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番茄汁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番茄汁做作者的小说

2020-09-23   编辑:冷无情
  • 江湖奇缘 江湖奇缘

    话说神州大地辽阔无比,传言先民治水之前,将中土划分九州,分别为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九州,每一州都辽阔无比,一州之大,穷尽凡人一生也无法走完;治水之后,沧海变桑田,许多陆地变成了海底,中土的面积也缩小了许多。时间如白驹过隙,这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经过了上千年,如今人们只称呼脚下的大地为「神州」,而在这如今的神州大地上,可谓是群雄并起,有战乱,也有和平;有安定,也有混乱。

    番茄汁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江湖奇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江湖奇缘》,是作者番茄汁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话说神州大地辽阔无比,传言先民治水之前,将中土划分九州,分别为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九州,每一州都辽阔无比,一州之大,穷尽凡人一生也无法走完;治水之后,沧海变桑田,许多陆地变成了海底,中土的面积也缩小了许多。时间如白驹过隙,这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经过了上千年,如今人们只称呼脚下的大地为「神州」,而在这如今的神州大地上,可谓是群雄并起,有战乱,也有和平;有安定,也有混乱。

《江湖奇缘》 第二十三章:沉沦 免费试读

莫晓川那边刚刚离开那地下密室,殊不知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斗剑派,却是另外一番他心中难以想象的景象。

一轮明月高悬在漆黑的夜幕里,周边还点缀着零零落落的星星光点,如同一条天河在空中流淌;月色如水,静静地洒在北斗山上,虽有隐隐灯火,但却静谧无比,仿佛整座山都睡着了一般。

北斗山的山顶,剑主的寝宫之中,却是另一番景色,让人口干舌燥。

只见一位光头的精壮男子正和一位丰腴美妇交缠在一起,红浪翻滚。这二人,不是那活佛和剑主夫人宁依沐,又是何人?

那活佛正趴在宁依沐的身上,微笑道:「想不到月余过去,宁施主竟然还是魔性深重,我还是佛法不到家啊。」

宁依沐的玉颊泛起一抹嫣红,骂道:「淫贼,若非我不是真气尽废,哪能让你活命?」

活佛微笑道:「宁施主,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并非真气尽废,而是被大人的神丹锁住三花;待得药效过去,自然修为就恢复了。」

这一个月来,这活佛已经换着法子与宁依沐欢好了无数次,奈何每次事后,宁依沐都会恢复原来油盐不进的样子。

活佛笑道:「宁施主本来就魔性深重,不然为何传讯于外边闭关呢?」

宁依沐咬牙道:「若非夫君还要治疗,你焉能活到今天!」

活佛闻言,眼中倒是闪过一丝精光,放声大笑道:「好、好、好。今夜,我必舍身伏魔,必要将宁施主体内的魔性和阴邪彻底根除!」

说罢一把捏住了宁依沐那傲人的玉峰,肆意把玩着,细腻的乳肉从活佛的十指之中凸了出来,被捏成各种淫靡的形状。活佛赞道:「宁施主最让我满意的,就是这一对玉乳与那丰腴的美腿。尤其是这玉乳,更是滑腻无比,当真是人间极品!」

活佛说着,一头埋进了宁依沐的胸前,又吸又舔,只吮的嘶嘶作响。宁依沐又羞又恼,可根本推不开身上的活佛。嘴里骂道:「淫贼,你不得好死!」

活佛闻言,一只手开始在宁依沐的玉腿上开始游走起来,嘴中更是没有停下来过,一直吮吸着宁依沐的酥胸。

不一会儿,活佛便摸到了宁依沐的玉阜之上,两指伸进了花穴之中,只感觉手指被一团紧致湿热包裹住,当即往里深入了半指。宁依沐惊道:「淫贼……你在做什么!」

活佛微笑道:「这一个多月来,宁施主一直不肯诚心去除阴邪,今夜我只能痛下决心,使出浑身解数,必要将宁施主解救出来。」说完,直接整个指头都深入了花穴之中。

宁依沐哪里被人这么摸过下面,骂道:「淫贼!你……你快拿开!」

活佛微笑着,并指而入,开始在宁依沐的花穴之中进进出出起来,更是次次撩拨甬道之中那个最为敏感的点。宁依沐最初还能忍耐,不一会儿就全身泛红起来,贝齿轻咬红唇,忍住不发出声来。

活佛见状,更是变换了手指的角度和力道,只见得那洁白光洁的蜜穴之中,正随着手指的抽送,隐隐有着春水滴落,甚至发出了「咕噜」的水声。

「宁施主,我只不过是略加刺激,没想到宁施主就已经春水泛滥了,还说自己不是魔性深重,阴邪入体?」

见宁依沐依旧不语,活佛也不恼,反倒是又俯下身来,开始用嘴舔弄起宁依沐的玉峰来。尤其是峰前的那两点嫣红,更是又舔又吸,反复刺激,似是吮奶的婴儿在找母亲喂奶一般。

「不要……淫贼……不要……」

宁依沐终于忍不住了,低声哀求道。

哪知宁依沐刚一张嘴,活佛就直接吻了上来,舌头开始主动进攻起美人的小嘴来,只让宁依沐发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嗯啊」声来。

宁依沐起初还欲躲避,可口腔总共也就那么大,又能躲到哪去?很快便被活佛逮住,玉舌和活佛的舌头交缠起来。活佛也感受到了宁依沐的丁香小舌,是又舔又卷,还不断吮吸着宁依沐的津液,刺激得宁依沐整个脸都涨红起来。

「嗯……唔……嗯……」宁依沐被活佛疯狂的吻着,想要斥骂,却又说不出口,体内的快感更是如同潮水一般一波波的涌来,不断的冲击着自己,欲要将自己推向那情欲的巅峰。

正当宁依沐情迷意乱之时,活佛倒是停止了轻吻,微笑道:「宁施主,想要驱魔祛邪了么?」

宁依沐嗯嗯啊啊的轻声低吟着,不肯回答这个问题。

活佛一手扶着肉棒,顶在了宁依沐的玉阜之下,硕大的龟头正沿着那条粉色的肉缝上下挑动着,已是沾满了春水。

「宁施主,想要驱魔了吗?」活佛依旧不紧不慢的问道。

宁依沐早已被弄的情迷意乱,尤其是这一个月这活佛对自己身子的开发,让自己体会到了三十余年从未体验过的极乐,其实早已比之前敏感了许多。

宁依沐低声呢喃道:「要…想要…」

话一出口,宁依沐便是心中一片后悔,瞬间清明起来;不过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便感觉那活佛的肉棒已是雷霆万钧地捅进了自己的花穴之中。

宁依沐一瞬间仿佛身体得到了满足,被冲击的一瞬间,只觉脑子一片空白,嘴中发出一声闷哼来。

活佛插入之后,赞叹道:「宁施主这名器果然厉害,当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一个!体内竟有足足九折,实在是妙不可言!」

宁依沐听着活佛对自己的桃源秘境评头论足,又羞又怒,骂道:「淫贼,你该死!」

活佛一把抓住宁依沐的玉腿,开始不停的舔弄起那滑如凝脂的玉腿来。从小腿一路舔到美人的柔嫩小脚,活佛竟一把将宁依沐小巧的脚趾含在嘴中,不住的吮吸着。足足好一会儿,活佛才笑道:「宁施主的小脚,当真是金莲三寸,如同白玉一般,当真让人爱不释手。」

宁依沐羞骂道:「变态!」

活佛笑道:「实在是宁施主的腿太过美丽,让我爱不释手。」说罢,将宁依沐的两条玉腿往肩上一扛,开始攻伐起宁依沐的花心来。

宁依沐只感到活佛每一下都顶到花穴深处,整个蜜穴更是被那肉棒塞的满满当当。自己的雪峰更是不断的被那活佛揉捏着,痛苦之中竟带着一丝奇异的快感。

此时的宁依沐已经被快感冲昏了头脑,嘴里哀求道:「不要…嗯…快停下…啊」

活佛大力攻伐着身下的美妇,只问道:「舒不舒服?」

「啊…舒服…嗯…舒服…」

活佛见到宁依沐又沉溺在了肉欲之中,一把抽出肉棒来。

宁依沐感觉一阵空虚,低吟道:「嗯…我要…」说着,竟是要来吮吸活佛那还在滴落着自己春水的肉棒。

待活佛的肉棒已经被宁依沐含进了嘴里,活佛才道:「只清理驱魔棒可不够。你须得答应,以后只准唤我主人,自称只能以奴而称。」

宁依沐此时眼中恢复了一点清明,一把吐出口中的肉棒,冷声道:「淫贼,你做梦!」

活佛一把抱起宁依沐,一手抄起一条玉腿,下身顶入了蜜穴之中,微笑着说道:「即是如此,我便带着宁施主,去剑主的床榻边去了。」

说完,竟真的就这么抱着宁依沐,一边抽插着,一边往门外走去。

宁依沐顿时慌了起来,想要挣扎却又无可奈何,内心天人交战,脸上已是泪水长流。

活佛倒是不急,一边抽插着,一边往那剑主昏迷的房间走去。

走到那房门口时,宁依沐终于忍不住了,流着泪颤声道:「主人…主人…我求你不要这样了…不要…」

活佛的脚步倒是不停,反问道:「你忘了自己,应当如何自称吗?」

眼看就要进了房间,宁依沐只感觉心里的枷锁仿佛又被打开了一道,哭着喊着:「主人…主人…沐奴知错了…不要…不要…」

活佛这才停下脚步,满意的道:「我看沐奴也并非无药可救嘛。」

宁依沐还想斥骂,可又想到正在丈夫的门口,只觉得心中无限凄凉,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洒在地上。

活佛满意道:「沐奴,你若是犯了戒,我必定让你后悔。沐奴,今晚主人干的你爽不爽…」

宁依沐此时的内心防线已经崩塌,只听得她喃喃道:「爽…沐奴好爽…」

幽暗的过道里,只见一个精壮的光头男子,正托着一具羊脂美玉版的身体,下身那坚硬的肉棒早已没入了花穴之中,肉体相交,发出「啪啪」的声音。

活佛早已霸道地吻着宁依沐的红唇,宁依沐双目失神,正麻木地回应着男人。

活佛就这般抱着美人,重新回到之前的房间,抽出了滴着春水的肉棒,一把将宁依沐丢到了床上,斥道:「还不快舔?」

宁依沐没有言语,无比顺从地吮吸起活佛的肉棒来,只不过只是机械的吞吐着,没有半点变化。

活佛似是不甚满意,一把将肉棒从宁依沐小嘴之中抽出,笑道:「沐奴的嘴上功夫,还是有待加强啊!」言罢,对着宁依沐那已经春水潺潺的桃源秘境,径直插了进去。

「啊……好舒服……嗯……啊……好大……」

「沐奴,你可真是一个荡妇!」活佛一边抽插着,一边斥道。

「啊……啊……我没有……嗯……好大……」

「没有……我没有……是你……辱我……」

「好深……好大……啊……要去了……要去了……嗯……好舒服……啊……」

活佛却是一把抱起宁依沐,微笑道:「这才不到盏茶时间,沐奴竟然就敢自称『我』,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言罢,竟一把抱着宁依沐,往剑主的房间走去。

宁依沐此时眼中才有了神采,嚎啕大哭着哀求道:「主人、主人……沐奴错了……沐奴错了……不要……求主人不要……沐奴知错了,沐奴不会再犯了……」

宁依沐还想挣扎,奈何本就用不了功力,此时更是全身酸软,哪里能从活佛的怀中挣脱出来?

活佛不为所动,一把抱着宁依沐就到了剑主躺在的那个房间之中。

宁依沐嘴里还在哀求着:「沐奴知错了……不要……求求主人……不要……」

宁依沐一眼就看到了床上躺着的剑主,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年轻时在大周遇见剑主时的场景来,不由得悲从中来,只觉得这微笑着的活佛如同恶魔一般,折磨着自己的灵魂。

活佛将宁依沐一把按在桌上,按住光滑的美背,便是提枪上马,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宁依沐不敢睁眼去看床上的夫君,奈何身后的男人攻伐得实在太过激烈,只顶的整个房间里「啪啪」作响,自己更是感觉此次的快感胜过之前任何一次,每一次有力的冲击都如同一道电流划过全身。

宁依沐整个人都陷在情欲的海洋里,心中又全是背德感,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哭吼着道:「不要……沐奴求求主人……不要在这里……沐奴愿意伺候主人……求求主人……啊……不要……嗯……求求主人……」

活佛这时停止了抽插,微笑道:「沐奴,这可是你自己亲口所说。我佛慈悲,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说罢,一把抱起宁依沐,往房间外走去。

宁依沐感觉似乎内心的枷锁又被解开了一层,竟哭着道:「沐奴谢谢主人……谢谢主人……沐奴下次不会再犯了……」

活佛带着满意的微笑,又抱着宁依沐回到了一开始的房间之中,一把将美人压在身下,开始抽插起来,只插得春水四溅,发出淫靡的声音。

只见房间的大床之中,窗外月色如银,床上月洒清辉,一具黝黑的躯体,正霸道的压在一具玲珑有致的雪白身子上,不断的耸动着。

房间里更是充斥着肉体相碰的声音,和宁依沐那带着哭腔的声音。

「嗯…啊…好大…嗯…沐奴好舒服…」

「啊…主人…要把沐奴…弄坏了…啊…好大…嗯…啊…好深…」

活佛看着身下的美妇终于放开了自我,不禁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只插得两人的交合处春水四溅,让身下的北斗剑主的夫人娇吟不止。

「嗯……啊……好舒服……沐奴好舒服……主人……干得沐奴好舒服……啊……」

活佛一把抱住宁依沐那修长洁白的玉腿,开始大肆舔弄起来,赞道:「沐奴最妙的,就是这玉腿!」

在这男人用力的征伐之下,宁依沐的心里早已一片空白,只高声娇啼着,迎接着猛烈的冲击。

活佛早已战得挥汗如雨,一边舔砥着宁依沐的玉腿,一边细细感受着花穴名器之中的妙不可言,这般攻伐之下,又是次次直击花心,已是强弩之末。

只听得宁依沐一声凤啼,直感觉一道猛烈的热流直击花心,积累的情欲一瞬间便攀升道了顶峰,娇躯一震,就泄了出来。

待得宁依沐刚刚从高潮的余韵之中回过神来,竟是又被活佛狠狠刺入花穴之中,娇啼道:「主人……怎么这么快……好舒服……」

活佛微笑道:「沐奴,今夜,我定要将你体内的阴邪和魔性根除,怎能半途而废?」

说罢,开始大力抽插起来,不给宁依沐思考的时间。

宁依沐已经渐渐的沉沦在了这肉欲之中,开始慢慢的迎合起身前的男人来。

「沐奴好爽……主人……主人好厉害……」

「嗯……啊……沐奴要被主人弄死了……」

「好美……不行了……嗯……啊……沐奴要被弄死了……」

活佛微笑着,称赞道:「不错,沐奴倒是无师自通,我甚是满意!」

说罢,不再言语,专心享受起着身下美妇那妙不可言的肉体来。

很快,房间中又慢慢响起了肉体相碰和那美人的婉转娇啼来。夜还很长,宁依沐所受的淫辱,才刚刚开始罢了。

……

回到碎叶城这边,慧空没有想到这藏经阁中竟有法王坐镇,心里暗道:「苦也!」

慧空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无视了那老人的话,往楼下飞奔而去。

那老人冷笑一声,将手中的卷轴一丢,干瘦的身躯里竟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竟是一跃而起,直接往窗外掠去。

慧空不过刚刚跑出这藏经阁,还未跑出三丈远,便感觉一只干枯的老手死死的扣住了自己的肩膀。只听得这寂寥的街上,回荡起一个苍老的声音:「竟然是个和尚?」

慧空心中惊道:「这法王,竟是修出了真气的高手,这怎么可能?!」

原本在慧空的料想之中,这密教法王不过是内力修为罢了,若是三大法王都修出真气,为何这般韬光养晦?!

还未来得及细想,就听得老人冷笑道:「也罢,待本法王将你关入殿中,不怕你不老实!」

说罢,一指点在慧空的耳后穴上。

慧空还未出声,便只感眼前一黑,随机晕了过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