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何日去病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何日去病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9-07   编辑:素流年
  • 据母 据母

    周瑜跟在妈妈身后看着妈妈的背影,一米七的个子,36E-24-36的完美身材。黑色的套装短裙臀部浑圆的形状完美勾勒出来,肉色的丝袜衬托出常年练舞塑形的修长美腿,端庄的黑色职业装更是将她那女王般的尊贵表现的淋漓尽致,再配合一张精美绝伦的鹅蛋脸,简直是一个令太监看了都能升起征服欲的绝色尤物。  她的容貌让人看不出实际年龄既雍容华贵又高雅脱俗,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韵味但娇靥之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纹,如花似玉,有莲花一样圣洁感也如芙蓉一般娇艳动。身材曲线更是惊心动魄,从高高耸起的E杯巨乳到纤细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再往下曲

    何日去病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据母》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据母》,是作者何日去病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周瑜跟在妈妈身后看着妈妈的背影,一米七的个子,36E-24-36的完美身材。黑色的套装短裙臀部浑圆的形状完美勾勒出来,肉色的丝袜衬托出常年练舞塑形的修长美腿,端庄的黑色职业装更是将她那女王般的尊贵表现的淋漓尽致,再配合一张精美绝伦的鹅蛋脸,简直是一个令太监看了都能升起征服欲的绝色尤物。  她的容貌让人看不出实际年龄既雍容华贵又高雅脱俗,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韵味但娇靥之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纹,如花似玉,有莲花一样圣洁感也如芙蓉一般娇艳动。身材曲线更是惊心动魄,从高高耸起的E杯巨乳到纤细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再往下曲

《据母》 第11章 免费试读

当我抵达玲姨店门口的时候周围的店都已经关门歇业了,玲姨已经撅着屁股蹲在地上开始锁卷帘门,出于对玲姨的报复与接下来的试探,我锁好自行车蹑手蹑脚的靠了上去,手掌不轻不重的在玲姨那被黑色短裙包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

「啪。」的一声肉体碰撞声在寂静的小巷子里格外的清脆、响亮,手掌传回来的感觉打在排球上一样柔软而肥腻,我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个没有妈妈的翘臀有弹性的念头出来。

还没等我仔细回味被我抓在手掌心的肥腻臀瓣,玲姨就发出「啊。」的一声尖叫,唬的我下意识的用身体贴住玲姨,用另一只手捂住玲姨的嘴低声道「玲姨别慌,是我,小瑜。」

陌生男人高大健壮的身体贴近玲姨后,她本就因臀瓣被突袭而紧张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冒出了黄豆般大小的冷汗,我几乎能感受到玲姨身上衣物短短几分钟内从干燥到潮湿的全过程。

玲姨侧头看到我熟悉的那张脸后表情才慢慢的惊恐中平静下来,转眼又从平静变成妩媚,没等我反应过来玲姨为什么用这个表情看着我,捂着玲姨涂满口红的嘴唇那只手上传来一阵温热的感觉。我这才发现原来刚刚慌乱之中我的两根手指几乎全部塞进了玲姨的嘴中,玲姨又舔了舔我的手指,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笑意,仿佛在说你还要捂到什么时候。

我心头一跳赶紧放开玲姨的嘴,一边连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一边想将手指上沾满的口水甩干,玲姨看着我尴尬的样子捂嘴偷笑,起身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一张纸巾将我的手仔细擦干。

近距离看着玲姨仔细的为我擦拭手上残留的口水,我在心里暗暗的将她与妈妈做全方位的比较。玲姨的身型比起妈妈更加高大再加上平日里开店带来的精明强干的气质,竟有种悍妇的感觉,与妈妈的美艳熟女气质截然不同。

「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吃奶,来我这里干嘛?你妈又不在我这里」玲姨说着眼里泛着狡黠的光芒,嘴角也微微勾起好整以暇的看着我。

「嘿嘿,玲姨,我知道我妈不在这里我就是……」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问吴局长的事情,纠结的挠了挠头,毕竟昨晚的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就被我扼杀在萌芽状态,那通电话也只有我一个人听见,但让我就此离去我又心有不甘,只好把注意力放在身前的玲姨身上,假装对玲姨很有兴趣。

就在我仔细打量下找到玲姨浓妆下眼角的鱼尾纹个虽然丰硕但肯定不如妈妈翘弹有力的臀瓣这两个缺点,将玲姨贬的完全不能和妈妈相提并论的时候。玲姨也在盯着我看,良久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你是想问吴局长与你妈妈是怎么样的情况吗?」

察觉到玲姨情绪一下子又变得低落了,受到玲姨情绪的感染近乎本能的心疼起了面前这个熟妇「玲姨你怎么了?」

此时一阵夜晚的凉风吹来,刚刚被我惊出一身冷汗的玲姨被风吹得打了个寒战,见状我拿出刚刚在学校换下的校服薄外套的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不好意思啊玲姨,刚刚跟你开个玩笑。」

玲姨摇了摇头,一句话没说又蹲了下去。我还以为是我刚刚的动作让玲姨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嘴角蠕动了一下道「玲姨对不起啊,吓到你了吧……」

就在我还想继续道歉的时候玲姨「哗啦」的一声将卷帘门重新打开,我一愣不知道玲姨这么做是想干什么。

直到玲姨重新打开店里的灯,转身跟我说「傻站着干什么,进来啊你不是想问你吴局长的事儿吗?」我才反应过来直愣愣的走进店里。

「噗嗤,你个小傻瓜,怎么不把门带上啊,想明天报纸登上头版标题《未成年人深夜进入情趣用品店为哪般》吗?」玲姨看到我傻傻的进门后掩嘴偷笑道,这一笑也让她的心情变得不再那么低落。

我闻言转身关门的同时内心也暗道「不能再这样被玲姨牵着鼻子走了,一定要切入正题,不然被看穿我对妈妈的想法就不好了。」

关上门后我才发觉好像这情景和氛围变得更不对了,因为我身材高大外加经常健身锻炼的缘故外表看起来偏向成熟说我是二十岁都有人信,而一个青年男子和久旷熟妇在单独孤男寡女在情趣用品店还能理解为青年男子来买点儿情趣用品,可如若关上大门,像是我和玲姨在店里偷情一样,我还不是任玲姨搓圆揉扁,甚至哪怕栽赃陷害都毫无反抗余地。

玲姨毕竟是开成人用品店的,比起我来经验老道了不知道多少,见我脸色阴晴不定哪里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在心里暗叹我心思缜密一番后表面上还是对我翻了个白眼道「听我说完就赶紧滚蛋,坏了老娘的名声老娘可要你这个小混蛋负责」

「名声被坏的应该是我吧」我下意识的轻声吐槽一句,近乎本能的怀疑开这种店的铃姨风评如何。

「在嘀咕什么呢?小混蛋,还想不想知道了?」

「想想想」见玲姨愿意分享她所知道的事情,我连自己的安危都暂时抛下不顾,头像啄木鸟一样点了起来。

事情发生的很简单,原本55岁就退休了的许奶奶在家休息了半年后实在闲不住到剧团被返聘,直到今年才正式退休,上次在剧场遇见她邀请妈妈去她的寿宴既是庆生也算是庆祝正式退休。

玲姨和妈妈在同一桌,这一桌上坐的都是剧团的师兄弟却在妈妈身边还空了一个位置隔了这个位置就是许希了。妈妈想招呼玲姨过来同坐时,许希开口道「晓红姐,待会儿还有人要来,这个位置先空一空吧。」

妈妈毫不在意,大喇喇的说「坐我们这桌的都是师兄弟姐妹,这个人要来大不了再加一个位置嘛,来来来,玲姐,坐坐坐,跟姐妹们好久不见了吧……」

就在妈妈和小姐妹们聊的兴高采烈的时候「喂喂喂。」一阵主持人调试麦克风的声音传来,抬眼一瞧许奶奶正身穿一身暗红色低调奢华晚礼服,精神矍铄的和主持人一起站在搭好的舞台上。不一会儿主持人就宣布进入正题「今天,是我正式光荣退休的日子也恰逢我的花甲之年……」许奶奶在舞台中央映着柔和的灯光,看着下面坐的满满地学生、弟子其中不乏享誉国内的舞者,既使满头华发也遮掩不住焕发的容光与内心的得意。

「老师的气质还是这么雍容华贵啊,呵呵,我要是到老师这个年龄能有这种气质就好了」妈妈感叹道。

「哈哈,红妹你也不看看你跟雍容华贵四个字哪个字沾边」在一旁的玲姨听了妈妈的感叹后笑的乐不可支,忍不住打趣道。

「哎呀,人都是会变的嘛,说不定我到了那个年纪就变得高贵冷艳了也说不准」妈妈显然有些底气不足,被嘲笑后原本应该理直气壮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来。

「……感谢大家的到来」许奶奶致谢鞠躬后,主持人接上话头「大家都知道啊,咱们吕州自古都是出诗书之地,词曲之乡,建许老师也是桃李满天下,几十年为国家输送了大量文艺人才,为表彰许老师功绩,市里的文化局吴局长今天来到现场祝词,下面有请吴局长」

此时的许希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座位,陪着吴局长,吴局长慢悠悠的走到台上主持人趋行几步将话筒奉上后离开舞台「大家好,我是市文化局局长吴贤君,为感谢许老师多年来在文化战线上做出的杰出贡献……」

「当官的怎么都这么能说?红妹你家老周在家里也是这么啰嗦吗?」玲姨先是抱怨了一句然后又对我家里的情况产生了好奇。

「害,老周呀他倒是不怎么啰嗦,可能跟他的当兵经历有关系吧。我家最啰嗦的还是小周。」

「是嘛?不过平时吧你家小周小小年纪还跟个小老头似的,谁都没他懂事。诶,他在家都啰嗦些什么啊?」玲姨好奇道

「我每次出门逛街或者是去店里的时候老周都很随意的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小周每次都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早点回来路上小心,送我到家门口,我下楼以后还在窗口看着我,有这么个儿子我真的是巴不得每天在家里陪他呢!别人都说孩子尤其是男孩长到他这个年纪的时候都会有什么青春叛逆期,我以前一直担心他叛逆,可我这两年发现他在我面前更乖了,反而是对老周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妈妈说到我的时候美眸里含着自豪与骄傲的微光怎么也藏不住,但话刚出口就想到玲姨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

下意识的转移话题道「这个人官当的不大,派头倒是蛮大的,在单位没开够会来这里开回来了吧,呵呵」

「谁说不是呢」玲姨的脸上难掩落寞的表情,与自己的子女分离是一个母亲最痛苦的事情。

就在妈妈努力转移话题想让玲姨心情不那么低落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在台边陪着吴局长的许希身边跟着吴局长一起往这边过来了。走到跟前发现只有一个位置之后吴局长的脸色有点难看,许希赶忙招呼服务员再加一个位置,不过二三十桌的宴席已经让服务员忙的脚不沾地,一时间只够帮吴局长拿了副碗筷过来,眼看吴局长脸色越来越难看,许奶奶挨桌敬酒恰好走到近前。

「晓红、徐玲、许希还有吴局长……你们坐这一桌啊,多谢吴局长今天来捧场,还授予我舞蹈团荣誉团长的称号」吴局长听到之后摆了摆手,示意没什么大不了的,许奶奶才继续道「除了许希你们还都是那几年的学生。你们这一桌应该是徐玲最大吧?哎呀,徐玲当台柱子那两年许希还被你们几个抱着到处玩呢。」

「老师你记错了,我哪里有当台柱子几年啊,没几个月就被红妹赶下来了,你说是吧红妹」玲姨用手肘捅了捅妈妈道

妈妈许是对于抢了玲姨台柱子之事不好意思故意没接话茬反而道「那时候玲姐整天拿许希当女孩儿玩,还让他穿小丫鬟的戏服,可有意思了,哈哈」

「红姐」许希在一旁抚首无奈道

许奶奶瞪了他一眼刹住他的话头继续对妈妈道「晓红,听说你老公去援藏了?哎呀,你家孩子刚上高三他就这样撒手不管,这两年恐怕要辛苦你了晓红」

妈妈听到辛苦她这样的字眼,粉脸羞红,没好意思说在家里都是我来照顾她。

「……吴局长,我们家许希在您身边可真是麻烦您多多费心了……晓红、徐玲,以后也麻烦你们多多帮衬一下许希」许奶奶说了挺多,临了还带着许希去别的桌敬酒了。

吴局长则顺理成章的坐在了许希的位置上,好在临走前给吴局长介绍了一下桌上的人,吴局长看到脸上红晕还未褪去的美艳妈妈更是忍不住心头一跳,好在有玲姨隔着。

不过即使隔了一个位置也没有阻止吴局长的谄媚搭讪,虽然效果不算太好,也总归是认识了妈妈。玲姨笑着对我道「当初以为他是想巴结巴结市长夫人,现在看来恐怕是别有用心」

「那昨天KTV里是第二次妈妈和吴局长见面?」我迟疑的问道

「应该吧,毕竟中间只隔了一天,你对这段时间你妈妈的行程应该更清楚。」玲姨不置可否的说道

「那我妈昨天为什么会喝这么多呢?她出门前我特意叮嘱过她的啊」我苦恼道

「哎哟呵,你这个臭小子还管起你妈来了?倒反天罡了还」玲姨当然知道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知道在家里都是我照顾她,故意打趣道,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叹了口气道「唉,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我满脸的疑惑,不知道玲姨为什么这么说,我明明让我妈不要喝酒,怎么她喝多了酒还因为我呢。

「本来昨天我和你妈妈在KTV看到吴局长来了就想稍微坐坐就走,你妈妈虽然不是很聪明的女强人但也不傻,该有的警惕心还是有的,她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说完还看了我一眼,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比了个请继续的手势「后来啊,吴局长说起他老婆在你们学校教书而且还是你们班主任,还说起了你在学校的一些事迹,你妈妈是为了想让你们班班主任更关心你才没有走,反而留下来陪酒。你还好心不识驴肝肺,怪起你妈妈来了」

听到这里我微微一愣,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心里顿时涌起对妈妈的惭愧之情,即使平日里经常被我调侃没有一点做母亲的样子对我这个儿子的爱却是半分不曾减少,念及此处转眼之间惭愧就转化为了得知美母关爱的喜悦之情,就像一个单相思的人得知心意的女神也对自己有意思一样,恨不得插上双翅飞回家里陪在她身边。

玲姨似乎也看出我的归意开口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赶紧回家吧,别坏了老娘的名声。」

「嘿嘿,谢谢玲姨,我这就走」此刻我还沉浸在喜悦之中无法自拔,听了玲姨的话下意识的背起书包就往外走。刚走出店门转念一想今晚谈话的节奏几乎完全被老辣的玲姨掌握着,我甚至到目前为止都还不能确定玲姨的立场,万一被玲姨诳了,失了面子事小,妈妈危险事大。满脸阴晴不定的我又折回玲姨的店里,准备探究玲姨的真实立场。

「你回来的正好,我还刚想追出去找你」玲姨见我回来,好像丝毫没有意外,指了指身上的衣服毫不客气的吐槽道「你把校服落了,一身汗臭差点没把我熏晕过去」

我尴尬的接过校服,原本鼓起的勇气此刻又被尴尬所取代,不知如何开口。

玲姨见我迟迟不肯走,眉头一蹙思索了一阵缓缓说道「你是在怀疑我吗?」

我没有想到玲姨这么快猜出我的来意,微微一怔之后点了点头没做任何掩饰,心里暗暗自忖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取信于我。

见到我干脆利落的点了点头之后玲姨也不着恼,反而拍了拍手半开玩笑道「看来你这个脑子啊,还好随了你爸完全没有随了你妈。」顿了顿话头,看我没有生气后道「我来考考你,假如一个副市长,一个没有实权的局长你选哪一个?」

「当然是副市长了」我毫不犹豫道,忽地看到玲姨脸上氤氲的笑意,脑海中灵光一闪脸上也浮现出会心一笑。

正要接过玲姨递过来的校服外套,脸上笑意更浓的我故意抓住玲姨的纤纤玉手道「不知道以我未来的前程,能不能让玲姨加注呢?」

说出这句话后我终于在今晚第一次看到玲姨的脸上露出错愕的惊慌表情,感觉到玩儿够了的我故意在玲姨耳边轻声耳语几句才让玲姨的脸色恢复正常。

哼着欢快的小调回到家,刚打开门就闻到厨房里传出一阵香味,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胡姨在厨房,正准备去主卧偷袭妈妈却扑了个空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厨房里的人是妈妈!

满心欢喜的倚在厨房门口看着正在下厨的美母,从侧面看一身明显不合她身材的围裙几乎包裹不住她怒耸的双峰让人不由得担心锅里升腾的热气烫到她几乎半露的酥胸该怎么办?两根细细的淡蓝色裙带在她同意纤细的腰间打了个蝴蝶结落在了她成S型凸起的半球形翘臀上,一想到自己的肉棒昨夜在妈妈的胯下磨蹭到射精内心就一阵激动,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妈」

蒋晓红今天几乎在家里躺了一天才从宿醉的状态中缓过劲来,在家和胡姨一起吃完晚饭后生怕胡姨问起今天状态为什么这么差。蒋晓红的妈妈死的早,家里的女主人一角完全被大她十几岁的姐姐承担了,从艺校毕业没几年就结婚了婚后几乎没有什么给她成长到一个做母亲的缓冲时间家里就请了个保姆。这个与她大姐年龄相仿佛的可怜保姆跟她的大姐一样一方面让蒋晓红不需要关注家里的琐事,另一方面也让她的成长就此止步。

十几年如一日的勤恳保姆在蒋晓红的心里慢慢的与她年幼时的那个女主人大姐形象重合,做了『错事』的她本能的想要逃避面对这一切。而当晚上前保姆提出告辞回家的时候前一段时间还曾想邀请前保姆回来住的蒋晓红竟然还在心底产生一丝做了错事没有被发现的庆幸与窃喜之前,几乎没什么犹豫就点头同意了前保姆的请求,却在胡姨走了之后在心底产生一丝愧疚感。

终究错误不会因无人发现而变成对的,抱着对儿子歉意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蒋晓红破天荒的下厨,算好了儿子回家的时间准备给儿子煮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准备把话说开,解开母子二人心中的芥蒂。

沉浸在想着如何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儿子、取信于儿子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让正在后怕昨天儿子没能及时赶到会发生什么的蒋晓红本能的一颤,下意识往反方向挪了好几步。

见到妈妈听到我的声音后竟然抖了一下连带身子都不由自主的往窗边挪了几步,我还以为是我昨天对妈妈的翘臀下手太重,让妈妈一听到我的声音就条件反射般的害怕,不由得柔声道「晓红老师,我回来了」

妈妈定睛看清楚是我之后因受惊而苍白的脸色重新恢复了正常,让我看的心疼不已,抢着从妈妈手里把锅铲拿了过来道「晓红老师,你饿了吧,我来,你去坐」

女人的脾气总是令人捉摸不定,总会因一点点细节而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怒气,不知道是不是我抢过锅铲的动作让她作为母亲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妈妈生气了,只见她手向后一伸解开蝴蝶结,脱下围裙毫不分说的就向我劈头盖脸的砸来,一边砸一边嘴里还喃喃自语道「你爸这样抛下我,你也不把我当妈妈看吗」

妈妈用围裙劈头盖脸的砸了几下,见我没有呼痛也没有阻止她对我的攻击,只是赶忙关上煤气盖上锅盖防止馄饨被挥舞的围裙弄脏,好像无视了她一般,顿时一阵委屈涌上心头,失去所有力气般手一松将围裙随意丢在地上,捂着檀口双眸微红泪光隐隐可见一路小跑着奔回卧室。

「砰」的一声,蒋晓红重重的关上了卧室门,昏黄的床头灯仿佛成了她黑夜之中唯一的温暖,就在她双眸氤氲着的泪水时刻准备夺路而出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儿子抽泣哽咽的声音「妈,求求你开门好不好」

蒋晓红出于莫名的自尊心下意识的犹豫了片刻,门外的儿子哭泣声止不住的从抽泣变成嚎啕大哭,挺到哭声蒋晓红立刻打开房门,看见无力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的儿子,脸上涕泗纵横,哭泣声中夹杂着开门的恳求和对妈妈的呼喊更是让她心如刀割。顾不得地上脏,她心疼得立刻将儿子抱入怀中,像幼年时一样轻轻地摇着怀里的孩子,抚摸着儿子的后背。

「妈,我今晚去找玲姨了……」我一边抽泣着断断续续的说着今晚去找铃姨了解到的事情一边暗自佩服自己的『演技』,说是演技也不尽然,在妈妈掩着泪目跑进卧室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把妈妈惹生气了,暗道不妙的我心知试图与生气的女人讲道理是愚蠢的,试图与生气的漂亮女人讲道理是愚不可及,于是我先从冰箱里找出芥末吃了点,把眼泪刺激出来,再酝酿了一会儿昨夜得知妈妈在陪人喝酒的绝望、忿恨之情到妈妈房门口嚎啕大哭。

果不其然这套先下手为强,再以添油加醋的真情实感后手的组合拳,让妈妈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的就打开了自己的心扉,当我说完今晚了解到的『真相』和我昨晚『怕极了失去妈妈』的猜测后,妈妈被我感动得泪眼婆娑。紧紧地搂着我的脑袋不断的说着一些「对不起」「让小瑜担心了」之类的话语,在妈妈看不到的阴影之中,我的嘴角向上勾起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妈妈,昨天我真的好害怕,害怕你不要我了,我中午就想问你了,我怕再忍下去我会疯掉,我想知道一切,以后别再瞒着我了好吗」为了看清楚妈妈脸上的表情,我强忍不舍离开了妈妈柔软香甜的双峰之间,而刚刚看似语无伦次的话语则是有层对妈妈暗示胡姨是外人的意思。

妈妈先是摸了摸我的后脑勺,柔声安慰道「妈妈怎么会不要小瑜呢」而在我读不到的妈妈内心里妈妈也下意识的赞同我的观点,如果不是胡姨回去了她也不可能和儿子这样打开心扉的说着贴心体己的话,原本只是宿醉心虚的妈妈也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绝佳理由,把她只是不想让胡姨问起她为什么宿醉才没有留下胡姨的本意抛在脑后。

「地上凉,你先起来」有了适合说服自己的理由内心不再饱受煎熬的妈妈看着我的眼神也越发的柔和。

「妈妈答应我,以后什么事情都不能一个人扛着,我已经是家里的男人,跟我商量好吗?」敏锐地觉察到这一变化我的脸上也浮现出笑意,果断乘胜追击,为下一步的行动打下基础。

「好啦好啦,妈妈的小男人,以后妈妈所有行程一定都跟你报备啦,快去把妈做的馄饨吃了吧」眼见得妈妈的心情好转起来,虽然很希望妈妈把男人前面的小字给去掉,但心知不能操之过急的我仍高兴得一个公主抱直接把妈妈抱起来、

「啊,小瑜你要干什么啊」妈妈嘴里发出一声惊呼,心里却在想着『曾经的小男人也长大了呢』

抱着妈妈坐在餐桌边上,用调羹勺起一朵馄饨道「妈,你知道什么叫秀色可餐吗?」不待妈妈开口轻轻的吹了两口馄饨,递到妈妈嘴边「妈,你吃吧,我看你吃我就饱了」

「坏小瑜,就知道跟妈妈开玩笑」妈妈翻了个白眼,语气中没有一丝的反感,反而带上了撒娇般的娇媚语气,两瓣鲜艳的红唇之中贝齿微露,轻轻的咬住纯白的馄饨,此刻这幅画面不像是一个女人在吃馄饨,而像是一个仙女在餐霞饮雾。对妈妈的魅力愈发无从抵抗的我,冲动地大口一张连馄饨带红唇贝齿都被我含在嘴里细细品味。

「唔,臭小子,吃个馄饨还不老实」妈妈好不容易挣脱我的深吻后,宠溺的笑道,母子二人经过刚刚的一番袒露心声之后感情似乎又上了一层楼,如果之前这样对待妈妈妈妈还会害羞。而现在似乎一切都变得情之所至、情理之中了。妈妈也开始下意识的觉得母子二人无所不说毫无隐瞒的贴心温馨生活不错,开始本能地抗拒其他人的打扰。

「晓红老师,你真傻」一边搂着妈妈纤细的蜂腰,一边不知道是吃着妈妈还是吃着馄饨轻轻的嘟囔道。

似乎是我今天的真情攻势有了效果,妈妈犹豫了一下真情流露道「小瑜,你从小一直都很懂事妈妈很欣慰,但妈妈跟你在一起生活总觉得妈妈才是被你照顾的那个,所以妈妈一直都想为你做点什么」

听到妈妈的真心话我把她搂的更紧了「妈,我知道你爱我,但你也要注意自己安全啊……」

「噗嗤」妈妈听到我罗里吧嗦的碎碎念后忍不住笑出了声,又觉得实在太不严肃又赶忙保证道「妈妈以后再也不和吴局长见面了,相信妈妈好吗?」

就在母子二人浓情蜜意的时候「铃铃铃」妈妈的手机响了,听到这个铃声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坏主意,故意撅起嘴吃醋道「喜欢妈妈的人真多啊,难怪都不要儿子了」

妈妈也看出我是故作吃醋,甜蜜的笑了笑说「我手机在上衣的口袋里,你自己拿出来看看就知道是谁打的了,小醋坛子」

早就快忍不住想要对妈妈动手动脚的我听到这句话如蒙大赦,毫不犹豫的将大手伸进妈妈上衣的口袋里。妈妈故作大度的让我去摸她的口袋却忘了自己的身子极为怕痒,最近天气尚热妈妈衣服又穿的薄,我的大手一伸进口袋里妈妈就开始不自觉地扭动身体。

这一扭动使得她肥厚弹滑的臀瓣摩擦着我的胯部,本就处于半兴奋状态的性器迅速地做出了充血勃起的回应。身为过来人的妈妈哪里察觉不到我粗大滚烫的肉棒,下意识的想要起身却被我直接按下来。

「嘶」妈妈一起一落的臀瓣更加的刺激了我的兽性,强压下更进一步的冲动拿出了妈妈的手机「晓红老师,是老周电话」看了看手机屏幕后道,我故意没用爸爸妈妈这样的字眼来说明是那个人。

「没大没小」妈妈秀气的眉毛微微皱了一下,瞪了我一眼,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不知道说的是我称呼爸爸为老周还是指我的肉棒硬硬的戳在妈妈的屁股上。

看到妈妈没有很强硬的挣脱后我摸了摸头,傻笑道「嘿嘿,妈妈太有魅力了嘛」

妈妈摇了摇头接起电话「喂,老周啊,有什么事啊?」

听到妈妈的称呼成功被我带歪,我几乎要欢呼雀跃一番,妈妈接起电话就下意识的想要起身离开我的怀抱,好不容易有一亲芳泽的大好机会我怎么会轻易放过呢?牢牢搂住妈妈的腰肢不让妈妈有逃离的机会,妈妈见我只是抱着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也重新放松下来,轻松自然的坐在我的怀里。

「哈哈,我没事就不能往家里打电话吗?」电话那头的爸爸笑了笑道。

「没事就好,我和小瑜也挺好的」蒋晓红一想到自己正坐在别的男人怀里,屁股下面还有一根火热粗大的勃起肉棒直直的顶着自己的屁股,心里就有一种偷情般的刺激,可转念一想到自己不是坐在别人的怀里而是坐在自己儿子的怀里又有些理直气壮了起来。

「店里生意好吗?」爸爸沉吟了片刻后问道。

「还行,跟以前差不多」妈妈思考了一下说道。

「市里有什么风声吗?」爸爸问道,其实妈妈开美容院之后也结交了很多非富即贵的太太、名媛,在爸爸的仕途上也做出了挺多的隐性贡献。

「市里就是一些人员调动和政策出台……」妈妈絮絮叨叨事无巨细的跟爸爸说了很多,在一旁听着的我不由得在心中感叹妈妈除了在家务上有点欠缺外其余方面真是个贤妻,更加激起了我对妈妈的占有欲。

「小瑜还好吗?」两人聊完了市里的消息后爸爸又关心起了我的学习来。

突然听到这个问题妈妈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想起她还在我的怀里,那种丈夫眼皮子底下出轨偷腥的刺激感再次涌上心头,顿了顿道「他啊,一切都好,就是昨天还出去玩了」

听到这句话的我一愣,没想到火还烧到我身上了,正巧有点无聊想调戏妈妈的我顿时玩心大起,原本在妈妈腰间安分守己的两只大手腾了一只手出来,在妈妈的翘臀上拍了一下发出「啪」一声清脆的拍击声。

「啊」妈妈被我突然袭击吓得惊叫了一声,一双会说话的翦水秋瞳看了我一眼仿佛在说你怎么这么对我,看到妈妈娇媚的眼神我的手忍不住的用力揉捏了一下她肥厚弹滑的臀肉,让妈妈捂着嘴发出「唔」的一声闷哼。

「怎么了晓红」电话那头传来爸爸略显怀疑的声音。

听到声音了解爸爸的妈妈知道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肯定会有一场风波「哎呀,是小瑜啦,我说他昨天出去玩他不乐意啦」说完惊觉她自己昨晚喝多了差点被人带走真的出轨了,心里愈发感谢儿子。

「嘿嘿,爸,你在新藏工作还好吗?」我听见爸爸怀疑的声音也惊出了一头冷汗,赶紧招呼道。

听到我的声音,电话那头的爸爸略略放松了些,似是想起什么了般说道「工作还好,就是招商引资有点困难,晓红啊,你多多打听打听吕州有没有人想要来新藏搞投资的……」说起工作爸爸又开始滔滔不绝。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去休息了」眼见夜深,不耐三句不离工作话题的爸爸,妈妈有点不耐烦地催促道。

「国庆节你们母子有什么出行的计划吗?」在对话的最后,爸爸犹豫了很长一阵冷不丁问道。

「啊?」妈妈似乎没想到爸爸会问这个,想了想说道「目前没有打算,可能会带小瑜到周围县市逛逛吧,主要看小瑜的想法」

听到这个说辞,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就在妈妈怀疑是不是手机没信号了的时候爸爸的声音再度响起「今天大哥告诉我说,咱妈今天摔了一跤」

一听是关于我奶奶,妈妈本来还言笑晏晏的脸色瞬间变得冷若冰霜,变脸之快连一直近距离欣赏妈妈美丽容颜的我也有些猝不及防,只能更用力的抱紧妈妈,像是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对妈妈的支持一般,电话那头的爸爸对妈妈情绪的变化毫无察觉,仍自顾自的说「我打电话给妈,她问我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去看她,我想着你和小瑜能不能国庆的时候到乡下去陪陪咱妈几天」

「我累了,有什么事下次再说吧」妈妈冷冷的说道,说完便不待电话那头的回应直接撂下电话。我想此刻妈妈已经明白了,今晚的电话重点不是前面关于爸爸的工作,而是关于我奶奶,更加可悲的是妈妈在爸爸心中连工作的重要性都比不上,内心冰凉的妈妈第一次有了『既然爸爸不爱她,那她为什么不找一个爱她的人』的念头。

「妈」妈妈听见我充满关心之意的声音,下意识的抬起头对上我关心的眼神,想到刚刚出轨的想法就觉得一阵对不起我『最起码小瑜还爱着我』妈妈如是想着。再想着自己屁股上现在还坚挺不已的硬长肉棒和还揉捏着自己白皙嫩滑臀肉的大手,妈妈蓦然想道『为什么还要去找其他人,最爱她的人不是近在眼前吗』

想起儿子从小就对她的百般呵护和今天的寻根问底,这么浓烈的爱意让蒋晓红心都软下来了『还好接下来的三年要和儿子相依为命而不是老公』不知不觉之间蒋晓红已经把儿子当成了主心骨和男人的位置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