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晚上的秘密》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十章:秘密(大结局)

2020-09-07   编辑:红人館
  • 晚上的秘密 晚上的秘密

    我叫小阳,今年十三岁,家坐落在一个悠闲的小山村,爸爸叫杨思娃今年四十五岁是个普通农民,妈妈叫柳玉娟三十三岁是个小学老师。  可能是村里其他女的穿着太土,自我记事起,妈妈都是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容貌出众穿着一身浅色碎花连衣裙,而且老师这个职业很受人尊敬,像土鸡窝里的凤凰,而我父亲可能小时候营养不足,则又黑又瘦又矮,我妈比他高大半个头,所以有时候看他们站一起俩很滑稽,像个黑瘦的猴子和丰满白嫩的骄傲天鹅格格不入。

    39792ok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晚上的秘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晚上的秘密》,是作者39792ok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小阳,今年十三岁,家坐落在一个悠闲的小山村,爸爸叫杨思娃今年四十五岁是个普通农民,妈妈叫柳玉娟三十三岁是个小学老师。  可能是村里其他女的穿着太土,自我记事起,妈妈都是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容貌出众穿着一身浅色碎花连衣裙,而且老师这个职业很受人尊敬,像土鸡窝里的凤凰,而我父亲可能小时候营养不足,则又黑又瘦又矮,我妈比他高大半个头,所以有时候看他们站一起俩很滑稽,像个黑瘦的猴子和丰满白嫩的骄傲天鹅格格不入。

《晚上的秘密》 第十章:秘密(大结局) 免费试读

时间慢慢的向前走,虽然平时有星期天,但对于我来说时间好像太短了,总是感觉没干什么事呢,就结束了要回学校了。

因为和刘勇打了一架在学校的学生之间传得沸沸扬扬的,所以现在也没什么人找我们的麻烦,也算是终于可以静下心好好学习了。

妈妈也是偶尔来外公家一次,当然跟我没什么关系,硬要说的话关系也有,我想看的话就看,不想看就滚回去睡觉。

虽然妈妈和外公来真的父女乱伦,跟家里相同的是,晚上的事白天也是不提的,毕竟没人想毁掉自己的生活。

外公家学校两点一线,经过了长时间枯燥无聊的学习,终于等到了国庆长假,可以解放回家了。

到了家门口,发现爷爷在平方房顶晾着草药,看到我:「狗蛋放假了吧,在学校憋了这么长时间,这回可要大闹天宫了」

我无奈道:「大闹什么天宫啊,您可别乱说,在我爸妈面前我也得敢啊」

走进家门才发现外公也在。

我:「外公你怎么来了」

妈妈解释道:「反正你也放假了,你外公也不用给你做饭了,正好来咱们家休息休息享享福」

爸爸也放假了,也并不是什么煤矿为工人着想,而因为假期期间三倍工资,索性也就放假了。

爸爸:「对对,你外公天天给你做饭,你以后可要好好孝敬他老人家」

外公摆摆手:「我不指望狗蛋孝敬我,以后别忘了我就行了」

我拉着外公手臂:「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外公~ 」

外公宠溺的看着我:「行行行,狗蛋最好了」

晚上一家人在客厅说笑着,这是我第一次有点全家好像团圆的感觉,不过待会儿怎么办。

爷爷喜欢的是假奶奶,外公喜欢的是真女儿,爸爸能跟我分享的是一个肥屄母狗,而爸爸自己拥有一个妻子,而今晚我要把我的妈妈找回来。

但是爷爷和外公的情况是冲突的,不过后来我才发现自己想多了,我和妈妈的情况,爷爷和外公都清楚,再说好不容易我放假一次,再加上他们上年纪了,也没那么大的瘾,所以妈妈今晚属于我。

关了电视后,爷爷和外公并没有走,而是在我和爸妈的卧室搬个凳子接着聊,看这意思是打算看戏啊,可是我今晚……我要找回妈妈啊,人越少越好啊。

爸妈穿着睡衣躺在床上随意聊着,不停地向我看来,好像在疑惑我为什么还不过去,特别是爸爸不停的看我,妈妈更有些有些心不在焉。

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问题,慢慢从吱吱呀呀的小床上下来,尽量不让小床发出声音,就像当初慢慢接近爸妈看春宫戏一样,其他人则奇怪的看着我,有必要不让小床出声吗。

我拿着有妈妈屄毛的护身符对妈妈说道:「妈妈狗蛋想肏您,您能……答应我吗」

爸爸在旁边一脸坏笑:「儿子你今晚唱的什么戏啊,还来这一出,你妈能不答应你吗,你说是吧肥屄,嗯?你妈的项链什么时候给你了」

而我却一脸的严肃:「如果您答应的话,……就来小床上找我」

而我一转身就回到了小床,回到了曾经的起点,那个让我有真实感安全感的小床。

爸爸本来以为这种要求妈妈这个骚屄还不一口答应了,出乎意料的是妻子竟然在犹豫,竟然在纠结。

妈妈看着爸爸:「你真的答应了吗,答应让我跟狗蛋乱伦」

爸爸有些疑惑:「你这骚肥逼不是跟儿子玩过很多次了吗,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老婆这是为了奖励儿子的新戏吧。

同样的爷爷也很疑惑,因为每星期回来,有时候爷爷是见过我和妈妈肏屄的,只有外公没说话像是知道什么,他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意思,也知道妈妈问的是什么意思。

妈妈:「那可是狗蛋啊,你……哎……」

爸爸笑道:「你这肥屄母狗不就喜欢和儿子肏屄吗,今天是怎么了,我答应老早就答应了啊」

妈妈好像累了:「你……既然你都不介意,我就答应儿子了」

然后妈妈起床走到衣柜,在柜子里取出我印象里最能代表妈妈的白色碎花连衣裙,看上去已经很旧了,毕竟是我有印象的,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

然后妈妈走到大床上,把爸爸也赶下了床,床幔拉上挡着,换上了连衣裙,慢慢走向我的小床。

爸爸刚开始还没感觉,后来看到妈妈还换衣服,不应该直接脱光了上儿子的床吗,看来这母子俩还真有一场大戏,同样的爷爷也是这么想的,只有外公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妈妈坐在我床边看着我:「怎么样在学校还适应,学习还行吧」

我赶紧坐起来:「还行,我学习和努力认真的」

妈妈皱着眉头:「是吗,我怎么听说你刚进学校就老是跟人打架啊」

我:「您听谁说的,我那时行侠仗义,为兄弟报仇,小钟的饭钱被抢了,我才动手的」

妈妈看着我笑到:「我知道你外公都跟我说了,妈妈也是镇上长大的,那里什么风气妈妈还不知道啊,妈妈没怪你,只是想跟你说,不要主动去招惹别人」

我:「我会的,再说我也不是主动惹事的那种人」

妈妈:「对了我刚托人从县城给你带了点学习题,刚好你放假闲着没事可以做做题」

我靠不是吧:「我们老师已经给我布置很多作业了,这个练习题……就不必了吧」

妈妈有些生气:「什么不必了,你看看人家小钟、光祖都多努力上进,你再看看你」

这什么情况,小钟努力学习我可以理解,光祖努力个屁啊:「他们俩怎么了」

妈妈:「人家两个人报了补习班,就是你原来小学的班主任王老师,就在咱村小学开的,就教一个星期,给那些刚上初中不适应的孩子补课,我觉得你成绩还行没报,就买了一些练习题」

我:「王老师一个小学老师,不好好的给小学生补课,教什么初中生啊」

妈妈:「你不明白,小学老师放假又收钱给自己的学生补课,说出去不好听,所以你在家做练习题还是挺不错的」

我欲哭无泪:「您真是我亲妈啊」

……

爸爸在旁边看得有些无语,这不就是母子之间的家常吗,儿子提枪上马啊,你在干什么呢。

我:「妈妈你这件裙子真漂亮」

妈妈高兴地说:「就你嘴甜,你爸爸也喜欢这条裙子,行了不早了你该睡了」,然后就要起身离开。

我:「妈妈要不你就别走了,跟我在小床上挤一挤,反正爸爸在大床上已经睡着了,你在上去爸爸被打搅醒了也不好」

妈妈并没有看向大床,而是看向了爸爸,已询问的眼光看向爸爸,然后爸爸点了点头。

妈妈:「行你睡里边,妈妈睡外边」

我兴奋的瞬间脱光,却被妈妈呵斥:「干什么呢你,内裤穿上,多大的人了光着屁股像什么样子,也不怕别人笑话」

母子两人都穿着内衣躺在床上,气氛有些尴尬,有点像当初我在白天试探妈妈找话题的意思,我该说些什么呢,这时候无意间看到了外公。

想起了妈妈和外公说的话,妈妈曾经问外公小孩是怎么来的,外公回答是从坑里挖出来的,妈妈很失望,不知道同样路口,同样的问题妈妈会怎么回答。

我:「妈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妈妈:「说」

我:「都说儿子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那到底孩子是怎么来的呢」

妈妈好像有一丝愣神,好像在想些什么,又好像也看了看外公:「孩子是……孩子是……父母爱情的结晶」

我:「什么意思啊,您说的也太抽象了吧」

妈妈羞涩看着我:「就是爸爸把他的……他的下面捅进妈妈的身体内就有了你」

我有心想调戏一下妈妈:「什么捅进身体里,被东西捅进身体那人不就死了吗」

妈妈有些尴尬脸红:「就是妈妈下面的……一个洞,不会死人的」

我:「什么样的洞啊,我能看看吗」

妈妈心虚道:「那你不能跟你爸爸说啊,他知道了打死你」

然后把自己的内裤退下来,露出了肥美的蚌肉,因为刮毛没过去多久,所以有些毛茬子,我手伸过去摸着有些扎手。

妈妈啊——的一声:「狗蛋别摸啊,你看看就行了」

我:「为什么我不能摸呢,妈妈的毛好像还刮过,妈妈这里是不是像刮胡子一样不停地刮呢」

妈妈有些难为情:「毛……是你外公刮得,说刮了更干净……别……」

这时候我说到:「妈您不是已经答应我了吗,从爬上小床开始就答应我了」

我知道妈妈的害羞难为情全是真的,不是装的,并不是因为爸爸和爷爷看着,而是因为外公在看着,还有她自己也看着。

我:「要不我再帮妈妈刮一次毛,你躺着我来」

妈妈看了看我,就躺下双腿分开,亮出自己有诱人的馒头屄。

而我则是倒热水热毛巾之类的准备工作,然后边刮边和妈妈说话:「妈轻重可以吗,没什么不舒服吧,刮得疼了您就说话」

妈妈:「可以就这个力道就行」

我:「为什么中间的两片肉变得湿淋淋的,中间好像在渗水啊」

妈妈怒道:「你个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刮你的毛吧」

刮完之后在妈妈干净的肥屄上摸了一把:「简直是个艺术品,应该签上我的大名」

妈妈噗嗤一笑:「签上你的大名,然后去民政局,在妈妈下面盖个章是吗」

我嘿嘿一笑:「用什么民政局的章啊,我自己就有」,说完脱下内裤,通红的肉棒指向妈妈。

我刚用龟头碰到妈妈光溜溜的肥屄,妈妈身体一抖,挪着屁股后退。

妈妈看着我:「我们可是母子啊,狗蛋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也看着妈妈:「是的我想好了,问题是妈妈你想好了吗」

虽然妈妈上了小床就代表答应我了,但还是三番两次的问我,或者说是在同时问我和爸爸,但爸爸并没有意识到这次和以前不一样,这只是老婆和儿子的一场戏,自己以前也跟老婆来过各种,母子、公媳、父女的戏码,所以并没有什么反应。

然后妈妈就横躺在小床上,因为小床太小了,妈妈横躺是躺不下的,所以妈妈的头就靠在墙上,两只手挽着自己的大腿,尽量把自己的肥逼凸出来。

我站在床边的地上,高度正好肉棒对着妈妈的肥屄。

也是我正要跟妈妈的嫩鲍亲密接触的时候,妈妈又犹豫了。

妈妈:「狗蛋我有点害怕」

我微笑的看着妈妈:「你在怕谁?怕爸爸还是怕我?」,怕爸爸源于出轨,怕我源于乱伦,可是爸爸和外公就在旁边,妈妈只是脑子转不过来而已。

妈妈:「那……那你就来吧」

没有太多的前戏,巨大的龟头顶开妈妈的花瓣,耻骨紧紧地向前顶,我的肉棒就被妈妈下面吃了进去。

妈妈一声尖叫:「你个死孩子,你要死啊,轻一点妈妈……」

然后慢慢的起伏着屁股撞击着妈妈的肥屄:「妈妈我这是在回家,我的鸡巴替我回家」

妈妈先是有些疑惑,然后看到儿子的肉棒在自己下面进进出出:「什么回家啊,我们不是在家……,啊——,杨阳你脑子整天想什么乱七……,嗯——轻一点」

我:「我怎么能轻轻地呢,我想让妈妈清清楚楚感受到我的存在」

妈妈上身起来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你个兔崽子又不听话,看我嗯——嗯——嗯——……」

我坏笑道:「妈你找什么呢,儿子帮你找」,说着肉棒又重重挺了几下。

妈妈看上去有些生气,不过面色通红一脸媚态看上去别有一番味道:「狗蛋啊,你跟妈妈……还是不要说脏话了,不要学你爸,毕竟……啊——嗯——,好哥哥~ 好儿子快肏我,好好孝敬妈妈,好好孝敬妈妈的大肥屄,妈妈的大肥屄最爱儿子的大肉棒了哦——肏我……」

妈妈前边还想说教些什么,后边直接高潮胡数八道骚屄喷水,弄得妈妈很尴尬没面子。

我调笑道:「妈妈您是舒服了,我还没射呢」

妈妈懒洋洋的:「怎么着,大少爷还想怎么样啊」

我嘿嘿笑道:「妈妈能不能给我来个……来个观音坐莲啊」

妈妈宠溺的看着我:「行——来吧大少爷,躺好」,然后就起身让我躺在小床上。

妈妈张开双腿跨在我的身上面朝着我,一手扶着我的阴茎,一手分开着自己的肥屄。

妈妈本以为自己刚才的那次高潮,已经放开心态了,但到了这一刻,还是很紧张害怕。

我突然意识到,从我偷看爸妈肏屄开始,这一路上跟家里肥屄肥田肏屄,几乎都是我主动的,妈妈被动承受,在床上也几乎不跟我交流,只是动情或者高潮的时候说一些胡话而已,今晚似乎是妈妈第一次对我主动。

轻轻扶好肉棒,对准花朵中心,白嫩的肥臀慢慢下降,我紧紧的盯着妈妈的肉屄,一点一点的把我的肉棒给吞进去。

妈妈白屁股坐下来后就不动了,我有些急:「妈您屁股动一下啊,您不会不知道怎么做吧,以前不是跟爸爸做过吗,快屁股动动」

妈妈拧了我的乳头:「你动还是我动啊,想让我……伺候你,你就闭嘴」

嘶——好疼啊:「您动您说了算,谁让你是我妈呢」

即使妈妈不懂我也能感受到妈妈里面嫩肉的火热和紧致,慢慢又有了轻微的摩擦快感,原来是妈妈在扭动着自己的腰肢肥臀。

这种扭动慢慢的蔓延到妈妈全身,从肥臀腰肢大奶子一直到头部,头发也随着身体的律动甩来甩去,有一种很狂野的感觉。

妈妈的肥屄里好像活了一样也在律动,太舒服了,妈妈也好像按奈不住了,大大的屁股开始一上一下的跳动,而且幅度越来越大。

妈妈好像又进入动情欲望状态了:「儿子大鸡巴好厉害,快要把妈妈捅死了,我是个母狗……」

我这时候起身看着妈妈:「妈妈您不是母狗,您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您是我的妈妈」

但这时候妈妈已经没剩下少理智了,从我身上下来,躺好揉搓着自己的奶子骚屄:「我是你妈妈,我是你妈妈,儿子要听妈妈的话,用你的鸡巴肏妈妈,快点儿子要听妈妈的话」

我也没犹豫提起肉棒咕叽——一声就插了进去,趴在妈妈身上快速动作。

妈妈:「好儿子,孝顺妈妈的好儿子用力,把妈妈肏翻。」

我用力冲刺:「妈妈您里边的肉怎么在咬我啊,您轻点夹别把儿子夹坏了,夹坏了以后谁孝敬您啊」

妈妈哭喊着:「坏宝宝,就知道欺负妈妈,用力肏把妈妈肏翻,妈妈用骚屄也给你生个宝宝」

我喘着粗气:「您不是有避孕环吗,再说爸爸也不会同意的」

这时候爸爸、爷爷、外公正满脸通红的对着自己的肉棒上下其手呢。

妈妈大口的呼吸:「你爸会同意的,那是他亲孙子高兴还来不及呢,避孕环也能取下来,快啊多肏妈妈你就能当爸爸了,你不是爱妈妈吗,你不是要妈妈吗,现在肥屄妈妈需要你的大肉棒」

正当我有点想不明白的事后,突然发现有人推我的屁股,回头一看是爸爸:「你妈都求着你肏她了,你小子赶紧的别耽误事啊」

然后我就对着妈妈一整狂风暴雨的索取,妈妈就像一艘在暴风雨里的小船,大声呻吟哭泣很无助,小床也吱吱呀呀的好像要散架了,在大声抗议者我和妈妈的剧烈动作。

云雨过后妈妈把我揽在怀里,享受着性事过后的宁静:「妈妈,您可真厉害,可把我给累坏了」

妈妈白了我一眼:「你个没良心的兔崽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母子然后相视一笑。

我又问道:「妈你这样晚上累吗,我怕您真的太累受不了」

妈妈嘲讽道:「就算你小子精尽人亡,你老娘我也累不着」

我再次看着妈妈说道:「我说的不是身体」

妈妈好像明白我在说什么,妈妈每次晚上都变成好几个人,这样精神上会很累,时间长了人精神上会受不了。

妈妈们缕了散乱的头发:「其实没你想得那么复杂,晚上我只扮演了一个人,谈不上累好了睡吧,小床还是太挤了,要不我还是回大床吧」

我想想也是,只有一个人爷爷用演,其他人从这一刻包括我是不用演的。

我急忙道:「不行妈妈今晚必须睡小床,妈妈嫌太挤的话我去大床」

被子枕头不用拿,妈妈用小床上我的,我用大床上妈妈的,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爷爷外公已经不在回屋了。

爸爸也没睡,看到爸爸:「刚才我妈说的……」

爸爸狡猾的说道:「我都听见了,你妈给你生个孩子,确实那是我亲孙子我不反对,但是前提是你考试要年级前三,要不然动个嘴就让你妈给你生孩子,你觉得可能吗」

我既有些意外又不意外,对于爸爸来说是肥屄母狗为我生的孩子,生的孩子也不是和爸爸毫无关系,而是亲孙子,当然白天那就是我弟弟妹妹。

关灯睡觉,今夜窗外有些月光,从大床看向小床的妈妈有种特别的感觉,小床一直对我有安全和真实感,现在妈妈在我的小床上。

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一阵「咕咕——咕咕喵」的猫头鹰叫声把我吵醒了,我起身一看,爸妈还睡得很熟,但叫声一直没停,好像还很近。

我就拿上手电,怕吵醒爸妈,轻手轻脚的走到院子里,发现一只猫头鹰在房顶的一根干枯的树枝上,一直盯着我看,我从梯子上去之后接近了也不飞走。

这时从房顶无意间看到了小钟家,他们家卧室从院子里窗户看灯好像还没关,窗帘拉的不是特别的严。

打眼一看有居然发现,有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像是小钟的妈妈赵婶。

我有些不敢确定,这时候我走近了几步,靠近窗户了一些,还真是赵婶啊。

赵婶是典型的农村妇女,皮肤黝黑粗手大脚的,但那只是表象,现在的赵婶身体白嫩,大奶子大屁股只是腰间有点赘肉,胳膊和脖子上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脖子上边肤色很深,脖子下边皮肤白嫩,胳膊上也是这样,短袖覆盖不到的地方很皮肤黑。

赵婶趴在床上,屁股和身体向前一抖一抖的,有时候还回头说着什么,应该是小钟的爸爸在肏屄,毕竟我站在平房上,离得远也听不到没什么声音。

一整风轻轻刮过,窗帘飘起来了一点,我惊讶发现小钟妈妈屁股后边的男人不是他爸爸,而是小钟自己。

小钟手掐着腰挺动着,小钟的爸爸坐在旁边,好像在指导又好像说着什么,然后一伸手推了一下小钟的屁股,只有很短的时间窗帘又落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如果是粉丝他妈的溺爱,也许会有这种事,可是小钟怎么会……,对了……粉丝。

我轻轻的打开我家大门,走到对门粉丝家的的窗户底下,相对大一点的窗户是对着自己院子的,对着街道的窗户很小,所以看不到,我只是打着侥幸的心理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

果然别的声音几乎听不到只有粉丝妈妈王婶的大嗓门能听到一些。

王婶:「我亲儿子……我愿意,他爷爷……帮孩子……,光祖啊……」

这时候我已经被震惊的无法形容了,甚至猫头鹰落到我的肩膀上我都没感觉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满街的开灯的,没开灯的房子我都再也无法正常看待了,我是在做梦吗,好像一大堆熟悉的女性邻居街坊在我耳边呼唤呻吟。

对了曾经那个顺口溜:

天皇皇,地皇皇,

我家有个骚屄娘。

大白奶子全都有,

肥屄屁股夹儿郎。

儿子大屌肏娘屄,

气的老爹要归西。

路人君子念一遍,

儿子肏娘屄变现。

当时就感觉怪怪的,好像哪里不对,就算谁对妈妈有想法,但是明目张胆的写出来也太……。

还有爷爷那晚,虽然觉得在梦里,但自己的孙子光着屁股杵着鸡巴,跟光屁股儿媳妇抱在一起爷爷居然没任何的特殊反应,后来知道我和爸妈的关系,居然也不疼不痒的没反应,这是巧合吗。

如果说妈妈接受我,是来自于妈妈和外公的畸形情感,和前期的长期肏屄的嫁接,那爸爸的接受仅仅是治病吗?连妈妈给我生孩子都能答应。

当初爷爷说融不进去村子,真的是简单的排外融不进去吗,到底是什么融入呢,爷爷说是建国爷爷的帮助村里人才接受他,爸爸又小时候几乎住在建国爷爷家,爷爷是不是知道什么,爸爸小时候是不是也知道什……。

我忽然想起我曾经忽悠爸爸的那句话:人家肏屄的时候你又没在旁边看,你怎么就知道是夫妻肏屄而不是母子或者其他人。

对啊假如不生气问别人母子乱伦问题,别人的回答,肯定是母子之间肏屄万恶不赦,我们母子没肏过屄,但实际上外人谁也不知道这个回答是不是真的,毕竟晚上肏屄在床上的是谁你又没见过。

慢慢的我感觉,这个寂静的乡村夜晚有一股淫靡的气息,一种不真实感。

第二天爷爷一起床就看到我在轻轻抚摸着一只猫头鹰。

爷爷:「这猫头鹰好漂亮啊,你要养啊,它叫什么名字?」

我:「秘密。」

爷爷:「什么啊,跟你爷爷我还保密啊!」

我笑了一下:「不是跟您保密,它的名字就叫秘密。」

爷爷哈哈一笑:「这个名字还真奇怪,秘密就秘密吧,不过猫头鹰喜欢晚上活动,别让你的秘密在晚上乱跑……」

我:「不会的,我们家的秘密怎么会让它乱跑呢」

(完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