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最后的情人》大哥哥大章节精彩试读

2020-07-20   编辑:素流年
  • 最后的情人 最后的情人

    近来无聊,工作没有进展,家庭生活沉闷,一副陷入中年危机的感觉。  十年以前,我可不是这样啊!从大学毕业到十年前,风光潇洒,女人缘奇佳。现在怎么都成为过眼烟云了呢!?  曾经历过的女人们,每每回到我的梦乡,更引得我往往白天也在回想。她们才是我的最重要的人生轨迹吗?每一个人都应该过得很好吧?  很想把她们都写出来,从两性之间的接触写!这样应该可以让我把故事一直讲完的。

    大哥哥大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最后的情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最后的情人》,是作者大哥哥大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近来无聊,工作没有进展,家庭生活沉闷,一副陷入中年危机的感觉。  十年以前,我可不是这样啊!从大学毕业到十年前,风光潇洒,女人缘奇佳。现在怎么都成为过眼烟云了呢!?  曾经历过的女人们,每每回到我的梦乡,更引得我往往白天也在回想。她们才是我的最重要的人生轨迹吗?每一个人都应该过得很好吧?  很想把她们都写出来,从两性之间的接触写!这样应该可以让我把故事一直讲完的。

《最后的情人》 全文 免费试读

近来无聊,工作没有进展,家庭生活沉闷,一副陷入中年危机的感觉。

十年以前,我可不是这样啊!从大学毕业到十年前,风光潇洒,女人缘奇佳。现在怎么都成为过眼烟云了呢!?

曾经历过的女人们,每每回到我的梦乡,更引得我往往白天也在回想。她们才是我的最重要的人生轨迹吗?每一个人都应该过得很好吧?

很想把她们都写出来,从两性之间的接触写!这样应该可以让我把故事一直讲完的。

【正文】

那是十年前,我来O国的第十五个年头。在T地人控股的连锁免税店占了一点股份,里外的业务没有我担当不起来的。

因为之前与女人们的交往经历,让我有曾经沧海的感觉,加上最小的孩子也上幼儿园了,我已经不自觉的对女人挂免战牌了,特别是有机会分不开的女人。

这时来自H地的她出现了。店里的中国团队占比越来越大,消费额更是秒杀任何其他华人团队。所以增加了许多中国籍的导购。而我这时候为了店里业绩,都是拿到旅行社的客人资料以后,充当导游,在店外忙碌着,与客人们分享着旅游和购物的经验。

她在我面前出现时,我的眼睛着实一亮:脸蛋漂亮得没话讲,眉目清秀,像台湾电视主持人陈yy。不对,比她还要清纯。“又是个不太高的”,我心里暗暗地告诉自己。

可是很快我就对她刮目相看了:每次我带着团队一进店,她就总能找到客人中的领头羊,不但自己买了一堆好东西,还引得其他客人一起跟风。而她当时只是一个留学生,没法每天工作。如果她不在,我的客人的购物业绩就大大降低。

店里很快就把她调整为导购领班,而且我的团队进店时她一定上班。店里请员工打保龄球,老板也特意把我们两个人放在一对。其他导游眼里的羡慕嫉妒恨都快把我淹死了。

我从业绩的角度也必须照顾一下关系了。

请她吃饭,从不拒绝,而且每次只是我们两个人,捡高档的饭店。她真正让我惊艳的是:座中一个泡小狼狗的亚裔富婆甚至都对我俩直了眼睛。高级百货店的化妆品也送过,“谢谢,改天我该请你吃饭了。”“请我吃你的鲍鱼还差不多”,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说“你请麦当劳就好啦”。

店里请员工打保龄球那次,我带了一架专业相机,在游艇上会餐时照了好多像。送给导购女孩们时,她的好朋友在我面前对她说了一句:这带感情照的跟给我们照的,出来看就是不一样。她的脸红到了脖子。

我的心动了一下:免费的模特可以有呀!就悄悄地跟她说:“改天我们去照像。”“好的呀”,说的连个犹豫都没有。我在心里笑着摇了摇头。

现在我应该把她的名字告诉大家了。她的名字叫伊。所以我管她叫小伊。

当时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发展这种关系。其实因为他的身份,我有一点点怕。怕深入发展以后会有人离不开对方。当时她的男朋友也是个留学生,只不过他所学的专业有很大的机会,会移民成功。当然,大家都是聪明人,她不会不觉得我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暧昧的气氛就一直这样不冷不热的蔓延着 。

找了我们都休息的一天,带她去了迈阿密的海滩还有有国家公园。摄影进行的非常顺利,她的眼睛里放着光。唯一的遗憾,就是因为是室外摄影,没有机会换服装而已。

即使这样,我还是充分的用照片表现出了她的身材的曲线,她的两只乳房至少是D,把小半球露在衣服的外面,我知道她是特意穿的这件衣服。在她的侧脸和背影里,我只要让她扭一下腰身那种蜂腰翘臀真的是很难很难抗拒。

大部分时间两个人保持着衿持,但是,总有真情流露的那一刻,比如在海滩上光着脚照完相以后看到了两个人的脚丫,就藉着这个机会,开始了互相用脚攻击对方,都喜欢把对方的脚踩进沙子里,然后彩到了以后哈哈笑着互相碰撞着撕扯着。我不知道是不是马上可以提出来给她做室内摄影,这样有很多的机会换服装,有很多的机会照那种性感甚至放荡的片子。

吃完饭我们去了一个好玩的地方,是一个室内的活动场所,里面黑黑的,光制造出了各种视觉的效果,人在里边一会儿像站在悬崖上,一会儿在向一侧倾斜的地面上手脚并用,反正就是一个总需要找依靠的地方。我没有太明显的去触碰小伊,可是她有些忍不住,一直在又碰又摸。

终于找了一个有软器材的地方。抓起地上的软玩具就向我进攻。那我当然就要反击了,在她身上掏摸着,一下子又把她反锁在我的身上。我把她拥在怀里,用嘴和气息冲击着他的发稍,耳朵还有脖子,然后慢慢慢慢地接上了她的嘴,她不松不紧地闭嘴,我也没有强迫用舌头进去。

但是当我的手她的身后抽上来,慢慢地从她领口滑向她的裸露的半球的时候,她顺势退了一下,逃出了我的禁锢,我也就哈哈一笑。

很奇妙的感觉是我们做了这些以后,却好像谁也没有再想发展,大家都在等着看会怎么样,如果不是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一直就这样暧昧着。

这个时候有一个巨大的会奖旅行团来到了O国雪梨,是S M人寿保险公司。雪梨的10几家五星级酒店被他们连定了三个批次。所以我们相关行业的很多人都来到雪梨,帮助这个团,我带了一队导游住在万豪酒店。小伊被借调到了最大的免税品商店,其实是销售我们自己公司的产品。导购小姐们有自己的宿舍,是租下的一个普通的宾馆,他们是不可以跟客人接触的,所以不会住在任何一家有客人的高档酒店。

刚刚掀起来了一些激情,又冷了下去。可是我们这些人离开了家单独在外,总是会发生一些什么呀。

酒店的空气里,仿佛也漂浮着荷尔蒙的气息。

接到第一梯次的团队客人去午餐的时候,我跑到餐厅外面抽烟,猛地在大街上看到了一个我熟悉的身影。是她--小可。细密的眼睛,双眼皮,挺而略长的鼻子,尤其是那两个丰厚的性感的嘴唇。

哇,有多少年了?当初的一夜情,我们两个可是都夸对方的嘴唇性感。她的唇有些抖,像笑又有些控制,叫着我的名字:“M'C,我就知道是你。”我们询问者对方的近况,知道她和老公在雪梨开了一家日本餐厅,这么些年一直也没有要孩子。我简单地讲了吃完饭要跟着客人回酒店,然后就在酒店里房间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然后再带团队出来观光和吃晚饭,而且我有自己的一个房间,她的嘴角跳了跳,笑了。

我说:你如果有时间我可以先把房间钥匙给你,你去房间等我。他说:好吧,我也正好这个时间有空。“他”盯午餐,我要盯晚餐的。

等我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她已经洗好了澡,披着浴袍来开门了。我拥着她,说:你的身材怎么都没有变化?她用嘴立刻堵上了我的嘴,舌头也伸进了我的嘴里。

虽然是多年以后的第二次交手,但是熟悉的就像一对每天在做的伴侣。在床上稍加前戏,她的下面已经流的一塌糊涂了。她的毛还不少,而且,奶头和阴唇已经真的是黑了。她用嘴唇把我的小弟弟发了起来,当我插入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点的困难。

我想起来了一些事,故意说你都好湿了,怎么还这么紧呢。她说去你的。不是上次你把人家弄成那样,早就把你忘了。酒店的氛围给了我新鲜感,我们换了好几个体位,最后都精疲力尽地躺到了床上。

休息了一会儿,我说再打一个quicky呀,她就倒趴在我身上,一边用嘴招惹着我的小弟弟,一边双手在我的乳头附近划圈。我一手揉捏着她的奶子,一只手挑逗着她的阴蒂,不一会儿她那里又流出了爱液。我也就掀翻了她,当我想再次插入的时候,她的小B还是那么紧,我试了一会儿,不但没有第二炮的勇猛,反倒慢慢地软了下去。

她于是说真的要走了。我躺在床上看着她去冲凉,然后穿上衣服,站起来拥抱了她。她留下了一句话:有缘再相会。

对了,想起来了,还是这句话。

小可的故事真的是太久了,那还是我刚出国没有多久,也还没有拿到身份,我们参加一个英语的提高班。班里结束的时候,华裔的同学们都急不可待地各奔东西了,只有我和我的这个老乡,来自J地的小可,以及一对眼看要勾搭成的B城人,留了下来。

所有人的家人或伴侣都还没过来,我们都预感着要发生什么。

傍晚我给那个男生打电话说请女孩子们一起去跳舞,他很快答应了,而且来到了我这里,我是住在一个两房的公寓。等我给小可打电话的时候她也很痛快,可是我们一边吃饭一边等啊,另外一个女孩子却一直没出现。于是我们三个人就决定自己出玩。

在跳舞的时候,小可的标志性的厚嘴唇微微翘着,她的又短又薄的连衣裙抖抖的。可是我很快就看出了破绽,她不得不弓着膝盖跳,因为她的内裤,在每次跳的时候就在往下滑,所以不一会儿他就要从裙子外边提一下内裤。我嘲笑着她。

跳到午夜的时候小可说回去吧,但是已经没有回她家方向的公交车了。那个男生神探着能不能来来我的家里的,我看着小可的嘴唇和她有些迷茫的眼神,就半真半假地把他轰走了。

我们回到房间的时候,小可一下子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是一个非常fit的身材。她赶忙冲我问,哪里有干净的毛巾和浴巾?

我进浴室和小可一起洗起来,在水流下肏进去时,没觉得太紧。等到回到床上干第二炮,我真的记住了小可的紧。在几乎把她弄晕的时候,我整个人也倒了下去。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腰像折了一般。我发现小可已经走了,只给我留下了一个字条:谢谢你的款待,我会记着的,后会有期。

送走了小可, 晚上一个人在酒店房间时,一股凄凄然的情绪突然袭击着我。妇像我得到了想要的,却又好像我什么都没得到。没有欢喜,没有失落,只有空虚。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是公司的老二:“M'C, 没事儿来我房间打牌呀?” 我问都有谁,原来公司财务阿San的老婆也飞来这里了—她倒会蹭酒店,老二想叫我和另一个也在当导游带团的小股东小K一起坐坐。

我们一边喝着酒,开始打起了“拱猪”。阿San的老婆在一边看着。挺年轻的一个女人,长得也算出色,不知为什么却画着很浓的黑眼圈。因为之前大家都见过,所以不时轻松地开些玩笑,房间里的气氛像它的灯光一样,迷茫而温馨。

老二和小K在频繁地和阿San举杯,并借着每一轮出牌,意淫出有的无的黄色段子调侃着。阿San的酒量本来就不大,精力看上去有点不济,所以玩了不一会儿,已经“出圈”两次,按规矩钻了桌子。

阿San的老婆叫白福梅,我们就叫她小梅。她爸爸是W省财政厅长,从机关里帮女儿找的乘龙快婿—帅哥阿San。这时我看小梅有些面子上挂不住了,就说上厕所,叫小梅替我打一会儿,我借机跑到酒店外面后巷抽烟去了。

等我回来,他们已经改打升级了。而且小梅两夫妻已经升到4了。

看我进来,小梅就要让我坐她的位子。我忙说:别坏了你们俩的手气,我坐你旁边,帮你看看就好了。

酒店的桌子是长方型的。小K和阿San坐在横头儿,老二和小梅对坐在长端上。我其实和小梅是并排坐着的。

几张牌打出去,我已经看出她是老手了。就随口恭维了她几句。没想到,我的小腿上就被轻轻碰了两下。

我轻轻一撇,看见小梅穿着黑丝袜的脚正在缩回去。我立刻就明白刚才老二和小K为什么总找阿San喝酒了,刚才还太naive,以为他们也替阿San高兴了。想想也是,才分开一天,就来团聚,只是想蹭酒店吗?

这么一想。下午没能第二次肏进去小可的郁闷仿佛消失了,我借看牌,顺便往小梅的衣领里看了两眼,虽然不如小伊的那么大,但一看就是塑型乳罩在撑起着,蛮挺对。

这时,小梅穿着黑色袜的小腿已经是在我的小腿上下在磨了,我赶忙看看对面几位,还好,喝酒、看牌,好像都没注意到她的动作。而小梅一边看牌,一边把食指含在嘴唇上,似乎在借此平衡着抬高的小腿。

小梅和阿San的牌越打越顺。阿San也一扫拱猪时的颓势,喝酒也变得豪气了许多。终于他俩用双抠完爆了老二和小K。

小梅把身子往椅子后边猛的一靠,说,“哎呀,我要抽烟我要抽烟了。”

阿San说:“哪有啊?你还得上楼去拿,大半夜还得跑到酒店外面。”小梅把凤目立了起来:“哼!你不抽还管我抽”。

我就说:“来,我这儿有,要不要一起去?”抽烟也很凶的老二就说,“你们去吧,正好我们把今天的几笔费用核一下。”小K说,“我有点喝多了,不想下楼了。”

我带上烟走在前面,小梅紧跟着也出来了。门刚刚碰上,她的奶子就贴上了我的胳膊。我于是用手划过她的腰肢,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并把她裹带着走进了消防楼梯间。

一进楼梯间,她把身子贴在了墙上,一只脚蹬在墙上,膝盖弓了起来并晃着。我顺势就压了上去,嘴里跟她湿吻着,单手解开了她的乳罩挂扣,双手在她的腰和胸肆意地揉搓着。等她轻轻的娇喘起来,我就用手抠了她的下边,她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

我在她的耳边说:去你那还是去我那?她说,当然去你那,我的床乱了就完蛋了。我就一手捏她的腰和臀部,一手探进她的领口,玩着她的36C的奶子,从楼梯上下了一层到我的楼层。

我开门时她把手抓着我的裆上问你洗了吗?我点点头,她说也洗了。我们一进门,她就蹲在地上解开了我的裤扣,用力地褪着我的裤子和内裤。

我用手指揉弄着她的头发、脖子和耳朵,看着她绯红的脸,问她:“why me? ”她说谁让你坐得离我这么近,然后看着你的那个型的鼻子和你那个贴在后脑勺上的耳朵,我已经受不了。说了一口把我的鸡巴吞掉在嘴里,双腿跪在地上开始抽吸起来。

说实话,今天的事情来得有点突然,有点突破我的底线,其实我的底线有三:一个是不动处女;第二,就是不动朋友的老婆;第三,就是不动刚刚回复单身的人。但是今天我就在心理安慰着自己:反正我与阿San不算真正的朋友,同事罢了,而且认识他的第一个星期就认识了他老婆。

正想着,小梅从嘴里把鸡巴吐出来,说:“你怎么回事,今天是不是做过?屋里什么味道?”

我赶紧回过神来:“没有没有,我们还是到床上去肏吧。”

小梅看着我的床说,还是到那个贵妃椅吧。

于是她趴在我的身上就用力地嘬了起来,我把她的两只手放在我的乳头上,她就用两个小指在乳头上轻轻的划了起来。我用手时轻时重的捏她的乳头,另一只手玩弄着她的头发、耳朵,

不一会儿,小弟弟陌然高耸,龟口怒张。她立马就骑上我的大腿根,自己用手把小弟弟一下蠕进去。里头真的是湿透了。

我深深浅浅地动了几十下,她就哼唧起来了:“屙……,屙……,屙……,快,快上来,快上来戳我……戳我逼……屙……”

我立马把她押在身下,用暴怒的鸟在她的穴口划着,一边说:“朋友妻,不可欺喔……”,

她娇喘着说:“朋友妻..,最好骑……阿!大鸡巴哥哥,快肏……快……快肏吧。”

我于是卖力的一送,她“嘤”了一声,我就愈来愈快地肏了起来。她哼了有一会儿,突然大声说:“真爽……,我…… 屙..要飞了!”把腰死死地挺了起来。

我顺势揽起她的腰,一边大动一边说,“再给我肏个doggy?”她长长地低声闷吼了一下,腰塌了下去说:“我..丢了……你随便……玩吧,就是别射……逼里, 我给你吃下去。”

我立马弄翻了她,鸡巴直直顶入。她的脑袋和奶子倏地滩倒在贵妃椅上,喃喃地说,“你肏进……逼心子……里去了。”

我一阵连动,感觉来了。她也抬起头,问:“射我嘴里吗?”

我肆意地揉着她的奶头,“嗯……嗯!”

她一骨碌翻过身,抓起我的小弟弟,深喉套弄起来。我紧紧地捧着她的头,挺直腰臀,满满的给她灌了下去。

我长出一口气。她一骨碌爬起来,打开冰箱, 抓起冰盒,跑进浴室,我听到她干呕了两声,然后喊着:“千万别睡啊!快穿衣服,来冰冰眼睛!”

我慢慢挪到浴室门口,只见她飞速的冰敷眼睛、划眼圈、抹粉、整头发……速度之快惊呆了我。

她问我:“穿好了吗?穿好了去楼梯间点根烟,等我也熏一下。”

她抽烟时,我问:“不会有问题吧?”

她笑了:“没有事情的,放心好了啦!”突然又问:“是不是你把小伊给办了。”

我大吃一惊,嘴上喃喃着:“她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她的凤目又立起来了:“我看得上你呀?”

真想拿她的高跟鞋抽我自己一下。

我们回到老二房间时,果然桌上只有两个人了,阿San已经躺在沙发上了,嘴里嘟囔着:人家都要休息了,我们快回家吧。

我狐疑的扫了老二和小K一眼,难道谁是同情兄吗?还是两个都是!

接下来由于会奖接待工作很紧张,晚上一般结束的也晚,我也就没有什么业余活动。去小伊的酒店找她也不太方便,因为周围全是同事。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不会平静。终于,在我带第二梯次的团队进去免税店时,见到小伊,她一反常态,跟我行同路人,看上去像一心在招呼客人。

我知道出事了,妒忌我加上垂馋小伊,肯定有人把小梅的事散布到小伊的周围了。谁呢?老二?小K?都有可能,都符合条件。

老二和我还有阿San在万豪有单间,其余的导游男女各share一间。小K在洲际有单间,普通导游跟这边一样。大老板住在了离导购女生们最近的希尔顿。而且我知道,女生导游总有人夜不归宿,而且肯定是去了那些单间。扩散消息的人很可能是走的曲线。

这一刻我真正感到了小伊才是我的心头好!事情怎么发展成了这样?如果不是一时放纵,也不会跟小可重温旧情;如果不是好汉不恃当年勇,第二次能干翻了小可,也不会quicky小梅的桃李隙下。

怎么办?必须立即止损!不拖延,不承认,不大男人!我抓住小伊空闲的一个时机,凑上去说:这边的日程也过半了,后面可以轻松一点了,晚上我们自己出去吃个饭,放松一下?她定定的看着我的眼睛,嘴角似乎有些嘲笑:晚上跟老朱(大老板)约好了吃饭,下次再说吧。

我不甘心地自我解嘲:怕你们房间里有人,打电话不方便,这几天也没打电话。她说:我们就两个人住一间,又不像那些女导游挤在一起,不打电话还不能发短信啊?!

我不甘心:别忘了老朱和老婆的家住在这里,她又是公司的财务总监……“他请的是我和小B两个人,我怕什么!”小伊打断了我。

有门儿,我听出了一丝可以挽回的气息。

晚上不停地给小伊发信息,有一句没一句地找着话题,她一直没回。十点多钟,终于回了一句:看Facebook!

我立刻登录到她的页面,原来,出来接待这个大型会奖团之前,她已经把我给她照的相片上传了一些,气质高雅,青春靓丽。而今天上传的一张是希尔顿外面的街道上,灯光下,她轻佻地笑着,一个肩膀低,一个肩膀高。我突然感觉到了妒忌。

以后再也不平心静气地玩暧昧了,我在心里想:这样一个貌美如花,举止得体,冰雪聪明的佳人我到哪里才找得到啊。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用语音、短信展开了攻势,讲故事,忆温情,上手段。终于小伊答应在她回家之前的晚上和我见面了。

我把晚餐订在了最顶级的餐厅--QUAY,以前每次吃饭我都不敢多喝酒,因为要开车送小伊。这次我甜言蜜语,花言巧语的同时,喝得很man,而我发现,原来小伊也是海量。两个人谁都没说出心里芥蒂,但好像心有灵犀。酒酣耳热之际,我故作轻松的拿出了一叠Voucher,这是DFS为了感谢我们的组织团队购物,根据销售额送给我个人的,“足够买个新款的LV包了” 我递给她说。“哎哟,不回家送老婆吗?不然送什么S&M情人也好啦”,小伊这回笑得像朵花了。

“哪有什么别人!你才是我的情人,心里的,永远的。”我痴痴地望着她。小伊坐到了我身边的椅子上,一手扶到了我的腋下,奶子压在了我的胳膊上,快而轻的吻了我一下。我抽出胳膊,在她的腰臀上不紧不慢的掠过。她说:这些天站得我好累,一走路屁股上面那里都疼。我故意把眼睛盯在她的奶子上,手上按摩着她屁股上方穴位,说“运动伤要运动着治,等一下我教你。”她的奶子颤颤地笑了。

吃完饭又到了Skytower,夜色迷离,我们更是沉坠其中。在一个清静的角落,我从后面把小伊拥在了怀里,她顺从着,却也没有其它动作,我们就这样长长的相拥着。

一股热气在我下体里升起:今晚不要回去了!我们去Versace酒店开个房间吧?小伊轻轻地抬起身子,说:不要啦。你知道小B和“他”很熟,我肯定得回去的。等回到家那边,再约吗。我猛然想起要顺势试探她一下,就问:你男朋友哪里人?在床上厉不厉害?她脸更红了:C城人,反正不像你这么会勾引人。

我在Facebook上见过那个男人的两张照片,这下子更有了信心。我得寸进尺地说:回去哪有机会?最多吃了晚饭,你就要回家了。小伊吃吃笑了:“老大,到时我再告诉你吧。”

转天小伊她们就各奔东西回家了。我又待了两天,把会奖团队全部送走以后,才回的家。

小伊不知道的是,我一直婉拒了有两个女导游要到我房间请教的要求。而我那两天总是问自己:为什么我在她面前就没有了在别的女人面前的痞劲儿呢?

小伊真的把小梅的事情翻篇了吗?

我星期天傍晚回来的。老婆开车接机,说着些有的没的。进门一看,酒、菜都准备好了,孩子们已经眼巴巴的等着吃饭了。我把行李箱放到卧室里的walk-in wardrobe,就让他们赶紧吃饭。

老婆却迟迟不来,原来她打开了我的行李箱,正往外拿着里面的东西。我说:礼物都有份儿,先吃饭吧。她笑着说:谁担心礼物了,我看看有没有人在里面落下了东西!

饭后洗漱毕,看了一会电视,我俩就借口累了,先上床了。老婆自然好一通地吹拉弹唱,不在话下。

第二天一早,我被车库门声弄醒,抓起床头的闹钟一看,刚过7点。原来是老婆上班顺路送孩子们去上学了,我就想再睡一会。正在这时,手机就响了。抓起一看,是小伊!这小妮子比我早回来两天,怎么这么会算,这个时候打来电话!

“喂?”

“你回来啦?”

“对呀。你想我啦?”

“我就看看你说话方不方便?”

“方便。上班上学的都刚走。你那边呢,也走啦?”

“是的呀。赶着地铁上班去了。第一天。”

我知道小伊的男朋友去年底会计研究生毕业,好像听说找到了实习的工作:“那你今天不用上课?”

“今天没有课,午饭后去上班。”

我一听来了精神:“我去找你,帮你带一个麦当劳早餐。你别换衣服,等一下帮你拍些室内的照片。”

小伊家住市区中心的公寓,离免税店很近。我住suburba House,离得有点远。

“那你开车慢一点。”

“放心吧,一会儿见。”

当我轻轻地敲了敲她的highrise公寓的门时,小伊把门打开了一点,只在里面露出了头,悄声说:“别让人看见我呀,把门带好。”回头就向里面走,坐到了餐桌旁。

我进来才看清,她穿了一件藕荷色的长的丝睡衣,里面是黑色蕾丝的吊带内衣和裤袜。我早就注意到了,小伊坐下时,大腿围很像白人女孩,比华人要丰腴很多,站起来时却不显腿粗。这一点让她显得尤其性感,我最钟意的一张照片就是她坐在游艇上拍的。

放下早餐,我打量了一下公寓:两室一卫一厅。主卧的窗子向海,卫生间里另外有门通向主卧,次卧和客厅的窗子看得到近处的河景和远处的山,而且这一面看出去周围没有其它高层,私密性很好,不用拉窗帘。

“哇,比酒店的风景还好。想不到你还是小富婆儿啊。”我边吃早餐边打趣她。

“爸妈在国内做点儿生意,还不都是爸妈帮助的。”

一边吃,我的另一只手不老实起来,放到她的大腿上,摩挲着她的蕾丝吊带袜。小伊的大眼睛忽闪了两下,明显有些受用。我定定地瞧着这张漂亮的脸说:“今天怎么想我啦?”手上同时滑向了她的大腿内侧。一股桃色在她的脸上升起,鼻翅抖了两下,刚刚漫过下巴的头发好像才修剪过,层次感很动人:“谁让你在雪梨都不理人家的!”

我一把把她抱得站了起来,轻舒腰背,一只手托着真丝睡衣的后腰处,一只手压在小伊d-cup的奶子上,用嘴贴上她的嘴,把她向后压了一些。小伊面部几乎与地面平行了,她轻轻的闭上眼睛。

我立刻把舌头挤进她的唇间,并试图引导着她的舌头伸到我的嘴里,抓着小伊的奶子的手探进了蕾丝胸罩的里边,一紧一慢地揉弄着大胸,并让指头刻意地滑过她的乳头。

小伊的鼻息粗重了起来,舌头试探着进入我的嘴了,但一次次很快地又逾出。我意识到她的体姿可能不是很舒服,就把她扶正,依旧半侧地对着她,手向她的小腹下划去。小伊身子仿佛震动了一下,用手抓住了我的这只手,眼里泛着波光,嘴里喏诺着:“其实这两个月人家都在想你,尤其到了每个月的这两天。”

我也有些激动了:“其实我一直都在想你啊,就是猜不透你的状况,怕一不小心反倒搞砸了我们的关系。我喜欢你!”

小伊轻轻的长出了一口气,说:“昨天回来的这么晚,还没有好好洗一下吧。”

这一下子提醒了我,我说:“好,等着我去洗一下。”

“你要用就用那条鹅黄的手巾吧。”

我三下五下的冲了关键部位,拿了条白色的大浴巾裹住下体,一推通向主卧的那扇门,发现从卧室那边锁上了。我又来到厅里,揽着小伊的小细腰,要往主卧走。她抓住了我的另一只胳膊,说:“别去那边。那边都是高层,一过去就得关窗帘。来这边吧。”

于是我从后面簇拥着她,手在她身前游走着,进了另一边的卧室。卧室里是一张双人床,放在窗子和壁橱之间,壁橱门上照例是本地人喜欢的整片镜子。我向外看了看,视野里没有任何平视物,根本没必要拉上窗帘。

转身我就拉下了小伊的真丝睡衣,她的雪白的酮体被黑蕾丝三件套衬得有些耀眼了。我抱住她,长长地吻着,直到她真正地开始了主动湿吻,我用单手挑开了她的蕾丝乳罩,两只手放肆地玩弄着。

小伊有些发软了,嘴里吐出了丝丝凉气。我把她轻轻地拥向床边与镜子之间,从镜子里看着我的手揉搓着。她发现了,说:“你坏。”

我说:“你的奶子太漂亮了,有大又挺,头头还是粉红色的,你看,头头都硬了。”

她笑了:“你的头头都又黑又硬了。”

我弯腰把她打横抱起,顺势丢在床上。小伊笑得花枝乱颤。我扯下浴巾,用微微耸起的小弟弟对着她的头,说:“再笑,在笑就让你尝尝它的厉害。”

小伊真的不笑了,一只手用指尖轻触龟帽处,有点吃惊地说:“怎么那么大?”

我故意涅斜地看她:“这还没真勃起呢。再说,我上大学的时候量过,全勃起时有1x公分呢。”小伊有点情不自禁的把手整个握住了我的鸡巴,眼里有了一丝渴望的光。

我假装整个人倒向了她,快接触到她时有用双手撑住自己,把下身和腿压住了她的身子,嘴巴从她的颈后,耳朵开始,气息、舌头共用。其实以前我就发现了小伊的耳朵和脖子特别敏感,只要舌头鼻孔共用,她一下子就会呼吸变粗。

等她粗重的喘息起来,我慢慢把嘴向下移动,她闭着眼睛,用嘴找着我的嘴,我故意与她错过,舌头长长地舔着她的奶子,并用牙齿轻轻地碰她的两个奶头。她的喘息愈发粗重,两条腿也不由自主地耸动起来。我的手解开了蕾丝裤袜的挂钩,向下推着小伊的蕾丝内裤。舌头滑过她的肚脐、小腹,小伊全身抖动了两下。

我跪在床上,完全褪下了她的内裤。WTF,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小屄啊!我想象过小伊的小屄,但是绝想不到她有这么完美的阴部:从小腹开始,阴毛不稀不重,丝丝条顺地呈现出一个葫芦形,到阴蒂附近就没有阴毛了。阴蒂有点突出,阴唇只有一层,粉红里透出一点点黑边,显得那么的干净,清爽。我心中暗喜:还没有变成大小两个阴唇。

小伊从镜子里看到了我的样子,用两只手护了一下小屄,但是我轻轻一拉,就滑走了。我的嘴唇立刻凑了上去,舌头舔住了她的阴蒂,小伊立刻就抖了起来,一下,一下,又一下……频率愈来愈快。当我用舌头抵进她的阴唇的时候,她双手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胯上,似乎想抵消下体的颤抖,嘴里喏诺的:“不要……不……要……脏……”

我说:“不脏。你看我的鸡巴还没全发起来,正等着舔这里的东西发它呢。”

小伊略带惊恐:“你要怎么样?”

我坐起,说:“我要从镜子里看着舔你的小屄,看它给我养份。”说着,顺势把头抵进小伊的大腿根之间,把腿顺向了她的脑袋,用手把她的后背扳起,让她后背对向了镜子,并把鸡巴送到了她的嘴边,同时舌头发功,小屄里外上下一通猛攻,又把她的手分别领到了我的两个乳头上,并用一只手揉捏着她的一只奶子,一只手的手指专门挑逗她的乳头。

看小伊的身体已经连起来颤抖了,我舒展腰身,用鸡巴进攻着她的小嘴。小伊初时还有拒绝,但在我的上下夹击下,不一会儿就城门洞开,无力抵抗了。她的生疏的口技,只是吞进了我的半个鸡巴,牙齿还不时地弄疼它一下。但这反而刺激的鸡巴彻底耸立了。镜子里小伊的身子不但在抖,后背也愈来愈弓了起来。我心里想:这次不要用口交了。于是起身动手放平了小伊,整个人完全地盖了上去。

小伊虽然没有多少淫液流出,但是屄里边已经是湿透了。随着我的单枪直入,她重重地呻吟了一声,举高了双腿盘在了我的腰上,眼睛微闭,全身微抖。

我终于肏进了小伊的屄了。随着最初的几下戳入,我发现她的屄里温柔湿热,是那种迎上来就粘住的脔肉。无怪乎人家夸人用“秀外慧中”。

我敢紧提醒自己沉住气,一定要在身体和情绪上征服小伊,绝不能搞成one night stand. 好在有老婆昨晚的“放水”,我只要喽住些,别太被她的风情诱惑,应该能搞掂她。

于是我跪在床上,伏起上身,不理她的娇羞,把她的双腿抗在肩上,令小伊的屁股上翘,小屄抬高,用这个非常省力的体位不紧不忙地肏着她,心里还默念着“慢慢快快快快慢,快快慢慢快慢快”的节奏。

只见小伊两个D奶随波逐流在上下抖动,柳眉微簇,嘴上已经开始哼哼唧唧。眼睛大部分时间轻轻闭着,但总是不一会儿就媚眼含羞地盯着我一下。

我看她逐渐上劲儿,就一手摩挲着她的大腿内侧,另一个手交替地揉小伊的阴蒂和她的奶头,惹得她一下下地骚动和呻吟。

在她又一次眯眼盯着我的时候,我也盯紧她, 问道:“我肏你……肏得好不好?”

她说:“你……啊……真……厉害。”

我说:“想不想看我怎么肏你?”

她猛地捂脸:“no……no……,不……要……要啊!”

我说:“我还想看看你的……大屁股……和后背,刚开始那时……每次都摸……她们,现在想看。”她眼睛看着我,似乎是默许了。

于是我双手扳着小伊的胯,示意她翻身趴起。在她伏起上身时,又故意把她的身体转了一下,让她的头偏向镜子。不等她回过味儿来,鸡巴一下子又从后面戳进了小伊的屄里。她的腰身猛的抽紧了一下。

这下子鸡巴可以进去得更深一些了。小伊也仿佛更受用了一点,嘴上“en……en……en……”地哼成一一片。

从小伊刚才的反应,我知道肯定会有下次了,于是卖力地操了起来。小伊嘴里的呻吟也变得越来越大声,声韵也变得丰富。我一手在她的肥臀上突然地拍了一下。她“啊”了一声,头一抬,正好和我在镜子里对视。

我一面大动,一面说:“这回你看见我怎么肏你了!”

她说“你……好……坏……啊…………”屁股却配合着我的动作,尽力的向我的鸡巴上挤座着。我两手捞起小伊的大奶子,在上面哗啦着。这一来她又开始了抖动,而且屄里的脔肉紧簇了许多。

我猜她要丢了,一边动,一边故意说到:“你刚说这两天特别想,是不是快来那个啦?”小伊嘴里已经开始呜呜突突的了,我只看见她的头动了两下:“那我就内射啦?”她的头又动了两下,嘴里含混不清。

我于是每一次都尽力的把鸡巴向她的屄心子里戳去,一手抓起她的头发,让小伊从镜子里看见我俩,一手在她的大屁股上一下一下地拍着。

小伊眼神迷离,腰背抽紧,在一连声的呻吟中,头和胸部一下子倒了下去。

我放慢了速度地抽插着,手上抚慰着她的奶子、后背和屁股。半天,她才长出一口气:“被你玩死了。”

我追问了一句:“你丢过了?”

她说:“我想是的,以前真的不懂,是这样子的。我好累呀。”

我说:“我也要射了。不如你躺舒服一点,我在上面给你。”

“好的呀”于是我帮小伊翻了个身,把全身压到了她整个摊开的身体上,依然爆怒的小弟弟顺势插进了她的屄里。“你好重啊……”

我觉得小伊的身子太软了,好像被抽去骨头,两个大奶让我非常舒服。我一边动,一边在她的耳边说:“照这样玩儿,我能……两个星期……把你的小屄……肏成黑红色儿的……没准儿……大阴唇也出来了……”

小伊没说话,喘息声慢慢加重。我逗她:“你们H地的粗话怎么说这个?”

“我不知道”她说。

“挫屄”

“啊……难听死了。”

说着却把腿又盘到了我的腰上。我于是把双手放在她的屁股下面,发力把小伊的屄托起一些,加快地抽插起来。

没多久,我俩的身体都有些绷紧,我嘴里也不迭声地叫起来了:“伊,我……肏你了……肏伊的……小屄了……”

小伊也哼哼呜呜的:“eng……给你……大哥哥……大……哥哥……大……”。

我的鸡巴终于勃发了,一下,一下,一下…………

小伊的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的后背。

我望着身下这个尤物:潮红的脸儿,充血的眼睛,鼻翼一张一张的,说:“压疼了你了吧?快让我下来抱着你。”说着我就要翻向床上靠镜子的一侧。

小伊突然又抱紧了我,说:“还是你在这边好了。”

我说:“做都做过了,你还怕看看我呀?”

她说:“谁要看你!羞死人了。”

我说:“那我就看你了呀,前后两面看光光喽。”

小伊说:“你不累呀?”

我说:“还行。你要再主动点儿,去吃午饭前我们还可以再干一次。”

她低下头,用手整个儿握住了我的鸡巴,说:“你怎么那么能!我刚才都像飞起来了一样。”

我问她:“你没飞过吗?”

小伊的脸更红了:“第一次。”

“你的脸上都闪着光了,是不是跟我干这个很美妙?”

“…………那,我也想让你美美,你想我怎么样?”

“我想看着你的屄,让你帮我吃鸡巴。”

“…………那要怎么样弄……啊?”

“你趴到我身上,头朝下去吃鸡巴,不就行了?”

“…………”

“没关系,我们是情人,这些都可以说,都可以做的。反倒是老公老婆有些不可以说,不可以做的。你没听过‘最美是偷情’吗?”

“……就你的怪话多。那我……我试试……,你要教我的呀……”

于是小伊倒过身子,趴在了我的胸前,整个的大屁股和小屄在我眼前一览无遗。

我一边给她说着深入浅出、虚实结合地suck鸡巴的技巧,一边玩弄着小伊的屄和屁眼儿,弄得她不时的惊得用上了牙齿,嘴里又赶忙含含糊糊地道歉。好不惬意。

不一会儿,小伊又开始粗重地呼吸起来,小屄和屁眼也明显的有些抽紧。我故意把手离了她的下面,揉捏起她的奶子和乳头儿起来。

她呼吸得越来越重,腰和下体越来越僵,嘴上已经基本能接受一、两下深喉的刺激了。我又把嘴凑了上去,用舌头舔着她的阴蒂和阴道。手上也不时地加力在她的奶子上。

小伊又开始抖动起来了,节奏由慢一点点地变快,屄也试图紧紧地向我的胸前压紧。一会儿,就在一片焖哼声中,全身瘫软在我的胸前。

我没轻没重地揉捏着她的大屁股和大腿内侧,说:“还没让我美,自己就又美过了。”

“我实在没法坚持了,还不都是你那样弄人家……”

“那我的鸡巴还硬着呢,你得帮它放放水啊。这样吧,你就坐上来,看你能不能美到它。”

于是小伊跪在我胯两边,双手忙乱地试图把我的鸡巴戳进她的屄里。我故意把屁股向下沉,几次都让鸡巴从她的屄口上滑开,还示意她看镜子里自己的样子。

小伊用小拳头轻轻地捶了我一下,猛地倒在我胸前,说:“坏死了。不帮你了。”

我一边问:“主卧那边没有镜子吧。”一边把鸡巴一下子地戳进了她的屄里。

小伊正回答着“没有……有……” ,被我猛地一操,话好像吞了回去。

我说:“你坐起来,自己动动。”就半弓起腿,把鸡巴保持在小伊的屄里,双手扶着她坐了起来,让它的屄上上下下地套弄着我的鸡巴。我的手扶在她的腰上,玩赏着小伊的大奶子的上下之势。

就在这时,床头柜上小伊的电话响了,她赶忙就要起身,我一边夹紧她,一边戳着屄,说:“我不让你起来,我这样好美啊。”并把电话回手递给了她。

“是……他……”小伊又要起身。

“我轻轻地插着,不动。你就接吧。”我把她夹得紧了些。

小伊无可奈何地按开了电话,眼睛看向窗外:“老公,你在哪?”

我猛地操了她两下,弄得小伊直咧嘴,用眼睛瞪了我一下。继续说:“我正洗衣服,顺便把那屋的床单什么的也洗洗。”

我又猛地操了两下,一手抓起一角床单,一边瞪了她一眼。

她咧嘴笑了笑,又说:“你刚去,什么事都慢慢来。只要沉住气,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我不紧不慢地操了起来。小伊脸上有些动容,听着电话,说“老……老公,我……也爱你……喔,没事的,地上有点滑。”说着,又瞪了我一下。

我不理她,还是抽插着伊的小屄。就听她说:“没事。那你晚上买个麦当劳吃吧。再见,老公。”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还又仔细地看了一下,才把电话扔在床上。

我哈哈地笑着:“洗……床单……哈哈……”

小伊又握拳打向我,羞涩地说:“不跟你玩了。”猛地抽出了身子。我顺势把她按倒在床单上,起身用双手捞起了小伊的大屁股,又把鸡巴从后面插了进去,同时用左手的大拇指玩弄着她的菊花。

小伊还作势要逃脱,被我一通猛操,头就微微地低下去,哼唧了起来。我又一拍她的大屁股,说:“我要你看着我操,还得喊‘老公’”。

小伊果然抬头看着镜子里的我俩,喊“M'C”。我说“不要,你以后会露馅的。”加力快速的抽插着。

小伊嘴上哼成一片了:“……老……公……,……老……公……我要……飞了……老公别停……”

我故意地改成九浅三深地操她了,问到:“老公操得好不好?”

“老公……你操得好……我……要……我……要……”

“说小骚货儿……想要……” 我又慢了下来。

“ang……我要……ang……小……骚货……想要……”

初战大捷。我在小伊的哼唧中,射在了她的屄心子里。

而小伊也一抖一抖地达到了高潮。

在被延迟然而欢畅的一泻如柱之后,我和小伊同时重重地倒在了床上。我的下边身子压在了她的屁股上,但是好像谁都没感觉到,也许是都没有了要挪动的力气。

过了好久,小伊才长出了一口气:“M'C, 抱抱我……”

我从她身上翻下,揶揄地笑着:“怎么不喊老公啦?”

小伊的脸儿更红了:“还不都是你会搞事儿!”然后眼睛定定地看着我:“你把我的照片摆在你的床头柜上我就天天喊你。”

我不敢直视她,眼神飘向她的身子上:“别害你了。我都是有小孩子的大叔了。你们的status还都是单身吧,又这么年轻。就算移民也只会以partner的名义吧?!”

小伊轻轻吐了一口气:“唉!得了吧。早就知道你是一个花心大萝卜!我自己愿意的,再说你又这么能……”

我诺诺地说:“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的气质、你的冰雪聪明,更别提你的容颜……”

她笑了:“还有什么?都说出来。花心大萝卜也能伶牙俐齿的。”

我放肆地一手捏着她的E奶,一手捏在她的屁股上 ,说:“还有你这消魂的大奶子,和这个蜂腰肥臀,我都爱不够呢!”

小伊说:“我信你?不如给你送过门去?”

我说:“那样啊,反倒会拘束了我们,没法达到我们现在这种境界的。”

小伊“哼”了一声,柔声问:“你能起床了吗?”我点头。

她就说:“带我去Versace吃饭!我现在真得洗床单了。吃饭时再听你的甜言蜜语。”

我紧紧地搂住了她:“答应我,永远做我的情人!我以后只和你一个人好!”

小伊笑得奶子颠颠地:“看你的表现吧。”

…………

这以后差不多两年间,宾馆、海滨停车场、她家、我家……到处留下了我和小伊欢愉的气息。

而且,小伊每次都很贴心地把生理周期前后的各三五天留给我,一是她那个时候很想要,二是我们那时不戴套,感觉更好一点。

有一次,我出差了几天,正好错过了她月事之前的几天,回来又忙,她约我吃饭又几日不得。这天终于可以了,但两个人都得要早点儿回家。

吃饭的时候,我拿出了NY买的某名牌的新款情侣冰丝内衣。小伊眼睛一亮:“你也穿吗?会不会太性感呀?”

我说:“那你穿上我摸摸看。” 她莞尔一笑:“算你运气好,昨天约完你,那个……就走了。”

我也笑道:“就还一个小时还要找宾馆呐? 这样吧,我知道一个好地方,这时候有跟白天不一样的风景。”

小伊说:“随便你。”

于是我开车带着小伊来到了海滨停车场。晚上这里没有路灯,只有远处的万家灯火和天上的月亮。和煦的晚风还带有一点暖意。

小伊说:“你好有经验呀。” 我停好车,立刻用湿吻堵住她的嘴,手探进她的胸口,忘情的揉捏着小伊的两个奶子。不一会,小伊就哼成一片了。我知道,她的下面肯定已经泥泞不堪了,就撩起她的裙子,慢慢地褪她的内裤。

小伊把手挤进我的裤裆,笑道:“这么软,你要怎么弄啊?”

我完全坐回座位,露出那话儿。说:“我检查一下你Suck的水平有没有长进。”就一把抓住小伊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在了我的鸡巴上,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裙子里,进攻着小伊的阴蒂和阴道。

小伊一边吞吐有致的吃着我的鸡巴,一边还扬起一只手,尽量爱抚着我的乳头。不一会儿,鸡巴就暴怒勃起,弄得小伊连连干呕。她打掉我抓她头发的手,说:“你还不快点儿?!”

我说:“今天得你来弄了。”见她不解,我就说:“你站到外面一下,我换到副座,然后你上来干。”

我在副座上半躺好,小伊就上来了,一下子就把我的鸡巴戳进她自己湿透的逼里了,然后双手按住椅背,屁股上上下下的套弄起来。我把双手撑在她的腰肢上,数着小伊抽插的次数。

还未过几十下,小伊已经娇喘吁吁,嘴里的淫叫之声已经连不起来了:“ang……ang……老公……我不行了,ang……你来……干吧……ang……”

“那你再说好听点儿……”

“ang……老公……ang……快来操……我的……ang……小骚逼……ang……”

“那你爬到后座上躺好”

小伊在后座上高举着双腿,挺着小逼。我把鸡巴长驱直入,惹得她“嘤”了一声,就直接快速抽插起来。约有百下,我俩一起到了高潮。

送小伊回家的路上,她说:“刚才停车场的车子全都在震诶。”我问:“够不够刺激?”

小伊说:“嗯,这次好美呀。”

“那你给我讲讲吧”

“就是那样呀…………你别坏了!”

看得出她心情很好,后来又主动给我讲,他老公那话儿够长,但有些细,有时戳的疼,总是没有我的大龟头、龟帽过瘾。而且老公的时间有点短。

在这好山好水好寂寞的地方,如果不是小恋的突然来访和半个月逗留,我和小伊也许真的能成为各自的最后一个情人。

但是这个愿望终究被打破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