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乱伦兄妹日记Neroia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9-07   编辑:冷无情
  • 乱伦兄妹日记 乱伦兄妹日记

    二十一岁那年,我以工读生的藉口搬离家了。从那一天起,我才明白大哥为何毅然决然离家的想法。这个家真的很吵,各式各样的吵,兄弟妹的吵,但更多的是父母之间种种难以理解的吵骂指摘。  而我妈,她在我懵懵懂懂的五、六岁那年离开了。然后不知哪年哪月,爸爸带着一个女人回家,没多久,她成了我们的后妈。这之后,这个女人为我爸陆续再添两名儿女。因为我爸为大哥和我分别取名永仁、永义,因循为用,顺理成章,我的新弟妹也给取名为明礼、明信。

    Neroia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乱伦兄妹日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乱伦兄妹日记》,是作者Neroia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二十一岁那年,我以工读生的藉口搬离家了。从那一天起,我才明白大哥为何毅然决然离家的想法。这个家真的很吵,各式各样的吵,兄弟妹的吵,但更多的是父母之间种种难以理解的吵骂指摘。  而我妈,她在我懵懵懂懂的五、六岁那年离开了。然后不知哪年哪月,爸爸带着一个女人回家,没多久,她成了我们的后妈。这之后,这个女人为我爸陆续再添两名儿女。因为我爸为大哥和我分别取名永仁、永义,因循为用,顺理成章,我的新弟妹也给取名为明礼、明信。

《乱伦兄妹日记》 (12) 免费试读

同住的第十七天,整整一晚,明信没有回来……所以这一天不算数。

心情郁闷得想打人。

电话打过了,讯息发过了,四周找遍了,一切能做的我都做了,最后只能独对家中的四面墙,不知是梦是醒的熬到天明。然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像个行尸走肉般的继续生活,上学,听课,再回去咖啡店打工,勉强装起一切如常的景象。但我知道,心里一直想着明信的自己,整个脑袋再也塞不进任何东西,挂念她挂念到直至感到恐惧,直至感到心碎。

如果昨天我把她留住了,今天这一切都不一样,对吗?

「……义仔?阿义!喂~」

「什,什麽事?」如梦惊醒的当下,我才发现店长已经站在身旁。

「你今天怎麽了?魂不守舍的……」店长递来一杯咖啡,说道「这个客人也是投诉咖啡味道很怪,你到底又冲了什麽出来?」

「呃,卡布奇诺?」眼前的咖啡像和稀了的粪水一样。

「啧哈~你跟我过来吧。」店长放下打回来的咖啡,搂着我的肩膀,要我跟他走到后场去。把其他人都打发掉了,坐了下来,店长这才摇摇头的瞪着我道「你也知道我不爱打听八卦的,对不?但我知道你家里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嗯……你父亲还好吗?听说是中风,是吧?」

「还好,有心。」

「我明白的,中风很麻烦的。」店长悄悄的燃起香烟,吞云吐雾之间叹道「我岳父也是中风住院,虽然程度不重,但照顾起来也不容易。吃不好,穿不好,大小二便失禁,想想也觉得难搞死了……假如换我是你,搞不好直接把你老爸送进安养中心算了。」

「嗯,也没怎样。」空白的一瞬间,我续道「照顾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呢。」

「唉呀~也只有你这个小子才有这个心思呢~」店长摇头苦笑,一副吃不消的态度说「好吧!我知道这几天你也很辛苦的,今天你放假回去多休息一下吧,好不?」

「呃?但今天店里很忙……」

「行了行了~这些事情我会搞定的了!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没有谁而停摆的呢!」说着,店长冲我的脸拍了我的肩膀,寻我乐子的打趣道「当作是我怕了你,不知道你会冲什麽狗屎烂蛋出来把客人吓跑好了!总之,今天好,明天也好,你觉得疲倦想再多休息一天的话,只要打电话给我通知一声就行了。待休息够了,你才回来跟我报到吧,好不?」

———

这个世界真的不会因为没有谁而停摆吗?那,为何只是一个晚上,我却觉得整个世界都要终结了般?

有谁可以告诉我,明信现正身在何方?她现在是否安好?为何她从此杳无音讯?为何她要如此狠心,把我丢弃在这里?她不爱我了吗?她不再爱我了吗?我是她最亲最疼的人,为何她不再爱我疼我,反而要如此狠心绝情的把我遗弃?

呼!这一切都是明礼搞鬼吧!要不是他,明信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要不是这个臭小子,她不会被那个大烂人虐打,不会被赶出家门,更不会遭受如此平白无妄之灾!这个臭小子,不,这个畜牲真的很该死!依我所想,现在的他一定把明信不知禁锢在哪里,逼迫她做着违背意愿的事情……对了!回想事端,那头畜牲当初就是如此逼迫明信,跟随他的淫念做出离经叛道的事情,什麽乱伦兄妹网页,还有直播自慰口交什麽的!

等着瞧吧!如果我揪……

「啪——」声响之际,脸颊一热,我顿感天旋地转晕头转向。

「人渣!死人渣!」

「啪啪——啪!啪——啪——」不只脸颊,额头,还有后脑,甚至头发也被扯着甩了一把。对于整整一夜没睡的我来说,受到连番打击,已够让神志不清的我天旋地转,搞不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

「死人渣!呼嗄——你,你怎可以对我干出这种事的!呼嗄——死人渣!」她的声音总是叫人关注。

直至听见对方喘嘘嘘冲我的脸骂了,我这才争取一点时间,把对方打量了一个遍——那是一个戴着一顶紫色阔边帽和黑色太阳眼镜的女人。这顶阔边帽抢眼得很,是外国贵妇戴的那种,镶着银边,插有花球,好不耀目夺眼。但配搭她身上这件粗野的宽身连衣裙和一双拖鞋,感觉很不搭调,突兀得很。就像是村里的一个乡巴妇人,没有那个贵气,只有毫掷千金买来的一身俗气。

「喔啊~还以为是谁呢……啧~原来是小妈。」

「你,你……你还有脸目叫我小妈!你这个杀千刀的人渣!垃圾!死变态!」骂着,她又上前一阵拍打,力量是有的,但都打不着痛处。

「啧哈~哈哈哈~」虽再挨打,但我已懂得松容面对「你等一下,先等一下……你为何无故打我了?」

「你……你对我干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还有脸问我为何打你?」帽沿下,墨镜上,是她绷紧得不住抽搐的脸容。

「但喔~我干了什麽了?你有亲~眼~看~见~吗?」

「亲,亲眼……」

你要喝酒是吗?那就喝呀~反正现在,明信已经跟人跑了!反正现在才追出去,我也不会找得到他们兄妹俩的踪影!那,我今天便有一整天的时间来陪你发疯呢!

「告诉我~你亲眼看见我对你干了什麽?」

「这,这……」

但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你竟然要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呢。

「说喔~」

「我,我帮你……弄了那个……之,之后……」

啧!真的以为只要乖巧跪在我的脸前,我便会不计前嫌,落落大方的接受你的献身补偿?完全不会!答案是完全不会呢!看见你跪在那里含着我的臭屌,我还嫌你的嘴巴把我的弄脏呢~你以为自己是谁?你又以为我是谁了?你真的以为,整个世界的人都像你如此肮脏污秽的吗?

「之后怎样?说喔~」

「我……我,我……」

喝了这罐和了安眠药的啤酒,你很快很快的便失去了意识……但我说喔,看你这个体重,应该要趁空闲多多运动一下呢!毕竟才刚搬了那个瘫痪废人,已经有够我累,现在还要把你这头臃肿肥猪抬到沙发上。早知道如此,我应该把地点选在大厅上,这样才不至于累苦了自己。

「什麽都不知道?所以你就这样断定是我干的?」

「呃……」

我该拿这头肥猪怎麽办……对了!先把她脱个清光吧!然后再拍下一些肉照,以防她以后发疯起来,我也能以这些照片作为把柄!哇喔喔喔~没想到这个婊子竟有一双意想不到的大奶子呢!打量着这双奶子,我还是有点苦恼,为何明信偏偏遗传不了这个……呿!不管明信的是大是小,我也同样喜欢呢!不不不,现在明信的一切,都已经是最完美最和谐最漂亮的状态!我才不要明信因此而改变什麽呢!

「你是否没注意门户,导致有贼人跑进屋子里,把你迷了之后再剥个清光了?啧~」

「呃,是……好,好像是呢……」

不断拍打她的两颗奶子,打得发红发胀了,我才称心满意的停下来。然后剥下她的裤子,抬起肉腿,让她胯下的……喔~多恶心的黑木耳!见了就是倒胃!不只那堆不修边幅的丛林毛发,当中两片外翻的肉唇,就像煮得烂了的猪肝,黑黑的红红的好不倒胃!这不是很搞笑吗!这个女人竟然还想依靠这黑心臭屄来勾引我呢?要我把房子卖了,要我跟她分摊,要我顺从她的意愿将明信送到……啊~对了,回头想想,这里可是明信曾经待过的地方呢!

「嗯啊~说不定,根本不是什麽贼人,而是老爸干的好事呢~」

「你,你老爸?呃,这……这不可能!就,就算是你老爸,他也不会在我下边塞香蕉的!」

嗯啊~这里头就是我最疼爱的明信,曾经待过的地方呢~阿信,你曾经待过的地方,我今天终于能够来看望一次了!但这个女人的身体反应真的恶心得很!我不过是把手掌塞了进去而已,她竟然在那里咿咿呀呀的沉吟浪叫起来!她不是昏迷了吗?她的那个叫声之烦人,完全把我的兴致一扫而光了!说实话,要不是我怜惜这里头是明信待过整整十月的栖身之所,我根本也不愿多碰一下呢!

「什麽~塞了香蕉是吗?」

「这,这,这这这……拜,拜托!阿义,你当作没听见好吗?好吗?我求你好吗!」

啊?

怎麽有了反应起来?摸着自己身下勃然起劲的阳具,很是苦恼,只好义正词严的告诫它道『别指望什麽!这些太脏了!你是只属于明信一个的!』为了把这些教人迷惑而懊恼的感觉一一扼杀下去,我把自己的手,从这个女人的臭屄里狠狠的抽出来!

真讨厌!手上全是叫人倒胃的淫秽液体!

「好吧,我倒是没所谓呢!啧~」

「你,你你你不要笑,好吗!小妈是认真的,求你!好吗!」

啊!都抹在头发上好了!

「行行行,那你继续说说,那些人还对你干了什麽?」

「呃,这……哈哈~我也不知道呢~呃,我只记得醒来的时候,全身都有一阵腥臊气味呢,哈哈哈~臭臭的都不知道是什麽呢~」

看着她这个反了白眼的样子,真的恶心死了!现在想想,我竟然还让这个女人为我口交了一次呢!这不是太不可思议的事情吗?她真的以为自己是明信吗?以为能够母凭女贵吗?真的荒天下之大谬呢~明信可是与别不同的!就算我是大烂人生下的另一个大烂人,但明信可是从臭坑里生出来的一株香莲!不是同一层次的!明信跟我们都不在同一层次上的呢!

『殊——』

所以,这个女人只配得上金黄腥臊的尿液而已!

看着这个女人满身浸淫在尿液之中,我真的乐坏了~因此撬开了她的嘴巴,让尿液流淌进去,然后甩着阳具拍打她湿漉漉的脸蛋,没一阵子,竟然胡里胡涂的把一泡滚热精液射了出来呢!

「还有呢?」

「还,还有的话,哈哈……嘴巴鼻腔头发都是臭臭的,奶子也是痛痛的,哈哈~还有还有,下边那个洞洞更好像开了个口,一直想要尿出来般,哈哈~还好我早买了成人尿布呢,哈哈~哈哈~要不然一路走来,真的会忍不住尿出来呢~」

他妈的!为何我又在这个女人身上泄出来了?真的恶心死了!这样的我,还有何颜面面对明信呢!不……都是这个女人惹出来的!对,全都是这个女人招惹来的!搞不好,当年就是因为这个臭屄的出现,才会让妈妈离我而去!她处心积虑这麽多年,就是为了要搞散我这个家!

我要惩罚她!

但要如何惩罚这个臭屄才好?

啊~把这些都塞进去好了!

香蕉好啊~摇控器也不错呢~还有两颗鸡蛋~再加一点酱油好了~啊,这鲜花很美呢~啤酒倒一点好了~还有这些马克笔~这个牙膏很饱满喔~这些牙刷,呵,全都塞进去好了~虽然从没学习过,但我的插花手艺还满利害的呢!看哪~这风景真的美得不要不要的呢~

啊?

「那你这个帽子是什麽一回事?丑毙了~」

「不——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抢我的帽子!」

这是理发器还是须刨来的?开启的一刻,它发出了『滋滋——滋滋——滋滋——』的震动声。我往自己的手臂上轻轻一推,利刃落下,毛发之间,划出了一道光滑的皮肤。这个效果不错呢~那好吧,我就用她来给你修理一个新发型好了。

「这……啧?不,对不……啧哈~啧哈哈哈~」不管看到多少次,小妈的这个全新造型总能让我失笑。

「……哈?这,这……」当下,她的脸容抽搐不止。

她自满自傲的黑长直秀发已然不再,现在的她,就像是癞痢病患般,头顶有如月球表面的殒石洞,尽是一块一块的癞痢秃,好不惹人注目。加上没了贵妇人阔边帽的遮掩,在阳光的直照下,那些坑坑洞洞都反射出一个又一个的耀眼光芒,敢情就像镁光灯下的一颗明星,亮丽夺目得很。

「哎唷~这不是很可爱吗?」为了让她消消气,我把帽子还她了。

「可,可爱?」慌慌张张的戴好帽子后,她脸容绷紧抽搐的问道「这,这个样子很可爱?」

「当然了!这……啧~啧哈哈~」看她神经兮兮的样子,该不会真的相信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妈一边按着帽沿,一边如痴如醉的傻笑「哈~啧哈哈~哈哈哈哈~」

「那……」这个女人疯了,是不?

「哈哈哈哈~我很可爱~哈哈哈~咳,哈~啧哈哈,咳,哈哈哈~很开心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很开心喔~」

她的夸张笑声,她的手舞足蹈,终于惹来了旁人的关注。想想也对,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从来都想吸引所有人的关注!她本来就是如此的心理失衡!为了不被旁人误会我和她的关系,更不想被视作如她疯癫的精神病患,所以我悄悄的退开来,跟她保持一定距离。

「哈哈~哈,阿义,小妈今天很开心喔~」没料到,见我走远了,她竟突然一把冲上前来捏住我的手臂,眼里透出异样神色,既是兴奋亦是扭曲的道「来~来来来!别走,跟小妈到事务所去!来,只要签一个名字就行了!办好了后便跟小妈回家去,我让你再看看更可爱的东西,好不?好不?好不?家里没个像样的男人,真的不行的呢~」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的力气忽然强大得很,被她掐着臂膀,我几乎是被揪了起来的走。我很想发难,但一看见旁人投来的怪异目光,我便知道自己应该学着冷静!就像少年看守所里所教导的,只有冷静下来,我才能拥有清醒的脑袋想方设法让自己从这个疯女人的身旁全身而退。

终于走到闹市里,跟熙来攘往的人们停驻在这个交通灯号的红公仔前。当下,从旁打量这个疯女人,她的嘴角仍是抽搐,仍是上扬。目光停驻在前方,仍是异样专注,仍是异样兴奋。就好像,在她眼里看见的一个遥远他方,是一个我看望不见,解摸不了的地方。

然后,绿灯转了。

当她正要迈步向前的一瞬间,我把她绊倒了——那个臃肿身体立刻滚滚而去,跌了一个狗吃屎的姿势。同一时间,裙子掀了扬了,那个被成人尿布包覆着的身体,那个被马克笔涂鸦写上『贱女人』、『母狗』、『烂臭屄』的身体,完全暴露出来。还有那个代表着名媛贵妇的帽子,已是随风飘荡落在远处,让她有如月球殒石洞的癞痢头,毫无保留的尽现人前。

她很慌张失措,眼里流露出的却不知是惶恐还是兴奋。

人们却是一副看戏的样子,有的走近观看,有的离远打量,有的拿起电话拍下这一幕景象。而我,便在这个乐坏了的心情下,悄悄离开了。

———

因为想到明信今天会回家,所以回去之前,我还是搜购了一大堆她最爱吃的食物回来。然后把食物都摊放开来,静静等待她的出现。

然后,又是一个无眠之夜。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