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王松的奇妙冒险neronormal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8-25   编辑:萌果果
  • 王松的奇妙冒险 王松的奇妙冒险

    王松今年十五岁,本来有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亲王允尽管工作繁忙,但仍然算得上踏实顾家,母亲玉蝉儿温柔贤慧,虽然是继母,但是一直将王松视如己出,对于这个家中独子非常溺爱,尽管年龄有三十多岁,但不知是保养得当还是天生丽质的原因,看起来依旧如同二八少妇,既有少女芳华的青春靓丽,又有人妻撩人的美艳风韵,平日里和王松一同逛街时,前来搭讪的人络绎不绝,有时蝉儿面对狂蜂浪蝶不厌其烦,乾脆抱着王松的一只手臂,假装是一对情侣,也亏得王松长得高大健壮,上了初中就有一米七身高,被一米七二的蝉儿抱着顶多会被人认为是姐弟恋,没人

    neronormal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王松的奇妙冒险》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王松的奇妙冒险》,是作者neronormal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王松今年十五岁,本来有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亲王允尽管工作繁忙,但仍然算得上踏实顾家,母亲玉蝉儿温柔贤慧,虽然是继母,但是一直将王松视如己出,对于这个家中独子非常溺爱,尽管年龄有三十多岁,但不知是保养得当还是天生丽质的原因,看起来依旧如同二八少妇,既有少女芳华的青春靓丽,又有人妻撩人的美艳风韵,平日里和王松一同逛街时,前来搭讪的人络绎不绝,有时蝉儿面对狂蜂浪蝶不厌其烦,乾脆抱着王松的一只手臂,假装是一对情侣,也亏得王松长得高大健壮,上了初中就有一米七身高,被一米七二的蝉儿抱着顶多会被人认为是姐弟恋,没人

《王松的奇妙冒险》 番外之四日战 免费试读

尽管王松深知自己昨晚的梦并不仅仅是梦,但作为不谙世事全心用于学习的呆学生,面对这种触犯禁忌的领域总是会有一丝不自信。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幻想或者错觉呢?王松打定主意先用梦中的场景试探一下。

玄关处传来开门的声音,王松知道这个时候肯定是玉蝉儿回来了。

「妈妈回来啦。」

「嗯,啊~,今天教舞腿真是酸死了。」辛苦了一天的玉蝉儿伸了个懒腰,发出一声让王松心颤的呻吟,顺势仰面躺在了沙发上,毫无防备的向家人展露出精干女人慵懒的一面。

王松细细打量沙发上的妈妈,玉蝉儿今天穿的是一套黑色职业套裙,完美勾勒出这个尤物的丰乳纤腰翘臀,上衣的扣子解开到了胸口,露出一片雪白的浑圆,包裹着双腿的肉色丝袜仅仅褪下一只,另一只挂在腿弯处还未褪尽,修长的美腿曲线让人食指大动,因为角度的原因,而且裙布掀起,王松可以轻松看到玉蝉儿的裙底半块小腹,那玉腿的根部,是一条黑色的蕾丝边内裤,因为挤压褶皱,蕾丝旁调皮的玉蛤露出一丝掠影,一小撮裸露在外的阴毛引起无限遐想,在那下方是内裤一处浅浅凹陷,王松知道,那就是学校所有男人日思夜想,妄图探究的玉穴,但是目前为止,只有父亲的肉棒以及昨晚梦中王力的口舌鹰指有幸享用过这一人妻女神的美妙之处。

在王松的记忆里,过去妈妈尽管回家后都十分放松,在儿子面前都还是很注意母亲的形象的,从没有随意到露出眼前这种诱惑美景,只是一个暑假没见,如今妈妈在自己面前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妈妈,我帮你按摩按摩吧。」

仅靠这些还不能证明什么,王松决定更进一步,在按摩中试探美母。

玉蝉儿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答应,而是沉吟了一下。

「怎么了妈妈,是怕我按摩的时候变成大灰狼把你吃了吗。」

玉蝉儿一脸揶揄的看着王松「哪有哪有,我是怕我的小松觉得妈妈出了一身汗不好吃。」

王松暗自咽了口水,眼前的妈妈正和梦中与王力调情时的样子十分相似。

「妈妈先去洗个澡,洗的香喷喷的,小松去楼下帮妈妈拿下快递来的药。」

「什么药啊?」王松下意识的问道。

走到淋雨间门口的玉蝉儿转过头来,眼角含着春情,一脸妖艳,轻哼道,「为了大灰狼买来用的药。」

王松去了楼下,看到家里的快递箱是空的,估摸着快递小哥平时都是这个时候到的,今天少见的延误了,王松在楼下等了一好会儿,不耐烦去问了下门房秦大爷才知道快递早就来过了,但因为急事没来的及投递转放到了门房处,王松跟着秦大爷去领了快递,是一个挺小的盒子,外面张贴的标签写着「毓婷」两个字,秦大爷下意识的问了句,「小松,这是你的?」

「妈妈说是为了我买来用的药。」王松说完发现秦大爷用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着自己。

尽管一头雾水,但心思早已飞到美母身上的王松顾不及多想,也没解释,径直回了家。

玉蝉儿此刻刚刚淋浴完毕,一根浴巾简单的包裹着诱人的美肉,王松愣了一下才递过快递。

玉蝉儿对着王松妖艳一笑,如同贵妇人进餐一般优雅的取出盒中一粒药丸,递到红唇前,俏舌在指尖轻舔一下才将药丸勾入小嘴中咽下。

王力要是知道在蝉儿在准备享受自己的按摩前先吞了一颗避孕药,肯定会去他妈的按摩,不走程序把玉蝉儿按在沙发上就是一通狂插,可惜王松不是王力,面对玉蝉儿这淫荡人妻风情万种的求欢视若无睹。

玉蝉儿看到王松对自己的挑逗云里雾里,不知到是故意演戏还是真的不懂,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转身趴在了沙发上,打算看看这个昨晚还在丈夫面前偷偷把自己干到高潮的小坏蛋打算唱什么戏。

「松儿,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妈妈按摩啊。」

王松这才回过神来,看见这一陈列在沙发上的女体,因为浴巾本来就短,玉蝉儿一趴在沙发上,翘臀美穴都让王松一览无余。

王松根据梦中王力玩弄妈妈的记忆,回忆着挑起美母情欲的手法,从玉蝉儿的十根玉趾按捏开始,从下往上一寸一寸的细细研磨这具美体。

随着王松的手法渐渐熟练,一声又一声压抑不住的呻吟从玉蝉儿的唇间溢出,王松的胆子越发大起来,沿着一双美腿往上马不停蹄的就揉捏到了大腿内测。

刚刚用情趣香皂淋浴后玉蝉儿的浑身都散发着魅惑的气息,热水冲洗使得原本凝脂般的玉肌盈透着一丝粉色,如同成熟的蜜桃一般,似乎一拧就会溢出浆液,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

王松对眼前人妻女神大腿内侧蟠桃般的美肉终于忍不住食指大动,一口咬了上去,美母吃疼呻吟了一声,王松立刻清醒过来松开了幼齿,但是立刻又为眼前美肉吸引另咬住一处,不过这次吸取教训只是牙齿轻咬,害怕再度伤到美母。

王松如同一头趴在大白羊的身上撕咬的乳狼崽一般,因为牙齿尚未长齐,只能在这毫不抵抗任狼宰割的白羊最为鲜美的嫩肉旁,咬住一块块美肉摇头晃脑,无力撕咬,徒劳的晃得美母的丰腴大腿与翘臀上的嫩肉荡出一阵阵肉浪。

小狼崽子回过神来,美母的大腿内侧一路延伸至大腿根部蜜穴旁,以及再往上浴巾下露出的小半个翘臀,到处都是红色的咬痕与王松的口水。身高仅仅1米4的王松看到自己趴在身高 1米75的美母隐私处留下的印记,一种异样的小孩开大车成就感在胸中回荡。眼前这绝世的美人,天生的媚骨,顶级的名器,学校所有男人想要一亲芳泽而不得的人妻女神,父亲的禁脔,如今在自己这毛头小子的身下予取予求,任人鱼肉。

玉蝉儿的蜜穴此刻因为儿子王松在下身的淫虐早已波光粼粼,王松感觉火候已到,脱下了裤子,露出下身与年龄不相称的肉棒,居然比父亲王允的还要大一号。

王松将肉棒移到蜜穴的位置,整个人趴在玉蝉儿的美背上,在母亲耳畔开口央求。

「妈妈,你下面有个地方里面我按摩不到,要用我的大灰狼进去帮忙。」

「那里是爸爸才能进去的地方,小松的大灰狼只能去昨晚的老地方。」

王松刚才让玉蝉儿精心准备的勾引成了无用功,而且还猛的一口把玉蝉儿咬疼了。正思考怎么打击报复这个小坏蛋的玉蝉儿,立刻想到为儿子的淫母之路添点堵,怎么样都要让王松认错道歉。维护了自己作为妈妈的尊严才能放小坏蛋进妈妈的蜜穴。

王松只是喔了一声就把龟头移到了玉蝉儿的菊门前。

昨晚丈夫在玉蝉儿蜜穴里面三两下就缴械,而王力为了踩点完成系统任务又只插了玉蝉儿一晚上的菊穴,玉蝉儿的蜜穴对男人的肉棒本就期待已久,这会儿子的肉棒刚要插入蜜穴,自己里面为了迎接儿子分泌的蜜液都布满了,结果因为儿子没能正确体会自己托辞里面的思想感情而功亏一篑,但是直接这样叫儿子用大肉棒插妈妈的蜜穴又说不出口,玉蝉儿又羞又急。

王松的肉棒在玉蝉儿菊门轻怼两下后又移到了蜜穴前,向前突进。峰回路转,小阴唇终于包裹住儿子龟头的触感让玉蝉儿蜜穴一颤,以为小坏蛋终于开窍,身体一软,准备迎接儿子的插入。

然而王松的肉棒就卡在了穴口不再进入,美母的肉穴与娇躯为了迎接插入而做出的反射迎来的只有媚骨的瘙痒与蜜穴的空虚,被儿子三番两次欺负的人妻女神幽怨的回望着自己的小冤家,楚楚可怜,娇艳欲滴。然而完全没有发觉美母真正渴求的王松只以为这是母亲为了哀求他不要插入只属于爸爸的蜜穴。

看到曾经高贵矜持的玉蝉儿妈妈如今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王松感觉小腹一阵火起,肉棒的血管膨胀,坚硬火热如同一根烙铁一般。为了成功插入妈妈的小穴,王松与空气斗智斗勇,终于思考出了一条曲线救国之策。

昨晚王力顺滑插入玉蝉儿的菊穴是先从玉蝉儿的阴道中抠挖出一掌王允的精液当作人体润滑剂。现在爸爸不在家里,没有爸爸在妈妈的蜜穴里面交的公粮,儿子想要享受妈妈的菊穴缺乏后勤保障,唯今之计只有就地取材南水北调工程了,把妈妈蜜穴里为迎接儿子而泛滥的潮水引入菊穴里面。

听完儿子讲完享受菊穴面临的现实问题,以及创建性的针对提出用儿子的肉棒在自己的两穴间完成南水北调工程后,大脑早已一片迷糊只希望儿子快点插进来的玉蝉儿自然是一路绿灯。

伴随着玉蝉儿一句「好深~~」的娇吟,王松的滚烫肉棒几乎齐根没入了玉蝉儿的阴道。王松只感觉自己的肉棒被一条滑腻的甬道紧紧包裹,甬道中一张张含情脉脉的小嘴含住自己的肉棒慢慢吮吸,里面无数的小舌头在温柔的搅动,将肉棒的每个角落都细细的搅个遍,仅仅是插入进去不动就要强忍住才能不射出来。

王松深吸一口气,慢慢品味着这名器中的种种妙处,感叹父亲真小气,把这样美妙的蜜穴收为禁脔,都不跟自己的儿子分享。如今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终于在父亲之后采摘品尝了美母的这朵高岭之花。王松这一刻想要向全世界男人们宣布,自己插入了美艳继母的名器小穴,想让全世界知道美母的蜜穴有多么迷人,插起来多么爽,而这极品的美肉只有王允和王松可以想干就干,想象着得知这一景象的人们那嫉妒的样子。

收回心神,深知美母的小穴凶险的王松忍不住咬住舌尖,感觉精关稳固,深陷美母蜜穴的肉棒才开始缓缓运动起来。

从王松的肉棒完全插入起,玉蝉儿就眯起了眼睛,鼻间不断哼哼着时不时蹦出一两句没压抑住的叫春。稍微缓了一会儿终于适应了儿子那滚烫的大肉棒,被儿子肉棒插入丈夫从未曾抵达的蜜穴最深处带来的充实,让玉蝉儿获得了前所未有满足感。

被儿子的肉棒在蜜穴深处的处女地温存干得很爽的玉蝉儿满面春色,得意忘形,正当她红唇轻启打算吹吹枕边风,跟王松说几句挑逗的情话增加的情趣的时候。因为齐根插入美母的蜜穴爽到失神的王松正好回过神,在这绝世名器里征伐了起来。

「松儿~~」,玉蝉儿只来得及轻唤情郎的爱称,就因为情郎渐渐大力起来的抽插再度趴回沙发上,眯起双眼,鼻间不断哼哼着想要压抑新一波快感带来的快乐,终归还是没压抑住,一声声不间断的叫春从红唇中发出。

之前无论是和王允还是王力的交媾中,玉蝉儿都相当矜持,哪怕王力用系统的力量把玉蝉儿对儿子的感情暂时转移自己身上,玉蝉儿依旧觉得发出叫春声太过淫荡,哪怕是王力直接在丈夫身旁偷插玉蝉儿的小穴都没能干到她在老公面前叫春,但当王松这根比之前「假王松」王力大得多的肉棒插入后,王松便成了第一个把玉蝉儿干到爽的压抑不住叫春的男人。

王松听到美母叫声还以为美母怪自己擅自在蜜穴里抽插,连忙一边保持匀速九浅一深奸淫美母蜜穴的节奏,一边向美母解释道。

「妈妈,我刚刚插进你的小穴里面发现里面太紧了,说明里面分泌的蜜液不够,我知道妈妈的小穴是只有爸爸能干的,所以我没有干妈妈的小穴,我只是用肉棒插进去刺激妈妈的小穴多流些蜜液,再用龟头冠抽出来在妈妈的穴壁里面多刮些油水,啊,妈妈的小穴干起来好爽。」

被王松压在身下的玉蝉儿早已被南水北调前期工程整得情迷意乱,逻辑混乱,感受到儿子的取水工作带来切身快乐的玉蝉儿,早已意识模糊,把王松所说的话都当作「两个凡是」。

「松儿,啊松儿~这样插好深,妈妈的小穴是只有爸爸能干的,松儿刮得妈妈好舒服。」

「妈妈的小穴越插越紧了,说明水看起来越来越多其实是越来越少了,都怪爸爸不在家,下班也不早点回来,要是爸爸早点回来帮儿子干妈妈的小穴,有了爸爸留在里面的精液就没这么麻烦了,现在爸爸不在,妈妈只能辛苦一点了,我也不当坏孩子背着爸爸偷偷干妈妈的小穴,我就用肉棒把妈妈的小穴插到高潮,妈妈高潮流的水一定能让我干上妈妈的菊花。」

「不要,不要,不要停,妈妈要去了,松儿~~。」

伏在美母的背上抽插到夕阳西下,插到蜜穴一片泛滥,数不清高潮了多少次,流出来的淫液在沙发上美母的大腿间汇成一滩小水洼,王松又起身把玉蝉儿抱起仰躺在自己身上,转移阵地到昨晚王力奸淫美母的那张沙发上,用同样的体位操了起来,不同的是当初王力干的是菊穴,现在王松干的是阴道。同样,王松一边大力抽插美母正因为连环高潮的余韵而一颤一颤的蜜穴一边为美母胡说八道。

「妈妈,之前小穴里面流出的水都沁到沙发里面去了,妈妈辛苦了这么久还是白费了功夫,现在看妈妈流再多的水也没用,只有我牺牲一下,在妈妈的小穴里面抽插直到射精,这样就不用爸爸的精液了。」

「啊,啊,嗯,嗯,哼~~」已经被干得不省人事的玉蝉儿只能用规则的单音节呻吟来回应儿子的报告。」

孩童身高的王松借助异力抱起修长丰腴的美母玉蝉儿,一边往夫妻卧室前行一边抽插,三步演一套三个火枪手,五步打一套葵花点穴手。高岭之花人妻女神就这样在爱子的操弄下,娇喘着前行。最后,王松在父母平日恩爱交欢的床铺上,一边将美母的修长美腿高高抬起轻吻把玩,一边在美母的蜜穴中射出了自己的精华。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