚的他抬头看了看赵茹身边的陈欣然,她可不知道自己和赵茹之间的事情呢!

这要是被发现了,不用罗馨回来算账,他现在就得打包回国!

好在赵茹除了这一句嘶吼,便没有再多的话,只一个劲的哭,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声嘶力竭。

见赵茹哭的凄惨,孟宇想上前安慰,却被陈欣然一个埋怨的白眼劝退,这让他刚刚才半抬起的身子又乖乖坐了下来。

陈欣然本来醉醺醺的,被赵茹这一下,吓得又清醒过来几分,她以为赵茹的爆发,只是因为孙宏的事情迁怒孟宇,所以她并没有深究,而是蹲下安慰起赵茹来。

从陈欣然的话语中,孟宇也将她们今晚喝酒的来龙去脉了解了个七七八八,大致就是孙宏在家乱搞,被这边的赵茹知道了,然后借酒消愁。

孟宇和孙宏接触不多,而且自觉也没有立场去批判对方,但孙宏的这种行为却实打实的给自己带来了机会。

本来今晚就准备留宿赵茹这边,这下应该更加顺利了吧?

只是陈欣然在这边有些碍事,让孟宇不得不考虑待会以什么借口留下来。

陈欣然嗔怪孟宇惹怒赵茹,而他也害怕自己贸然上前安慰的话,会激的赵茹再说些奇怪的话,让场面更加失控,所以就独自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待赵茹平息。

孟宇注意到桌上酒还剩的还蛮多的,心下奇怪:这两人也没喝多少,怎么都有些失态了呢。

好奇心驱使下,他端起酒杯又尝了一口,还是没感受出来这酒比一般的酒度数高到哪里去。

那边陈欣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赵茹安抚下来,却发现边上的孟宇跟个没事人一样,不时地抿两口酒,悠哉悠哉的,心情不好的她没好气地冲孟宇叫道:“你还是不是个人,还有心情喝酒?”

孟宇尴尬地笑了笑,没好意思说什么。

毕竟自己这样确实不太绅士!

当然,陈欣然也就是说一句,没有太过追责,而是反问道:“孙伟呢?”

“不知道啊。”

孟宇一脸无辜地回答道:“没跟你们在一起吗?”

孟宇强自镇定,顶住了陈欣然上下审视的目光,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这不是给孙伟打掩护,而是觉得话说多了总有漏嘴的时候,到时候火烧到自己身上可不太好,索性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孟宇的演技确实可以,陈欣然听到后也没有继续追问。

赵茹哭完之后,才看到孟宇还留在自己房间里,不过她也没有再提让孟宇离开,反而害羞于自己刚才情绪的崩塌,毫无顾忌的哭泣,有些不敢直视孟宇。

“你怎么还不走?”

反倒是陈欣然看到孟宇老神在在的,有些不爽。

她和赵茹喝酒前都洗了个澡,所以衣服是怎么舒服怎么穿,难免有些单薄,自己倒没什么,这要是赵茹被孟宇占了便宜,可不行!

不过孟宇今晚是铁了心地要留下来,所以他没有因为陈欣然的态度就不好意思,而是腆着脸道:“再喝一杯,就一杯!”

说完,他给自己满满当当地倒了一大杯,然后轻轻嘬了一口。

当酒杯被他重新放下时,酒也不见少。

两人见孟宇死皮赖脸,怎么都轰不走,索性也就没有再做无用功,只是房间里的气氛却因为孟宇这个男性的在场而有些凝结,三个人坐在沙发边自顾自地喝着酒,也没有什么交流。

赵茹是刚刚哭过,有些害羞。

陈欣然则是喝了酒,刚才又跑动折腾了一会儿,现在只觉得自己脑子有些浑浑噩噩,难以思考。

反倒是孟宇先觉着尴尬,坐在那边,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瞄瞄那个,也不知道该如何暖场。

按理说自己跟这两个女人都有过亲密的肉体关系,怎么感情上就亲不过来呢!

不行,今晚我一定要跟赵茹更进一步!

孟宇心中暗暗发誓。

他还不知道明天罗馨会如何,最坏的情况就是把事情闹大,那时候自己绝对无法再在这个团体里面立足,所以最好趁着今晚赵茹情感受创的好时机将她拿下,这样就算明天罗馨搞点事情,自己也不算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了这个想法,孟宇自然不再置身事外,而是主动地挪到赵茹那边,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赵茹刚开始见孟宇过来,还是受到些惊吓的,但是看到对方自觉地跟自己保持着一臂的距离,再加上陈欣然就在边上,这才放心。

也许是赵茹心中的委屈太多,在孟宇的引导下,没聊多久,她的话就开始变多了起来,不停地向孟宇倒着苦水。

孟宇本来不是个愿意听人唠叨的人,但是赵茹不同,本就是少妇体质的她,此时满脸的幽怨,再加上被酒精染上的一层酡红,孟宇只觉得她整个人在发光,在散发着一种奇特的荷尔蒙,刺激着孟宇的感官。

赵茹的楚楚可怜,不仅没有得到孟宇的怜惜,反而让他从心底生出一种想要征服蹂躏对方的冲动,那是一种肉食动物见到猎物才有的冲动。

但孟宇并不会把这种情绪表露出来,外在的他依然是一个乐于倾听的听众,不时还出声做个捧哏,引导着赵茹继续吐槽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那边陈欣然转头就看到赵茹跟孟宇吐槽的火热,先来的自己反而被边缘化了,心中顿生出许多不满来。

“好热啊,孟宇你去把空调调低一点。”

陈欣然指使着孟宇,可孟宇却没有听话,而是头一转:“您受累,自己开?”

语气虽然十分恭敬,但态度却有些疲懒。

不是他不愿意去,一杯酒下肚,他也觉得自己浑身燥热,急需降温,但他害怕自己一起身,再回来赵茹就不再像现在一样跟自己敞开心扉了。

赵茹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段感情给了她太多的痛苦,而且平日里她也没什么好友吐槽,所以现在的她有着说不完的话。

她心中只是迟疑,自己今天怎么了,心防怎么这么低,竟然跟孟宇吐槽起婚姻情感来,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在孟宇的带动下,她很快就忘了这丝不寻常。

陈欣然见孟宇不搭理自己,心中有些愤怒,但看到茹姐正在跟对方倾诉着,也不好打断,只能气鼓鼓地起身,走到门口去调空调。

回来之后,陈欣然越想越气,有心想要插话,但又觉得抹不开面子主动加入,只能在一边默默生气。

那边两个聊天的不觉得什么,陈欣然在边上听的反而觉得口渴,就喝了杯酒润了润嘴唇,只是越喝越渴,越渴又越要喝,不一会就又喝了半杯。

这空调怎么了,都打到十几度了,还这么热?

陈欣然看了看孟宇和赵茹,发现他们两个脸上也是生出许多细汗来,心说这空调不会是不制冷吧。

“你们热吗?”陈欣然开口道。

被她这么一问,孟宇才感觉到这一会儿功夫,自己就出了一身汗了,而对面赵茹也是,红艳艳的俏脸上也是一层细汗,整个人如同一颗被水打湿的苹果。

“你刚才没调吗?”

孟宇疑惑道,他刚才是看到陈欣然起身的啊。

“调了啊!”

听到陈欣然的回答,孟宇起身看了看,发现空调确实在十几度。

空调坏了?

孟宇心中虽然有疑问,但是并不准备叫酒店工作人员过来查看,因为他害怕才营造的气氛被破坏,也害怕出门遇见罗馨。

所以他只是又下调了几度就回来了,还跟赵茹她们说道:“好了。”

为的就是稳住她们,好继续刚才的气氛。

只是这次回来,他原先的位置却是被陈欣然占了去,她紧挨着赵茹坐下,两人小声说着什么,不给孟宇机会。

孟宇无可奈何,只能坐到对面去,但好在两女秀色可餐,孟宇一边喝着酒,一边欣赏着两人的表情动作,倒也不觉得无聊。

闲来无事,孟宇倒是想起来了,他们喝的这瓶酒好像是孙伟白天买的那瓶。

回想起孙伟让自己睡罗馨的一番言论,孟宇脑子有些恍惚,原本给罗馨准备的酒,那边没用上事情就办完了,最后倒是在这儿喝上了,还真是半点不浪费。

孟宇仔细看了看酒瓶上的说明,发现这酒度数也不是特别高,怎么对面两个,一个喝了一杯,一个喝了半杯就这样了?

是孙伟知道,所以特地选的这酒?

还是他买回来做过手脚啊?

孟宇没有思考太久,因为他感觉自己的机会已经来了。

陈欣然明显快不行了,她此时双手搂抱住赵茹的纤腰,红艳艳的小脑袋则搁对方的肩膀上,眼皮正打着架呢,一副随时会合上的样子。

自孟宇进来之后,心有防备的赵茹倒是没有再喝多少,加上她酒量本就比陈欣然强上不少,所以此时她还保持着半醒的状态。

赵茹搂着慢慢睡过去的陈欣然,抬头对孟宇下逐客令道:“你先回去吧!”

这怎么行?我等的就是现在!

孟宇心中打着小算盘,所以没有正面接赵茹的话,而是说道:“欣然怎么办,我先把她送回去吧!”

“不用,就让她在我床上睡吧!”

孟宇闻言有些迟疑,留着陈欣然的话,孙伟就有可能找上门来,这与他前来避难的初衷不符。

但是看到赵茹已经起身了,他也无话可说,只能上前帮忙,和赵茹一块将陈欣然运送上床,期间孟宇那不规矩的手在赵茹看不见的地方,摸了几把陈欣然滑腻的双腿,先过了把手瘾。

“谢谢,你回去休息吧!”

等将陈欣然弄上床之后,赵茹继续下逐客令道。

虽然有陈欣然在,但她也不敢再留孟宇,因为刚才喝下去的酒精正在她身体里面慢慢升腾,不住地侵蚀着她的大脑,让她感觉有些昏闷,所以她急着将孟宇送出去,好躺下休息。

作为过来人,孟宇是看得出赵茹此时外强中干的半醉状态的,所以他有心再留一会儿,继续寻找机会,但看到对方态度坚决,加上陈欣然刚刚入睡,所以也不好现在就将意图暴露。

“你先帮陈欣然盖上被子吧。”

看着孟宇一副你不帮陈欣然盖被子,我就不走的模样,赵茹只得动手拉了拉被陈欣然压在身下的被子。

看着赵茹忙活的背影,孟宇丢下一句“那我先走了!”

然后转身而去,没有丝毫停留。

“嘭!”

等赵茹转过头来,就听到房门被关上了,孟宇也已经不在身边。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