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光光光光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光光光光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9-23   编辑:素流年
  • 绿我所爱 绿我所爱

    如果现在有人蹲在桌子前,就能目睹那般美景,黄白色的精液从精心打理的黑森林上滴到黑色的办公桌上,和肉色丝袜撕开的口子里露出雪白臀肉,不亚于黑人白人做爱的强烈对比。  粉嫩小穴不停的张口呼吸,只有黄白色的淫水看不见精液流出,可见小穴有多么紧致舒服,能将男人的精液完全的保留在身体里,这种紧致程度难怪男人不愿意主动离开,只要一想到可以在这么美丽的身体里射精,除非女孩洗澡主动清理,或者上厕所,自己的浓精一定会被女孩完全吸收,甚至怀孕的吧!

    光光光光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绿我所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绿我所爱》,是作者光光光光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现在有人蹲在桌子前,就能目睹那般美景,黄白色的精液从精心打理的黑森林上滴到黑色的办公桌上,和肉色丝袜撕开的口子里露出雪白臀肉,不亚于黑人白人做爱的强烈对比。  粉嫩小穴不停的张口呼吸,只有黄白色的淫水看不见精液流出,可见小穴有多么紧致舒服,能将男人的精液完全的保留在身体里,这种紧致程度难怪男人不愿意主动离开,只要一想到可以在这么美丽的身体里射精,除非女孩洗澡主动清理,或者上厕所,自己的浓精一定会被女孩完全吸收,甚至怀孕的吧!

《绿我所爱》 第9章 我爱你雯雯 免费试读

『……呕……唔……』

天色刚亮,雯雯双手扶着趴在马桶,跪着剧烈的呕吐了起来。

看着自己呕吐出的大量黄白色液体,雯雯痛苦的摸着脑袋,嘴里还有这些许酒气和腥味。

自己昨天喝了酒么?

雯雯闭眼努力想要抑制住下一波的反胃,这时一股子腥臭味道从为从胃中涌现。

这次吐出来的大部分是乳白色粘稠液体,感受舌尖的味道回馈,

自己昨晚是喝了多少酒,吃了多少精液?

按下按钮坐上冲水中马桶盖上,摸着脸颊昨天脸上的淡妆早已化开,嘴角还有这很多粘稠的干枯白色物质。

伸手摸向下体,不出意外,手指抽出一道带着些温热的丝线从下体拉出,不过还好,自己的菊花没有任何反应,看在自己昨天再疯狂也只是和王国华玩了上下而已。

看了下身体,上身不出意外一丝不挂,下体腹部卷着一条黑色的套裙,看样子是女警ol之类的的情趣cos衣服,腿上的肉色裤袜也只剩下了一只,从裆部的缺口被整条撕下。

感受到双腿几乎无法合拢,颤抖着摸到洗手台清洗了下脸颊,冰冷的感觉溅到脸上这才回复了思考。

』吐完了就早点出来。』

听到门外男人冷冷的声音,雯雯打开门走出,房间内一片狼藉。

几个空的红酒瓶打碎在一旁,到处都是干掉的泛白液体和酒渍,被子枕头等胡乱的堆在地上,整个房间可以说唯一能坐的地方只有床上,王国华一脸享受的躺在床上看着床对面的电视。

疲软发涨的肉棒无力的倒在一旁,似乎再也无法挺立,榨干了自己的最后一点能量,雯雯的肉丝裤袜,其中一条被撕下的丝足就整个套在肉棒上,主人还在不停地透过丝袜抚摸,好让小兄弟再努力一点,振作起来。

没有理会拿着自己丝袜撸管的王国华,雯雯从地上找起自己的衣服,女警的衬衫,JK的裙子,高跟鞋,ol装,一堆的情趣衣服,自己昨天穿什么衣服来这里的?

准备找了件还算完好的衬衫和内裤穿上,刚把还剩下一只的裤袜脱下。

『我没说过让你走吧?』

王国华看向雯雯,还挑衅的撸动着丝袜肉棒,雯雯没有理会王国华的话,只是谈谈道,

『我穿衣服是为了去给你我买点东西吃,可以么?』

『不用了。』

王国华冷冷的回复,

『现在洗澡把衣服穿好,然后去重新化好妆,牧新知道你回来啦,可是连夜从国外坐飞机赶了回来,他会带吃的过来。』

听到王国华的话,这回雯雯愣住了,白家的继承人,白牧新么?

『我能拒绝么?』

王国华听见女孩的话,冷冷的看向雯雯,两人僵持了会,男人才继续说道,

『我是不是对你太放纵了?我决定了,你不是最讨厌别人插你菊穴么?那么我就等会给你的菊穴开苞,好好享受第一次的双穴3P!』

没有了反驳,雯雯默默的听从了男人的话。

重新走进浴室,打开镜子后的壁橱,一堆的拆好包装摆放整齐的全新女性化妆品,全是自己日常使用的牌子,看到这里雯雯痛苦的捂住了脑袋,然后摸出一支口红观察起来。

王国华是一个很强迫症的人,所有的家务这个男人都喜欢自己干,这个家伙还非常的讨厌旧东西,每个月都会给自己的房子全部换新,特别是物品的摆放。

比如自己手中的口红,看生产日期是一星期前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在一星期前就已经换好了,不用想衣橱之类的地方也是如此。

看着洗手池边的两幅牙刷,其中一个还是拆封好全新的,这个家伙……

雯雯又一次痛苦的捂住了脑袋,王国华居然病态的一直在准备好自己的生活用品,自己喜爱的,讨厌的,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个男人的规划里,这个家伙在这几年里24小时都做好了自己回来的准备。

打开淋浴感受热水散落在身体上,取下另一个花洒对准下体,女孩闭上眼不得不接受了这一切。

不多时,门外传来了另一个男人的交谈声。

『我说国华,你真是没救了,这种时间全部都自己做你也不嫌累,去隔壁另一个房间玩不好么。』

『要么帮忙,要么闭嘴,我可没邀请你。』

『瞎说,我在场一起上雯雯,你不开心么!咱们以前不天天这样么?』

将短发擦干,浑身散发着雾气,脸上画好淡妆的雯雯赤裸的打开了玻璃门。

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的男人蹲在房间,戏谑的看着王国华,帮忙捡着地上的空酒瓶。

『我记得雯雯最讨厌喝酒的吧?你怎么给她喝酒了?她醒了肯定很难受,还好我带了点了醒酒药』

『这个你要问她,也许被干的意识模糊了,她自己说要喝的。』

这时白色西服男人注意到了卧室里的浴室的门被打开,连忙放下手里的酒瓶上前握住了女孩的手。

『雯雯,好久不见了。』

男人激动地摸着女孩的双手,丝毫没有在意女孩还是赤身裸体的状态,那光滑腹部的黑森林下,刚洗完澡的小穴上,大阴唇还在随着热气一口一口的来回张开呼吸。

『嗯,好久不见,牧新。』

见女孩有些冷漠的回应自己,白牧新直接双手抚摸上了女孩的脸,低头吻了上去。

王国华将房间里最后一个酒瓶子放进袋子,整个房间变的焕然一新,看着白牧新直接吻上了雯雯,直接没好气的说道,

『你这家伙,真像个处男。』

白牧新将舌头从女孩口中抽出,直接回应道,

『你这家伙性格简直想狗屎,真有人会喜欢你么?没看到雯雯现在状态不好么?我这是安慰下别人。』

看见白牧新抽出舌头,雯雯随意点头有些麻木的直接走到衣柜,自顾自的拿出衣服穿搭起来。

看见这样,白牧新觉得自己有些尴尬,仿佛自己就是个多出来的人。

『国华,你说句话啊,我这样很尴尬啊,对了雯雯,昨天回来的么?雯雯你现在还难受么?我买了醒酒药过来。』

王国华懒得搭理好友,直接躺上床,将床上的另一只被脱下的丝袜递给了白牧新,撸动着肉棒上的丝袜,示意好友先乖乖呆着。

两人就这么在床上撸着肉棒上的丝袜,看着雯雯慢慢从衣柜拿出套ol服装,白牧新看见连忙补充道,

『雯雯记得里面别穿内裤啊。』

看了眼王国华点头示意,雯雯将穿好的黑色内裤脱下丢给白牧新,被后者接住含入口中,直接套上了双肉丝裤袜。

脸上画着淡妆,雯雯穿着ol装站到两人的中间,偏过头将裙子撩起。

女孩那被肉丝所朦胧包裹的下体就这么赤裸的展现在了两人眼前,美不胜收。

那修剪好的黑森林耻毛被紧贴的丝袜杂乱的黏在那雪肤上,往下看去,洗澡后的水渍慢慢从裤袜裆部压出的骆驼趾上一点点滴下,在邀请着眼前的两位男士。

看见这一美景,白牧新忍不住吐掉嘴里的内裤,直接爬起身,将整张脸埋进了雯雯的胯下,男人的嘴巴紧贴着雯雯的小穴不停摩擦,牙齿隔着丝袜轻咬着女孩的阴唇,将舌头试图透过丝袜直接伸入女孩的腔道内。

『……呼呼……呼!』

『滋溜……咕噜』

感受到白牧新隔着丝袜舔弄着自己的身体,雯雯忍不住身体后仰,抱住了身前男人的脑袋,急促的呼吸了起来,本身就颤抖的双腿更加难以的站立住,见状白牧新腾出双手,直接托住了女孩的翘臀。

感受丝袜的磨砂快感,Q弹嫩滑的臀肉从指间溢出,让女孩获得了个受力点,白牧新感受到女孩的双腿不再那么颤抖,满足的将整张脸在丝袜骆驼趾来回磨蹭。

王国华就在一旁冷冷的看着白牧新啃咬自己爱人的胯下,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有那愈发粗大的肉棒能看出主人的此刻欢愉。

『……呼……啊……呜。!』

感受到女孩身体愈发的疲软,白牧新加大了舔弄的力度,不久后,

『……唔……呜……』

别过脸的女孩忍受住了身体的反应,只是发出了很细微的声音,一大股的炙热液体直接涌在了白牧新的脸上,这个人都在摇晃,被淋了一脸的白牧新连忙用手稳住了女孩的双腿吞咽起来,慢慢的把脸放到大腿内侧擦干净。

感受到女孩的急促呼吸,白牧新慢慢放开了双手,让女孩滑到了自己的的怀里。

『呼……呼……』

『我的服务还算满意么?你为什么回来不通知我,要跟着这家伙?这种小孩子臭性格有什么好的?丝毫不懂得的关心人?脾气还这么垃圾,为什么不选我,难道是我舔狗舔的还不够么。』

理顺了呼吸的雯雯一脸无语的看着抱着自己舔弄脖颈的白牧新,忍不住反讽道,

『如果二选一找个跑友,那我肯定选你,但你也没好到哪里去,见到漂亮的女人就走不动道,连姓什么都不知道就像条狗一样添上去,我都搞不懂你有没有尊严这种东西,你有女朋友么?』

『滋……溜』

白牧新连忙吸干自己在雯雯脖颈留下的口水,连忙委屈着说道,

『这个么……这年头女孩子要求比较高么?想我白牧新在全世界的二代里也是top前列的级别吧,我这级别的跪舔,才凸显的出我才是真爱啊,为了爱情放弃这么多的东西!难道你们不喜欢么?我只是博爱了一点,喜欢漂亮女孩没有错吧。』

说完男人把雯雯慢慢向后压倒,整个人瘫倒在床上,然后抓起了女孩的丝袜脚掌踩在脸上,抓起一只塞入口中,躺下满足的含住舔弄起来。

看着白牧新前戏做完,转手就躺在床上跪舔自己的脚,雯雯愈发的觉得眼前的男人无语,这还真是个比烂的世界,如果一定要找眼前的这两人过下半辈子,自己情缘找王国华这个混蛋,也比白牧新这种全世界第一的舔狗要来的好,舔狗还真是不得好死。

『啊……呜……』

白牧新不愧是世间美女的第一舔狗,半躺在床上用手肘撑着身子,雯雯很是享受男人的舔弄,享受的发出了呢喃,然后看向了还在一旁自我勃起的王国华。

两人依旧如此对峙,雯雯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眼前的男人太讨厌了,自己的母亲还在对方手里,只能乖乖的听话,而想要反抗对方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昨天晚上已经证明了自己没想的那么坚强,完全离不开对方的肉体,爽到意识混乱,连不喝酒的自己都来了几瓶。

及时当着他的面出轨,报复性和别的男人做爱接吻,这家伙又是个淫妻癖,巴不得自己赶快去出轨给他带绿帽,这么一想自己从生到死都被安排上了,王家出来之人的悲哀么?真是讽刺!随后雯雯再次想到了自己的爱人,他现在还好么?

看见雯雯眼中的思念,王国华不再继续沉默,慢慢的起身跪倒了女孩的脸边,肉棒压低。

看见肉棒顶在在自己脸上,女孩干脆听话的的张嘴含住男人的肉棒,那美眸充满笑意,玩味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从口中感受传来的咸腥味,还有那细微的颤动,这个男人吃醋了,不是么?

不然为什么明明是个淫妻癖,却拿走了自己喜欢之人的全部第一次?

因为他在害怕,害怕所有淫妻癖的恐惧,爱人不再爱自己了!毕竟昨晚证明了自己爱他的身体更多一点!

看见女孩玩味的看着自己,王国华干脆闭上眼睛

拿走了自己的第一次,这样永远在自己的心中有着一席之地,多年的调教下,自己的身体无法反抗这根紫红肉棒,再捆绑自己的家人,这一套确实很有用,自己不是乖乖的躺在他的床上了么?

『那自己爱王国华么?』

舌头不停在龟头上环绕,吸吮着棒身,含着对方的肉棒的自己真的爱眼前的男人么?

『应该爱吧,毕竟自己昨天还被对方抱在怀里,双腿绕着对方的肩膀,像个肉便器一样挂在对方身上,求着对方肏自己,就像一大堆玩的嗨的情侣一样。

哪怕到现在,自己的身体也还在回味这一切,现在哪怕自己终于掌握了武器,却依旧还是听话的含着舔吮对方的肉棒,因为自己在渴望他的插入,渴望超过了自己的挚爱,林定!

那自己的爱人呢?自己也好不到那里去,以往的交欢高潮时想到的男人第一反应也往往是王国华居多,每次享受了爱人的抽插内射却不敢表达自己的快乐。

明明自己身体除了菊穴都被开发完了,被王国华放出去淫妻玩,下了被其他至少十个不同的男人做爱内射的任务。

自己却在一开始遇到了林定,那个把一切都掏出给自己的男人。

男人把一切都展现在自己面前,虽然还是个有淫妻癖的人,让自己选择接不接受,没有谎言,没有强迫,除了爱与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和王国华不同,放纵到极致的爱,似乎从没有害怕过自己变心的可能,不,应该是没有考虑过这种事,哪怕自己离开了,除非真有人把他打醒了,不然只会伤心到不敢追过来吧?

嘛,自己可能也没资格这么想吧。

毕竟和爱人做爱,有时候心里却如此的害怕,就怕大声呻吟,下意识的爽到喊出国华!国华!,怕爱人知道自己的来历,想一直持续下去的欺骗。

也许自己真可以放纵一下?不像以前屈于淫威,自己的爱人不就是想要自己如此么?那么……

『……咳咳……咳!』

就这么瞎想着,雯雯稍不留神,直接被王国华射在了嘴里,那冲出的炙热精液直接烫在了自己的喉咙,雯雯直接把口中的肉棒吐出,将嘴里残留的精液直接吐了出来,这时候一只拿着纸巾的手接住了自己的呕吐物,然后将剩下的纸巾放倒在了自己手上。

是白牧新,哪怕还在啃着品味自己的丝足,这家伙也是没忘记自己是世界第一的舔狗,舔狗中的战斗机,将嘴巴边缘的精丝擦干净,雯雯刚想开口,白牧新就已经骂了出来。

『你这家伙不懂的什么叫做怜香惜玉么?你用这种体位直接粗暴射在里面,雯雯很难受的不知道么?所以你看,雯雯从来都不愿意和你玩的时候弄花样,比如以前雯雯的一字马,就只有我能享受到!就因为我的温柔,贴心……』

听到白牧新抱怨自己像个野蛮人,王国华懒得理对方,抖干净肉棒向后坐去,示意女孩前戏差不多了。

『等等!』

白牧新一声喝住,低下头埋进女孩被水浸湿的丝袜裹出的娇嫩骆驼趾,用牙齿在上面一咬,撕开了个口子,亲吻了一口然后也和王国华一样向后躺倒在床头。

『你这撕的想被狗咬了一样,』

看着女孩修剪漂亮的阴毛被白牧新彻底弄乱,强迫症发作的王国华忍不住骂了句发小。

见王国华的抱怨,白牧新则是没好气的抱怨。

『既然雯雯都说我舔狗了,那当然是狗啃的!如果我不知道你是王家的继承人,和我一样有淫妻癖,有时候我觉得你这家像个性无能,面对这么美味的东西怎么能够忍住不上去咬一口!

看到女孩的丝袜美足居然不想上去跪舔,每天压制这种想法,老子一头的秀发都快秃了,你这种家伙也配有人爱?你看雯雯选择谁?』

看见两个男人撸着鸡巴,躺在床上让自己选择坐在拿一根上,雯雯觉得自己突然有些期待,也许自己就是这种人?王家出来的人哪怕身体洗的在干净,那也有着王家的印记。

雯雯突然觉着,要是我,林定也躺在床上就好了,自己坐在爱人的身上,还撸着其他两个男人的肉棒,那家伙会爽的直接射吧,这样也不错,反正一定要和这两个家伙做,为什么不能多一个想要一同加入的爱人。

自己一边和这两个不喜不厌的家伙3P,一边对自己的挚爱说讨厌抗拒,那他会这么想?

雯雯自嘲一笑,慢慢起身站到了白牧新的身上,慢慢坐下用手对准了肉棒坐下,感受到另一只陌生又熟悉的肉棒进入体内,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为那曾经的欢愉而感到高兴。

『……唔……啊!!』

让女孩忍不住的爽的呻吟了出来,不同于王国华的控制欲,白牧新的肉棒可以说是跪舔到了极致,舔狗中的战斗机不是吹的,哪怕自己不舒服,这条超级舔狗也使出一切手段让女方满意。

『……啪。阿……啪……!!』

就像雯雯坐下来,这家伙的居然挺胯去迎接自己,每一次的抽送不像其他人躺着享受女方的服务,而是跟着自己的身体来回挺立,保证自己每次的抽送坐下,耻骨和肚皮的碰撞,都被这家伙完美吸收,让女方感受不到一丝的疲倦。

也正是因为这样,哪怕这家伙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道,现实中当场就能上去跪下舔对方的脚,这样也还是有无数人愿意和着家伙做吧,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家伙是四大家族里少数中的少数,单身狗!

王国华似乎对雯雯选择了白牧新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冷冷的看着雯雯。

雯雯感受到下面的男人咬住自己的乳鸽,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打开一旁的床头柜,十几个的各种瓶子整齐放在抽屉里,从里面取出避孕药服下,然后葱长的手指抓起了一瓶润滑液,递向了王国华。

『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今天要给我菊穴开苞么?我刚才都洗干净了,还是说你不想和我3P?』

见女孩一脸享受的感受身下舔狗的每一次抽动,所带来的极致服务与快感,王国华嘴角一僵,冷冷说道,

『求我!求我给你开苞!』

『什么?雯雯菊穴是第一次?难怪以前是前后一起玩,对了,给雯雯开苞你这臭屁也配?漩涡不好么?』

见到王国华又开始臭屁起来,现在白牧新在场,有这条超级舔狗护着自己。可就不用哄着王国华这家伙了。

『随你便,等会让牧新给我开苞好了,牧新比你舒服多了。』

『呜呜……雯雯对我最好了!』

把润滑液扔在王国华身边,雯雯没好气的说道,弯下身子,白牧新却已经就位,张开了嘴巴压低舌头,示意雯雯伸进来,全部由自己服务,既然舔狗如此卑微,干嘛还要热脸去贴王国华?

雯雯地下身子直接一口吻住白牧新的嘴巴,享受起两人的舌头交融舌吻,女上位的接吻全部在白牧新的口内完成,性爱中服务到极致的体现。

『啪……啪!滋……溜咕……噜!……』

看见两人接吻做爱,王国华刚发泄完的肉棒又膨胀了起来,那冷漠的表情下,吞咽加快手指微微颤抖,还是被半眯着眼接吻的雯雯观察到了,见到女孩这么对待自己,在心里还在疯狂纠结。

感受到身体的快感愈发的高潮,见到王国华还在臭摆着脸,享受白牧新舌吻的雯雯拿起润滑液瓶口插入菊穴,对着屁股一挤拔出,拉出的口子还在瓶口和屁股拉出了透明的丝线,最后瓶口放在了男人的肉棒上挤弄里面的透明液体淋在上面。

王国华深呼一口气,慢慢坐起结果润滑液挤满自己的肉棒,对准了女孩的菊穴,感受到菊花被东西顶住,女孩将白牧新含着的舌头收回,双手撑住床头墙壁,转头看向男人。

感受到女孩放弃了享受舌吻,特地爬起方便自己进入,王国华慢慢的将肉棒挺入进去,感受到龟头一点点的挤开菊花,慢慢进入到自己的直肠,一股舒适伴随着疼痛的快感从腔道传来,伴随白牧新在自己小穴的极致冲刺服务。

『啊啊……啊唔……啊啊……啊!』

不同以往与我做爱,需要隐藏着自己,雯雯直接大声的享受喊了出来,第一次体验到双穴抽插的享受,以前的性爱完全无法比拟,整个身体挺起,脑袋爽到失去意识向后仰起,被身后的王国华一把揽住。

摸到流着津液的下巴掰转脸颊,王国华的脑袋这次放到了女孩的耳后,在爽的快要失去意识的肉欲里,雯雯听到了男人细微到几乎不存在的声音,

『……谢……谢!我爱你,雯雯!』

『艹,你这孙子居然偷偷告白,啊啊!雯雯!雯雯!我……我也爱你啊!!!』

无视了身下白牧新的咒骂,听到男人的小声偷偷告白,雯雯连嘴角都带上了一丝玩味的表情,爽到闭上了眼,享受的体验起了与他人的欢愉,至少现在是这样,也只会是现在。

------------------------

大清早我直接被太阳晒醒了,现在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不过好歹有孙文扛着,毕竟我们的3P三明治,孙文在最上面,当然,沐熙因为在中间也是没被晒到,如果女孩被晒伤了我会心疼好久好久的。

一想到女孩在我怀里,直肠还套弄着我的肉棒,下体忍不住的又挺立爆炸起来。

『……唔……呜……』

女孩被我肉棒的挺立发出了一丝呻吟。

我关心的问着怀里的女孩,

『弄醒你了么?』

『没有,熙儿很早就醒了,是熙儿吵醒哥哥了么?』

听到女孩早就醒了,怕吵醒我们两不敢乱动,我突然想起了我家的小家伙,啥时能这么懂事,糟糕,等会回去要完,算了,专注现在,我心疼的爱怜的吻了下女孩的额头。

『这样子不难受么?』

『嗯,不难受,躺在哥哥的怀里很舒服!熙儿也习惯三个人一起睡了,特别是每次被阿文压着,就是今天的太阳太大了,过于温暖了,我怕阿文光着膀子被晒坏了。』

我这时才注意女孩吧自己的水手服格裙脱了下来,盖到爱人的背上,避免被太阳直接晒着。

『傻女孩,我的心里忍不住这么想着。』

直接一巴掌拍到了还在呼呼大睡的孙文屁股上。

『啪!』

被我这么一打,孙文直接醒了过来,眨着眼睛神色迷糊的大声骂道,

『那个狗日的连我都敢打,老子要废了他全家!』

果然这家伙骨子里还是嚣张跋扈的阔少啊,虽然不会主动找人麻烦,但是别人给他找麻烦,可是会连找麻烦的人一块解决。

『你这是宣布孙氏向林氏正式宣战么?』

『哈哈啊,笨蛋阿文!』

听到我的话和爱人的取笑,孙文立马就反应了过来,把背上的裙子取下还给爱人,急忙赔笑,

『哪里啊哥,我这不是才睡醒么,昨天困死我了,今天睡得舒服,话说这太阳晒得我屁股疼!』

抱怨完了,孙文调整了下肉棒在女孩身体的位置,对着我说道,

『林哥早上要再来一发么,小熙很喜欢晨间炮的!』

我抬起女孩的精致螓首,吻了下女孩的嘴唇,轻声问道,

『射这里面还是要温暖?』

『还是里面吧哥哥,今天的天气过于温暖了,对了阿文!』

听到女孩的话,刚想要开始抽插的孙文停了下来,溺爱的看着爱人。

『既然今天不要温暖,哥哥还没有进入过我的小穴呢,换个体位好不好?』

『都听你的。』

看着女友的奇思妙想,身为爱人的孙伟只好怜爱的无条件答应。

『噗呲……滋……』

孙文慢慢的从女孩泛着白浆泡沫的女孩小穴中抽离带出了一大串的精丝,一晚上精液都有着腔肉所提供的温暖,虽然里面的小蝌蚪基本是死光了,不过还是保持着润滑液体的效果。

见爱人退下,女孩双手扶着孙文肩膀蹲起来,慢慢的站起身来,感受女孩从我身体离开,

『噗……呲……』

交合处也发出了分离不舍的声音,肉棒一下子被菊穴流淌下的大量的精液淋在上面,我突然觉得心里失落,真想24小时都插在女孩的身体里。

女孩慢慢的滑下车头,转身趴下了翘臀对准了爱人,然后握住了我被精液淋透的肉棒,轻声说道,

『这是哥哥和熙儿专属的第一次哦!』

说完含住了我的肉棒,感受女孩那香滑灵巧的舌头在肉棒上转圈圈,我直接享受的靠在挡风玻璃上,这时孙文对准了的屁股,我连忙说道,

『小文,别插熙儿的屁股,插小穴,我要享受熙儿被人刚用过的小穴。』

听到我的话,孙文直接整根插入沐熙的小穴内说道,

『林哥你太宠着她了吧,啊哈哈。』

『啪……啪……啪唔呜……』

感受到爱人的突然粗暴插入,沐熙爽的直接把我肉棒吐了出来,一脸埋怨的看着爱人,随后无奈的看着我,

『哥哥,熙……熙儿已经让哥哥……产生淫妻癖快感了么,……哥哥!我爱……你!』

听到女孩的话,我摸着女孩的小脑袋,忍不住的心疼道,

『傻孩子,哥哥昨天接受告白的时候就有了,你没发现昨天哥哥射在你菊穴里射了那么多么?看着熙儿昨天群P完的小穴,哥哥插进去的时候不知道有多爽!』

『……呜……昨天身体里面精液太多了,没注意,我错了,哥哥,都怪熙儿。』

听到女孩撒娇道歉,我只好接受,没办法,这女孩太可爱了,当然!天下第一可爱的是我家的小家伙,沐熙是第二!

一大早我的兴趣不算太大,毕竟还要回家一趟,没多久就在沐熙嘴巴里倾泻出来了,看见女孩等到爱人射进自己的下体,才拉起裙子爬上车头慢慢坐了下来,感受到肉棒的再次温暖,女孩身子压了上来,我干脆闭上眼默默享受。

『……啪啪!!……啪啪!』

『熙儿能答应哥哥一件事么?』

调整了下位置,方便爱人爬上来插入自己屁股的沐熙,听得我的话有些好奇,

『什么事情都可以哦!不过和哥哥先约定好,熙儿最爱的是阿文,永远不可能嫁给哥哥的,熙儿再爱哥哥也只能是第二爱,熙儿这样很让哥哥伤心吧……

唔呜呜呜……阿文你插进……来轻点啊!』

听到爱人无条件的维护双方的爱,刚插入的孙文从背后抱着女孩因快感感痉挛的身体,也慢慢说道,

『我爱你小熙,今天你真漂亮!』

回头吻了男友的额头,沐熙完全的躺在我怀里,小嘴对着我的耳朵哈气示意我继续说,

看着两人,当着我面3P还在秀恩爱,我突然理解为什么这对小夫妻是如此只羡鸳鸯不羡仙了,

『到时候哥哥不想要熙儿给哥哥生孩子,哥哥想要熙儿生一个野种可以么?哥哥对后代的延续完全没兴趣。』

听到我的话,趴在我身上沐熙的眼睛看向了孙文,孙文见爱人看向自己,直接耸肩表示随意,加快了力度抽插,只想要享受女孩的美味身体。

见男友表示可以,我顿时觉得这事就成了,没想到沐熙的话浇了我一头冷水,

『不行哦哥哥,熙儿很喜欢,很喜欢哥哥,但是呢,正因为我最爱的是阿文,所以我不会为他生孩子,这个特权是只有阿文才能享受的!所以各个,抱歉,熙儿不能答应你!』

听见沐熙的话,孙文对我做了个鬼脸,表示是女孩自己的意识,我也没想到在我怀里百依百顺的女孩居然不同意,顿时心生一计!

『如果,我是说如果,阿文熙儿,你们两相信我么?』

『嗯,熙儿相信哥哥!』

『我说哥,咱们都一起上我老婆了,还有啥不能说的!』

看见两人的回应,我加快了下体的抽动!

『……啊啪啪!啪!啪啪!!啪……』

『如果我有方法能保证沐熙群P时能100% 保证不会怀上你的孩子呢?』

听到我的话,孙文两眼放光!

『这个太厉害了吧,哥!每次和小熙群P,真停药我都怕我参与进去会怀上我的孩子,真要有这方法,以后沐熙受种哪天我可以一起参与了!』

听到孙文话里的渴求,我笑道,

『这算是一种诅咒吧,女的永远无法怀上男的孩子,男的也永远无法让女方怀孕,副作用就是永葆青春!』

听见我说副作用是永葆青春,两人直直的看着我,这句话里的两个效果都是如此的迷人,正因为我也是淫妻癖,我才知道这句话对他们有多大意义。

孙文纠结了没几秒,就看向了女友,两人眼神交融,沐熙抱着我的脖颈舔弄说道,

『抱歉,哥哥,我是绝对不会放弃阿文的,阿文也是如此,所以请哥哥不要说这种事了,熙儿一辈子都会很想念这个夜晚的,所以,请哥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享用熙儿的身体吧!』

听见沐熙居然给我下了逐客令,我哭笑不得,

『你们年轻人想象力那么丰富么?这都哪和那,我只是羡慕,绝不会打扰你们两,或者说我更想要守护你们的爱情,因为我觉得你们才是这个世界最完美的爱人了,只要看到你们两,我就觉得我的未来也会如此美好!

我的意思是分享你们两这个秘密,希望阿文你不要怪我,因为我和你爸爸终有一战!为了歆骐!我只是希望到时不会和你刀兵相见,这不是我想要的。』

听到我的话,孙文停下了抽插,抱住了怀里的爱人。

『这个,哥,我不知道,我虽然和老爸从小就没什么接触,而且我也不是他的种,但他依旧是我爸爸,我享有的身份,财富,权利都是他给予的,我只能说我不会允许你做的太过分!

至于小妈,我很爱她,就像爱沐熙一样爱,我也分不清我更爱谁,但是我只是希望她快乐!小妈选择谁,我就会无条件的支持谁!就这样,毕竟,我在胜利者的那边,那我一定可以被邀请加入她的无遮拦大会,第一次群P我最爱的小妈!而不是像母子一样两人单独的在床上亲亲我我。』

听见爱人的话,沐熙无力的叹气,随后无奈的转头咬了下爱人的耳朵。

『阿文太笨了,你还没看出哥哥是在偷换概念么?这样子一下就变成我无法为你们两生孩子了,一下子只属于阿文的特权就被哥哥分了一半,真是的,阿文太笨了,总有一天我真被其他的男孩子拐跑了,估计都不知道。』

听见孙文的话,我点头理解,见沐熙还想继续说话,我一口吻住她的香唇,随后也加快了身上的抽插,

『我……呜……呜呜呜……!!』

……

------------------------

再次回到家里已经是中午了,告别了两人,回去的我没有任何与沐熙欢愉的回味,因为我知道我让人伤心了,可能我骨子里有渣男的潜质吧,不然雯雯也不会被我气走了……

打开房门,不出意外屋内是乱七八糟,许胖子脸色发黑的躺在客厅的,上去摸了下唇上,还有呼吸,麦克已经不见了,上楼走进安洁的房间也是没有人,终于,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打开我的卧室,漆黑的房间中安洁背对着我双手抱腿,脑袋放在下巴,整个房间里就这么一个孤零零播放科普节目的电视发出着声音。

看着安洁我感觉到心都被撕碎了,我甚至不知道现在该干什么,是上去把她抱在怀里么?还是跪下道歉,我不知道,我知道的事只有一个,她一定很孤独!

黑暗中的我就这么看着安洁,以小家伙的感知估计我进入小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感知到了我吧,那么安洁在想什么呢?她为什么也不说话?

良久,我才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

『哥哥不用这样的,安洁总是要成长的,不是么?』

听到这话,我已经满脸泪流的从后面抱住了小家伙那抱膝缩起的小家伙,

『我突然后悔了,我……我希望你永远不要长大!』

背对着我在怀里的安洁握住我的手,转头看向我,那琥珀色的美眸下藏不住那轻声笑意,

『哥哥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哦,昨晚玩的开心么?』

看着安洁微笑,我突然觉得一切的付出是值得的,我把这个女孩带到了这个世界之上,我期待着女孩的成长,现在她回应了我了,这是她对世界的观察,不是我赋予的。

我吻了下女孩的Q弹柔嫩脸颊,将女孩整个抱起,问道,

『想听么?今晚都可以说给你听!』

女孩没有回答,转过身子整个人像树袋熊样挂在我的身上,慢慢被我抱到床上。

不用再说什么,对准了女孩那粉嫩的小穴,女孩慢慢的坐进了我的身体。

『嗯……啊……滋……!』

不出意外的超级紧嫩,让我那有些疲软的小伙伴慢慢艰难的挺立起来,在哪狭窄阴道里不停努力突破,让我意外的是,下体不光感受到了那份紧致的快感,还有腔道内大量温热湿滑的液体感觉,这个感觉,不会错的,是精液!

『我太开……!』

安洁吻住我的嘴唇不让我说话,继续说道,

『哥哥喜欢么?昨晚和两位叔叔做了一个晚上才有那么多的量的,全部,全部都在安洁的体内了,喜欢安洁的礼物么?』

『那么安洁呢?』

听到我的回答,女孩伸出小舌头舔弄我脸上的泪水,

『我……很享受,安洁喜欢这样的生活,哪怕哥哥现在因为被戴绿帽子哭成这样,安洁也不会收手了,因为安洁属于自己,不属于哥哥对么?』

听到女孩将我和她分离开来,我不禁有些惆怅,是啊,我希望女孩活出自我,那么我也要承担可能失去女孩的风险。

听到女孩的话,我用力抱紧了怀里的小家伙,轻声问道,

『那么,林安洁小姐,愿意嫁给我么?我可以忍受你的各种外遇行为哦!』

『咦,难道哥哥对每个女孩子最后都这么说么?』

『哪有,喜欢是喜欢,爱是爱,结婚是结婚,这些我都分得清好么,昨晚我遇到了个女孩,我真的好喜欢好爱她,但她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只会祝福她,哪怕我再喜欢和这个女孩谈情说爱,安洁难道自己不知道么?哪怕安洁在喜欢叔叔们,最后也会选择我。』

『哥哥不怕安洁最后变心么?昨天晚上许叔叔和麦克叔叔一起做真的好棒,好棒!』

『那只能说我没有魅力吧,毕竟安洁小可爱那么迷人,安洁为什么没有爱上比我更优秀的人的权力呢,但在那天之前,我们两都是彼此最爱的不是么?』

听见我的话,安洁慢慢的扶住我的肩开始上下蠕动起来,有些开玩笑的说,

『那么,这也是安洁想要的!

……唔……还是哥哥的大多了,不过麦克叔叔的更舒服!

昨天和许叔叔做的最多的就是这个姿势哦!突然发现我很喜欢这个体位!』

听见女孩在我怀里商讨和其他男人做爱,我一脸怜爱的看着怀中佳人,也忍不住说道,

『都喜欢抱着做和女上位么?那我可以偷懒直接享受多好!今天早上我和那个女孩做的时候也是这个姿势,只是有点小区别。』

听到我说有点小区别,安洁迷恋咬住了我的耳朵,忍不住的八卦道,

『啊啊啊!……安洁哪里……不一样了,难道是安洁……不够漂亮,还是……没她可爱?』

听到小家伙有些吃醋,我扶着女孩的腰部大手,向下滑弄享受巧克力奶的美味,最后掰开了那俏丽的美臀,食指对着女孩那娇嫩的菊穴插了进去。

『……唔……』

感受到屁股被我的手指进去,小家伙立马就知道了,看来我昨晚的经历不止有两个人。

『那和……啊!!!……安洁……说……说看好么?……再快点!』

听见女孩的话,我将小家伙抱在怀里,咬住了她因为抽插松开的嘴唇,

『那就要慢慢说起了……昨晚我……』

『……啊。!!啊呜……呜!!呜呜……!』

不知道射了几次,直到入眠的最后一秒我依稀记得,爱抚着怀中微弱娇喘的少女,我突然问道,

『总觉得哪里不对经,好奇怪?算了,哥哥想要一辈子过这种生活,那么安洁喜欢这种生活么?』

听见我接近梦话的迷糊语调,抱在我身上的女孩也梦呓搬回应。

『嗯,安洁也想和哥哥永远过这种生活,奇怪的地方?我没穿丝袜么?还是你觉得今晚还是三人同眠。』

听见女孩还是努力回复我,突然想到我最爱的3P和丝袜,这两个元素都没有,

『那今晚真是糟透了,』

听到我的话,怀里突然传来了一句细不可为的话,

『垃圾哥哥!』

听到女孩的抗议,我本想用力一拍那Q弹到爆炸的屁股,最后心疼的只好摸了下表示反对,闭上眼睛迷糊抽送。

就这样,彼此相爱的两人诉说着双方的昨晚经历,我品尝着小家伙那被众人称赞的美味小穴,抽插时里面还溅出了大量其他男人精液,而我却又在女孩面前诉说着自己昨晚如何沉迷和女孩之外的人做爱接吻。

这种纯粹的爱与欲,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能够接受得吧,我只知道,我还不满足,我还想要更多,更多!我想要戴更多绿帽,享受更多爱与欲望!

请让我的挚爱们放纵吧,欢愉吧,享受吧,因为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