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sw19820828a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sw19820828a做作者的小说

2020-08-25   编辑:萌果果
  • 我是一个内心淫荡的女人 我是一个内心淫荡的女人

    我叫苏依柔,是一名舞蹈老师,身高172,体重108,36D的咪咪,毫不夸张的说,我对自己的样貌还是很有自信的,这从舞蹈学员的家长眼中就能看出。  我承认我是一个闷骚的女人,内心是淫荡的,或许这是每一个美丽女人的通病,有着华丽的外表,优越的生活环境,让这种性格更加的外放。

    sw19820828a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是一个内心淫荡的女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是一个内心淫荡的女人》,是作者sw19820828a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苏依柔,是一名舞蹈老师,身高172,体重108,36D的咪咪,毫不夸张的说,我对自己的样貌还是很有自信的,这从舞蹈学员的家长眼中就能看出。  我承认我是一个闷骚的女人,内心是淫荡的,或许这是每一个美丽女人的通病,有着华丽的外表,优越的生活环境,让这种性格更加的外放。

《我是一个内心淫荡的女人》 全文 免费试读

我叫苏依柔,是一名舞蹈老师,身高172,体重108,36D的咪咪,毫不夸张的说,我对自己的样貌还是很有自信的,这从舞蹈学员的家长眼中就能看出。

对于我来说,舞蹈职业除了爱好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打发时间的依托,我不必爲生活操心,孩子刚上小学,老公也有稳定的经济来源,所以除了随时间流逝外,没有额外的烦心琐事,噢!对了,我今年38岁。

我承认我是一个闷骚的女人,内心是淫荡的,或许这是每一个美丽女人的通病,有着华丽的外表,优越的生活环境,让这种性格更加的外放。

我也不清楚自己爲什么走上舞蹈这个绽放美丽的职业,但是我承认这个职业让自己更加具有优越感。

老公是我自己选的,也许是多年的放荡生活让我想有一个归宿,但事实上我对老公的感情很复杂,除了歉意外,更多的是惋惜,我始终不明白老公爲什么不能像其他男人那样,对我充满强烈的关注。

他给我最大的表现就是「老实」和「端庄」,以至于每次聚会或者春节回家,我都要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熟女中的「淑女」,贤妻中的「良母」。

我知道我不是,这不是我的性格,也不是我的初衷,哪怕每次和老公做爱,我都希望他能更主动一点,但是很遗憾,失败了!

哪怕我穿着最性感的开裆裤,把下体的阴毛搭理的很有型,他也只会传统的趴在我身上,一进一出,哪怕我用自己性感的小嘴裹着他的鸡巴,他也只是在例行一种老公的「责任」。

所以每次在做爱之后,填满我内心的不是老公那浓浓的精液,更多的是空虚。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当某一扇门爲你打开的时候,无论里面有什么,你都要想进去看一眼,而「性爱」这扇门朝我打开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以前的放荡生活是很幼稚和单一的,缺乏的是什么,对,就是刺激,缺乏我这样的女人应有的刺激,而我需要的就是刺激。

在我老公之前,我有许多男人,最多的时候3P,4P都有过,但是后来发现他们有吸毒的习惯,我也渐渐收缩了这种欲望,毕竟我是一个有理智的,只是内心淫荡的女人,我不想自己成爲一个我不认识自己的人。

和老公结婚后,我离开了原来的城市,来到了这里,偶然间的出轨,也是在酒吧或者会所,有的只是一夜情。

男人的东西,名称一样,但是粗细长短各有不同,我喜欢的就是这种不同的感觉,最主要的是我喜欢被内射,在我看来,内射是高潮最容易的激素。

35岁之前,我喜欢成熟的男人,特别是一些老男人,他们温柔体贴,又不失活力,他们也最懂我这样的女人。35岁之后,偶然间发现自己有了第一道鱼尾纹之后,我就更加关注自己的身材。

忽然发现,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其实不可爱,虽然我是舞蹈老师,但也不能阻止岁月的流逝,我的小腹渐渐有了一些赘肉,虽然不多,但是当我俯下身子的时候,还是很明显,有时候很惧怕,害怕自己老去的一天。

就在我患得患失的时间里,一个人走进了我的生活,或者说是一个小鲜肉,他22岁,是我在舞蹈教习的时候认识的,他送他侄女来这里学舞蹈,就这样我们相遇了。

人到中年,难免患得患失,我也不例外,所以在穿着方面,我总是绞尽脑汁搭配,最喜欢的就是性感的丝袜和轻便的短裙,配上澹澹眼眉,再照照镜子,我就是一个性感的丽人。

在舞蹈教学中,我也喜欢这样的装束打扮,因爲学员都是女孩子,家长多爲母亲,所以穿着很随便。

但是当他(我称他小D)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也是我的一个失误引发的。

那天我穿着类似比基尼紧身装,黑色的,但是在换装的时候,因爲内裤顔色的原因(白色的),所以我就索性没穿,外面罩一个小短裙,配上轻松的旅游鞋子,感觉自己轻松不少。

那天没有见小D的姐姐,是他领着侄女来的,我也没多想,就给她们排练起来,随着时间,我就感觉身上总有一道目光注视着我,可我回头看的时候,他又若无其事的看向别处。

这时候我还没意识道我自己今天没穿内裤,我继续给她们排练,叫她们在栏杆上压腿,我给她们示范,这时候很明显,我面对着小D,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裆,我能从他的眼中看见那种欲望。

这时候我才低头看自己,舞蹈的素质让我轻易低头,我自己都能看见因爲动作的关系,裆部的连体装被拉扯的紧绷,自己的两片阴唇紧贴着布料,清清楚楚,像鲤鱼的嘴,旁边的阴毛像鱼须那样杂乱的分散着,似乎在呼喊,我需要一根鸡巴插进来。

当时我真的分不清是害羞,还是刺激,身体有种失重的感觉,就那样直挺挺的往地板上坐下。

在我就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模煳的眼中有一个身影跳了过来,虽然很瘦小,但是很有力,紧紧的抱住了我。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右腿还是搭在栏杆上,小D右手拦着我的腰,左手伸在我的胯下,我躺在他的怀中,我能看见他眼中的着急,这时候不是欲望,我能感觉他的呼吸很急促。

孩子们吓坏了,都围了上来,问「老师怎么了?」

直到这时我才彻底的清醒,暗骂自己,没出息,需要害羞吗,我应该高兴,应该淫荡才对啊,随着自己的想法,身体渐渐发热,我说「没事!」你们去休息一会吧。

孩子们毕竟是孩子,就都散开了,我俩还是保持着那种姿势,我说:「放我下来,没事了!」但心里却说「不要。」

我能感觉他的手贴着裆部,阴唇碰着他的手脖子,想到这里,我忽然脸色红潮涌动,有种久违的冲动,自己情不自禁的低声叫了出来「啊」,然后紧紧的抱住了小D,他似乎被我吓到了,有点不知所措。

久违的感觉过去,我知道,我喷了,也湿了,这时候,就听见小D「啊」了一声,声音很小,但是我能听见,可我没有回应他,我只是说:「好了,放我下来。」

而他的手腕处也是湿的,那是我的淫液,再看他的眼睛,又恢复到刚才的「狰狞」,充满浴火,我甚至能看见他裤子被鸡巴顶起的大包,我忽然想作弄他一下,紧贴着他,用力的捏了他的鸡巴一把,「小D,你不老实啊,敢对姐姐这样。」

然后他的脸就红了,而我其实也就是暂时的释放了一下,因爲我知道,他一定会是我的,我一定要尝一下他的包包,暮然回首,才发现自己真的想了,一个月没做爱了。

整个下午,我也没有心思排练,而小D似乎被吓到了,直到最后下课,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领着他的侄女往外走。

这时候我有点生气这个木头,把老娘的搞的不上不下的,就这样开熘,太不上道了吧。最后还是自己忍不住,叫住了他,告诉他有点事和他说,让他侄女等一下,然后就领他进了办公室。

这时候的我已经被情欲刺激的不行,后来想起来都有点好笑,进办公室后,我就像女王一样,一下把他拽了过来,贴着自己的脸,说:「怎么了,姐姐不漂亮吗?不喜欢姐姐?」然后他就脸红了,(我还是很喜欢他害羞的感觉,后来才知道这虽然不是假象,但绝对不是他的本质)

「不是。」

「那是什么?」

「我……」

这时候我就一个想法,勾引他,让他喜欢我(其实我不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我拽着他的胳膊,一直走到我的办公桌,我就一屁股坐了上去,自己放荡的把腿分开,「看见了吗?喜欢吗?」

他没有说话,只是又和之前那样,眼睛红红的,我记得自己没有喝酒,但是就像醉了一样,按着他的头,「舔舔姐姐,姐姐喜欢你!」

然后压着他的头,他就这样舔了下去,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黑丝,我还是被刺激的不行,他忽然两手抱住了我的大腿,就那样卖力的「啃」了起来。

女人一旦进入疯狂淫荡的状态,情绪是不能控制的,就如我,当自己被操弄的昏昏沉沉的时候,吞男人的鸡巴,喝他们的精液,甚至被问「婊子」,我都会无意识的回答,虽然事后不适应,但是我的经历直觉告诉我,哪怕小D是我亲弟弟或者是我儿子,我都会毫不犹豫让他用鸡巴插入我的阴道最深处(本人没有乱伦嗜好)。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我摸着小D的头发,问:「想不想操姐姐?」

「嗯……」

「姐姐的逼好看吗?」

「嗯……」

「好吃不?」

「嗯……」

就这样的问答中,我感觉自己要来了,使劲按着他的头,我自己都能感觉淫水喷在他的脸上,更多的是贴着黑丝流向自己的屁股沟。

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他浓重的呼吸声就像催情的春药,让我忍不住亲上他的嘴,我已不能满足单方面的口交,虽然他舔的很舒服,我更需要他的鸡巴,我俩很自动的互相拉扯着对方的衣服,他虽然很瘦,但是没有肋骨嶙峋的难看。

我还是坐在桌子上,有点痴迷的看着他的胸膛,当他把手拉下我的吊带的时候,我才从被勒的感觉中清醒,我自己伸手解开乳罩后扣,36D的咪咪就弹了出来,有点下垂,但是很大,像吊锺一样,他像个孩子,有点吃惊,更多的是迷恋,我像教小孩子舞蹈那样,就是一个性爱老师,我熟练的解开他的裤腰,手伸进去,真的很大,很硬,这在老公身上,是多么久违的感觉啊!

我用手握上去的刹那,他「疯了」,用力的把我扑倒,我的头被桌子上的文件夹碰的有点生疼,但这已经不重要,他就像是一个发现了宝贝的「小贼」,用力的握着我的奶子,嘴不停的亲着,鸡巴却使劲乱顶。

因爲隔着一层黑丝,始终不能进入,这时候我有点喜欢自己的指甲,留的很长,腥红的指甲盖,更加衬托我淫荡的内心,我两只手伸进他的身下,用力一拉裆部,开了,他的鸡巴就像找到一个发泄口,不需要润滑,直挺挺的钻进了我的阴道……

第一个感觉,有点涨,第二个感觉有点疼,接着就是欲望的潮水淹来,我被22岁的小D操了,操的很彻底,他的鸡巴插进了我的阴道。

我又一次出轨了,我又一次背叛了老公,我又一次品味了一个新的鸡巴,我又一次爲了自己的淫荡和空虚勾引了一个男人。

但是我是第一次被一个小我16岁的男孩操,对,他才22岁,还在上大三,这是暑假,感谢这个假期。

他操的很有力,年轻人真的很有活力,我能感觉他的龟头碰到我的子宫,唯一遗憾的,就是该死的办公桌发出「哐叽哐叽」的声音。

我很久没有这么舒服了,嘴里忍不住的发出「啊啊啊」的呻吟,这个声音就像是对小D最大的鼓励,让他更加卖力的来操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沉迷在被操的韵律中,渐渐失去意识,最后在小D的大吼中醒来,奶子的疼痛,让我知道他要射了,忽然想到自己最近是危险期,刚要提醒「别射里面」。

但是晚了,我就觉得自己阴道中的鸡巴瞬间大了一圈,然后就是一股一股的温流冲进子宫最深处,伴随着这几股温流,我的阴道无意识的收缩,我的高潮来了,我像发情的母兽,也用的嘶吼起来「啊啊」,我用力坐起来,抱住小D,牙齿咬在他的肩上,屁股自助的往前耸动,就在小D射后的几秒锺内,我又一次高潮……

直到我感觉嗓子发乾,才发现我俩赤裸的这样面对着,刚才的一切似乎是一场春梦。

低头看,小D软软的鸡巴耷拉着,慢慢划出我的阴道,接着乳白色的精液慢慢流出,有的滴在桌子上,有的滴在黑丝上,显得的那么明显,而小D退在腿弯的裤子上,也显得斑斑点点。

女人和男人一样,一旦高潮之后,就会显得无力,什么也不想做,就想躺着,我就这样慢慢仰向桌面,就如刚才小D驾着双腿操我一样,大奶、乳罩、黑丝、破洞、阴道、杂乱的阴毛、慢慢流出渐渐变清的精液、耷拉着的鸡巴,都在显示,在刚才,一个男孩用他有力的鸡巴奸淫一个熟妇,那个淫荡的熟妇就是我,名字很好听,苏依柔,但是很淫荡。

我只想睡觉,我知道我真的被一个陌生小男孩操了,就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舅舅,妈妈打电话了,你们忙完了吗?」……

在小D走后,我很长时间没有起来,就这样直挺挺的躺在那里,要是有人进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或许我内心仍然期待这个时候有几个男的进来继续轮奸我一番,但这是幻想。

当手机响起的时候,老公的声音传来,我知道他已经回家做好了饭,想要换衣服的我根本懒得动,随便退下连体裤,胡乱的擦拭一下自己的下体,想要套上内裤,最后想想作罢,对着镜子梳理一下头发,戴好胸罩,锁好门,就这样结束了今天梦幻的经历。

走在路上,夏日的热风吹进裙子底部,我都能感觉到因爲水迹蒸发带来的凉爽感,推门的那一刻,儿子可爱的笑脸,和老公殷勤的起身,让我淫荡激动的心情稍微平复一点,这时候我在想,「老公,刚才我被人操了,是我自己勾引的对方。」

而事实上,我也不明白老公对我是一种什么心态,在认识老公的时候,他是知道我的生活状态的,我对自己的身体也很敏感,比如阴道变得松弛了,或者阴唇有黑色素了等,但是老公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这也是我对老公「埋怨」的原因,你就这么喜欢「绿帽子」?

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坐到桌子前,脑子里想的都是下午的事情,这时候感觉老公的眼神有点奇怪,我才发现,裙子太短,漏出了自己的鲍鱼,阴毛杂乱的分散着,我心里忽然慌了,但是强自镇定下来,瞪了老公一眼,「你看什么看,下午我内裤拿错了,顔色不搭配,换衣服就没穿,怎么了?」

老公就嘿嘿一下,我这才放心,「该死的小D」。

……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很平静,但是我的心却不是这样,接连几天小D都没有出现,婆婆生病了,老公火急火燎的回了乡下,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告诉他,带着儿子吧,说不定,他奶奶见了他会好的快一点。

老公也痛快的答应了,而在走的晚上,我使劲要了老公一晚上,似乎在发泄我内心的烦躁,老公好就好在虽然持久力不强,但是勉强满足我的需要,早上起床还是我喊醒他的。

老公走后,我就想尽快联系小D,还好,我自己通过他姐姐有了他的电话,还好微信号是同一个,这个小子就是个闷骚,微信名叫15厘米,或许我想多了吧,我就加了他,第一时间,他就同意了!

本来想逗逗他的,可是实在没心情,直接打了一句,「是小D不?」

「你是?」

「你把姐姐操了,不认账了?」然后就是长长的沉默。

过了一会,他才回话,「对不起!」

我说:「还算你有良心,姐姐想你了怎么办?你在哪?姐姐在学校呢,你来找我?」

「好。」

也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怎么的,一下午都没有心思好好教学,到了快5点的时候,孩子们都走了,小D才出现。

他还是很害羞,见了我不敢看我,今天我还是穿着前几天的装束,只不过都是新的,我说:「等一下姐姐,晚上去姐姐家吃饭。」

小D似乎很吃惊,其实我有自己的想法,自从来到老公这边的城市后,虽然偶尔出轨,但是不想和以前那样,在一个圈子里弄的自己真的像婊子一样,有点厌恶酒店这些场所。我说「就这么定了」。

小D也没有说话,锁好门后,我很自然的的挽着小D的手,甚至在小区遇见熟人,我都会很自然的说「这是我弟弟」。

回到家中,先给老公打了个电话,嘱咐了儿子一通,然后就去卧室换衣服,整个过程,我都沉浸在晚上怎么好好享受的思绪里,衣服选了一套又一套,最后还是选了一件短短的睡裙,吊带的,索性把内裤和奶罩都不穿,仍在床上,我就出去做饭了……

小D看见我后,很是惊艳,脸很红,眼睛也很红,我自得的笑说:「我去做饭,你先做着。」

然后他「喔」了一下,就盯着我进了厨房,我能感觉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我,因爲裙子太短,我相信她从后面能看见我屁股底下那一道沟沟和黑黑的阴毛。

晚饭吃的很简单,也没有喝酒,吃完后,我俩碗筷都没收拾,就坐到沙发上看电视,我很自然的的挽着他的胳膊,两个大咪咪从睡裙中挤出两个大球,我抓着他的手放上去,嘴亲上他,我很主动,他很配合。

我的手慢慢拂过他的裤子,伸进去,抓出他的大肉棍,上次的偷腥没有看仔细,这次看,真的好大,特别是龟头,明显比阴茎粗很多,像一个鹅卵石,红红的。

我很自然的亲了一下,然后吞了下去,这是这几年来我心甘情愿的自主去亲男人的阴茎,感觉小D抓着我的奶子的手不断用力,我俩也互相听着对方的喘息声,不用言语,我起身,把睡裙退下,坐到小D的身上,抓着他的大鸡巴,就坐了下去,瞬间充实的感觉,填满阴道,然后我还不满足,双手捧着大奶,送到小D的嘴边,亲她,然后他就左一口又一口的吸了起来,很快我就进入状态……

我知道老公不在家,我的叫声特别大,嘴里也不停的胡言乱语,「操姐姐,使劲操我……」

我个子比较高,屁股比较大,我像女骑士那样一上一下,去套弄着,我自己能感觉每次坐下时候,屁股撞击蛋蛋着蛋蛋,当我没有力气的时候,他会主动挺动着往上捅,每当被插的意识溷乱的时候,我会抱着小D的头,使劲胡乱的亲着「操姐姐,操死我了,操死我好不好?」

带着哭腔的要求,得到的是小D有力的回应,「操死你。」

「叫姐姐。」

「姐姐,草死你。」

「叫妈!」

「妈。」

「操死妈妈。」

……

「快说!」

「妈妈。」

「嗯。」

「操死你。」

不知道插了多久,当我来了第三次高潮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射给姐姐,射进来!」

「啊啊」接着就是小D的怒吼,以及滚滚的精液冲进我的阴道。

我忽然很想睡觉了,可是小D却依然很精神,我不知道是年轻的原因还是怎么,紧紧20分钟,我就感觉阴道中的鸡巴由软变硬,再次勃起,我努力的抱着他,「去卧室。」我100多斤的体重在他瘦下的臂间却显得很轻,他用双脚蹬掉裤子,抱着我,鸡巴还在我的阴道中,就这样进入我和老公的睡房。

放下的刹那,随着床垫的下沉,我感觉鸡巴更深的戳着我的子宫,侧过头是我和老公的结婚照,他就这样看着我,我心里说「老公,看见没,有人在我俩的床上操我,用鸡巴插我的阴道」。

小D没有说话,低着头咬着我的大奶,下身的鸡巴使劲的撞击着我,我就像做一场梦,一群男人轮流的操我,把的逼射的满满的,画面再一转,就是小D那显得稚嫩的脸,但是我知道就是这个小子在操我,我是一个熟妇,一个需要被操的熟妇……

那一晚,我们没有去洗澡,也没有给对方口交,就是在操逼中度过,我也不知道自己经历了多少次高潮,反正第二天我没有去上课。

就这样,我和小D在整个暑假中,无论公园、厨房、甚至路边,都被他用鸡巴操过,我不知道他开学后,再回来是不是还会这么冲动,我也不知道我俩能维持多久,我喜欢的只是他的鸡巴,他喜欢的是我的骚,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几天都是危险期,他每次都是内射,虽然事后有过吃药,但是万一怀孕怎么办?

嗯,不想了,最紧要小D令我舒服啊!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