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诸葛大力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诸葛大力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9-07   编辑:冷无情
  • 教师母亲的柔情 教师母亲的柔情

    我叫宋桐,今年刚上初三,生在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父亲是个生意人,不过前几年生意不太好,就把公司关张了,现在靠着之前攒下的一些钱在家摆弄着一些投资,虽然眼光也不算很好,但还是少有赚头,而我的母亲是个教师,在本地一个相对有名气的重点学校教语文,而她一直希望我在中考以后可以考上她的学校。

    诸葛大力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教师母亲的柔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教师母亲的柔情》,是作者诸葛大力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宋桐,今年刚上初三,生在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父亲是个生意人,不过前几年生意不太好,就把公司关张了,现在靠着之前攒下的一些钱在家摆弄着一些投资,虽然眼光也不算很好,但还是少有赚头,而我的母亲是个教师,在本地一个相对有名气的重点学校教语文,而她一直希望我在中考以后可以考上她的学校。

《教师母亲的柔情》 第26章 免费试读

我觉得再不更新你们会把我宰了……

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个严查,我只是个大学生有点怕,第二个,我在忙学业,我想以后多赚点钱。

我坐到母亲的身旁问母亲:「妈妈,你是不是在担心爸爸?」

母亲被我戳到心事,身子僵硬了几秒,随后满脸忧愁地看着我:「小桐,你说你爸爸会出轨吗?」母亲指了一下电视机里的男主角继续说:「就像他一样。」

母亲的心里很乱,电视剧里女主角的话像一把利剑刺在她的心头上,父亲也总是说母亲只会对他发脾气,母亲突然慌了,她害怕父亲真的会像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出轨去找温柔乡。

我的心里也和母亲有着同样的担忧,毕竟这次就连母亲受伤了父亲也不曾回来过,心狠的十分彻底,若不是外面有了人,父亲怎么会这样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我想到了张可盈和我说的法子,我决定让母亲试一试:「妈妈,不如我们找个时间和爸爸出去好好玩一玩,你们两个人心平气和地谈谈心怎么样?」

母亲听了觉得也有道理,她问我是怎么想出这个法子的,我挠挠头说是自己突然想到的,私心并不想让母亲知道张可盈的存在。

母亲拿起手机给父亲拨了过去,可是等了好久,始终都没有人接听。

母亲又反反复复打给父亲好几遍,可是父亲的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母亲不死心又试了好多次,可是对面一直只有机械的客服语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母亲终于放弃了打给父亲,在拨打父亲电话的过程中母亲一直把手机小心翼翼地贴在耳边,生怕错过父亲的回答,可是那一头回复母亲的只有冷冰冰的套话,父亲连个声响都没有听到,最后母亲终于放弃了,母亲无力地垂下手,原本一直隐忍着的泪水也悄悄地滑落了下来,在母亲精致小巧的脸庞上显得尤为冷凄。

不过母亲并没有直接放声大哭,她想起我还在身旁,于是慌忙地茶几边的找巾擦眼泪,然后找了一个拙劣的借口:「没事,妈妈就是……就是眼睛刚刚进了东西的,没事的……」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母亲是因为父亲不接电话而伤心哭的,可是要强的母亲在此时都不愿透露出自己的脆弱,我叹了一口气,拿母亲没有办法,但是我并没有拆穿母亲,只能悄悄地安慰母亲:「妈妈,也许爸爸正在忙,要不我们等会再打给爸爸,好吗?」

好像除了这样也没有别的办法,母亲点点头同意了我的提议,只是下一次打父亲会不会接我们两个人心里都没有把握。

我第一次这么彻底直面地感受到父亲的冷漠绝情,本来我想试试看张可盈的法子来让母亲和父亲和好,可是如今看来,父亲不但不愿意回家看到母亲,就连接电话听听母亲的声音也不愿意了,我不禁为母亲难过起来,看着母亲受伤的神情我的心里也十分不好受,心脏紧紧地揪了起来,我懊恼自己的嘴笨和弱小,我张了张口却想不出该如何好好安慰母亲,我想保护母亲不再受伤害,可是还在上初三的我还需要母亲的照顾,根本没有办法独当一面给母亲避风的港湾。

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还在上演狗血的出轨挽回斗小三的戏码,可是母亲却连父亲的面都见不着,就连说一句简单的话都是奢望,更别说其他了。

我叹了口气,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原来恩爱比肩牛郎织女的父亲母亲如今却如同陌路人一般,谩骂指责和冷暴力这些词语我从未想到有一天会出现在父亲母亲身上,父亲以前是多么疼爱宠着母亲的啊,可是现在完全变样了。

我觉得很感慨又很难受,关于婚姻和家庭我在这个深夜里有以前没有过的感受,婚姻不易,需要两个人的共同维护和坚守,而不是一个人单方面地垂死挣扎,是我过去想的太简单了。

母亲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只是呆呆地看着电视剧,但是她的神情分明表示她什么都没有看进去,只是机械地听着里面的人讲话,至于讲了什么演了什么她丝毫都不关心,母亲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了,她并没有撕心裂肺地控诉父亲的不理不睬,而是选择封闭自己的情绪显露,只留下一个淡淡的表情,母亲的嘴唇抿成一条线,眼睛下望叫人看不到她眼中的喜怒哀乐,这就是母亲,一个性格要强不愿示弱的母亲,但同时她也是一个女人,一个会因为丈夫不接电话而失魂落魄的女人。

我走到母亲身边,犹豫着要不要搂住母亲的肩膀,虽然这样的举动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看着很合理,可是我明白自己心里对母亲的爱慕并不仅限于母子之情,我对母亲有着超脱母子的渴望,这样的渴望让我备受煎熬的同时也给我莫名的满足,我怕自己的触碰会让母亲察觉到我的异样,毕竟隔着薄薄的一层睡衣我能很直接地感受到母亲肌肤的温度,肌肤之亲,世上最亲密最动人的亲密,我怕我的欲望会让母亲觉得害怕和恶心。

我缓缓伸出手,手在微微地颤抖着,哆嗦地不像样子,一颗心七上八下,可母亲却率先倒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身体顿时僵硬的不像样子,这般亲昵又带着撒娇意味的举动让我心里不禁想多了,正打算开口安慰母亲的时候,我低头一看,母亲的眼睛已经闭起来了,长长浓密的睫毛半翘着,在眼睑的地方留了一小片阴影,那阴影看得人心痒痒的,母亲均匀的呼吸热气打在我的胳膊上,原来母亲是睡着了。

我松了一口气,直到这时候我才敢把手搭在母亲的肩膀上,我的动作很轻,生怕会吵醒母亲,幸好母亲睡得还算熟,母亲眼角旁边还有着刚刚流泪的些许泪痕,我看了心疼不已,也对父亲有了微词,如果是我根本不会让母亲这么难过地流眼泪。

我轻轻地拍了拍母亲的肩膀,向母亲表达无声地安慰,原本母亲还有些紧缩的眉头竟然渐渐舒展开来,我心里总算是宽慰一下。

我扶着母亲站起身然后打横抱起母亲,一步一步向着卧室走去,我走的很慢,尽量不吵醒母亲,母亲今天折腾了大半天,此时似乎是真的累极了,一路上很安静就这样平稳地躺在我的怀里,到了卧室之后我将母亲放在床上,动作很轻很柔,母亲对于我来说就像是瓷娃娃一般珍贵,我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将母亲弄醒,最后我眼神眷恋地看着母亲,然后和母亲相拥而眠。

此时屋外正是月光最亮的时刻,路上不时还是几个晚归的行人,行色匆匆却面带幸福,虽然为了生活奔波可只要一想到家里还有等着自己的妻子儿女,身体上的那点劳累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即使皎洁的月色带着冷冷的光,依然冲不淡心头的希望。

我搂着母亲的腰,母亲睡得很熟,她并没有察觉,只是安静地躺着,也只有这样的时刻我才敢对母亲如此亲密,感受母亲身上独属于她的芬芳,我深吸一口气,鼻腔中充盈着好闻的沐浴乳味道,最后我安静地睡去,和母亲一起坠入沉沉月色之中,希望我们两个都能有好梦。

「晚安,妈妈。」我无声地对着母亲说,然后把母亲圈在怀里搂的更紧了,这样的姿势让我无比的安心。

第二天母亲起的很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母亲正笑得灿烂的看着我,我一时间有些恍惚,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问母亲:「妈妈,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母亲温柔地看着我说:「昨天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不过昨晚妈妈睡得很香哦。」

我看着母亲的神情并未有异样,似乎昨晚那个有些崩溃的母亲并不存在,我叹了口气,不知道母亲是真的已经释怀了还是又掩饰起了自己的悲伤,母亲的内心深处似乎还是只觉得我是一个小孩子。

我顺着母亲的话茬回答:「妈妈,那真的是太好了,我昨晚睡得也很香。」

母亲拍拍我的脑袋说:「小桐快起来吧,不然等会上学要迟到了。」

我点点头,手上开始穿起衣服来。

穿衣服的空档母亲在旁边叠被子和整理褶皱的床单,我忽然想起了这个星期会有考试,于是我和母亲说:「妈妈,我这个星期又要考试了。」

母亲收拾的动作停顿了下说:「小桐这回的考试有没有把握,你可得要好好看,不仅是为了中考考个好高中打下基础,也是为了你和晓菲的恋爱,你要是没考好,你们班主任又该要棒打鸳鸯了,晓菲是个好女孩,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人家。」

母亲的一番话说得言之凿凿,认真的模样显得特别可爱,我笑着对母亲说:「嗯!我知道了妈妈,最近我学习上很用功的,而且晓菲的成绩很好,平时有她给我补习,我的成绩维持在年级前二十应该没有问题。」

虽然最近有了李晓菲的补习我的成绩突飞猛进,很多原本让人头疼伤脑筋的问题我也能迎刃而解,但是我还是不敢把话说得太满,不然到时候没有前二十,母亲该要对我失望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越来越在乎母亲对我的期望,只要是母亲希望我能够做到的事情,我想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甘之如饴。

我心里知道我对母亲的这种感情是羞于启齿的,所以我只敢在一个人的时候偷偷地想母亲,只敢在母亲看不见的地方热烈地注视着他,我不敢想,如果有一天母亲知道了我对她的遐想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每每想到这里痛苦的情绪便在我的心里蔓延,爱慕着一个人却不能说,甚至只能从另一个人的身上寻求母亲的影子,想到这,我不禁对李晓菲有些歉意,我经常问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李晓菲,答案是肯定的,我是喜欢她的,可是我也知道自己喜欢的是李晓菲身上像母亲的地方,而且我对李晓菲的喜欢是决不可能超过对母亲的爱慕的。

母亲比我起得要早,她在我熟睡的时候煮了一锅粥,我洗漱好之后母亲招呼我去吃早饭,我坐下来看着面前的粥,想到母亲昨晚的伤,心里虽然感动可还是心疼母亲,于是我对母亲说:「妈妈,我昨晚不是和你说过了不要再自己做饭吃了,你早上煮粥要是再伤到手怎么办?」

母亲坐在我的对面,她正在往自己的粥里夹小菜,母亲的厨艺一流,就连简单的白粥也煮的色香味俱全,粘稠度适中,散发着香喷喷的米香味,家里的米都是母亲特地托在东北的朋友快递运过来的,虽然花费的时间和费用都比世面上的大米要贵一些,但是做出来的味道口感要比那些普通的大米好吃许多。

如果是换作平时我一定会迫不及待地开吃了,毕竟每次只要是母亲做的饭,不管味道如何我都会全部吃光光,连一粒米饭都不留,可是现在,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白粥我却失去了兴致,本来早上起来饿得咕咕叫的肚子也没了声响。

母亲脸上露出了慌乱的神情,她知道我是真的生气了,母亲小声地为自己解释:「小桐,你还是个学生,男生在这个阶段正是长个的时候,早饭是一定要吃的,更何况你现在还是在初三这个快要中考的关键时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十分宝贵的,妈妈也是希望你能够休息好,吃好睡好。」

我知道母亲是为了我好,可是只要一想到母亲是用受伤的手为我煮的粥,我的胸口就堵着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难受的慌。

母亲见我迟迟没有动筷子于是她也放下了筷子对我说:「小桐,你要是不吃早饭的话那妈妈也不吃了。」

母亲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母亲一向是个说话算数的人,我知道她这样说了就一定会在做到,我叹了口气,只能乖乖地端起碗吃起粥来,就着小菜吃了一大口后我对母亲说:「那妈妈这段时间你都不许再自己做饭了,我来给你做。」

「可是……」母亲还想说什么,但在看到我认真严肃的眼神后低下了头,最后小声地说了句:「好吧。」

听到母亲的保证,我总算是放下点心,虽然还是有些隐隐地担忧母亲会趁我不在的时候自己偷做饭,但是得到母亲的保证后我的心情还是比先前要轻松不少。

原来母亲也有不听话的时候,但是母亲的「不听话」让我又喜又忧,喜的是母亲心里始终在乎疼爱着我,忧的是母亲对自己伤势的不上心。

我吃饭的速度挺快的,所以很快一碗白粥就见了底,我自己又去盛了一碗,等到吃饱喝足之后我就背起书包去上学了。

到了教室的时候,我一眼就爱看到李晓菲在位置上背书,李晓菲在学习方面一直是严格要求自己的,所以连带着对我的要求也很高,平时的补习和课后查漏补缺李晓菲总是能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的问题所在,多亏了李晓菲,我这个学渣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年级前二十的任务,在这一点上我是很感谢李晓菲的。

李晓菲抬起头看到了我,她朝我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我也回李晓菲一个笑,在班级里我们两个人到底还是注重影响的,不会在同学面前表现的太明显,只能借着一些彼此之间才懂的小动作表达情意。

我向我的座位走去,路过李晓菲的时候李晓菲拉住了我,从抽屉里面摸索了一会递给了我一个白纸包着的东西,我刚想打开,李晓菲就盖住我的手说:「现在先别看,等回到座位上再看。」

李晓菲看向我的时候眼睛总是亮晶晶的,眼波流动中带着少女独有的娇羞,每次我一看到李晓菲的这种眼神总是会心跳的很快。

李晓菲嘱咐我的话我听话地照做了,没有当场打开,而是等到回到座位上放下书包才打开,我特地拿了一本教科书做遮掩,然后我打开了白纸,结果发现里面还有一层,我打开来惊喜地发现竟然是一根帮帮糖,是草莓口味的。

在看到棒棒糖后我朝李晓菲的方向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李晓菲也在偷偷地看我,四目相对,我们两个人都红了脸。

除了棒棒糖之外李晓菲还在白纸上写了一行字:这次的考试加油,你一定行的!

原来这根帮帮糖是李晓菲对我的鼓励和加油,李晓菲别出心裁的礼物给了我莫名的勇气。,原本还有些许不自信的我此刻充满了力量,我小心地把帮帮重新包回去,就像李晓菲原来的包法那样,里三层外三层小心翼翼的,然后我把棒棒糖放到书包隐秘又安全的口袋里。

我拿出书本和自己整理过的错题集,对照着教科书上的知识点开始复习,等到考试铃响的时候我已经差不多把错题都过了一半,相对应的知识点也记到了脑子里,我对接下来的考试信心倍增。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