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错爱与心机》无量寿佛章节精彩试读

2020-09-23   编辑:冷残影
  • 错爱与心机 错爱与心机

    高轩做为一个十八岁的高三学生,也一定程度经历了很多男孩子与父母关系的轨迹。小的时候渴望父母多陪伴,多宠溺自己,进入青春期了,似乎长大了,依然与父母宠溺,是不成熟的表现,应该多交朋友了,尽管他一年也难见到一两次父亲,但和小时候没有太大的差别,早已经习惯。

    无量寿佛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错爱与心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错爱与心机》,是作者无量寿佛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高轩做为一个十八岁的高三学生,也一定程度经历了很多男孩子与父母关系的轨迹。小的时候渴望父母多陪伴,多宠溺自己,进入青春期了,似乎长大了,依然与父母宠溺,是不成熟的表现,应该多交朋友了,尽管他一年也难见到一两次父亲,但和小时候没有太大的差别,早已经习惯。

《错爱与心机》 第八章-大胆与刺激 免费试读

经过又一个春光旖旎的夜晚,母子俩都放纵而激情,中途高轩想脱下母亲的丝袜,结果太着急也用力太大,居然给撕坏了,然后就没继续脱,结果随着做爱的激烈,丝袜居然被扯的残破不堪。由于周末时间很充分,关芸就没有让儿子一个晚上无止境的做下去,做完了第三次之后,就彼此搂抱着睡了。

九点钟时候,高轩被一阵尿意弄醒,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发现母亲好像也快醒了。他看着眼前的场面一时有些错愕,凌乱的床单上有几块干涸的痕迹,不知道那是母亲的蜜汁还是两个人的汗水濡湿的。两条残破的丝袜还穿在母亲的腿上,她秀发凌乱,四肢无力的侧躺着。高轩回想起昨晚激情的场面,一定是造成眼前场景的原因。

高轩也觉得身上黏糊糊的,就去洗澡了。洗完澡回来发现床单已经被换上了干净的,母亲正在浴室里洗澡,他找到那床不堪入目的床单丢进了洗衣机里,倒上洗衣粉打开了开关,然后找到母亲那条被蜜汁濡湿又干涸的内裤,放进洗衣盆里用手洗起来。关芸洗完澡出来,发现儿子正在外面的浴室给自己洗内裤,一时又觉得他像个体贴妻子的居家好男人,也起了别的心思。她走过去说:「老公,这么好啊,给老婆洗内裤。」

高轩大气的说:「老公给老婆洗内裤是应该的。」

关芸又从垃圾桶里拿出那条扯烂的丝袜在高轩跟前晃晃:「内裤洗了,这可洗不了了,怎么办?」

高轩顿时来了兴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一会我陪老婆去买几条新的。」

这正是关芸需要的效果,一时又有些羞涩,之前她让儿子帮她挑选丝袜,那还是大大方方的感觉,现在两个人关系发展的这种地步,反倒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想想商场那么远,别人也不认识他们,似乎也没什么。

母子俩到商场的时候才不到十一点,虽然是周末,不过上午人也不多。按照平时的节奏,关芸是想和儿子和她好好逛上大半天的,不过一方面考虑一会要吃饭可能会打断这兴致,一方面估计买什么丝袜之类可能也不会太久,而这是目前儿子最关心的事情。母子俩买丝袜的时候还好,去内衣店的时候,店员有些异样的看着这对年龄悬殊的情侣,他们可能会私下议论,这是哪个富婆带着包养的小伙出来逛。关芸能感觉到店员那种异样的眼神,赶紧买了就拉着儿子走了。她打定主意以后和儿子一起在网上买,不管怎么挑选反正也没有看到。

买完东西刚好中午时间,他们就在商场里面的餐厅吃了饭,吃饭的时候高轩提出:「老……妈妈,咱们下午没事,出去找个景区玩一下吧。」

关芸对这个提议表示赞成,心想确实好久没有外出玩了,这些年旅游都是学校统一组织的,暑假儿子也是和朋友同学出去了,难得母子俩一起外出玩玩。可是一时又有些想法:「好是好,不过这都中午了,玩不了多久又回来,路上也是时间,可能不行吧,而且你下午不看书学习了?」

高轩想了想说:「要不我们去个能住的景点,明天再回来,时间就可以协调了,再说了,就一两天,也耽误不了我的功课,回头加把劲就行。」

关芸觉得也可以,就让儿子用手机上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地方。

高轩找了一处环境优雅的度假山庄,位于本市一处省内知名景点内,关芸也觉得合适,二人兴致勃勃的赶到景点,时间尚早才下午两点多。高轩感觉母亲开车累了让她在大堂一边等着,自告奋勇去前台登记房间,服务员让出示身份证的时候才发现一时有些尴尬,他平时都不用身份证,今天也没有一开始计划出来玩,就没有带,然后才转过去要母亲的身份证。关芸想了想还是自己去办吧,让高轩坐着等自己。

虽然已经是星期六下午两点多,但是来登记入住的客人仍然不少,前台服务员说让稍等一会,关芸把身份证交给前台就去了停车场,她想先把车里的东西拿出来。回来的时候发现前台办理入住的已经只剩下一对老年夫妇,她没有催问而是去了洗手间。可能是刚才人多乱哄哄的原因,前台的服务员忘记了高轩是和关芸的一起来的,等那对老年夫妇登记好离开之后,前台的几个服务员开始聊八卦了,一个说:「唉,我跟你们说,你们注意没有,刚才去洗手间那女的?」刚说到这里,正在玩手机的高轩就注意到了,他连头都没抬,就是静静的听着她们说什么。

前台的服务员好像注意到高轩,一方面还是刚才人多忘记了他和关芸是一起的,一方面觉得他在玩手机应该没注意,就继续聊:「那女的怎么了?」

刚才的服务员继续神神秘秘的说:「你们刚才没注意,其实开始是一个小帅哥来登记的,结果没带身份证,才让她来的。」

另一个服务员说:「怎么了?哦~对了,最后开了什么房间?」

刚才那个服务员继续八卦:「我说了,今天没有双人间了,只有套房和大床间,你们猜她怎么说,她就要了个大床间。」

第三个服务员说:「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人家娘俩出来玩,没有标间了,套房又贵,大床间将就一下不行啊?」

八卦兮兮的服务员说:「我当然想到了这个,但是那女的出去可能从车上拿东西了,我突然好奇看了一眼,拿的那几个纸袋,那是高档内衣丝袜,你们想想,哪有母子俩出来玩拿那么多那些东西的,而且一看就是新买的。」

第三个服务员还是有些质疑:「哎呀你管那么多呢,别说姐弟恋,就是那种年龄相差二十岁的忘年恋,又不是什么特大新闻了,退一万步说,就是现在富婆包个小帅哥的事情还少了。」

几个人正说着,听到高跟鞋走路的声音从洗手间那边传过来,就停下了。

关芸去前台拿了房卡转身叫:「儿子,走吧,上去吧。」高轩才提着母亲的挎包和那几个纸袋子跟着上了楼。

刚刚第三个服务员说:「看看,人家就是母子俩周末一起出来玩的,你们想那么多干什么。」

那个八卦的服务员还是忍不住继续发挥:「就算你说的对,他们就是母子俩,但是你想想,买那些内衣丝袜干什么,就算是要换洗,一套就够了,其它的放在车里就行了,都拿出来干什么,又不是什么贵重物品,我看呀,这娘俩十有八九有故事。」

另一个服务员瞪了大了眼睛:「你可别瞎说,说错了话要负责的,我说你啊,你一天想什么,你口味重啊。」几个服务员嘻嘻哈哈的笑起来。

进了房间把门关好,高轩马上神神秘秘的跟母亲说:「老婆,糟了!」

关芸有些诧异:「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高轩皱着眉头说:「刚才前台的服务员没注意我跟你是一起,在那里议论。」

关芸有些好奇:「她们议论什么?」

高轩有些担心:「她们议论咱们的关系,特别是有个服务员,一会说咱们是姐弟恋,一会说咱们是忘年恋,一会说……」

关芸看着儿子又吞吞吐吐的不乐意:「一次说完,到底说什么?」

高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哎~一会说咱们是母子关系。」

关芸有些不以为然:「母子怎么了,母子不能出来旅游了?」

高轩还是放不下心:「本来是没什么,那个破服务员非要说母子俩拿这些新的内衣丝袜有故事不正常。」

关芸一下明白了儿子从头到尾究竟说了个什么意思,她坐在儿子身边握住他的手:「可能是会被议论,不过这里应该也没人认识咱们,她们也只是猜测,出来玩就放松点,你看你还像个男人么。」

高轩一时有些无语,他发现母亲比自己想的周到看得开。关芸在儿子身上靠了一会,让他去洗澡了。

下午的太阳西晒刚好照进这个房间,关芸拉上厚厚的窗帘遮住阳光,又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两度,然后脱掉裙子和高跟鞋让自己放松一下。高轩洗澡的时候想着这次和母亲在外面要度过一个激情四射的周末,想着关芸成熟的肉体和火热的风情,肉棒不禁慢慢的挺立起来,他一时突发奇想决定直接一点,于是关掉了淋雨迅速擦干身体,趁着下面还是坚挺的状态,一丝不挂的走出了浴室。

正在看手机的关芸抬起头看到儿子一丝不挂的挺着坚硬的肉棒走出浴室,脸上泛起红晕,大脑有些开始空白,她呆呆的看着他向自己走过来,那直直的棒身仿佛是在刺破空气的阻力带着小伙子向前移动。高轩故意把直挺挺的肉棒伸到关芸的面前,这时候关芸有些回过神来,她风情万种的媚眼看了一眼高轩,然后伸手握住那粗大的肉棒,轻轻抚弄起来。一边幽幽的说到:「小年轻荷尔蒙分泌旺盛啊。」

高轩一脸流气的问到:「那老婆喜不喜欢?」

关芸说:「呵呵,这么好的东西,哪个女人不喜欢呢。」

高轩有些得意:「如果喜欢,就别只是摸摸啊。」

关芸白了一眼儿子,然后张开嘴含住了鸭蛋般大小的龟头吮吸起来,随着关芸的吻舔和吮吸,高轩整个肉棒布满了母亲的口水,显得亮晶晶的。不过关芸阻止了儿子想要推倒自己的冲动,告诉他晚上再好好做,这会先这样弄出来吧。高轩觉得也行,反正时间有的是,就随着母亲的吮吸,也开始慢慢的摇摆着腰身抽插着关芸的嘴。

最后时刻关芸感觉儿子的肉棒在自己嘴里愈发膨胀,喘息的声音也愈发急促,她知道他快要发射了,高轩一时也万分激动起来,就在他要发射的一瞬间,迅速的抽出了肉棒,不知道算是迟了还是早了,射了七八下有两三下射在关芸的嘴里,四五下对着关芸烦着红晕的脸庞射了。之间浓稠的精液射在关芸的眼睛上,鼻子上,脸上,像是要留下来又像是要挂在那里,一番淫糜的景象。等高轩平静下来之后,关芸有些埋怨的说道:「你拿出来干什么,弄得人家满脸都是。」

高轩一时有些错愕,原来母亲不希望他拿出来,那么他是不是应该就射在她的嘴里。高轩反应比较快,一语双关的说道:「嘿嘿,这样感觉好刺激啊老婆,下次就射在你嘴里好了,不把你的脸弄花。」

关芸拧了一下高轩的大腿,然后洗脸去了。高轩心里想,原来母亲这么爱自己了,也比较开放,能让自己射在嘴里,不过就是刚才射在脸上,也不见她生气或者什么,或许以后有很多可以玩的方式吧。

高轩用纸巾擦拭湿漉漉的肉棒,关芸洗了脸从浴室走出来,他继续调侃着:「哎呀,刚刚都忘了,应该老婆帮我舔干净的。」

关芸脱下裙子扔向高轩:「去你的,好了,有点热,出汗了,也我去洗洗澡,然后睡会。」

看着母亲脱得一丝不挂的走进浴室,高轩似乎又想要做爱了,不过他觉得还是不着急吧,晚上有的是时间,就先躺到了床上。关芸洗了澡出来裹着浴袍,她收拾了一下手提袋,然后解开浴袍和儿子一起躺在床上。此时母子两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肌肤的摩擦其实让彼此都有些心猿意马,不过又似乎默契的一般的想要保存好精力和体力为了晚上好好大战一场,所以都没有什么过多的举动。这种静谧的状态让彼此都放松一下,慢慢睡着了。

关芸醒来之后看了看手机,刚好下午六点,她看着还在熟睡的儿子,一时有些感慨,自己曾经生养的一个孩子,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自己曾经呵护照顾的儿子,现在像个大男人一样疼爱呵护着自己,真是天意造化。她不禁伸手抚摸着儿子的肩背腰身,那么坚强,那么年轻,难怪会让自己在床上那么舒爽。

被母亲抚摸的高轩也醒过来,他发现母亲柔情蜜意的看着自己,不禁上去吻住了她丰厚的嘴唇,关芸也热烈的回应着,彼此舌吻抚摸了一番,关芸问道:「老公睡好了么?饿不饿?咱们去吃饭吧。」

由于是在度假村,没有什么人认识,母子两也放松了不少,吃饭的时候还时不时彼此挑逗一番,一顿饭吃到八点多才结束,天黑了也不那么热了,关芸建议出去走走。度假村依山而建,环境很不错,面积也很大,到处也都有路牌指示,不至于让人迷路。各种林木包裹的小路,走一段就会有一处小小的景致,或是凉亭,或是小桥,或是池溪,或是假山,加上此时气温适宜,让人感觉很舒适。

走了不少的路,恰好到一处大小树木包围的几块石头组成的雕塑及石凳处,高轩建议坐下休息休息。母子两彼此依偎着坐在一块石头上,关芸说到:「这地方还挺不错,真想多待几天。」

高轩就是表达爱意了:「以后有机会的,不过对我来说,呆在哪里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能和老婆在一起就好。」

关芸很受用,亲了高轩一下。母子二人坐着说了一会话,高轩猛然发现这一会也没有什么人经过,产生了一丝想法。他本是搂着母亲腰的手向下滑去,抚摸上了那浑圆丰满的屁股。

关芸有些警惕的说:「干什么,别乱摸,被人看到了。」

高轩信心十足:「放心吧,没人,我们坐了这一会,没见有人经过吧,而且这黑灯瞎火的,路灯又小,也照不到这里,老婆,我想在这里。」

关芸一时想起来,确实也是,很久都没有人经过这里了,看来这里还是很幽闭的,而且这环境,做爱应该是很特别的体验,不过还是警惕犹豫。

高轩胆子渐渐大起来,他一边揉摸着母亲的美臀,一边伸手抚上她丰满的胸部,同时亲吻起关芸的耳朵和脖子。儿子的挑逗也让关芸有些心猿意马了,她的呼吸渐渐不那么均匀,她动情了,转过头和儿子接吻。高轩一边和母亲热烈的舌吻,一边抚摸着她露在裙子外面的光洁的大腿,并且向裙子里伸进去,直接用手指按在那凸起的阴阜揉弄起来。关芸被儿子挑逗的愈发热情,她伸手搂住儿子的脖子,将舌头主动伸进儿子嘴里与他的舌头交缠起来,同时用力的分开双腿方便儿子的爱抚,直到裙子完全缩到大腿根部,两条美腿完全暴露在夜晚两双的空气中。

高轩站起来同时也将母亲拉起来,让她扶着一块石头的雕塑趴着背对自己翘起屁股,他从后面直接将母亲的裙子拉到腰上,然后猛地扒下母亲的内裤,使得那已经湿润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他蹲下张开嘴伸出舌头猛地吻舔了一番那对浑圆光洁的屁股,惹得关芸屁股一紧一收的都起了鸡皮疙瘩,同时下体分泌出更多的汁液。她有些按耐不住了:「老公,你快点,不然一会有人来了。」

高轩站起来将运动短裤和内裤一起脱下来,然后扶着母亲的腰用龟头分开了两片肥美的阴唇,最终将粗大的肉棒完全插入了母亲的阴道,然后进进出出的抽插起来。

兴许是环境带来的紧张,让母子两人都很快的获得了一份刺激的快感,这次野外的做爱明显时间比平时要短。最后时刻关芸拼命的将屁股翘起迎接儿子愈发有力的撞击,她想喊出自己的快感却又不敢,只好忍住那份甜蜜和激情在胸中。

夜晚宁静的山脚回荡着啪啪啪的儿子下体撞击母亲臀部的声音,那声音愈发有力愈发急促,最后时刻高轩狠狠的抽插了几下母亲的阴道然后用力的插入最深处,双臂抱着关芸的腰几乎要将她提起来,在最深处狠狠的发射了。两人第一次野外的做爱,让高轩似乎也产生了一丝野性,他看着瘫坐在草地上的母亲,并未马上扶起,而是将射精后湿漉漉的肉棒伸到她嘴边。被快感和刺激征服的关芸,顺从的张开嘴仔细的的吮吸清理干净了儿子的肉棒,那野性的味道让她一时竟有些迷醉。平静下来的母子二人稍稍又坐了一会,关芸发现自己坐的石凳黏糊糊的,这才想起那是自己的蜜汁混合着儿子的精液流下来了。两人各自穿好整理好,这才卿卿我我的离开了。

母子二人刚走出那段小路,在一个路口碰到了下午办理入住的服务员,只见她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起,看样子比较亲密。关芸一眼看出这对男女关系不那么正常,但是也有些担心对方看出来什么。不想那小姑娘也看到了他们,故作镇定的说:「哦,是你们啊,咱们这度假村环境不错吧?」

关芸也是有些尴尬的说:「嗯,是啊,不错,环境很好。」

由于小路比较窄,只能并排过两个人,处于礼貌,服务员就让关芸他们走前面了。母子两人默契般的加快了步伐,想要逃离这尴尬的气氛。等他们走出一段距离,隐约听到背后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

高轩诡秘的说:「老婆,你信不信,那个服务员跟那个老男人关系肯定不正常。」

关芸瞪了一眼高轩:「你啊,你都能看出来别人,别人看不出来咱们么?非要在那里搞,我估计刚才他们就在附近,说不定人家已经发现了。」

高轩有些不以为然:「管那么多呢,反正不认识咱们,再说了,她傍老男人还有理了。」

关芸一时真的有些担心:「现在社会,小姑娘傍老男人多了去了,大家不至于大惊小怪,那咱们呢?而且啊,入住的时候我可是身份证登记了的!」

高轩也有点害怕什么,不过倒是不严重,反倒安慰关芸别担心太多,度假村就是做生意,不会管这么多。

回到房间,关芸发现下面黏糊糊的那么难受,就说去洗个澡,高轩非要一起洗,关芸知道他洗澡的时候肯定又不老实,她是想一会再好好亲热一番,就故作温柔的说:「老公刚才累了,先休息一下吧,我先去洗,然后你再洗,看看,都出汗了。」

高轩也不勉强,就坐下拿起手机玩起来。关芸洗完澡一丝不挂的走出来,那一身成熟丰满的肉体又引起了高轩的关注,他想要扑上去被关芸阻止了:「夜还长呢,你急什么,快去洗澡,一会让老公为所欲为。」高轩迅速也脱光了自己激动的钻进浴室。

高轩把自己冲洗了一番,急匆匆的走出浴室,发现母亲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不过当他看到浴袍下关芸露出的两条穿着网袜的小腿,顿时来了兴趣,他走过去把关芸拉起来搂住问道:「老婆,你里面穿的什么啊?」

关芸眼神妩媚的说道:「老公想知道么?自己看啊。」高轩急切的拉开了关芸的睡袍,发现她穿着一套情趣内衣。上面的胸罩是黑色完全镂空的样式,蕾丝边从四周包围着丰满的乳房,使其更加凸出。乳头和乳房是完全暴露在外面的毫无遮挡的。再看下面,是一条透明的蕾丝丁字裤,也是黑色的面料,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撮阴毛,显得十分淫糜。

吊袜带连接着一双黑色网袜。高轩看了看发现内裤穿在里面,而吊袜带在外面,他觉得母亲和自己穿着吊带网袜做爱一定很爽,可是这样穿的话,要脱掉内裤岂不是也要脱掉网袜。他抚摸着美腿说道:「是不是先穿吊袜带再穿内裤更好啊?」

关芸知道他的意思,呵呵的一笑:「一会你就知道,我当然知道老公的心思。」

关芸说着双手搂住了儿子的腰背抬起头,高轩默契的低下头吻上母亲丰润的嘴唇,伸出舌头与她唇舌交缠起来。这次关芸很动情,她抚摸着儿子的腰背继续滑下去抚摸着儿子肌肉强健的屁股,她用手感觉着那充满蓬勃力量的源头,是那里发力带来的撞击让自己享受了甘美的快乐。高轩用力的揉摸的母亲丰满浑圆的屁股,如饥似渴的吮吸着母亲可口的唇舌。两人都有些激动的站不稳了,搂抱着顺势倒在了大床上,舌吻着抚摸着翻滚着挑逗着。

高轩将手伸向关芸两腿之间,摸过去才发现母亲穿着的丁字裤是开档的,难怪了,不用脱下来也可以享受那销魂的蜜穴。他胡乱的摸了一阵,然后躺在床上,让关芸分开两腿对着他的脸,去吮吸他的肉棒。母子两第一次玩69式,关芸感觉分外刺激。她感受着儿子在身下饥渴的吮吸自己湿淋淋的蜜汁,好像要将那些汁水吃干舔净,却只是让蜜汁分泌的更多。她随着儿子对下体的吻舔,也卖力的吮吸着儿子坚挺的肉棒。整个房间充满着母子69式的淫糜气氛。

几分钟后高轩忍不住想要进入母亲的身体了,他很急切:「老婆,快,坐上去,我要操你。」

关芸背对着儿子坐上了火热的肉棒,让自己的身体自然的沉下去,让饥渴的蜜穴完全吞噬了儿子的阴茎。不会有刚才野战的担惊受怕,在这市外山下的酒店房间,她可以尽情的享受儿子的热情和欲望,充分品味儿子的坚挺和粗大。

随着做爱的增加,母子两配合的越来越默契,关芸扭摆着美臀上上下下让儿子的阴茎进进出出,高轩也上下挺动腰臀发力给予母亲刺激的抽插。关芸活动累了,高轩就让她仰起身体靠后用手扶着后面,然后大大的分开她的美腿,扶着她的腰肢从下面向上快速的一阵抽插,引得母亲一阵愉悦的娇喘:「啊啊啊啊……啊啊啊……」

干了一会高轩抱着母亲的腰,还是紧紧插在蜜穴里,将母亲翻过来,自己从后面按住翘的高高的美臀开始用力的抽插。高轩性致愈发高涨:「老婆,我操的你爽不爽,喜欢我操你?」

关芸已经兴奋异常:「嗯~嗯~爽,老公操的我好爽,喜欢被老公操,啊啊……」

高轩继续用语言刺激着关芸:「老婆,喜欢老公的鸡巴吗?你越来越骚了,我喜欢你骚。」

关芸也不甘示弱:「嗯……嗯……,喜欢,我喜欢老公的鸡巴操我,我喜欢对老公骚,嗯……啊。」

想着夜晚还长,高轩不想忍耐什么,他只顾发力的狠狠插干母亲湿淋淋的蜜穴,房间里充斥着啪啪啪的撞击声,熟女的叫床声,小伙子闷哼的声音。最后即将发射的时候,高轩愈发狠命的用力,他霸气的问:「老婆,我快射了,你想我射在哪里?」

关芸此刻对儿子是予取予求:「啊啊……老公射在哪里都喜欢,老公想射在哪里都可以。」

高轩快速的最后抽插了一番,然后拔出鸡巴翻过母亲,蹲在她面前对着那张美丽的脸蛋快速撸动鸡巴,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喷到母亲脸上,这番刺激让高轩的征服感油然而生,射完之后他又将鸡巴插进母亲喘息的嘴里让她舔干净,这才满足的坐在床头。

从快感中平静下来的关芸,缓缓伸出一根手指刮了一点精液放进嘴里,反复吮吸了几下,然后咽了下去。这一幕看在高轩的眼里,觉得母亲是越来越骚,越来越淫荡了,也从内心越来越觉得母亲太爱自己了,爱自己的一切,包括那腥臊的精液。

关芸起身去浴室洗脸,稍事休息的高轩还想再战,他跟着母亲走进浴室,趁着她弯腰洗脸的时候,从后面蹲下用力分开那对肉臀和丁字裤,直接将脸埋进,长长的伸出舌头舔上母亲的肛门。这一突然的刺激让关芸忍不住叫了一声,她扭摆着屁股不让儿子乱来,却发现儿子用力死死的按住她的屁股,用脸狠狠的抵住她的屁股,加上儿子火热的舌头在自己屁眼用力的撩拨,她也顺从的认命了,开始享受那从未有过的刺激。

高轩见母亲安静下来,于是更加得心应手,他仔细的吻舔了母亲美臀的每一个地方,让那一对蜜桃臀布满自己的口水,在浴室灯下泛起淫糜的光泽。他觉得不太过瘾,将关芸的一条腿抬得高高的架在盥洗台上,方便他下流的品尝。高轩钻到母亲胯下抬头再次吮吸还湿淋淋的蜜穴,熟女的汁液让他感到风骚可口,再将舌头舔上去舔过会阴来到母亲的屁眼。关芸又被刺激的不行,她本能的想夹紧屁股却发现儿子的手再次有力的掰开两瓣美臀,那火热的舌头时而快速的撩拨时而用力的钻探,她一时发现这刺激甚至超过了对阴部的口交。

再次充分勃起的高轩,站起来按住母亲的腰臀,从后面再次插入那销魂的阴道,小伙子的力道到底是很足,随着高轩的每次插入,关芸都忍不住垫一下脚,不知道是自己自发的动作,还是因为儿子的力量太足将她插了起来。高轩解开母亲的镂空胸罩,看着一对失去支撑的豪乳在镜子里上下跳跃,一时又来了其它兴致。他将母亲的吊带网袜和开档丁字裤都脱下来,让母亲一丝不挂,然后从后面插入。再让母亲胳膊伸到后面搂住自己的脖子,同时从后面分开母亲的大腿将她抱起来悬空抽插。

关芸没有尝试过这种体位,感觉十分刺激。却不想更刺激的还在后面,高轩说到:「老婆,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看我的鸡巴是怎么操你的。」

关芸睁开眼睛看着镜子,自己被儿子从后面搂着,大大的分开一对美腿,那粗壮的鸡巴在自己阴道里进进出出,自己一对豪乳疯狂的上下跳跃。她有些羞涩的闭上眼睛,很快又忍不住仔细的看着两人结合的地方。镜子里,一个成熟丰满白皙性感的女人,被年轻的小伙抱着悬空操干,这淫糜的景象让关芸有些迷醉有些悸动,这夸张的刺激让她欲罢不能。

高轩就这样抱着母亲走出浴室,然后让她跪在床边大大分开双腿,自己站在地毯上从后面大力的进进出出。他按着母亲屁股的手忍不住伸出手指扣弄那迷人的菊花,引来关芸一声娇叫。用力插了几下,高轩抽出肉棒跪在地毯上,又掰开母亲的屁股上下吻舔了水淋淋的蜜穴和可爱的肛门,然后松手放下母亲让她从床边滑下来跪坐在地毯上。他将湿淋淋的鸡巴插进母亲嘴里,让她吮吸了一阵,然后抱起她放在桌子上,站在地上又插了进去。没插几下,高轩发现好像坐在桌子上互动让母亲屁股那里不太舒服,就让她搂着自己的脖子,再次分开她的双腿将她抱起来悬空抽插。与刚才不同的是,这次两人是面对面的做爱,充分享受了女人快乐的关芸,忍不住搂着儿子的脖子疯狂的热吻一番。

高轩边走边干,来到沙发边上将母亲发在沙发上,然后俯下身一边下身用力一边和母亲再次舌吻一番。他觉得今天做爱很尽兴,想要再一些刺激。高轩在母亲的耳边说:「老婆,我喜欢操你,你的逼又肥又紧。」

关芸被儿子的话刺激的阴道一阵收缩,也想尽情的表达自己的欲望:「啊,啊,啊,老公,喜欢老婆的逼吗?老婆的逼就是你的,随便你操,喜欢被你操,嗯,哦……」

高轩继续用语言挑逗着母亲:「老婆的逼就是我的,我想怎么操就怎么操,老婆,你越来越骚了,你越骚我越喜欢,我喜欢你骚,喜欢你淫荡。」

关芸继续回应着:「哦,哦,哦,老公喜欢就好,我也喜欢对老公骚,我喜欢对老公淫荡,我就是老公的淫妇荡妇,哦,嗯,啊……我也喜欢老公勇猛,还喜欢老公……嗯……」

高轩想要激发出母亲更多的欲望和念想,继续刺激:「还喜欢什么?老婆,告诉老公,想什么就告诉老公,想什么都对老公说。」

关芸大胆说道:「啊,啊,还喜欢老公下流,喜欢老公的下流的玩弄,不只是做爱,什么都喜欢,只要老公爱我,就喜欢老公下流,喜欢老公毫无保留,怎么玩我都高兴。啊,啊,好爽,老公,用力操我,啊……」

母子二人不断的用语言刺激着对方,很快又到了高潮的状态,高轩压在母亲身上,用力的上下扭摆健壮的臀部,继续在关芸耳边刺激着:「老婆,我快射了,你的骚逼太爽了,我不但要操你,还要用更多的方式玩你,我要和你体验更多的东西。」

关芸也到了高潮边缘:「啊啊啊……嗯……老公,随便你操我,我喜欢你更多的方式玩我,我就是你的,我什么都是你,你怎么玩我我都喜欢,啊啊……老公,你操死我吧,我想被你操死,被你玩死,啊啊啊……」

高轩起身又猛烈的抽插了几下,将鸡巴狠狠的插入母亲阴道最深处,伴随着关芸一阵抽搐,蜜穴释放出一阵春水,他也感觉到鸡巴有力的跳动,射出了浓稠的精液。

完成了这一天第四次射精的高轩,感觉畅快淋漓,关芸也发现自己这一晚十分的享受满足。然而母子两抱在一起休息说话的时候,又随着话题的刺激又欲念勃发的操干起来。先是浓情蜜意的情话,然后是热烈露骨的表白,再是下流猥琐的粗语,让彼此从甜蜜到放纵。母子二人又操了两次,才在凌晨一点多沉沉的睡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