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秉烛昧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肥皂SOAP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秉烛昧心 秉烛昧心

    世界被焚烧殆尽了。  那是一场诡异的大火,没有火源却持续燃烧并不断向外扩展,水浇不灭,土盖不住,无论是钢筋铸就的堡垒,还是深海里的基地,或是高空中的飞行器,都难逃化成灰烬的命运。直至现在都没有人能找到当初那场大火的起因,就仿佛是上帝降下来的天罚一般。  但就如传说中的一样,命运给人类留下了最後一束希望,那就是位於南美洲的纳斯卡巨画,不知为何,焚天的火焰无法越过纳斯卡巨画那浅白的线条,这里,也成为了人类最後的归宿地。

    肥皂SOAP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秉烛昧心》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秉烛昧心》,是作者肥皂SOAP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世界被焚烧殆尽了。  那是一场诡异的大火,没有火源却持续燃烧并不断向外扩展,水浇不灭,土盖不住,无论是钢筋铸就的堡垒,还是深海里的基地,或是高空中的飞行器,都难逃化成灰烬的命运。直至现在都没有人能找到当初那场大火的起因,就仿佛是上帝降下来的天罚一般。  但就如传说中的一样,命运给人类留下了最後一束希望,那就是位於南美洲的纳斯卡巨画,不知为何,焚天的火焰无法越过纳斯卡巨画那浅白的线条,这里,也成为了人类最後的归宿地。

《秉烛昧心》 第十二章:鸠占鹊巢 免费试读

「那麽接下来。」乌鲁迪脱光衣服坐在床边,看着维拉科查娅说道,「先来和我接吻吧。」

「是,主人,」维拉科查娅跪在乌鲁迪的面前,双手勾住乌鲁迪的脖子,然後将自己的双唇轻轻印在乌鲁迪的嘴巴上。一股温软的触感从嘴唇传递过来,让乌鲁迪的下体开始有了反应,不过在几秒後,维拉科查娅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这让维拉科查娅不禁有些奇怪,在和阿斯利亚母女做爱的时候,作为人妻的阿斯利亚玲可是教会了乌鲁迪很多玩法,要不是乌鲁迪年轻力壮,说不定真会被忍了时间内的阿斯利亚玲给榨干了,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湿吻。

看样子,她并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单纯地以为接吻就是这样,还真是一个不合格的性爱玩具。想到这里,乌鲁迪将脑袋往後移,想要将他和维拉科查娅的脑袋分开来下命令,谁知道他脑袋一朝後,维拉科查娅的脑袋也跟着朝前,让两人继续保持着接吻的状态。

乌鲁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整个人躺倒在床上,而维拉科查娅则身体往前一躺,整个身体压在了乌鲁迪的身上,坚挺的乳房被压成了饼状,乌鲁迪的肉棒也滑入了维拉科查娅的双腿间,而整个过程,她的嘴唇都没有离开过乌鲁迪的嘴唇,依旧执行着乌鲁迪的命令。

这个肉人偶,真是笨过头了。乌鲁迪微微皱着眉头想到,虽然接吻和被一个女孩子这麽贴着身体的感觉很舒服,但主动权必须在他的手上,於是双手抱着维拉科查娅的细腰,然後猛地翻转起来,瞬间两人的位置倒了过来,变成乌鲁迪压在维拉科查娅的身上,在两人嘴唇脱离的瞬间,乌鲁迪马上说道,「不用接吻了,给我停下来。」

「是,主人。」原本准备继续亲上去的维拉科查娅马上停了下来,环住乌鲁迪的双手也放了下来,就这样保持着脑袋擡起来的姿势,直直地看着乌鲁迪。

「呼,看来在选择做什麽的时候得慎重考虑一下啊。」乌鲁迪深呼吸了几下後自言自语道,「这个样子还没玩够,还是待会再改变她的性格吧,那麽……」

乌鲁迪再一次躺在床上,对着躺在一旁的维拉科查娅说道,「现在你头朝着我的脚,屁股朝着我这边,四肢着地跪在我的身上。」

「是,主人。」维拉科查娅很快站起来,按照乌鲁迪所说的姿势摆好,雪白的屁股在乌鲁迪的眼前轻微晃着,在金色的阴毛下面,有一条细细的缝隙在朝外微微流出着花蜜,那正是维拉科查娅最私密的部位。而维拉科查娅的眼前就是乌鲁迪高耸着的下体,距离近到她轻轻的呼吸都能轻轻吹拂到下体。

「你现在看到了什麽,肉人偶。」

「我看到了主人的阴茎。」维拉科查娅毫无廉耻地回答道。

「很好,现在我命令你给我的下体口交。」为了防止维拉科查娅听不懂命令,乌鲁迪补充道,「就是用你的嘴含住我的下体,不能用咬的,然後来回移动头部,明白了吗?」

「是,主人。」维拉科查娅很干脆地张开自己的小嘴,将乌鲁迪狰狞的下体整个含进去,粗壮的下体直接顶到了维拉科查娅的喉咙深处,如果是正常人这麽做的话肯定会出现反胃的状况,但是被当做肉人偶的维拉科查娅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火焰的暗示硬生生地将身体本能的不适给压了下去。

在一次将肉棒完全吞下去後,维拉科查娅按照乌鲁迪的命令将脑袋缓缓抽离,直到小嘴里只含着龟头的时候,脑袋再一次下沈,将整个下体再一次完整地含进去,就这样机械地重复着,真就像一个傀儡。

维拉科查娅这样大幅度的动作,肯定会让身体也跟着摆动起来,乌鲁迪看到维拉科查娅雪白的屁股开始激烈地晃动起来,在空气中晃起了一个个臀花,这让乌鲁迪的兴致也上来了,他开口说道,「给我把屁股放下来,给我口交的时候屁股不能晃!」

「……」

依然在专心给乌鲁迪口交的维拉科查娅的嘴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然後将自己的臀部下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行为让她的阴户几乎贴到了乌鲁迪的脸上。

「……」

尽管当时和阿斯利亚母女做了很多次,不管是热情的母亲还是青涩的女儿都不介意将自己最私密的部位展示给自己看,甚至母亲还懂得利用她的身体在不经意间挑逗,但再一次看到女子的私密部位,都让乌鲁迪感受到了视觉的强烈冲击力,让他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粗暴地抓住维拉科查娅丰满的臀部,雪白的臀肉从指缝间流出来,他将维拉科查娅的屁股往下按,让她的小穴紧贴着自己的嘴巴。乌鲁迪伸出舌头,探入了维拉科查娅从未有人探索过的处女地,随着舌头的伸入,维拉科查娅小穴的肉壁感觉到了异物的入侵,一下子缩紧了起来,将乌鲁迪的舌头紧紧夹住,给乌鲁迪带来了数倍於接吻的快感。

同时,乌鲁迪发觉一小股温暖的液体从维拉科查娅的小穴深处缓缓流出,一部分顺着舌头流入了乌鲁迪的口中,另一部分则将他的脸打湿,活像是洗了一把脸。对於流进口腔中的花蜜,乌鲁迪并未感觉到什麽异味感,反而带着很浓烈的香气,如果说阿斯利亚家母女二人的花蜜如同芦荟汁一样带着淡淡的清香,那麽维拉科查娅的花蜜则像是芦荟汁和其他酒混合起来的鸡尾酒,不仅带有芦荟的清香,还混合着浓烈的少女体香,明明不是酒,却让人沈醉於其中。

想到这里乌鲁迪不禁有些得意,就算维拉科查娅以後嫁了人,想必以她原来高傲的性子,也不会同意她的丈夫这麽做,更不要说其他人了,而现在这清甜的花蜜,却任由他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汲取,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爽快。

「哈哈,你下面的水还真好喝啊。」乌鲁迪在维拉科查娅的臀部打了两巴掌,大笑着说道,「你还是处女吧,下面还有这麽多水,是不是天生就那麽淫乱啊!」

「呜呜……」维拉科查娅依旧在含着乌鲁迪的下体,口中再一次发出呜呜的声音,虽然不知道她在说什麽,乌鲁迪也不怎麽在意,「对,就是这样,好好含,专心含。」

过了一会儿,乌鲁迪在维拉科查娅的舔弄下,终於到了临界点,他抽出了舔舐着维拉科查娅小穴的蛇头,皱着眉头说道,「啊……真是爽……肉人偶,我快要射了,给我再快一点!」

「……」

维拉科查娅没有说话,而是如乌鲁迪命令的那样,加快了自己脑袋的速度,同时从口腔传来的吸力更大了一截,让本来已经到临界点的乌鲁迪低吼一声,精液如同喷泉般大股大股地在维拉科查娅的喉咙深处喷出来,直接灌进了维拉科查娅的身体里。

「……」

哪怕身体强行将异物涌入身体的感觉压下来,但对维拉科查娅来说这还是造成了强大的刺激,乌鲁迪感觉到维拉科查娅的小穴突然猛地收缩起来,然後伴随着一阵微弱的水声,大量的花蜜从维拉科查娅的小穴中喷涌而出,如同浪潮来袭一样喷了乌鲁迪一脸,乌鲁迪猝不及防,没想到维拉科查娅高潮居然会有这麽强烈的反应。

「唔……」还没等乌鲁迪从刚刚射出来的虚脱感中回复过来,他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又进入了温暖潮湿的洞里,这才发现维拉科查娅按照自己的命令,继续在给自己进行口交行为,这让刚射过还很敏感的下体又一次挺立起来。

「肉人偶,停下来。」虽然维拉科查娅的口交很舒服,但是他不打算就这样结束了,他将维拉科查娅推到一边,让自己重新站起来,然後对着维拉科查娅说道,「趴下来,把屁股翘起来。」

「是,主人。」刚刚高潮过的维拉科查娅马上调整好自己的姿势,完全没有高潮後脱力的样子,她高高翘起自己的屁股,把自己的小穴朝着乌鲁迪,阴唇微微张开,仿佛在邀请乌鲁迪进入一般。

「现在我要夺走你的处女了。」乌鲁迪一只手抓着维拉科查娅的屁股,下体顶着维拉科查娅的小穴,龟头微微摩擦着小穴,「你觉得如何啊?」

「作为主人的肉人偶,我拥有的一切都是主人的,所以主人请随意夺走我的处女。」

「很好。」乌鲁迪很满意维拉科查娅的回答,挺立起的下体对准维拉科查娅的小穴直接贯通进去,刚刚高潮过的小穴让他的下体很容易地插进去,同时处女小穴的紧缩性让他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在贯穿到一半的时候,乌鲁迪的下体被维拉科查娅薄薄的处女膜挡住,但这一次他可没有对阿斯利亚贝那样温柔,而是毫不怜惜地直接突破。

「唔……」维拉科查娅闷哼了一声,显然破瓜还是带给了她相当的痛苦。

「不许露出痛苦的表情,也不许喊痛。」

「是……」维拉科查娅的表情很快扭转回了平静的样子,真就像是毫无痛苦一般。

「哈哈哈哈!」过了一会儿,兴致上来了的乌鲁迪一边耸动着腰一边疯狂地笑着,「堂堂高等阶层家族的大小姐,现在像条狗一样趴在这里给我上,就连破瓜的痛苦都得忍着,真是太有趣了!」

「……」

维拉科查娅没有说话,乌鲁迪没让她接话,她会好好履行自己作为肉人偶的职责。

「喂,你说呢,肉人偶。」乌鲁迪拽住维拉科查娅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美色的光彩的金色长发,就如牵着狗绳一样将她的头拉起来,「你说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被我当狗一样上,是不是很有趣呢?」

「我是主人的……肉人偶……服从主人的……命令……啊……」维拉科查娅断断续续地说道,在乌鲁迪一下又一下的猛烈抽插下,保持正常对她来说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是天经地义的……所以……这很……啊啊……正常……」

「哈哈,说得好,说得非常好!」乌鲁迪狂笑着,维拉科查娅卑微的话语让他愈发有将人踩在脚下的快感,「那麽给我接好吧,我要射了!」

「是,主人,我会接好您的精液。」维拉科查娅平静地说着,她的小穴一下子缩紧了,仿佛在迎接乌鲁迪将他的精液射进去一般。

「射了……」乌鲁迪低吼了一声,已经射过一次的下体再一次喷出了大量滚烫的精液。与此同时,维拉科查娅的子宫深处也再一次喷出大量的花蜜,喷潮的强大冲击力将精液连同花蜜和处女血带了出来。

「呼……呼……」射了两次的乌鲁迪体力也消耗地有点多,他将维拉科查娅翻过身,让她平躺在床上,自己的脑袋则枕着维拉科查娅柔软的乳房上休憩,「真是愉快啊……」

「……」

「今天还有很多时间,你还要好好服侍我,知道了吗?」

「是……主人……」维拉科查娅微微喘着气,平静地说道,就如一个真正的人偶。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