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玉郎弄晚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玉郎弄晚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唯美纪实:火车硬座插入纪实 唯美纪实:火车硬座插入纪实

    那是十年前的一个「十一」假期,上大学的我坐火车回老家。  在排队进站的时候,看到一个背影很好的姑娘拉着两个大箱子,手里还提着几盒茶叶。  那麽多的行李,让她在进站的人群中显得是如此的娇弱。而我,一名共产党员,一名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新世纪青年,一个时刻充满正能量的精壮男子,毫不犹豫地走了上去。

    玉郎弄晚 状态:已完结 类型:经典短篇
    立即阅读

《唯美纪实:火车硬座插入纪实》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唯美纪实:火车硬座插入纪实》,是作者玉郎弄晚倾心创作的一本经典短篇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是十年前的一个「十一」假期,上大学的我坐火车回老家。  在排队进站的时候,看到一个背影很好的姑娘拉着两个大箱子,手里还提着几盒茶叶。  那麽多的行李,让她在进站的人群中显得是如此的娇弱。而我,一名共产党员,一名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新世纪青年,一个时刻充满正能量的精壮男子,毫不犹豫地走了上去。

《唯美纪实:火车硬座插入纪实》 正文 免费试读

那是十年前的一个「十一」假期,上大学的我坐火车回老家。

在排队进站的时候,看到一个背影很好的姑娘拉着两个大箱子,手里还提着几盒茶叶。

那麽多的行李,让她在进站的人群中显得是如此的娇弱。而我,一名共产党员,一名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新世纪青年,一个时刻充满正能量的精壮男子,毫不犹豫地走了上去。

打了个招呼,把她的一个重箱子接了过来,然後把她手中的礼盒也拿了过来,一路在前,引导她上车。

帮她把所有的行李都放到了行李架上,安排她坐下了,我看了我手中的车票,竟然在她对面……

列车启动,我们互视,然後偶尔闲聊几句。她到这个城市工作两年,被总部派到我这座城市下面的县级市办事处,没有问年龄,推算应该比上大二的我大两三岁。

然後到了傍晚6点左右,列车经过一个很大的铁路枢纽,下了很多旅客。我们俩坐的对面的三人座都只剩下了一个人,我对着她。

我跟她说,现在人少了,你把脚伸过来吧,放松一下被压抑的腿部神经。她犹豫了一下,接受了我的建议。

她靠窗坐,脚伸到我这边靠窗的位置。我抬头看看四周,旅客稀疏,偶有的两三个也都因为长途的劳累在昏昏欲睡。

这时候的我,不累,一点都不累。我把脚也伸到了她的座位上,感谢那天我刚换的袜子。

我低头,看她的脚。肉色的水晶丝袜,牛仔九分裤,露出一截脚踝,皮肤很白,很娇嫩。

她趴在小桌上,似睡非睡。我鼓了一下勇气,大义凛然地说道,我给你按按脚吧,你拎那麽多东西上车一定累坏了。她没有回声,我就当她默认了,把她的脚抓在手里。我温柔地按捏她的每个脚趾,在脚心的地方用指节轻叩。她很舒服,她很享受!

她还在那里似睡非睡,我已经跃跃欲试。我的手指已经滑倒了她的脚踝,在她的小腿肚上抚摸。那是一双匀称修长的腿,如果不是穿牛仔裤的话,一定会给我更多美好。

但是对於一名大二还是处男的学生来说,这种美好已经足够。

足够?真的足够吗?不,我要挑战更多!我的手顺着牛仔裤,设法去探索更多的领地。

给她按了半天,我的手指也已经很累,於是,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坐到了她的旁边!

这时候已经将近19点,暮色来临。黄昏时候的光芒,是白天和黑夜交配的暧昧。

我壮着胆子,把她的身子揽到了自己的怀里。

现在,她就靠在我的身上睡着,脖子上有几根淩乱的发梢,我用手帮她理了理,她一阵悸动。我知道,其实她一直没睡着。

十月初的火车上,夜晚来临的时候还是有一丝寒意。我站起来从我的行李里拿出了我备用的风衣,盖在她佯睡的身上。

我是怕她冷吗?是,但不仅仅是……

因为有了风衣,哈哈哈,一双罪恶的手就得到了掩护。

既然她一直佯睡,那我就不叫醒她了,让她一直享受下去吧。我把她抱在怀里,风衣披在她的身上。这时候的你如果经过我们的身边,百分百会认为我们是一对情侣。其实,我们只认识了7个小时。

她的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圆弧处开了一个V型的口子,系着带子。她比我矮,又因为是半睡状态,身体比较松弛。所以,我的手,很容易伸了进去。

没有抵抗,没有遇到一点抵抗。我摸到了她的BRA,进而把手指探进去。这时候,我有点恍惚。这是真的吗,怀中的美女我真的才认识7个小时吗?

黄昏的微光闪烁在她长长的睫毛上,是那麽美,那麽美。

片刻,我清醒了过来,这种美好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了。这种百年难遇的机会,我不能就这麽错过。去做,做你想做的,JUSTDOIT!

我的手指贪婪地玩弄着她的椒乳,也就是B罩杯吧,乳头不大。我已经把她的胸罩解开了,摆脱束缚的双乳也在享受着我的爱抚。她还是一动不动地享受。这时候已经20点了,离我到站还有4个小时。

我知道,今天,我可以尝试去做一切。如果错过,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我的手从T恤里抽了出来,开始探索一块更神秘的花园。

是谁发明的牛仔裤?是谁发明的牛仔裤?太紧了,太紧了,手根本塞不进去。

这时候,我知道,我必须豁出去了。我的手伸向了她的腰带。

朋友们,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公共场合去解一个女人的腰带。这是什麽行为?如果女人反抗,这就是坐实的罪证吧。但是,我知道,她不会反抗,至少,她也不会公开反抗。

我解开了那个很麻烦的腰带,手伸了进去,但是依然放不开。我讨厌牛仔裤,真的,没有一点活动空间。但是,我还是摸到了她的小内内,并且从边沿探了进去。

稀疏的阴毛,温热的阴唇。那种美好,就像三月里从天空飞过的燕子的尾巴。我像个贪玩的孩子,终於找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玩具。

拨动、撩动、搅动……她身体微颤,但是还是不愿醒来。

我的手指已经全是淫水,她的内裤也接近湿透。

时间跟飞逝地车轮一起滚滚向前。21点了,车厢里的灯暗了下来。离我到家的路还有两站。

去做吧,年轻人。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呼唤着。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我去卫生间洗了一下手,浇了一些水在脸上。我很乱,我很乱。

冷静了片刻之後,我觉得事已至此,就勇往直前吧。

我掏出了我的小弟,用水仔细地洗了洗。请原谅一个大二的处男,出门旅行的时候想不到随身带着安全套。我能做的,就是把它洗乾净,洗乾净。迎接可能到来的那一刻。

回到座位上,我已经不再思考。我已经20岁了,20岁的男人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她在我上厕所的期间,醒来了,吃了一些东西。然後看我回来,当作什麽都没发生一样,跟我聊了几句。

她不睡,我反而怯了。於是,我只能厚着脸皮用出最後一招「你睡一会吧,不然淩晨到站的时候太困,容易坐过站」。

她脸上表情一动,轻轻答应,然後继续趴在那里。

等了5分钟。我又把她抱了过来,把风衣披在她的身上。她的牛仔裤再一次被我解开。

又伸进去摸了一会,再一次,湿了、热了。

21:30,火车经过了一个小站,车站的灯光照在我们紧拥的身上。我把她的裤子一点一点往下退。但是,牛仔裤,牛仔裤,真的太他妈难褪下了。而且,是在火车上,我不能把它全脱下来。

终於,那条该死的裤子到了她的臀部和大腿根部交界处。我把我的小弟,从我穿的运动七分裤里请了出来。慢慢地找准位置,一点一点地移过去。

他们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了!

全世界都在欢呼。

全人类普享荣光。

耶和华、圣母玛利亚、老天爷……在这一刻合为一体。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其实,在那种条件下,我能进去的距离很有限。因为她的屁股没法完全地往後撅,我的小弟也没法全力地往前伸。而且,而且,我当时还是个处男。你们莫笑我,你们莫笑我,这就是青涩的青春……

可能,也正因为如此,我没有一泄如注。否则,按照常规的经验,我应该刚进去就丢了。

一点一点地摩擦,摩擦多情少年的心头,摩擦青春玉女的悸动。

一点一点地,我们享受着彼此。

一下一下地,我们咬合着快意人生。

一阵一阵地,我们温柔地谱写人类最美的华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无需知道过了多久。我很累,她也很累。那样的别扭姿势和紧张情绪下,我们无法轻松,但是,我们依然索取着彼此。

她在咬我,而我心甘情愿地被她咬。

又到站了,这是一个大站,上下了很多人。在到站的前一刻,我丢了。把我的青春,丢在了她的紧身牛仔裤里。

邻座的人站起来收拾行李准备下车,而我抱着她不敢动。直到列车再次启动,我才用纸伸进去擦乾净。然後跟她说,你先去洗洗吧。

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了。我紧接着去了一趟,也洗了洗。

做梦一样的感觉,宝贵的第一次竟然就这麽没了。但是我一点都不後悔。我把手指放到鼻子前闻了闻,那个味道是如此妖娆。

回到座位上,我们开始聊天。於是知道了,文中开头的关於她的那些情况。还知道,她比我晚两站到家。

下一站,就是,我家。

下车。还是不下车?一个20岁的青年内心在抉择。

朋友们啊,请原谅我,毕竟我那时候才大二。我兜里的钱甚至都不够去住宾馆的。

而且,我根本也不知道住宾馆需要多少钱。而且,我也不敢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那是她的城市。在她的城市里,她将做回她自己。在她的世界里,有我的角色吗?

於是,我准备下车了。临下车前,我拿出了本子和笔给她:「留个联系方式吧,等我们回去再联系。」

她接过去,一行娟秀的字体,一个11位元数位的组合,前两位元是13。

十年了,我一直记得她的名字和号码,真的。那个本子早就找不到了,但是本子上的那个名字却印在我的心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