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兰陵笑笑免费 兰陵笑笑小说全文阅读

2020-09-06   编辑:萌果果
  • 逍遥主人 逍遥主人

    逍遥主人在逍遥镇上算是一号人物,年方二十叁坐拥万贯家财,各式商家店铺约有数十间,真乃富家少爷郎。  虽说生活富裕,但却未曾娶妻生子,最亲近的怜怜奴奴仅是逍遥府大总管,而奴婢们皆是面容姣好的妙龄女子。  人际交往方面,实在太多太繁杂就记不太清楚了,大概都是些朝臣官宦、叁教九流之辈,没甚麽名门正派。

    兰陵笑笑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逍遥主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逍遥主人》,是作者兰陵笑笑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逍遥主人在逍遥镇上算是一号人物,年方二十叁坐拥万贯家财,各式商家店铺约有数十间,真乃富家少爷郎。  虽说生活富裕,但却未曾娶妻生子,最亲近的怜怜奴奴仅是逍遥府大总管,而奴婢们皆是面容姣好的妙龄女子。  人际交往方面,实在太多太繁杂就记不太清楚了,大概都是些朝臣官宦、叁教九流之辈,没甚麽名门正派。

《逍遥主人》 【第二十九章 打打骂骂闹口舌 嘻嘻哈哈说风月】 免费试读

「主人,让人家再替你倒一杯。」奴奴声音妖妖娆娆,丰采无限地频抛媚眼,纤纤玉手提了瓶青瓷酒壶,尽往大银衢花杯斟满琼浆。

「嗯、嗯。」李梦怀脸色欣喜,日常的饮食起居,皆有小美人随身伺候,这感觉真是爽啊,开心道:「奴奴真是乖巧啊,我这辈子可少不了你啊……」

「主人,这话说得客气了呢。」奴奴丽脸浮现几分红晕。

「不不不……」李梦怀摇着头,大为嘉许道:「这府内钱财帐目之事,可都有赖你的用心经营,才让我毫无后顾之忧,能日日夜夜的享受人生快活啊!」

「嘻嘻。」奴奴一副骄傲样儿,嘴角逸出一丝自得的笑意:「人家只是尽本分之事罢哩!」随即自倒了杯酒,高举致谢道:「来!让人家敬主人一杯!」

「哈哈哈!」李梦怀朗声大笑:「来!一口干了!」

「当!」

主仆兴致盎然的碰杯对饮,酒气馥馥清馨,酒味甜不腻口,一滴滴潇洒荡漾于嘴里,一口口暖活绵密在肚内,令他俩连声赞叹不绝。

「呜……」

怜怜嘟起了朱唇,奴奴与李梦怀的亲昵行为,让她颇感怏怏不快,连忙挪身上前,张臂抱住了男儿,坐在他的左侧,娇嗔道:「主人,你好偏心啊,怎么只夸奖奴奴而已,人家不依、不依……」

李梦怀顿觉左手一片滑嫩软绵,身子霎时酥麻了半边,鼻中又闻到女子的芬芳体香,乐得俊颜大悦,反手揽住怜怜,安抚道:「小美人闹甚么呢?这金丹红丸之事,没有你的监视督促,我可放不下心啊……」

「嘻嘻。」怜怜笑脸盈盈,嘴儿凑到李梦怀耳边,吹气如兰的细语道:「主人,玉女合欢丹的量都烧好了,人家有放了些在你的锦囊唷。」

「哦?」李梦怀拿住了系在腰带的锦缎布袋,掂了掂一下份量,果然沉重饱满了许多,大大小小整齐一致,约莫二、三十来颗左右。

「主人这些够用吗……」怜怜朱唇含住男儿耳朵轻轻舔弄,悄悄将纤手摸到了底下,隔着裤裆抓住了盘龙宝杵胡来乱摸。

「哦!」李梦怀闷哼一声,只觉被怜怜捏拿得无比舒服,一股热流从丹田疾窜而下,盘龙宝杵旋即昂首翘起。

怜怜秋波送情,喜吟吟道:「主人真是生气勃勃啊,这里今儿个也挺清幽的,要不来个野外交欢,快活、快活呀?」

李梦怀一只手按在怜怜胸脯,拿住了一颗梨形奶子,稍稍用力握了握:「你这淘气的小美人,如此挑逗我是何意?忘了我要教你们武功法术吗?」

怜怜晕着脸儿依偎主人胸膛,娇声腻语:「常言道,人生如白驹过隙,应当及时行乐吗……」

「好个有才情的主,这话说得真好。」李梦怀心神一松,低下头来亲亲她的粉额。

怜怜小芳心顿时枰枰跳动,纤细身子不自觉一阵火热,对于握在手里的盘龙宝杵,愈加舍不得放开,甚至欲要掏宝出来把玩……

「啪!」

「啊呀!」

一只挽起袖子的白嫩藕臂,狠狠的在怜怜手上打了一巴掌,她揉着火辣辣的痛楚,望向出手之人,杏眼圆睁喝道:「奴奴你有病啊!你打我干什么啊?」

「你才有病呢!」奴奴柳眉高高挑起,厉声吼了回去:「你这没羞没躁的小妮子!今天是我伺候主人的日子,你是在发甚么春啦!」

「哼!」怜怜不满地噘嘴儿,将发红的掌儿递到李梦怀眼前,蹙眉哀叫道:「主人你瞧瞧,奴奴欺负人……打得人家手好疼呀……」

李梦怀顿生怜悯,忙牵起她的手来回揉搓,柔声道:「小美人,我这样按摩,有没有好一些啊?」

「主人,人家不只手受伤……」怜怜不满地嘀咕,委屈得嘟起小嘴,号号地佯哭起来:「呜呜、呜呜,心也受伤了啊……呜呜……」

「乖乖、乖乖。」李梦怀一边好言安慰,一边看向红衣女子道:「奴奴,你怎么……」

未待话说完,奴奴眼圈禁不住一红,掉了两行泪水下来,梨花带雨的坐在男儿右边,哭诉道:「主人,人家的心才是真的受伤了呢,你可别被那小妮子给骗了,呜呜呜……」

「唉唷、唉唷。」李梦怀触着她的目光,心头不由一阵悸动,连忙从袖子掏出银丝汗巾,帮奴奴擦拭眼泪道:「小美人怎哭了呢,不哭、不哭……」

「呜呜!」奴奴悲呼了声,软软地伏在男儿怀里,抽抽噎噎道:「主人,人家心里委屈极哩,你怎老是被小妮子框着走呢,呜呜呜……」

「哭、哭、哭。」怜怜不禁烦躁起来,比我还会一哭二闹啊,没好气骂道:「唷唷唷,你这浪骚蹄子,哭戏还做的真足啊,哭够没呀你,!」

「我真情流露怎样!」奴奴也不退让,回嘴道:「总比你这小妮子,老爱在那装模作样好得多呢!」

「你胡说八道啥啊!」怜怜登时怒起,朝她身上打了拳头过去:「你这大屁股欠揍啊!」

「你这小胸部竟敢打我!」奴奴边出手抵挡,边予以反击道:「老娘跟你拚了!」

「你这肥滋滋的大母猪!」

「你这干巴巴的瘦皮猴!」

「……」

两姝毫无顾忌主人在场,当即放刁撒泼的闹腾起来,彼此气忿忿的各不相让,朱唇菱嘴骂骂咧咧不断,玉掌粉拳拉扯挥舞不停。

夹在中间的李梦怀,听得是一颗头两个大,两个外表标致的绝色美女,总是一见了面,就像个肖婆泼妇吵吵闹闹。

倏忽想起逍遥主人于阴阳双修经所写,怜怜是属水,奴奴是属火,看来这是五行之中,最典型的水火不容啊!

李梦怀各瞄了两姝一眼,并拢伸直两手食中指,举起剑指横挡在她俩之间,神态沉稳而严肃道:「嗯哼!你俩再继续吵下去,我可不客气了!」

「啊?」

「呃……」

怜怜奴奴吵得面红耳赤脸儿,俱是浮现愣怔的表情,俩人领教过它的厉害,先是愕然的对视了片刻,接着挤眉弄眼的打了眼色,双双转怒为喜。

「啊呀!」怜怜蓦地态度大改,玉体斜躺在李梦怀左身,嗲声道:「主人别这样吗,我俩就好姐妹吗,纯粹闹闹玩玩啊……」

「怜怜说的是呢。」奴奴面上露出了微笑,丰躯倚靠于男儿右身,接话道:「这平常都各忙各的活,难得主人挑今儿天气放晴,特地让我俩聚在一起,不免热络热络感情下吗……」

「嗯、嗯、嗯。」李梦怀颇为满意地道:「大家都是逍遥府的一家人,要和和气气的过日子,知道吗?」

「知道了,主人。」怜怜奴奴容颜益发轻佻妩媚,檀口娇滴滴地同声应了,双臂紧紧地缠抱住了男儿。

李梦怀顺势将两姝搂在怀里,大手探入了衣裳内,揉捏着梨形奶子与瓜形乳儿,皮肤娇嫩滑腻得令人欲罢不能。

两具迷人婀娜的娇躯,就让他左拥右抱的享受齐人艳福,真是恍如幻象梦境般,再看着两姝含羞的小脸,红扑扑的很是撩人,只觉欢欣畅然!

「嘻嘻嘻────」

两姝发出银铃般的悦耳娇笑,温柔嫺熟的伸出两只柔荑,放纵地在主人身上游走抚摸,引诱挑逗男儿的兴致。

眼瞅怜怜奴奴小鸟依人般的待在身边,李梦怀目光悄然望向下面,那儿跪着两名美丽女子,正殷殷勤勤地按摩自个双脚。

两对袒露雪白肌肤的藕臂,将十根纤纤玉指搭在左右腿上,轻轻柔柔地来回捏捏揉揉,力度大小都特别合宜适中,服侍得让他感觉分外爽快。

左边生得一脸清雅端庄,额头洁白光滑且饱满,脸颊上圆下尖的形似鹅蛋,有种高贵娇艳的动人气质。

眉若春山似的秀丽漂亮,眼如秋水般地明净清澈,双唇水润欲滴散发微微光泽,皮肤白皙无瑕透出淡淡红润,穿了一套绫锦素白衣裳。

右边长得和真儿同样面貌,眸子黑白分明,樱唇绛脂均匀,脸蛋娇俏稚嫩彷若童颜,姿态玲珑纤细的如同少女,一颦一笑都万般可爱诱人,着了一件鲜丽杏黄衣裳。

两姝留意到李梦怀的眼神,缓缓张启樱唇,展露洁白皓齿,绽出了个甜美笑容,自然流露出亲切和蔼的模样。

李梦怀从容地微笑以对,端详了丽人好一会儿,与怜怜奴奴相比之下,大感两姝真是安静许多,兴许是两个大总管在这,也不敢放胆造次吧!

脑海依稀记得白衣女子,是四季腿里的「秋婕」美婢,黄衣女孩是真儿的孪生姊妹,好像叫做纯……纯儿来着的?

瞧着两姝已跪了有段时间,李梦怀便抽出手来,朝白衣女子招手喊道:「那个、那个,秋婕你别再跪了,起来坐着休息一下吧。」

「好的,谢谢主人。」秋婕赶紧站了起来,弯腰的朝李梦怀鞠了一躬,寻了个靠近怜怜的石椅坐下。

「嗯。」李梦怀点头应了,转向对黄衣女孩喊道:「还有真儿你,唉、唉、唉,错了、错了……」意识到喊错名字,连忙改口:「是纯、纯儿,你也快起来吧!」

纯儿娥眉顿蹙,瞥了眼奴奴,努努嘴道:「主人呀,虽然真儿是我的姊妹,但主人要是认错人家,人家可是会很伤心呢……」

「啊?」李梦怀闻言一阵尴尬,呐呐道:「对、对不住啊……纯儿你……你跟真儿根本一模一样,主人这、这突然反应不过来啊……」

「嘻嘻。」奴奴弯起眉儿淡淡一笑,往已坐在跟前石椅的纯儿,拉了拉她头上绑的绯红发带,解释道:「主人,真儿发带是蓝色的,所以这孩子呢,是纯儿呢。」

「哦……」李梦怀搔了搔头发,连声应诺道:「好好好……」

怜怜伏在他的肩上,讪笑道:「主人叫错名字是小事,别哪天跟纯真一起快活时,爽得分辨不出两个人,一直只肏我的真儿就好,嘿嘿嘿……」

「哼哼哼……」秋婕掩嘴娇笑,有所领会的说道:「怜姐姐你好坏啊……」

「呜……」纯儿嘟起樱唇,羞愧地低下了头去。

「我的纯儿乖,主子在这呢。」奴奴连忙抚着女孩的香肩,柔声细语的哄着,眸子看向了怜怜秋婕,冷冷道:「你主仆俩笑甚么呢,真个坏透了的小蹄子……」

「奴奴你的说对。」李梦怀亦瞪了怜怜一眼,用力在她俏丽的鼻子捏了一下,语气有些重了一点道:「好你个小美人,竟敢笑话我来了。」

「啊啊啊!疼、疼、疼……」怜怜痛得眉头紧皱,纤手不住揉着鼻子,珍珠泪儿差点没掉了出来。

「嘻嘻嘻……」奴奴在一边看得窃笑不已,嘲讽道:「活该,谁让你话多,嘻嘻嘻……」

「嘿嘿嘿……」纯儿亦觑探了几眼,捂着小嘴偷笑。

「嗳哟!」秋婕见状起身上前,围在怜怜身旁呵护关心道:「姐姐、姐姐,还好吗?让妹妹来帮你揉揉。」

「不用、不用。」怜怜挥了挥手示意,抱住李梦怀臂膀轻晃,脸儿娇娇怯怯,样子柔弱柔弱,求饶道:「主人,人家就一时口快吗,你可别生人家的气呀……」

「主人、主人。」秋婕也可怜巴巴地扯扯男儿衣角,软语求情道:「姐姐就随口说说,她没什么意思哟,还望主人别较真啊。」

「没事、没事。」李梦怀眼眯了一下,摸了摸她俩的发顶,还不忘对怜怜调侃道:「也不怪你这小美人,毕竟你的嘴儿吹箫功夫一流,这能说会道自然不在话下啊!」

「啊呀……」怜怜听了大为羞赧,抡起粉拳轻捶他的胸膛娇嗔道:「主人怎取笑起人家了啊,主人讨厌啦……」

「哼……哼……哼……」秋婕花颜憋得通红,咬着牙强忍笑意。

「哈哈哈────」奴奴纯儿乐得捧腹大笑,两张如花似玉的脸儿,满是舒坦与愉快。

李梦怀有些不好意思,怜怜毕竟是自个的左膀右臂,还是得顾及其颜面,赶紧摆摆手喊道:「好了!好了!你俩都收敛些,都别再笑了!」

正当众人嘻嘻哈哈之际,一个身穿碧绿衣裳的女子,已莲步款款来至鸳鸯亭中,见着气氛一片闹哄哄,没出声的打搅了兴致。

反而是自找了个位置静静坐下,随手拿了一串绿皮葡萄,剥着光滑剔透的果皮,吃着汁液丰富的果肉,东张西望的想要凑凑热闹。

身陷美女堆的李梦怀,倒是有注意到绿衣女子,默默的独坐在石椅,倏地抽身走了过去道:「唷,玉儿来了啊!」

「主人好。」玉儿双目喜色闪动,赶忙与之迎接道:「这儿挺热闹的呀,主人在和大家讲些甚么啊?」

李梦怀走至桌边,往墨绿玉杯斟满了葡萄美酒,递给她道:「没甚么、没甚么,都是些庸俗闲话,不值得一提。」

「这样啊……」玉儿悠悠喝了一口,眯着眼咂咂舌儿,脸儿洋溢着幸福满足之情,乐滋滋道:「好奇怪呦,主人亲手倒的,总是特别的香甜。」

「小美人,还真会说话啊。」李梦怀朝她腮如红荔的脸儿,轻柔的捏了几下,询问道:「你那边都布置好了?」

「嗯。」玉儿眨眨那双漂亮的眸子,应允道:「主人随时都可以过去了。」

「好。」

李梦怀满意的点点头,此时却感衣袖被微微扯动,遂瞧了瞧周围情形,但见怜怜奴奴站在自个左右两边,秋婕纯儿亦恭敬的随身在侧。

「嘿嘿。」怜怜脸上乐呵呵,手拿景泰蓝琉璃杯,嘤声道:「主人,人家也想喝一杯你亲手倒的。」

「嘻嘻。」奴奴神情笑咪咪,举起荔枝纹玛瑙杯,细语道:「主人,人家刚刚还没跟你喝够呢!」

「来、来、来!杯子都拿稳了!主人我这就给你们一一倒上!」

李梦怀神色间甚是高兴,殷勤地为两姝斟满了葡萄美酒,又自取来了德化窑白瓷杯和玉女跪俑金杯,一样倒满了琼浆递给秋婕纯儿。

「谢谢主人赐酒!」

一群温香艳玉的美女们,个个满脸带着迷人的笑容,眉梢眼角流露万种风情,显出一番娇媚的齐声欢呼。

「大家客气了、客气了。」李梦怀拱手作揖,取来大银衢花杯还礼道:「怜怜、奴奴、秋婕、纯儿、玉儿,让主人敬你们一杯!」

「嘻嘻嘻……」众姝开眉展眼,捧杯干了一盅敬道:「主人行这般大礼,可折煞我们了。」

「说甚么话呢……」李梦怀拎着青瓷酒壶,继续斟酒道:「你们日夜为我操劳,我慰劳下大家又有何妨呢?」

怜怜奴奴对看了一眼,不由分说将李梦怀拉到石椅端坐,一个指夹黑黝黝的桑葚,一个手拈红艳艳的梅干,温言婉语的喂食他:「主人吃点水果吧,补充些精神元气,待会你可是要干体力活的。」

秋婕、纯儿、玉儿三人,各拿了香喷喷的水梨、黄森森的枇杷、绿莹莹的葡萄,细心地剥皮去子。

「主人,还是要来颗梨子,这东洲莱阳产的哟。」

「主人,要不吃吃苏州的枇杷解暑呀。」

「主人,这西域葡萄很鲜甜呦!。」

李梦怀左瞧瞧右望望,心中大为感谢逍遥主人,搜罗这些百依百顺的美女,任由自个予取予求,念及寻思至此,仰头开怀大笑。

「哈哈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