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直男小表弟的性教育(真实经历)》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九

2020-09-06   编辑:素流年
  • 直男小表弟的性教育(真实经历) 直男小表弟的性教育(真实经历)

    本文记叙的一些个人经历,写得比较糙,之所以本人比较热衷写小马拉大车的文灵感也基本来源于此,看过本人以前写的《支教别恋》《未婚妻和乡下表弟》两篇文的朋友应该可以看出本文里的很多人物情节正是那些文章的原型。

    jinglebellchang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直男小表弟的性教育(真实经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直男小表弟的性教育(真实经历)》,是作者jinglebellchang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文记叙的一些个人经历,写得比较糙,之所以本人比较热衷写小马拉大车的文灵感也基本来源于此,看过本人以前写的《支教别恋》《未婚妻和乡下表弟》两篇文的朋友应该可以看出本文里的很多人物情节正是那些文章的原型。

《直男小表弟的性教育(真实经历)》 九 免费试读

接着说峰仔初中生活之前再说件这小子小学毕业那个暑假在我这发生的狗血事。

说这事之前有必要说下我的职业,我是个穿白大褂的,干的还偏偏就是医院里最流氓的科室——泌尿外科,天天看的不是鸡吧就是逼。

某天上班,我们病区护士长,一个40岁出头风韵犹存的大龄少妇就冲我嚷嚷,

“刚哥呀,我们科新来实习的姑娘一个个的插个尿管都扭扭捏捏,这样子怎么干活,你有时间给她们做个带教,讲讲你们男人尿尿的结构呀!”

我一愣,“姐,这特么不该是你的工作吗?”

“姐特么都快绝经的人了,书本上的东西还记得屁啊,再说姐还不知道你是啥玩意儿,都是十六、七岁水嫩嫩的小姑娘给你调教,你还不乐意?”

操!这老骚货,老子是流氓,但流氓也是有原则的,本人给自己玩女人定下的三大原则就是——病人不搞,同事不搞,14岁以下的不搞。还有一种老子想搞也不敢搞,就是我们护士长这种只有领导可以搞的老骚货。

“姐,你叫我讲课倒没问题,可拿谁来示范?就现在科里住着那几个老家伙?尿都憋不住的岁数,谁愿扒了裤子给群小姑娘上课用?”

“那我不管,你自己想法子,不然你就扒了裤子自己上,反正你也不亏。”

老骚货在我身上捏了一把,笑嘻嘻地跑了。倒不是我对自己的尺寸不自信,而是你叫我一个堂堂医学硕士躺那儿对着一群小姑娘讲解自己的鸡吧?怎么想怎么二逼啊。

然而老骚货给的任务又不能不完成,毕竟我还盼着她在领导跟前替我吹吹枕边风。

老子左思右想,突然想到,家里不是有个活样本吗!

说起来想要了解人体结构,峰仔刚刚发育的小身板真是再好不过的教具,你要想知道腹直肌和腹外斜肌的界限在哪,就瞅瞅他那两道天生刻在肚皮上的马甲线,你要想知道疝气是从那个位置掉进阴囊里的,就摸下他股沟里那两道人鱼线,包你看了终生不忘。还可以顺带讲讲青春期男孩特有的身体特征。

“医院?操!老子不去!”

不想峰仔一听我说去医院立马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我才知道这小子之前做包皮手术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特么的那个鸟医生跟老子说不疼,结果疼的老子尿尿都尿不出来,还非要老子穿了一星期的小丁字裤衩儿,说不让鸡吧露在外头到处乱甩,最后粘在蛋蛋上扯都扯不下来!”

“你怕个毛线,这次就叫人家看看,保证不动你,好多漂亮的小姐姐哦,你看上哪个就介绍给你怎么样?”

“老子信你个鬼!你们特么的就没一句真话!”

见这小子不买账,我索性换个法子哄他,

“怎么?怕啦?是不是鸡鸡上一根毛都没长,怕女生笑话?”

“操!老子怕个屌毛啊!反正脱了裤子往那一躺,要死屌朝天!”

这年纪的小子果然就吃这一套,不过我除了好话说尽,也许诺周末带他找个小姐好好耍耍这小子才勉强答应。

那天,我跟老骚货约了个午休的时间,给新来的实习护士上课,那时候病房里人和活不多,我们就把上课地点放在了换药室。

七、八个卫校实习的小姑娘,看年纪比峰仔其实大不了几岁,穿着雪白束身的护士服和丝袜,果然个个似嫩的能滴出水来一样,齐刷刷围成个圈圈,把峰仔围在中间,中间的峰仔一身他常穿的球衣球裤,躺在治疗床上,闪着明晃晃的眼睛,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那些小姑娘碰上他的眼神也背过脸去悄悄一笑。

我清了清嗓子,开始说,“今天我们来做一个教学,是关于男性病人的体格检查,会阴护理,和导尿术,首先请我们的小病人把裤子脱掉。”

“全脱吗?”峰仔暼了我一眼,问。

我点点头,那小子估计也有思想准备,索性一把将短裤和内裤扯到脚踝处,接着便俩手枕在脑后,两腿叉开大剌剌躺成个大字型,又粗又黑的性器这会儿跟条大虫似的软绵绵卧在大腿根部。

“这样行不?”

“嗯,可以。”

姑娘们中传来一阵窃窃私语,这个年纪的女孩很多还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男性生殖器,一个个显得既害羞又好奇,既想围拢上去看个究竟,又不好意思只能偷偷将别人推到自己的前面。

“好大啊!”

不知哪个小姑娘突然冒出一句,大伙儿又是一阵窃笑。

“咳……这是我们医务人员工作的一部分,是纯洁而崇高的,大家不要觉得不好意思。”

这是我早预料到的场面,也早准备了一套冠冕堂皇的说教。

“我们这位小帅哥的体格确实很棒,偷偷告诉你们,他可是跆拳道黑带,打架很厉害的,大家有需要课后可以找他当保镖哦。”

“哇!”

就像学校里的小女生们总是爱慕那些体育系男生一样,姑娘们发出一阵赞叹。

“那么首先,我们要展现一下人文关怀,问一下病人哪里不舒服,小帅哥,你哪里不舒服呢?”

我装作接诊医生的模样问道。

“我、我尿尿、尿不出来!”

峰仔则装作一副尿急找不见茅厕的上火模样,你那是尿不出来的模样吗?我看你特么是撸不出来吧——我心想。

“别慌,那你是怎么尿不出来的呢?吃了什么东西?还是受过伤?”

“我……一见着这么多漂亮姐姐,鸡鸡一翘起来就尿不出来……”

峰仔这话逗得围观的小姑娘各个抿着嘴儿笑个不停,我怕这小子给我瞎鸡吧胡说赶紧在他小肚子上拍了一巴掌,小声说,

“闭嘴!”

接着我又正色说道,“行吧,那我们接下来给这位小帅哥做一下专科体格检查,首先我们要目测一下,病人皮肤表面没有开放伤口、肿胀、淤斑,然后,这个年纪的男孩儿,我们要检查一下他的发育情况,正常男性阴毛分布是呈倒三角形,我们的小病人下面还没长毛,接下来,就要用手来触诊……”

我一面说着,一面用手贴着峰仔两侧腹股沟轻轻滑向裆部,

“我们要看一看腹股沟区有没有包块,膀胱胀不胀,接着……就要检查一下阴茎的发育情况……”

“哎唷唷……哥你别碰我那儿,痒、好痒!”

我弄着弄着,峰仔突然夹紧双腿,笑着嚷嚷起来,我这才想起来这小子平时在家都是从不让我碰他身子的,用他的话说,男的碰他他身上会起疹子。

嘿!你特么平时跟老子嘚瑟,这会儿也有怕的时候?我心里乐呵着,脸上却不动声色继续做着职业化的动作,一只手提拎起他胯下那根粗黑的玩意儿,另一只手拿过尺子顶他到小腹处比了一下,

“可以看到,他的包皮上翻至冠状沟以下,没有包皮过长和包茎,尿道开口也正常,就是颜色比别的孩子要黑一点,长度的话,未勃起状态下……大概有10公分,嗯……这个年龄男孩没有发育的话一般在3-7公分都是正常的,我们的小病人是练体育的,体内雄性激素可能会比别人分泌得多一些,所以阴茎比同龄孩子大一点也不奇怪。”

“之后,我们还要摸一摸阴囊里两边的睾丸在不在位,有没有压痛、肿胀或是结节……嗯,两颗蛋蛋也长得圆滚滚的,老大一个。”

我手里捏着峰仔的蛋蛋,心想着平日里好处都让这小子占尽了,这会儿也找点苦头让你吃,倒是这小狗鸡吧,命根子捏在我手里,岔开着双腿一动不动,双目微闭,紧咬着嘴唇,这下可特么老实了。

见他这模样,我故意说道,

“接着,我们就要给小病人插尿管了,他的尺寸,完全可以用成人型号的……”

“啊!别撒!”

见旁边的学生递过导尿管和导尿包,这小子是彻底怕了,猛地坐起身来,老大的鸡鸡也软的“嗖”一声从我手里滑了出来。

“哥,你不会真用那玩意儿戳老子鸡鸡眼里吧?戳坏了往后怎么生娃!”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见这小子这回真的怂了,老子心里那点恶趣味也算满足了,便摁住他笑着说,

“行了,只做个示范,又不真插。”

那小子这才安心躺回原来的姿势,我问,

“那么,哪位同学来试着做一次会阴部的消毒?”

过了几秒,一个留着齐刘海,长得白白净净的小姑娘怯生生地举起了手,走到床前,却一直背着脑袋望向我这边,完全不敢看男生的身体,倒是峰仔先露出两颗白白的小虎牙来冲她大方一笑,

“好的,首先我们用一只手戴手套,捏住阴茎头,然后清洁、铺单、再消毒……”

那小姑娘在我手把手指导下,用戴着手套的两只手指捏着峰仔的阴茎,然后用镊子夹着碘伏棉球打着转儿给峰仔黑不溜秋的鸡吧洗澡。

“啊……”

没一会儿,那小姑娘突然像触电了一样缩回了手,红着个脸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怎么了?为什么停下?”

“老师,他……他硬了……”

这时我才看到峰仔那刚才还软乎乎躺在小肚子上的阳具在小姑娘手里一折腾已经完全释放开来,就在一群女生的视线当中突兀地立在胯下,那黑乎乎的阴茎被碘伏棉球擦的油光发亮,顶着一个硕大、通红的龟头,向着小腹方向弯曲出的弧度就像两腿间“腾”地长出一根大香蕉来。

“应该是你碰到他的敏感地带了,青春期的男孩子总是会这样,这也是我们以后工作中会经常遇见的,很多男病人都会有的生理反应,碰见了不要大惊小怪,但是要记得,阴茎勃起的情况下千万不要强行导尿,否则尿管在经过耻骨上的生理弯曲时可能会捅破尿道黏膜,这个时候可以说点别的,转移病人注意力,或者在阴茎根部打点局麻药……”

这种情况是我早就料到的,本来想着叫个小姑娘给这小子撸出来,就当是给他当人体教具的奖励算了,但又忍不住想再吓吓这小子先,

“靠!别、别打……我、我自己弄出来行了吧!弄出来它就软了!”

小狗鸡吧一听说要打针,慌忙吓得两手捂裆说道,倒是周围那些女生见他这样儿有几个已经快笑得直不起腰来,纷纷七嘴八舌议论开来,

“我第一次看到,原来男生下面可以硬得这么大……”

“他那个那么大……要是和女生那个的话……女生会不会受不了啊……”

“老师,他这么一直硬着会不会生病啊?”

小狗鸡吧一听说“生病”俩字立马急了,就这么在女生们的哄笑声中自己用手在下面套弄开来,弄了几下,那根粗黑的鸡吧反而越发挺翘得厉害,那小子甩着个手,一脸无奈说,

“哥,这……这么多小姐姐看着我撸,弄不出来咋办?”

我此时也快憋不住笑,心想着叫个姑娘帮他解脱算了,结果护士长,那个老骚货突然嚷嚷着跑进来,

“搞定了没啊?换药室姐要用!”

老骚货进来一看到峰仔挺翘着的黑鸡吧,顿时啥都明白了,扯着个嗓子说,

“操!磨叽半天我当啥情况呢,这小公鸡头儿你们给他打出来不就完了吗!”

我还没明白她要做啥,这老骚货就拨开那群小姑娘自己冲到前面,不由分说一把提拎起峰仔的鸡吧就给他撸起来。

这老骚货也不知平时撸过多少根大老爷们皮糙肉厚的鸡吧,那指上的功夫说是女版加藤鹰也不为过,力道也是生猛的叫我看了都觉得疼,更别说用在这根刚开苞没多久的男孩的嫩鸡吧上,

“哎唷唷唷唷唷……大、大姐,疼疼疼疼疼疼……”

峰仔疼的大声叫唤起来,我在一旁也忍不住说,

“姐你悠着儿,你这拔萝卜呢?人小家伙鸡吧可别叫你给掰断了!”

“你懂屁!小哥儿爽着呢,不信叫小哥儿自己说,爽不爽?爽不爽?”

只见老骚货用拇指和中指紧紧箍住峰仔的包皮,食指重重压在男孩最敏感的包皮系带上,箍的那根小狗鸡吧上青筋暴起,黑里透红,每撸一次那个力道都恨不得把个小狗鸡吧的包皮直撸到阴茎的根部,再狠狠撸上去恨不得将那整个红通通的大龟头都包裹住,直撸的个小狗鸡吧差不多快要秃鲁皮儿了都。

“哎哟……哎哟……嗯、嗯嗯……”

再看峰仔,起初还在那疼的直哼哼,再到后来竟慢慢闭上眼,紧咬着的嘴角也微微上扬起来,那一脸淫荡的表情也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还时不时发出享受般的呻吟,到后来这小子呼吸开始越来越促,小胸膛和肚皮也起伏地越来越厉害,直到那根吞吐在老骚货手里黑亮的“大香蕉”终于止不住一汩一汩地射出白浆,射的他自己身上,老骚货手上还有床单上到处都是。

“那、那是什么啊,那么多,尿还是精子啊,好恶心!”

“原来男生射精就是这样子,射的时候会不会疼啊?”

“这么小的男生就能射精啊,那他是不是能生孩子了?”

第一次亲眼目睹男生射精的姑娘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老骚货倒是毫不介意的一面洗着手一面给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上课,

“这小哥儿,不愧是你家的娃儿,小小年纪就射这么老大一泡……下次再碰到这样的你们就直接给他弄出来,男人姐见的多了,从八岁到八十岁都这德性,你下手狠点儿他八秒都挺不过去……刚哥,嗯哼?”

末了,老骚货抛给我个眼神,似乎是在问我同不同意她说的,其实我心里想说要不你让我试试,看我挺不挺的住?

倒是峰仔还挺不服气,这小子刚射了一大泡,还保持原来的姿势躺着,似乎还没被虐够,挺着胯用手扶住半软的鸡鸡不让它垂下来,嘴里嘟囔着说,

“大姐,我还硬着咧!不信你看!”

“哟!小麻雀还硬着?”

然而那老骚货又岂是他个小屁孩儿能调戏得了的?听他这一说,老骚货笑嘻嘻地走回他身边一巴掌拍在峰仔半软的鸡鸡上疼的他浑身一个激灵,

“那行,我瞧这小哥儿鸡鸡上这根血管挺粗,你们挨个来练练扎针,放点儿血出来就软了。”

“啊!别、别……我不、不硬了还不行吗!”

峰仔一听,当真软了,一面认怂一面忙不迭地提裤子。

这节课就在大家欢乐的气氛中结束了,在我的撮合下,峰仔还和其中几个姑娘互加了QQ好友,我也豪气地提出请峰仔和姑娘们去楼下喝星巴克,顺便给峰仔制造点机会,然而这一请却给老子请出麻烦来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