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felipexu为作者的小说 felipexu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9-07   编辑:冷残影
  • 我的完美人生 我的完美人生

    我叫徐星,榕城人。21岁,身高183,看着不壮,但是脱了衣服那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两年的部队生涯脱掉了一分稚气多了那么一丝坚毅。

    felipexu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的完美人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完美人生》,是作者felipexu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徐星,榕城人。21岁,身高183,看着不壮,但是脱了衣服那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两年的部队生涯脱掉了一分稚气多了那么一丝坚毅。

《我的完美人生》 (35-36) 免费试读

正当我失望摇头时。

突然,“咔”的一声,门被推开,我一抬头,惊喜的看到柳妖精翻着白眼走进来。

许是看到我喜形于色,柳妖精瞪了我一眼大声道:“你别瞎想,我只是看你可怜,过来看看。”

“是是是,我就是个可怜的孩子,媚儿姐姐的救小人一命吧。”

“噗呲——”“看来踩的还不够重,还这么贫。”

“媚儿姐姐说不够重就是不够重,要不您受累再踩一脚?”我一脸汉奸相谄媚道。

“咯咯咯——,臭不要脸,叫的这么甜,谁是你姐姐了,抬脚。”柳妖精笑的花枝乱颤款款走到我对面坐下。

我一脸痴迷的望着柳妖精,被她不经意流露出的风情震了一下。

“诶,诶,傻了,还看。”

柳媚儿叫了我两声,我才反应过来,“噢噢,你刚说什么?对了,抬脚是吧?”

“噗呲——”

“媚儿姐,你真美。”不得不说,柳妖精是我见过脸蛋最妖的女人,一颦一笑,勾人心魄,当之无愧的妖精。

“别说好听话了,听烦了。”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明显能看到她的脸上勾起一抹魅人的笑意。

柳媚儿伸手脱下我的袜子,嫌弃的扔在一边说道:“臭死了。”

第一次被人服侍着脱下袜子,这一刻我真感觉她像是我的姐姐一样。

这一刻想报复她的心都没了,情不自禁的说道:“媚儿姐,你真好。”

“哼”柳媚儿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看了看我脚上红肿的地方,问道:“药箱呢?”

“柜子里有。”

看着她认真的帮我涂着药,还煞有其事的吹吹,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再笑自己涂去。”柳媚儿红了红脸有些羞恼的嗔道。

“没有没有,我是感动的笑,我何德何能能让媚儿姐这样的大美人帮我上药。”

“哼,知道就好。”

“媚儿姐。”

“嗯?”

“要不然以后你每天踩我一脚?”

“你犯贱啊?”

“因为我想你每天帮我这样涂药。”

柳媚儿听到我的话红了红脸,千娇百媚的白了我一眼,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想的美!”

“确实,是我太贪心,媚儿姐这样的,,,,”

“停停停,打住打住,留着这些话骗小姑娘吧。”

诡计被柳妖精识破,我一点也不气馁,早知道这样的话糊弄不了这个妖精。

“媚儿姐,这都是我的心里话啊,,,,,”接下来不管我怎么说,柳妖精都不搭理我,直到涂完药。

“好了,涂完了,我走了。”柳妖精说着站起来。

“别啊,媚儿姐,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你陪我聊聊天呗,我们怎么说也算是朋友吧?认识这么久都没有面对面好好的聊聊天。”我起身拉住她的手臂。

听到我这么说,柳妖精迟疑了一下,又坐了下来,一脸傲娇的道:“说吧,聊什么?”

“媚儿姐,你看,聊天嘛,当然是随便聊了,哪有搞得跟谈判似的?”

可能是见我说的有趣,柳媚儿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白了我一眼不说话。

“媚儿姐,你坐那么远,这样显得太疏远了,坐过来呗?”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又想使坏?”柳媚儿一脸我还不知道你的表情。

“看你说的,怎么会呢,就是单纯的聊天,相信我。”我一脸诚恳。

不知是真的相信了我说的话,还是————。

柳媚儿款款站了起来,走到我旁边坐下,一脸警惕的盯着我说道“你别胡思乱想,更不准动手动脚。”

“绝对的!”

这就是极品,可骚媚可端庄。

“啪——”我伸手关掉灯,房间瞬间变得黑暗,只有窗户外射进来五颜六色的光。

“你干嘛——”柳媚儿一声惊呼,猛的站起来,黑暗中也不知是滑了一下,还是怎么,整个人坐到了我腿上,但是马上挣扎着就想站起来。

这样的机会我怎么可能发过,双手箍住她的细腰,不让她站起来。

“呀,你不守信用。”

“我没有不守信用啊,我就是把灯关了,就觉得这样聊天比较有气氛,是媚儿姐姐你自己坐上来的哦。”

“呸,我只是脚滑,你就没想好事。”

“媚儿姐,就算你长的跟仙女一样,乱说话也是要负责的。”

“我要是冤枉你我就是小狗。”

“哈哈哈”听着美人妻羞急之下连小狗这种话都出来了,我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个屁,松开我。”可能是感受到了臀下的硬物,柳媚儿用力挣扎起来。

“嘶——,媚儿姐,别乱动,再乱动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做出什么来。”

“嗯——”正说着,扭动间我的肉棒直直陷入一块柔软的地带,柳妖精更是一下子软了下来。

“媚儿姐——”我声音沙哑的叫着她。

“你别乱来。”柳媚儿低不可闻的声音传来。

“好,我不乱来,你不准跑,乖乖坐着。”说着我用力向上顶了顶。

“呀——嗯——”一声腻人至极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早就知道,,不应该,,管,你这个,,坏胚。。”断断续续的娇喘声让我忍不住想化身狼人。

“不会的,媚儿姐人美心善,怎么可能不管我,我肯定要好好报答媚儿姐。”

“有你这样报答的吗?”

“这怪不得我,只能怪媚儿姐太美太妖了。”

“啐,你才妖。”

“真的,你是属于那种美到妖孽一样的女人,让人一看见就想,,,,”我故意说到一半。

“你才妖孽,就想什么?”知趣的美人妻马上接进去问道。

“就想狠狠肏你!”

“呸——,你—狗嘴,,”

“吐不出象牙嘛,我知道。”

“哼——放我下来。”

“就这样,挺好。”不等柳妖精说话,我接进去道:“我们来玩游戏吧,媚儿姐?”

“鬼才要跟你玩游戏。”可能是想到我说的绿她老公的游戏,偶尔灯光闪过来的时候能看到柳媚儿的脸更红了些。

“互相问问题,但是要说真话,怎么样?”

“幼稚!”

“好不好嘛?”我装作纯情小处男抱着美人妻摇了摇,撒娇道。

“别摇了,你放下我,就玩。”

“不行,没商量。”

可能是我从纯情处男转变到无赖的速度太快,柳媚儿有些转不过弯来,过了好几秒才感叹道:“你的脸皮真是绝了。”

“过奖了,大家都这么夸我。”

“咯——咯—咯,不要脸。”

“要脸能抱着媚儿姐这样的极品吗?”

“要玩就玩,玩完快点放我下来。”

玩完我就怕你不想下去,我得意的想。

“我要先问!”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般,柳媚儿抢先说道。

“好,你问。”我轻轻摩挲着柳妖精的细腰。

柳妖精像是怕痒般嬉笑着轻轻挣扎了一下,但是却没有阻止我。

“你跟你嫂子什么关系?”

黑暗中柳妖精一双媚眼闪着玩味的光芒盯着我。

“呃——”我沉吟了一会儿,想到既然是玩游戏,就要遵守规则,回道:“就是你想的那样。”

“咯咯咯——,没想到是真的,连自己嫂子都不放过,真是个坏胚。”柳媚儿娇笑着说完接着道:“到哪一步了?”

“你这算是另一个问题了,到我问了。”

“哼——,小气的男人,难怪还是处男,问吧。”

用牙尖嘴利来形容柳妖精真是再适合不过,我咬了咬牙向上顶了顶。

“呀——,别顶。”

“呼—呼—”我重重的喘了两口粗气,压住直接把柳妖精就地正法的冲动,问道:“上次做爱是什么时候?”

“不知道。”

“不知道可不行,我可是说实话,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不满的又往上顶了顶。

“嗯——,你别顶呀,人家就是不知道啊,谁记这个啊?”

“大概时间。”

“大概——大概两三年前吧。”

我的手忍不住又下滑到她的丰臀,“难怪身体这么敏感,你老公真是暴谴天物啊,这么肥沃的土地竟然不知道耕耘,难怪杂草丛生的。”

“不准说荤话,更不准动手动脚。”柳妖精伸手拨开我的手,我也不在意继续搂着她腰上。

“到我了,你跟你嫂子到哪一步了?”

“该做的都做了,就差最后一步。”

“果然,你这个坏胚,哥哥不在就把嫂子抱上床,咯咯咯——”

“我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为了大家舍弃小我。”

“咯咯咯——,无耻,这话跟你哥说去,看看你哥什么想法。”

“废话少说,到我了,平时是不是经常自慰?”

“没有,哎呀——,说了,,别顶——”

“说实话!”

“你手,,,老实点,没有就是没有。”

“不行,你说谎。”

“我才没有,就是没有。”

我就不信这个妖精没有自慰,但是她死不承认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死死揉捏着丰满的圆臀按向我的肉棒用力研磨起来。

“你又——嗯——别顶啦,,不要,,,”黑暗中柳妖精整个人趴在我怀里,嘴里轻叫着。

“不要什么?你不是说屁股疼吗?我帮你揉一揉。”我含住她的耳垂轻笑道。

“哼嗯——不疼了,你别揉了,放我下来。”

我只觉得柳妖精的声音越来越柔,带着一股魅惑。

受不了了,要说怎样最能勾起男人的欲望,就是这种欲拒还迎,嘴里轻轻说着不要,身子却只做着象征性的抵抗。

“呀——,你怎么,,,唔——,,,,不。。”我一把拉起柳妖精的短裙,仅隔着黑丝使劲揉搓着她的丰臀,就着昏暗的灯光堵住了她的小嘴。

“滋——滋—滋,,嘶,,,,嗯——”房间里只剩下舌吻的滋滋声和楼下动感的音乐。

“撕拉”某种东西被撕破的声音响起。

“唔唔唔——”柳妖精猛的挣脱我的嘴,一双媚眼瞪着我娇喘吁吁骂道:“你变态啊,赔我丝袜。”

我愣了一愣,没想到柳妖精反应这么大,还没来得及细细感受滑腻的臀肉就被她猛地推开。

“赔,肯定赔,每天赔一条给你。”

像是听懂了我背后潜藏的意思,柳媚儿伸手锤了我几下,俏脸绯红挣扎道:“老娘自己买的起,松开我,我要回家。”

“这么想当我娘亲?如你所愿,娘亲,我要吃奶。”我坏笑着说完一头栽进柳妖精的美乳中间拱起来。

今晚天时地利人和通通占尽,要是不搞出点战果出来,都对不起自己。

“咯咯咯——,乖儿子,娘亲现在没有奶,哎呀——臭流氓——,咯咯咯。”柳妖精娇笑着伸手按在我头上使劲推着。

“我不管,就要吃奶。”柳妖精起码D杯罩的美乳闷的我有些喘不上来气,美人妻的乳香味让我无法自拔,乳罩应该是那种超薄的,脸蹭在上面就跟直接接触没什么两样,非常的有弹性,我拿脸使劲左右蹭着。

突然感觉蹭到了一个软中带硬的小颗粒,我下意识的张嘴轻轻咬了咬。

“呀——嗯——别咬,,,,”只见柳妖精整个人狠狠的抖了两下,按在我头上上变得无力起来,轻轻抓着我的头发。我愣了一下,咬到乳头了?柳妖精的激烈反应让我心头暗喜,隔着衣服和乳罩用力的舔了一下。

“不要——”

看来柳妖精最敏感的部位应该是这对大奶子,明显比被玩弄屁股时反应大多了,找准方向的我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一会儿左一会儿右,舔蹭吮吸,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弄到最后直感觉舌头都麻了。

再看柳妖精已经只剩下娇喘的份了,眸子里全是动情的水雾,小嘴微张着,呼呼喘着粗气。

我又何尝不是硬到爆炸,伸手费劲的脱下裤子,解放出硬到青筋暴露的肉棒。

一整天在外面跑,全身都是汗,更不用说下身穿着牛仔裤了,此时释放出来,一股肉棒的腥臊味和汗味扑鼻而来。

柳妖精像是被刺鼻的味道唤醒过来一般,看到我的肉棒,猛地挣扎起来,但是经过前面的挑逗,本就力气不大的她此时的挣扎就像是在勾引我一样。

“帮帮我,媚儿姐,我受不了了。”我拉着她的手握在肉棒上。

“呀——,放开我,臭死了。”

我死死抓着她的手,哀求道:“媚儿姐,帮我一下,就一下。”

“好了,一下过去,你放手。”

“真的好难受,帮我一次。”我声音不自觉变得沙哑起来。

“不要——”女人说不要就是要,这可都是先辈们总结出来的经验。我握着柳媚儿的手上下抽动起来。

“你的小手真爽啊,媚儿姐。”冰凉的小手握在上面,让我的肉棒越加坚硬。

昏暗的灯光下柳妖精喘着粗气,也不说话,任由我抓着她的手上下活动着。

“媚儿姐,我的肉棒大吗?”

“呼——你要弄就快点。”

看着娇艳欲滴的小嘴,我就想凑上去好好品尝一下。

“不准这样,不然我不管你了。”柳妖精躲避着我的大嘴。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

“我手都酸了,你怎么还不——。”

“媚儿姐,这样要弄很久,要不你给我点刺激?这样我也射的快一点?”看着柳妖精不说话,我慢慢的放开手,轻声道“自己动。”

在我放开手的同时,柳媚儿的手也松了松,我低叫了一声“媚儿姐——”

“哼——我刚刚就应该回家。”柳媚儿恨恨的说了一句,不情愿般抓紧肉棒上下动了起来。

“嘶——好爽。”半强迫的抓着她的手手淫,和她自己自愿的服务,心理上的反差是极大的。

“媚儿姐,用力点,就是这样,啊,,,”

“你鬼叫什么,吵死了,再叫你自己弄去。”柳媚儿似不耐烦般的停下动作嗔道。

“爽还不让叫啊”我嘟囔了一句,看到柳媚儿眼睛瞪过来,我只能乖乖闭嘴。

“你怎么还不出来,我没力气了。”

“我说了你给我点刺激我就会快一点。”

“你别得寸进尺,我不来了。”

“媚儿姐,你忍心看我这么难受吗?男人不射出来这样对身体不好,这可关系到你以后的性福啊。”

“呸,关我什么事,跟你嫂子说去。”

我转了转脑袋,想到柳妖精好像对嫂子的事情很感兴趣,说道:“你不是对我和我嫂子的事情感兴趣吗?你帮我,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果然,柳妖精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怎么帮?”

“用嘴?”我试探性的说道。

“你休想,不可能!”

反应这么激烈?难道没有用过嘴?

“那就一边亲,一边用手帮我。”我嘟了嘟嘴笑道,看着柳妖精有些犹豫,我接着道:“反正都已经亲过好几次了,也不算过分的要求吧?”

柳妖精又是沉吟了几秒,低声道“嗯,但是要规定时间,只可以亲15秒,不行,10秒!”

“5分钟!”

“那我不听了。”

“好好好,听你的,先亲。”

“不行,先说。”

“好吧,你把耳朵凑过来。”

柳妖精一脸警惕的盯着我,一只手抵在我胸前,慢慢歪着头靠近我。

看着晶莹的耳珠,我强忍着舔一口的冲动,嘴唇碰到她的耳蜗,低声道:“我定的家规,犯错就要被我脱裤子打屁股,你猜猜我嫂子有没有犯错?”

明显感觉到柳妖精的呼吸急促了些,小手下意识的攥紧我的肉棒,低声道:“变态。”

“还想听吗?”

柳妖精轻轻点了点头。

“那就先履行承诺,小手动起来哦”说完我歪过头轻轻含住她的小嘴,柳妖精只是象征性的躲了躲就没有了下文,小手也轻轻动了起来。

“滋——滋—滋”“够,,了,,10,,秒了,唔——,,,,”

“呼呼——你说话不算话,说了10秒。”

“因为媚儿姐的小嘴太甜了,我有点情难自禁。”说完不等她开口接着道:“还听吗?”

柳妖精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咬牙道:“听!”

“有一次,我嫂子晚上上厕所从我门前经过,我听到脚步声以为家里进贼了,我打开门,看见是她,一把把她拉进房间,按在墙上,然后——”说到这我故意停顿了一下。

柳妖精仿佛身临其境般紧张的说道:“然后怎么样?”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嘴巴有点干。”我一脸贱笑盯着她。

柳妖精翻了翻白眼,半是无奈半是嫌弃的闭上眼睛,微微嘟起了小嘴。

“呵,”我轻笑一声,对上小嘴,轻车熟路的顶开贝齿,吮吸起来。

“滋——滋—滋”

“呼—呼—,说好就10秒,你每次都超时。”

“你太美了,我忍不住——”

“唔—唔—滋—滋——”

看着明显越加动情的柳妖精,我双手又搭上她的黑丝美臀,轻轻揉捏起来,抵着额头盯着她的眼睛继续道:“然后我就把她像现在一样,搂在怀里直吻到她全身像没了骨头一样,这时候她已经快憋不住了,马上就要尿出来了,一直求我让她上厕所,然后——”我又停顿了下来。

再看柳妖精已经是意乱情迷,媚眼如丝盯着我恨恨的说:“亲吧,亲吧,亲了快点说。”说着主动伸出香舌顶开我的牙齿。

这一次不知道吻了多久,柳妖精也不计时了,直到两人都有些呼吸困难了才停下。

我伸手偷偷拨开柳妖精的小内裤,悄悄的踮起脚,让她的丰臀慢慢的滑向我的肉棒,接着说:“然后我在她快憋不住的时候,抱着她走进厕所,像给小孩子把尿一样从后抓着她的腿弯,扒开她的小内裤,你猜怎么样?”

“呼——呼”柳妖精重重喘着粗气,问道:“怎么样?”

“她憋得太久了,尿液就像喷泉一样,喷的到处都是!”

柳妖精已经是没有了丝毫力气,小手无力的抓着我的肉棒,搂着我的脖颈,趴在我肩头上喘着气。

终于,经过前面的暗度陈仓,我的肉棒已经贴在她洪水泛滥的茂密丛林上。

我偷偷调整着位置,继续道:“喷出来的可不止尿液,还有透明的淫水哦,就像你上次在厕所一样,潮吹了,等到尿完,整个小穴一塌糊涂,湿到难以形容。”

“然后我就发狂了,把她放在洗脸池上,用舌头疯狂舔她的小穴,没几下她又高潮了。”

“呼呼——嗯——不脏吗?”柳妖精不可思议的娇喘道。

“不脏,只要你真心喜欢一个人,就不脏。”

“嗯——,然后呢”柳妖精动了动脑袋喘息着接着问道。

“然后我就挺着肉棒顶在了她的小穴上。”

“啊——”柳妖精紧张的惊呼一声,小手下意识的搂紧我的脖颈,

“然后我就——”

柳妖精正紧张的搂紧我,我调整好位置,对准小穴,狠狠的顶了进去。

“呀——你干嘛,,,不可以——,疼,,,”柳妖精声音里带着一股惊慌。

真紧啊,没想到调情调了这么久,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还是只能插进大半个龟头。正当我准备咬牙一鼓作气贯穿她的时候,肉棒上一阵冰凉的刺痛感却让我不得不停下动作。柳妖精锋利的指甲不知何时已经扣在肉棒上。

“插啊——,怎么不插了。”冰冷的声音幽幽传来。

“媚儿姐,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不信?”我讪笑道。龟头被美人妻火热的腔道紧紧箍的生疼,紧致的小穴让我不舍得拔出来,又不敢插进去。

好一会儿,柳妖精用力拧了我一把,嗔道:“还不拔出来。”

“媚儿姐,我难受,你说这是不是老天安排的?”

“难受死你好了,安排你个死人头,你就是故意的。”

过了一会儿,可能看我没声音,柳妖精叹了一口气说:“拔出来,我用手帮你。”

“用手弄了半天也没出来,再说了反正都插进去了。”我也有些赌气的说道。

“不行,快点拔出来。”

我暗暗摆了摆腿,只感觉龟头又挤进去了些,紧致的小穴包裹的我爽快无比,可是马上一阵更为强烈的刺痛感让我又不得不又停下动作。从指甲的力度来看,只要我一有动作,锋利的指甲可能真的会划破我的肉棒。看来柳妖精真的只是表面风骚,不然不至于都这样了还在拒绝。

“媚儿姐,刚刚我还没有讲完呢。”

“我不想听了,你快点拔出来。”

“说完我就拔出来,很快的。”我试探着说完,看见柳妖精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接着说道:“正当我要插进去的时候,她哭了,我心一软就放开她了,但是正当我要走出去的时候,她又拉住了我。”

剧情的转折似乎让柳妖精又提起了兴致,带着疑问的嗯了一声。我嘟了嘟嘴示意需要甜头,只见柳妖精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抠在肉棒的指甲轻轻刮了一下威胁道:“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快说!”

我连忙认怂急道:“我说我说,很危险的,轻一点。”

“我也懵了一下,只见她拉住我,慢慢跪下来,用奶子夹住了我的肉棒帮我乳交,我嫂子的奶子虽然没你大,但是又嫩又挺,夹得我爽的快上天了。”我故意说的很粗俗。果然,柳妖精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眸子里闪过一丝迷离。我趁热打铁的接着道:“然后我就忍不住了,把她抱回房间,坐在床上让她跪着给我乳交,让她伸着舌头用肉棒拍打她的舌头,最后射在她舌头上,脸上。”

“呼——变态,可卿也真是的,任你欺,,,,啊——,你,,,,”趁着柳妖精放松了些警惕,我贼心不死的又用力向上顶了一下,无奈美人妻的肉穴实在久未迎客,紧的吓人,哪怕用力也只能堪堪挤进整个龟头,无法整根没入她的小穴。

“嘶——媚儿姐,真紧,,”

“臭混蛋,你又不守信用,啊——,你再动我真的用力了。”

“嘶——媚儿姐,你看你下面的小嘴咬着我不放,给我吧,你也想要吧?”我吸了一口凉气道。

“不,,可以,出来,啊——,混蛋,你还顶。”

“我没顶啊,是媚儿姐的小妹妹跟我兄弟说,让我进去做客的。”

“噗呲——”“无耻。”柳媚儿被我逗得忍不住娇笑出声,后又反应过来,板着脸道:“如果你再敢动,我,,我就,,你就再也看不到我。”

“好好好,暗搓搓的说这么吓人,不动不动。”我说完放开搂着她腰的手,放在身侧,示意自己投降了。

“啊——混蛋,拔出来啊。”柳媚儿本就软绵绵的身子,在我放开双手后美臀又往下陷了陷。

“哇——,”这一下几乎让整个龟头全都陷入了肉穴的包围之中,让我爽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叹息,“媚儿姐,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想要直说嘛,何苦这样呢。”

“闭嘴——,你你你,,拔出来。”美人妻一脸羞恼的表情。

“现在可是媚儿姐你掌握主动权哦,我可不敢乱动,免得等下大鸡鸡不保。”

“我,,我没力气。”柳媚儿的声音带上了一点哭腔,眼睛微红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唉——”我就是见不到女人流眼泪,虽然万般不舍,最后我还是卡着她的细腰向上缓缓抽离了肉棒。

“嗯——”

“啊——”拔出时龟头刮蹭在娇嫩的肉壁上,两人不由自主的同时发出一声叹息。柳妖精趴在我身上喘着气,默默无言,过了几分钟,慢慢从我身上爬起来。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柳妖精站起来整理好衣服,正以为她要走的时候,只见她缓缓蹲在我身前,伸出洁白的小手轻轻握住我的肉棒,白了我一眼,嗔道:“闭上眼睛。”

“噢噢——好。”我有些惊喜的答了声,闭起眼睛。

激动的想着难道柳妖精要用嘴帮我?

不一会儿,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悄悄睁开一条缝,看到了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只见柳妖精低着头缓缓拉下肩带,然后扯下胸前的衣裳,露出被大红色超薄蕾丝包裹着的美乳。

“你如果再偷看,我马上就走。”柳妖精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急忙闭紧眼,不一会儿只感到肉棒接触到了一片柔软滑腻的地方,还没来得及感受,我失落的感觉到美妙的触感又消失了。

“啊——”随着我的一声颤抖的叹息,坚硬的肉棒被两块柔软的饱满包夹住,并摩擦了起来。

柳妖精帮我乳交?因为听到嫂子帮我乳交?还是因为我刚刚没有强迫她?所以?很想睁开眼看看这香艳的一幕,但是又怕她恼羞成怒。

“啊——”我双手死死的抓在沙发,享受着柳妖精笨拙的服务,慢慢的柳妖精像是抓到了诀窍,开始熟练起来,极致的快感让我瞬间起飞。仅仅不到五分钟。“射了——吼——”随着我的一声低吼,柳妖精惊呼一声,后又识趣般夹紧了一些,静静等待着我的喷射。一下,两下,三下,,,,

终于射出了憋了好几天的精液,我软在沙发上喘着气。

耳里听到抽纸的声音,然后是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音,我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细缝,只见柳妖精穿好衣服后,看了看我的肉棒,犹豫了一下,翻了翻白眼,又抽出两张纸,帮我清理干净才站起来。

“媚儿姐,你真好。”我睁开眼睛有些被感到到。

“哼”柳媚儿哼了一声没说话,扭着细腰走向房门。

我急忙穿好裤子,在她快出去的时候拉住她:“媚儿姐,我送你。”

“走开,我自己有车。”

“不是怕你晚上开车危险吗?要不然晚上别走了?”我贼心不死的说道。

“你想的倒美,滚开。”

最后柳妖精还是走了,不过看那样子应该是没有生气,得到释放后我是神清气爽,下到楼下又喝了不少,直到凌晨两点,没有什么客人了,交代好后续的事情,才找了个代驾回了出租屋。

摇摇晃晃的打开门,走到饮水机旁,连喝了两大杯水。

突然,一阵开门声传来,我猛地转过头,喝到:“谁?”

“嘘,小声点,你嫂子在屋里睡觉呢。”

“妈,你怎么在这?吓我一跳,我以为进贼了呢。”

妈妈穿着睡衣走到我跟前嗔道;“还不是担心你,本来说我自己来着的,但是晚上就开了一辆车,可卿一个人回家我也不放心。”

“妈,你真好。”我感动的搂着美母,要说这么世界上谁是对你最好的人,那么肯定没有第二个选择,就是家人,只有家人才会关心你吃不吃的饱,睡不睡的好。

妈妈傲娇的甩开我的手嗔道:“哼——,好有什么用,有些人就是白眼狼。”

我锲而不舍的搂紧妈妈摇了摇,柔声道:“妈,是我不对,以后我肯定尊重你,不做让你接受不了的事情了好不好?原谅我一次,啊——?。”

“哼,不原谅你还能怎么样,你现在是大老板了,翅膀硬了,有没有妈妈你都能过得很好。”

“啪——”

“呀——,你又——”

“啪——”“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哦,说出这样的话,我看你是屁股痒了。”

“可卿还在屋里睡觉,你你你,又过分了。”

“这都几点了,嫂子肯定睡得跟小猪一样。”

“那也不行。”

“你听好了,不管我将来变成什么人,能获得什么样的成就,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人,没有人可以替代。”

听到我的话,妈妈脸上露出美到让人失神的笑容,低下头小声哼道:“哼——那谁知道啊。”

妈妈娇羞的小女儿状直接命中我的心脏正中的位置,欲望蹭蹭的往上涨,直接脱下裤子,露出勃起到极致的大肉棒,搂着美熟母丰熟肉体低声道:“妈,我想要了,你好多天没理我了。”

妈妈俏脸绯红用力挣扎着低声说:“不行,可卿会听到的。”

“没事的,我们小声点,妈,你看,我憋得好辛苦啊”我搂着美母施着苦肉计。

妈妈红着脸瞥了眼我的肉棒,啐道:“谁让你,唔唔——”

不等妈妈说完,我就封住了她的嘴唇,双手揉搓着阔别数日的肥臀。

不一会儿,美母就媚眼如丝的倒在我怀里喘着粗气。

“妈妈你不想吗?”我一把扯下美母的睡裤,勾起窄小的小内裤勒着她的肉穴。

“别——不想,,唔嗯——”

我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在柳妖精那里发泄一次只是缓解了一下,起不到治本的作用。

拉着妈妈来到沙发,“妈,坐上来。”

“不要,你嫂子,,,”

“别管她了,我们小声点。”我急色的拉过美母两腿分开坐在我腿上,鸡蛋般大小的龟头在美母湿滑的肉缝上磨蹭了几个,对准甬道,用力一顶。

“啊——”“啊——”我是爽的发出一声呻吟,妈妈则是惊呼一声捂住小嘴,摇着头,一手轻轻锤了我几下。

“呵,妈妈,您也想要吧?这么一会儿就湿成这样了。”说着我又用力拉着美母的肥臀整根吃下我的肉棒。

“唔——”只见妈妈捂着嘴,一脸羞愤的表情,摇着头。

嫂子在房间里睡觉,我和妈妈在客厅沙发上做爱,一想到这我就刺激的不行。

“让你不理我,让你不理我,还敢不敢,还敢不敢。”我卡主美母的蜂腰说一句就用力向上挺动一下。

不消七八下,妈妈就发出一声长吟,再捂不住嘴,倒在我胸前,肥臀急剧的颤抖达到了高潮。

看着妈妈倒在我胸前喘着气,我邪笑道:“呵,骚妈妈,这么敏感?才几下就不行了?要不要叫嫂子出来帮忙啊?”

“嘶——”一说到嫂子,妈妈的肉穴就是一阵急剧的蠕动,夹得我差点射了出来,我下意识的歪过头吸了一口凉气。

忽然,我眼角的余光瞥到卧室门口有一道影子晃了晃。

嫂子在偷看?这个发现让我的肉棒更硬了,涨得妈妈又是一声低吟。

“妈,我要开始动了哦,准备好了吗?”说完不等妈妈回应,屈起膝盖快速摆动腰臀打桩机一般撞击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

“嗯嗯嗯嗯,,轻点,,,别,,哼——哼——”

安静的房间内,美妇人的压抑的呻吟声和令人血脉喷张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得知嫂子在门后偷看,我是越战越勇,足足猛肏了十多分钟,抽插了数百下。

“啊——”一声再也压抑不住的长吟响彻整个客厅。

“呼-呼-骚妈妈。”“啪啪,”

只见妈妈香汗淋漓进气少出气多的极速喘息着,全身上下只有肥臀在不时的轻颤着。

这几下也把我累得够呛,偷偷瞥了眼,发现影子还在,我得意的笑了笑,看来嫂子还没看够。

我正准备提起全身力气继续肏干的时候,妈妈柔媚的哀求声传来“星儿,不要了,,,好不好,妈妈,,受不了了。”

“可是我还没有射哦骚妈妈。”我用力顶了顶肉棒,换来美母两声低吟。

“嗯——,明天好不好,可卿在,,”

“嫂子睡着了,没事,谁让你这么多天不理我,我可是憋了好多天了。”

似是感受到我语气里的坚定,妈妈顿了几秒柔媚道:“那你,,轻一点,不要吵醒,,可卿。”

“我也想轻一点,但是妈妈的馒头穴太爽了,我忍不了,只想狠狠的肏你。”

“别说,,,下流,话,,什么,肏。”

“好,不说肏,说干,干骚妈妈好不好?”

“坏胚——嗯——妈妈不,,骚。”

“我又一个办法,可以小声点。”

“什么,,什么办法。”

“妈妈自己动。”

“呼呼-嗯--,妈妈自己动,你不准动。”

可能是刚刚动静太大,妈妈怕真的会怕嫂子吵醒,所以接受了这个淫靡的要求。

殊不知嫂子已经在门后看了半天了,我在心里暗暗偷笑。

“不要,,看妈妈,嗯,,”“啪-啪-”

苏雅晴轻抬着肥臀又轻轻坐下,极力想控制声音的传播,无奈自己腻白的臀肉实在太丰满,撞击在儿子腹股沟的位置,还是会发出轻微的啪啪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那么清脆。

儿子硕大的龟头用力刮蹭在自己敏感的肉壁上,一阵阵麻痒的感觉让自己又难以控制气力,偶尔抬起肥臀时实在难以控制落下的力度,又会发出一声清脆响亮的啪声。

不到五分钟,自己先累得满头大汗,喘息着停下动作,无奈的看着儿子哀求道:“妈妈,,不行了,放过妈妈好不好。”

妈妈主动用骑乘位的姿势让我享受了一把当大爷的感觉,但是看着妈妈香汗淋漓一脸哀求的可怜模样,再加上时间已经很晚了,也不好继续折腾美母。

提示道:“还记得上次吗怎么让我射的吗?”

只见妈妈含羞低头红了红脸,千娇百媚的白了我一眼,然后趴到我耳边温柔的嗔道:“你就一定要羞死妈妈才甘心吗?”

我舔了舔妈妈的耳垂,低笑道:“这叫闺房情趣,我就是要妈妈在我面前表现出最骚最浪的模样,只要一想到平日里端庄美艳的妈妈在我胯下骚浪的模样,我就受不了。”

“什么胯下,,,难听,,死了,嗯——”

“嘶——,我的骚妈妈人前是贵妇,人后是个小荡妇。”

“嗯——,好坏,妈妈不是。”

“嗯?不是吗?”

“妈妈,,不是,妈妈,,,是星儿,,一个人,,的,小荡妇—嗯—妈妈,好没用,又——啊——”

眼看着骚浪的美母在言语的刺激下又一次登上高峰,我也控制不住射意,一身酸麻的快感袭来。

“继续说!”我低吼道。

“妈妈,,是,,星儿,,一个人,,的,小荡妇,,给妈妈吧。”

“吼——给什么?”

“星儿,的……坏东西——”

我压着牙关拉动着美母的肥臀吞吐着我的肉棒,到达了极限发出一声闷哼,“哼——说出来!”

“精液,,唔,,好烫——”。

客厅里,沙发上,两具肉体交缠在一起,皆是大口的喘着气。

半饷。

我率先缓过神来,瞥了眼卧室处,房门处已经没有了影子,看了一场活春宫,不知道嫂子睡不睡的着?

“妈,洗澡吧。”

“嗯——”

抱着美母走进客厅的浴室,洗完澡已经3点多了,妈妈和嫂子占了卧室,我就只能窝在沙发上将就了。

带着满足的微笑慢慢进入梦乡。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