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为妈妈梳头(Brushing)xcdx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9-23   编辑:素流年
  • 为妈妈梳头(Brushing) 为妈妈梳头(Brushing)

    评论区有网友贴过国外AlwaysWantedTo大神的Brushing英文原版这个很早之前在别的论坛看到过介绍,AlwaysWantedTo专写母子乱文,包括Brushing,PaintMom, Piano Mom 等经典的母子文,后来作者身体原因退圈了,发表的作品也都删了,现在保存的都是网友存档后再次发布的。  Brushing(梳头),儿子帮母亲梳理长长的秀发开始,儿子被母亲半遮半掩的乳房所吸引,在母亲有意无意的诱惑下,发生的母子交欢。  文中的父亲一年多没有跟母亲做爱,儿子代替了父亲履行了丈夫的性义

    xcdx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为妈妈梳头(Brushing)》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为妈妈梳头(Brushing)》,是作者xcdx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评论区有网友贴过国外AlwaysWantedTo大神的Brushing英文原版这个很早之前在别的论坛看到过介绍,AlwaysWantedTo专写母子乱文,包括Brushing,PaintMom, Piano Mom 等经典的母子文,后来作者身体原因退圈了,发表的作品也都删了,现在保存的都是网友存档后再次发布的。  Brushing(梳头),儿子帮母亲梳理长长的秀发开始,儿子被母亲半遮半掩的乳房所吸引,在母亲有意无意的诱惑下,发生的母子交欢。  文中的父亲一年多没有跟母亲做爱,儿子代替了父亲履行了丈夫的性义

《为妈妈梳头(Brushing)》 第六章 免费试读

「你爸爸让我在父亲节为你做点特别的事儿。」

无论早晨中午还是晚上,这句话在我脑子里不断重复着。无论怎么摇头甩脑也摆脱不了。我的脑袋仿佛一个巨大的回音室,一个行走的大海螺。

妈妈给我准备的『饥饿疗法』让事情变的更糟。当然,没有甜头给我。『梳头』的次数越来越少,间隔得越来越久。从那个重要的夜晚,她在我耳边说过那句震聋发聩的话之后,一直到距父亲节还有一周的这段日子里,妈妈只跟我做过两次,不过她倒是用小手帮过我几次。

第一次是发生在我问她是否需要帮她洗头发之后。之前我总是每天念叨着要帮她梳头或者编辫子,结果妈妈就皱着眉,明确地表达出她的不满。她走进厨房,我就死皮赖脸地跟过去继续央求,结果我被喷了一脸,呃,不是我想要的那种……

「你到底想搞什么鬼?」她气乎乎地问。

尽管声音不大,可这强烈的语气比从身边隆隆驶过的火车还要震撼。当然,我只是傻乎乎的立在当场,完全搞不懂她在说什么。

「你是弱智吗?」她嘘声道。

我转头看了看起居室,担心妈妈的叱喝会被听见,不过她的声音可能也只有我才能听到。我转回头又面向妈妈,她脸上的不快表情仿佛在跟我说「咄!」

我耸了耸肩,双手向两边摊开。

「你是不是以为你父亲是傻的?」

我只好又耸了耸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猎人的手电照住的野鹿,担心不管说什么都是错的。

看到我进退两难的处境,妈妈的表情也柔和了一些。

「宝贝,」妈妈说,比之前的态度要亲切好多,「我们必须更机灵些。」

妈妈突然又恢复了所有的女性的柔情,她向我走近一步。

「我知道的,」她说,「下面这个大将军一上岗,你就没办法思考了,是吧?」妈妈低头看了眼我的牛仔裤下面的肉棒,这个硬家伙没有因为她的长篇大论而有丝毫的颓态。我都不知道从客厅长沙发上起身走到厨房这一路,是怎么遮掩住不让爸爸发现我奇怪的步伐的。

妈妈伸手过来,掌心向上。「挺~难的,对不?」这句双关语没能让我沦陷,不过当她握住我的睾丸,心里的堤坝就被摧毁了。「不会等太久的,」她轻语道,她的头凑在我耳边,手心揉着我的卵子,好像在强调那个「不久」将会是多么的美妙。

「今晚想来点什么吗?」她问道,揉搓的速度不快,但力道很足。她的手掌根部抵着我的肉棒的下侧,压着棒子贴在我的小腹上。

「你能再等等吗?」她低语道,手指握紧我的睾丸,揉捏的速度也加快了些。

我的脑袋用力动了几下,先是点头,然后摇头。

妈妈踮着脚伸出舌尖舔着我的脖子。她的手揉弄的更加狂暴,甚至让有些疼,不过我全不在意。她不说话了,剧烈的喘息喷在我的脖子上靠近耳朵的位置,传递出她自己的性奋之情。我胳膊搂住她的双肩让自己能站稳些,两腿发软双膝打弯。

「今晚我会陪你一小会儿。」她耳语道。

耶~耶耶~我点着头。

「你喜欢这样不?」

耶,耶,我完全说不出话了,摇着屁股在她无情的掌握中来回磨动,她掌根正好压在我的龟头上按摩揉搓。

「我会来干你的~」她嘶哑的低语道。

我射到了裤子里,紧紧搂着她,感受着更加温柔的按摩,拼命地把身体里的所有储备都喷出来。当我的屁股停下来时,她拍了拍洇湿了的裆部,快速亲了我一下道,「好啦,这样你就能坚持到晚上啦~」

「现在,给我正常点儿,」妈妈补充了一句,从我身边走向门口。

我跟妈妈保证过不再乱想的。可躺在床上等待妈妈到来的时候,还是胡思乱想了起来。我觉得她的恼怒一定不会是因为爸爸知道了我们俩的事,那样的话,他就不会要求妈妈为我做点特别的事情。一定是这样。这么说起来,我反倒有点失望呢。要是爸爸知道了之后还让她来帮我,那我就跟妈妈就可以公开搞了,不需要再藏着掖着。不过话又说回来,在他没察觉的情况下,在他眼皮子底下偷欢的那种刺激,也是实在是让人很难舍弃。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怎样,但是我觉得今晚应该问问妈妈,目前的实际情况究竟如何。

我居然睡着了,你敢信?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屋里一片漆黑,感觉好像还在梦里一样。妈妈就躺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我仰面躺着,头偏向一侧,看了眼闹钟上的红色数字,凌晨四点多一点。来不及想自己为什么会睡着,因为肉棒一直硬着,非常之硬。也不知她在我身上套弄了多久,微微收缩的阴道还在把棒子往身体深处裹吸着。

「可算醒了,」她悄声说,「一边玩我一边在做什么美梦呢?」

她紧绷着屁股,盆腔的肌肉把肉棒握的更紧了。棒子好像被牢牢夹在一个圆柱型的钳子里,马上就要被碾碎一样,我大声地呻吟了出来。

「哦,你挺喜欢这样呀~」她笑了起来。

我在下面挺着腰肏弄起来,可她用身体的重量压制着我的挺动,笑得更厉害了,

「别这么快,」她指导着,「我喜欢你慢慢地用力。」

那我就按她说的来,尽量慢慢插入,尽力插到最深,她看我学得挺快也就不压住我了。可当我情不自禁又动得快了点儿时,她马上又坐在身上,直接叫停。她趴在我耳边轻声鼓励着我,不时还用舌尖轻舔着我的耳朵。她太火辣了。她比你们能想到的任何一个女人都热辣,但在我的脑子里就只能想到她一个人。我还没射,不过马上快要爆了。我的身体紧绷,后背从床上完全挺起,头和脚腕撑住弓起的身子,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用力收缩,将精液全力喷进妈妈的小穴里面,那是全世界最好的小穴。她低沉又放浪的笑声不断刺激着我,我又倒了下来,精尽人疲。

妈妈回房去了,我都忘了问她,关于爸爸之前说的那个特别的事儿。

*********

接下来的几天,妈妈穿的衣服都故意突显出她身后的曲线。尽管她做的不是很明显,不过我明白她就是想挑逗我。我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说不合适的话,也不要轻举妄动,可这实在太难了,因为我已经好几天没碰过她了。

连着好几天她都穿着紧身短裤或者弹力牛仔裤,紧裹住圆鼓鼓的屁股,女人味十足的臀瓣微微分开,仿佛在邀请我的进入。我似乎都能听到她的屁股在说,「肏我呀,快来肏我~」

我用力摇了摇脑袋,发现爸爸好像在寻找什么,我想可能是他俩刚才谈论着的什么东西,妈妈转过来看着我,朝我神秘的微笑着。她的一条腿用力绷直,屁股上翘,一只手搭在臀侧。

「那是什么呀,亲爱的?」她转过去望向爸爸那边。

那天晚上,当我想进她的卧室的时候,妈妈又在门外把我拦住了。我只能听到屋里传来淋浴的声音,这也不奇怪,因为我一直待在走廊里。我斜靠在他们卧室门外走廊的墙壁上,妈妈的手摸进我的睡裤,把肉棒勾了出来。她用手臂勾住我的脖子,翘起脚亲着我,妈妈给我拥吻悠长又美妙,一面缠绵的亲着一面还用小手不停撸动着我的分身。

终于两人的唇分开了,她的呼吸跟我一样急促,妈妈低头看了看我的『兄弟』笑道,「看起来你又想要了哦~」

她的手继续套弄着我的肉棒,「喜欢吗?」妈妈咯咯笑了起来。

嘿,当然喜欢。

她的手突然握紧,用力撸到肉棒根部,又使劲攥着拉上来,我甚至都怀疑龟头都能被她给拔下来。

「现在还想要不了?」

我还是点点头,脸上充满了乞求的神色。上上下下,她继续着这种如同酷刑般的手淫。

「还想让我继续么?」她逼问着我。

我视死如归般地点点头,又把头扬起来盯着天花板,试图掩饰住眼中的绝望。当感觉到她的小嘴把我的肉棒吞进去的时候,我真是彻底惊呆了。我震惊地低下头,看到她一头秀发正在上下飘动,奋力地把我的分身尽根吞入口中。我把手放到她头上,刚想要按下去,她把我的手拍开了。我乖乖缩回手,不敢违背她的意愿。

(译者注:感觉小说里的Emily从头到尾都是主宰者,挺有女王范的。)

她都快要把我的肉棒咬掉了,不过感觉还是非常爽。没坚持住多久,我把三天来在我眼前晃着屁股勾引出的那些欲望,都一股脑地喷射了出来。当我的精液填满她小嘴的时候,肉棒插入她屁股的画面也填满了我的大脑。给我吞下去,我内心狂喊着,用力向前插去,把肉棒直直顶着她的喉咙,扶着她的脑袋不让她把肉棒吐出来,妈妈任由我放肆地发泄着,这更让我感到无比性奋。

「父亲节之前就别想了,」她直起身说道,然后迅速消失在她的房间里,关上了身后的房门。

我发现淋浴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什么时候洗完的?我一边想一边蹒跚走回自己房间,睡裤还松松垮垮的挂在膝盖上方。

*********

我被骑在肉棒上的妈妈给弄醒了。还是凌晨四点多钟,跟上次一样。我都没想到还能有这么一出,因为睡前她可是跟我说父亲节之前再没福利了啊。她是改主意了?还是根本早就计划好了的?管它呢,我开始慢慢肏她,就像上次那样。

「再快点,」她不耐烦地催促着,「快啊,用力肏我!」

我抽插地更快也更猛,把两个人都顶得离开了床垫。可能对她来说这还不够猛。她在我耳边嘶喊着,「快点,肏我!」

我完全发狂了,脚腕和肘弯用力顶住床垫,拼命把自己身体撞向她,想要把肉棒从她紧致的小穴中颠出来,不过根本也没什么用。不管我怎么折腾,她都能像个牛仔竞技明星一样牢牢骑着我,吆喝着身下的这匹野马,不停嘲弄着我,刺激着我,然后就挂在我身上,在耳边咯咯的浪笑。我的肉棒在她身体深处抽搐着,把所有的精华都献给了她。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呀~」她一边喊着把我抱得更紧了,「全都射给我,宝贝,就射到我里面~」

她再次匆匆离开,不过没关系了,我反正也不打算问她什么事了。事情的进展让我很高兴。反正离父亲节就只剩一周的时间。你可能会觉得晚上这次是最后一周里唯一的安慰,毕竟她说过父亲节之前再没什么甜头了。不过你错了。她还是穿着紧身短裤或者提臀牛仔裤,而且还加上了超短裙。这还不算是最闹心的。每天晚上在起居室里,她坐在对面沙发里,屁股扭向一边,抬高双腿,脚向前伸开,让我能看到她沉甸甸的屁股和裸露着的大腿背面。她总是能找准时机突然看向我,脸上挂着神秘莫测的微笑,然后慢慢地合上眼睛,让睫毛在脸颊上不住地颤动。

啊,从脸蛋就联想起肉嘟嘟的屁股蛋,脑子里完全被填满了,一直回想着那两个美丽的肉臀,不论在家里还是在学校,我完全想不了别的。所有上网冲浪的时间都花在了观摩学习如何肏屁股,要么就是阅读如何让女人在肛交中得到享受。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因为父亲节那天,从床上爬起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找到一切机会把梆硬的肉棒戳进妈妈的屁股里。研究了半天之后,我才明白如果我真这么做了,那么这将是历史上最快的一次肛交,也应该是我跟妈妈的最后一次肛交了。所以我阅读研究得非常仔细。

所有的研究结果都告诉我,一切要慢,必须慢慢来。要用很多润滑剂,还要自己先撸一管。后面这项通常是给女性读者的一个提醒,让她们先帮爱人射出来,这样他们在肛交中就不会失控,早泄会毁掉双方的体验。我在一周之内完成了相当于一年的肛交函授课程。如果宇航科技能跟肏屁股相提并论的话,那我现如今都可以参与太空计划了。

这天我离校比较早,这样就能先去趟健身俱乐部,等着搭妈妈的便车回家。不过我可能到得有点早,妈妈还在里面没出来。可惜的是,走进去的时候只看到妈妈坐在餐饮部附近。我正想过去,却发现还有个女人坐在她身边,就是之前在山路上遇到的那个女人,也是在崖壁上看到过我们的那位。

我知道她们彼此认识,但当时以为只是点头之交,就是在健身房换器械的时候路过身边的那种。原来她们不是泛泛之交啊,两个女人在一起愉快而热烈的交谈着,不时摆摆手,还叽叽咯咯地笑个不停。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偷偷摸摸地从小餐厅退回到玄关,躲在一旁,向里面窥探,想要搞清楚这两个人过于亲近的交情意味着什么。之前在山路上的时候,她们看起来还没这么亲近。所以这是最近才发生的喽?还是说妈妈看到这个朋友时很惊讶,对刚才发生的这种亲密交流觉得有点不舒服?正当我反复揣摩着各种可能性的时候,两个女人一起站起身,转向门口,边走边聊,朝着我这边走过来。

妈妈的朋友抬眼认出了我,然后跟妈妈说了句什么,妈妈也抬起头,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招手让我过去。

「Michael ,真是个惊喜,」她说着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转过去跟她朋友介绍,「还记得 Alicia吗,就是我们上次徒步那天见过的?」

我摇了摇头,不过Alicia应该能从我脸上看出来我一见面就认出了她,不过她还是陪着我装下去。

「你好,Michael。很高兴认识你,你妈妈总是跟我提起你。」

她的声音温柔动听,她的微笑好像传递着一些隐藏的讯息,仿佛在暗示她知道的要比日常寒暄中提到的要多得多。

「哦,可别听我妈的,」我脸有点发红,「我就是个普通人,跟你儿子一样。」我脱口而出,这暴露了我们曾经在山路上彼此见过面的事实,不过两位妈妈都没在意。

「不,」她凝望着我,「一点都不普通,也完全不像我儿子。」她甜甜地笑着,挑逗般的把我从头到脚看了个遍,我的脸又红了。

Alicia挽住了妈妈的胳膊,拉着她一起走。「来嘛, Emily,陪我走到车那边嘛~」

我在后面跟着着两位四十出头的漂亮女人,像两个女学生一样靠在一起,一边走,一边还叽叽咯咯得笑个不停。

尽管她们看上去有区别,也不会被认错,可她们之间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其中一点最特别。当从身后看她们两人的美妙身姿,就很难分清谁是谁。从俱乐部出来的路上,我困惑地蹙了好几次眉,眼睛专注地盯在在面前的两个屁股上。用这种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女生看实在是太明显了,不过我才不在乎。

来到车旁,Alicia站在我跟妈妈之间,脸对着妈妈那边,我的眼睛就死盯着她微微摇动的屁股上。也不知她说了什么好笑的事儿,把两个女人都逗得乐了弯了腰,她的屁股被紧身白色短裤绷的很紧,我的肉棒在牛仔裤里也顶的难受。当我们离开时,妈妈先转过身,Alicia直勾勾地看向我硬鼓鼓的裤裆,莞尔一笑。

回到我们的车上,妈妈说,「Alicia很不错,是吧?」

「的确,」我尽量轻描淡写地回答道,然后把车开出停车位。

「你看上去挺喜欢她,」妈妈用脚趾踢着我的膝盖侧面,三两下就把凉鞋踢到了地板上。

「妈,」我抱怨道,「把安全带系好。」

妈妈挑衅般的又用脚趾戳了戳我,「别装了,承认吧~」她说着,眼睛看向了我的裤裆,「我都看出你的确喜欢她了。」

「随你说什么吧,妈妈。」

「我能察觉到你在看我,」妈妈继续说道,「但不是一直看着我,我想知道你还在看哪儿呀?」她就这么逗我。

「妈!」我抱怨道,带着点儿被说破的懊恼。

「她的身材被短裤衬得很漂亮,不是吗?」妈妈身子扭到车座一边,右腿搭在膝盖上伸向我,把脚搭在我大腿上面。

「你也是啊,」我回答道。

妈妈没理会我的抱怨,「你喜欢她的短裤吗?」妈妈的脚跟牵着我的大腿向她那边分开,把小脚弯过来脚趾伸进我的胯下,逗弄着那个因为她而鼓起来的大包。

「我更喜欢你,」我又想狡辩一下,「她有自己的儿子欣赏她呢。」

妈妈把脚伸进来,用脚跟按摩着我的牛仔裤裆。

「可是她儿子可没有我儿子帅,也没这么可爱呀~」妈妈一边念叨着,一边用小脚给我做着按摩。我顾不上回答她,拼命想把注意力放在路面上。

「要是有两个穿紧身短裤的,你该怎么办呢?」妈妈纠缠着刚才的问题。

「到父亲节你就知道了,」我咆哮起来。

「呦~~这么硬了啊~」妈妈继续挑逗我。

「妈!我还在开车呢。」

「那你就赶紧开回家。」

在接下来的路程上,妈妈一直用脚温柔地按摩着我的肉棒。很不幸,爸爸的车停在私人车道旁边的远端车位上。他已经到家了。我靠在他车旁停了下来。

「我觉得今天我们应该提前把车停到车库里面。」妈妈把头靠在车位上,她微笑着看向我,小脚慵懒地在我的牛仔裤上下地蹭着,手指玩弄着我的衬衫袖子。

车库门还没完全落下,我刚把发动机关闭,妈妈的手就粗鲁地把肉棒从我裤子里面拽了出来。拉着我向右面靠过来,让她的嘴可以靠近我的肉棒。她又开始狂野起来,不过这次当我的手按在她脑后时,她没有推开。要不是有方向盘挡着,我估计能把她的顶到车棚上。我的手紧紧按着她的头,抓着她压到我的肉棒上,她咕噜的喘息声让我激动地发狂,当她被肉棒捅得呛到的时候我还傻乎乎的不知道停下来。我自鸣得意地把精华喷进了她咽喉深处,当她的小嘴被我的精液填满之后,一丝懊悔才渗入我的大脑里面。

她没能咽下去,白浊的液体被呛了出来,顺着阴茎流了下去,浸透了我的牛仔裤。妈妈抬起头,一个放浪淫荡的女人嘴角上有一缕精液滑落到下巴上,她的眼神狂野而兴奋,用手背擦了一下,把下巴上的白浊的黏液抹掉。

「你溜回楼上,我去给你爸找点事情做。」

*********

周六。第二天就是父亲节了。妈妈穿了身绝对是杀手级的套装,白色超短热裤,上身配了件无袖的短恤,小麦色的柔软上臂裸露在外,衣服两侧收身,更突显出腰身的纤细、臀部的宽阔和屁股的紧致。无扣上衣的领口一直开到小巧的乳房之间,阻隔着外面的热度,但阻挡不住我落进小麦色乳沟中的目光。

妈妈好几次坐在露台天井里,双腿搭在一起,在闷热的天气里懒洋洋地用脚晃荡着拖鞋,然后挣扎起身光着脚穿过草坪,从花园里拔掉讨厌的野草。她总是慢慢弯下腰,屁股对着我,微微用力把野草连根拔起,这样就不会再长出来。这种仔细的草坪护理比较花时间,她的屁股撑紧短裤,随着手臂力量的轻微变化,双腿会轻轻摆动来保持住这个星球上最性感的除草剂的平衡,她的臀瓣交替绷紧。我仿佛听到它们在对我轻声说,「很快了~」

白天快结束的时候,爸爸和我坐在一张长椅上,椅子中间隔着两人公用的小桌,妈妈脸朝下躺在我们面前的沙发上。爸爸在全神贯注地看书,而我却沉迷在,嗯,你知道我在看什么。

妈妈的脚微弯,分开了一英尺宽,小麦色的双腿从脚踝到短裤微微分开。妈妈没有回头,手突然从身侧抬起放到了短裤后面,抓住两个裤腿的下摆向上拉起,肥嘟嘟的臀肉从短裤下面爆了出来。妈妈把短裤紧紧拉起到胯部,手指看似随意地伸到臀缝中间,过了好几分钟才把短裤松开,双手又放回到身侧。片刻,她转过头向后看着我,脸上挂着放肆的微笑。

真是个漫长的夜晚,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长一夜了。我一直在复习网上收集来的资料,一遍又一遍。

父亲节。

我起的很早,小弟弟起的也很早。但我不是第一个起来的,至少从其他方面来说是这样。我父母起的更早,当我走进厨房时,他们都吃完了早饭。看到我吃惊地发现爸妈起的如此之早,妈妈会心一笑。只有爸爸好像对看到我有点儿惊讶。

「哦,早上好,」我说,「怎么回事?」

没等他们回答,我又跟了一句,「父亲节快乐,爸爸。」我冲过去弯腰给他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谢谢你,儿子。」爸爸说,放开彼此,我站直身。「很遗憾我不能在家。」

我立刻显得很困惑。能有跟妈妈单独相处的机会让我乐开了花,可我真的很困惑。父亲节这天爸爸总是留在家里。我们总是一起做些特别的事情,这真是个惊喜。

「周一早上我在纽约有个非常重要的会,所以今天我必须要出发。」他解释道,说罢向门口示意了一下,门厅那里放着行李箱和旅行袋。「也许你能把我载到机场?」

我点点头,「没问题,爸。」

「我之前就知道这个安排,只是希望能调整一下行程,所以就没跟你说。」爸爸继续解释道,「不过还是没能调开。父亲节对我们来说有特别的意义,所以我让你母亲代替我,跟你一起做点特别的事。这样可以吧?」

妈妈微笑着。我脸上堆起笑容,对爸爸说,「放心吧老爸。我们会找点特别的事做。」

「太好了,儿子。」爸爸说着就站起身。「我提前就跟你妈说过,所以我估计她应该计划好了,不过还在保密。」他转过身冲妈妈笑笑。「我确信她一定想好了什么非常特别的节目。等我回来你再告诉我。」

妈妈也站了起来。「你该出发了,要迟了。」妈妈倾身给爸爸一个拥抱和亲吻。

爸爸走过去拿起旅行箱,我去过自己的跑鞋,在他身后蹲下穿鞋。

「给你,」妈妈说着把一片纸扔给,我忙着系鞋带没接住,纸片就飘落到地上。「你回家路上帮我买点儿东西。」

「一路小心。」妈妈对爸爸说,双手搭在爸爸手臂上,身体靠过来又给了他一个告别之吻。

我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张纸,纸面向上,一行水笔字清晰可见:

——Ky润滑液

我睁圆了眼睛,手停在半空。时间好像突然变慢,又好像快速重新启动了,我的脚踏前一步踩在便签上。

我的天,她想干什么?

去机场的路上的事我已经记不清了。我一定是用了自动驾驶,因为爸爸什么都没说。他没让我进去陪他候机,我当然也很乐意如此。我飞车向家奔去,差点忘了妈妈的便签。她是真的想让我去买那个么?去哪里买啊?

我在一个药房停下车,找了半个小时Ky润滑液也没找到。最后我鼓起勇气问了药店的工作人员。他笑着说药店没这个东西,还建议我去城里的成人用品店看看。我满脸涨得通红,那个店员看我有点可怜就让我跟着他,一边解释说他们有一些凡士林,同样也能「润滑」皮肤。我买了几管凡士林,开车向家里驶去。直到车开进了主路,我的脸才算变回正常的颜色。

我跑向门口,门是锁着的。锁的?我抖着手开门,钥匙掉到地上两次才插进锁孔把门打开。我冲进厨房,朝里面看了看,妈妈不在里面。我甩掉跑鞋冲上楼梯,又发现我把凡士林的袋子忘在车里了。我就穿着袜子跑出去把它拿了出来。我停下来平复了一下呼吸才回到屋子里。这时候我才算是找到了点儿感觉,慢下来,你这个傻瓜,控制好自己,记住你的研究。

我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然后非常夸张地慢慢走上楼梯,穿过走廊来到妈妈的房间。门开了条缝,几乎是关着的。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什么样的景象……妈妈脸朝下躺在床上,头埋在一对叠在一起的枕头里,身体两侧的胳膊压在屁股下面,不知在鼓捣着什么,赤裸的屁股也被手臂的动作带着微微颤动。哦,那个可爱的,美艳的屁股!几个星期以来一直凝视着梦寐以求的屁股,现在就在我的面前。分开的双腿间毫无遮拦,当然不算她阴毛稀疏的小穴。

「喜欢你看到的么?」妈妈开玩笑地问。

我点点头。

「比两条短裤还好么?」

(译者注:此处指在健身俱乐部停车场那段,两个穿超短裤的美妇。)

「是……」我嘘声说着,一边脱T恤一边朝床边走去。

当我站在床尾欣赏着妈妈的身体,我注意到妈妈身边的床上摆着一管Ky润滑液,还有几个装着透明润滑液的塑料瓶。我的目光沿着他身体曲线向上,直到遇上她热切的目光。

「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你去商店?」

「是。」

「你必须自己争取,对不对?」

「对。」

「是不是有点尴尬?」

「是,」我的脸从没这么红过。

妈妈抬起屁股划着性感的小圈。

「是不是物有所值?」

「是!」我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脱衣服吧,」妈妈说着撅起了屁股。

我三下两下扒下牛仔裤和内裤爬到床上。

「把袜子脱了,」妈妈用母亲的口气厉声地命令道。

我自然老老实实遵命,笨手笨脚地匆忙脱了袜子,光着身子爬到妈妈身侧。当我躺到她身边,用手肘撑着身子面向她时,她明显觉得有些惊讶,她一定是期望我直接把肉棒插进她两个臀瓣之间。因为她已经用手指把菊花附近都润滑好了。我的手探了下去放在她的松软的臀肉上,手指伸到她双腿之间,如我猜测的一样,那里已经湿不溜手了,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知道经过几周的期盼我是不会就此停步的。

好么,她无情地折磨了我好几周的时间,在这几周里,我已经用充足的知识武装了自己,我要让在她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在我的爱抚下舒服的死去活来。我没有实际经验,不过我有意愿花时间去学。

我的手从她双腿间移开,用手指和掌心轻轻爱抚着她的臀瓣,缓慢地来回抚摸着,耐心地感受着每个臀瓣的形状。轻轻抚弄了她的臀肉好几分钟,同时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的眼睛。我并没有把手指伸进臀缝中去触摸那个禁忌的蜜洞,那里不着急,很快,但不是现在。

我俯身亲了一下妈妈的嘴角。「我喜欢妈妈的屁股,」我耳语道。另只手插到她乳房下面,拨弄着坚硬的乳头,陶醉在她脸上一闪而逝的欣喜的抽搐。

「我要亲它,舔她,用我的舌头亲近它。」

妈妈闭上了眼睛,好像是在想象着我所描述的场景。我温柔地揉捏着紧致的臀肉,「但是我要先吃妈妈的小奶子。」

我把头拱进她身侧,用力顶着她抬起肩膀,我的脸蹭在她一侧的乳房上,用手把乳头拉过来,高高勃起的乳头就被塞进了我的嘴里,我用力地吮吸着。

「哦,宝贝,」妈妈喊了出来,「用力吸~」

我就是这么做的,不停地大口吸着她的奶子,手不停地爱抚着她的肥臀,手指徘徊在她双腿间,逗弄着洇湿的小穴底部。当我终于把脸从奶子上抬起来时,手指已经探进了小穴的蜜缝之中,前后滑动抚弄,左右拨动湿滑的阴唇。我用另只手肘撑起了身子,探索着妈妈欲求满满的身子、她分开的双腿,还有微微颤栗着的双臀。

我伸手拿过一个塑料挤瓶,把瓶嘴对准妈妈屁股的夹缝里挤了一下,一股粘稠的润滑液流进了她的臀缝,痴迷地看着黏液从绷紧的臀瓣之间慢慢渗出,当润滑剂神奇地消失之后,我又挤进去了一些,然后又重复了几次。瓶子扔到床上,我靠近妈妈耳边,手指开始在臀缝中尽量温柔地来回滑动,爱抚着她的肉体。

「我还能记得第一次从身后看到你身体时的感觉,」我耳语道,手指插在臀缝中继续拖动,「第一次,看到……你的屁股……」

滑来滑去,向下一直触碰到小穴,然后向上搔弄她的会阴,然后回到臀缝里面爱抚。

「天,第一次看到的时候,第一次从身后看到女人赤裸的屁股的时候……」我轻语着,「我就在想在这么诱人的屁屁上抚摸会是什么感觉……」

妈妈呻吟着把脸埋进床里。我凑过去,继续在她耳边喃喃低语。

「看着她在镜中的脸也注视着我,看着她从药店里面穿过,站在她身边伸进翻起的短裙里折磨她。看着她的焦虑,因为知道我要做什么,我就在公开场合摸她的屁股,即使这样,她还是不知羞地回应着我,翘着屁股把她神秘幽暗的蜜洞献给我。」

妈妈头埋在床垫里呻吟地更厉害了。

「之前从没得到,因为从没给过机会。」我的语气更加强烈。

妈妈把脸又转向我。「从没有过,」她嘶声说。

我把拇指按进她湿滑嫩弹的臀瓣中,直到拇指肚轻滑过菊穴的褶皱。

「哦,天哪,」妈妈喊着。

我低下头用舌头舔着她的耳垂,拇指温柔地按摩着她后门的入口,然后向下按了一下。她呻吟了出来,我有点心疼她,伸出中指温柔地抚弄着肛周的皮肤。

我一边逗弄着她的蜜洞,一边在她耳边呢喃着,告诉她,我会在商店后面如何缓慢的玩弄着她,在试衣间拉下她的短裙和内裤,分开她的双腿,把她推靠在镜子上。告诉她我根本停不下来亲舔着她如此美丽的臀瓣,把舌头伸进小穴舔弄,然后伸进她羞耻的菊洞。

我的手指无意识地弯曲了一下,直到第一个指节被她的褶皱紧紧握住,指尖触到了温暖的内壁,才发现已经进入了妈妈菊洞里面。她的屁股微微颤抖着躲了一下,马上又挺了回来,也不知是要反抗侵入者,还是要欢迎久违的客人。我的手指轻松地进入了小小的门厅但是被一扇不住收缩的大门给档住了,一会儿短暂的敞开请求我的进入,还没等我接受邀请又马上关闭了。

我不在妈妈耳边低语了,抬起头移动到她屁股上方。用另只手把妈妈的屁股拉开一点儿,以便能看清我的手指。我拽出手指,看着妈妈小小的菊穴,它没有像蝴蝶一样合上翅膀,而是敞开分币大小的黑洞。我低下头用舌头舔了进去,在菊花的褶皱上不住舔弄,又把舌尖探进了小小的门厅,直到舌头两侧填满了她的菊洞,然后不住的来回摆动。

「啊~~天呐~~」妈妈喊了出来。

我抬起头在她屁股上轻轻笑起来。是的,我跟屁股在交流。我想你可能觉得这些花费在挑逗的时间太遗憾了。我又低下头开始用舌头继续挑逗着她的肛门。

这回是更多的呻吟。我亲舔了很长时间,然后抬起头,几根手指插进了她小穴里,慢慢抽动着,我不着急,就等着她忍不住挑逗和折磨主动哀求。

我抬起头,把手指抽出小穴,抓过一管润滑剂。妈妈在床上气喘吁吁,呼吸急促而嘶哑,我在她菊洞上挤了很多润滑,然后双手把两个臀瓣扒开,露出那个诱人的菊穴。红色的肉洞已经完全打开不再拒绝我的进入,我的舌头之前已经发现了这点。小心地把一根指头插入进去,指节先被紧紧握住,很快又被松开,这种紧握放松的过程快速地重复了好几次。

我把黏糊糊的指头抽出来,又小心地插了回去。如此几次,我开始平稳的插进拔出,不一会儿,她的屁股就翘起来迎合着我的动作。我停下来插入第二根手指,非常非常缓慢地下压,不过她翘起来的臀部把整个手指都吞了进去。她开始快速地上下耸动臀部,把屁股顶到我的手指上,呻吟和喘息从床垫中传了出来。当她肏弄的动作平稳了下来,我突然拔出了手指,妈妈发出一声尖锐绝望的呻吟。

我很快在她屁股后面抬起身,低头看着她的小穴。我又拉开她的臀瓣,把两根手指浅浅插入进去,同时用胸部控制着她的屁股,让她不能把手指吞进去更深。

我弯下脖子低着头,直到舌头可以碰到她双腿之间的小穴和会阴。她的屁股疯狂的向后怼着我,但我始终控制着手指,仅仅插进到肛门内部环状肌的位置。当我的舌头再次舔上她屁股,她迎来了猛烈的高潮,浑身剧烈的抖动着,大腿哆嗦地好像受到了电击。

手指还留在她身体里扩展着蜜洞里的空间,舌头还不断的绕着菊穴四周不住的搔弄,直到她的高潮渐渐平息。她一动不动趴了一会儿,屁股又开始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几分钟后,我突然把指头戳进去更深,直到指尖全部插了进去。她的臀肉立刻紧缩夹住了指头,我就这么保持着不动。一分钟后,她又开始动了起来。速度很快却是恰到好处,她的屁股在指头上顶了上去,我也跟着推入,插入到第二指节后微微扩开指头。继续保持在这个位置,我把妈妈的屁股下塞进一个枕头。是时候了。

我匆忙地在她身后调整了一下位置,跪在她大大分开的双腿间。她把双腿打开的比预想的还要宽。拾起一管Ky润滑剂,扭开盖子,在我怒涨的肉棒上涂了个遍。然后在她屁股中间又挤进好多。我把瓶子直接甩到床上,结果力气太大,瓶子反弹到了地板上。身体向前靠过去,龟头蹭上妈妈的菊洞,洞口在我面前已经微微张开。

龟头很轻松地滑了进去,伞缘最宽处塞进去的时候,环状肌还是紧紧箍住了它。妈妈的手突然向后一挥,掌心对着我。我立刻停了下来,但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抽出去。接着妈妈的手落到了床上。

妈妈菊穴紧握力量保持不变,我则不断缓慢的向前挺进,腰部突然发力,终于穿过了那道紧致的环状肌。妈妈的手又抬了起来,于是我也停了下来,尽管我实在太想插回那日思夜想的『家』。

妈妈的手落回了床垫,腔道持续的压力又攥紧了肉棒。慢慢地,慢慢地,我的阴茎插入的越来越深。过了几分钟,我的腹股沟抵上了妈妈的臀肉。我已经全部插了进去!!

我没有向外拔,妈妈也没有动。过了一会儿她向后微微用力顶了一下,我也用相同的力道拱了回去。她屁股轻轻摇动,我则慢慢地用屁股搅动着,帮她的屁股绕着我的肉棒画起了圈。

我们就这样配合了几分钟,这个圈子慢慢越画越大,妈妈也开始发出奇怪的呻吟。这种叫床的声音以前从来没听到过,我被刺激的极度亢奋。我开始用力的绕着圈不停搅动,妈妈则回应更加大声的咕哝,发出更多奇怪的声音。

我继续用力搅动,妈妈则继续回应着我的肏弄。我们前后移动着,不过肉棒却没有在她屁股里进出,因为我们的动作太过协调,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我们紧靠在一起,在床上前后摇晃,不断快速摩擦。

这是我第一次肛交,也是妈妈的第一次。她不停地把屁股向后顶,把她身体套向不断磨动着的喜爱肛交的肉棒。这感觉真是太特么爽了。

我突然停了下来,抓住一把她的长发,把肉棒抽出了一些,让龟头再次撑开她丰富的褶皱,又一下插了进去。这一动作不断缓慢重复着,挑逗般地后撤,紧跟着一个有力的猛插。我压了压妈妈劈开的大腿外侧,她就乖乖地合上了腿。

我跨坐在她屁股上把肉棒深深插入,拢起了她的头发,温柔地把她的头向后拉起,直到能看到她狂野性感的脸,而不让她感到任何不适。我开始热切地肏弄着她的屁股。妈妈看起来很享受,享受着我骑在她身上,骑着她的肉臀。

很快我将悠闲放松小跑换成了长程舒适的飞驰,我保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到我实在忍不住要做最后的冲刺。冲击变的非常狂暴,我把妈妈的头发松开,让她的脑袋抵在床垫上,双手则搭上她的双肩,以保持住自己身体的稳定,尽量不让剧烈晃动的身体带着肉棒滑出湿滑的穴洞。妈的,当我小腹撞向她时,肥厚的臀瓣都被我挤扁了。这种松软腻弹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我本想拔出来射到她美臀上,可我做不到。我在她灼热紧致的菊穴里面射光了我的子弹。跨坐在她软绵绵的身体上歇了一会儿,肉棒在她身体里抽搐着直到慢慢变软滑出。我栽倒在床上,隐约听到妈妈起身,接着就是沐浴的声音。

已经快到中午了。

我用毛巾擦干身子,裸着走进卧室。妈妈仰面躺着,闭着双眼,呼吸很浅,她在小睡。我小心地爬上床,尽量不打扰到她。等了大约一分钟,确信没有惊动到妈妈,然后小心地把手插入到她膝弯下面,轻轻抬起了她的腿,把两个枕头推了进去垫在她的大腿下面,然后扶着她弯着的双腿放下来,让腿并在一起。我惊奇地看着玫红色的小穴和菊洞淫荡地暴露在我面前。肉棒对这淫靡的景象立刻产生了反应,像一个长条气球一样被迅速充气泵满。

她看起来真是太性感了,屁股翘起,双腿微弯,皮肤如此细腻娇柔。我完全硬了,肉棒不住地在臀瓣间暴露出的小穴和菊花上方弹动。把她的双脚抬到我肩上,拾起一个塑料瓶往肉棒上挤了些润滑剂,肉棒跳动得太厉害,导致好几次都没滴上。我把瓶里剩下的都挤到了妈妈的小穴和屁股上,柔软的阴毛被润滑剂弄的黏糊糊的。

扔掉瓶子,我用指头摆弄了几下妈妈的小穴,在阴毛上按摩了一会儿,又左右梳理开,绕着阴蒂画着圈,拇指短暂插进小穴又迅速抽出来,接着又在小逼上画着圈。当触到会阴附近,手指偶尔会在菊穴上爱抚一下。我把这些动作混合在一起,试图给她个惊喜,捕捉着她最轻微的反应——她嘴唇不可察觉的颤动快速形成的一个微笑,闭着的眼睛四周的一下绷紧——这是给我的奖赏。我挑逗了很久,妈妈始终没有睁开眼睛,也没任何迹象表明她此时是醒着的。

我小心地靠过去,把肉棒向下压到小穴下面闪着水光的菊穴上,龟头被迎了进去,刚好含进去半英寸,伞缘撑满了菊口。妈妈皱着眉,慢慢左右摇着头。我停住不动,重新开始撩拨着她的小穴,把她小腿搭在我的左肩上,手伸下去温柔的捏动着她的右乳头。她一直皱着眉,也许是因为第二次侵入的间隔还是太短了。

我开始跟她聊天,试图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要说点什么呢?我开始聊她的朋友,屁股是多么漂亮,简直要跟妈妈的屁股一样棒。不知道她儿子是否会像我一样欣赏这种美景,于是我想象出一个场景,那个满脸粉刺的怪人正在Alicia的屁股中间抽动着又长又细的肉棒。

我的肉棒在里面又涨大了一些,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极度兴奋起来。是的,我成功了。我继续在她身上轻声描绘着臆想出来的故事,描述着那根长棍插入Alicia的湿润的菊花的感觉是多么美妙,她是多么喜欢被粗粗的龟头的充满的感觉。Alicia 觉得被自己儿子肏进屁股时多么奇妙的感觉。

现在我可以慢慢的抽动了,一只手从妈妈奶子上挪开,扶住她的双腿,开始尽情地肏弄着她的屁股。另只手仍然放在她小穴上,但我脑子也没功夫想别的,只是把拇指插进小穴来回扭动,保持跟肉棒在菊穴中插入的节奏一致。

我们都没有默不作声,尽管妈妈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她一直不住的大声呻吟和喘息着。我也一样,但奇怪的是,我们呻吟并不合拍。这种声音让我想起几年前学校组织参观本地的农场时,观察过一群猪也发出过类似的哼哼声。这种奇怪的记忆触发了我疯狂的喷射,我狂乱的撞击着妈妈的屁股,像一群猪一样哼哼个不停。

这是今天第二次射精。这次我把肉棒从妈妈菊花里抽出来,把第一发精液喷在小穴和小腹上,扶着肉棒又对准了她的奶子,最后向前靠过去试图喷到她脸上一些,不过喷射的力量也就刚刚能喷到下巴的位置。我以为她会因为我粗鲁的举动而训我一顿,不过她只是微笑着睁开了眼睛。

「就这??」她大笑起来。

我点了点头,涨红的脸就是最好的回答。

当我平复了呼吸,妈妈躺在我身前,双腿稳稳地踩在床垫上,双腿分开,精液在身体上缓缓滑落,妈妈说,「Alicia的儿子实在太蠢了,都不知道他能拥有什么。真是丢人,真的。尤其是她丈夫更是个混蛋。」

我点点头,注意力都放在妈妈下颌上滑落的那滴精液上,她甚至都懒得去擦,耳朵里一边听着妈妈吐槽着 Alicia那个愚蠢怪异的儿子。

「我打算下个周末邀请他们来家里吃晚餐,只请Alicia和他丈夫两个人。不过我觉得他丈夫不一定会来。」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