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修罗传之都市欲》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修罗散人小说阅读

2020-09-06   编辑:萌果果
  • 修罗传之都市欲 修罗传之都市欲

    公历2008年,大唐新元八年,大唐历三代帝王,已经走过了七十年的风雨,共和制度也平稳地运行三十多年。景运改制后,共和国第一任实权首相徐恩泽一上台就开始大胆改革,先在西边与西域五国签订盟约,压制住了西北方的罗卑国,南方以雷霆万钧之势击垮安越,扶持亲唐势力上台,震慑了南方一众小国。

    修罗散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修罗传之都市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修罗传之都市欲》,是作者修罗散人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公历2008年,大唐新元八年,大唐历三代帝王,已经走过了七十年的风雨,共和制度也平稳地运行三十多年。景运改制后,共和国第一任实权首相徐恩泽一上台就开始大胆改革,先在西边与西域五国签订盟约,压制住了西北方的罗卑国,南方以雷霆万钧之势击垮安越,扶持亲唐势力上台,震慑了南方一众小国。

《修罗传之都市欲》 第78章:校园淫事 免费试读

难道学校进小偷了?杨槐和玉婷趴在窗台观瞧。看着走近的两人,玉婷惊讶地捂住了嘴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撞见校长高义和白洁。

更让她惊讶地是两人进了门,就搂在一起热吻。玉婷不禁想到那日去白洁家,自己的猜测竟然成真了,白洁和校长真的有一腿。

热吻一会儿,就在校园里,高义撩起了白洁的连衣裙,然后解开了自己的裤子。两人就在楼下操在一起。也不能怪高义急色,这些日子,女儿子怡在家,白洁的老公王申也放假了,两人几乎没有机会欢爱。今天终于等到高三开学,送走了老公,白洁就和高义急火火跑出来偷情。

本来两人打算去旅馆开房,但高义还是觉得校园最刺激。今天轮到白洁的爸爸白正业值班,白洁开始死活不同意,但哪里能拒绝得了高义这个老色鬼。而且校长室所在的办公楼在学校的最后面,与门口值班室隔着两栋楼,所以也不太可能被发现。

“他们俩倒是和我们一样啊。”杨槐搂着玉婷在窗户边,边操边说道。

“哦,那,那是我们校长。”玉婷娇喘着说道。

“女的是谁啊?”

“那是,啊……白洁,是我的闺蜜,啊,你轻点……”

“你的闺蜜和你一样淫荡啊。”

“人家也不知道她,她怎么和校长搞到一起了。”

“走,我们偷偷跟过去看看。”

“别……”玉婷想要阻止,但哪里是杨槐的对手。

跟着高义白洁走到校长室,就听见里面已经炮声隆隆。

“啊……干爹,操的人家好爽……,啊……要死了,啊……操我,给人家下种,人家再给你生个儿子,啊……”

听见白洁的浪叫,玉婷惊得捂住了嘴,难道白洁的孩子是高义的?这也太难以置信了。

两人在校长室门口听了一会儿,玉婷被刺激地性欲高涨,但隔着一道门,不敢放开与杨槐操逼,就拉着杨槐回到了大礼堂。

而此时在欣赏高义和白洁操逼的不仅仅是杨槐玉婷两人,还有值班的白正业,他利用看门的机会,在校长室按了监控。对于女儿和一个老头子的奸情,他将愤怒报复到高子怡身上,仇恨发泄之后也想开了,高义给了女儿情爱,还有自己无法给的父爱,而且老家伙性能力不差,比正牌女婿强得不是一星半点,女儿被操的死心塌地,连孩子都生了。

女儿幸福就好,自己只能默默地守护。当然看着女儿被一个老头子狠操,也是个极为变态刺激的事情,白正业几乎每天都要看着视频撸管子。

撸了一发,白正业起身上厕所,经过大礼堂,隐约看到草丛里有团白色的东西,过去捡起来发现是沾着血的卫生巾,心中纳闷谁这么大胆,将卫生巾扔在这里。正要丢到垃圾桶,就听见礼堂有声响。难道是高义和女儿?但自己出来的时候他们俩还在校长室啊。

偷偷溜进大礼堂,就听见礼堂里面的小屋里传来女人浪叫的声音。

“啊……要死了,大鸡吧操死我了,啊……血逼要被大鸡吧草烂了,啊……爽死了……”

听声音,不像是白洁。白正业就更加纳闷,走进去一看,没想到竟然是杨槐和张玉婷。

杨槐和玉婷也没有想到会被人发现,而且还是熟人,玉婷“啊”的惨叫一声,躲进了杨槐的怀里,紧张刺激之下,淫水尿水齐射而出。

“呵呵呵,白叔。”杨槐有些尴尬地说道。

“你,你们啊……”白正业也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上次在镜湖边,见到他们,就知道杨槐把玉婷这个学校最美的女老师搞到手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在学校撞见了他们的奸情,而且还是在玉婷经期的时候,这也太疯狂了,操逼不要命啊。“那个,你们年轻人真会玩,叔什么都没看见,走啦。”白正业也不好说什么,转身离去。

白正业是白洁的爸爸这事学校里除了高义没人知道,玉婷自然也不会知道。上次在镜湖边遇到白正业,玉婷开始还有些担心,但知道白正业和杨槐有交情,也就放心了。万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人家撞个正着。“坏蛋,怎么办,被人看见了。”玉婷埋头在杨槐怀里,在他胸口咬了一口,说道。

“那也不怪我啊,谁提出到学校来玩的啊。”杨槐故作无辜地说道。

“你,你还说……”玉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下可怎么办?人家在学校里以后怎么见人。”说着,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没事啦,白叔不是外人,不会传出去的。再说了上次在镜湖边,你身上不是都被人家看到了。”杨槐拍拍玉婷的屁股。

玉婷也想起那天在镜湖边赤裸着身子和他们一起吃饭却浑然不知的情景。羞臊中,也兴奋起来。

搂着玉婷安抚一阵,玉婷突然想到校长和白洁,“你说白叔有没有发现高校长和小洁的事情啊?”

“白叔姓白,你的闺蜜也姓白,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啊?”那天在镜湖边,玉婷走后,他们几个男人谈事情,杨槐才知道白正业的女儿也是学校的老师,难道是白洁?那他知道自己女儿跟学校老校长通奸的事情吗?

“啊?!”玉婷一听,惊得从杨槐的鸡巴上弹了起来,腿被操的发软,一下子没站稳,又栽进杨槐的怀里,杨槐顺势将鸡巴又插进她的小屄,这一下玉婷几乎觉得自己被捅穿了。“啊……”

“你,你是说,白叔和小洁是亲人?”高潮之后的玉婷软在杨槐怀里,娇喘着问道。

“白叔上次说,他闺女也在学校教书,你们学校几个姓白的女老师?”

玉婷不禁又捂住了嘴,学校姓白的女老师,可不就白洁一个,难道他们真的是父女?“怎么可能,如果白叔真的是小洁的爸爸,那小洁和高校长的事,他不知道吗?万一被白叔发现了可怎么办?”玉婷想到这里不禁又为好闺蜜着急。

“能怎么办啊?”杨槐无奈地摊摊手。

“白叔会不会杀了高校长啊?”玉婷也知道白正业混过黑社会,更加担心了,“其实吧,高校长人不坏,对老师和学生都特别好。也不知道他和小洁是怎么开始的。那天我去小洁家,就觉得奇怪。她生完孩子,丈夫和公公婆婆都没有照顾她,但小洁看着状态很好,也很幸福,现在想来应该是高校长照顾的很好。”玉婷喃喃自语道,“要是白叔杀了高校长,小洁可怎么办?还有孩子,他们孩子都有了,王申铁定要和小洁离婚,小洁也没脸在学校呆了。”玉婷越想越着急,顿时对杨槐说道:“杨槐,你帮帮他们吧,白叔和你关系好,你,你帮帮小洁好不好,我求求你。”

“傻瓜。”杨槐揉揉玉婷的小脸袋,“你说白叔连我们都发现了,他们俩能发现不了?”

“那?”玉婷一时转不过弯来了。

“发现了为啥不报复?”杨槐看出玉婷的疑惑,继续道:“你能想到的,他难道想不到?哎,白叔这些年被人陷害,蹲了几年牢,白洁可能一直恨他这个父亲。白叔回来之后,发现了女儿被一个老头子操,还生了孩子,他能怎么办?他恨,他怒,但也自责。作为一个父亲,他最理性的选择就是尽量让女儿过得好,正如你所说,高校长对白洁不错,所以他才忍下来,默默守护女儿。”杨槐将白正业的心思分析个大概,当然经历了王五家里的事情,他隐隐猜测白正业也有变态的心思,女儿被一个老头子奸淫,他是不是也很享受这样的性奋刺激。

“哎,你这么一说,白叔还挺伟大的。”玉婷叹了口气,如果真如杨槐所说,那对白洁似乎是最好的结果。“但是,白叔看女儿和一个老头子做爱,心里真的,真的能够接受吗?”玉婷又有些疑惑。

“嘿嘿,说不定,白叔不但接受了,还会觉得很刺激,很兴奋呢。”

“啊?怎么可能?”玉婷难以置信地问道。

从乾元观回来,杨槐心底那龌龊变态的心思就被唤醒了。他在之前是传粉百花丛,从不单恋一枝花。直到遇见玉婷,这是第一个他想要珍爱一生的女人。大伟说要将方晴献给他和舅舅操的时候,杨槐也没有当真,只是笑话大伟憨傻。

然而,乾元观几个老道,还有修罗经的事唤醒了他的变态情欲。大伟的想法也在他的心底发芽,这个时候,与王家兄弟重逢,哥俩的淫乱也让杨槐心生向往。那变态的情欲在心底慢慢发酵,随着玉婷被调教的越来越淫荡,杨槐也愈加兴奋和渴望。

对于玉婷,杨槐一直没有和大伟一起操干,即使他有好多次机会,在玉婷高潮迭起,兴奋到不能自已的时候,杨槐无论想做什么,玉婷只会顺从地享受。

但这不是杨槐想要的,他开发玉婷的性欲,带她见识各种变态的人和性事,让她在陌生人面前暴露,他一点点引诱出玉婷心底的欲望。然后,杨槐在等待着,玉婷能够自己打破内心最后的伦理枷锁,抛下羞耻心,全身心享受性爱,去勾引男人,去探寻更加刺激的性爱。

男人的性欲除了最基础的男女之爱,或许都有两面,一面是抢夺奸淫其他男人的女人,另一面是看自己女人被别的男人奸淫。他当着初平的面与玉婷淫乱,体验到了给别人戴绿帽、侮辱别的男人的快感。但同时他也在渴望着享受到被戴绿帽的刺激。他是如此,大伟也是如此,所以玉婷、方晴两女到现在都没有被两个男人操干。

今天撞见白洁和高义,然后遇见白正业,杨槐就猜想或许白正业也有这样变态的性欲。自己和玉婷第一次在校园里欢爱就被他撞见,那高义和白洁,他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当然杨槐说白正业可能很兴奋,其实正是他自己的心思。

想到此,杨槐的欲火又起,搂着玉婷又来了一轮。

玉婷被操的浑身绵软,只能将自己完全交给杨槐。二人边操边走出了大礼堂。

“啊……不要,不要到外面。”玉婷娇喘道,刚刚被白正业发现,加上高校长和白洁就在学校,玉婷哪里还敢到校园里。

“怕什么,反正已经被看见了。”杨槐说道。

玉婷拗不过杨槐,只得任由他搂着在校园里交合。偏偏杨槐还带着她去最显眼的地方。空旷的操场上,杨槐和玉婷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在操场中央纠缠着,耸动着。玉婷已经不在乎了,放肆地浪叫,发泄着自己的快感。

操场南面,是一个正在建设的小区。一些农民工不愿意住闷热的宿舍,就在楼里打地铺。玉婷的浪叫很快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月色皎洁,虽然看不清人脸,但二人在做什么却是很清楚。

十几个农民工很快聚集于窗台边,欣赏着这场真人AV秀,还吹口哨和鼓掌欢呼。

被这么多人围观做爱,玉婷直接吓尿了。挤在杨槐怀里,小声求他赶紧走。但杨槐却大大咧咧,搂着玉婷继续操干,还冲农民工挥挥手。

躲在远处的白正业看了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玩儿的还真疯狂。

“啊,坏蛋,啊,不要,快,快停下,再,再这样,我要,啊,我要恨死你了,啊……”巨大的刺激之下,玉婷高潮一波接一波。

“怕什么,他们又不知道你是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爱,是不是很刺激,很爽啊。”

“啊,变态,大变态,要被你玩死了。啊……不行了,不行了,操,操死我吧,人家受不了了,我就是婊子,是最不要脸最无耻的荡妇,啊,草死我吧。”玉婷再也无法抵抗情欲,抛下了一切的负担,放肆的浪叫着,全身心地享受着。

杨槐将玉婷的一条腿抬起,玉婷摆出了一字马。农民工见到二人以如此高难度的姿势操逼,顿时又爆发出更加热烈的欢呼声。

操了几个回合,杨槐将玉婷带到场边的单杠处,让玉婷抓着单杠,双腿夹着他的腰,这样玉婷挂在半空中,杨槐则背着手挺腰操干。

躲在一边的白正业看看手机,发现女儿白洁和高义已经不再校长室了,换了几个摄像头,发现二人已经出了楼。他咳了一声,给还在激情欢爱的两人提醒。

玉婷听见不远处的咳嗽声,更是吓得一个激灵,险些从单杠栽到地上,还是杨槐眼疾手快,搂住了她。杨槐也听到了白正业的提醒,搂着玉婷出了操场,钻进了门口搁置体育器械的小屋。

白正业看他们藏好,摇摇头,往回走。路上,一个白花花的身影,闪进了大楼的阴影中。白正业自然知道那会是谁,也没有停留,继续回了门卫室。

阴影里,白洁捂着胸口,冲身边的高义嗔道:“坏蛋,吓死人了,差点被我爸发现。”此时的两人竟然也和杨槐玉婷一样,赤裸着跑了出来,当然这两人在校园里操逼,可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是两人在校长室隐约听到了外面似乎有欢呼声,就偷溜出来看。

这两人可不敢当着别人的面做爱,躲在阴影里,小心翼翼走到操场,发现在建的楼里有灯光,几个农民工见好戏结束,就惺惺散场。

高义就搂着白洁在操场门口操了起来,当然这里很难被农民工发现。但背后的小屋里,却有两人一边做爱,一边看着他们。

高义和白洁在校园里浪战几个回合,就回去了。杨槐才拉着玉婷出来。

回到礼堂收拾一下,杨槐拉着玉婷回家。来的时候,玉婷也是从后门进来的,钥匙还是白洁塞给她的。有一次玉婷上班迟到,白洁给了她一把后门的钥匙,告诉她再迟到,就从后门溜进来。当时玉婷还觉得奇怪,白洁怎么会有后门的钥匙,现在知道了,她是为了和高校长到学校偷情。

本来玉婷还想拉着杨槐走后门,没想到杨槐要直接从前门出去。走到大门口,老远就看见侧边的小门开着。显然是白正业为他们留的,杨槐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跟白正业道了声谢。玉婷此时身上只穿着职业套裙,内里什么都没有。下身还好,上身仅有一粒扣子的小西服可什么都挡不住,她羞臊地躲在杨槐背后。

出了校园,杨槐就发现玉婷不单系着扣子,还用手拉着衣襟,挡住自己内里的光景。杨槐就将玉婷的手拉开,还将她的扣子解开,这下,玉婷的上半身裸露出大半,两团丰乳也露了出来,衣服堪堪遮住两颗乳头。走动间,乳头就会跳出来。

“坏蛋,这样被人发现了怎么办?”玉婷有些担忧地看看周围,说道。此时夜已经深了,但路上偶尔还有出来遛弯的。

“看见就看见呗,又不掉块肉,我就喜欢你暴露。”杨槐拉着玉婷边走边说道。

一路上玉婷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经过的行人自然注意到了穿着暴露的玉婷,有惊讶,有不屑,更多的是男人色眯眯的目光。玉婷初时还有些羞臊,但是就如同在操场做爱一样,很快就被兴奋刺激取代。

晚风吹过,前胸就整个裸露出来,玉婷还想遮挡,但看看身边的杨槐,知道他是不会允许自己遮挡的。而且自己也越发兴奋,索性就大大方方敞开。夏夜的晚风,拂过身子,让她感觉身体的每个细胞都炸立起来。小屄里的精液、淫水混着经血不住的往下淌。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么变态啊?”玉婷搂着杨槐的胳膊,看着经过的男人们色眯眯的目光,想起了学校里白洁和高义的事情,又想起了丈夫初平,自己和杨槐当着他的面做爱,他竟然极其兴奋,那如果白正业知道自己女儿和高校长通奸,是不是也和初平一样?还有杨槐这个坏家伙,竟然三番五次让自己暴露在外人面前。

杨槐停下脚步,看看身边这个绝世美人,“都变态或许有些绝对,但是我认为是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变态。只不过大部分人埋藏在心底不敢表露,还有的人没有经历这样的环境,没有被发掘出来。”

“胡说八道,就你自己是个变态,还拉上别人。”玉婷白了他一眼,虽然这样说,但她心底也有些相信了。

“不光男人,其实女人也是。你这一路走回来,是不是特别刺激啊,刚刚在操场做爱,是不是比平时更爽。男女之间的性事,就是越变态越刺激,越变态越快乐。”

“那是不是人家越变态,你越喜欢?”玉婷看着杨槐问道。

“不要管我喜不喜欢,我希望你只要觉得喜欢,觉得享受,就大胆尝试。”

自从跟了杨槐,发生的种种,见到的种种,玉婷有种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感觉,自己以后又会变态到什么程度,淫荡到什么程度?

玉婷深情地看着杨槐,主动献上了热吻。此时二人已经走到了一条岔路,路上基本没了行人。杨槐搂着玉婷,将她抵在路边的大树上,撩起了她的裙子,挺着鸡巴又操进血逼之中。

“啊……不要啊,不要在这里,啊,万一被人发现,啊,坏蛋……”玉婷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没有任何反抗,反而迎合着杨槐的操干。

就在这时,一对夫妻散步经过,看到这一幕惊呆了,愣了半响,才不好意思地匆匆从杨槐和玉婷身边经过。走过不远,女的啐了一口,骂道:“真不要脸。”

饶是声音不大,但是二人还是听得清楚。“啊,坏蛋,人家被你玩坏了,人家彻底成了不要脸的荡妇,啊……不行了,要来了。”玉婷浪叫着。

“呵呵呵,你信不信,他们两人晚上回去一定会是激情的一夜,嘴上骂别人,心里指不定多羡慕呢。”

“啊……就你,就你歪理多,啊,不管了,人家这辈子就要被你操死了,操成荡妇了。”玉婷浪叫着,性爱越发激烈,裙子和衣服也都被杨槐脱下来扔到了路边。

又浪战了四十多分钟,夜已深了,再没有路人经过。杨槐就这样扶着全身赤裸的玉婷回家。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