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云巅之上》小说全集阅读 苍山雪海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9-23   编辑:红人館
  • 云巅之上 云巅之上

    最近半年来,陆凝月发现儿子老是在偷偷地看她,尤其是在沐浴后,她能感觉到那炽热的,充满着渴望的眼神,有时不经意的四眼相对,他总会心虚的把视线移开。  起初她认为是儿子做了什么错事,心虚了,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也没发现什么事,他还有意无意地靠近自己,和他的妈妈发生肢体接触,尤其是抱着自己的时候他会用他那还不太宽阔的胸膛挤压她那丰满的小白兔,搞得她有些异样的感觉,她起初也没朝那方面去想,只是认为儿子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苍山雪海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云巅之上》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云巅之上》,是作者苍山雪海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最近半年来,陆凝月发现儿子老是在偷偷地看她,尤其是在沐浴后,她能感觉到那炽热的,充满着渴望的眼神,有时不经意的四眼相对,他总会心虚的把视线移开。  起初她认为是儿子做了什么错事,心虚了,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也没发现什么事,他还有意无意地靠近自己,和他的妈妈发生肢体接触,尤其是抱着自己的时候他会用他那还不太宽阔的胸膛挤压她那丰满的小白兔,搞得她有些异样的感觉,她起初也没朝那方面去想,只是认为儿子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云巅之上》 (08) 免费试读

我立马起身,整个人都傻了,妈妈还坐在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脸上的粉晕已经消去了大半。

我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她怎么知道的?还怎么准确?

「妈……我,我……你……你怎么,不是,妈,那个你……」,我在那惊讶得半天吐不出来一句话,妈妈刚刚的话给我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连暗恋自己的妈妈这种事也做得出来。这种事也做得出来……也做得出来……

「你在那我我我,你你你半天想说什么呀?嘻嘻。是不是想说,妈你怎么知道的?」妈妈的嘴角微微勾起,感觉笑得好狡黠。

妈妈是神仙吧?还是她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学了什么读心术?

感觉我的脸好烫。内心的那点小秘密,居然就被妈妈这么揭示了出来,我羞得低下了头,不敢看妈妈,也不敢说一个字了。

妈妈想拉我的手,我下意识的缩了缩,不过,还是耐不住她的坚持,我被她抓着手,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小混蛋,说说呗,暗恋妈妈的感觉是怎样的?是不是又酸又涩又甜蜜啊?哈哈。」我妈什么时候这么豁达了?这种事居然还笑得这么开心。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我那点心思被妈妈识破,说话也不太有底气,越说越小声,视线也越来越低。

「废话,我没有经历过,我又没暗恋我妈,当然得问你了。到底是什么感觉?说说啊!」

「还……还能怎么样?不就你说的又酸又涩,又……又甜蜜。」

「不止吧,就这么一点儿,没有其他的?」

「我……我不……我不知道。」

「还有一点小害怕吧?」

今天是什么日子?妈妈接二连三的给我这些惊喜,不是,是惊吓。

我被吓得立马抬头看了妈妈一眼,她的眼睛调皮的眨了两下,好像是在说:看吧,你的心思我全都知道,还不快点坦白?

她都知道了我还能说什么,视线又移了移,不敢看她,说道:「人家都说知子莫过母,你都知道了,还要揭穿我干什么?等过一段时间消了不就好了?」

「你也知道什么知子莫过母啊,过一段时间?呵呵,你问你自己信不信?眼睛别看其他地方,看着我!」妈妈陡然提高的声音,又把我的视线拉了回去。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我算是见识到了,妈妈的笑容消失,脸有些胀红了,怒气冲冲的看着我。

我心想,果然来了,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不是吗?「你要揍我就揍吧,这种事情……我又控制不住,你不要揍了我以后不理我就行了。」

不料妈妈却说:「这种事情我揍你干什么?我嫌力气多是吧?这种事情,憋时间长了会……」妈妈又停顿了一下,眼睛泛起一点泪花,看得我心疼,「会伤害身体的。」她继续道。

我就知道让她知道了没什么好下场,赶紧道歉「妈,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的我会改的。你相信我,相信我好吗?」

妈妈眼角的眼珠已经掉了下来「你不好什么?你有哪点不好了?喜欢妈妈就是不好了?你又听话又懂事成绩还好,有你这样的儿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就因为暗恋妈妈就要道歉?可是,可是……我……」妈妈说着说着把小拳头捏了起来,擦了擦泪水,还咬着牙齿。

「妈?妈,怎么了?」

「有的时候我就在想,你这孩子是不是不太正常了?是不是你八岁那年打着你小脑瓜了给你打傻了吧?那是妈妈第一次这么打你,我当时那么做想的是你个小兔崽子应该会消停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你这消停期也未免太长了吧?你要是多顶撞顶撞我再叛逆一点,妈妈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揍你了,你还会敢这样?可是你要是真的变那样,妈妈会更不舒服,我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偏偏这种事想着都羞人,更不好教训你,你说说你要我这个妈妈怎么办才好?是不是当初留有什么后遗症啊让你整个人傻里傻气的?说好听点叫听话,说难听点,你也太没主见了,对妈妈什么都逆来顺受的,还喜欢憋心里,难道妈妈就一定是对的?」妈妈说着扯了扯我的耳垂。

母亲的发问让我目瞪口呆,嘴张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妈妈还在我的眼前,但我的目光已经涣散了。已经被封藏的记忆,又被妈妈唤醒了。

八岁……那年……

夏季,知了的叫声让人心烦意乱,老爸又不知道要到哪个村子去收药材了,小孩子总是充满着对外面世界的幻想,但每次要他带我去他都不干。

这天我的小舅妈带着小表妹来串门,妈妈也没有去她那小化妆品店了。

两个闲得没事干的女人,就在下面那客厅唠嗑。

两个闲得没事干的小屁孩,对大人的谈话显然没什么兴趣,自顾自的在庭院里玩耍。

我的小表妹好奇怪哦,这么热的天还穿着一件薄薄的外衣。还有件帽子,像小虫虫一样长着两个触角,我越看越像。

「你等着,我去给你找个东西,你保证喜欢。」

「羽哥哥,什么东西呀?你等等我。」

老爸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买房子的时候,非要把老家一棵花椒树弄过来,我记得我那时也兴奋地和他挖着坑。

「爸,这什么果子树啊?果子甜不甜?」我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果树,不然爸爸这么费尽心思的把它运过来干啥?

「果子?哈哈哈,儿子,这……这确实是果子树啊,哈哈,不过结的果子……果子太小,等过几个月你就可以吃到了,到时候保证甜死你。」老爸笑得好奸诈,不过我还是把水浇了又浇,还弄些枯叶到树的根部,几个月后果然长了「果子」。我兴冲冲地爬到树上,想要摘果子来吃。

好小啊,这么小怎么塞牙缝?我一把就把花椒塞嘴里……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老爸在那连哄带骗的,说要给我买这买那,我才消停了,不过我看他明显还是在笑。后来他又爬到树上去,捉了个虫给我,我怕了一会儿,看他在那捏着虫虫的头,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男子汉了我也大着胆子去摸了摸……

「警告你别和你妈说啊,不然不给你买了,你妈那个人那么凶不然指不定搞得鸡飞狗跳的。」

「妈妈才不凶,是爸爸坏,妈妈那么温柔漂亮怎么会凶?」

「她那都是给你看的,你不知道啊她……」我捂着耳朵,爸爸再说什么我都不想听了……

这个时节花椒树上应该还有那种虫子,我去捉了一只握手里,对表妹说这是个好东西,就放在她帽子里,她在那弄了半天终于把虫子弄了出来。

「哇」地一声,表妹大哭了起来,我赶紧哄她「不是,这虫虫很可爱的,不信……不信你摸摸。」表妹非但没有停下来,还越哭越大声,我的心也越来越慌。

客厅里交谈的两位家长终于坐不住了,她们出来的时候,我还在那哄着我的表妹。

一记重重的耳光,扇在我的脸上。

「妈,不是的……我就只是看她的帽子像这个小虫……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哭了?」我哭着解释道。

「嫂子,你先带小颖回去吧。」妈妈的声音很平静,平静下酝酿着巨大的风暴。

「哦……乖乖呀,我们回家,小颖乖。」小舅妈还在那哄着女儿,接着又对妈妈说道「小月啊,小孩子顽皮不懂事,稍微教训一下也就可以了,又没多大点事儿。」

「嗯,嫂子我知道」妈妈的声音依旧平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人扯着拉进了客厅,跪在了地上。等着被揍的时间总是煎熬,妈妈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根皮线,一鞭又一鞭的抽打着我。我先是解释,「妈别打了,疼,呜呜,我不知道她那么怕虫子,别打了,她那么胆小我怎么知道?」

「你的意思是还怪别人?你自己没错?」

「我有什么错?」我实在想不出我错什么了就这么挨揍,妈妈要这么凶,这样说导致的就是我接着被抽。

哭泣没有用,她要的是我认错吧?她越打我越不会承认我有错。

后面我麻木了,只能感受到屁股,后背传来的痛苦,我对母亲也愤恨了起来。

本想,转过身离开,腿却麻了,向后仰了一下,她的下一鞭子没收住,直接抽打在我的脸上,这一下比任何一下都疼。

妈妈呆住了,急忙过来想要摸我的脸,我把她的手推开了,「我骗你的妈,这东西……这东西一点都不疼,打半天……血都没有,妈妈要拿……拿刀,一刀刀的捅才疼。」

妈妈的手停在了半空,我带着麻木的腿,扶着楼梯上去。

「你他妈要造反是不是?」她的话里带着哭音。

「我妈是你。」

回到房间后我将门反锁了,把两个瓷瓶给砸了,书扔地上,又重重地踢了一脚门,准备躺床上去。

后背还疼得厉害,只能扑到床上睡着了。

躺了不久,一声声重重的敲门声传来。不用想也知道是我的妈妈。只是我不想回答她什么,只能装作听不到。

敲门声停了,钥匙开门的声音不久后又响起,我的房门被打开了。印入妈妈眼帘的一定是一片狼藉。

我继续睡,装作没看见她。她拉着我的手,直接把我拉坐在了床上,我没敢看她,或者说是不想看了吧。

一股冰凉的感觉从我的脸上传来,她的手上不知道抹了啥,冰冰爽爽的。

「你这是和妈妈置什么气?让你认个错有那么难?」耳边传来妈妈轻柔的声音。

「我说了,你要……要拿刀捅人才疼。」我赌气的对她说。

「好!好!好,你厉害。」妈妈怒气冲冲地一脚把门给踹关上,在地上捡了块尖锐的瓷片。

妈妈右手持着瓷片,在左手手臂处划开了一道伤口,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流了下来,她只是皱了下眉,依旧瞪大眼睛盯着我「解气吗?要不要再来一道?」

我整个人都吓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的第二下割下去了一点我才回过神来,惊恐万分。

「妈妈,妈妈,我错了,你……你不要这样,妈我害怕。」

「我没问你错没错,我问你解气了没?」

「解气,解气,我再也不敢了,妈我发誓,你……你把这东西拿下去……我再也不敢了,你打我,你打我好不好?」

「你打我好不好啊?啊,问你呢?」

「我……不敢,妈你快去止血,我去拿……拿那个,那个箱子」

「不许去,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很倔吗?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倔,和我这个妈妈比起来任何啊?」

「你倔你倔,呜呜,妈妈才厉害,快去啊。」我都哭了。

「现在才知道?以后敢不敢惹妈妈生气了?」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妈妈把瓷片扔垃圾桶里,我以最快的速度把箱子拿了过来,不过无论我怎么献殷勤她都不说话,她消毒了以后,用纱布缠了几圈,回房间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突然像是长大了十岁一样,什么拖地洗衣服洗碗抢着做,可是妈妈她依旧没理我,她什么都不说就跑来给我搽药,我要给她搽药她不给,我要和她说话她只是瞪我。有一天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哭着对妈妈说「妈妈,妈妈,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不会惹你生气了,你理一理我,理一理我好不好嘛?」

妈妈突然间噗嗤一声笑了:「这几天累不累啊?平常叫你做你总是各种偷懒,现在这么勤快了?以后我就雇你当我家佣人吧。」

妈妈笑了,她的笑容驱散了这几天的阴霾,我从寒冬腊月一下子就到了繁花盛开的春天。

「 我当,我当,我可是什么都能做的。」

「三分钟热度,我不信,哼。」

「妈妈你信我,真的。」

「以后做啥你这小脑瓜多想一想别人好吧……」

事实证明,确实是三分钟热度。直到后来我父亲遭遇泥石流去世以后,我才主动开始,长期开始做那些东西,已经七年了,真的快啊。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也如潮水般散去,回到现实妈妈的房间里。

有哪个母亲会让自己的孩子主动顶撞自己的?我这也是做错了吗?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拉着妈妈的左手,轻轻的摸了摸当年那件事留下的痕迹,这种东西好像是可以去掉的,但她说要一直留着,不过过了没几年,我就选择性的遗忘了,只记得被她揍过,我不能惹妈妈生气,不能让她不理我。

「妈,当时你疼不疼?不过妈妈不说,可能我都记不起来了。」

妈妈的声音又突然变了调,「呵呵,你不是记不起来,你是在积攒着报复我。我疼什么?你……已经,你已经一千倍,一万倍的还给我了。」她的声音到后面已经颤抖了,泪珠也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我当时想的是我暗恋她的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效果?妈妈认为我这是在报复她吗?

「妈你放心吧,以后我都不会了,我起那种心一次我拿刀割我一次好吧?」我觉得该下决心了,妈妈拉我到她的房间里也是这个理吧。

不料妈妈听完后大声斥责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傻逼玩意?妈妈说了这么多,你还听不懂?你要敢这么做我一定死在你面前信不信?」我确信我没听错,这……这句话居然是我妈说出来的?

「呵,觉得自己听错了是不是?黎朝羽啊,你才多大点?就老是考虑这考虑那的,你是老谋深算还是狐狸成精?你是不是觉得伤害自己就可以了?你伤害自己,知不知道妈妈比你痛苦多少倍?你就没考虑过这种东西能治好?能很快治好?我是你妈我难道没权力和你一起治?」

我垂坐在床上。「对不起,妈,请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从头到尾的给我说说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会产生这种心理。」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起……」想了又想,「应该是从老爸没有开始的吧,你哭得很伤心,我就更加不敢惹你生气了,但是后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一拨接一拨的,想要你再给我找一个爸爸,可是我的心里却很害怕,他们就像一群催命鬼,现在想想,应该是怕没了爸爸又没了妈妈吧,你就当是我自私吧,我认为爸爸是我的,妈妈也是我的,爸爸走了,那只有妈妈是我的了,别人不是爸爸。很奇怪吧?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叛逆不顶撞你吗?8岁被这么你教训,9岁又没了父亲,然后接下来就是一堆让你再婚的,我都不知道你会不会?后来吧就没有人了,但是几次三番的,我都提心吊胆,生怕你不要我了,我敢吗?那些事有你不要我重要?你也知道后来我们母子的关系越来越亲,进入青春期,你也总是向我打听有没有喜欢的人,你的脸你的声音就在旁边,我总是将她们和你做对比,怎么对比都不如你,我就在想,应该是没有喜欢的人吧。14岁你让我娶了沐烟姐,本来我也不怎么乐意,不过她这个人存在感也稀薄,还经常不在,我就当没有,你有一段时间不是把我推给她吗?你还在我身边,甚至比以前更关心我,让我有些心烦意乱,后来初三,我遇到了那个疯婆子和她儿子,他们……他们有不正常的男女关系。」

说到这妈妈忍不住大声打断了我「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他们有那种关系,我的那个擦伤就是他们搞的,那天中午我没戴着耳机没睡,他们在我门口乱搞,我整个人都惊呆了,那个疯婆子和其他很多人都有不正常的关系,这也就算了,他们居然还敢说你,我忍不住了,就将插销给取了,门就刮到了我的手,我踢了死胖子一脚,他们还把我校服给扯破了,我怕你问东问西的,所以就到学校里换了一件,后来你非要给我擦药……我就,就看到了……看到了」我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你看到了什么?说吧,说什么我都不会怪你。」妈妈继续鼓励道。

我大着胆子说:「我从你的领口……那,看到了……看到了你的胸罩和你的一点胸部,我,感觉自己心跳得好快,马上转移了注意力。」

「你!……原来是这样,那我问你,你是不是看了他们母子之间那样,所以……就对我这个妈妈有想法?你是不是也想像他们一样?」妈妈的话很平静,但是我知道平静下面肯定是风暴。

我连忙摆了一下手「我不是,我把他们两个当疯子看。怎么敢把他们和妈妈归一类?」

我继续说,生怕她认为我把她和疯婆子归一类「再后来我看了一个纪录片,那种动物妈妈生下孩子后,就不要它原来的孩子了,让我很刺痛,应该就是这个契机吧,我越来越在乎你,关注你的一切,可能是……可能是关注的越来越过分了。平时你穿什么衣服,我也只是瞧一瞧,我会对比你的衣服,哪件更苗条哪件更端庄,哪件更……更性感,你哪种形式的头发更好,再后来我发现好像世界上的一切人都及不上你。我无意中问一下我的同桌我这是什么情况?他说我这个是暗恋上一个人的节奏,我才明白……明白我喜欢你,除了儿子对妈妈的,还有一个男孩对一个女人的。」

我不敢看她,妈妈叹了叹气道「该来的总要来,我想简单了,呵呵,那你这段时间的心理是怎么回事?」

我的心里吗?「刚……刚知道我喜欢你的时候,我很害怕,有爸爸的原因,也有你的原因,后来感觉自己想通了点,爸爸,他已经走了,我就是你最亲的人了,只要我不过分就行。但是突然我想到了沐烟姐的事情,他们越把这事当回事,我就越不舒坦。因为我……喜欢你,所以还想回到和原来一样两个人,但是人家又帮了我不少,不太敢和你太亲近,怕她和你识破了,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很愧疚,但是愧疚过后,却是越发的,越来越想你,想要靠近,妈……我不该这样的,不过还好,我同桌说暗恋一个人应该很快就会过去的,在网上那些人说是恋母情节,长大了就能过去。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允许我就这么喜欢你一段时间,过了就好了,真的,很多人都是过了就好了。」

什么都说完了,什么都倾吐干净了。

「哦?呵,是吗?你觉得你需要多长时间过去?」妈妈抬着头,她的手扶到了我的肩上,好像又回归了一点笑容。

「这种事……谁知道啊?」我实话实说,我是真的不知道。

「这件事必须好好处理,不过我算是明白了,你只是长大了,早也到了对女孩子有幻想的年龄,我生你太早,也就比你大了……准确的说是十七岁十个半月,你爸去后又和你没多少距离,儿大避母,这方面妈妈确实做得不对,妈妈也是不会再婚的你放心吧,不过我还是好奇,你烟姐按理来说是你老婆,每天也给你辅导那么多功课,人长得也不差,你就没有……没有幻想过吗?」妈妈把头偏了偏,像是从下往上看我一样,头发也朝右侧散落开来。

沈沐烟吗?可能就没有幻想过吧。「你就在我身边,我……妈,我除了你就不太会刻意关注别人了。」我依旧不敢去看她,小声说着。

「噗,嗯哼,妈妈就这么好呀?把你这小混蛋迷得神魂颠倒的?」妈妈怎么又笑了?果然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喜怒无常啊,我像是被什么诱惑住了,不禁抬起了头。

妈妈依旧笑魇如花,只是那眼睛里仿佛包含了万千情绪。是喜?是愁?还是担忧?又或是无奈吧。

我看得呆滞,看得痴迷,只得轻轻「嗯」了一声。但是马上就发觉不对,又把头继续低下。

「喜欢就喜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唉,算了,就知道你个小混蛋脸皮薄,不和你说这个了,那你说说你那个同学他是怎么忘掉的?」

「他说……他说是他把美好的形象套在人家身上,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就散了,可是……可是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妈妈好,所以我说……我说我不知道……」

妈妈捧着我的脸,「哦,是吗?看着我的脸告诉妈妈,在你的眼里妈妈是个什么样的形象?」

什么形象?妈妈……就是妈妈啊,我想了想,道:「妈妈很美很漂亮,嗯……身材也好,最关键的是妈妈知性成熟,温柔似水,温婉可人,又对我那么好,妈妈……简直就是我的女神。不对,妈妈就是女神。」反正今天也这样,干脆我什么都说了。

「嘻嘻,眼睛别看其他地方,学得挺不错啊,夸起妈妈来,一套一套的。噗,温柔似水,女神……妈妈自己都不知道,早些年要你这么说,人家一定笑掉大牙,儿子,你难道……不觉得你也把这些东西朝妈妈身上套了吗?啊?」说着妈妈用双手搓揉着我的脸。

我套了?我套什么了?妈妈就是这样啊,虽然偶尔可能会有些严厉,有点不一样的,但我觉得我没说错「我没有……妈妈就是这样啊!」

妈妈放开了搓揉着我脸的双手,右手三根雪白的手指搭在头上,揉了揉那乌黑的头发。

「啧啧,这些年只想着怎么当一个好妈妈了,甚至在你面前看电视有时候也只能看那些烦的要死的家庭伦理剧,和一身鸡皮疙瘩的情情爱爱剧,人也被生活琐事磨的差不多了,居然让你产生这种错觉?都说了多少遍了叫你不要朝人身上套你不听,现在套出事来了吧?把咱们娘俩纯纯粹粹的母子关系搞那么复杂,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难治好了。」妈妈起了身活动了一下关节。

妈妈什么意思?她要揍我?什么叫套出事了?还有原来她不喜欢看那些东西啊,正巧,我也不喜欢。

「妈,啥,啥叫套出事了?你是不是要……揍我?」

「嘿,这种事没必要,到时候别吓坏了!」

「到时候?什么时候啊?现在不能说吗?」

「现在很晚了,回去睡觉吧,过几天再说,记得好好学习,也好好休息。」

和妈妈道了晚安以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今天晚上真是各种起伏啊,不过妈妈说的过几天什么意思?

接下来的几天,妈妈没怎么和我说话,我也把自己投入进题海之中,但是仍然在想妈妈什么意思,要揍我?可是她说没必要什么意思。

随后有一天我就明白,她说的到时候是什么时候了。

那天我回去后看沐烟姐各种收拾东西,忍不住问她:「姐,你咋了?要搬家了吗?」

「不是,我得回学校了,要回去写毕业论文,我不在的日子你自己好好看书啊,你中考前我可能都回不来了,哎,要去告别了,不说了。」

「哦哦,这样啊,那要不要我帮帮你?」

「不用了,也就个多月,没多少东西,不过很多东西还在那边,到时候得把那些拿回来。」

现在和她说话正常多了,不过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妈妈说要过几天,感情是等沐烟姐回去写毕业论文?

她走的那天我还在上课,不知道咋的,当天的心像是终于自由了些一样,她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终于可以放一边了。可是妈妈说的要给我点颜色瞧瞧又是怎么回事?要怎么个治法?心又有些忐忑。

回到家吃完饭后,心里有点小窃喜,终于又可以和妈妈两个人了。可她知道了我的心意,让我不敢造次了。

「你沐烟姐走了,你很得意是吧?是不是想着妈妈又和你两个人相处了舒服多了?」妈妈对我翻了个白眼。

这下好了,妈妈马上给我浇了一盆冷水,一切心情荡然无存了。说得那么明白干啥?

「妈……你都清楚,说出来干什么?」声音还是那么小,小得像只能自己听见一样。

「没什么,就是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妈妈要和你一起,把你那奇怪的心理治一治。」

「怎么治?」

「首先,让你正确的认识妈妈。」

「你我还不清楚吗?」

「不和你浪费时间了,我来问你,有没有做那种……那种梦?梦到……梦到对妈妈?动手动脚的?」妈妈说着两颊攀上了绯红,但却是直勾勾看着我。

这种突如其来的话让我震惊不已,如此羞耻的事让我怎么说啊?

「我……我……好像……有吧。」

「什么叫好像啊?有就是有,没有……就是……就是没有。」

死就死吧,「有……有过一次,但是后面就变成了噩梦。」

想起来那次,真是心有余悸,好好的春梦变噩梦。

「你……算了,先去写一个小时作业再到楼下来吧,把门关上。」说着妈妈就回到了自己房间。

妈妈这是……这是啥意思啊?难道是……不免有些旖旎的瞎想,但是马上就被我掐死了,我妈也不可能啊,根本没心情了,现阶段所有的东西都学完了,只是练习,也不想写了。

一个小时后,我迫不及待地到了楼下,一进屋子,有些傻眼了。

器材室里铺着厚厚的淡蓝色垫子,妈妈站在中央,身上穿的居然是那件,我很久都没见过的竹叶纹浴衣,一块黑色的布带系腰身,她的头发盘着,鞋已经脱了。

我整个人心跳加速,妈妈的这件衣服算是我最喜欢的了,比她那身OL套装还喜欢。

「看傻了?看什么呢?把鞋脱了。」妈妈双脚并拢,站得有些直,那饱满的胸部在浴衣的衬托下若隐若现,颇有几分挑逗之意。

我咽了下口水,急忙把鞋给脱了「那个……妈,这是要做什么?」

「别废话,扑过来看看。」话虽如此,但是妈妈一副防御的姿态,两个小拳头紧紧的握着,一前一后放胸前,根本让人起不了一点旖旎之心。

妈妈这是要打架呀!可是我怎么敢和她打架?

「别,别婆婆妈妈的,这是妈妈叫你这么做的,连妈妈的话也不听了吗?」这在我感觉是有些大逆不道了,但是妈妈这么说,还摆起做母亲的架子,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心底里可能还有些想和母亲肢体接触吧,这还是妈妈要求的,到时候如果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地方,可别怪我了。我这么想着。

才向前几步,我就看到了妈妈的光洁大腿漏了一部分。但是还不等我有什么遐想,妈妈的左脚抬起,右脚离地,一记飞腿就踹到了我的胸膛上。

我根本没有准备,连忙向后退了两步,想保持平衡。不料不等我回过神来,妈妈却立马扑了过来,右手箍着我的脖子,腿一扫,我就倒在了垫上。

「嗯,怎么样啊?有没有重新认识妈妈?」妈妈说着说着拍了拍手,把我拉了起来,继续道「不过好些年没练了,有点闪着老腰了,哎呀。」说着她掐了掐自己的腰,留下我在那,整个人呆了。

「你也不用好奇,妈妈记得以前和你说过,妈妈以前的时候有点混,有点学不下去,又是家里的老幺,读书的时候可比你反叛多了,本来你是要被打掉的,可是这种事家里说什么,我偏要反着干,他们也知道我的性格,哪怕是成家以后,只要不是太过分很多事也是由着我。你不是好奇你大舅为什么这么快接受你沐烟姐吗?因为他也知道我这是这性子。只是因为你这么乖,妈妈也得强迫自己做一个好妈妈,不是吗?怎么样了儿子,还觉着妈妈知性成熟,温柔似水,温婉可人吗?喂,小羽?儿子,说话啊?人傻了?」妈妈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来确认我有没有傻。

我是真的傻了,直到妈妈过来扯我的耳朵,我才回过神来。

「有点消化不了……信息量好大。」

「除了这个……这个,妈妈还想告诉你,就是那个如果你敢那么想对妈妈……动手动脚的,妈妈绝对一脚把你踢过去,也省得你走错路。」她的脸又附上了红晕,只是后半的话显得清晰有力得多,带有一点警告的意味。

妈妈以前是那个样子吗?只是因为我变了?

我想到了一个可能「妈,你不会是故意的吧?故意破坏妈妈在我心里的形象。」

「我故意什么了?要不你去问问你舅舅外婆他们,还有当年我的语文老师班主任,最不喜欢他了,这也说我那也说我,所以妈妈才不喜欢你套那些鬼词,哎呀不说了,腰有点闪了,看来是真的老了,也就你个小混蛋对妈妈念念不忘的,生怕妈妈被人抢了一样,还说你乖,现在好不乖啊。」妈妈一手叉着腰,一手捏着我的脸道。

「妈,你啊吸说啊我哎哦嗷玉里啊」

「说什么鬼呢?嗷嗷嗷的。」妈妈放开了捏我脸的手。

「你不是说和我保持……保持距离吗?」

「我什么时候说了?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你要敢带着不良的目的接近妈妈,看我不揍死你,我一脚踢飞你,愣半天干什么?大!孝!子!没看到妈妈腰闪了?你平时的关心劲哪去了?不是爱妈妈吗?」妈妈着重把「大孝子」三个字强调了一下,没看出来讽刺起人来真是有一套。

我被妈妈这么说搞得很不好意思,这一次真是心无杂念地扶着妈妈到了大客厅坐下。

「妈,你要不要紧?要不要去看医生?」

「这点小事看什么医生?倒是你,得多看看,以后有什么事别瞒着妈妈了啊?你要不变回那个乖乖的小羽,那妈妈也得变回去,不管什么事,记得妈妈在你成长的这条路上都要和你面对,你也别老愧疚了,看着烦人。」

「妈,我……我知道了,但是,妈妈想……想怎么治啊」

「经历一些事,妈妈也明白了,循序渐进,慢慢来,不着急,首先你的成绩不能因为治疗而掉了,接下来的考试和中考好好考,考好了,嗯……那是你应该的,要是考不好,看妈妈怎么收拾你,还要很久不理你,哼,看你怎么办?」

好霸道的妈妈,接下来看来我得和妈妈一起治疗我的恋母情结了,感觉……好扯淡啊,哪个男孩子会和他妈妈一起治疗这劳什子的恋母情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