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笑贫不笑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勿忘杏吧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笑贫不笑娼 笑贫不笑娼

    赵春华出生在黔南省陇南县,一家五口人,父亲,母亲,两个弟弟。  父亲赵岩在木材加工厂上班,母亲李晓利在陶瓷厂上班,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工厂连年亏损,已经资不抵债的两家工厂破产倒闭了,因工厂倒闭被迫下岗的工人,只能靠领取政府发放的最低生活保障金养家糊口。

    勿忘杏吧 状态:已完结 类型:经典短篇
    立即阅读

《笑贫不笑娼》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笑贫不笑娼》,是作者勿忘杏吧倾心创作的一本经典短篇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赵春华出生在黔南省陇南县,一家五口人,父亲,母亲,两个弟弟。  父亲赵岩在木材加工厂上班,母亲李晓利在陶瓷厂上班,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工厂连年亏损,已经资不抵债的两家工厂破产倒闭了,因工厂倒闭被迫下岗的工人,只能靠领取政府发放的最低生活保障金养家糊口。

《笑贫不笑娼》 正文 免费试读

赵春华出生在黔南省陇南县,一家五口人,父亲,母亲,两个弟弟。

父亲赵岩在木材加工厂上班,母亲李晓利在陶瓷厂上班,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工厂连年亏损,已经资不抵债的两家工厂破产倒闭了,因工厂倒闭被迫下岗的工人,只能靠领取政府发放的最低生活保障金养家糊口。

赵春华的父母当然也在下岗工人之列。

上班时虽然工资不多,总还可以维持生计,现在下岗了,没了进项,家里还有三个正在读书的孩子,那点保障金连平时的柴米油盐都不够,根本无法供养三个孩子读书,一想到这,赵春华的父母赵岩和李晓丽,就整日里忧心忡忡愁眉不展寝食难安。

赵春华在三个孩子中是老大,性格外向,豁达,泼辣,也很懂事,在家经常帮助父母干些家务活,可就是虚荣心比较强,虽然家境贫寒,在班级还是喜欢和同学比穿戴,这也许是女孩子的天性吧。

看到父母愁成那个样子,知道一定是因为自己和两个弟弟念书的事儿,於是就想自己退学找点活干,帮着家里挣点钱供两个弟弟把书念完。

这天晚上,年仅十七岁,正在读高二的小春华做好饭菜,和两个弟弟坐在桌子旁边等着父亲母亲回来。

父母亲回来的很晚,进门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一盆没几个菜叶的白菜汤,几个玉米面饼子,没说什麽走到桌子旁坐下说道:“你们先吃呗,还等什麽。”

“我们不饿。”赵春华说。

“爹、娘,找到活了吗?”赵春华问。

父亲摇摇头没吱声,一家人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屋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饭菜在嘴里咀嚼发出的微微响声。

“爹、娘,我不想读书了,想开一个电脑修理部。”小春华有些天真的说。

赵春华在学校学习很好,尤其是电脑课门门成绩都是优秀。

这时候电脑已经开始走进平民百姓的家庭,虽然陇南是一个贫困县,还是有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家里买了电脑。

“一个女孩子家你能行吗?”父亲赵岩问道。

“能行!有一回我一个同学家里的电脑坏了是我去给修好的。”赵春华语气坚定地回答说。

赵春华父母也感觉到家里生活的窘迫,沈思良久,赵春华的父亲看看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李晓丽两眼含着泪点点头,於是两口子东拼西凑好不容易借了三千块钱给了赵春华。

赵春华在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上租了一间门市房,经过筹备,挂牌开起了“春华电脑维修部”。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赵春华从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长成了漂亮的大姑娘,每天上班下班,专心致志的经营着自己的电脑维修部,只是生意并不景气。

赵春华母亲李晓丽看到女儿一天天长大,开始为女儿的婚事着急了,一天晚上吃饭时问自己的女儿说:“你一天就知道修电脑,有没有对象呢?”

“我才多大呀,找对象着什麽急。”赵春华说。

“都二十三了还小啊,再大就成老姑娘了。”赵春华的母亲李晓丽有些嗔怒地说。

让赵春华没想到的是几个月以後,母亲真的托她的干姊妹赵阿姨为她说了一门亲事,那个男的姓周,叫周文,是一名工人。

两个人交往了一段时间,彼此感觉还合的来就结婚了。

结婚的当天晚上两个人躺在被窝里,赵春华原以为新婚之夜周文能和她说说悄悄话,然後主动上了她,可等了半天没动静。

赵春华还真有些想了,她在开电脑维修部给别人修电脑时,修好後要试看几天,看的大部分内容都是黄色网站和淫秽视频,经常看的她欲火中烧,实在忍不住,就把一根手指插进自己的屄里抽插一阵,那时候她真的好想有个男人和她玩一会儿。

现在身边就躺着一个男人,既然他不主动,自己也就别客气了。

於是赵春华把手伸进了周文的裤衩里,摸到了他的鸡巴,让赵春华感到愕然的是,他的鸡巴不仅软了吧唧的,而且很小,比蚕蛹大点不多,她用手套弄了老半天,多少有点变化,就小声对他说:“快上来吧。”

赵春华把两腿叉开,周文爬到她身上,可是周文的鸡巴不硬怎麽也插不进去,赵春华好不容易用一只手把他的鸡巴塞进自己的屄里,他没弄几下就射精了,赵春华这个气呀。

後来两人以感情不和为由不到半年就离婚了,赵春华又回到电脑维修部,干起了老本行,这一干又是六七年过去了。

赵春华家有个邻居姓叶,叫叶国安,一家四口人,两口子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叶天成。

两家是老邻居了,关系处得很好,经常你来我往,两家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可谓发小。

叶天成比赵春华小三岁,因为结婚比较早,还不大定性,两口子总打仗,几年前和老婆离婚去了东广,前天从东广回来,听说赵春华开了电脑维修部,一大早吃完饭就跑了过来。

这个叶天成性格活泼开朗,是出了名的大嗓门,一进屋就可着嗓子喊道:“春华,你真棒,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敢开电脑维修部,好样的。”

说着就大大咧咧的拽了一把椅子,紧挨着赵春华坐下。

赵春华坐在一张半新不旧的桌子前正在看书,听到说话声擡起头,看到是几年不见的叶天成,忙站起来笑着问道:“你怎麽来了,什麽时候回来的?”

“怎麽,不欢迎啊。”叶天成打趣地说。

“我昨天晚上回来的,想你了,这不,昨天晚上到家,今天一大早就赶过来看你来了。”叶天成接着调侃道。

赵春华知道叶天成是在开玩笑,但心里还是甜甜的。

“这些年怎麽样,你咋想起来开电脑维修部了?生意还好吗?”叶天成连珠炮似的一连串儿问了好几个问题,问完他开始打量起这个简陋的电脑维修部来。

这间小屋估计面积最多不过十多个平方米,一进门左边靠墙摆放着一张桌子,就是赵春华坐着看书的那张,桌子上有几本书,一些修电脑用的工具,地上还有几个北京凳,墙上挂着一个用镜框镶着的工商营业执照,这些就是她电脑维修部的全部家当。

听了叶天成的问话,赵春华满脸凄苦的对他说:“别提了,我十七岁那年爹娘工作的工厂因多年亏损破产倒闭,我爹和我娘每月只有那点最低生活保障金,靠这点钱怎麽可能供我们三个上学,我是老大,只能由我来帮助父母度过眼的“经济危机”,我就跟爹娘商量,退学开了这个电脑维修部,我上学时电脑学得好,考试门门功课都是优秀。”说到这赵春华的脸上露出了点点骄傲的神色。

停了停接着又说:“ 我之所以敢开这个电脑维修部,还有一个原因是有一次我同学家的电脑坏了,我去帮着修好了,我觉得维修电脑对我来说并不难,自己的电脑维修技术是可以的,我就忽略了咱们这个穷地方能有多少台电脑,开店以後我才逐渐发现这个问题,可是店铺已经开张了,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干下去,怎麽也得把投资收回来。”

“你投了多少钱?”叶天成问。

“三千,是老爹在亲戚朋友那里借的。”赵春华说。

“店铺开张好几年了,没赚多少钱,家里的日常支出主要靠两个弟弟打零工赚钱,我开店铺赚的钱除了给家里一点补贴年吃年用以外,主要是先还饥荒,即便是这样,拉下的三千块钱饥荒也只还了两千三,还差七百没有还上呢。”赵春华接着说道。

“听说你在东广挣大钱了。”说完赵春华顺口问道。

“挣大钱不敢说,算是赚了点辛苦费吧。”叶天成诡秘地一笑说。

“不瞒你说,我在那边开了一家“服务咨询公司”,说白了,就是为宾馆、洗浴中心和需要性服务的家庭输送服务小姐,那里的人信奉“笑贫不笑娼 ”,而且有钱的人多,搞女人舍得花钱,熟女现在更吃香,这边也有去的,不少人干这行都发了,怎麽样,想不想去?”叶天成十分兴奋的接着说道。

笑贫不笑娼,赵春华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看到赵春华有点动心了,叶天成接着又说道:“你还不相信弟弟我吗,你我都是离过婚的人,男女之间不就那点事吗,不趁着年轻多赚点钱,老了怎麽办,再说了,你的这个电脑维修部生意也不怎麽样,你还守在这干啥。”

赵春华终於被叶天成说服了,干脆的说道:“好,我和家里商量一下,不过不能说实话,就说你在那边开了一个公司,我去帮你打理业务。”

“可是我已经老了,能行吗?”赵春华想想又说。

“什麽?老了?没听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何况看上去你顶多是个二十五六的大姑娘。”叶天成说。

赵春华听了心里美滋滋的。

叶天成说完起身告辞,临走时随手从兜里掏出一千元钱递给赵春华说:“先把那七百元饥荒还上。”

赵春华接过钱什麽都没说,只是默默地看着叶天成渐渐远去的背影。

第二天叶天成又来到赵春华的电脑维修部,赵春华告诉他家里同意了,之後问道:“我们什麽时候走?”

“就这几天,你的电脑维修部怎麽办?”叶天成问。

“房子退给房东,租金我不要了,桌椅是房东的,维修工具我拿回家,再也没有什麽了。”赵春华说。

“好吧,就这样定了,要走的时候我去你家找你,别的东西不用带,带点换洗衣服就行,不用带钱,一切费用都由我来出。”叶天成说。

几天後的一个晚上,叶天成吃完饭来到赵春华家里,赵春华一家人正在吃饭。

“赵伯,才吃饭啊。”叶天成一边说一边弯腰拿过一个凳子靠墙坐下。

“天成来了。”赵岩说。

“你吃完了?”赵春华问。

“吃完了,我们家吃饭早。”叶天成说。

“咱们明天走吧,我都回来好几天了,有点不放心那边的生意,坐明天下午五点半的火车,咱俩的车票我都买好啦”叶天成说。

“真是麻你了,你在那边熟,春华没出过远门,听说那边挺乱的,就得靠你多帮衬了。”赵岩说。

“放心吧赵伯,春华姐行的。”叶天成这样说着,心中却在想,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要不就留在家里受穷,要不就走出去拼一把,这个物欲横流,一切向钱看的时代,真的是笑贫不笑娼,有钱是大爷。

又闲聊了一会叶天成站起身看着赵春华说道:“春华姐,咱们明天下午五点火车站见,赵伯,我先回去了。”

说完,叶天成站起身往外走去。

第二天下午五点,两个人都准时来到火车站。

两人见面互相打量了一眼,叶天成上身穿了一件跨栏背心,下面穿着短裤,都是品牌货,脚上穿了一双时髦的皮凉鞋。

赵春华穿着一件普通连衣裙,但是两个大奶子和滚圆的屁股却被包裹的紧紧的,前凸後翘,女人味儿十足,看着赵春华那丰满性感的身姿,叶天成一时有一种男人本能的冲动。

叶天成一米八五的大高个,国字脸,浓眉大眼;赵春华身高一米七八,在女人堆儿里也算是大高个,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对身高出众的男女站在那,显得有些鹤立鸡群,吸引了许多男人女人的眼球。

好在没多一会开始检票了,两个人排队检票上车,车票上的座号是紧挨着的,而且是两人座的那一边,找到座位以後,赵春华让叶天成靠车窗坐在里边,自己挨着她坐下。

这几天天气很热,车厢里更是闷热,人们都时不时地用手绢或毛巾擦着脸上身上的汗水。

赵春华也从她随身背着的一个小包里,拿出一块小手帕,轻轻擦了几下自己脸上的汗珠,然後把手伸到叶天成面前,擦了擦他脸上的汗,叶天成先是楞了一下,之後微笑着看了赵春华一眼没说什麽。

五点三十分,列车缓缓开动,随着列车运行速度的加快,凉风一阵阵从外面顺着开着的车窗吹进来,车厢内凉爽了许多,赵春华把头向车窗靠了靠,貌似想看看车窗外的风景,这样一来她的一个大奶子,就紧紧贴在叶天成的胳膊上,叶天成感觉到她的一个肉团贴到自己胳膊上,柔柔的,略带她的体温,同时一股女人特有的体香钻到了她的鼻子里,他的鸡巴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叶天成自己手淫时用米尺量过自己的鸡巴,将近十九公分,在男人的鸡巴中可算是大号的。

硬起来的鸡巴把他的裤衩顶起来一个大包,像是一个小帐篷,赵春华仿佛感应到了什麽,再把身体撤回来的同时,向下面瞄了一眼,看到了那个小帐篷,脸色不易察觉的红了一下。

中途换了一次车,三天後的傍晚,两人终於来到了目的地—东广省圳江市,下车後在站前一家饭馆每人吃了一碗面,出来後叶天成叫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对司机说道:“去江城宾馆。”

来到宾馆,两人坐电梯下到负一层,这里原本是停车场,可能是为了经济利益,现在被用人造木板改建成出租房,一排排房门整齐的排列着,有的房门开着,屋子里还不时传出女人的嬉笑声,有的门锁着。

叶天成领着赵春华来到一个开着门的出租房走进去,屋子里多人沙发上坐着几个年龄不一的女人,上身穿着吊带背心,下身穿着三点式,看见叶天成和赵春华进来,站起身齐声说:“老板好。”

叶天成挥挥手示意她们坐下,然後和赵春华坐在多人沙发对面的两个单人沙发上,指着赵春华对几个女人介绍说:“她是我表姐,以後是你们领班的。”

赵春华听叶天成说着,看着几个女人,一时有点发蒙。

叶天成介绍完赵春华又问那几个女人,他离开这几天生意怎麽样,问完以後,叶天成冲着几个女人说:“好了,你们几个回去吧。”

趁着叶天成和几个女人唠嗑的时候,赵春华巡视了一下房间。

房间足有三十多平米,一张大双人床,两个床头柜,床头柜上摆放着台灯,还有一个小闹钟,一个多人沙发,多人沙发对面有一对单人沙发,单人沙发右面有两个小门,一个是卫生间,一个是厨房,沙发床对面放着一个五斗柜,如果再加上一对小夫妻,还真有点家的味道。

看到那几个女人走了,赵春华问道:“领班是什麽意思”。

“就是管她们的。”叶天成胡乱解释说。

“怎麽样赵姐,累了吧,洗洗睡吧,你睡床,我睡沙发。”叶天成接着说。

赵春华听完心想,已经出来卖了,还装什麽假正经,於是说道:“算了吧,都在床上睡,你就算我第一个客人,不过是免费的哦。”

说完两个人都抿嘴一笑先後去了卫生间,各自洗了把脸上了床。

或许是因为打小就在一起太熟悉了的原因,两个人躺在被窝里都有些囧囧的,就那麽傻傻的躺着,过了一会儿,还是赵春华先醒过神儿来,贴着叶天成耳朵小声说道:“鸡巴硬了吧,别不好意思,肏我吧,让我先尝尝出来卖的滋味。”

赵春华边说边把手伸过去握住了叶天成的鸡巴,就在她的手握住叶天成鸡巴的一瞬间,她的心被震撼了,好粗好大好硬的一根大鸡巴!赵春华不停地用手套弄起他的鸡巴。

叶天成的欲火很快被赵春华撩拨起来,他侧过身用嘴含住了赵春华的乳房,用牙齿轻轻咬着她的乳头。

“啊...啊...你轻点呀...咬疼我了...。”赵春华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地说。

“啊啊...啊...疼啊...疼啊...。”叶天成咬完了这个乳头又开始咬另外一个乳头。

咬了好一会儿,叶天成对赵春华说:“来,你把屁股撅起来,跪在床上。”赵春华不知道他要干什麽,但还是乖乖地照办了。

“啪...啊...啪...啊...啪...啊...。”叶天成举起右手拍打起她的屁股蛋,虽然不是十分用力,可每打一下,赵春华的屁股上还是留下了清晰可见的五个手指印,叶天成每打她一下,赵春华就会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叫声。

“对!就这样大声叫,让那些野鸡们听听,她们的领班有多淫荡。”叶天成说。

“噢噢...痒啊...痒死我了...噢...。”叶天成打完她的屁股,用两只手扒开赵春华的屄,把舌头伸进她的屄里搅动起来。

“哎呦...哎呦...好胀啊...胀得慌...啊...。”叶天成用舌头搅动完赵春华的屄,开始用手指捅她的屄,最初是一根手指,接着是两根手指...三根手指...四根手指...五个手指...,最後,他把手握成拳头,一使劲,捅进了赵春华的屄里,赵春华顿时觉得下身一阵剧烈疼痛,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叶天成的拳头在赵春华的屄里轻轻插动了几下,慢慢抽出来。

“有点疼吧。”叶天成问。

“嗯,有点。”赵春华轻声说。

“以後接客也许会遇到嫖客类似的做法,你先体验一次,免得到时候心慌害怕,来,尝尝我金箍棒的滋味。”叶天成虚头巴脑地说完就提枪上马,因为鸡巴够硬,根本不要用手把着,对准了她两腿之间那条缝,一用力插了进去,紧接着就开始用力抽插起来,每次都把鸡巴全部插进去,叶天成明显感觉到他鸡巴的龟头顶到了赵春华的子宫上。

“啊...啊啊..轻点..啊...你的...鸡巴...太大了...太...硬了...啊...你要...肏死..我呀...大鸡巴...回家...肏你妈...去...去...吧...啊...啊啊...。”

赵春华一边大声呻吟着一边语无伦次地骂着粗口。

足有半个多小时,叶天成连续不断的在赵春华身上耸动着屁股,做着活塞运动,赵春华就那样呻吟着,喊着,叫着。

“好弟弟...好..天成...啊...求你...了...射了...吧...我有些...啊...受不了了...求求...你了...啊...”

“还敢不敢...骂我了?”叶天成喘着粗气也有些不太连贯地说。

“不敢...了...啊...啊...。”赵春华有气无力地说着,又轻轻呻吟了两声。

叶天成骑在赵春华身上,看着她那张被自己肏的已经扭曲变形的脸,一种性的强烈冲动油然而生,一股股液体由他的金箍棒里喷涌而出,赵春华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像是被什麽东西烫了一下,又是啊啊大叫了几声。

射完精叶天成把他那根大号鸡巴从赵春华的屄里抽出来,喘着粗气从她身上下来,两人大概都有些累了,就那样静静地躺着。

赵春华虽然结过婚,做过爱,这次才算是真正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整个过程让赵春华高潮叠起,几次潮喷,弄得床上的褥单湿了一大片,虽然以前开电脑修理部,在网上看过一些淫秽视频,可身在其中,方知其味,感觉完全不一样,她在心中说到,难怪网上的那些男男女女乐此不疲。

“我刚才骂你生气麽?”赵春华首先开口问道。

“生啥气,倒是挺刺激的,从哪学的?”叶天成边说边问道。

“网上,那些年开电脑维修部,看黄片学的。”赵春华说。

“修电脑让你学坏了,真成娼妓了。”叶天成打趣地说。

赵春华用手轻轻掐了一下叶天成的胳膊,叶天成顺势把她搂在怀里,两个人相互搂抱着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了两人才起床,洗漱完毕,叶天成从五斗柜抽屉里拿出一部手机递给赵春华问道:“会用吗?”

“会。”赵春华说。

接着叶天成又从里面拿出一叠资料仍在床上说:“这上面有名单、电话号码和住址,名单上打对号的是有钱的大款,有时间看看好和他们联系。”

说完两人坐电梯上楼在定点饭店吃完饭,叶天成对赵春华说:“我去打牌,你是去逛街还是回去。”

“我回去。”赵春华说。

回到地下室,赵春华拿起那些资料认真看起来,看完打通了一个电话说:“我是叶天成老板新招聘的服务员,您今晚需要服务吗?”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需要,只是时间要晚些,九点半以後,可以吗?”

“好的,谢谢,再见。”赵春华很有礼貌地说。

晚上九点半,赵春华准时来到这个男人的家里。

这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个子不高,有些偏瘦,两人脱了衣服上床後没关灯,老者就很老道地玩弄起赵春华。

先是亲嘴,裹奶子,亲屄舔屄捅屄,亲脚丫,从头到尾来了一遍,赵春华被撩拨的开始淌淫水,不断轻声呻吟着,老者好像还是觉得不过瘾,去厨房拿来了洗好的茄子,黄瓜,胡萝卜,挨着个往赵春华的屄里捅,赵春华大声叫着,喊着。

“求求...你...啊...老爹...你是...我...亲爹...啊...轻点...好疼...啊。”

赵春华不断上下左右扭动着屁股。

老头不为所动,仍然用力抽插着。

过了好一阵,赵春华的喊叫声逐渐小了,屁股也不动了,老者停下来,歇了一会後,又让赵春华跪在地上上身趴在床上。

赵春华进屋时就看到了靠墙边趴着一条大狼狗,她被老头玩弄时,这条狗就趴在那瞪着眼睛看着,狗鸡巴尖尖的、红红的翘着。

此时,老头摆摆手,大狼狗走过来,这条狗显然是经过训练的,老头用手指了指赵春华的屁股,大狼狗就开始用舌头舔她的屁股蛋,舔她的屁眼,舔她的屄。

赵春华的屄虽然有些红肿,被狗一舔多少有点疼,但还是有些酥麻感,赵春华又轻轻呻吟了几声。

老头拍拍大狼狗的屁股,大狼狗一下子把两只前爪搭在赵春华的後背上,耸动着屁股,开始肏赵春华。

狗肏人根本没准头,狗鸡巴有时捅在屁股蛋子上,有时插进了肛门里,有时插进阴道里,狗鸡巴每当插进赵春华的肛门或屄里,她都会惨叫一声...

老头脱光了衣服,静静地坐在那,用手撸着自己不算大也不算硬的鸡巴,看他的大狼狗肏赵春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老头张了张嘴,撸鸡巴的那只手紧紧握住鸡巴根,鸡巴龟头上尿道口里淌出几滴精液,落在了地上。

可能是年龄大了,精液没有年轻人那麽多,喷的也没那样远。

像是还没过瘾,老头走过来蹲在地上,用手使劲推大狼狗的屁股,帮着狗肏赵春华,狗得到了助力,也很快射精了。

狗的精液很稀,顺着赵春华的大腿淌下来。

射完精的狗又回到墙边趴下,狗的鸡巴还是多少有些挺翘着,还有少许水一样的东西滴下来。

这回老头像是抽大烟的过足了瘾,从地上扶起赵春华,帮她穿好衣服,又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沓钱给了赵春华,赵春华接过钱数都没数就打开房门走了。

从进门到出门,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就完成了这次性交易,赵春华感到有些累了。

回到地下室,已经很晚,叶天成也是和朋友喝完酒刚回来,坐在沙发上抽烟,看见赵春华进来,淫笑着调侃道:“娼妓姐回来了,挣了多少钱。”

赵春华剜了他一眼说道:“没大没小的。”

边说边坐到叶天成身边,把一沓钱递给他,叶天成接过钱数了数,自言自语道:“五千。”

赵春华听了有些吃惊,因为她当时没数,不知道是多少,没想到这麽多,也有点小得意,心想,这老家夥出手够大方,这在老家修多少电脑才能挣五千呀。

“这老头变态。”赵春华对叶天成说。

接着赵春华把事情经过向叶天成学说了一遍。

“我知道,但这老头有钱,出手大方。”

叶天成说完又把钱还给赵春华接着说:“明天去银行存上,这钱是你的。”

“你不是说三七分成吗?”赵春华说。

那是对别人,以後你赚的钱都是你的。

赵春华听了有些感动地看了叶天成一眼,没说什麽。

“你歇几天,我再给你找个挣大钱的活,和老外玩3p,一宿至少六到八千,只是要记住,晚上不能吃饭,怎麽样。”叶天成接着说。

“行,为什麽不能吃饭?”赵春华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叶天成说。

说完,两人相拥入睡。

一周後的一个晚上,叶天成开车把她送到一座五星级宾馆楼下,按着叶天成告诉她的房间赵春华按响了门铃,当她走进房间,看到沙发上坐着三个金发碧眼光着身子的老外,正在用手轻轻套弄着自己那根大粗吊,看上去又粗又长又硬,不由得楞了一下,心想叶天成不是说玩3P吗,怎麽多了一个人。

看到赵春华进来,三个人从沙发上站起来耸耸肩,用生硬的汉语不太连贯地说:“好-漂-亮!”

赵春华站在那四周看了看,房间很大,装修很豪华。

还没等她看完,过来一个老外把她拉到沙发前,粗鲁的扒光了她的衣服让她站在那,三个老外就向看稀有动物一样静静看着她,看的赵春华心里有些发毛。

这时一个老外伸出他毛茸茸的大手,捏了捏赵春华硕大而挺拔的乳房,又用食指左右拨弄了几下乳头,然後让她仰面躺在沙发上,趴上去把鸡巴狠狠插进她的屄里抽插起来,抽插,抽插,不停地抽插,好大一阵功夫,这个老外才从赵春华身上下来,第二个老外又上去,三个人轮奸着赵春华,好在叶天成的鸡巴不比老外的小,赵春华品尝过,所以不仅没有害怕,而且还有了几次小高潮,轻微的呻吟着。

仰面肏完赵春华的屄,老外让赵春华两只手扶着床撅着屁股,老外玩起老汉推车,从後面肏她,赵春华雪白的大屁股被肏的肉浪翻滚,男人小腹撞击女人屁股发出啪啪啪清脆的响声,不断在房间里回荡着。

肏了一会儿,老外把鸡巴从赵春华的屄里抽出来,对准了她的屁眼儿狠狠捅进去。

“啊!”赵春华惨叫一声。

老外的鸡巴在赵春华的肛门里出出进进抽插着,三个人继续轮奸着她。

开始赵春华还能感觉到肛门的胀痛,时间长了,肛门周围的肌肉已经麻木,不再有疼痛感,多少有些适应了。

和赵春华肛交完了,老外让赵春华喝了一杯加糖牛奶,然後头朝外仰面躺在床上,一个老外走过去把鸡巴插进她嘴里。

三个老外都是玩弄女人的行家里手,他把鸡巴慢慢插进赵春华嘴里,一点一点往里插,直到鸡巴龟头捅到了她的喉咙里,赵春华顿时感觉一阵干呕,老外的鸡巴在赵春华嘴里不断抽插,每次都插到她的喉咙,她实在控制不住,喝进去的牛奶呕出来,顺着鸡巴周围往外淌,弄得赵春华满脸都是牛奶,这时她才明白叶天成为什麽不让她吃晚饭。

老外一下一下地抽插着,赵春华一口一口地呕吐着,喝进去的牛奶不断往外淌着,三个老外轮流着和赵春华口交,还不时用鸟语说着什麽。

玩到尽兴时,一个老外从墙角推过来一个怪东西,和人一样高的一个架子,中间伸出一根塑料管,管头插着一个和鸡巴粗细差不多的一个黑色圆柱体,圆柱体外面套着一层类似避孕套的东西,上面还有几道红线。

老外让赵春华上床仰面躺下,把她的手脚分别用绳子绑在床的四个角上,赵春华整个人成了大字型。

老外把架子推过来,让那根塑料管对准赵春华的屄,按动了上面的一个绿色按钮,塑料管头缓缓插进赵春华屄里一点,之後又缩回来,赵春华好像没什麽感觉,老外又按了一下蓝色按钮,管头插进去深了一些,伸缩速度也快了一些,

赵春华倒有了少许酥麻感,轻轻呻吟了几声,屁股也微微动了几下,老外伸手按下了最上面的红色按钮。

“啊...啊...啊...啊...。”赵春华一声接一声地喊叫起来。

这时,塑料管不仅伸缩速度快了许多,而且深度每次都会插到管头上最後一条红线,赵春华感觉似乎有个东西要插进自己的子宫里,很疼。

玩了一会,老外推走架子,解开了赵春华手脚上的绳子,让她坐在床边上,一个老外站在前面,两只手把她的乳房向中间推,然後把鸡巴插到两个乳房中间,上下抽插起来,另外两人一边一个对准她的脸撸着自己的鸡巴,和她乳交的老外抽插一阵也开始用手套弄起自己的鸡巴。

看上去老外们很兴奋,套弄了一阵精液就喷到了赵春华的脸上和身上。

泻完了欲火,三个老外坐到沙发上抽烟去了,赵春华用卫生纸擦干净脸上身上的精液,穿好衣服,站在那看着老外,一个老外起身在一个抽屉里拿出厚厚一沓钱递给赵春华,赵春华接过钱出门走了。

回到地下室,已经是夜半时分,她用钥匙打开锁轻轻推开房门,蹑手蹑脚走到床边,把钱放到枕头底下後躺倒就睡。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了,叶天成早已经起床,正在电脑上玩游戏,听到床上有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床边还睡眼朦胧的赵春华说道:“起来啦,昨晚赚了多少?”

赵春华从枕头底下拿出钱起身递给叶天成,叶天成数完惊叹道:“这老外还真大方,一万块!”

听说是一万块钱,赵春华昨晚被玩弄时心里那点屈辱感一扫而光,小声的自言自语道:“这麽多呀。”

从此,赵春华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通过卖淫,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那些淫棍们的钞票源源不断流进了她的腰包,最终实现了自己致富的梦想。

时间犹如流水一般匆匆而过,赵春华衣锦还乡回家过年来了,这一年不知什麽原因,叶天成留在圳江没有回来。

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听说老赵家的姑娘从东广赚了大钱回来了,纷纷登门看望,把一间不大的屋子挤得满满登登。

有几个和赵春华年龄相仿的男人,看到衣着华贵披金戴银的赵春华,不仅啧啧称,对站在人群里的那几个至今仍然生活在贫困线上的中年女人,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而那几个中年妇女,目光中却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唯有一名满头银发的老者,两眼盯着打小看着长大的赵春华,一脸的默然。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