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我和我的熟女们》小说全集阅读 白水生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我和我的熟女们 我和我的熟女们

    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色情文学,情有独钟的就是熟女乱伦系列的作品,但很多好的作品写着写着就没有了下文,每到这个时候,就让我有种戛然而止的不畅快感,开始懊恼自己为什麽看这篇小说的开头,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麽,所以我就试着来写写自己的故事。

    白水生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我和我的熟女们》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和我的熟女们》,是作者白水生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色情文学,情有独钟的就是熟女乱伦系列的作品,但很多好的作品写着写着就没有了下文,每到这个时候,就让我有种戛然而止的不畅快感,开始懊恼自己为什麽看这篇小说的开头,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麽,所以我就试着来写写自己的故事。

《我和我的熟女们》 (06) 免费试读

PS:我不懂绿的底线是什麽,不过我的底线就是不绿主角的妈妈,其他我觉得无所谓,我只能跟着我自己的想法去写,如果其他女人都不能绿的话,那还有什麽意思啊,我已经想好的3P、4P,夫目前犯等就写不出来了,还是按照我的意思写吧,大家凑合着看,看过之後觉得不错的话,要记得点赞哦,赞要是多了,说不定会有加更哦!

--------------------------------------------------------------

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上课时间,我妈忙完回来,我跟她约好在她宿舍里面见面,见到我妈之後,我直接将肖母给的那20万递给了她。

我说明了这些钱的出处,还没等继续往下说,就听我妈十分不悦的道:「我们家里又不缺钱,你拿人家钱做什麽,把钱退回去,那个孩子必须要得到他应有的惩罚,太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学校附近寻衅滋事。」

我见我妈依旧不肯放过肖成军,知道她的气还没有消,这20万退回去容易,但是我已经将肖母给干了,我现在可算是肖成军的乾爹,以後看来还能经常做他乾爹,再大的气我也消了,可是这事儿却不能跟我妈明说。

我眼珠转了几下,我妈还是最关心我的学业,还是要从这方面入手,她才会消气,我说道:「妈,我这两天住院查过了,肖成军打我这件事,最多也就能判个一年,甚至一年都判不了,她家看来也是不差钱的,中间使点钱,恐怕大半年就出来了,大半年之後是什麽时候?」

见我妈还有些茫然,还没明白我说的意思,赶忙接着解释道:「大半年之後可是离我高考不远了,要是那个时候肖成军出来,整天过来骚扰我,再发生点什麽事情,我这几年可就浪费了啊。」

说完之後,见我妈眼前一亮,说到高考还是好使,她皱起的眉头果然舒展开来,却换成了满脸的愁容,我知道她发愁的是什麽事,接着道:「另外,这20万我们也不全要,拿出一半来给校长,人家不论出於什麽目的,可是大大的帮了我们一把,可不能把他给忘了。」

我妈其实发愁的也是这个事情,是校长将事情给搞的这麽大,这个时候去找校长要把事情给压下来,的确是可能触到校长的霉头,不过带着钱去可就不一样了,再把事情的利害说一遍,校长那边还是会放过肖成军的。

我妈笑了出来,她点了点头,欣慰的说道:「看来还是我家小天长大了啊,比我这个当妈的考虑事情还要周全,行,那就听你的,等到下午我就去找校长把事情说清楚。」

我在心里嘿嘿的笑着,立刻就回味起肖母身上的滋味,要不是我做了肖成军的乾爹,哪能这麽轻易的就放过他,但这个秘密我是不可能向我妈吐露的。

下午我在着自习,教室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感觉到手机在震动,看了看,竟然是肖母打过来的电话,中午刚把她的电话存上,她就这麽着急给我打电话,难道是又想挨操了。

我左右看了看,教室里面说话不方便,就来到外面,找了个僻静场所,把电话给肖母回了过去,说道:「阿姨,中午我们才分开,这麽快就想我了!」

肖母在电话那端啐了一口,压低着声音,却还是掩饰不住她的兴奋,只听她说道:「小天,你真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我儿子被放出来了,真是谢谢你了。」

按理说肖母应该恨我才对,毕竟肖成军被关进派出所一天一夜,是我这边的势力在作梗,她却出言感谢,要怪也只能怪这个社会诚信度太低,有太多不守信用的人,收了礼物不办事,这种情况十分常见。

我嘿嘿笑了几声,在电话里说道:「谢倒是不用谢我,等过两天我伤好的差不多,阿姨再来陪陪我就行,咱们之间的友情可要长期保持下去。」

肖母听着我说荤话,在电话那端像蚊子一样嗯了声,然後我就隐约听到了肖成军的声音,我这个乾儿子重获自由後,声音听起来有些消沉,肖母这会儿说话不方便,她没跟我打招呼,直接就将电话给掐断。

我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觉得很是兴奋,肖母竟然不用我威胁就同意了跟我继续保持关系,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要,要不是考虑肖成军今天刚放出来,我现在就要去找肖母再来一炮,这女人操起来真是十分的有味道。

我的头上和手上都有伤,在医院呆了一天,晚上复习完功课,给我妈说了一下,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发臭,想洗个澡,头上的伤口不能见水,左手软组织挫伤倒是没大问题,但是连毛巾都拿不起来,我妈踌躇了一阵儿,最终决定晚上这个澡,她来帮我洗。

我其实是不知道她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还如往常一样进了卫生间,头上裹了一层塑胶袋,又戴了浴帽,这样能最大限度的不让水沾染到我的伤口,别别扭扭的将自己脱了个精光,正准备开水阀洗的时候,我妈从卫生间外推门走了进来。

我赶忙护住我的鸡巴,十分害羞的说道:「妈,我准备洗澡呢,你怎麽进来了!」

我妈皱着眉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严肃,沉声说道:「你头上和手上都有伤,怎麽能自己洗,要是稍不留神把水洒在伤口上,哭都来不及,这几天我就先帮你洗。」

我妈的这个理由说的十分在理,我没办法拒绝,想起赵洋他妈还经常给他洗澡,我觉得也没啥害羞的,心中更是隐隐的期待,上次洗温泉的时候,都差点将鸡巴塞到她的肉穴里,让她帮忙洗洗也无所谓。

她见我不说话,认为我是同意了,不由分说直接将喷头给拿了下来,调好热水之後,就开始给我冲刷身体,她是从我身後开始的,边冲洗边用毛巾擦拭着,没有用她的手直接接触我的皮肤。

洗前半身的时候,她依旧用的是毛巾,她把我全身上下擦了个遍,唯独将鸡巴这个位置漏了过去,涂抹沐浴露的时候依旧如此,她似乎不打算碰我的鸡巴。

见她要开始给我冲水,我有些不了意了,故意捉弄她说道:「妈,我这里也得洗一下啊,每天就这里出的汗最多,不洗一下的话可就要臭了。」

我妈盯着我的鸡巴看了一眼,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她没好气的说道:「知道了,整天就你事儿多,这不是还没来得及洗麽。」

她说着,就开始用泡泡球在我鸡巴上搓来搓去,那个地方的肉都挤在一起,如果不用手拨开的话,会有很多地方打不上泡泡,我妈试着擦拭了几下,发现效果不佳,无奈她只好用另一只手将我的鸡巴和蛋蛋一起揪了起来,开始给下面打起了泡泡。

本来我的鸡巴已经有要充血的意思,虽然还在耷拉着,但比平时的状态要长了许多,我妈将它握在手心之後,我再也控制不住它的膨胀,直接在我妈手心儿里变的坚硬无比,我妈她都有点拿捏不住的样子。

我妈也是吃惊我鸡巴的变化速度,刚才还是只小虫,转瞬见就成了一条巨龙,她呆呆的看了几秒,扭头看着我说道:「你这个孩子,是故意的吧,诚心让我出丑不是。」

我有些委屈,虽然鸡巴长在我身上,但那玩意儿什麽时候硬,什麽时候软真不是我能说的算,我哭丧着脸说道:「我真不是故意的,这段时间学习太辛苦了,它经常都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啊!」

我妈听我这麽一说,表情顿时变得温柔起来,爱怜的盯着手里的鸡巴,似乎在下着决心,权衡了一番之後,她蹲在地上双手直接就握在了我的鸡巴,她抬头看了看我说道:「把眼睛闭起来,妈妈今天帮你缓解一下压力。」

我看她的动作就知道她准备做什麽,见她盯着我,我赶紧将眼睛给闭上,不过很快就睁开了一条缝隙,发现她注意力转移到我的鸡巴上之後,又将眼睛给睁开了,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闭眼。

我妈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撸动鸡巴的时候眼睛时不时的会飘向一旁,但撸着撸着,她就全神贯注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钻进钻出的龟头,不舍得挪开。

她撸动的手法不是很熟练,虽然鸡巴上有泡沫,可是她撸的快了之後,包皮向下扯得有些狠,龟头下面的那条筋被拉的笔直,时间久了之後,竟然稍微有些疼,好在这种疼痛感比起我妈给我撸鸡巴来说,根本就不算什麽,我很快就到了临界点,没有任何徵兆的喷射出来,我妈也没有经验,根本就来不及躲闪,我的精液直接就喷射到了她的脸上。

「呀!」我妈被吓了一跳,精液射在她的额头上,顺着她的眼眶流在脸上,又流到了她的胸口,消失在她的乳沟之间,我妈哼了一声,在我的龟头上拍了一下,说道:「你这个坏东西,把不住自己的门乱喷,把我的脸都给弄脏了。」

我被我妈拍的有些疼,下身猛的往後面缩了缩,鸡巴立刻就从她手里滑了出来,我嘿嘿笑了两声,没敢再反驳什麽,我妈将她脸上的精液洗乾净之後,就开始给我冲身上的泡沫了,这次洗到鸡巴的位置时,根本就没有犹豫,直接抓起来洗乾净了才放手。

昨天在医院没有睡好,今天又射了两次,洗完澡之後我感觉到十分的瞌睡,没敢再去骚扰我妈,我觉得她能这样没有任何压力的给我洗鸡巴,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我也不敢再奢望她能做更出格的事。

年轻人恢复的很快,没过几天我的左手就恢复了正常,头上的绷带也拆了下来,头发遮住伤口,几乎就看不出来什麽,我妈也就不再帮我洗澡,让我很是伤心了一阵。

这个星期天全天休息,赵洋说要过来找我玩,我本来想在家学习没打算答应,可是他却说有十分要紧的事情找我聊,我没办法,只好到了我们经常打球的那个公园跟给他见面。

见了赵洋之後,我就觉得他表情怪怪的,说不上来有什麽不对,赵洋见到我之後,也没有多说废话,开门见山的就向我问道:「你是不是跟陶老师有一腿?」

我听到他竟然跟我说这事儿,也不知道他掌握了多少证据,连忙否认道:「哪能啊,陶老师跟我妈是闺蜜,我跟她只是比较熟悉而已。」

「得了吧,你跟我还保密。」赵洋脸上露出不屑,他盯着我的脸,继续说道:「那天我在医院都看到了,她可是在给你吃鸡巴,你还有什麽好说的。」

听到这里,我感觉到後背发凉,那天在病房小玻璃上看到的黑影不是幻觉,而是赵洋这货在外面偷看,他发现我出来後就躲了起来,我才没有找到任何人。

我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对策,却不知道该用什麽藉口掩饰好,却听到赵洋又是色眯眯的对我说道:「好女人要大家分享才是,我对咱陶老师可是垂涎已久了,你可千万不能扫了哥们儿的兴啊!」

要说赵洋跟我也是多年的老兄弟了,按理说跟他分享一下陶桃老师也没什麽,但是刚出了肖成军这事儿,我还真怕陶桃老师会接受不了,更何况陶桃老师是看着我长大的,也算是我的亲人,跟他分享自己的亲人,我心里面总觉得有点无法接受。

我故作沉思的想了一阵儿,装出十分不满的样子,说道:「分享都是互相的,你能分享给我什麽啊?」

我说这个话的本意就是想让赵洋打消去操陶桃老师的念头,至少也要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等陶桃老师心思放开之後,我再带着赵洋过去,可是赵洋却误解了我的意思,他说出了让我感到十分惊讶的事情。

只见赵洋咬着牙,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说道:「那行,只要能操到陶老师,我把我妈分享给你怎麽样,哥们够意思吧,连我妈都能拿出来跟你一起玩。」

我吃惊的看着赵洋,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实在是没想到赵洋竟然把他妈给上了,要不是他想操陶桃老师,这个秘密恐怕我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急切的向他问道:「你跟你妈什麽时候开始的?在一起爽不爽啊?她能接受我跟你一起玩她麽?」

我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把赵洋问的有些不耐烦,他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我,而是反问道:「别那麽多废话,你就明说了吧,到底同不同意带我去操陶老师,她可是我魂牵梦绕的女人。」

我被刚才赵洋放出的那个消息给震惊了,有些兴奋,听他说要去操陶桃老师,我立刻就冷静下来,指了指我的脑袋,说道:「肖成军把我打成这个样子,陶桃老师她……」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赵洋还不知道陶桃老师跟肖成军有一腿,我可不能把这个秘密给泄露出去,连忙改口说道:「陶桃老师她是肖成军的班主任,这段时间肯定忙的是焦头烂额,我怕去带着你去找她,她会不高兴,最後大家都没的玩了。」

见赵洋脸上已经露出不快,我连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将肖成军他妈的照片给翻了出来,递到赵洋面前,说道:「你先别急着抱怨,先看看这个美女再说,是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手机中不仅有肖母不穿衣服的照片,还有她穿上衣服故作冷傲的照片,平心而论,肖母跟陶桃老师先相比,单从气质来讲更胜一筹,陶桃老师属於那种知性中带着风骚妩媚,而肖母却是自带傲娇属性,时刻都把人拒之千里之外,可一旦把她给征服之後,那种征服带来的畅快感是无与伦比的。

果然,赵洋看到肖母的照片後表情就变的不一样,他一张张翻看着我的手机,时不时的还抽一口冷气,在那张肖母肉穴中潺潺流着我精液的照片上,流连了许久,他擦了一下自己的口水,问道:「你小子真够可以的,这女人是谁,让你操的爽上天了吧。」

我嘿嘿了笑了几声,将肖母的身份简单介绍了一番,当赵洋听到是肖成军他妈後,更是兴奋的不得了,立即就嚷嚷着要过去操她,嘴里还念叨着要是操了肖母,那以後就是肖成军的乾爹了,我心中暗自好笑,没敢对他说出来,暗想,要是你带着我去把你妈给操了,我岂不是也成你乾爹了。

见赵洋十分满意肖母,我又向他重提了她妈的事情,我觉得赵妈妈属於那种善良贤淑类型的女人,无论什麽事都会逆来顺受,上次帮我洗澡的时候,我就十分有感觉,只是不敢表现出来罢了,更何况还有赵洋他们母子乱伦这样的加成,更是要爽翻天了。

「我拿她换你妈怎麽样,这个应该没什麽难度,以後想玩的话大可以一起去玩。」这次轮到赵洋来抉择了,我看他的脸,发现他很是为难的样子。

「不是我不想跟你换,主要是陶老师是我心中的女神,从高一开始我就对她有想法,立志要操到她,这回终於有机会了,我真是不甘心啊。」赵洋挠着头,脸上纠结的快要将五官都挤在一起了。

赵洋说的也是大实话,只要是上过陶桃老师课的男生,没有几个不想操她,只是能完成梦想的寥寥而已,赵洋不舍得也十分正常。

我又想起来赵妈妈那天穿小背心,将纯棉内裤提的很高,浑身上下肉腩腩的样子,想起来鸡巴就有要抬头的意思,见赵洋还在犹豫,我狠了下心,说道:「这样吧,你想操陶桃老师也不是不行,要等过了这段时间才行,最迟到寒假,肯定能让你操上。」

赵洋听到我的保证,顿时眼前开始发亮,他觉得这波交换十分划来,不仅让我保证了能操到陶桃老师,还附带了一个肖成军的妈妈,他也没有好犹豫的了,立刻就说道:「那一言为定,我们什麽时候去操肖成军他妈?」

我对肖母其实并不算了解,除了知道她比较有钱外,其他的基本上一无所知,赵洋这麽心急火燎的让我有些为难,我觉得至少也要跟肖母沟通一下才好,不过肖母有把柄在我手里,到时候不行的话就逼她就范,她也不敢不听话。

於是我就拨通了肖母的电话,在电话里我的语气十分正常,只是说想跟她见见面,问她有没有这个时间,却没想到肖母却是异常的热情,直接让我去她家,她中午给我做好吃的。

这让我感到十分的意外,按理说肖母被我敲诈过一次应该十分不舒服才对,怎麽反倒是热情起来,我试探着问道:「我乾儿子没在家麽,我要是直接去你家里,跟他碰上了,该多尴尬啊!」

肖母明显在电话那边愣了一下,她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说的乾儿子指的是谁,只听她笑?道:「你人小鬼大,年纪轻轻的就想当爹了,我这要是让军军认你当乾爹你敢不敢认!」

这倒是把我给僵住了,嘿嘿的讪笑了两声,撇开她刚才的话题,问道:「你儿子到底在家麽,要是在的话,我就不过去了,另外我的发小也想尝尝你的手艺,不知道能不能满足啊。」

肖母听我这样说,在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她吞吞吐吐的说道:「你还要带别人过来了啊,军军今天是不在家,再带别人过来是不是有些不太方便。」

我一听觉得有戏,肖母似乎并不太讨厌我带朋友过去,只是有点不能这麽快接受而已,我赶紧趁热打铁说道:「有什麽方便不方便的,只是吃顿饭而已,阿姨你不会还有其他安排吧。」

「如果只是吃饭的话,那你们就都来吧,我家里还能差你们这点儿吃的!」肖母听到不干别的事儿,倒是答应的很是痛快,不过吃完饭以後干什麽那可就由不得她了。

我跟赵洋在篮球场这边玩了一会儿,看着时间差不多快到中午,这才打车到了肖母她家那边,见到肖成军家的房子,赵洋跟我头次见到时一样,都是吃惊的不能行,他也没有想到肖成军家里会是这麽有钱。

我进了肖母的家门之後,并没有那麽急色,我在网上查过些资料,对待女人要温柔一些,特别是这种熟女,更是要循序渐进,那样玩着才更有滋味,所以进去之後,发现肖母还在忙活着做饭,我也主动请缨去厨房打起了下手,将有些不知所措的赵洋撂在了客厅中。

不过肖母毕竟年纪比我要大许多,我的心思根本就逃不过她的眼睛,但是她也没有点破,在厨房中享受着我的甜言蜜语,倒是另有一番滋味。

在聊天中,我打听到肖母跟她老公早就离婚了,她是一个人拉扯着肖成军长大的,要说肖成军跟我的生长环境差不多,好在我妈平日里管教很严,我才没有养成那种飞扬跋扈的性格,肖母早些年工作非常忙,根本就没太多时间去管教肖成军,这才让他有些无法无天,但是经过这件事之後,肖成军已经吃到了苦头,跟变了个人似得,但我也只是听肖母这样说,因为肖成军去他父亲那边过周末了,我也不知道肖母说的是真是假。

肖母今天在家里穿的是真丝吊带裙,整体是粉红色的,两条细带吊着裙子,吊带裙上半身跟胸罩也差不到哪去,将整个乳球包起来了大半,但两侧和中间的乳沟却是暴露在空气之中,在乳沟那里还有个粉红色的蝴蝶结,像在吮吸乳沟内的汁液,而吊带裙的下摆只能遮住一半大腿,只要稍不注意就能将她内里的黑色蕾丝内裤给显露出来。

赵洋十分的没有出息,从进门开始就一直盯着肖母在看,我见他的鸡巴一直都是处於备战状态,我跟肖母在厨房择菜的时候,赵洋时不时的跑过来看上一眼,我知道他过来是做什麽,因为每当赵洋过来的时候,肖母不是在弯腰就是在蹲着,乳球和内裤几乎都被赵洋给看了个遍,赵洋不住的在给我伸大拇指,他对肖母也是十分的满意。

肖母其实还是非常健谈的,和我在厨房中聊的甚是开心,见到赵洋过来,也时不时的搭上几句话,不过当她发现自己走光时,总会刻意的将裙子收拢一下,这样却更加激起了赵洋探索的目光。

等赵洋离开厨房之後,肖母白了我一眼,坐在矮凳上的双腿也叉开了不少,里面的内裤完全呈现在我面前,我本想上去摸一下,可手却被肖母给打开了,她说道:「刚剥完辣椒就摸我这里,你是想害死我啊。」

我看了看手上的辣椒,想想也是,她那里还是十分娇嫩的,真要是把那里给玩坏了,等会儿真就没什麽玩了,我嘿嘿笑了几声,说道:「那,阿姨是不是等会儿吃完饭就能玩了,你看我这个地方早就等不及了。」

肖母朝我裤裆那里扫了一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笑完之後,又板起了脸,装出十分不高兴的模样,说道:「你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是怎麽说的,来我家只是吃饭而已,要是知道你还想做别的,我说什麽也不会让你过来的。」

说完,她就撇下我,去一边忙活了,我赶紧跟了过去,将刚才剥好的辣椒洗过之後放在她面前,也不管手上还湿不湿,直接就抓在了她的大屁股上,肖母正在炒菜,扭动了几下之後见逃脱不了,也就不再反抗,任由我肆意轻薄,过足了手瘾之後,我将她的大屁股放开,在一侧丰臀上留下了大大的手印。

午饭很快就准备好了,四菜一汤,肖母的手艺确实不错,只是看菜品的颜色,就觉得很是好吃,我跟赵洋上午玩的也有些饿了,狼吞虎咽的吃了一碗饭,到第二碗的时候,速度明显放慢了许多,因为我们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食物上面。

开始我还不明白赵洋这厮为啥筷子总是掉,并且每次捡筷子的时间还很长,三两次之後,我才醒悟过来,他是在借着这个由头去偷窥肖母的裙底,他不是想看麽,我就给他来个更刺激的场面让他看。

在一次赵洋去捡筷子的时候,我借着给肖母夹菜的由头,单手按在了她的大腿上,夹完菜我的手也不收回去,直接伸进了她的裙子里面,隔着内裤就开始抠弄她的肉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肖母的肉穴已经变的湿淋淋的,护住穴口的那部分蕾丝内裤,早已经有淫液渗出来了,我入手就感觉到一片黏糊,这更激起了我的欲望,忍不出朝着里面深深的按了下去。

这一次赵洋捡筷子的时间特别长,好像钻到了餐桌下面不舍得出来,直到我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重重的咳嗽了几声,赵洋才反应过来,头重重的磕在桌子底下,幸亏肖母她家的桌子比较厚重,要不是一桌菜非要被他浪费不可。

我趁着赵洋还没从桌子下面钻出来,凑到肖母耳边,说道:「孙阿姨,不是说啥都不准备干麽,下面怎麽会湿成这样,这要是啥都想干,还不得把你这个房子给淹了啊!」

肖母俏脸绯红,却又故作矜持,她拿胳膊肘顶了我一下,娇嗔道:「快点吃饭,你朋友快出来了,有什麽事把饭吃完再说。」

等赵洋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我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快点把饭吃完,肖母现在已经动情,好戏等会儿就要开始了。

我跟赵洋把碗里的饭扒拉完,见肖母还有些没吃完,我闻了闻身上,上午在外面玩了一会儿有些味道,我大大咧咧的从餐桌前站了起来,说道:「阿姨,我去洗个澡,出了一身的臭汗十分的不舒服,走一起去!」

「我身上……」赵洋正要向我反驳,却见到我又对他使的眼色,赵洋也不是傻子,立刻就明白我是什麽意思了,屁颠屁颠的跟着我进了肖母家的浴室。

在浴室里面,我跟赵洋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肖母看来是已经认命了,她不认命也不行,我们下一步就是要逐渐攻破她的心理防线,今天过来的有些仓促,如果能事先跟肖母沟通一下就好了,但问题应该不大,她对我们的观感也不差,等会儿我先出去,应该能将肖母拿下。

我俩商量好之後,在浴室里胡乱冲洗了一下,我穿着内裤就走了出去,发现肖母已经忙活完了,她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条腿盘在一起,由於坐姿的关系,吊带裙的下摆几乎能遮住膝盖,但上面的两个乳球却被绷的很鼓,几欲挣破束缚从吊带中弹出来。

客厅里放着音乐,我对音乐不是很懂,也不清楚她放的是爵士乐还是什麽乡村乐,反正调子听着挺是舒缓,让人感到心静,我朝着肖母走过去的时候,肖母是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的,听到动静,她睫毛动了几下,似乎已经听出来是我的脚步声,根本就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上次我跟肖母就是在这个沙发前打的炮,似乎这里已经成了战场,今天还要继续在这里作战,我并排与她坐在一起,一只手从她脑後揽了过去,另一只手却是伸向她胸前,顺着吊带的边缘斜插进去,直接就抓住了她的一只乳球,轻轻的揉捏起来,而肖母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任我在她乳房上面轻薄。

我随着音乐的节奏,轻揉着她胸前的一对儿乳球,时而舒缓,时而急促,两根手指捏住她的乳尖,很容易就让她乳头立了起来,在真丝裙上顶出了两个凸点。

赵洋在别人家里只穿着内裤有些不太适应,他走出浴室後,下意识的东张西望了一下,双手捂着裆部,不过当他发现我正在揉搓肖母的乳球,也不等我招呼,立刻就兴奋的朝这边跑了过来,直接就蹲在肖母的两腿之间。

肖母被我揉的已经发了情,两条腿已经夹不住了,在微微的张着,赵洋早就对肖母两腿之间的内容十分感兴趣,蹲下之後,一头就紮了进去,像是小狗似得闻着味道,隔着内裤就舔了上去。

「啊!」肖母的蜜穴骤然被攻击,忍不住叫了出来,她身体也随之颤抖了一下,两条腿立刻收紧,紧紧的将赵洋的头给夹住,我看着时机已经差不多了,轻轻的将她的肩带给拨了下去,肖母的两个乳球就挣脱了束缚弹了出来,乳尖早已经被我拨弄的挺立起来,我见状想也不想的就伏在她乳房上面,开始用力的吮吸起来。

赵洋已经不再满足隔着内裤舔弄,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将肖母的内裤脱下,我会心的微微点头,伏在肖母的耳边说道:「阿姨,让我抱你起来吧,下面那位可是等不及了。」

肖母脸上早已经布满红霞,听到我说话後,她叮咛一声,也不知道是答应还是没有答应,我也管不了那麽多,直接用力将肖母抱坐在我的腿上,让她背靠着我的身体,两条腿耷拉在我的大腿上面,肖母已经如同软泥般的瘫软在我身上,任由我的摆布,根本不做任何的反抗。

我将肖母的内裤褪下,直接扔到赵洋的脸上,那货如同看见了骨头的狗似得,立刻就将内裤放到自己的嘴巴上,用力的吸着气,想要将内裤上的骚味全部吸进他的肺里。

褪下内裤之後,我两条大腿张的很开,肖母的两条腿也随之张开,她的馒头逼立刻就被分开,我伸手摸了一把,上面全都是湿漉漉的爱液,肖母的阴蒂很是突出,我在她阴蒂上轻轻揉了几下,没想到她身体急剧的开始抽搐起来,肉穴中的爱液流的更是汹涌,顺着穴口开始潺潺的往下面滴。

赵洋看到这个情景,他也顾不得再欣赏内裤了,又是一头紮进肖母的两腿之间,舌头如同灵蛇一般,直接就钻进肖母的肉穴里面,这个举动让肖母更是兴奋不已,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她再也顾不得害羞,嘴里不住的呼喊着:「不行了,不行了,再舔我就要上天了。」

我看着赵洋嫺熟的动作,心中暗自佩服,也不知道他跟他妈搞过多少回了,才练就出这种本事,如果换成我的话,我肯定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肖母的吊带已经被我们给揉在了一起,环绕在她的肚皮上,我鸡巴早就硬的不能行,见肖母蜜穴中的淫液喷了赵洋一脸,那家伙正在擦脸的时候,我赶紧将肖母身体扶正,对准肉穴的位置,直接就插了进去。

赵洋擦完眼睛,见我已经捷足先登,他是眼睁睁的看着我的鸡巴消失在肖母的肉穴中,他无奈只得从地上站了起来,把身上的内裤甩到一边,挺着鸡巴就往肖母的嘴里送。

肖母也不客气,下面那张竖着的嘴吃着我的鸡巴,而上面横着的那张嘴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将赵洋的鸡巴给吞了进去,上下两张嘴不断的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肖母的大屁股着实有力,我的鸡巴在她肉穴里面,她不断的使劲夹着,眼前我们三个人玩的实在是太过刺激,没过一会儿我就有点忍不住了,也顾不得赵洋等会儿还玩不玩了,精关一松,直接就喷射了进去。

赵洋见我已经射了精,他也不嫌肖母的肉穴里面还有我白花花的精液,将他的鸡巴从肖母的嘴里面抽出来之後,一把从我手里面接过肖母的大屁股,翻过她的身体,从後面就插了进去。

肖母的口活很有一番功夫,赵洋在她嘴里面的时候已经有要缴枪的想法,插进肉穴之後,那火热的包裹感跟嘴巴里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他在抽插几下之後,竟然也忍不住喷射出来,我以为他跟他妈玩的次数比较多,经验方面应该比较足,这样比起来我俩也就是半斤八两,还得多加练习才行,不过对付肖母这种虎狼之年的女人,能有这样的成就也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我俩的精华都被肖母吸出来之後,疲惫的半躺在她身体两边,都不太想动弹,可是肖母却来了精神,她早就没了刚开始的羞涩,每只手各抓着一个鸡巴,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这下被老娘给降服了吧!」

我跟赵洋苦笑着对视一眼,其实我们恢复的还是很快的,只要给我俩一会儿功夫,很快就能跟肖母再战一场。

但是这个时候赵洋的手机响了,他去了一旁接电话了,肖母见赵洋走远,嘻嘻笑着对我说道:「小天,等会儿你晚点走吧,军军下午就该回来了,等他回来了,我让他给你道个歉,你俩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以後在学校还是朋友。」

我其实也无所谓,反正连他妈都给操了,肯定不会再跟肖成军一般见识,我正盘算着怎麽打发赵洋先回去,却见赵洋接完电话哭丧着脸走了过来,他偷偷给我说是他妈给他打的电话,让他快点回去学习,如果不听话的话,以後就不让他玩了,赵洋为了以後的性福,不得不听他妈的话,我却是无所谓,得到他再次保证过两天去他家里跟他妈玩以後,就让他回去了。

赵洋离开之後,肖母神秘兮兮的凑到我的耳边,呵气如兰的说道:「小天,军军还要等会儿才能到家,趁着还有点时间,让你见识见识我能到今天这一步的绝活,实话告诉你,阿姨我可不是只凭着下面这张嘴呢,手上面的功夫可是了得,这可是我从东莞花高价学来的功夫。」

我见她说的神秘兮兮,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麽绝活,肖母的盛情难却,我也就随着她来到了卧室里面。

肖母在床上铺了一层毛巾毯,示意我躺上去,她却在往双手上面抹了些润滑液,双手高举,像是准备做手术的医生似得,我也搞不懂她这是准备干嘛。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