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为作者的小说 佚名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9-06   编辑:素流年
  • 安徽保姆在上海 安徽保姆在上海

    情色文学是一种独特的现象,它不仅仅提供的是肉欲的满足,而是给予人想像的意淫空间。  看过的情色文章也不算少,有古典、科幻和改编之类。它吸引人之处,除离奇和变态以外,最重要的,就是真实。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安徽保姆在上海》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安徽保姆在上海》,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情色文学是一种独特的现象,它不仅仅提供的是肉欲的满足,而是给予人想像的意淫空间。  看过的情色文章也不算少,有古典、科幻和改编之类。它吸引人之处,除离奇和变态以外,最重要的,就是真实。

《安徽保姆在上海》 第七章 快乐的生活 免费试读

自从那晚以后,小晴看到我总是退避三舍,甚至不敢和我单独一个房间,而对于惠凤,虽然表面上亲密,说话也颠三倒四起来,常常说着说着就走了神。

因为近来经济不景气,新来保姆不容易找工作,小晴没地方可以去,只好继续留着。

一天早晨,我把惠凤从房间里拖出来。

小晴的眼睛一亮:“惠凤姐,你这衣服可真好看。”

惠凤在我的叮嘱下,穿了一条海兰色的长裙,上边是白色的紧身衬衫,托着那硕大的乳房,短短地露出一段乳沟。

“惠凤,今天带小晴到南京路逛一下,买些新衣服。这里有1500块钱。”

小晴惊讶地看着我:“不要了,老板。”

“没关系的。”我对小晴微笑着:“你也该换一下行头了,不要老穿得像乡下人。”

惠凤却苦着脸:“我……我……今天身体不舒服,肚子痛。”

我眉头一皱:“出去跑两圈就好了,快。”

惠凤无奈,只能拉着小晴的手,走出门去。她扭动着腰肢,模样非常怪诞,小晴也发现了,顿了顿,没有说什么。

从背后看去,惠凤双手捂着肚子,几乎是被小晴搀扶着走到电梯里。

我知道,那是因为今天惠凤的下体里塞满了足以令她疯狂的东西。那肥大的长裙是为了掩饰里面硬质的贞操带,以及裸露出来的一小段黑色的按摩棒。看不见的地方,在肛门的最深处,塞着三颗鹌鹑蛋大小的跳弹。所有的一切,都因为紧束的贞操带而深嵌在肉体里,每时每刻给予惠凤强烈的刺激。

从窗户里看到她们走出大楼,我悄悄地跟了上去。这里到南京路只有一路车,我很快到达了那个唯一的车站,从一面高大的灯箱后面窥视。惠凤由小晴搀扶着,两人还时不时窃窃私语,但是,我想惠凤还不至于说出下体的秘密吧。

当看到惠凤咬着牙齿跨上公共汽车的时候,里面的按摩棒正无情地磨擦她阴道里的腔肉,强迫她以十二分的努力对抗下体带来的快感。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竟然也忍不住微微硬了起来。

我拦了辆大众的士,尾随其后。两人果然在南京路站下了车。惠凤似乎已经习惯了里面的刺激,神色自然了许多。

在步行街上,惠凤挺着那对货真价实的豪乳,颤动着走在路上,引得周围一些男人流连的目光。要在平时,她早就难为情地按下胸部,把那巨乳收进去一些,可是今天,惠凤无暇顾及,按摩棒的颗粒正拨弄她的肉屄的腔肉,淫水已经一滴一滴的渗漏出来。

在全国闻名的第一百货商店的楼面上,惠凤正拿着件新潮的连衣裙往小晴身上比划着,我绕到她们的旁边,这个角度她们很难发现。

“格件衣裳那能卖?”惠凤说了一口熟练的上海话。

“喔唷,格拂要忒好卖哦!”营业员一看架势,马上迎了上去。

我站在附近,恶作剧地打开了按摩棒的遥控开关。

“180块,打对折。”

“啊~!那……那能介贵。”按摩棒在体内扭动起来,惠凤用颤抖声音说道。

营业员吓了一跳:“侬那能介吓宁格啦,90块嘛。”

小晴一把扶住惠凤,关切地问:“惠凤姐,怎么了,要不要紧?”

惠凤闭上眼睛,摒住呼吸:“没关系。”按摩棒已经在阴道里发出“吱吱”的声音,因为商店里人声鼎沸,所以没有被听到。

买了连衣裙以后,惠凤让小晴去挑,自己坐在休息的沙发上。她努力地夹紧双腿,脸色慢慢泛红,胸部起伏越来越大。她必须要克制,否则淫水流到小腿上就会被人看到!

两人都逛了其他的商店,手里提着各种牌子的纸袋。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我都加大了按摩棒的开关,惠凤竭力地克制着,有时候甚至要停下来以便适应更加巨大的刺激。

到了将近中午的时候,惠凤已经再也无法忍受,她几乎是踮起脚尖走路,现在虽已是秋季,汗水把两腮的发梢粘湿,贴在脸颊上。

“惠凤姐,你不舒服,我们打的回家吧。”小晴关切地问。

惠凤紧闭双眼,缓慢地点了下头。

我比她们先回到家,听到电梯的门打开的声音,我在屋子里将按摩棒的开关完全打开,同时按下了跳弹的开关。

“啊……”惠凤脚下一个趔趄,小晴赶紧扶住她。

“哦……不行了……”惠凤的呻吟在走廊里回荡:“啊……好难受,啊……”

“惠凤姐,你忍一下,马上到家了。”小晴鼓励她。

“喔……啊……”淫水已经顺着大腿,把袜子浸湿。

“啊……啊!”惠凤用尽力气走到门口,几乎是全身扑到门上。

“惠凤姐,你怎么了?你的脚。”小晴看到了滴到地上的水迹。

我打开门,一把扶住惠凤:“小晴,把门关上。”

小晴和我把惠凤扶进了卧室,我顺手关上了卧室的门。惠凤整个人靠在门上,大口地喘着气。我抱起惠凤,转过她的身体,让她侧对着门,双手扶在门后的墙壁上,翘起丰满的臀部。

在小晴张大了嘴巴,惊讶地看着我撩开惠凤的长裙,露出里面的肉色贞操带。

整个贞操带的里侧已经完全被淫水浸透。解开以后,我拽住从惠凤肛门里露出的一根白色细线,缓缓地把深藏在里面串成一串的跳弹一颗颗地拉出来。在细线的一另端,跳弹还在抖动着,发出“吱吱”的声音。

“啊!”小晴发出一声尖叫:“我不要看,让我走!”

但是卧室只有一个门,被我们堵住了。

小晴捂住双眼,目光从分开的手指中钻出来。

带着黏液的声音,我又从惠凤的屄里抽出剧烈扭动着的按摩棒。

“啊!”小晴又发出一声尖叫。

“嘿嘿!你要的是这个吧?”我套出自己勃起的肉棒,“卜滋”一下插入惠凤湿嗒嗒的屄,在小晴面前毫无顾忌地抽插起来。

“哦……啊……对……插我……”惠凤忘情地呻吟,眯起的单凤眼缓缓的瞥向小晴,充满了挑逗的神色:“再用力一点……对……顶我……哦……”

屋子里马上弥漫开一股淫水的味道。

“啊……伸到子宫里了!哦……”惠凤的大腿跟部颤动起来。

“来啊……来啊……给我……肏我……”

……

小晴不觉看得呆了,放下了遮在脸上的手,神色迷离,嘴角仿佛一点口水摇摇欲坠。

惠凤从我的肉棒里走出去,慢慢走到小晴身边,让她仰卧在床上,小晴似中了邪一般,丝毫没有抵抗。惠凤褪去小晴的裤子,将脸凑到她的双腿之间。忽然,她像着魔一样,疯狂地舔起小晴的下体,发出“嘻遛嘻遛”的声音。

“啊!不行啊!好舒服……啊……”小晴不知觉地翘起腿,承受更多的快感。

我的肉棒再次进入惠凤的体内,终于,我们三个连成了一体。

……

因为邻居反映我们家老是发出奇怪的声音,在征得父母同意之后(当然他们不知道保姆的事情),我们搬到了一个离父母家更远的地方。

因为性爱的关系,惠凤的乳房又流出了乳汁;而小晴,我则从当医生的同学那里搞到了一些激素,她那C罩的胸部也流出白色的乳汁。

周末的下午,我们三个洗完澡,裸露着身体一起坐在床上。惠凤和小晴面对面坐,我则在她们的中间。两对白暂,丰满的乳房耸立在两边。

惠凤仍然从箱子挑了那只黑色的硕大的假阳具,含情脉脉地放到我的手上。

“惠凤姐,你每次都拿那么大,我可不敢。”小晴挑了根肉色的橡胶肉棒,她总是喜欢把肉棒的一端插到屄里,另一端也插到肛门里,用假肉棒的弹性来刺激腔肉。

我一手一个,插入两个湿淋淋的肉屄。

“啊……嗯……顶里面一点……哦……”惠凤的呻吟缠绵而充满诱惑。

“喔!喔!我要死了!死了!啊!”小晴大声叫喊。

同时,两人疯狂地挤捏自己的乳房,从兴奋充血而变成紫色的乳头里喷出白色的乳汁,淋到我的脸上、手臂上和勃起的肉棒上。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