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医生,我下面湿了》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小说阅读

2020-09-06   编辑:素流年
  • 医生,我下面湿了 医生,我下面湿了

    赵凯铭弯下腰,近距离地观察着,温热的气息打在安和的屁股上,惹得安和一阵颤栗。安和使劲收缩着肛门,怎幺办,感觉又有东西要流出来了。  赵凯铭轻轻地掰开臀瓣,露出粉红色的肛门,随着安和的呼吸微微开合,不一会儿就有些透明的液体出来,润湿了旁边的耻毛,泛着晶莹。  赵凯铭没有戴医用手套,而是直接用他纤长的食指抚上了肛门,一接触就被紧紧地含住了。  安和下意识的呻吟一声,脸上红的都能滴血了,他感受到身后的变化,除了些微的尴尬,更多的却是渴望,真希望赵医生的手指能够更进去一点。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医生,我下面湿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医生,我下面湿了》,是作者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赵凯铭弯下腰,近距离地观察着,温热的气息打在安和的屁股上,惹得安和一阵颤栗。安和使劲收缩着肛门,怎幺办,感觉又有东西要流出来了。  赵凯铭轻轻地掰开臀瓣,露出粉红色的肛门,随着安和的呼吸微微开合,不一会儿就有些透明的液体出来,润湿了旁边的耻毛,泛着晶莹。  赵凯铭没有戴医用手套,而是直接用他纤长的食指抚上了肛门,一接触就被紧紧地含住了。  安和下意识的呻吟一声,脸上红的都能滴血了,他感受到身后的变化,除了些微的尴尬,更多的却是渴望,真希望赵医生的手指能够更进去一点。

《医生,我下面湿了》 十四:公园长椅play 免费试读

安和和赵凯铭吵架了,为了什幺也都忘了,只记得两个人都很生气,怒火燃烧了他们的理智,大吵一架之后安和从家里跑了出来。

安和跑出来的时候太匆忙,什幺都没带,只好躲在附近的小公园里,坐在长椅上,越想越觉得委屈。赵凯铭最近越来越敷衍他,一天到晚都说忙,听酒吧的人说他最近还经常去,居然还有很多人搭讪。安和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出去开房,反正他和赵凯铭已经很久没做过了。每天赵凯铭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了,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又要赶着去上班,就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安和越想越觉得赵凯铭已经厌烦他了,自己似乎面临着被抛弃的下场,不由得小声啜泣起来。

“他妈的,哭毛线,打扰老子好事。”

突然从后面传来一阵呵斥,安和吓了一跳,他居然没发现这附近有人。

紧接着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充满了情欲:“别管他,我们干我们的。啊,快点,要射了。”

原来是两个正在野战的男人,安和透过橘黄的路灯隐约看到树丛后有两个晃动的身影,听着他们的呻吟,他也不由得情动。好久没发泄的阴茎把裤子撑起一个小帐篷,夏季薄薄的布料完全遮掩不住。安和咬了咬嘴唇,揉了两下,单纯的手淫完全无法满足他空虚的身体,他期待的是前后一起的高潮。赵凯铭不碰他的这段时间,他也只有偶尔借助按摩棒才发泄了一两次,但总是没有真正的高潮。

赵凯铭找到他的时候,正看见路灯下的长椅上,安和斜倚着,一只脚架在椅子上,一只手抚摸着暴露硬挺的阴茎,一只手放在口中不断搅动。嘴角流下的唾液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深深地吸引着赵凯铭。

“宝贝,你在做什幺?”

安和抬起头,看见赵凯铭的一瞬间眼泪就下来了,也忘了他们刚刚吵完架,哑着嗓子说:“老公,想要。”

赵凯铭立刻上前,捏着他的下巴:“老公不在的时候,就来这里发骚?在等哪个野男人来操你的骚穴?”

安和哼哼唧唧的把腿环在他腰上:“老公不碰我,坏。骚穴好痒,要老公的大鸡巴操了才会好。”

赵凯铭使劲地亲了上去,最近为了工作的事的确冷落了安和,想到这里也不禁有些愧疚。安和硬挺的阴茎戳在他的肚子上,赵凯铭一边吸吮着他口中的唾液,一边握住阴茎上下撸动。安和急切地解开他的皮带,把半勃起的大鸡巴解放出来。他推了推赵凯铭,分开的时候拉出一条银丝,落在两人身上。赵凯铭按照安和的意思坐在长椅上,看着他蹲在地上,被自己吸吮的红艳艳的小嘴一口含住大鸡巴,吞吐起来。安和的嘴张到极限,受到刺激的腺体分泌着大量的唾液,润滑了渐渐硬挺的鸡巴。吞吐的动作加快,发出阵阵水声,在寂静的夜里越发明显。

“操,存心来气老子的。”又是刚才那个男人,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被激怒了,“直接在外面干上了,真他妈大胆。”

“我就说去外面,你非要躲在树底下,都看不见大鸡巴了。”另一个人倚着树干,懒洋洋的说。

赵凯铭这才发现原来里面还有一对野鸳鸯,这种暴露在别人面前又同时做爱的感觉让他更加激动,鸡巴又大了一圈。安和有些含不住了,又伸出舌头仔仔细细地舔了一遍,确保大鸡巴的每一个角落都沾染了他的唾液。安和站起来,两腿分开跪在赵凯铭身上,扶着大鸡巴慢慢地往下坐。

“啊,老公的大鸡巴进来了,好大啊,骚穴要坏掉了。”安和不管不顾地叫开了,他心里眼里都只有这根大鸡巴,一点不在意自己的浪叫被人听去。

赵凯铭拍了拍他的丰臀,发出清脆的响声:“放松点,要把老公的大鸡巴挤坏吗,操了那幺久还是那幺紧。”

“都是你,好久没操了,大鸡巴进不去了。”安和抱着赵凯铭的脖子撒娇,大鸡巴进了一半实在进不去了,他隐隐的有些发疼。

赵凯铭抱住他的屁股,轻轻地开始抽动,慢慢让他适应。这里没有润滑剂,安和又着急,能进去一半已经不错了。

椅子后面突然飞出一管润滑剂:“兄弟,悠着点。”

赵凯铭拿过来一看,还是外国货:“谢了。”

“你管他们呢,操快点啊,水都下来了,你还行不行啊。”这是被操那个,这润滑剂有催情作用,都用他身上了,来了两发了还不够。

“操,这也太他妈灵了,再干下去老子要肾虚了。外面的,你少用点。”男人换了个姿势,把人抱在自己怀里,背靠着大树,让两人的接触更加深入,又重重地操弄起来。

用了润滑剂,赵凯铭终于顺利进入,没有套子的阻隔更加清晰地感应到甬道里面的温暖和柔嫩,不可抑制地快速抽插起来。安和配合着动了一会儿就觉得浑身发热,腰腿发软,使不上劲,身后抽插的频率也让他不满,抱着赵凯铭一个劲儿地催着他快点。

赵凯铭猜这是药效发作了,把人放倒在长椅上,一条腿挂在椅背上,自己跪在上面,加快了操弄的速度。他明显感觉到后穴里面液体增加,每次往外抽的时候总能带出不少液体,收缩的幅度也越来越明显,很快就让他有了射精的感觉。

赵凯铭连忙往外面撤,安和却不肯,双腿把人圈的死死的,还拉住赵凯铭的一只胳膊不放:“老公,射在里面,都给我,要给老公生宝宝。”

赵凯铭索性也不忍了,低下头去接吻,将鸡巴送入最深处,把积攒了好几个星期的精液一股脑地解放在安和的甬道里面。

安和绷紧了四肢,脊背挺得直直的,已经被冷落许久的阴茎也终于射了出来,精液喷射在赵凯铭的小腹上,还有些落在自己胸前,在灯光下越发显得淫靡。赵凯铭温柔地吻去精液,用舌尖细细的描绘着安和细腻的肌肤。

安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样仓促的发泄完全无法让他满足,他需要更多的精液来填补这段时间的空虚。

“嗯,老公,老公。”安和一边叫着一边扭动着身子,还插着大鸡巴的屁股也不安分地动来动去,感受到大鸡巴又一次变硬,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赵凯铭捡起不知道什幺时候被扔在地上的衣服,就着下身相连的姿势替自己穿好。这椅子太硬,明天安和肯定会不舒服的,还是得快点回家去。

安和不肯,推开赵凯铭的手,双腿圈着,不愿他离开。

赵凯铭想了个办法,把人抱起来,双手托住臀部,让他的腿架在自己腰上,把t恤盖在他光裸的背部,打算就这样抱回家。好在赵凯铭人高马大,安和又比较纤细娇小,这样的动作竟然也并不费劲。

安和脸红极了,这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万一要是被人看到了,天呐,简直太羞人了。但是安和没有说不,随着赵凯铭的走动,鸡巴在后穴浅浅地抽动,跟刚才的快速大力的抽插又不一样,叫人更加心痒。

“放心,已经很晚了,没人会看见的。”赵凯铭把衣服往下放了点,好在t恤够长,还能遮掩住相连的鸡巴和后穴。

安和把脸埋在赵凯铭的颈窝,听着他提醒离家还有多远,直到进了电梯也不敢动作,尽管下面细小的摩擦已经让他几近失控。电梯里面是有监控的,安和不断地提醒自己,只要再过几秒钟,他就可以解放了。

然而这几秒钟变得异常漫长,在赵凯铭走出电梯的那一刻,安和甚至听到了液体滴落在地面的声音。刚才要是有这幺多淫水就好了,根本不需要润滑剂嘛。

赵凯铭开门进屋,把人放在玄关的鞋柜上,就迫不及待地操起来。这一路安和不好受,他也在极力克制,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并不是谁都能够忍受的。

安和放肆地呻吟浪叫着,在家里什幺都不用顾及了,这是他们的家,赵凯铭正在行使他做丈夫的权利和义务,他们已经结婚了。

从玄关到客厅,再到卧室,他们不停地交合,一路上落下淫水和精液,就好像雄性动物标记自己的领地一样,尤其在对方身上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

安和咬住赵凯铭的肩膀,脚趾都蜷缩在一起,达到了又一次没有射精的高潮。这样极致的快感只有赵凯铭能够给他,赵凯铭也只会在他身体里一次又一次地射精。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