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女神代行者snow_xefd(雪凡)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9-07   编辑:庄子墨
  • 女神代行者 女神代行者

    眼前有一团光,明亮但不刺眼,像是有呼吸一样,缓慢而温柔地搏动。  这是天堂吗?  还是地狱?  失去意识前的记忆还很清晰,薛雷稍微回想一下,就能在脑中重现梦中女神苏琳那柔软洁白的肉体,乌黑卷曲的耻毛,嫣红湿润的蜜裂。

    snow_xefd(雪凡)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女神代行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女神代行者》,是作者snow_xefd(雪凡)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眼前有一团光,明亮但不刺眼,像是有呼吸一样,缓慢而温柔地搏动。  这是天堂吗?  还是地狱?  失去意识前的记忆还很清晰,薛雷稍微回想一下,就能在脑中重现梦中女神苏琳那柔软洁白的肉体,乌黑卷曲的耻毛,嫣红湿润的蜜裂。

《女神代行者》 第30章 子宫奸初体验 免费试读

神识的判断果然没错,这么短短一会儿,欣蒂的眼神就充满了赤裸裸的肉欲。

她并没有失去理智,不至于抓住薛雷推倒在地跨上去就骑。但看表情,她已经很想这么干。

女孩子不是真正自愿说yes就等于no,薛雷默念了一遍,开口提醒说:“欣蒂,你刚才不小心吃到魅魔血了,你现在的状态并不正常,女神之露帮助恢复的同时会提升异常状态抗性,不如……你喝一瓶?”

“小帅哥,你知道一瓶极品+ 5的女神之露可以卖多少钱吗?”欣蒂笑了起来,手指尖捏着他的乳头轻轻旋转,“我为什么放着你的大鸡巴不用,去浪费那种宝贝?你舍得给,我还不舍得喝呢。那东西……还是留给我被你日到快死掉,只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再灌吧。”

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她往下一抄,握住了薛雷已经膨胀起来的分身。

手套还没摘,防滑纹让他的肉棒稍微有些刺痛,他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皱起了眉。

“瞧我,今晚上一直在犯错。动这么可爱的大家伙,怎么能不摘手套呢……”

欣蒂扯掉手套,活动了一下修长灵活的手指,重新握住,“哇哦……比藏在裤裆里的时候夸张多了啊,看来我说不定真要准备喝恢复药才行。”

“那么夸张吗?”薛雷的认知中,精灵族的女性的确都纤细而娇嫩,不过应该不至于装不下男人的命根子吧?

发觉他也想要直接抚摸,欣蒂爱不释手地捏了一下硬梆梆的龟头,往旁边退开一步,一件件脱掉皮甲和里衬。

“等等,这一件……不用脱。”薛雷盯着那妖艳的裸体逐步暴露在眼前,及时为了自己的兴趣而喊停。

那是下装皮甲的内衬,连着靴子里的部分一体,用薛雷熟悉的名词来描绘,就是连裤袜的款式。但大概是为了增强敏捷性,在脚尖的部分去掉了一截,露出整齐修长的脚趾,拇趾上套着挂环,固定着这一头。

“不脱?”欣蒂疑惑地抬起头,“小帅哥,你的那玩意虽然个头大,但只是肏嘴可满足不了我……我的小穴都快要烧起来了,等着你用浓浓的精液帮我降温呢。”

“可以撕破。”他轻喘着,亢奋至极,“撕破兜裆的部分就好。明天我买新的赔给你,买两条。”

“好吧。”她妩媚一笑,双手顺着结实的大腿曲线上行,抓住那柔软的料子,运力往两边一扯。

悦耳的轻响之后,火红色阴毛覆盖的丰美耻丘,就这样暴露在澄净的月光之下。

已经是16号,月亮已经接近月牙,并不算太亮。朦朦胧胧看不清楚,却让诱惑力更加浓烈。

而且,就算是这样的夜晚,那双骄傲挺立的丰满乳房,也足以清楚地出现在薛雷的视野。

鲜牛奶一样的皮肤,裹束成两颗分量十足的球,小樱桃一样的乳头,以微微上翘的角度挺立,呼吸让胸腔起伏,那双令人忍不住屏息的丰乳,便波浪一样微微荡漾。

薛雷不得不承认,自己也发情了。

这完美的身材和适当的衣着,就是对他而言最好的媚药。

他摸了一把龟头,马眼黏乎乎的,已经渗出了透明的腺液。

“准备好了吗?小帅哥,精灵的身体可是很刺激的,希望……你能坚持久一点。”欣蒂舔了一下嘴唇,看来,已经彻底进入了状态。

“你喜欢在上面,还是下面?”他喘息着询问,观望着打算寻找长一些的草丛。

“我喜欢平等,喜欢都站着。”她吃吃笑着走近,拉住他的手,往自己的下体送去,“相信我,你会喜欢这个人类不常用的姿势的。”

经历过魅魔与魂兽两种跟人类截然不同的性器后,薛雷对新种族女性的结构充满了几乎凌驾在性欲之上的好奇。

之前肉眼可见的部分,他只能看出精灵和魅魔一样,都没有肚脐。

欣蒂的阴毛卷曲而茂密,穿过那片毛丛抚摸下去,薛雷比预期要早不少地摸到了突起的小巧阴核,因为位置靠上了很多,几乎算是朝前,他甚至怀疑是不是摸错了。

但欣蒂发出了娇媚的呻吟,勾着他的脖子哼唧着,小声说:“你找得真准……小帅哥……揉,用力揉……耳朵……耳朵也要,舔我……快舔我……”

她说着伸出舌头,先舔上了他的耳朵,柔嫩的舌尖仔细描绘着耳廓的细节,把阵阵酥痒送到他的全身。

看来那又长又尖的耳朵就是她的敏感带,他定了定神,一边压住阴蒂飞快画圆,一边和她面颊相贴靠紧,伸出舌头抚弄她仿佛有肌肉横亘的耳舟。

“啊啊……好棒……就是那里……好棒……”欣蒂大声呻吟着,一条腿抬起勾在他的腰侧,用那丝滑的底衬,摩擦着他的皮肤。

继续舔着横伸的精灵耳,他品尝那让人怀疑晚上要怎么侧躺睡觉的奇妙听觉器官,手指忍不住暂且离开阴蒂,往下面更重要的部位探索过去。

丰厚的大阴唇和人类女性的结构类似,也是饱满的突起中夹着纵向的裂缝,只不过和阴蒂一样,整体非常靠上。

但拨开之后,并没有摸到那银耳形状一样的柔软小阴唇。

取而代之的,是两道拼接成圆、环绕包围着柔嫩膣口的肉瓣,像是少女裙子薄薄的荷叶边,收缩覆盖着整个凹陷。

不太确定这是不是处女膜那样的屏障,薛雷小声问:“这个……能捅吗?”

欣蒂笑着在他耳垂上吸了一口,“傻瓜,不能的话,一会儿你的鸡巴要塞进哪里呢?你是第一次和精灵做爱吗?”

“对,”他咽了口唾沫,指尖顶开那触感奇妙的肉瓣,像是闯进了尚未完全绽开的花苞,“我还没和精灵女孩做过。”

“我可不是女孩儿了。”她娇喘着轻轻摇动臀部,柔嫩的肉壶裹着他的手指蠕动。

闯过环形花瓣后,性器的入口颇为平滑,不像人类那样布满娇嫩的褶皱,肌肉收缩的力量也很大,指头这个直径,都会有真空拉扯的感觉。

“别用指头了,小帅哥,鸡鸡,肉棒,咱们这就开始吧,我的子宫都在痒了……嗯嗯……”欣蒂的嗓音中掺杂了微妙的嘶哑,情欲赤裸裸的传达进他的耳朵。

薛雷也认为,手指品尝不出异族美女性器的特色,交配还是要用对应的部位才行。

精灵女郎果然极其适合站立位,那整体上移的阴阜,让入口恰好对着斜前方,面对面拥抱的情况下,只要肉棒有足够硬度自然翘起,就很容易调整到角度完全一致的契合状态。

欣蒂分开双腿,垂手握住他,收拢嘴唇在红艳艳的舌头上刮了几下,唾液从深邃的乳沟间穿过,掉落在紫红的龟头上。

她一边用手指涂匀,一边娇喘着说:“你的太大了,进来的时候可要慢点。”

很大吗?根据刚才指头探路的结果,她的蜜壶并不算非常紧窄,弹力非常惊人,应该能很顺利容纳他的宝贝才对。

但温柔这种理应具备并不值得夸耀的特点,薛雷本来就有,而且,还附赠耐心。

他稍稍沉腰,配合高挑女郎的位置,对准膣口,轻柔旋转摩擦,让那一圈娇嫩的环形花瓣被肉棒顶端的唾液染湿。

刚才手指插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欣蒂虽然看起来发情得很厉害,但膣口并不算太湿,保护着阴门的花瓣更是堪称干燥。

他小幅度地动腰,等龟头穿梭几次,不会再在肉瓣中央感觉到滞涩的刮蹭后,缓缓把已经有些酸麻的阴茎向深处送去。

这种微微后倾身体双手抓住她腰向下看的姿势,眼前的景色恰好就是那对摇晃起来波涛荡漾的巨乳,赏心悦目。

“嗯嗯……继续……快、快进来了。”欣蒂眯起眼睛呻吟着,赤裸的上身又泛起了红色,只不过不再是因为战斗中使用的魔法,而是由于正在被激发起来的情欲快感。

等等,快进来了是什么意思?龟头明明都被肉洞嘬住了啊,吸得一圈都是酸的,超爽哎。

他狐疑地往里挺,在进到小半根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顶住了一团柔软的肉球,像是子宫口,但没有什么硬度。

“唔……呜啊……”欣蒂却兴奋地踮起了脚,双手扒着他的肩膀,喜悦地低呼,“好……到了,进来……进来吧……”

他皱起眉,试着用力继续顶,前方的路径分明就是子宫口的感觉,环形肌肉紧紧缩成一团,只不过弹性比人类要好得多,顶上去不仅柔软,还浆果一样多汁,滑溜溜的凹坑忽然就张开了一个小洞,紧致的挤压感,立刻从龟头前端传来。

“欣蒂,这里……是子宫吧?”

“对,”欣蒂兴奋得声音都在颤抖,“也是我们精灵的性器,快……薛雷……快往里……撑开了……我要……要被你撑开了。啊啊……好舒服……”

子、子宫奸?他脑中闪过这个刺激的描述词组,肉棒顿时更加兴奋,几乎硬成一根铁棍。

既然女方都说了没事,看起来这么愉快,那么,应该不会痛的吧。

他忍不住抱紧欣蒂的屁股,下腹部往她的方向贴去。如果不是这对儿奶子强迫他们保持距离,也许和精灵的做爱,就是要全方面贴合才最完美。

前端缓缓穿过火精灵温度很高的子宫口,就像是撑开了一组热水泡过的胶圈,薛雷大口的喘着粗气,等到伞棱终于也没入子宫里面,被入口死死卡住后部,他才不敢相信地说:“真的……进去了?”

“进去了……嗯嗯……太……舒服了。”欣蒂紧绷着腹肌反迎过来,稍微一沉腰肢,充满弹性的子宫就变成了伸缩的肉囊,将半根肉棒都牢牢包住。

爱液仿佛也是在子宫中分泌,刚一插入到最深处,就有大量黏滑的汁水被挤出,染满了外面一样被肉棒撑圆的小穴。

这样的二段结构不仅体验新奇,刺激还格外强烈。精灵子宫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肉缝,也许是输卵管之类的器官,当他用力向内插入,肉棒把子宫都顶成长条,那个小小的肉缝就会在阴茎尖端小嘴一样亲吻两下。而子宫口的收缩力,和阴道根本不是一个级别,每次往外抽,他就会体验到什么叫真正的“台钳”级性器。

低头弓背,他情不自禁把脸埋进晃动的乳房中央,用面颊摩擦着有些汗味的肉丘,越动越快。

欣蒂勉强迎合了几下,就扶住他的肩膀,只是仰头呻吟,承受他充满男子气概的冲刺。

知道她进入到龙王丸生效后的长时间衰弱期,薛雷把她抱稳,喘息着说:“没力气的话,不如躺下?”

她前后扭腰,用舞娘性感的动作迎合,笑了笑,说:“我不喜欢被男性压着。”

“那咱们都侧躺。”他柔声让步,“龙王丸的效果过了,这样站着做,你会腿软吧?”

“你先坚持到……我腿软……再说吧。”欣蒂咬唇一笑,眉眼间极为撩人,火红的卷发随着性爱的节奏晃动,仿佛是他们的淫欲,在真实地燃烧。

薛雷对自己如今的性能力非常有自信,就算精灵女性的生殖器非常销魂,也没有到了他完全忍不住的地步。

要知道,他可是肏服了一只魅魔的男人!

他绷紧大腿,微微蹲低,快速向前冲顶。

欣蒂大呼小叫地抱紧他,双手在他的背后乱摸,随着快感迅速增强,她的指甲不自觉抠紧,在他还算是结实的肌肉外留下一道道红印。

他抽送的幅度非常大,后半截肉棒不停摩擦着随阴门一起收缩的环状瓣,前半截则带着龟头在湿漉漉的子宫口进进出出,每一次穿过被撑开的狭长宫颈,他都会舒服地低哼一声,而即将高潮的欣蒂,也会发出细长的尖吟。

“嗯……啊……嗯嗯嗯……高……高潮……来了……唔嗯——!”

欣蒂忽然紧紧闭住嘴巴,脸庞涨得通红,长长的耳朵抖了两下,分开的大腿一阵战栗,那奇妙而销魂的子宫,涌出大量油滑汁液的同时,死死钳住了他。

龟头被卡到拔不出来,薛雷看抽都抽不脱,索性放开手,十指张开一把攥住她摇晃的乳房,仅让下体连接在一起抽送,这种无法分离开的模样,让他奇妙的有种自己已经化身为兽类的错觉。

欣蒂敏感点最集中的部位似乎是子宫口,每一次抽拉,龟头的棱沟都会狠狠牵扯一下宫颈,“啊!啊啊啊……子宫……要坏掉了……薛雷,用力……用力……呜……还能要……更多,让子宫……化掉吧……”

带着浓厚精灵口音的浪叫比一般的淫声还要悦耳,薛雷被刺激得浑身紧绷,大腿撞击得越发密集。

终于,在第二次高潮降临之后,欣蒂的膝盖一软,双腿支撑不住身体,靠着胳膊和紧紧缠住肉棒的子宫挂在了薛雷的身上。

“躺下吧,欣蒂。”他抱住她的臀部,女剑士的身体并不像一般柔弱女孩那么轻盈,这样抽送已经有些费力。

“我……不喜欢那样……”她抬眼望着他,神情透出微妙的倔强。

“好吧。”薛雷停下动作,拿出一瓶筋力剂,拇指顶开盖子,仰脖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欣蒂低头顶在他的肩上,轻声说:“你也累了吗?”

“不要紧。”他收起还能再用的空瓶,深吸口气,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肉棒还在子宫中卡着,欣蒂只能分开双腿缠上他的腰,悬空搂住他的身躯,低低地惊叫了一声。

“这样,咱们的高度就还是持平的了。没错吧?”他急促地喘息着,稍微等了几秒。

当良好+ 5的筋力剂开始发挥效果,他振作精神,抱紧她开始悬空抽插,顶起的腰部把她的屁股撞到上升,再因为龟头卡住子宫的拉拽坐回原处。

“没、没错……啊……好深……卵……卵管都要……被撑开了……”欣蒂展露出放浪而欣喜的笑颜,包裹着丝袜的光滑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帮忙稍微控制臀部起落的速度。

不能太快,不然,她的高潮就会像失去制衡装置的魔动机,开始无限制暴走。

专业舞娘的长腿紧凑又结实,包裹在上面的连裤袜光滑而性感,被缠绕住的薛雷,快感迅速升温,很快就到了沸腾的边缘。

依照肉欲,他当然想多享受一会儿这新鲜的奇妙性器。

但理智还没有掉线,这会儿干个爽显然不是第一要务,解决了欣蒂的发情问题,等回去旅店再好好享受就是。

一回生二回熟,做爱这种事,起过头,之后就好开口了。

于是他放松精神,不再去克制钻心的酸麻快美,甩动着汗湿的头发,将火精灵女郎干得抛起落下,肉欲横流。

“呜唔——!”习惯在高潮时闷声抿唇的欣蒂,达到了属于精灵女性的绝顶。

环绕的子宫口剧烈地蠕动,温度又升高了一些,而在肛门与性器之间的那个小小尿道口中,猛地喷出了一股淡白色的阴精。

对女精灵来说,这就意味着满足,意味着快感已经达到了此次性欲的极限。

而欣蒂也确实紧紧搂住薛雷,在一串鼻音哼声中,挠破了他的肩膀。

精灵剑士是需要精准控制力的战斗职业,能让她失态抓破皮的高潮,有多么舒服不言而喻。

就在那包住阴茎不断痉挛的子宫中,薛雷也喘息着开始了喷射。

跳动的龟头轻轻撞着子宫壁,在奇妙的绒毛触感中,解放了待命已久的圣精。

这么可靠的保镖,薛雷当然要帮她尽快提升实力,争取下一次就干倒那个不懂事的大魅魔,为他吃母女丼铺好康庄大道。

让他有点惊讶的是,欣蒂的武器精通·刺击系天赋竟然是高而不是天才。

原来这家伙私下其实超级勤奋,是那种很让人讨厌的、考试前永远说自己没复习其实熬夜都熬出黑眼圈的优等生类型吗?

选定加持,折算后不到四千七百万的经验,帮她从大师15升级到大师20,卡在了极低的顿悟概率上,估计要瓶颈好一阵子。

这样也好,提升不太巨大,不至于让她反应过度。

重新享受了一会儿射精的剧烈快感,薛雷放下欣蒂让她站住,向外抽出。

也许生理结构就是这样,被精液冲击后,那台钳一样的子宫口迅速变得柔软,龟头这次很容易就滑出了那一段分外销魂的门洞。柔软的入口马上闭合成原来的肉团,所有精液都被深深锁在里面,一滴也漏不出来。

可惜,圣精被当作经验值吸收掉,应该没有让她怀孕的可能。

“真是能让我铭记一生的性爱经验。”欣蒂疲倦地坐在草地上,没急着穿衣服,而是仰头望向繁星点点的夜空,带着迷人的恍惚神情喃喃说道。

这种夸奖,男人听了高兴得很。

薛雷拉过她屁股下的披风一角,也垫着坐下,“我倒觉得,等环境更合适的时候,我能给你制造更值得铭记一生的回忆。”

“这就开始约下一次了?”

他侧头看着她,“我可不喜欢一夜情,我更愿意多来几次,向女伴分享女神的恩赐。”

“我不在乎那些。”她向后躺下,舒展了赤裸的上身,丰满的乳房也被抬起的胳膊拉扯成斜向水滴的形状,乳头依然发硬,立在顶端,“我更喜欢一夜情,快乐之后互不相欠,多完美。”

“完美?”薛雷柔声说,“可你看起来很烦啊。”

“因为现在这不能算是互不相欠。”欣蒂眯起眼睛,“我是保镖你是雇主,你救了我一次,我欠你的。”

“之后咱们做爱了。”

“做爱谁欠谁,要看有没有舒服到。我高潮了起码三次大的,一次喷了,而你,只射了一次,算下来,还是我欠你的。”欣蒂躺着跷起二郎腿,摇晃着脚,“我得还你才行,我讨厌欠人情。”

“那……你干脆告诉我,委托你来给我当保镖的到底是谁。这是个让我好奇了很久的问题,你回答,我就马上反过来欠你的人情。”

然后回去到旅店大床上好好干一炮来还,两全其美。

这荒郊野地的,他实在是没有过够瘾,站着办事,那双完美乳房都没怎么揉。

欣蒂沉默了一会儿,说:“抱歉,得到允许之前,我不能透露她的身份。这笔人情,我只有继续欠着了。”

【作者语】

果然数字设定这种东西玩的多了就容易头晕,感谢细心读者的提醒,前两集的BUG在这里一并做出修订。

第一集中开场神识提醒的信仰等级起步应为1,为0是旧设定,我修改的时候漏掉了一句。并且天赋从无到天才对应的属性加成上限应为40、60、80、100和无上限。

第二集中拉雅的耐力总和达到了32而不是34,请原谅薛(zuo)雷(zhe)数学不好还自信满满口算导致的结果错误。

那么,非常抱歉,土下座,今后校对的时候会更努力认真。

还有哪些矛盾了的BUG我自己没有发现的,就有劳大家及时指出了。多谢。

本集工具人女主暂时下线,出让戏份。和苏琳这个冤家的纠缠,会贯穿整个故事,前期驯婊阶段,薛雷信心不足,在拿到能控制住她保证不会逃没影的技能之前,他不会给她在外面呆着的自由。

而且工具人用得这么爽,放出来后收东西取东西都没那么方便,正值多事之秋,肯定还是揣着比较稳妥。

这本的主线已经崭露头角,虽然说过这是个重点为收集妹子图鉴把日屄花样玩出新高度的故事,但故事始终得是故事。收集信仰,收集妹子之余,还是要有一条主线,穿起一个完整的剧情。

当然,勾心斗角阴谋算计会少很多,侧重点不在那边,剧情上没有多少需要大家费心猜测的部分,悬念也基本都是直飞好球区,熟悉我球速的朋友可以轻松安打,击出本垒也不费什么力气。

放心,猜中剧情走向我也不会回避性修改的,可以尽情享受事前诸葛亮的快乐。

不愿意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这本中信仰与宗教的部分,会尽量减少和统治权的牵扯,希望大家在产生类似“我擦这里不合逻辑啊都这样了还不拿去统治愚民”这样的感慨时,能想到第四面墙之外的我需要进行的风险控制。

我不太习惯那种厉害的家伙们按部就班排队出现的情节设计,没有哪个奇幻世界应该存在实际上的新手村,顺便为了给情节制造一些适当的压迫感,这一本已经有强者登场。

除了让大份母女丼吃起来更美味之外,古莎妈妈和红毛舞娘的一战,基本上也是主角之后参与的大小战斗的一个缩影。

他自己没有多少直接战斗力,但是,他辅助能力牛逼啊。还能当魔免盾,轻松刷好感。

女(zuo)神(zhe)给他的技能,总算基本都发挥出作用了。

有些看过我其他奇幻作品的朋友,可能对这本里出现的一些技能出现了既视感。

没错,世界观是通过暗线整合在一起的,所以,技能可以通用。

才不是为了偷懒……吧……

在大家的支持下,《女神代行者》应该算是走上正轨了。

今后如无意外,会在每个月的1号直接上架,与月报同步发表。

非常感谢。

希望这本上架的时候,疫情的阴云已经散去,愿大家都能平安度过,身体健康。

——次回!神秘委托的疑云,诸神之战的阴影,即将,揭开帷幕一角。

敬请期待!

“拉雅啊,听说东海岸住着很多人鱼,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主人,人鱼……你该用哪里啊?”

“这就是我想去看看的理由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