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败类》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十三章

2020-09-06   编辑:冷无情
  • 败类 败类

    不得不说,在如今美图横行,照片大都不可信的年代,对方这个颜值还是与照片没有太大差别的,而且比照片更多了几分生动。  对方五官精致,妆容很淡,却比较得体,而且她皮肤白皙,胜雪三分,只可惜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下,对方也还穿了个半袖的衬衫,只将半截藕臂裸露在外,白的夺目。  她的肤色不是那种瓷白色,而是更偏向于冷白与苍白之间的,颇有些林黛玉的意思。  只是她的身形又有些丰腴,不似现下流行的骨瘦如柴,长腿如筷。

    东风瘦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败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败类》,是作者东风瘦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得不说,在如今美图横行,照片大都不可信的年代,对方这个颜值还是与照片没有太大差别的,而且比照片更多了几分生动。  对方五官精致,妆容很淡,却比较得体,而且她皮肤白皙,胜雪三分,只可惜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下,对方也还穿了个半袖的衬衫,只将半截藕臂裸露在外,白的夺目。  她的肤色不是那种瓷白色,而是更偏向于冷白与苍白之间的,颇有些林黛玉的意思。  只是她的身形又有些丰腴,不似现下流行的骨瘦如柴,长腿如筷。

《败类》 第十三章 免费试读

完事之后,邓璐一言不发,脸上写着凡人勿近四个字,浑身更是散发着一股冷冽的气息。

纵使周朝先巧言善辩,但邓璐就是不搭理他,让周朝先毫无脾气。

周朝先趁她洗澡时煮好的面,她看都没看就要往下走,周朝先见状也就没有继续挽留,而是提议送她回去。

最后邓璐虽然在周朝先的半强迫下被按进车里,但回城途中依然缄默如初,一言不发。

到了邓璐家楼下之后,周朝先并没有立刻打开车门,而是继续软磨硬泡道:「不然,我上去看看叔叔阿姨吧?」

邓璐斜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冷冷的道:「开门!」

语气虽然不大,但怎么听都是一股冷意,周朝先也就没敢继续纠缠,只得悻悻地打开车门锁,看着邓璐上楼。

等邓璐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后,周朝先整个人这才松弛下来,脸色也从刚才的欲言又止变成了轻松写意,一脸自得。

邓璐刚才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周朝先心中并不惊慌,至于面上表现的谨小慎微、不知所措,只不过是为了向邓璐表露一种忐忑、自责、后悔的态度。

不然总不好把现在这幅自得意满的样子表现出来吧,那邓璐估计会更加炸毛。

起身回程,周朝先没开多久就收到了邓璐发过来的消息,简短有力,甚至不带标点:分手

周朝先见状,赶紧将车停在路边,给邓璐发消息讨饶,但这些消息却仿佛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在周朝先家,邓璐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下午六七点了,后来周朝先一番折腾,她到家已经十点多。

面对父母的关心,邓璐应付了几句就回房了。

见邓璐面色阴沉,言语冷澈,邓爸爸也没有多想,自己女儿自己了解,脾气属狗,时好时坏的摸不准。

一回房,邓璐就给周朝先发了分手短信,然后便收到了对方潮水一般的信息。

邓璐没有回复周朝先的消息,也没有找苏子言倾诉,因为今天这种事情,就算是最亲密的闺蜜,也是很难开口的。

这一路上邓璐一直强忍着自己的情绪,绷住自己的神经不让自己爆发或是崩溃,但忍的多了当她到家之后,就真的哭不出来了。

情绪宣泄不出来,所有的难受都堵在胸口,不上不下,难以剥离。

周朝先还在不停地发消息过来,这让邓璐十分不耐烦,在将他设为了消息免打扰后,邓璐就登上了《王者荣耀》。

邓璐虽然是个女生,但她技术还是不错的,每个赛季都能打上王者,这一次她并没有上自己的王者大号,而是登上了为了带周朝先这个弱鸡,前两天才新建的白银小号。

在连续几局白银段的屠杀之后,邓璐的心情终于是好了点,这时她也收到了一条来自好友的对局邀请。

邓璐一看邀请人是周朝先就没有理会,可周朝先就像是在线蹲人一样,每次邓璐打完一出来他就邀请,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当邓璐从第四局游戏出来的时候,她并没有收到周朝先的邀请,这反而让她有了几分在意,当即就拉开好友列表查看起周朝先的在线情况。

此时周朝先已经下线,但细心的邓璐却发现他偷偷将游戏名改成了:青天。

起初邓璐还松了口气,暗道这家伙终于消停了,反正她已经打定主意今后是绝对不会再理周朝先了。

可她细细品了片刻,就立马热血上头,迫不及待地打开微信,点开周朝先的聊天界面了。

因为她的游戏名是:白鹭。

当初在建小号的时候,邓璐对名字并没有什么好想法,所以就问了一下周朝先,毕竟周朝先是老师嘛。

虽然「白鹭」这个名字并没有多好听,但当时的邓璐还虚伪地奉承了一句:「周老师不愧是你!」

一行白鹭上青天,好得很!

此刻的邓璐恨不得杀了周朝先。

「你想死吗?」

看着邓璐发过来的信息,周朝先嘴角一勾,小样,我还治不了你?

周朝先并不在意邓璐的气愤,而是岔开话题发了一句:「给你买了粥,就放在你家门口,记得喝点。」

「不喝,滚!」

周朝先没在意邓璐的回复,送粥只是向她表明自己求和的态度,今天聊到这里就算完了,剩下的还是要一点一点来的。

邓璐拿着手机等了片刻,都不见周朝先回复,像是人真的滚了一样,这让她颇为难受,胸口发闷。

明明自己是来兴师问罪的,结果拳头却打在了棉花上,让人不爽。

邓璐今天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此时确实是饿了,本来在被周朝先上完之后,肚子就有些轻微胀痛,此时饥饿来袭,更是疼痛难忍。

我怎么这么没有骨气?

喝着粥的邓璐这么想到。

*********

回到家后,周朝先这才点开和徐丰羽高磊的三人群,高磊早在九点就在群里发了条消息:「今天过得怎么样?」

周朝先比较直接,发了个红包之后才说道:「请兄弟们喝茶!」

两秒不到,红包就被抢完。

「你们是跟手机长在一起了吗?这么快?」

高磊:「这不是兄弟们都关心你的战况吗!」

徐丰羽:「周老师你也太不讲究了,就发这么小的红包」

高磊:「我觉得周老师蛮大方的/ 坏笑」

高磊是后点开红包的,所以他知道两人获得的金额情况。

「艹,高磊你不是人!」

听了高磊的话后徐丰羽重新点开了红包,才发现周朝先一共发了 100块,运气王高磊抢了97.8.

一番打闹之后,两人再次询问起下午的情况来,周朝先只回复了四个字:「弹尽粮绝!」搞得这两个人在群里嗷嗷叫唤半天。

闹腾之后,众人又简单地聊了两句就不怎么说话了,毕竟对方两人都已经结婚,熬不了夜。

*********

「璐璐啊,起床了!」

一大清早,邓爸爸就来到邓璐房门口不停地敲门,叫她起床。

邓璐将自己埋到被子里都没能抵挡住这催魂一般的魔音,她终于忍不住掀开被子狂叫一声:「啊!」

今天是周日啊!

她叫完之后,邓爸爸果然消停了下来,但是在短暂的寂静之后,邓璐就听到父亲在跟人赔笑解释:「她平时不这样的……」

「我知道,我知道。」

周朝先?

听到来人的声音,邓璐刷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睡意全无,脸上满是愤懑。

这个混蛋!你还敢来?

昨天她回来的时候本就有些轻微腹痛加恶心干呕,在吃了周朝先送的粥后,腹痛加剧不说,胃酸更是上涌,忍不住吐了两波。

这让她从心灵到身体都疲惫不堪,忍不住沉沉睡去吧,在梦里周朝先还阴魂不散,纠缠着自己。

所以敏感的她在一听到周朝先的声音之后,立刻就辨认了出来,然后迫不及待的想要出门给他几巴掌。

不行,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不要再理他了!

邓璐决定无视掉周朝先,可躺下之后,听到门外周朝先和自己父亲相谈甚欢,她心中就又开始烦躁起来,特别邓璐躺在房里根本听不清客厅里的交谈内容,这让她更是忐忑不安起来。

周朝先别再给我搞什么幺蛾子吧?

最后,邓璐还是忍不住下床开了房门。

当他来到客厅的时候,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这才停下交谈,齐齐转过头来看向她。

「你醒啦?」

周朝先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就一脸惊喜地站了起来。

看到周朝先的动作,邓璐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然后转念一想,这是我家,我怕什么?

「你来干嘛?」

邓璐的语气有些不耐烦,这让周朝先有些尴尬,好在邓爸爸在场。

邓爸爸还是非常喜欢周朝先的,所以赶忙站起来打圆场:「你这孩子,说话这么冲干嘛?」

「小周一大早就买早餐过来赔罪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听到父亲埋怨自己,邓璐心中委屈万分。

你知道什么啊,你就帮他说话?

有些话邓璐自然是不能跟父亲说的,所以她的气又转嫁到周朝先身上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周朝先悻悻地给邓璐陪了个笑脸,受下了这口气,然后道:「没事的,我平时也有起床气的。」

邓爸爸见两人的表现,也从中调和道:「年轻人嘛,吵吵闹闹很正常,璐璐你大气一点,就原谅小周吗,人孩子一大早就过来了!」

周朝先一大早就买了早餐过来,虽然没有明说干嘛,但作为过来人的邓爸爸还是猜得到应该是两人有了点矛盾,过来赔礼道歉的。

他对周朝先感官不错,也有心撮合他和自己女儿,所以倒是没有护短,而是帮着周朝先说话。

看到父亲毫不知情却帮着周朝先说话,邓璐心中的怒气值飙升,喘息声都粗了几分。

可偏偏她又不能给父亲交底,所以也只能继续怒不可遏地瞪着周朝先。

周朝先没跟邓璐对视,而是手摸着后脑勺,心虚地左右转头,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好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打开,邓妈妈拎着菜回来了。

她刚回来就看到三个人都站在客厅里,便笑吟吟地跟女儿打招呼:「璐璐,醒啦?」

「赶紧的,过来帮我煮饭,今天小周留在这吃饭。」

说完,她又冲周朝先说道:「小周啊,你先坐下看会儿电视,等吃完再走!」

母亲一连串的招呼让邓璐头脑发懵,怎滴,周朝先还要留下来吃饭?他这是给我爸妈灌的什么迷魂汤?

相较邓璐,周朝先的反应可就快多了,他立马快步上前,走到门口接过邓妈妈手中的菜,说道:「那就麻烦阿姨了,我来帮你吧。」

邓璐目瞪可呆,直到看着周朝先进了厨房之后才反应过来,也跟着走了过去:「周朝先,你今天中午不是有事情的吗?应该吃不了饭是吧?」

邓璐的话中带着几分警告威胁,可周朝先却像是没听出来一样:「再大的事儿,哪有吃阿姨的饭重要!」

周妈妈站在厨房门口,笑吟吟地对着说道:「对对对,有再大的事也等吃完饭再走。」

然后转过头就对邓璐说道:「璐璐啊,你也帮帮忙!」

平时邓璐就不是个会进厨房的人,所以她自然地就拒绝道:「我不要,我才起床!」

听了她的话,邓妈妈脸上就有些不好看了,她平时也不会要邓璐帮忙,只是今天周朝先在场,她还是想让女儿多表现表现,免得让人觉得自己女儿好吃懒做,家务都不会。

而周朝先在听了邓璐的拒绝之后,打圆场道:「没事,我一个人就够了,璐璐你先去洗漱,好了我叫你。」

周朝先表现的越好,邓妈妈就越气,心道女儿不争气,可毕竟周朝先在场她也不好发火,只能狠狠地瞪了邓璐一眼:回头收拾你!

邓妈妈转身进了厨房,跟周朝先一块儿忙碌起来,而邓璐也转身准备回房,却发现父亲正端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轻嘬,一脸笑意地盯着厨房方向。

看到邓璐转过来,邓爸爸这才招了招手让她过来。

邓璐走过去才听到父亲说:「小周人真不错,可别错过了!」

娇哼一声,邓璐转头就往房间走。

看着女儿的表现,邓爸爸笑着摇了摇头。

周朝先喜欢自家女儿,他这是看得出来的,可自家女儿的态度他却有些摸不准,说不喜欢吧,这还是第一个相亲之后有联系的,说喜欢吧,又看不太明显。

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继续撮合的,万一真成了呢!

「砰!!!」

邓璐进房之后,用力将门关上,吓得刚将茶杯抬到嘴边的邓爸爸一跳,茶水都洒在了裤裆上。

回到房间之后,邓璐抓起枕头就不住地掼打在床上,好像手中抡的周朝先一样,好一阵发泄。

周朝先的死皮烂脸让邓璐心情复杂,不同于她浮于表面的厌烦,在内心深处,她竟然为周朝先的到来生出一丝丝的欢喜,这丝喜悦虽然细微,但却不容忽视。

这也是周朝先高明的地方,他知道昨天那事儿邓璐肯定不会轻易原谅自己,所以他就选择了更加有直接高效的方式。

主动上门自然是为了表现出自己的态度,好让邓璐相信昨天自己说的负责任并非玩笑,而是有真切行动的。

再一个也是因为他知道邓爸爸一直有心撮合他们,所以自然要好好利用这一层关系,周朝先并不觉得借助一点外力有什么问题。

他向来是个结果论者。

周朝先八面玲珑,讨邓妈妈这样的中年妇女开心自然不在话下,打下手的功夫已经将邓家一家三口全夸了个遍,再加上言语中有意搞笑,惹得邓妈妈笑个不停,客厅中坐着的邓爸爸见状也慢慢挪了过来,加入了交谈中。

屋内的邓璐本来就心中积郁,没人进来安慰自己也就罢了,外面反而聊得火热,仿佛他们三个才是一家人一样,这让她更加抓狂,几次忍不住想出去找茬。

邓妈妈买回来的菜颇为丰盛,三个人弄了一个多小时才炒好一桌菜。

「璐璐,吃饭了!」

周朝先在门口叫了几声,邓璐都没有出来,最后还是她父母过来,她才肯出来,出来的时候还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邓璐见面就给了周朝先一个白眼,但周朝先并不觉得生气,反而心中好笑。

因为她看到邓璐的脸上化了淡妆,还将本来的睡衣换了下来,看得出来是花了心思打扮的。

明明在自己家可以随性一点,可就因为自己的存在让邓璐在妆容上有几分刻意,这说明她还是十分在意自己对她的感官的,说明她心里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排斥自己,这让周朝先大为宽心。

饭桌上邓璐没怎么说话,这让她父母脸色为之一滞,转而开始主动地找话题跟周朝先搭话,好让他感受到自己家的热情,消除一些自家女儿狗脾气造成的尴尬。

周朝先也很配合,并没有因为邓璐的冷淡就撂脸子,但适当的尴尬他还是表现出来的,这也让邓父邓母更加不好意思,不停地给他夹菜。

「小周啊,你那个贷款估计这个月就能下来了,事情都办妥当了吗?」

听到父亲的话,邓璐才想起来周朝先为了开培训班,在自己银行还有贷款业务。

「这还要感谢叔叔您,要是没有您帮忙,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主要还是你自己优秀,场地找好了吧?」

「嗯,就在长乐路转盘那边,之前是一家咖啡馆。」

「是英语培训吧?」

「对的,初期我的计划是准备专攻英语培训这一块,正好我有一些外教朋友,他们愿意每个月过来乐山两次,等一两年,口碑品牌打出去了,再扩展其他的培训。」

「嗯,不愧是书香世家出来的,确实很有想法啊!」

邓爸爸和周朝先你问我答,看样子十分投机,但其实邓爸爸心中有着自己的算盘,这一切都是谈给邓璐听的。

周朝先的创业计划,他早就知道,如今再问一遍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女儿对周朝先的优秀有个充足的认知。

可哪想到邓璐在听了他的话之后,反而气呼呼地开口道:「别贷款给他!」

因为昨天的事情,和今天周朝先的到来,邓璐的心本就乱糟糟的,患得患失,在听到周朝先的贷款消息后,内心敏感的她没来由地胡思乱想起来。

周朝先是不是就因为我爸的关系,想要贷款才跟我相亲谈恋爱的?

昨天自己才失身,今天就又有贷款的消息了,怎么财色都被他给骗了去?

就因为这些胡思乱想,邓璐才脱口而出那句「别贷款给他」,等她说完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尴尬地低着头扒饭,不看三人怪异的眼神。

好在邓爸爸主动暖场,最后这顿饭说不上宾主尽欢,但也算得上安安稳稳地吃完了吧。

吃饭之后,周朝先主动帮忙收拾桌子碗筷,这让邓妈妈十分不好意思,一个劲地让周朝先休息,可周朝先为了表现自己,自然没有顺着杆子往上爬,而是一直帮她弄完。

当两人出来的时候,邓妈妈看到邓璐小腿一翘,正安安稳稳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脸色不由地一沉。

「璐璐啊,你来我房间看个东西!」

因为周朝先在,邓妈妈尽量语气表现得柔和,但周朝先却听得出其中深藏的不满。

邓璐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被邓妈妈领走,周朝先自然知道是被带过去骂了,但他并没有帮邓璐说什么好话,而是顺着邓爸爸的话坐在了他身旁。

他今天过来,本来就是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的,所以他也乐的看邓妈妈给邓璐施压。

邓爸爸也没说什么,而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周朝先扯着电视里的新闻,甚至他还将电视声音调大了些,防止屋内两人的谈话漏出来。

十几分钟过后,邓璐垂眉耷眼地走了出来,一脸的不高兴,可等走到周朝先边上的时候又突然变了个脸,露出几分假笑。

邓璐像个宫女一样,两只手搭在一起放在腰间,然后弯腰鞠躬,做了个请安的动作:「周先生,请问您要吃水果吗?」

邓璐的表现搞得周朝先一脸懵,他左右打量了一下邓父邓母,发现他们也是一脸不知所措,这才慌忙摇手道:「不用不用~ 」

「别啊,您是贵客,就让我为您服务嘛!」

周朝先知道,邓璐肯定是因为被训了之后不服气,这才有这阴阳怪气的一波,特地恶心人的。

今天的目的已经成了大半,周朝先本就存在撤退的打算,此时走的心更是坚决:「不用不用,我下午还有事情,就准备走了!」

「别啊,我爸妈这么喜欢您,您再在我们家多住几天啊~ 」

邓璐虽然柔声细语的,但话里话外都带着刀子。

「真不用,我就走了,就走了~ 」

说着周朝先就起了身,然后不等邓璐开口就跟邓父邓母打招呼告别,他们因为邓璐的关系,面上也挂不住,稍微挽留了几句之后就让周朝先走了。

等周朝先临出门的时候,邓璐又说道:「我送送你~ 」

「真不用,我自己下去就行了!」

邓璐没有将周朝先的客气话听进去,而是自顾自地换好鞋子,跟着周朝先下了楼。

周朝先知道邓璐有话跟自己说,可到了楼下却装模做样地道:「送到这儿就行了,你上去吧!」

邓璐心中本来就带着气,被周朝先这么一说,就更加爆炸了:「你到底想干嘛?」

边上正好有个邻居回来,还准备打趣邓璐和周朝先,可被邓璐的火气一吓,连招呼也没打就擦身上楼了。

邓璐看着又有几个邻居在远处过来,没好气地对周朝先说:「去你车上说!」

周朝先悻悻地跟在邓璐后面,然后绅士地帮邓璐打开车门后才绕了一圈上车。

「周朝先,你到底想干嘛?」

周朝先刚上车坐到驾驶位上,邓璐就一脸气愤地问道。

「我就是想跟你道歉啊,对不起,昨天是我没控制住自己。」

「哼!」

听了周朝先的话,邓璐冷哼一声,不置可否,而周朝先则顺势拿起事先准备好的道歉礼物,一条玫瑰金颜色的项链。

周朝先一边将项链递过去,一边开口道:「璐璐,我真的很喜欢你。」

邓璐面无表情:「干什么,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不要!」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她的余光还是打量了一下周朝先手中的项链的,项链是一只鸡,正好对应着自己的生肖,只是玫瑰金的配色,邓璐多少觉得有些土。

或许这条项链不在邓璐的审美范围内,但至少周朝先表现出来的诚意还是让她颇为满意的,只是出于女儿家的矜持,她多少还要再摆些架子。

听了邓璐的话,周朝先表现得很是激动:「别啊,我们能不能别分手。」

「昨天真的是鬼迷心窍了,下次不敢了!」

「哼,没有下次了!」

「行行行,只要不分手,绝对不会有下次!」

周朝先姿态放得很低,也不为自己昨天的事情开脱了,只一个劲地道歉,这让本来生了一肚子闷气的邓璐舒坦不少。

昨日分手的话说出来之后,邓璐还是仔细思考过的,印象中昨天确实是自己先动的手,但是酒却是因为周朝先才喝多了的,而且第二次他真的太不尊重自己的意思了,这才是她气愤,要分手的主要冲突点。

他们两人才在一起几天,要说有多爱嘛也不是,能在一起不过是邓璐觉得和周朝先相处安适不费劲,而且对方也能带给她久违的惊喜与激情。

要是没发生肉体关系,她分手也就分手了,心中除了郁闷伤心几天,也不会怎样,可昨天发生了那档子事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邓璐现在是心里既吃不下这个闷气,又觉得要是真分手了,这个亏就成哑巴亏了,那不是太便宜他了嘛!

而且今天周朝先贷款的事情更让她觉得自己要是这么分手,不就相当于被骗财骗色了吗?说句不好听的就相当于被白嫖了,甚至还要倒贴钱那种。

不能这么便宜他!

所以说女人的阴道直通心房,昨天从周朝先的床上下来之后,邓璐最深处的意识里根本就不是想跟周朝先分手,所以她昨天也只是将周朝先设置为免打扰,而不是直接拉黑删除,就是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还是觉得自己有跟周朝先走下去的可能。

而她当时之所以生出那样的想法,说出那样的话,不过是心中气不过,觉得周朝先的行为太过分了,想要尽最大的可能去惩罚他而已,至于分手,不过是最先跳入她脑海的惩罚手段罢了。

看邓璐的怒火渐渐平息了下来,周朝先腆着脸说道:「来,我给你戴上!」

看到周朝先伸着手想要摸向自己的脖子,邓璐吓了一跳,双手遮住脖子,有些惊慌地道:「我不要!」

看邓璐有些排斥自己的身体接触,周朝先也没有勉强,而是乖乖放下了手,将项链盒子合上,放到邓璐手边。

一时无话,邓璐就想下车回去,可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她又怒气冲冲地对周朝先说道:「你赶紧把游戏名改掉!」

邓璐突然想起了昨天周朝先改游戏名字的事情,当时她还想见面要把周朝先砍了呢,结果今天到现在才想起来。

周朝先面色为之一滞,然后赶紧点头:「好好好!」

「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取这个名字的?」

看着邓璐愤怒地脸庞,周朝先解释道:「真不是,昨天不是为了让你睬我嘛,只能使出这种激将法了,不然怎么告诉你粥在你家门外呢!」

不提粥还好,一提邓璐就想到自己昨天就是因为吃了粥吐了几次,更是火冒三丈:「你还好意思说,你那粥在哪买的,害我昨天吐了好久。」

「啊?」

这件事情周朝先倒是不知道,他当时还为自己昨天贴心的小举动沾沾自喜呢。

「那你人没事吧,现在怎么样,需不需要我帮你买点药?」

看着周朝先一脸关切地将自己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心疼的表情不似作假,邓璐心中这才好受些,但她嘴上还是傲娇地说道:「哼,不用你关心。」

说完,不等周朝先回应就打开了车门:「我先回去了!」

邓璐说着就下了车。

两人聊了半天,最后都没有就两人是否分手,邓璐是否原谅周朝先的事情达成口头上的一致,但他们又都猜到了彼此心里的想法。

周朝先的表现勉强算得上让人满意吧!

邓璐关上车门,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后面周朝先叫自己:「璐璐!你的项链!」

她应声回头,却看到周朝先将一个黑色盒子朝自己抛了过来,她下意识地就接住了,等她回过神来却发现周朝先已经笑着招手,慢慢启动车子走了。

邓璐临下车时也不是没注意到手边的项链盒,出于骄傲与矜持,她并没有将项链拿走,她要周朝先知道,自己并没有那么好哄。

周朝先最后以这种方式将项链留下,也算是给足了邓璐面子,也让她心中喜滋滋的,然后又患得患失起来。

这周朝先怎么就这么奇怪,一会儿强硬无耻,一会儿又善解人意,不停地牵扯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无法下定决心。

不知道自己就这么原谅他到底对不对?

不去说邓璐的女儿家心思,周朝先是心情大好。

车子开出邓璐家的小区后,他甚至开始哼起歌,扭起身子来。

邓璐算是稳住了,贷款的事情也接近尾声,回来乐山之后,真是事事都很顺遂呢!

一路唱着歌,周朝先开着车子就来到了久缘网吧,刚停好车,他就看到一个气场很足的女生推开网吧大门走了出来。

那女生穿着剪裁得体的女士西装,西装黑底白纹,内衬则是一件白色衬衣,衬衣上方开了几颗纽扣,露出她光洁骨感的锁骨,与一般女士职业西装不同,她的下身不是长裙,而是一条相对宽松的西裤,只露出最下方的嫩白脚踝,行走间衣衫拂动,衬衣和裤子都紧贴身体,显露处她高挑修长的身前曲线。

女生的妆容也十分精致,一头酒红色的齐肩卷发随风摇晃,脸上粉黛装点自然,不像许多女生那样化妆技术撇脚,她整张脸极度自然,像是打了光一样,白皙无暇,如同杂志里走出来的一样。

衣着打扮,包括走路带风的气场,无不体现在这个精致女人的飒爽干练,就像是现在流行的女主剧里走出来的冰山总裁。

驻足侧头看了许久,直到那女生上了自己的红色奔驰,他这才回过神来。

这也是来上网的?

刚生出这个想法,周朝先就自嘲地笑了笑,这种打扮的女生,怎么可能是来上网的!

摇了摇头,周朝先走进了网吧,一进门就发现网吧内许多人都带着期待的眼神转过头来,盯着门口,在看到是自己后,不少人又失望地将头转了回去。

看着不少仍注视着自己的熟面孔,周朝先开口取笑道:「回神了,回神了,人车都已经开走了。」

这时,一个跟周朝先认识的熟客也打趣道:「周老师也看到了?正不正?」

周朝先回想了一下,那女人的不管从穿着打扮,还是气场来看,都是人尖儿,乐山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级别的女人。

心中虽然在回味女人的韵味,周朝先嘴上却道:「正不正跟我有什么关系?」

「周老师就没想法?」

「我可是光荣的人民教师,能有什么想法?」

听了周朝先假大空的话,那人挥了挥手道:「没劲!」然后边转身玩自己的游戏去了。

周朝先不是那种心思外露的人,也就不跟他扯了,拿出身份证走向吧台。

「小周来啦?」

今天网管不是以往那个头发比窗帘厚的小太妹,而是换成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这人周朝先倒是很熟,叫孙文,是这间网吧的老板。

「孙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

以往他这老板可是不怎么过来的,今天竟然过来做起了收银,真是罕见。

听了周朝先的话,孙文叹了口气。

看着孙文面色阴沉,眉宇间有着说不出的愁忧,再一联想到刚才那个女强人打扮的丽人,周朝先不由地展开了联想。

情债?

脑海中在胡思乱想,周朝先却没说出来,这孙文以前在道上混过,可不是个能随意开玩笑的主。

就在他接过身份证,准备去上网的时候,孙文终于开口了:「小周啊,你们大学生头脑灵活,有个事情我问一下你。」

周朝先闻言驻足,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件事肯定跟刚才的女生有关,那他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探听八卦的机会。

孙文拿了瓶奶茶递给周朝先,然后这才跟他说出了自己的苦恼。

原来刚才出去的女生是这家网吧店面的老板,她过来是委婉地跟孙文说自己想要收回这家店面的,而且还说想要低价收购他网吧里的设备。

听了他的话周朝先才算是了解个大概,他又追问道:「孙哥,你们签合同了吗?」

孙文面色一暗,不忿道:「这店面也不是那婊……她谢衣的,这店面是我三哥的,我跟我三哥的关系,整个乐山谁不知道,这不是三哥进去了嘛,她谢衣就翻脸不认人!」

说话间,孙文几次想爆粗口,最后都改回来了。

孙文嘴里的三哥,周朝先倒是知道,陈耀祖,早年也是乐山黑道上的风云人物,市里的几家KTV 都是他的,两年前因为上面打黑除恶,被当作典型抓了进去。

而且经他一说,周朝先倒是明白了刚才那女人的身份。

小三娘谢衣!

陈耀祖的第二任妻子,在乐山也算是芳名远播,只是周朝先一直无缘相见,今天见了倒还真是个祸国殃民的美人儿。

之所以叫谢衣小三娘,是因为在她之前陈耀祖还有个原配妻子。

常三娘,常琴。

是陈耀祖身边军师一样的人物,在她的操作下陈耀祖从一个黑老大摇身一变,成了资产几千万的娱乐大亨。

只可惜常琴走的早,前几年陈耀祖续弦娶了谢衣之后,大家也就小三娘,小三娘的叫着。

「小周怎么样?有什么法子没有?」

「你这合同都没有,很难办啊!」

孙文面色难看,不甘心地道:「是吗?那老子就只能吃这个闷亏吗?」

「嗯,店面是没办法的,但如果孙哥是不想吃这个闷亏,我倒是有个法子让你出口气。」

听到店面是没办法了,孙文眼神有些暗淡,但他也想弄明白对方有什么法子替自己出气,所以就继续耐心地听着。

「最近不是暑假嘛,你可以搞个活动,充一百送一百,充二百送三百的活动啊!」

听到周朝先的想法,孙文有些失望,他还以为对方有什么妙计呢,原来就这?

「你让我赚最后一波钱走人?」

「嗯,你没合同没证明,正规流程肯定是走不通的。」

「到时候你拿钱走了,那些充钱的人,你觉得会怎么样呢?」

听了周朝先的话,孙文一下自就想明白了,他们这些网吧赚的本来就是周边小区的生意,到时候要是会员充的钱没了,他们肯定会怒火中烧,会不会闹事先不说,以后估计绝不会再来这家网吧了。

想明白之后,孙文一拍桌子,语调激昂地道:「小周,你当我老孙是什么人?」

「她不仁,我不能不义!」

周朝先吓了一跳,看他义正言辞也就没有继续说,双手一摊:「行吧,那我也没其他办法了。」

说完,周朝先打了个招呼就上了楼,没过不久孙文又送了瓶饮料过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