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仙漓录》玫瑰圣骑士章节精彩试读

2020-09-23   编辑:庄子墨
  • 仙漓录 仙漓录

    巨大的黑色磨盘旁,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正在吃力的推着磨杆,她匀称的娇躯上遍布汗水和鞭痕,一双纤手被精铁的镣铐锁在磨盘的杆上。女人五官精美绝伦,几缕秀发因脸颊的汗水粘在俏脸上衬着娇美的红唇,拥有长长睫毛的美睦紧闭一双黛眉也狠狠地皱着,檀口微张因为用力推磨而喘息着。女人赤裸而娇小的身子为了推动巨大的磨盘而倾斜着,每迈出一步那双滑腻如脂的肥嫩香乳就像两只沉甸甸的小西瓜颤微微摇晃不止,带动粉嫩乳头上拴着的乳铃叮叮当当响动起来,仿佛告诉身边的监视者她正在尽力的推磨。

    玫瑰圣骑士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仙漓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仙漓录》,是作者玫瑰圣骑士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巨大的黑色磨盘旁,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正在吃力的推着磨杆,她匀称的娇躯上遍布汗水和鞭痕,一双纤手被精铁的镣铐锁在磨盘的杆上。女人五官精美绝伦,几缕秀发因脸颊的汗水粘在俏脸上衬着娇美的红唇,拥有长长睫毛的美睦紧闭一双黛眉也狠狠地皱着,檀口微张因为用力推磨而喘息着。女人赤裸而娇小的身子为了推动巨大的磨盘而倾斜着,每迈出一步那双滑腻如脂的肥嫩香乳就像两只沉甸甸的小西瓜颤微微摇晃不止,带动粉嫩乳头上拴着的乳铃叮叮当当响动起来,仿佛告诉身边的监视者她正在尽力的推磨。

《仙漓录》 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免费试读

见到冷秋声的灵宝凉濂钺化作一道银色月牙向莫漓袭来,那红脸老者大喝一声,除了白袍和白发整个身躯都似乎燃烧起来,他从口中祭出一颗红得发亮的珠子,向那凉濂钺对冲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几乎整个坊市的屋瓦都被那冰火相击的气浪掀飞,而莫漓在金面老者的金环范围内自然相安无事,否则在那暴烈的气浪中恐怕也得衣裙飞起、狼狈不堪。

「很好,敢和五玫宗为敌!」冷秋声身边灰气缭绕,狐眼瞪着莫漓和那红脸老者,轻薄的嘴角向上挑了挑说道,说罢转身变便想飞走。

「走得了吗?」红脸老者性如烈火,以元婴中期修为却被只有元婴初期的冷秋声冒犯,必然是怒不可歇。只见那红脸老者的头顶上一阵红芒闪过,一个浑身火焰的小人从老者的泥丸宫飞出,那小人双眸红光闪耀,祭起那红色本命灵宝灼熳珠向冷秋声闪烁而去。红脸老者已经使出了元婴出窍的秘法,看来是想击杀那冷秋声立威了。

「你来真的?」冷秋声狐眼一瞪,灵宝凉濂钺化作一片寒冰弯月,冷芒四溅将自己的身体护得风雨不透。然后一摸灵兽袋一个曼妙的人影在他身旁浮现出来,竟然是一个浑身赤裸,光洁的肌肤上有着美丽黄纹的女子。

莫漓冷眼一看,此女头梳马尾辫,身材娇小,一双淑乳上穿着闪亮的铁制乳环,阴毛已经被剃掉的两腿间是暗红色的肥厚肉瓣,显然此女的肉穴已经被肏得熟透了。女子的大腿和双乳下都有斑驳的土黄色条纹,檀口里戴着马嚼,赤足上穿着泛着黄光的马蹄铁浮在半空中。不过此女的面相莫漓似曾相识,不过因口中上戴着马嚼使脸型微变又认得不是很清楚,但肯定是在哪里见过。

这女子的一身打扮,和纳兰燕描述的北狄母烈马一样。看来是冷秋声信心不足,想用此母烈马承担伤害了。不过莫漓越看那女子越觉得眼熟,就是有些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说时迟那时快,红脸老者的元婴手中握着灼熳珠直接向冷秋声袭来,由元婴控制的灼熳珠比红脸老者使用时还要强上三五倍,打得凉濂钺化作的寒冰弯月冰凌飞溅,到处弥漫着被灼熳珠溶解的白雾。

「是唐玲!」莫漓无心看两个元婴修士的打斗,她一直思量着那个赤裸母烈马的女子是谁,她突然想起了说道。这唐玲就是带着莫漓进入合浦郡古墓,结果莫漓进入通祭塔封锁了法力,然后被秦可卿所擒,后来又联合唐玲被青男玉雕祭献,差点被那男根刺穿娇躯。唐玲被擒后,石青胭说已经秘密处置了,原来她没有被杀死,而是被迫成为了冷秋声的母烈马。原本是一个高傲的筑基期修士,如今沦为母畜也算是悲惨的结局了吧。

「齐侯妃你看,这元婴初期的修士虽然也可元婴出窍,但元婴还未凝成分神,所以出窍后消耗灵力极高。不过到了元婴中期嘛,已经元婴化形,不仅可以出窍战斗,而且使用的本命灵宝将更加凝练,使其威力剧增啊!」金面老者见红脸老者已经占了上风,便平和的对身边的莫漓说道。

「这元婴还有如此妙处。莫漓受教了。」莫漓看着红脸老者的元婴,用本命灵宝轰击冷秋声的防御,打得冷秋声毫无还手之力心中暗喜说道。

「齐侯妃终有一天也能体会其中的妙处,这元婴可不仅仅是分神出窍那么简单。你看那李老元婴旁边那细细的红纹没有,元婴会将它的灵力覆盖千百丈,范围内的敌人都会受到压制。这李老的元婴便会让周围之物都变得易燃,好配合他的火灵气。」金面老者笑呵呵的对着莫漓说道。

就在此时,天空再一次爆响。红脸老者的元婴化作一缕红芒,穿透了那凉濂钺的防御,灼熳珠一下飞出打在了冷秋声的华丽锦袍上。冷秋声一声闷哼,泥丸宫内白色晶莹小人飞出侃侃抵挡住灼熳珠的火焰,不过冷秋声的锦袍化作飞灰,露出袍内的白衣劲装,薄薄的嘴角流出鲜血。冷秋声心叫不好,连忙拿出符箓,只见他手中的符箓金光四射化作白色遁光,转眼间消失在天边。

而留下承担伤害的唐玲这匹母烈马更惨,全身好像涂抹上了红色的油脂,赤裸的娇躯水淋淋的泛着淫靡的光芒。她娇躯被烫的颤抖不已,一双淑乳动上下颤抖起来,就连裸露的肉穴都蠕动着喷出了泛白的淫水。强大的再生能力与元婴级别的火灵气反复在这一具娇躯内争夺,最终唐玲檀口一张喷出一缕火焰后,赤裸的娇躯再也压制不住化为一团烈火从半空中坠落下去。

莫漓美睦一闭,不忍心看着那个曾经如花似玉的女子变成这般悲惨的模样。随即心中暗恨石青胭,自己的弟子可以被尊严的处死,但为何要让她羞耻的成为母烈马?修炼过母犬诀的莫漓知道,女修在修炼这种北狄烈马诀的时候,是多么的痛苦、多么的凄惨、多么的无助啊。

「李老莫追,正事要紧!」金面老者面色一沉,阻止了红脸老者对于冷秋月的追击。

「此子居然使用北狄邪术防御,方能逃得一条性命。要不然,肉身早已被老夫毁了。」红脸老者恨恨地说道。

「那冷秋声和冷秀山兄弟在北狄横行霸道多年,如今投靠五枚宗,其兄长冷秀山更为五玫宗水堂堂主了。没有那点本钱,又怎敢嚣张得向你我攻击呢。」金面老者笑了笑说道。

「真是让齐侯妃受惊了。」红脸老者抱拳歉意的说道。

「李长老客气了。那冷秋声就是要杀我的人!」莫漓盯着冷秋声消失的方向恨恨地说道。

「齐侯妃放心,我二人定会给您讨个说法。李老,这茶我们也不用喝了,直接奔五玫宗去吧。」金面老者看似笑吟吟的,但双眸杀机已现。

「好,好,好!杀几个邪修,比喝什么灵茶灵酒痛快多了。」红脸老者哈哈一笑,随着金面老者和莫漓化作遁光向北疾驰而去。而身下的坊市则因刚才的战斗屋瓦被掀,灵树连根拔起,下面的修士一团乱麻,有维持秩序的也有浑水摸鱼的,只是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向这几个元婴修士讨个说法。

莫漓被裹在金面老者的金环内,速度增加了数倍,也向五玫宗方向进发。

「这五玫宗也好生了得,仅仅三年,便建立坊市无数。你看那边的帐篷,是给北狄人留的场所,可让北狄商队进入兖州深处进行商贸。」金面老者看到远处成片的北狄人帐篷感慨的说道。

「哼,中土礼法沦陷。你看看那些女奴,片缕不挂就那样招摇过市!」红脸老者一边飞行一边痛斥着。莫漓果然看到十几个肌肤黝黑的北狄女奴,逛荡着双乳,美臀上写着性奴的烙印,戴着脚镣扭捏着被送入坊市内。

「齐侯妃定要整治这些淫乱之物,恢复我中土的浩瀚正气啊!」红脸老者看了莫漓一眼感叹道。

就在此时,远处飞来一道白色遁光,凌冽的神识扫过莫漓后便将她锁定了起来。

「又是谁,在此放肆!」红脸老者望着那白色遁光大喝道。

「哈哈哈!五玫宗金堂堂主钟泰森,特来会会这妖女!」远处一个莽汉般的大笑传来,旋即白色遁光化作一名浑身肌肉赤着上身只穿黑铁腹甲的男子,男子宽脸卷发,肌肤黝黑,手持巨锤,有着元婴中期的修为,出现莫漓三十丈外的地方,悬空而立。

「钟道友,我二人护送的可是五枚宗欧阳衍的正妻莫漓,不是你口中的妖女。」金面老者见到浑身肌肉喷张的钟泰森,忙拦住准备动手的红脸老者说道。

「开玩笑,莫漓早在三年前便陨落了。钟某得到宗主法碟,特来擒拿此女!」钟泰森的眼睛色迷迷的盯了莫漓美丽的俏脸一眼后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赐教了!」金面老者原本慈祥的双目突然厉了起来,将莫漓推到红脸老者身旁祭出灵宝璧金环,那金色圆环似金似玉上灵纹重重光华四现。

金面老者一改以往的儒雅,面戴杀伐厉色,手持璧金环化作一道白光向钟泰森便冲去。钟泰森见状哈哈大笑,叫了一声:「来得好!」便双手握住紫铜庚钨锤对着白光便砸去。

「吱呀!」一声金属扭曲般的酸牙的声音,便随着一股凛冽的冲击波。红脸老者忙将莫漓护在自己身边,灼熳珠化作护罩将二人护住。

「痛快!」金面老者手持璧金环,灰色的短须飞扬的说道。

「哈哈,再来!」远处的钟泰森将巨锤向肩上一扛,大笑一声说道。

两人次化作两道白芒互相冲刺飞来,然后撞在一起再次发出那巨大金属相击声音。他们浮空的下方在二人的灵宝交击的冲击下,形成了方圆百丈的圆形大坑,大坑很深连地下的水都漫了上来。

「李前辈,黄前辈为何不像您一样元婴出窍呢。」莫漓见二人打斗正欢便问道。

「因为双方都是元婴中期的修士,所以元婴出窍后的优势并不大。一般元婴出窍用分神作战都是为了快速击杀低阶修士用的。若是和自己同阶的还是得依靠天人合一的方法战斗。」红脸老者看着金面老者战斗白眉微皱的说道,显然金面老者并没有在战斗中取得优势。

「要不李前辈也前去助战吧,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莫漓建议道,眼前两道白光不停的碰撞轰击,似乎在短时间内很难分出胜负。

「君子之战,不以多敌寡方显仁德之名。若我去助战,那黄老定然会怪我。」红脸老者微笑着说道。

就在此时正北方向再有两道神识扫来,那神识扫到莫漓身上后便将她锁定。旋即两道灰色的遁光在天边浮现。

「此子竟然又找来的对手!」红脸老者说道。

「在下五玫宗水堂堂主冷秀山,奉宗主法碟前来擒拿此妖女。还望道友行个方便!」一道冰冷的灰色遁光化作一名身穿白色素软缎衣衫的胖子,这胖子长得一张笑脸,无论生气还是发怒看起来都是笑眯眯的,只是一双狐眼和他的弟弟冷秋声一样放出阴狠狡猾的目光。

「老夫再说一次,我们护送的是五玫宗宗主欧阳衍的正妻莫漓。道友休要胡言乱语了!」与冷秀山对峙的红脸老者面色阴沉的说道,对方冷秀山已有元婴中期修为,而他的弟弟冷秋声也在一旁虎视眈眈。

「此女确实是妖女!在扬州的时候,她乔装改扮为娼妇潘玉莲逃过一劫,不信她的屁股上还有那女子的烙印,我弟弟秋声亲眼所见。两位道友且不可被她的花言巧语所骗啊!」冷秀山微笑着说道,但是一双狐眼却眯了起来。

「一派胡言,我二人奉王女琼华所托护送齐侯妃。你们却百般阻拦,难道是要造反不成。」红脸老者大怒说道。

「这位道友且慢发怒,此女究竟是谁此事很容易,到了我们五玫宗的地牢内,自然有人会让她把淫邪之事交代明白。若道友喜好此道,不如和小弟一起观赏这妖女在酷刑中自诉如何?」冷秀山依然笑嘻嘻的说道。

「我确实是莫漓,是宗主的徒弟,不信你随便找个五玫山的弟子问问便知。」莫漓插话说道,不过听到地牢和酷刑也让莫漓的俏脸通红,她知道那些酷刑肯定都是针对女子的淫刑了。

「你就是妖女,你的屁股上便有着娼妓的烙印。你若褪下裤子没有那烙印我便信你!」冷秋声断然说道,狐眼中却满是玩味的表情。

「冷秀山、冷秋声,你们可知羞辱齐侯妃的后果是什么?」红脸老者知道对方在激怒自己和莫漓,于是便护在莫漓前面不再让莫漓说话,然后冷笑着说道。一个女子谁会在男人面前褪下裤子证明清白,就算真的褪下了,那清白也成不清白了。

就在此时,北方又一道红光飞来。光华一散,一个身穿屠夫皮裙的大汉出现在众人眼前。那大汉生得面圆大耳,鼻直口方,一脸络腮胡子,莫漓神识一扫那大汉竟然也是元婴中期修为让她的心中一沉。

「我听说有个妖女协同两名元婴修士前来拜山?便是这几个吗?」皮裙大汉对着冷秀山说道。

「正是他们,耿堂主可愿意随我擒拿那妖女啊?」冷秀山看了这大汉一眼,有些不和的说道。

「我先问个清楚再说!」那大汉笑了笑转头说道。

「在下耿翰林,五玫宗火堂堂主。道友为何不将着妖女交给我们呢?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我们五玫宗的地盘吗?」耿翰林腆胸迭肚的说道。

「我是莫漓,欧阳衍的徒弟也是他的妻子,你休要胡说!」莫漓在红脸老者的身后大声解释道。

「呵?你是莫漓,有意思。我看你也算生得漂亮,天地之大到那里去招摇撞骗不好呢。你知道我们五玫宗对付你这样的女骗子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后悔做女人!」耿翰林圆眼一瞪笑嘻嘻的说道。

「耿堂主,不要废话,擒拿妖女要紧!」冷秀山狐眼一瞪,祭出本命灵宝冷澜钺,这冷澜钺比起他弟弟冷秋声的凉濂钺大上一倍,化作一道巨大的冰冷弯月旋转着向红脸老者击去。这冷氏兄弟灵根功法都一样,确实难以对付。

而耿翰林也哈哈一笑,祭出一把红芒的烈焰离火刀向红脸老者刺去。红脸老者一声断喝,精纯的火灵气输入灼熳珠,侃侃抵挡住了两位元婴中期修士的进攻。因为红脸老者身旁有莫漓,所以他不能出击战斗只能被动防守。

而冷秋声则祭出灵宝凉濂钺加入了钟泰森和金面老者的战团,眼看白色的冰凌,红色的烈焰还有泛着金光的金属撞击声铺天盖地的互相攻击着。多亏此时莫漓脚下是一片荒地,若是在刚才坊市内交战也不知道会波及误杀多少低阶修士。

由于五枚宗人多势众,黄李二老渐渐不支起来,距离颓势溃败已经不远。莫漓看在眼里心中一片绝望,本想到了兖州五枚宗门口便可安全,没想到不仅没有见到一个熟人,还全是奉了法碟要擒拿自己的高阶修士。

「要不,我随他们去调查吧。」莫漓悲切的对着红脸老者说道。

「你去了便是去送死,到时候他们让你说什么你就会说什么了,欧阳衍这个糊涂蛋,养了怎么一帮疯狗!」红脸老者说道,眼中也有一丝悲凉之色。若是不敌,他和金面老者或可脱身,而莫漓则必然会再次被擒,到时候如何向王女解释呢。而且若是莫漓被擒拿虐杀,从此姬家和五玫宗将再无妥协的可能,甚至兖州都可能再度被北狄吞并,这个责任红脸老者如何负担得起呢。

就在此时远处再次浮现几道靓丽的身影,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白色玄纹锦袍的美丽女子,她天生丽质的俏脸上一片寒芒,当看到莫漓时,那如利剑一般的星睦一亮,连忙化作一道白芒向莫漓飞去。

「休要伤我师妹!」那白衣女子正是金玫仙子金明曦,她确认来的女子是莫漓后,便大喝一声,飞到两方中间。

「二师姐!」莫漓也高呼回应道。此时在金明曦的大喝下,双方都收起灵宝,各自退回一边。

「小师妹,确实是你。」远处一道绿芒飞来,竟然是木玫仙子林远香,她一下抱住莫漓,一双巨乳紧紧的贴在莫漓的胸前。

「我还以为你陨落了,那晚我哭了好久呢。」林远香流下眼泪说道。

「我就说你不会死的,我还打算和你一起喝酒呢。」火玫仙子朱昧真站在莫漓身旁,用纤手揉了揉莫漓的脸颊说道。

而金玫仙子金明曦一言不发,只是手持庚金剑站在莫漓三尺以内再不离开半步。

「这下证明我们护送的是齐侯妃莫漓,而不是你们说的什么妖女了吧。」金面老者对着和他们对质的五玫宗堂主说道,他身上的金光暗淡了几分,显然是刚才与钟泰森的战斗中消耗灵力过巨。而那钟泰森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也在对面手持巨锤喘息着。

「我有宗主法碟,就是要擒拿此妖女。你们这些五玫宗女子你好好修炼勿要在此混淆视听。」冷秋声说罢,拿出一个玉简,灵力一输一张图画浮现在众人面前。那玉简内的图画女子赤身裸体,纤手和赤足都戴着青铜环,乳头上也穿着戴着青铜铃铛的乳环,肉穴外翻阴蒂上同样挂着金色的链穗。女子美睦如水,但其笑容淫荡奸邪,可是模样却和莫漓一模一样。在图画下面写着:妖女姝妲,金丹修为,身居魔功,魅惑人心,五枚宗甲类通缉犯,接此法碟者皆可擒拿或者诛杀。下面印着五玫宗欧阳衍的大印。

莫漓身边的众师姐俏脸一白,全都面面相觑。只有金明曦依然抱着庚金剑,浮空立在莫漓身边如利剑般的星睦警惕的环视着对面众多元婴修士。莫漓看到那法碟上赤裸的自己,俏脸一阵红一阵白,但心中却感觉那女子即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又与识海内的绝美女子有几分相似。

「金明曦,你不好好修炼庚金剑法,跑到这里干什么,快给我回去!」钟泰森见到金明曦的站在对面大喊着,那样子好像自家的女儿跟了野汉子一样的焦急。

「朱昧真,你还想受罚吗?我们在擒拿妖女,还不回到宗门内!」耿翰林见到火玫仙子朱昧真站在对面,生气的说道。

「有宗主法碟再此,谁敢阻止我水堂拿人,便是与五枚宗为敌。」冷秋声阴狠的看着对面这些原五玫山的仙子们说道。

「什么狗屁法碟!师尊正在闭关,定是纳兰燕私自传出的。你敢伤我小师妹,我看你是活腻了。」金玫仙子金明曦大声喝道。

「耿堂主,你若敢动小师妹莫漓一根汗毛,我便拼着陨落也要伤你。你们今日想截杀莫漓,我便要让全宗门的人看着你们是怎么做的。」火玫仙子朱昧真眼眸中火焰渐盛,竟然敢直接反驳说道。

「嘭」火玫仙子朱昧真向天上放出了求救和召集五枚宗弟子的灵标,那淡红色的光芒即使白天也会传达百里。

冷秋声冰冷的说道:「真是可笑,即便招来五玫宗的其他弟子过来,也得以宗主法碟为尊。到头来还不是你们姐妹身败名裂!」

不一会各处光华闪耀四处遁光向这里飞来,因为此地距离五玫宗极近,所以很快便有数百身穿五色锦衣的五玫宗弟子前来救援,不过见到几名元婴修士对峙后也不敢上前只是在不远处观望着。

「五玫宗弟子听令,本人宗主法碟在手,要擒拿此妖女。不过此妖女颇会蛊惑人心,这几名原本五玫宗的女弟子已经叛宗,现在人人得以诛之!」冷秋声拿出法碟,那一副图莫漓的画再次出现,很多五玫宗的弟子见到宗主法碟都身躯一泠,望向莫漓的眼神也变得暧昧且冰冷。

莫漓却羞得无地自容,自己完全赤裸的图画在众多人前被欣赏着,那淫荡的表情,乳头、阴蒂上邪恶的装饰,无论那个都会让人想到修炼淫邪功法的女子。

「小师妹,别怕,定是纳兰燕搞得鬼!」金明曦拍了拍莫漓的香肩说道。

「铛!原五玫山女弟子,你们应当认得这位女子便是你们的莫漓小师叔。她现在已经为宗主正妻,宗内有人不服,便想羞辱于她,若你们还有一丝良知便不应与豺狼为舞,加入我们这边。共同为你们的小师叔讨回公道!」金明曦用纤细的手指轻轻谈了一下自己的庚金剑,发出一声剑鸣,然后愤然说道!

「原金玫峰弟子宰海云参见师父,拜见莫漓小师叔!」一名身穿白色锦袍的女子,在围观的五枚宗弟子中脱颖而出,第一个向金明曦和莫漓叩拜,然后加入莫漓的队伍中去。

「原土玫峰弟子阙惠,拜见莫漓小师叔,希望小师叔可以除尽奸恶,为我们五枚峰的弟子做主!」另一个身穿黄色锦袍的女弟子,向莫漓飞了叩拜后跟随在莫漓的身后。

「原木玫峰弟子黄蕾,拜见师父,拜见莫漓小师叔!」一名身穿绿色锦衣的女子,笑吟吟的叩拜后进入到了莫漓的队伍里。

「原火玫峰弟子鄂访云,拜见恩师,拜见莫漓小师叔,我还给您倒过酒哩!」一名身穿红色锦衣的女子,叩拜朱昧真和莫漓后说道,然后跟在朱昧真身后。

「五玫宗金堂弟子阚明远,拜见齐侯妃。我虽然相信法碟,但是我更信阙惠!」一名身穿白色劲装的男弟子,深情的看了一眼阙惠后说道,然后站在了阙惠身边。

……

原五玫山的女弟子见到莫漓后,无不欢呼雀跃地前来叩见莫漓,然后加入她的行列,也有零星的五玫宗弟子,和这些女弟子交好的弟子纷纷加入。不一会莫漓的队伍便壮大到近百人。

可是更多的人加入到了对方冷秋声的队伍中去,那些五玫宗弟子各个傲然的看着对面的女弟子,眼中的不削和厌恶让人一目了然。

「我数十个数,若你们还不离开,便视为加入妖女行列。凡是加入妖女的女弟子,与叛宗无异。视情况全部贬为娼籍,几位带头者一律贬为奴籍!男弟子一律为奴,挖矿到死!」冷秋声手持蓝色法碟玉简大声说道。引得莫漓身边的女弟子一片混乱,不少男弟子连忙飞出莫漓的行列,这更加引起了恐慌。

莫漓心中紧张至极,她害怕一会战斗若是落败,自己被杀被擒都可忍受。若是这些二师姐、三师姐、四师姐和这些五玫山的女弟子也变成了娼和奴,那怎么对得起她们呢。莫漓知道成为娼妓的绝望和痛苦,于是她开始慌张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