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ilzvm2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ilzvm2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七年夫妻近三年和两个单男学生的故事 七年夫妻近三年和两个单男学生的故事

    我是塑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妻是某国企职员(很漂亮,小我五岁)。很不幸,我们是淫妻小说中的理想职业。  结婚已经七年。孩子幼儿园。  三年前交往过一个单男,开房後感觉很好,就多约了几次。後来邀请家里。再後来给他配了家里钥匙。相处了一年半多一点。直到他订婚了,回老家了,才不怎麽来往了。  後来(2017年光棍节)认识了第二个单男,大二学生,干起来很粗暴,进宾馆很喜欢什麽都不说把妻子顶在墙上狠操然後再洗澡……

    ilzvm2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七年夫妻近三年和两个单男学生的故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七年夫妻近三年和两个单男学生的故事》,是作者ilzvm2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塑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妻是某国企职员(很漂亮,小我五岁)。很不幸,我们是淫妻小说中的理想职业。  结婚已经七年。孩子幼儿园。  三年前交往过一个单男,开房後感觉很好,就多约了几次。後来邀请家里。再後来给他配了家里钥匙。相处了一年半多一点。直到他订婚了,回老家了,才不怎麽来往了。  後来(2017年光棍节)认识了第二个单男,大二学生,干起来很粗暴,进宾馆很喜欢什麽都不说把妻子顶在墙上狠操然後再洗澡……

《七年夫妻近三年和两个单男学生的故事》 十六、复活 免费试读

顶在最深处尽情喷射精液是一种极致的人生体验,这个体验对任何人都是平等的——不管你是不名一文的流浪汉,还是富可敌国的亿万富翁。在这个时候,我们通常会抱得紧紧的,不说话,电话也不接,闭着眼感受对方的温度和心跳,通常会抱好几分钟。

我松开手的时候,JJ也慢慢滑出来了,它刚才在美人洞里被自己的精液淹没,现在让我感觉油腻腻的。

老婆慢慢呼出一口气,脸上还留一抹娇红。性爱燃烧卡路里、调节内分泌的使命正式完成。我轻轻亲了她一下,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还是闭着眼。

“你真答应了?”

“答应什麽?”

“明天中午啊!”

“你真扫兴。”

“刚才你说的啊,我确定一下是不是你真心答应的。”

“你能不能别说这个话题?”

“好好好,不说不说。”我又亲了亲她。

“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的……”她说话仿佛梦呓。

第二天一早上班时,我特意在她换鞋的时候亲了她脖子一下,她笑着躲开了,穿好鞋子後也亲了我一下,开了门。

我使劲拍了她屁股一下,她“啊”叫了一声,有点不满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哈哈一笑,跟她拜拜,然後关了门。这屁股,感觉这麽紧绷,但又好像很柔软,手感特别舒爽。我羡慕能得到她翘臀的男人。

想到这里,我又猛地打开门,老婆还在等电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又从身後抱着她亲了她一下。

她回过头回应我的亲吻,笑着说:“你今天怎麽啦,发情啦?”

“中午见。我爱你。”我嘴巴趴在她耳边用全世界最轻最柔的声音跟她说。

“这哪儿跟哪儿啊?”她扭过头,笑盈盈看着我,眸子很清亮。

“嗯。爱你。”我松开拥抱,关门回到房间——生怕多呆一秒钟就会让她变卦。早上这麽腻,这会写出来都有点不好意思。

关了门,立刻拿起手机,切换小号,和G联系。

说实话,早上醒来一想到中午和新朋友见面,我就激动莫名。

问G对我老婆感觉怎麽样?

G说很漂亮。很有感觉。

我说我老婆也觉得你不错,中午有时间吗?约一下?

他沉默了一会,才回复我:不太相信有这麽好的事情。

我知道,就像习惯微光的人,会承受不了突然的耀眼的太阳光而瞬间失明一样,他这个可怜的人也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幸福。

我语音跟他说,如果我真的是佛跳墙,我不会苦心积虑,把老婆送到你那里叫你验货,有这个时间我可以欺骗多少人了,还要和你一个没什麽钱的学生仔纠缠?我们纯粹就是上班族,我纯粹就是喜欢分享老婆,我们纯粹就是玩刺激,我们纯粹就是看上你的身体。你如果不信,我们也没义务对你表忠心、乞求你相信我。给一句痛快话!

他同意了,语气答应得很重有点斩钉截铁,仿佛他下定决心要牺牲自己去拯救人类。接着问我几点?哪个酒店(这个猪头就没想过自己出钱开房)?

“我下午还有课的。”

我心里不愉快地冷笑:“哼,要是你上了我老婆还想去上课,就算我输。”

我跟他说12点吧,酒店定了时候再发消息给你。他回复“嗯”。我抓狂了。新闻不是说有个女孩因为微信里回复“嗯”被老板批评就受不了就辞职了吗?我现在也受不了他的“嗯”但我不希望他辞职——即便辞职,也一定要等到上过我老婆、被证明让我们失望了再辞职!

於我来说,绿帽不是耻辱,而是一种令人心跳不已的情结,它让我时时血脉贲张。能终止我的想法的只有一个:选中的的男人不行!

“我不需要带什麽吧?”

“带上你的屌!”我没好气地回他。

“嗯好的。”

我强忍着一口老血没喷出来。情商不高,真的会死人的。

上午没课。联系好G还不到八点半,也不好给老婆多发消息,她刚开始上班。预计11点出门开房,还有半天时间,可怎麽打发啊!体内因为良的离开而平息了好几个月的欲火烧得越来越旺,折腾得我脸颊滚烫、心跳加速,在屋子里焦躁地走来走去,仿佛毒瘾啮心。如果地狱如果有火炙烤得人痛不欲生,那一定是心火。

十点半,我实在忍不住了,给老婆发消息了,说准备一会去开房,12点见面。

老婆说中午可能没时间了。我一下子如堕冰窟,好几分钟说不出话来。可是我又不占理:人家耽误的原本就是不道德的事情,我有什麽理由责怪她?

“怎麽不早说呢?”我只能这样抱怨。

“哈哈……骗你的啦,你还真急了。”

虽然她由於工作场合原因,发语音很轻很短,但我还是从那吃吃的笑声里听出了她得意的神情。她知道怎麽整我。一惊一乍,这个反差婊让我瞬间想抓住、扒光!

十一点刚过,我已经出现在酒店大堂了。校东门口,很方便的。没什麽人,前台服务员无聊地刷着手机。我要了一间钟点房,三小时68,十五线城市的优势。

我一刻也不停留,给他们俩发了消息,拿着房卡就上楼了。

我惟恐G也提早来,如果在大堂遇见我就尴尬了:因为之前在厕所的时候他认识我了,所以如果我们在大堂遇见,他得知原来联系他的一直是一个坏老师,会不会掉头疾走?所以,索性在房间里等他,同处一个私密环境,尴尬也不至於太泛滥。惟恐单男不来,又是典型的绿奴心态。

他们俩的反应很有意思:G是秒回(估计一直在等待消息),十一点半下课,骑个车过来,可能要十分钟。妻则半天不说话,我也不好催。

快十一点半了,妻还是没消息。我刚想打电话给她,她来消息了:“我在楼下,你们吃点什麽?我带上来。”

“我们?”

普通的问候,却是要命的温柔。我当时激动得手都微微发抖了。直接开干啊!还吃什麽?我心底里这样大声呐喊。但是到了指间,却是“炒榨面,放点辣椒。你自己吃完再来也没事,不着急”这麽一条消息。明明内心快激动地崩溃了,表面上还是要装稳、装镇定,一副死相的样子,这又是典型的绿奴心态。谁说绿奴骨子里不是天然的反差婊?

敲门声响起,声音很轻,有些犹豫,畏缩。应该是G。开门,果然是他。

他在门口看到是我,呆住了:“你不是那个……”

我笑着点点头。

“真的是你?”

我故作轻松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我的身份很特殊,所以一直也不好意思跟你打招呼。现在放心了吧?都是自己人。”

“你们真会玩。”

他嘿嘿笑着,明显放松了许多,一边往里走,一边探头探脑地到处看。

“你师母还没到呢,在楼下买午饭。你吃了吗?”

其实我是明知故问,这个点,怎麽可能吃过了呢。

“还没呢,没事。”

“下午还有课?”

“嗯。”

“那你不用回去拿书了吧?”

“嗯,已经在书包里了。”

“你倒是计划挺周全,哈哈。”

“那必须的。”

欧迈噶,不知不觉,他又开始装老练了。

“那看来我们要节约时间?”

“随便啊!”

他略尴尬地笑了。

“你先冲一下吧?”

“没事没事,过会吧。”

呵呵,我心里开始冷笑了,摆明了还是不信我啊。我走到门口把门打开90度,“我把门开着,你呢,也放松,不会有什麽不良企图的。别你人来了,心还放不开,大灰狼的本性,小兔子的心思,累不累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两个男的,尴尬。”他有点急了。

我微微一笑,打开了空调。显然,初次交锋,我气场上胜过他了。

一阵悉悉索索地毯上走路的声音让我们俩都侧过头去。妻回来了。她见房开门着,有点不放心地又擡头看了看房间号,然後看到了我,才进来。

“怎麽门也不关?”她提着装着便当的塑料袋,进门就问。

我赶紧起身,接过她的便当,放在门边柜子上,搂住她就亲吻。

她用力推开我:“干什麽呢,门都没关,还有人呢。”

力道有点大,看来是真的有些抗拒?我笑嘻嘻去关上门。她还是站在门边,有点不自然。我又去亲她,她还是把我推开了。

我小鸟般啄了她一下,就把她拉进来:“老婆,这是G。你们俩见过的。”

G在老婆进来的时候就站起来了,这时候赶紧半鞠躬地说了声“师母好”。

老婆噗嗤一笑:“怎麽上次没见你那麽老实呀。”

G越发窘了。

“别叫我师母,难听死了。”

“嗯嗯,那叫你姐姐。”

“叫姐就好了。”

“嗯,姐。”

“这麽听话呀……”

老婆笑得花枝招展,随後一屁股坐床上,靠着床背,拿起遥控器开电视了。

活动当然还是要有我来主持,不然极有可能陷入僵局。对话陷入僵局,是所有绿奴的噩梦!

“你先吃饭吧?你姐买饭了,你也有份。”

“我也有?哦哦,不用了,不饿……”

“那你先洗一下?”

“姐先洗吧……”

“才不要。”

妻把遥控器扔在被子上了。让她先在陌生男人面前脱衣服?这一万年里面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那你去洗吧。我先吃点。”

G刚“嗯”了一声,妻立刻就反对:“不行,你也等会吃。”声音清脆,语气决绝。

“为什麽?”

“没为什麽。”

“我饿了。”

“那你就忍着。”

这麽坚持,肯定有原因,我就向G点头示意了一下:“那你先洗吧。”

G嗯了一声就向浴室走去。

“等等,”我仿佛想起了什麽,“就在这里脱吧。”我一脸坏笑。

G有点窘,有点犹豫站在那里。

“你干什麽?”

身後的妻捅了一下我。

“没干什麽,验货。”

“验你个头!”

妻定力真好,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就不往我这边看。

“脱吧,反正迟早的事儿。”我又说了一句。

G刷一下就衣服脱了。他这人,决定做了,就做得很干乾脆很彻底。

我回头看了看妻,她还在假惺惺的看着电视,推了我一下,让我别看她。接着他又把裤子脱了。内裤居然是红色的,我也是醉了。中间一个鼓得很明显的帐篷,看来勃起了。

妻还是假装无所谓,眼睛也不往那边看,仍旧看着电视。电视有什麽好看呢?都是新闻。而她从来不怎麽爱看新闻的。

“那我脱了啊?”G迟疑地问。

“脱。”我说,站起来,站在床边搂着靠在床背上的妻。

他脱下来了。赤裸精光的一个魅力少年站在我们面前。皮肤很白,JJ没有全部勃起,和肚皮成90度向前挺立,内裤扒下来的时候JJ还晃了几下。很白嫩的JJ,或许这是小鲜肉和油腻大叔最大的区别吧?我们的JJ颜色很深,甚至像黑人的生殖器,而他的则是白得多,和身体其他部位颜色差不多。至於尺寸,目测就已经差不多和我办公室的保温杯差不多长了。

我晃了晃老婆的肩:“怎麽样,满意吗?”

“不错哦,比我还白呢。”

“我问的是鸡巴满意吗?”我一脸坏笑。

“好大,跟外国人一样。”

老婆终於不再装矜持了,只是身子还是保持不动。

“摸一下?”

“不要。”

我招手叫G过来,老婆也不躲开,还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我拉起她的手,一碰到他的阴茎,那只纤纤素手就轻轻握住,揉搓起来。阴茎轻轻抖了一下,涨的更大了。

“你是不是还是处男啊?”

老婆边揉着,边笑着看着我。为什麽看着我呢?我像是处男吗?

“不是。不过也差不多。高中有过一个女朋友。没开过几次房。”

G说话有点气喘了。

“那大学呢?”

妻笑着看着他,手还是没有停下来。

“也有,不过就亲亲嘴拉拉手。”

“真的吗?”

妻嘴角有点扬起,可爱极了。

“是真的啊,隔着衣服摸一下都不肯。”

“坏蛋。”

妻轻轻说了一句,低下头看着阴茎。我分明看到阴茎已经红通通肯定无比坚硬了,妻仿佛在撸一根铁棍,那根棍子笔直铁硬,都不怎麽动弹的。柔软的人体怎麽会有这麽坚硬的器官?

“吃一口?”

我站在边上,抚弄着妻的头发,轻轻地说。

“还没洗呢……”

妻凑得很近,仔细看着马眼,眼神渐渐迷离。

“不脏的,我经常洗。”

他往前挺了挺,龟头离妻的脸庞不到二十公分。

“是吗?那我尝一下,如果很脏,以後都休想让我给你吃……”

妻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马眼,G整个身子颤抖了一下。

妻一手握住阴茎,一手放在他屁股上,慢慢地含了进去。

“噝……啊……真的还有以後吗?”

G舒服地扬起了头。

含着阴茎的老婆侧过头看了我一下,又吮了几下,吐出来,擦着口水,推开了他:“看你表现啊……好了,去洗吧。”

G恋恋不舍的挺着大JJ去洗了。挺着勃起的阴茎走路,画面看上去很富有侵略性。他没有把帘子拉下来,我们床边能看到那个健壮的身体在冲洗的场景。

“喜欢吗?”

我温柔地额头顶着老婆额头,轻轻地问。

“好喜欢,好大。我怕受不了。”

“就怕你上瘾哦。”我轻轻笑着。

“你坏……”

她咬着嘴唇,鼻息咻咻,脸红了。

“湿了吗?”

“湿了。”

“我帮你脱下来?”

“嗯。”

老婆抱着我,亲我,我给她温柔地脱下了所有的衣裤,把她的高跟鞋拿到门口。她光溜溜地躺在被窝里,我伸手进去一撩,撩的一手的淫水。

“等一下好好享受哦。”

我拿淫水的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老公……”

妻两手抓住我的胳膊,仿佛抓到救命稻草。

“怎麽了?”

“其实我早晨出门就想了,我带了护垫……”

妻有些不好意思。

“那就对了,乖。怎麽舍得呢?那我跟他说一会随便他发挥?”

“好啊,别弄疼我,我就都听你们的。”

我吻了她额头一下,接着开始脱衣服,准备洗澡。妻躺在那里笑着看着我,整个人就露出一个小脑袋,神情无比满足。

我走进了浴室,水声停下来了。G很猴急的边用毛巾擦着身子边走出来,脚底下一摊水渍。我也已经光溜溜的,觉得这麽面对自己学校的学生,有些不好意思。

我挡在他前面,跟他说:“你可以开始了。一开始要温柔些。至於什麽姿势、做几次,完全随便你,越爽越好。她现在是你的,别总是来问我。”

“明白!那你一会也来吗?”

“废话,你以为我是阳痿吗?”

他掩饰不住满脸的兴奋,把毛巾扔在地上,挺着阴茎就出去了。怎麽感觉洗了个澡还是那麽硬?

我在里面开始拧开龙头冲澡了。没必要那麽着急就出去,我要慢慢洗,洗乾净。我冲了一会,蹲下来,从玻璃的透明部分看到G站在床边,妻擡头半欠着身子吃着他。不过她的神态看不清,因为G背对着我。

“你好好吃着吧,这麽大的阳具,你好久没吃了。可怜。”

我笑了笑,接着冲澡。

我强忍住自己不经常蹲下来窥视他们。洗了十分钟左右,我听到老婆的叫床声了。

老婆声音很尖,叫起来特别淫荡。我不想等了,也不想偷窥了——我要实地查看!快速扯过浴巾匆匆擦了擦,我冲出浴室。

被子已经被扔在地上,G跪在妻後面在操着。我很少见过这麽不要命的动作:急速,大力,一下下眼睛都要花了。每一下冲击都让她臀部的肉不停晃荡,整个人好像被顶的飞出去然而又被那个强有力的男人拉住了。

妻的喊叫声完全是不由自主的、歇斯底里的。

“怎麽这麽快?会不会很痛?”

我来不及多想,跑过去,蹲在床边,问妻:“怎麽样,你还好麽?”

妻脸上很夸张的神态,没有答话,头不停摇摆着,头发已经很散乱了。

我握住妻一只手,她立刻抓得紧紧的,我都有点痛了。我叫G停一下。冲击停下来了,那根东西还是插在里面。

“你怎麽样?说句话啊!”我关切的问。

“他可……真厉害……继续……别停……让我快点来到……”

妻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眼睛也没看着我,与其说跟我说话,不如说跟自己说话。我放心了,抽插又开始了,没有两分钟,妻尖叫一声,一下瘫倒在床上。我看到G的阴茎已经被她挣脱,又粗又硬的阴茎上满是她体内带出来的汤汤水水,还有白色的泡沫状的东西。

妻在床上不停颤抖,屁股的肉都在一颤一颤。高潮了。

显然,G有点不知所措,还是跪在那里。我府下身子,亲着我老婆的脖子、耳朵、脸颊,老婆终於回应了我,闭着眼睛,歪着脑袋缓慢地吻着我。

我向G指了指老婆的臀部中间,示意了一下,G挺着阴茎,爬上老婆身子。纵然老婆双腿并拢,但是龟头还是轻易分开了双腿间的阴唇,一点点进入了。

随着越来越深入,老婆边和我亲吻边用鼻子发出“嗯嗯”的声音。长长的阴茎就是占有先天优势,这麽个姿势,进入也很深。

G开始缓慢的抽插,那叽叽咕咕的声音,让人听了就硬。

就这样,我在前面吻着我老婆,他趴在老婆身上插着,没到五分钟老婆又不行了,高潮的时候不仅是颤抖,吻着我的嘴巴还一个劲地发出“嗯嗯”声音。

我再也受不了了。

“你先出来,我先插几下。”

我让G先离开她身体,把我老婆拖过来,拖到床边,一手一只脚腕,把她双腿大大分开,“咕叽”一下,全根没入,无比顺畅,里面湿湿滑滑的,滑腻无比。

“真够浪的,操!”

我一边插,一边问她(我最喜欢这个姿势对话),“刚才被插得爽吗?”

“爽……”

“一会还来吗?”

“好……”

“射哪里?”

“随便……”(不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而是安全期。)

“G,你去,趴她脸上,让她吃JJ!”我对G说。

G果真趴过去了,妻完全不管他的JJ上满是自己的液体,侧过头一口含住……

此情此景,我向往了好久,终於实现。我的心里感到无限满足。很快就有射精冲动了。

“妈的,十分钟而已,岂不是让他笑话?”

我暗骂自己,赶紧拔了出来,可是太晚了,拔出来以後终於还是忍不住,阴茎一抖一抖射在了她的肚皮上。

老婆双腿无力垂在床边,阴毛都是一团泥泞,嘴巴却还在不停地吃着他的阴茎。

“你来吧!”

我有些尴尬地退出了。G没半点客气,从老婆嘴里抽出阴茎,走到窗边,也效仿我,抓着老婆两腿插了进去。

老婆两手紧紧抓着床单,忍着,但终於忍不住,还是“啊……”大声叫了出来。

“怎麽样,我老婆让你舒服吗?”

我抚弄着妻的头发,得意地问G,仿佛她是我特别得意的一只宠物。

“真不错,以後还可以约吗?”

“那你操狠一些。”

“啪啪啪”老婆叫的简直要哭了。我把手指伸过去,刚碰到嘴角,老婆闭着眼睛,看也不看就用力吸着。

“那你以後还信我吗?”

“信,当然信。都让我操逼了,还能不信?”

我得意极了,转身问老婆:“怎麽样,舒服吗?”

“舒服死了……”

“以後还让他操吗?”

“让啊……”

“那他有女友怎麽办?”

“偷偷的啊!”

“那他毕业了怎麽办?”

“我去找他啊……”

一句比一句下流、淫荡!G再也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深深插里面,抽搐着射了……

射完,他呆了一阵,抽出来了。又是“叽咕”一声,白花花的精液一下溢了出来。

他说去冲一下。我便把老婆身体翻过来,让她屁股朝外侧躺着,盖上被子休息。这个野兽般的单男发泄的纯粹是兽欲,整个过程都没看到他怎麽摸奶子,怎麽亲嘴,就知道一味狂轰滥炸,硬生生地用时间给了老婆难忘的体验。

很快就冲好了。其实G与其说冲澡,不如说是在洗JJ,洗乾净了就出来了。也就两三分钟。

我陪老婆躺床边,老婆背对着我,盖着被子,我没盖着被子,阴茎上残留的精液把被子都污染了。

G走过来站我身边,射精以後的大鸡巴耷拉着,包皮开始重新包裹了那个湿乎乎的龟头。

“还上课吗?”

我挑衅似的微笑的问他。

“再说吧。”

果然,上课已经不在乎了,我已经带坏了他。

“你还是上课去吧,你真能折腾,我是够了!”

老婆说着话,头还是没回过来。我掀起被子,床边刚好能看到老婆的光屁股。精液沿着屁股、大腿的一边流到床上,而且好像还在流。

“你射的不少啊!多少天的存货?”

“两三天吧!”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注意到,他的阴茎正在一点点擡头。

“你还要来?”我故作惊讶地问。

“想是想,可以吗?”他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老婆听到,回过头来了,一看他的阴茎又硬了,“妈呀”一下就把被子蒙住头,留下一个还在往外流着精液的光屁股。

“随你吧,但是这次做完就退房。”

“没问题。”

他说着话,龟头已经开始磨蹭光屁股中间那条细缝了。

老婆的小阴唇很大,应该是传说中的蝴蝶逼,湿乎乎的很滑,她没有抗拒他的“剐蹭”,蹭了几下,她开始扭动了。龟头慢慢消失在了他自己的精液为他开过的甬道中。

“啊……”

老婆轻轻叫着,被子掀开了。看着他很自信地轻轻抽动,我站起来,去冲澡了。

我很快冲完了。我没有再参战。我眼看着边摸着老婆侧躺而显得很夸张的臀部边轻轻抽插,一个手指头被老婆含在嘴里吸着;我眼看着他把老婆提起来,坐在自己身上,上下耸动;我眼看着他把老婆按在窗户旁边後面干,老婆几乎直立地扭过头和他亲嘴,他的JJ还是很深入很澎湃地插着;我眼看着老婆招呼我过去,揉着我、吃着我,对我笑着,在我耳边说爱我……

这一场,他们坚持了半个多小时,战场屡次更换,除了卫生间,哪儿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最後老婆是跪在地毯上握住他的JJ,让他一滴不剩的射进去,她也一滴不剩地吃进去、咽下去,然後还用力把输精管残留的精液吸得乾乾净净。这原本是我们和良一起培养起来的规定动作,可让G很受用。

“这待遇,我以为A片才会有呢!”

G边擡头闭眼享受,边感叹道。

“童子精啊,不能浪费的。”老婆嘻嘻笑着。

“做多了就不是童子了啊,你还会给我吃吗?”G捏着她奶头问。

“以後再说啊,看你表现。”

“那我今天表现怎麽样?”

“99分。”

“为什麽不是100分呢?”

“不给你满分,是想让你别骄傲……”

退房时候的娇羞,让我比在床上更爱死了我的老婆。我知道,我们的故事复活了,一个更波澜壮阔的故事即将开始。

可是,我们商量好的二胎计划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