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何日去病 何日去病小说

2020-09-07   编辑:素流年
  • 据母 据母

    周瑜跟在妈妈身后看着妈妈的背影,一米七的个子,36E-24-36的完美身材。黑色的套装短裙臀部浑圆的形状完美勾勒出来,肉色的丝袜衬托出常年练舞塑形的修长美腿,端庄的黑色职业装更是将她那女王般的尊贵表现的淋漓尽致,再配合一张精美绝伦的鹅蛋脸,简直是一个令太监看了都能升起征服欲的绝色尤物。  她的容貌让人看不出实际年龄既雍容华贵又高雅脱俗,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韵味但娇靥之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纹,如花似玉,有莲花一样圣洁感也如芙蓉一般娇艳动。身材曲线更是惊心动魄,从高高耸起的E杯巨乳到纤细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再往下曲

    何日去病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据母》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据母》,是作者何日去病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周瑜跟在妈妈身后看着妈妈的背影,一米七的个子,36E-24-36的完美身材。黑色的套装短裙臀部浑圆的形状完美勾勒出来,肉色的丝袜衬托出常年练舞塑形的修长美腿,端庄的黑色职业装更是将她那女王般的尊贵表现的淋漓尽致,再配合一张精美绝伦的鹅蛋脸,简直是一个令太监看了都能升起征服欲的绝色尤物。  她的容貌让人看不出实际年龄既雍容华贵又高雅脱俗,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韵味但娇靥之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纹,如花似玉,有莲花一样圣洁感也如芙蓉一般娇艳动。身材曲线更是惊心动魄,从高高耸起的E杯巨乳到纤细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再往下曲

《据母》 第八章 免费试读

“嘭、嘭、咣当”我在球场上抢下篮板后一条龙运到前场,杀进禁区背身往篮下凿了几下后转身晃开防守球员再一个转身起跳,将手中的篮球狠狠地扣入篮筐。

“啊啊啊——”完成扣篮的我恣意撕扯身上的T恤,仰天长啸。球场边上看球的吕子衿拿着一瓶饮料招手向我示意。

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走到吕子衿面前,只听一阵细若蚊吟的声音“渴、渴了吧,我给你带了一瓶饮料,你喝吧。”如果不是看到她嘴唇一直在动,我想我一定会觉得自己产生幻听了。

扯动了一下嘴角,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后内心喷薄而出的兽欲再也从让我克制不住,从吕子衿手里将饮料夺下随意一仰头,一饮而尽后将她打横抱起扛在肩头大踏步的回到教室。

教室里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坐回自己的位置后再将吕子衿抱在怀里,犹如老虎戏耍自己的猎物一般细细玩弄。红润的小嘴在雪白的皮肤衬托之下更显娇嫩,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咬一口。还未彻底张开的身子搭配上白底蓝边的校服透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展现出一股有别于妈妈的青涩之美,短裙下一双性感的美腿修长匀称,一根根青色的血管在雪白的肌肤下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想要化身吸血鬼尝一尝这块美肉的滋味,再往下秀美的小脚踩着一双黑色的五厘米的露趾坡跟鞋,这双坡跟鞋让我觉得有点似曾相识,鞋子里俏皮的露出两根葱葱玉趾,在鲜红色的指甲油和肉色短丝袜的层层修饰下如同宝石一般时刻吸引着我的目光。

吕子衿身上美的地方太多,令我目不暇接,喘着粗气半脱半撕地去除了吕子衿的上衣,至于奶罩连脱都懒得脱,直接向上一推,然后一口含住那雪峰之巅的红宝石。

“啊!”吕子衿檀口微张,发出一声如野猫叫春般的声音。与此同时我的一双大手也没闲着,将吕子衿剥成了一只大白羊后开始脱起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时候我感觉一双手既要摸奶子,又要脱衣服已经完全不够用了。

急中生智之下我吻了一下吕子衿柔软如果冻一般的红唇后语带命令道:“自慰给我看。”

吕子衿两腮泛红的白了我一眼,却没有拒绝我的命令,顺从的将手放在光洁无毛的阴阜上,左右分开粉嫩的阴唇后,令娇美无人享受过的女性性器官尽情展示出来,鼓胀得如黄豆般大小挺立着的阴蒂,红嫩的穴肉,还在汩汩往外吐淫水的洞口,会阴下娇柔的屁眼似是因羞耻感而频繁的收缩。

羞耻的同时快感也如潮水一样一浪一浪的涌来,刺激她手指一边夹着自己的阴蒂一边不断进出自己的蜜穴。看到这里我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不过来不及多想,我已经脱光了衣服,挺着因充血而胀大的巨大紫红色肉棒雄赳赳气昂昂的指着吕子衿。

“哎呀。”吕子衿看了我的大肉棒一眼就轻呼一声,双手再也顾不得在奶子和小穴上亵玩害羞的捂住自己的双眼。

心神激荡之下我顾不得欣赏她浑身上下如汉白玉般的雪肌,在她耳边轻声道:“准备好了吗?我要进来了!”

就在我将注意力集中于肉棒之上,正准备虎腰一挺直捣黄龙的时候,肩膀上却多了一双白玉无瑕却不失丰腴的手。

顺着玉臂一路看上去,吕子衿那张犹如谪仙般清冷的脸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妈妈那张有着如迎风扶柳般的眉毛,一双能勾魂夺魄的妩媚凤眼,兼顾可爱与性感的琼瑶小鼻,小巧的檀口配上稍厚却极让人有品尝欲望的嘴唇等完美五官与白皙肤质的脸,连带吕子衿那胸前没有二两肉的身材也变成了妈妈前凸后翘的一身美肉。

我一愣,痴痴的看着妈妈的脸,那条蓄势待发、正在妈妈桃源洞口逡巡徘徊的巨龙不知该进还是该退,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妈妈扶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轻声细语却又语带冰霜的问道“怎么?对那个小姑娘就有胆子,对妈妈就没胆子了?小坏种!”

听到妈妈嘴里的本不应该从她嘴里说出来话语我哆嗦了一下,像是被这样的妈妈吓到了一般久久不语,妈妈的语气已经开始从冷淡变成了咬牙切齿“儿子,爱妈妈。”说完发狠似的一坐。

妈妈用力举臀一坐小穴却没有吞进我的大肉棒,她往下一看只见我的一双大手正托举着她硕大的臀瓣,妈妈肥而不腻极具弹性的臀肉从我的指缝中争先恐后的挤出。“干嘛啦,坏儿子,你难道不想跟妈妈做快乐的事情吗?”妈妈一边说还一边轻摆肥臀想要吞入我的肉棒。

我微微一笑,吻了吻妈妈撅起的小嘴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是妈妈的话,儿子就准备慢慢细品咯,妈,我爱你。”

……看着面前正在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的妈妈,我脑海里又浮现出昨晚的梦,几乎在妈妈的小穴将我的大肉棒吞进去的瞬间我就醒了。不过即使是个梦,梦到了与妈妈做爱这件事也让我心情愉悦了很久。

内心幻想着以后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脸上浮现出怎么也掩盖不住的幸福笑容,许是母子同心的原因,我笑了没多久就被妈妈发现了,倘若我的笑容被黄井、朱胖子看到他们一定会说我的笑容淫荡,不过在一个母亲眼里孩子的一切行为正面的,在妈妈的眼里我不仅笑容灿烂,深邃的眼睛里也一直闪烁着令人足以迷醉的光芒。

“在看什么呀小瑜?”心直口快的蒋晓红开口道。

“我在欣赏妈妈这个大美女呀。”我口中花花道,我知道妈妈不会因为源自儿子的赞美而生气。

妈妈咬了咬自己丰厚,红润的嘴唇,似乎有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我,想要生气又觉得不至于,任我调戏又没有做妈妈的样子,殊不知即使她无意间展露出的这样一副咬着自己嘴唇的纠结模样对一个爱煞了她的男人来说也是极大的诱惑。

“妈,我进屋写作业了。”有点受不了妈妈诱惑的表情的我道,说完就起身进屋,我一向是一个自律的人,只有自律才能带来成功,只有成功的男人才能支配更多的交配权也就是俗称的玩女人,这也是我的人生哲学。

临近中午时我才从卧室里出来,客厅里成熟美艳的妈妈正仅仅身着露脐小背心和健身裤在模仿电视里身形姣好的形体老师示范着瑜伽动作,挺胸,扭腰,摆臀,压腿,做着一个个对于我来说充满极致诱惑力的动作。如果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不是连一颦一笑都能引动我心神的妈妈,我想我早就克制不住身体里的本能把她强上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她是我的妈妈,才能让我几乎一看到她就会精虫上脑。

妈妈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的电视上,没注意到侧面我已经靠近她的身体还在喃喃自语道“唉,怎么感觉胖了呢?

看到妈妈胸前较以前起码大了一个罩杯的丰乳和大如磨盘的屁股我心里暗笑,前两个月暑假都是我在家做饭,我经常给妈妈做一些木瓜汤之类的丰胸菜肴,连吃两个月之下妈妈身材不好才怪呢。表面上却出声道”妈妈你练瑜伽运动量太少了,不如跟我一起健身吧。

妈妈被侧面突然出声的我吓了一跳,胸前两座被露脐背心包裹着的肉山抖了两抖,我这才发现妈妈似乎因为练习瑜伽的原因没有戴奶罩,胸前两点凸起的乳头大喇喇的印在背心上毫不掩饰,再往下越过有着健美线条却不失平坦的小腹,紧绷的健美裤将妈妈阴阜鼓起的形状完美勾勒出来,像极了骆驼趾的形状。

妈妈没注意到我的目光正停留在到她衣服上的凸起,自顾自的继续摆弄着自己的身体顺着我的话头疑惑道“健身?要去健身房吗?

在对妈妈极强的占有欲之下我自然不希望妈妈去健身房被男人们用色眯眯的眼光打量着姣好的身材,解释道”不需要去健身房,我学了很多健身技巧,不需要专业器械就可以做,妈,我来教你吧。

妈妈看了看时钟,发现已经时间已经临近中午犹豫道“可是我下午还要去和你玲姨一起去逛街,能来得及吗?

我从后面轻轻抱住妈妈,视线顺着妈妈露出马甲线的平坦小腹一路往下停留在她健美裤的骆驼趾上,享受着触觉嗅觉全方位快乐道”妈,儿子永远在你身边又不会跑,没事的,你有空的时候我再教你吧。

妈妈因练瑜伽而火热的身躯在经受我的一抱,让妈妈劳累的身体一下子瘫软了下来。看着在怀中的妈妈,我脑子一热就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我可不愿意妈妈被别人看到这么漂亮。”

听到我带着些许占有欲和嫉妒心的话语后,妈妈内心深处最柔软的情感需求一下子就被我占满了,连带我前面轻佻的举动也被她无视了,满脑子只剩下甜蜜和依恋,再加上我身上不自主散发出的雄性荷尔蒙和隔了一层衣服也能体会出来的肌肉线条,让蒋晓红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好啦,妈妈相信小坏蛋会一直陪在妈妈身边啦,快去做午饭吧,妈妈去洗澡了。”温存了一会儿后妈妈主动道。

中午吃完饭蒋晓红就出门赴与徐玲逛街之约,但她出门之后一直觉得有什么东西被自己遗忘了一般。精力旺盛却无从发泄的我只好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刷题上,校对完最后一个答案放下笔起身抻了个懒腰,伏案一下午的脊椎顿时发出一阵“嘎嘣嘎嘣”的弹响,从久坐起身的微微晕厥感回过神来后我想起妈妈已经出去好几个小时,到了该给妈妈打电话关心她的时候。

刚刚拿起手机想要给妈妈打电话“砰砰砰,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门外响起。

“来了来了。”我一方面急匆匆的前去开门一方面在心里胡思乱想“门敲得这么急,难道是妈妈出事了?”

当我略带忐忑的打开家门的时候却看到两张挂满了谄媚的笑脸“二哥,胖子,你们怎么用这么恶心的表情看着我?”说着我让开了位置示意他们俩进来。

看到我开门后胖子一把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往里走,语带哀求道“瑜哥,今天嫂子组织聚会,我也想跟着你们一起去凑凑热闹,我在家里快闷死了。

与成绩优良的我和黄井不同,胖子的学习成绩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好在与我们两家公务员家庭不同,胖子的家庭经济条件要优渥不少,他爸爸也没有执意让他读的多好。学习成绩一般的胖子自然与学校里的各项职务无关,他生性爱交朋友不过这次让我带他去聚会也是颇令我感到意外,没想到胖子脸皮这么厚。

我瞥了一眼黄井,看到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对胖子说”你让二哥带你去就可以了啊,我最近比较累。“我现在一门心思扑在妈妈身上,等妈妈回来还想给她做饭度过一个无人打扰的母子温情之夜。

黄井在一旁开口解释道:”诶,胖子你可别怪我,昨天吕子衿打电话让我带大瑜过去,你说要是今天大瑜不去而又把你带去了,我被别人怎么看?人家吕子衿还不得用看傻子的眼光看着我吗?

听到二哥这么说胖子更是一脸哀求的看着我,我只好找了个借口道“我给我妈打个电话,跟她说一句才能出门。”

拿起手里的手机拨通了给妈妈的电话,接通后“喂,妈你在哪儿啊?”

“我还在外面,今晚不回家吃,你自己做饭不用做妈妈这份。”听到妈妈娇媚的声音使我久坐一下午的烦闷心情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

随后又传来玲姨的声音“是小瑜吗?晚上你不回家吃跟他说了吗?”电话里的背景声音似乎是从繁华的综合广场购物中心内传来的。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跳,一股酸意泛上心头,要知道爸爸在家时妈妈从来不敢连续逛街一个下午再加上一个晚上。听到这里胖子双手合十朝我做了个祈祷般的手势,我知道他想趁我妈不在家让我先斩后奏或者浑水摸鱼带他去聚会,我没有理会他的恳求压下心中酸意继续道“妈,我晚上有同学聚会想让我去一下。”

“嗯好的,那你去吧,路上小心。”妈妈想也没想就果断同意的态度让我颇为惊讶,本来以为以高三的关键时刻,妈妈应该不会同意我的请求然后再顺坡下驴,以妈妈不同意为借口拒绝胖子的请求,没想到妈妈居然同意了,这感觉就像使劲浑身力气一拳打在空气上一样。

我沉默片刻对电话那边的妈妈道“那你早点回家,挂了。”急匆匆的撂下电话,黄井和朱冠风两个人站在我面前让我本来准备好的那些关心和对妈妈表达爱意的句子怎么都说不出口。妈妈对我出去浪而满不在乎的态度也有些激怒了我,你不是不在乎我吗,有的是人在乎我,在内心如是想道。

再看着面前哀求我的胖子,本就因胖子他爸被调查我却知情不语而对他有些亏欠之情,我拒绝的话语更难说出口了。

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咱们走。”

胖子见我终于同意开心的道“走走走,今晚嗨起来。”

“师傅,去盛筵酒店。”我们三人一股脑的钻进出租车后胖子迫不及待的跟司机交代完要去的地点后在副驾驶转过头来跟我们聊起了八卦。

“瑜哥,今晚你就可以体验到傍富婆的滋味了。说实话我也没想到吕子衿家里这么有钱。”胖子说的眉飞色舞。

“你咋这么了解啊,又是哪儿的小道消息听来的啊?”黄井在一边笑道。

“这次还真不是小道消息,是我爸说起的,吕子衿家里的企业就是在我爸行里贷的款,我回去问了一下我爸,他说吕子衿家里几百万事情都是小事情,今晚我们吃的盛筵酒店,玩的豪门KTV都是她家的产业,我今晚也是傍了瑜哥的光啊,哈哈……”胖子和二哥聊了一路,见他们聊得这么兴奋我也不好扫兴但我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话题上面,眼神也漫无聚焦的看着窗外,像是欣赏风景一般,只是偶尔简单插两句嘴。

话分两头,电话这边周瑜与黄井和朱冠风结伴启程,这厢蒋晓红也在和徐玲试着一件又一件衣服。

蒋晓红放下电话后在试衣镜前上下打量着自己身上这套粉色透明罩衫和内搭的露脐小背心,粉色透明罩衫让蒋晓红本就如玉般光洁的皮肤更添上一层绯红的朦胧之美,露脐小背心不仅充分展示了她带有人鱼线的秀美小蛮腰,更将她的胸部高高的托起,使得本就挺翘的奶子变得更加紧凑,本就幽深的乳沟现如今更像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海沟了。但蒋晓红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衣服上面,其实她今天从出门后就有点心绪不宁,总感觉忘了点什么东西一般。

“你家小少爷么?”徐玲从试衣间出来后一边打量蒋晓红身上的衣服一边问道,却没注意到自己问完这句话后蒋晓红陡然皱紧了眉头“没想到你家小少爷管你还管的挺严,老周都没他这么会念叨吧。”徐玲转过身上下审视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顺带着调侃了蒋晓红一句。

蒋晓红紧紧盯着徐玲的背影,在脑海中不断搜寻着刚刚自己一闪而逝的灵光。

坏了!她今天忘了把昨天自己在床上自慰看的漫画书给带出来扔了!

还好小瑜今天出门了,这样漫画书暴露的机会也少一点蒋晓红这样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埋怨起眼前的始作俑者。

过了一会儿徐玲转过身来看到蒋晓红埋怨的眼神莫名其妙的道“怎么了红妹,这么看玲姐。”

大庭广众之下蒋晓红有苦难言,只好轻轻推了一把徐玲,示意她跟自己一起到试衣间说些悄悄话。

关上试衣间后蒋晓红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总不能说自己昨晚回去自慰完了怕儿子发现吧。心思电转之下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玲姐,你昨天故意的吧?”说完紧紧盯着徐玲,想从她脸上看出些破绽。

徐玲一愣,叫屈道“哎呀昨天不是跟你解释过那个催情药水是我故意为其他人用的吗?红妹你怎么样才能信玲姐啊!”

蒋晓红也急道“玲姐,不是这件事。”

这下徐玲更迷糊了,眉头紧锁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问道“那是什么事啊红妹,玲姐我真的不知道啊。”

蒋晓红看到徐玲不似作伪的委屈表情也是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过了片刻才把心一横说道“那本漫画啊玲姐。”

徐玲奇怪道“漫画怎么了?”她的主营又不是这些漫画,这些漫画充其量只是她卖情趣用品时的添头罢了,进完货后她就按照画风分门别类放好,从此再也没搭理过,昨天也就是随便抽了本从表面上看画风较为清淡的给蒋晓红,她也不知道里面画的是什么,难道是嫌画风太过清淡?

徐玲一边腹诽着‘ 没看出来,红妹口味还这么重啊' 一边松了口气大包大揽道“你要是觉得不好看今晚再去玲姐那里挑。

这番话羞得蒋晓红面红耳赤,她干脆挑明了,在徐玲耳边耳语几句,然后说玲姐你是不是故意的?

徐玲这才知道漫画内容竟是母子题材,暗笑了半晌后开口胡诌道”红妹我跟你说,先不要说小周能不能发现你的秘密,假如真的被发现了的话,也是我给你的这本好,如果看那种红杏出墙题材的漫画被小周发现,小周才会疑心你是不是在外头有人,倘若是母子题材的漫画,他就是看到了又怎么样?他敢声张出去么?

徐玲一开始还有点心虚,见蒋晓红没有反驳她便越说越有理,说到后来自己也觉得自己说的挺有道理的,把蒋晓红唬的一愣一愣的。浑然忘记了为什么一定要看漫画。

“好啦,安心逛街吧,看你那些土不拉几的衣服,除了运动装就是正装,在老周身边都呆傻了!我觉得你身上这套就不错。”徐玲成功打消了蒋晓红的疑虑后又开始对她身上的衣服开始评头论足了……

许是到了饭点的原因,在酒店门口陆续遇见了几拨同学而来。少年们生性喜欢热闹,十来个人一起挤了一辆电梯一起上来,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早已等候在两边的服务人员问候道“晚上好,请问是吕州中学的同学吗?”

打头的我颔首简洁的做了个回应道“是的。”

“这边请。”进入自助餐厅里,一眼就看见吕子衿身穿一身淡青色连衣裙,将本来的马尾辫简单放下还在额前剪了个平刘海,平日里清冷的她与闺蜜在一起的时候也能言笑晏晏的拄着脑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八卦,笑起来的时候狭长的丹凤眼更是眯成两道缝隙,只是牙齿上闪耀着银光的牙套让她的气质从仙女下凡变成了接地气的滑稽,我们进来的时候她似乎是刚从闺蜜那里听完一个笑话,略带一点瘦削的肩膀时不时的还耸动了一下。

“那个,我带胖子来蹭一顿饭,多个人晚上也热闹一点不介意吧。”走到吕子衿面前我先是犹豫了一下、才略带尴尬的解释了一句。

吕子衿的目光越过我,看了一眼在人群中的胖子然后歪了歪脑袋。

“他是六班的朱冠风。”我大概猜到了吕子衿的想法,解释了一句。

吕子衿点了点头声音清亮的说了一句“好的。”

晚餐的时候细心地我注意到,整个自助餐厅今晚除了服务人员外只有我们这一帮客人。给黄井使了个眼色然后起身假意去卫生间。

到了卫生间我抢在黄井开口之前说道“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休息日,偌大的盛筵酒店自助餐厅只有我们一群人。”

黄井低下头想了想道“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点奇怪,而且我们一进门服务员就问是不是吕州中学的同学。”

“估计是吕子衿今天让这里暂停营业了,待会儿出去我提一句,二哥你帮我搭个腔,总不能当不知道白领了这个情。”我和二哥都是官宦世家出身,情商自然还是够得,不会做出那种看到了就当没看见一样的事情。走出卫生间回到位置上的时候,犹豫了片刻,在观景栏上折了一支郁金香下来。

回到座位和同学随意聊了几分钟后我先干咳一声再开口对吕子衿问道“子衿,今晚你该不会把这里关门了只招待我们一帮人吧?”

黄井接着道“是啊,还有我们一出电梯服务员就直接问我们是不是吕州中学的学生。”

“哎呀,你们才发现啊,子衿今天为了我们的晚餐就把这里的生意停了一天。”坐在吕子衿身边的闺蜜不满的说道。

“其实没什么的,大家开心就好。”吕子衿轻声道,似乎不愿意太高调。

“哎哟,那真的是罪过,不仅让我们白吃白喝还弄着这么隆重。”我假意告罪道。“我以饮料代酒,敬你一杯。

说着就起身端起杯子,假意喝饮料,就在所有人都看过来的时候变了个魔术,将杯子变作刚刚摘下的郁金香看得大家眼睛一亮后,再将郁金香献给吕子衿,在大家的起哄下将她雪白的脸蛋羞成了西红柿之后吕子衿身边的闺蜜吐槽道”臭流氓!

之所以我以前不曾谈过恋爱原因除了没有人能及得上妈妈的美貌能够让我动心以外,还有一点就是爸爸在身边压抑住了我原本有些放浪形骸的本性。自从爸爸从身边离开后我的本性逐渐的展露出来,而且那次与吕子衿的近距离接触也让我对这个身形略显瘦削的女孩多了一丝兴趣。

所谓天理人情不必细诉,婚姻只在有利可图,吕子衿作为吕氏集团掌门人的独女,即使是我家庭条件不凡看到她这种身价极为诱人,就当是为成功据母打下搞一次提前演练吧,我如是想道。

宾主尽欢的晚饭后吕子衿一个电话就喊来四五辆车,直接将一行十余人送到了她家的豪门ktv。

一进大门就有领班主动迎上来接待我们,由于是吕子衿这个大小姐亲自到场我们直接上了三楼的贵宾VIP包厢,没有在吧台逗留,但我却在看见吧台边上许希和那个似曾相识的三角眼吊梢眉中年男子在勾勾搭搭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然后许希用面带苦笑的表情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让中年男子哈哈大笑,带着淫荡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到这一幕我的内心警铃大作,不知道妈妈晚上是不是在这里,虽然现在有心想要打个电话给她,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克制住了这种过于妈宝举动。

到了三楼VIP包厢内在自助餐厅时还略显得有所拘束的十七八岁年轻人一下子就放开了自己的天性,几个喝过酒的如胖子等人甚至还劝起了酒。有点心不在焉之下我随便唱了几首《护花使者》等略带挑逗,暗示性的歌曲之后就起身去包厢外面的卫生间,想要打电话问妈妈在不在盛筵KTV里。

躲进最内侧的蹲便隔间撒完尿抖了抖平日里令同学们羡慕不已的巨炮后。我掏出手机拨出号码“嘭”的一声巨响,卫生间的门就被粗暴的踹开,我差点一哆嗦把手里拿着的手机掉进蹲便器内。

胖子大声问了一句“有人吗?”躲在最内侧蹲便隔间准备给妈妈打电话的我心头涌上一个搞怪的念头,刚刚被胖子吓得手机都差点掉进蹲坑里去了让我感觉有点脸上无光,所以我打算待会儿等胖子撒完尿后从后面给胖子一个' 惊喜胖子出声问完了还兀自不放心敲了敲第一个蹲便隔间的门又问了句“有人吗?”

没有回应之下还推门往里看了一眼再三确认没有人。

当他敲开第二个蹲便隔间的时候我开始有点迷惑了,胖子是想干什么呢?没等我细想,胖子就已经推开了第三个隔间。卫生间里一共四个蹲便隔间在不做决定就来不及了,心思电转后我决心想看胖子到底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双手一伸抓住隔板上沿后用力一踩墙壁借力一撑,用双杠的动作轻轻的翻到了第三个隔间。

这时胖子也推开了最后一个隔间的门,看见地面上黑影一闪而过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双手抱头做出一副防御的姿态,再搭配上他厚实矮胖的身材简直是背着锣鼓进庙门,一副挨打相显得殊为可笑。

没等到预想的袭击的胖子放下双手看向天花板想要寻找着黑影的蛛丝马迹,最后在节能灯旁看到一只肥硕的蟑螂后他立马就自我脑补完成了蟑螂从节能灯上爬过,在地面上形成一团黑影的一连串逻辑链条。

而在第三个隔间随时注意外界动静的我还不知道胖子因为今晚喝了点酒,丝毫没有怀疑卫生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在蹲便隔间里,我只能通过外面传来的声音判断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见胖子先是反锁了卫生间的大门,紧接着外面便池内就想起一阵' 淅淅沥沥' 的水声,就在我纠结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出去吓唬胖子还是耐心等待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卫生间外传来了一阵“砰砰,啪啪啪”有节奏的敲门声,同样的敲门声又响了两阵后胖子才打开早已被他从里面反锁的卫生间大门。

“吧嗒、吧嗒。”外面敲门的人进来了,而且踩着皮鞋。我心里做出了判断。

“嘭,咔嚓。”再次被锁上的卫生间门营造的封闭空间和即将发现胖子秘密的刺激感陡然使我心跳加快。

“这里面没人了吧。”一听到这个声音我连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个声音就是我第一次见许希的时候身边的那个三角眼吊捎眉中年男子的声音,也是高度疑似玲姨说的那个觊觎我妈妈的人,本来还有点愧疚之情的我瞬间理直气壮了起来,更加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没人了,我每个隔间都看过了。”胖子道。

“快把手机给我,我给你爸打个电话,我那边还有一大帮美女在等我呢。”中年男子催促道。

“给,要不是为了这件事我今天都不会来。”胖子略显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这时我才知道胖子今天厚着脸皮跟过来的原因恐怕最主要是为了见这个中年男人,而不是为了凑热闹。

“喂,朱行长,是我老吴。”电话里的声音我听力再怎么好也听不清,只能听见这个老吴在说“你说你找过周建国,他打个哈哈过去了是吧?嗯,那我这边来搞定他老婆吧。”

“哈哈哈,我这手段你还能不知道吗?什么剧团舞团的女人我都不知道玩儿了多少了,我都玩儿吐了,对付这个女人肯定是手到擒来啊。……没用?没用我就把这个女人玩儿过了再扔给张勇,我就不信张勇不动心,就算他不动心我让他们俩睡一张床上他还能死心塌地的跟着周建国?……放心吧,他们查不到的,我藏得很好的。就这样吧,挂了。”

放下电话后三角眼吊捎眉老吴似乎有些醉意上涌,对着胖子说了一句“小朱啊,你可知道为什么这豪门KTV里三楼的贵宾包厢里本来就有卫生间了,外面还有个卫生间吗?

而且为什么卫生间的门都可以从里面反锁,哈哈哈”说到后来他抑制不住的笑出了声,笑声中难掩得意与放肆,我几乎能想象的出来,这个老吴说到后来是什么样的一副猥琐与小人得志的表情。

“吧嗒吧嗒吧嗒”的皮鞋顿地声告诉我老吴已经走远,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叹声响起,“嘭。”的一声关门声,这下连胖子也走远了。

躲在蹲便隔间里,我在短短时间里从一开始的好奇,到得知胖子真实目的的惊讶与老吴对妈妈下手的愤怒,以及到了最后知道胖子背叛的失望与从对胖子愧疚感中解脱的轻松,从这么多心路历程之中回过神来我忽然感觉额头上有一丝凉意,抬手一抹竟是刚刚又惊又怒之下被自己吓出来的一脑门子冷汗。

随手甩了甩擦下来的汗珠,拨出了给妈妈的电话,如果因为这个电话晚了几分钟导致妈妈遭遇什么不测,我想我会恨自己一辈子。

“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是最终无人接听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一沉。不过关键时刻我没有慌张,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解决办法。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妈妈,这个老吴自以为他在暗妈妈在明能够轻松的搞定妈妈,现在我意外发现阴谋之后形式完全颠倒,我在暗他在明,不弄死他岂能解我心头之恨?找到妈妈后在没有撕破脸皮的情况下那个老吴自以为藏身暗处,能够有有心算无备的机会应该不会乱来,但在偌大的ktv里要找一个人仍然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实在不行就报警,大不了撕破脸,我在内心发狠道。

片刻后我又拿起手机拨出了另一个号码“子衿,出来一下,有急事找你。”

在包厢门口与她碰头之后我二话不说直接拉起她的手奔向电梯,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我根本没注意到吕子衿在被我拉起手之后脸色瞬间变成了粉红色,煞是可爱,不过即使注意到了我想我现在也不会在意

一边走一边观察四周怕妈妈在这个时候走出包厢离开盛筵KTV“子衿,今晚麻烦你帮我找一个人,很重要的人。”

吕子衿看到我神情紧张,不似作伪也点了点头道“好。”

由于人生一路顺风顺水,虽然没有被刚刚的压力所压倒内心也着实不轻松,得到吕子衿的支持后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终于从刚刚一连串打击和思考中放松下来,吕子衿似乎是感觉到我心情有所好转,甩了甩飘逸的长马尾,嘴角扯出一丝完美的弧度。

到了一楼总台找到当班的经理“吴姓或许姓男子?三角眼吊梢眉的中年男子还有几个美女在包厢?好的,我让领班挨个包厢送一份果盘看一下哪个包厢有这种人员配置。这十分钟之内应该没有三角眼吊捎眉男子离开过。”(以后这种不重要对话我就写一半留一半,一来不至于太费脑二来免得你们说我水字数)“嗯,贵宾包厢333有,而且贵宾卡持有者为许姓。……不用谢,这边继续帮您关注,如果不是那个包厢您还可以再回来让我们继续寻找。”虽然知道当班的大堂经理是看在吕子衿的面子上才肯这么帮忙,我依旧感激地连声道“谢谢、谢谢。”

正准备去贵宾333包厢找心上人的我没走几步就停下了步伐,与我并肩前行的吕子衿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不好意思道“子衿我有个不情之请,就是你能不能晚点再回咱们包厢啊,别人问起来你帮我挡一下可以吗?”考虑到吕子衿这么快回去会让胖子看出不对来,从而横生波澜,只是需要吕子衿帮忙遮掩一下。

“好,我晚点回包厢,我就在总台,你假如没找到再回来找我,没事,在这家店里我还是说了算的。”我没想到吕子衿支持的力度会这么大,重重点了点头大步流星的奔向贵宾包厢333,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要保护自己的妈妈,我的爱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