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交大帅哥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交大帅哥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9-23   编辑:冷残影
  •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

    九十年代末的庄城年味还是很足,老话讲正不出月就是年,在庄城过了破五之后,年味才渐渐的淡下去,直到正月十五过完,小城里的人们才会各干各的正事儿。  不过那都是有钱人的生活,没钱的人,不出正月十五该忙还得忙,萧富就跟着他妈妈就在铁路边捡煤块儿,说好听点叫捡,难听点就是偷了。

    交大帅哥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那些年的熟女味儿》,是作者交大帅哥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九十年代末的庄城年味还是很足,老话讲正不出月就是年,在庄城过了破五之后,年味才渐渐的淡下去,直到正月十五过完,小城里的人们才会各干各的正事儿。  不过那都是有钱人的生活,没钱的人,不出正月十五该忙还得忙,萧富就跟着他妈妈就在铁路边捡煤块儿,说好听点叫捡,难听点就是偷了。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 (022)灼灼目光 免费试读

在送苏北回家的路上,三个人并肩走在人行道,苏北在中间走着,萧富和石宝分列左右两边,石宝跟苏北两个聊的十分欢快,倒是将萧富给晾到了一边儿,主要还是萧富有心事,中午刚跟苏北操过逼,虽然石宝也很愿意,但这次却是背着石宝进行的,萧富还是不好意思面对石宝,盘算着要不要向石宝坦白。

走着走着,石宝跟苏北脑袋就凑到了一起,两人说起了悄悄话,萧富更是感到尴尬,有种当了电灯泡的感觉,他又不好转身离开,开始有点后悔跟他们一起走了。

他们两个人嬉笑着耳语了几句,石宝就从苏北身边绕了过来,直接搂住了萧富的肩膀,凑到他耳边,笑嘻嘻的悄声说道:「富儿,我刚才跟北北说过了,等会儿咱仨去公园里玩玩吧,咱不是早就说好一起操她么,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就挺合适的。」

萧富心头略微慌乱了一下,他听石宝说话的意思,知道苏北还没有将今天中午的事情告诉石宝,觉得更加内疚了,他嘴唇微微动了几下,把眼睛看向苏北,这妮子竟然装出一副十分害羞的样子,也不知道她这害羞到底是从哪来的。

犹豫了片刻,萧富刚想把中午的事情向石宝坦白,却瞥见苏北有意无意的冲着自己眨眼睛,她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不让自己跟石宝说,这下让萧富有些为难,吭哧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时间也不早了,还是送苏北回去吧,今天下午搞的有点累,想回去睡觉了。」

萧富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没有刻意避着苏北,苏北听到后,却是会错了意,她知道萧富跟自己操完,又跟自己妈妈操了,具体操过几次,她还不清楚,以为萧富把精力全用在自己妈妈身上了,有些不高兴,从鼻孔里发出哼的一声,狠狠的瞪了萧富一眼,就大步朝走出几步,和他们两个人拉出了些许距离。

这话听在不知内情的人耳朵里,又是另一番意思,石宝还以为是萧富下午帮自己妈妈解决游戏厅的麻烦出了力,心中大为感激,他拍了拍萧富的肩膀,说:「富儿,真是辛苦你了,我马上就要当兵走了,我家里面以后还得靠你照顾。」

萧富心中苦涩,没办法跟石宝直接讲明,他哼哼哈哈答应了一声,就又见石宝再度凑过来,心有不甘的询问:「今天晚上咱哥俩真不去操她啊,那滋味真是美的不得了!」

石宝现在的样子就跟老鸨似得,非得把手里的姑娘给推销出去,他是想等自己当兵走了之后能让萧富看住苏北,也是对今后的萧富帮自己照看家里表示感谢。

听着石宝又开始喋喋不休的推销,萧富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到附近有个小商店,他掏出十块钱,说:「我去买几瓶可乐,你过去哄哄苏北,她好像有点生气了。」

石宝看了眼苏北,从萧富把钱抢了过来,说:「还是我去买吧,你过去跟她聊聊,富儿别害羞,她都是答应了的,咱兄弟谁跟谁啊,我的就是你的。」

看着石宝离去的背影,萧富心里面越发的不是滋味,想着还是要找个机会把自己已经跟苏北操过的事儿说出来,这样憋在心里实在是难受,他扭头又看向苏北,快步跟了上去。

苏北的背影显得十分青春有活力,她穿着条连衣短裙,走路的时候裙摆上下飞舞,如果动作幅度稍大一些,里面的小内裤还能露出一角,她自己却浑然不觉,见萧富跟了上来,她把俏脸别到一旁,嘟起嘴,露出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萧富走到近前,在马路上他没好意思跟苏北动手动脚,只能陪着笑,说:「中午那事儿还是跟宝儿说了吧,觉得挺对不起他的,憋在我心里挺难受的。」

苏北转过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富,眨了几下眼睛说:「中午的事儿?中午什么事儿啊,你把我妈操了的事儿么?你想说我也不拦着你!」

萧富大惊失色,苏北就这样随便把自己操了苏玉芬的事情说了出来,他实在是有些心虚,赶紧四下看了看,附近没有其他人,这才稍稍放心,他恬着脸笑道:「我的姑奶奶啊,咱能小声点行么,我是说咱俩的事儿啊,告诉石宝吧,我想他是不会介意的。」

苏北哼了一声,脸上的却是笑意更浓,说:「还是算了吧,只当是咱俩之间的小秘密,你不觉得这样挺刺激的么,你干嘛不跟我们去公园,以后不就不用再背着石宝了么,是不是我妈中午把你给吸干了?」

萧富被问的哭笑不得,见她又开始打听起自己妈妈的事儿,萧富觉得有点没办法解释,就算实话实说,恐怕苏北也不会相信,萧富想了一下,岔开话题说:「等这段时间我忙完了吧,最迟这个月底,应该就没事儿了,到时候你说怎么玩就怎么玩,行不?」

「行啊!」石宝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跟了上来,手里面拿了三瓶可乐,给每个人发了一瓶,催促着说:「富儿,你可要说话算话啊,我下个月就要当兵走了,赶在月底前咱三个要好好玩过一场才行。」

说着,石宝趁苏北不注意,将她裙子前摆给掀了起来,里面穿着一条十分可爱的小内裤,石宝啧啧了几声,再次说:「富儿,你看看,北北这儿都等不及了,就等着你来玩呢!」

石宝的举动把苏北给闹了个大红脸,她赶紧将市石宝的手给打开,愿意被别人操是一回事,在大街上被掀裙子又是另外一回事,她对着石宝骂了一声臭流氓,就赶紧跑开了,这儿离她家已经不远,她直接就能跑到自己家的楼洞里。

石宝跟萧富没再跟过去,盯着苏北跑进楼洞,这才转身离开,石宝笑嘻嘻的说:「不赖吧,瞧瞧苏北的大腿多白,小屁股摸着可软了,那里面……」

「得,得,宝儿,咱们聊点别的吧,等拳皇大赛搞完了,我一定跟你去和苏北玩,这些天你先调教着,别等到玩时候时候她放不开。」萧富听石宝又要说苏北了,赶紧打断了他的话,可心里面却觉得更是过意不去。

……

回到家里,萧富没去石宝家,刚才在外面发现张雪艳已经回家,他怕石宝一直拉着自己聊苏北的事儿,这段时间石宝已经开始魔怔,苏北已经把他的魂都给勾走了,萧富吃着饭,还是发现妈妈看自己的眼神很怪,跟赵丽琴没多做交流,就连中考成绩都是随口说了一句,随便冲了个凉,就回到自己住处躺床上开始想心事。

想着想着,闻到外间飘过来浓浓的牛奶香味,没过多长时间,就见妈妈端着个碗走了进来,萧富知道妈妈又给自己煮了牛奶,见她将牛奶放在书桌上,又坐到了自己床边,这下不想跟她交流都不行了。

赵丽琴在儿子赤裸的上身扫了几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萧富的裤裆那里半秒钟,就赶紧移开了,她这几天也是心神不宁,自从上次跟张雪艳聊了男孩子包皮的事情,她一直都有些担心,她是个家庭妇女,什么都不太懂,几次想跟萧富聊他的隐私,都觉得难以启齿,今天晚上终于下定决心,要跟儿子好好谈谈。

「你打算考哪个高中啊,心里面有决定了么?」赵丽琴没有直接问那事儿,对于萧富这次的考试成绩,她还是十分关心的,虽然帮不上忙,觉得还是得听听他的想法才行。

萧富沉默了片刻,看着天花板,说:「还是考铁一中吧,市一高有点不保险,真要是考不上的话,咱也花不起那个钱啊。」

萧富说的考不上高中要花钱的事,在九十年代是个十分普遍的现象,这时各个单位都在搞创收,市里的高中也不例外,市一高虽然拥有全市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但优质教育资源也是有限的,每年仅招收两个班的学生,这都是能过其录取分数线的学生,会被分配到尖子班。

如果差个几分十几分的也能上,不过少几分就要掏几分的钱,每分的价格每年都不太一样,但少说每分也得要个两三千,这样种考上的学生会被分到重点班。

如果考的实在太差的话也能上,那就需要掏大价钱了,能掏起这钱的家庭也不多,学校随便弄个普通班,就能糊弄过去,创收也搞出来,学生也收了,有些能上重点班的学生,但买分的钱不够,学校也会收,但肯定进不了重点班,扔到普通班自生自灭就行。

其中重点班跟普通班界限比较模糊,主要还是看学生家里能给学校赞助多少钱,但尖子班却不会这样搞,考不上再多钱都没用,这可是学校创品牌的班级,要是被玩坏,以后没了冤大头来报考,那还搞个屁创收,市里面能排上名次的高中都这么搞,只是买分的钱多少不太相同罢了。

赵丽琴很早就开始打听孩子考高中的事情了,对其中内情多少也了解些,她点点头,说:「我也是这样想的,虽说你的成绩比一高去年的录取线多一分,但今年要是录取线提高了,就进不去尖子班,还不如直接去铁一中的尖子班,不比一高的重点班差。」

赵丽琴没说出来的还有些话,真要是考不上一高,那差的那几分买分钱家里也出不起,少说也得万把块,为了上一高的重点班,她也觉得有点不值,铁一中每年不说都能有考上清北的,但能考上211的总有那么十几二十个,在她看来,也是不错的选择。

「就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上铁一中肯定比一高强。」萧富笑着宽慰赵丽琴,妈妈的心思他多少也能猜出来一些,不想让家里因为自己上高中徒增压力,以后要是上大学恐怕还要花更多的钱。

赵丽琴摸了摸萧富的额头,柔声说道:「儿子真是长大了,妈给你煮了碗牛奶,起来喝了吧,等会儿要是放凉了就不好喝了。」

萧富起身把牛奶碗接了过来,咕咚咕咚几口就将碗里的牛奶喝了个干净,喝完以后见赵丽琴还坐在自己床边没离开,他瞟了眼妈妈的脸,发现她神情又变的古怪起来,心里顿时感到有些不妙,说:「妈,我有点瞌睡,想睡觉了。」

赵丽琴嗯了一声,还是坐在床边没有离开,她调整了一下自己因为紧张,已开始变的急促的呼吸,不漏痕迹的深呼吸一口,这才开口问道:「富儿,有些话不是我这个当妈应该问的,不过你爸不在家,就算在家你俩也没法好好交流,妈想问你点儿事儿。」

萧富心里面打了个突,心跳骤然开始加速,虽不知道妈妈想问啥,但他还是觉得有莫名的紧张感袭来,他为了掩饰心里的紧张感,却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说:「啥事儿啊,你跟我还吞吞吐吐的,有啥事直接说吧。」

赵丽琴又是犹豫了一阵,她把目光移向萧富的裤裆那里,最终下定决心说道:「富儿啊,我听说男孩子那个地方的皮不能太长了,要是长的话对身体不好,可能要去做手术把那个东西割了才行,让……让妈看看你那个地方长不长!」

赵丽琴话说到最后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脸蛋都羞得红成一片,说完之后赶紧把目光从萧富的裤裆那里移开,实在是当妈的不好跟儿子说这种话,还要看儿子的隐秘部位,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鬼迷心窍了,竟敢把这种没脸没皮的话说出来。

虽然赵丽琴讲的十分隐晦,但萧富还是听明白了,这段时间跟苏玉芬厮混,不管是对女人的身体,还是对自己的身体都比之前了解了许多,他感觉自己鸡巴微微跳动了几下,有股凉意钻进了裤裆里面,心想着以后真要是在自己鸡巴上做手术,医生手里面的刀只要偏一点,自己这玩意儿可就废了,女人的滋味才刚刚体验到,没了那玩意儿,以后可就成太监了。

这些想法只是在萧富脑子里一闪而过,他下意识的捂住自己裤裆,把身体翻过去,嘴里念叨着:「我才不要去做手术,谁知道医生割下来的是什么,要是给割没了,我以后还怎么撒尿。」

萧富不敢跟妈妈说操逼的话,只能用撒尿来搪塞,他真的是十分紧张,中午还在想妈妈会不会也在惦记着自己的包皮,到晚上果然应验了,真是搞不清楚这些上了年纪的女人都是怎么想的,为啥都对自己的鸡巴这么感兴趣。

赵丽琴听到儿子有些幼稚的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紧张情绪消散了不少,她用力扳着萧富的胯部,想要将他身体重新扳回来,笑呵呵的说:「哪有你想的那么可怕,真要是把你下面给割掉了,我还不愿意呢,以后还等着你给我传宗接代呢,快点让妈看看!」

说到传宗接代赵丽琴又是感到一阵羞涩,她不清楚萧富现在了解不了解这其中的意思,心中又开始纠结要是儿子向自己询问该怎么解释,她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最终还是把萧富的身体给扳了回来。

赵丽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对儿子的关心胜过一切,她双手抓住萧富裤头边缘,只是轻轻一拉,就将萧富的内裤给拽了下来,软趴趴的鸡巴立刻就出现在她的眼前,儿子长大以来赵丽琴还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儿子的鸡巴,在她印象里儿子下面这个家伙,还跟小时候一样是个光溜溜的秃毛鸡,现在看来,阴毛虽说还有些稀疏,但鸡巴差不多已经长成,跟丈夫的鸡巴都差不多大小了。

上次趴在萧富身上给他按摩太阳穴的时候,赵丽琴已经开始有所感觉,这次见到真容后,赵丽琴心中再次生出了异样的心思,她赶紧轻轻摇头,想将脑袋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去,可灼灼目光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赵丽琴把手微微抬起,想要去触碰一下儿子的鸡巴,却又不好意起来,只好将手放下,如是几次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但手并没有直接去触碰儿子的鸡巴,只是放到大腿内侧,她强压住心中的紧张,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对儿子说:「富儿,我看你的包皮的确是有些长啊,平时这个地方痒不痒啊?」

萧富被妈妈看的有些难为情,心想着自己在娘娘那里和苏北妈妈那里好像都不是这样,怎么要妈妈这里反而害羞起来,他把脸扭到一旁,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好像现在就是要给他做手术似得,听到赵丽琴的话,萧富把脸扭了过来,说:「没有啊,我洗澡的时候经常洗里面的,不信你看看里面挺干净的。」

赵丽琴有些按耐不住,本就想将儿子的包皮给剥开查看一番,这下有了由头,心里面告诉自己这是在给儿子检查卫生,没有别的想法,可是再次伸手过去的时候,那只手都在微微颤抖,手心儿里也都是汗水,当触碰到儿子鸡巴的那一刻,赵丽琴感觉到自己心脏猛的加速跳了几下,将鸡巴整个握在自己手心里的时候,更是有种无法言明的兴奋感从心底升起。

「妈,你轻点,都快被你给捏碎了,我这个玩意儿可金贵着呢,你再用点力气,我都不用去做手术,直接让你拽出来得了。」萧富说的有些夸张,可他发现妈妈紧盯着自己的鸡巴眼睛都不眨一下,手握的也越来越紧,真是有些怕妈妈将自己的卵蛋给捏碎。

本来还有些紧张的气氛,让萧富这句话给搅的没了气氛,赵丽琴心里面那些不该有的想法瞬间就淡了不少,她白了儿子一眼,笑道:「哪能那么容易就捏碎啊,你妈我又不是泰森,用再大力气也没事。」

话虽这样说,但赵丽琴还是把手松开了一些,她也怕把儿子给捏出毛病来,经过萧富的搅和,赵丽琴这才意识到自己握住儿子鸡巴的最初目的,她很是娴熟的用拇指和中指夹住包在龟头上的包皮,轻轻往下剥了一下,里面嫩红的龟头就露了出来,她又用另一只手将龟头左右拨动几下,发现龟头下面冠状沟那里的确是挺干净的,也没有什么异味散出来。

「嗯,的确是挺干净的。」赵丽琴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将手指松开,包皮很快的重新恢复了原位,赵丽琴的手指还没有拿开,她用手指捏住包皮的外缘,向上轻轻扯了一下,接着说道:「包皮的确是有点长,正常情况下你里面的那个头要露出来才行。」

萧富也不清楚包皮长不长该如何界定,他脱口而出问了一句:「我爸这里是啥样子,平时是不是都露出来啊?」

「你爸这里平时能露出来一半,要是硬起来的话,全部都能露出来。」赵丽琴也没多想,直接就将自己丈夫的隐私部位给说了出来,说完以后,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话说出口了,就没办法收回去,偷偷看了儿子一眼,发现他并无异样。

于是,赵丽琴就想催促他赶紧把裤头穿上,可是又觉得哪不对劲,盯着儿子的鸡巴看了片刻,立刻就想明白什么地方不对劲了,自己这样摸来摸去,儿子的鸡巴早就该硬了,可到现在还是软趴趴的,根本没有一点儿年轻人的样子,要是自己丈夫还有情可原,但儿子才多大点儿,是那种一碰就硬的年纪,可把赵丽琴给吓坏了,以为儿子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中午刚跟苏玉芬母女俩大战两场,离现在也刚过去几个小时,加上萧富刚才听到要做手术吓的不轻,再被赵丽琴又是捏又是扯的,鸡巴这会儿能硬起来才怪,萧富不知道妈妈这会儿在想啥,只是看她在拧眉思索,有些纳闷,但他实在是害怕去做手术,于是赶紧说道:「妈,我这儿硬起来以后,里面的头也能露出来啊,等再过几年,我肯定会跟我爸一样,打死我都不去做什么手术。」

赵丽琴的心思已经从包皮过长转移到鸡巴为啥还不硬这里了,对于儿子不想去割包皮,她随口说道:「不想去割就算了,等你以后长大了,可能会变样子。」

说完,赵丽琴皱着眉头,稍稍犹豫了一下,目光始终盯在儿子的鸡巴上没有挪开,再次问道:「富儿,平时你这里会有什么变化,是不是一直都这个样子,就是会不会……硬!」

赵丽琴最后说的有些艰难,她十分清楚男人的鸡巴要是变硬,肯定是对女人有了想法,但这个时候,房间里只有她们母子二人,如果这个时儿子的鸡巴变硬了,是对谁有想法,只能是她自己,这让赵丽琴十分难堪,觉得自己关心也不是,不关心也不是。

听到妈妈的问话,萧富心头猛的颤了一下,他也意识到自己鸡巴今天晚上有点不对劲,平时上课的时候看到英语老师穿短裙从自己身边经过都能硬起来,这会儿让妈妈揉了那么好几下,都没丁点反应,他觉得跟中午和苏玉芬玩的太痛快有关。

可这种事情他肯定是不可能告诉妈妈的,脑袋里飞快的想着应对之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萧富只得顺着妈妈的话往下说:「我也不知道啊,平时都是这个样子,偶尔有些时候会有变化吧,我也没太注意过,妈,咋了,我是不是有啥毛病啊?」

赵丽琴心中顿时凉成一片,回忆起上次自己趴在儿子身上时的情景,难道当时感觉错了,想起上次儿子最后竟然睡着,当时没太在意,可现在想来,儿子当时可能真的没硬,年轻人如果不在当时发泄出来,肯定会憋的难受,哪还能那么快就睡着,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她心里产生出来,她开始觉得儿子不是天生不会硬,就是个同性恋,这可把赵丽琴给吓的不轻,没想到自己检查个包皮,竟然把儿子的生理病给检查出来了。

「啊!你能有啥毛病啊,年纪轻轻的哪有那么多事儿,赶紧把裤头穿上,别着凉了!」赵丽琴也没心情再继续查看下去了,她忧心忡忡的从床边站了起来,走出几步后,回头对萧富再次说道:「别多想,早点睡觉吧,明天还得去学校报志愿呢!」

等赵丽琴离开后,萧富这才长舒一口气,心里面的紧张感顿时散去,他躺在床上,回想起中午跟苏玉芬母子操逼的一幕幕,又想起刚才妈妈握住自己鸡巴的感觉,顿时一股暖流充实到鸡巴上面,鸡巴点点跳着就挺了起来,他再次将裤头拉开,见这个时候龟头已经从包皮里面钻了出来,心中大为放心,只要能出来就不用去做手术了,他真怕挨上那么一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